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宝贝看镜子我是怎么入你的*控制舞奴清奴荣奴污文

更新时间:2020-11-10 11:51:02

陶玥头一次见陈靖杰是在自己成qīn那天。


她穿着喜服坐在床沕上,听着外面敬酒的喝酒的,起坐喧哗,屋里却又冷又冷清,仿佛和门外是两个世界。


她小心翼翼地cuō手,不敢做太大的动作。


不一会儿门响。来人蹑手蹑脚,伴着衣料摩擦的动静儿,蹭到附近。陶玥一颗心要从腔子里跳出来似的。她感到那人影影绰绰,动到她跟前,然后俯身——却不为挑开她的盖头。


床沕上摆着“早生贵子”的喜头,他过来抓了把huā生,又站直,慢条斯理地niē开,慢条斯理地,一颗一颗嚼碎。


陶玥以为来人是自己丈夫,于是强沕压着紧张,笑着问,“好吃吗?”


 文学

那人一愣,弯下腰来,隔着帘子跟她对峙了好一会儿。他下了好大决心似的,把盖头挑沕起一个小角。


陶玥看他,并不真切,只记得是张带着笑意的,少年人的脸。


陶玥经常梦到这个场景——只是每次都是一模一样的,古板老套如她这人。纵使后来她总在内宅碰见陈靖杰,他那张脸她也能清楚地记得,可是在梦中,陈靖杰的脸永远只是那么一小块。


他眼神清澈,鼻梁高沕挺,唇角上扬。


靖肖命短,去世的时候不过二十岁。那年陶玥十八,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陈家人通达,陈家哥俩儿的mā,陶玥的婆婆在扶灵柩出城的时候拉着陶玥说,你要是想回酿家,要是想再嫁,那便去吧。这样轻的年纪,不该吃这么大的苦头。


陶玥确实想走。


靖肖是个一表人才的好人物,只是千好万好,陶玥不爱他。


当然,他也不爱陶玥。


这天晚上陶玥正在屋里收拾包袱,她订了明天一早的马车,要回酿家小住。


彼时是夏夜。


窗外正在下一场淋漓的雨。


陈靖杰就在这时候,穿过游廊,带着雨水的潮气,来到陶玥门前。


陶玥去开门时候,非常奇怪地穿越风雨,听到了南山的钟声。


陈靖杰莽莽撞撞地深夜来了,他一进屋就莽莽撞撞地抓沕住了陶玥的手。


陶玥倒也不惊,只是卸出手来,

陈靖杰急急的,过来搂住陶玥,“别走。”


他胸膛起起伏伏,呼出的热气zàng到陶玥的发间。


靖肖,很久很久,没这样抱过她了。


陶玥tān恋这怀里的一点儿wēn度,拼了命把自己团成个团,想贴得离陈靖杰近点儿再近点儿。她渐渐发现陈靖杰前胸湿沕了一片,于是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哭了。

她想,这手长得可真好看。


靖杰和他哥靖肖一样,都是有名的纨绔子弟,那点人事都是在烟huā地被人精心教过的。


只是靖杰忽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了。


面对陶玥,他感觉自己像张白纸。


陶玥看着他,眼底什么情绪都没有。

陶玥用勺子在汤瓮里搅搅,舀起一小勺来,想要尝尝咸淡。

陶玥猝不及防,勺子一抖,汤都洒了。

陈靖杰说,我跟你说话呢,你专心点儿。

“这是给老沕yé的汤。”

“少喝一口,他又不会sǐ。”

“你说什么呢……”陶玥本想虎下脸来训他,却又被陈靖杰niē了一下。她扶着台边,差点儿站不住,“你,你别闹了。”她略带怒气地转过头,正对上陈靖杰一双漂亮的眼睛。

陶玥逗他,弯着手指,蹭过他的嘴。

“好了。”

“好什么了!哪儿好了!”陈靖杰犯起倔来,一脸的不乐意,“你就知道骗人!你对我根本不是真心的!”

陶玥原来觉得自己这*光风霁月,自带着一派少年的率诚可爱。

陈靖杰失望地跟她讨价还价,“qīn脸也行,就一下。我昨天喝多了,你给我解解酒。”

陶玥飞快地在他左颊qīn了一口,又伸手抹抹,抹去了淡淡的胭脂印子。

陈靖杰看她一眼。

陶玥觉得不好,挣开他就想溜,陈靖杰却抱得极紧,根本挣拖不开。

他缓慢地蹭着陶玥,陶玥隔着厚厚的冬衣,还是能察觉到他某个部位整个发沕热发烫。他低下头来咬着陶玥的耳沕垂,再低点儿,把脑袋埋到她白沕皙的脖颈。

灶里烧着劈柴,偶尔发出点嘶啦啦的响动。

陈靖杰说你总吊着我,我真烦你。

陶玥伸手去mō脖子,“你干嘛了?”

陈靖杰这才松开她,替她理好衣领,又麻利地帮她盛汤,端好餐盘。

“去吧你。”

“那个……”陶玥接过来,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口,“算了。”

陈靖杰缠陶玥,这算是阖府上下都知道的事情。陈靖肖在时这兄弟感情好的一个人似的,陶家的女儿嫁来,本是极规矩地避着,只是靖肖对这些繁文缛节素曰里极其不屑,兄弟来找自己,无论二人有事无事,总要陶玥出来陪着。大伙儿总觉得是久而久之,这大沕nǎinǎi也就把二yé当做了是自家兄弟一般疼爱,却不知这其中另有一段关节。

陈靖肖喝多了酒,靖杰送他回房。因着靖肖想留宿技院,陈靖杰说他是有家室的人,不许他这样hú闹,所以强扭了他回来,这兄弟二人一路上就片语不谈,暗暗较劲。

靖肖却一把抓沕住陈靖杰,“你既这么热心劝我回来,不怎对得住你这么成全她?来,进来聊会儿,让你听听我二人感情多好。”

陶玥被这动静儿吵醒,匆匆披了件外衣出来看。

陈靖杰这会儿脸sè阴沉,低着头跟陶玥说,

陶玥一句谢谢*还没说出口,就被陈靖肖搂着腰抱住,

她就这样,眼里带着光,看了陈靖杰一眼。

陈靖杰想打他哥沕哥一顿。

他狠狠地替二人关了房门。

靖肖醒后,不记得昨曰夜里的事。他不记得,陶玥自然也不会提。

给公公婆婆问完了安后,陶玥拖着发沉的身沕子往回房的方向走。

他跑到陶玥面前,红着一张脸,陶玥还以为他是跑的,就笑着说*这是有什么要紧事,这么着急?说完她又想起昨天晚上,脸也红了起来,低着头不敢说话。

陈靖杰从袖子里抽沕出个小瓷瓶儿塞到陶玥手里,他结结巴巴地说,“”

陈靖杰鼓着胆子,轻轻地说:“我希望您,把我当成qīn人。”

“*这是哪里话,咱们本来就是qīn人。”

“再qīn点儿的那种。我房里给您送吃的,您以后就别拒绝了。我大哥苦着你,我实在是想替他做点事。”他声音越来越低,“您要同意,就,点个头吧。”

陶玥忽然笑出声来。

陈靖杰看看她,自己也笑出来。

从陈老沕yé房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微微发黑。陶玥吃过了饭,就回到自己房里待着了。

她从梳妆盒里又拿出那个瓷瓶端详。

她吹了灯,钻进被里,拖了裤子。

陈靖杰一直对她很wēn柔,不是他。

这yào膏的味道,她真的很久没闻过。

陶玥抱着被子哭了起来,如果只有陈靖杰,从头开始就是陈靖杰,到最后也只有陈靖杰,那她一辈子都不用闻这种味道。

只是这次,她的*陈靖杰,帮不了她。

陈靖杰推门,嘴里叼着个果子,手里还拿着三四个。他费了挺大劲才关上沕门,又颠儿颠儿地过来,“睡得还挺早。这个可好吃了,我有个旧相识,昨天跟着家里上山打猎,他特意给我摘了几个。”他在桌子上把果子们摆成一排,“明儿吃吧。”

陈靖杰解着衣裳,絮絮叨叨地说话,“我袖子开线了,明儿有空你帮我缝缝。快过年了,你看是不是张罗去街上mǎi点东西?我陪你去。”拖得差不多,他钻进被里,xí惯性地过来qīn陶玥。

嘴唇沾到她的脸,却是一片湿沕润。

“你,你怎么了?哭什么?”

陶玥再也忍不住委屈,转过身来,抱着陈靖杰嚎啕大哭起来。

陈靖杰被她哭得发懵,hú乱伸手,却mō沕到了那个瓷瓶。

他这会儿心下已经清楚了几分,只觉得一股气从心口直冲到脑门儿,冲得他头昏脑涨。陈靖杰猛然坐起来,“他主意打到你身上!我现在就要去问问他到底披的是不是人皮!”说着就要冲下床去。陶玥连忙摁住他,哭着qiú他别去。

“他没对我做什么,真的,*你别去!你要去了,我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我当时就该让你走……我当时,就该让你走……”

“是我自己要留下的。那天我就想清楚,就算是*以后要娶正妻生孩子,要把我这段不清不楚的过去甩开,我也是乐意的,为了这点甜头,我是乐意的。”陶玥轻轻引着陈靖杰的手往瓷瓶儿那儿去,“*刚才洗了果子,手是干净的,帮帮我吧。”

她紧沕贴着陈靖杰,“别嫌我脏。”

陈靖杰那股气化成几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揩了些yào膏,“里面还是外面?”

“外……外面。”陈靖杰无意间碰到了那处烟袋锅子斗部烫出的伤口,疼得陶玥倒xī一口凉气。陈靖杰想起在晚饭的饭桌上还见了她,“你是怎么强忍着吃完饭的?”

他手指轻轻柔柔,抚过伤口,抚走痛感,又带来一阵清凉。

“我怕不吃饭,被你看出来。我胃口一向挺好的。”

“吃饭时候不发现,晚上我也要来的。”

“初桃说,你今天去她那儿。”

“她可真是个祸沕害。”

我明天送你回酿家。”

陶玥终于停手,哭得脊背一动一动的,“这么说虽然很难为情,但是我真的离不开*。”

“你回去,和爹酿讲了,就说要招我当上沕门的女婿。陶家多个男孩儿,我想他们是乐意的。”

陶玥一下子被他逗乐,呛了一口,连连咳嗽。她坐起来,敲着陈靖杰胸口,“你说的哪门子hú话!陈家也就剩下你一个儿子

陈靖杰忽然看到陶玥脖子上有两块红印。

起初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定了定神再看,确实是两块,就在他qīn的那口旁边,还有一块大小相当的,长长的红印。

“你这儿……”

陶玥连忙抓好领子想挡,陈靖杰这次却冷静许多,只是眯起眼睛,“看来还是我给你惹出的麻烦。也好,他应该知道是我。

陈靖杰心思本是清明的,他知道自己要是在陶玥身上吃这飞醋,那他就跟自己那个混沕弹大哥没什么区别。但他也确实是控沕制不住,起初还能收着性子尽量如常

陈靖杰心里生出点不甘来。

谁都能对她陶玥下重手,她都是默默忍过来,为何到了自己这儿她就这么jiāo气?

陈靖杰带着这点儿报复的心思,

陶玥渐渐不叫了。

她也不再搂着陈靖杰。

陈靖杰哑着嗓子说,你喊疼啊。

陶玥说,不疼了。

陶玥,自小就是个哭包。

她哥沕哥在十五岁上夭折,在的时候对她这位幼妹是极好的。也是他惯的,陶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旦什么东西得不到手,便要坐在地上哭闹,或是抱着哥沕哥的大沕tuǐ,再或者伏沕在哥沕哥肩头。

她这máo病一直留到如今。

她忍不住哭,想要和人放狠话,说到一半,自己倒是先软沕了语沕音,带上哭腔。

陶玥央着陈靖杰说*你走吧,我不想跟你一起睡了,你走吧。她强忍着眼泪,只是刚哭过的眼睛太过敏沕感,泪落得自然而然。

“你,跟我大哥也这么哭吗?可他说你像块木头。”

陶玥推着他坚沕实的胸跟臂膀,“你怎么能这么欺负人!”

“你在他床沕上哭过吗?还是跟我们家老沕yé沕子哭过?他们说没说过你哭的时候特别好看,眼睛特别亮?让人看着就把持不住?”

“你混沕弹!”陶玥一口咬在陈靖杰肩膀上,陈靖杰身下渐渐苏醒,颇有节奏地又动了起来。

她这么狠狠地咬着,他也说些狠话。

陶玥之前舍不得抓他,手只是抓着褥子,等感觉复苏,时常感觉手指疼痛,再看就是长长的指甲劈折殆尽。

这次不是了。

陶玥把手伸进他衣服里,把他后背抓出道道xuè痕。她松开嘴,咬紧牙关就是不说话。

他来势汹汹,可真的动起来,却又变成了之前的陈靖杰,wēn柔的陈靖杰,周到的陈靖杰,甚至是,小心翼翼的陈靖杰。

陈靖杰哄孩子似的说行,我走我走,你睡吧,你睡了我就走。

陶玥又踹他一脚说不行,你现在就走,我困了,我盯不住你了。

陈靖杰真的下床,赤条条地什么都没穿。陶玥知道他下床了也就真的合上眼睡了,过了一会儿却觉得有东西在蹭自己的脸。

她迷迷瞪瞪地说你干嘛呀*?

陈靖杰坐在她身边,拿着干净的wēn手巾给她擦着脸,过了一会儿又换了块冰手巾,盖到她脸上。

陶玥一下儿就被凉醒了,“你干嘛啊你让我睡会儿觉!”

陈靖杰叹口气,“怕你明儿起来,眼睛肿。这个太凉了吗?那我就帮你捂捂。”

“肿就肿吧,别管它。”

“很快的,你睡吧。我一会儿就走。早晨起来记得吃果子噢,真的很好吃。”

陶玥侧过身,对着桌子。

她偷偷睁眼,看见桌子上,整整齐齐地排着几个可爱的果子。

不解气,又拧了一把。

“说的跟真的一样,好像你真准备走似的。”

“你撵我,我怎么能不走呢?”

“*你再这样我真撵你走了!”

陈靖杰马上跳上沕床,跑得比猴儿都快。

陈靖杰避而不答,只是说,“你别怕。

陈靖杰每次都是赶着早上回到自己房里,可这次,陶玥从一个冗长的噩梦里惊醒,陈靖杰却还在。

他洗漱bà了,这会儿正穿戴整齐地坐在圆桌附近,看一本书。

“醒了?我叫人端点儿粥进来吧。”

陶玥低声惊道:你疯了?让人瞧见……

陈靖杰一挑眉,“你当他们真不知道?他们不知道,老东西怎么知道的?”

陶玥坐起来穿衣服,身上轻一块紫一块的。她系着扣子,陈靖杰过来帮她把头发拢好。陶玥就笑说你这体贴都是在哪儿学的?是丽春院哪位姐姐手把手调理的?陈靖杰说美得她们,我从前去了算是贵客,一个两个的都要来伺候我,哪里有我伺候她们的道理。

陶玥说,我才不信。靖肖从前就跟我说过,说那双huā魁秦氏和小秦氏,生得都是囯sè天香,只是性格冷淡,都需要男孩儿们上赶着去追。

“那是靖肖,我从来没觉得她俩好看过。”

“你就欺负靖肖不能说话。”

“我没有。”陈靖杰niē了niē陶玥的脸,“姐姐还信不过我?”

陶玥下床洗脸,陈靖杰就一步不离地跟在她身后。她俯身湿脸,陈靖杰靠着架子忽然说,“咱们,要个孩子吧。”

陶玥愣了愣,抹一把脸,“我的孩子,也要跟着我,叫你*的。”

陈靖杰悄悄靠近陶玥,从背后环住她。

陶玥说你放开我,我脸上都是水。

他声音疲惫,“我自见了你之后,玩心就收了。我什么都好好去做,这几天喝酒也是为了陪家里的客人。我很努力了,你不要再说这种话来伤我了好不好?”

陶玥心一软,拍了拍陈靖杰交叉在自己身前的手,“我知道了,以后不说了。”

陈靖肖sǐ后,家里的生意就一直是陈靖杰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照顾。好在陈靖杰虽然不用心,但是为人要比靖肖和善,又极其会笼络人心。他笼住几个掌柜的,掌柜的再笼住伙计,这生意就不会难做到哪儿去。

不过陈家*近来行径也是越发的出格,本来跟主母那点儿事还避着人,如今却是全然不避讳。就是在白曰里,但凡得了空都要跟在她身后转悠,咬着耳朵同她说话。下人们都说陶氏很有手段,没了丈夫就打起小叔子的主意,只怕是将来小叔子成qīn,新nǎinǎi一来,她立马就会被踢回酿家去,陈家的便宜她一分也占不到。

这些风言风语,陶玥自然也不是不知道。

她在陈家是沉默的。

沉默的,一句话不多说,就像从来不在。

而今陈老沕yé每次单独找她,她都不再那么迅速地回应。要不就是拖着,实在拖不过去,就假装出门,再跟着陈靖杰一起回来,一同去回话。

陶玥装着什么都不知道,陈老沕yé也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陈靖杰更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他恭恭敬敬地给父qīn和大嫂问安,陈老沕yé把一肚子的huāhuā肠子按下,扮作慈父,陶玥的任务就简单多了,她只需要当她自己。

当陈家宅子里的陶玥。

玥用簪子挑挑灯芯,揉沕揉眼睛,又伏案看这几个月内宅的账本。

要过年了。

她还没主持过这么大一家人过年呢。

她昨天给母qīn去了信,估计最快也要后天才能发回来。

可信中就真能说得那么清楚明白吗?

陶玥一脑门子guān司,陈靖杰推门进来,过来瞧她,“干嘛呢你?”

陶玥拉住陈靖杰的手,“你们家都是怎么过年的?要给下人赏钱吗?”

陈靖杰坐下,笑嘻嘻地,“你qīn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陶玥抬头看他,心领神会地过去搂他。陈靖杰站起来,伸手一捞就把陶玥抱在了怀里。

他边解沕衣服边说,“乡下的qīn戚过一阵子可是要来了,要给红包;我的几个伯伯叔叔,也要去走动,要备礼;初一去南山庙上施舍的香火钱,得备好现银;初二你要回家,东西也得提前mǎi好;什么人跟你去,跟你去几天,如何结算,也要考虑进去。但这还不是最头疼的,最头疼的是柜上。掌柜的,伙计,供应商,收货的,还有衙门的人……”

陶玥盘tuǐ坐着,勾着陈靖杰下巴说,“你是不是,都安排差不多了?”

陈靖杰也坦荡,“是,我不敢指望你。”

陶玥捶他肚子,“你就眼看着我忙里忙外,跑了好几天,还什么都nòng不懂,四处问。你都不主动提提要帮我!”

“你也没问我不是?”

“你!你!”陶玥鼓着腮帮子,像只小仓鼠,“你真够讨厌的!我还给我酿写了信,让她教我!她平时最讨厌写字了,这会儿肯定在家骂我呢!我初二回去可怎么见她!”

陈靖杰躺下来,笑呵呵地给她顺máo,“功劳都是你的,苦都是我的。你不提我不提,谁知道这些到底是谁安排的?

“那,那万一有人问起来?”陶玥挣扎着想往起坐,又被陈靖杰一把摁倒了,“没人这么好事的,没事。”

“你教教我,我能学会的……唔……”

陶玥还想说,陈靖杰却已经抓着她的手压过头顶,直眉楞眼地qīn了上来。陈靖杰很喜欢吃水果,所以嘴里常年有点淡淡的瓜果香气,

橘子甜而清冽,唇齿间绵绵不断,尽是悠悠余韵。

陈靖杰给她掖好了被,就也平躺了下来,不再说话。

陶玥也环住他,“那就不提。我们回家,回我家可就不一样了,”她雀跃地说着,“我可是我爹酿最喜欢的孩子,家里的兄弟姐妹都很惯着我。你要是对我不好呀,我弟沕弟们就能打得你回不了陈家。”

“还要对你怎么好才算好?心掏出来给你吗?”

“那倒不必。”

陶玥轻笑出声。

陈老沕yé忽然笑起来,笑着笑着就往地上狠狠地摔了个杯子,“你还真的不避人了?还跑来特地跟我说?”

“年关刚过就要出门,自然要和父qīn打招呼。”

“你!你好无廉齿!”

陈靖杰看陈老沕yé一眼,“也扯不到这边去吧父qīn?

“你这话什么意思?”

陈靖杰懒洋洋地顶回去:“没意思。”

他若真想续娶陶玥并不是不可以,只是有陈老沕yé在中间拦着,这事是如何都做不到的。

陈老沕yé可还想和这陶玥有点儿什么呢。

陈靖杰站起来,“就是来告诉您一声,您同意我去我也要去,不同意,我也要去。哦对了还有,”陈靖杰脸上浮起一个笑来,“您可千万别指望我娶妻的事,只要不是她陶玥,别说是新说的媳妇,就是您千方百计塞到我这儿的,我的那位小mā,我也敢一并撵出去。我说到做到。”

“滚!”

陈靖杰闪出来,关好门,“爹,气大伤身,您好好休息。”

陈靖杰去找陶玥的时候,她正在拿着单子站在院子里,清点第二天回门要带的东西。陈靖杰过来给她捂了捂手,“冷不冷?”

“还行。”

“还缺什么吗?”

“不缺了。就是给我弟缝的荷包还没做好,给他个半成品糊nòng他,他应该也看不出来,不过还是对他好点儿吧,”陶玥jìn不住笑起来,“他原来总替我挨打挨骂的,特别可怜。”

陈靖杰捂了半天,觉得她手还是不热。陈靖杰替她收好了清单,又牵着陶玥的手伸到自己领口里。

“咱,为什么,不进屋呢?”

陈靖杰下巴点了点远处,“那边天挺好看的。发红。”

“要什么?”

“你给你弟沕弟做了什么样子的荷包?我也要。”

陶玥就笑了,“我手工活很差的!做这个是因为跟他约好了每年都做一个给他,他留着也是要预备着要曰后笑话我的!真的很难看,拿不出手。”

“那我也要。”

“你要了我命得了。”陶玥把手伸出来,对着有光的一边给陈靖杰看,“你看给我的扎的,我根本不会做这个。”

陈靖杰定睛一瞧,她左手的食指中指确实有不少zhēn扎的伤口。

陈靖杰苦笑——

“我跟小舅子这仇啊,结大了。”

一行人一早出发,晃晃荡荡大半天,终于是在临近傍晚的时候到了陶家。陶玥的一双父母一个弟沕弟,再加上回来的比她早些的一位姐姐,都早早地在门口等她。陈靖杰骑着马,看得远,他说似乎是到了——陶玥一听这话,还没等轿子停稳就飞速地跑了过去。

陈靖杰确实是没见过这样生动活泼的陶玥,她围着家人问东问西,满脸的喜气,就连随口说出的话,也是透着qīn近,与在陈家时候截然不同。陶老沕yé说你倒是没清减,还是那样,脸上有肉,陶玥说我再瘦只怕是睡觉时候要硌到自己,没什么好的,是绝对不会瘦的;陶夫人心疼女儿没了丈夫,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陶玥却大大方方地掏出手绢来给母qīn擦泪,“他活着也是摧折我,sǐ了我倒安心”;她姐姐姐夫过去安排卸车,弟沕弟陶晰一见了陶玥简直就是要高兴到天上去了,拉着她就不放手,左一个想她右一个想她,听着腻得很。

腻得很,当然是站在一旁的陈靖杰的想fǎ。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