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我的校园性奴后宫*小东西自己上来

更新时间:2020-11-10 11:52:25

林墨白的心里唾弃着,可是他的手指再一次放在了手机屏幕上,往上滑着,迫不及待的想看下一张照片,想知道这个女人还会做出什么样淫-荡的事情。

可是,照片就此结束。

林墨白的浓眉又是一阵收紧,一向平静的脸上凝着一股不悦。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他的身侧传来一道低沉男声。

“我还以为你想一辈子当禁欲使者呢,竟然有在教室里看黄图的爱好。”

秦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了,手掌抓着黑色的短发,一脸的睡意朦胧,可是微阖双眼的目光却是瞥向林墨白的手机屏幕。

林墨白立刻将手机塞回了裤子里,冷眸一瞪,带着警告意味。

“别藏起来啊,看起来很不错,粉粉-嫩-嫩的,形状也好看。你在哪里找到的美图?好兄弟一场,快传给我。”

“你看到了?”林墨白的一开口,声音冷的吓人。

秦风在这个时候终于察觉到了林墨白的不对劲,还有那漆黑眼眸里几乎要渗出来的杀意。

“那照片该不会是你女朋友的吧?”他突然的猜测道,然后也顾不得还没到时间,立刻起身闪人,“墨白,我刚睡醒,眼睛还没睁开呢,什么都没看到,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秦风的吼声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回头看去,只瞧见秦风飞快闪离的背影,还有挺直了脊背,一个人端坐着的林墨白。

他薄唇紧密,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掌,更是牢牢的抓紧着手机。

他刚才是真的发怒了,哪怕只是一眼,也不想让人瞧见了照片里的东西。

这个女人,这个花穴,都是属于他的!

呼呼……呼……

夜半无声,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响起一声又一声的喘息声。

低沉着,绵长着,也勾人心魂着。

这声音从身体深处发出来,再从男人薄唇见溢出的时候,原本少年清朗的音色,也因此变得低沉沙哑而有磁性。

如果被一个女人听了,定如羽毛一般轻轻扫过心尖,让人一阵酥-麻难耐。

 文学

然而此时,最难耐的人是侧躺在床上的林墨白。

他一身灰白格子的睡衣,睡裤和黑色的内-裤都被拉下,露出从腹部蔓延往下的浓密毛发,还有硬挺红肿的性器,笔直的往上翘着,彰显着它蓬勃的生机和力量。

林墨白的右手握在性器之上,五指轻轻收拢,不断来回的滑动着。

看来这样的手-淫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为他性器的顶端,凸起膨胀的圆头之上,弥漫出了湿润的水光,就跟……他拿在左手中不断翻看的照片一样,娇艳淫靡的揉穴,被水光所沾染着。

他侧着头,黑色的发丝遮住了饱-满的额头,还有一部分的眼睑。

在发丝的缝隙中,正露出着黑曜石一般闪亮的眼眸,带着掠夺猎物一般的眸光,紧紧地盯着手机屏幕,看着那一处幽深黑暗的花径。

想进去……他想进去……

哪怕这个小洞完全不匹配他的粗大,但是也想用力的挤进去……

再狠狠地撞击。

这个疯狂的念头,充斥在林墨白的脑海里、身体里,如潮水一般不断涌动翻滚着。

他右手撸动的动作越来越快,呼吸声也因此越发粗重,唯有那双黑眸依旧牢牢地紧盯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小腹和大-腿肌肉的一阵紧绷之后,林墨白终于到了欲-望的巅-峰,乳白色的液体带着他灼热的体温还有淡淡的腥味喷洒出来。

他紧紧地捏在手心里,湿漉漉的一片,几乎要顺着指缝滴下来。

他高-潮了,就因为三张女人的花穴照,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个花穴的主人是谁。

这个认知,让林墨白身体在愉快的余韵中,理智却让他狠狠地将手机扔在床铺之上。

是谁!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这持续了一个星期的照片,从最初的大-腿,到臀-部,到内-裤照,再到如今的花穴照,这个女人不断在挑-逗他,一步一步,步步为营。

而他,却从最开始的嗤之以鼻,到如今沉溺在那白-皙细嫩的肌肤里,圆润丰-满的臀-部上,欲遮还羞的诱-惑上,还有……那水光泛滥的淫靡中。

在身体里沉寂了十八年的欲-望,如同喷发的火山一样,完全不受控制。

发来照片的手机号,林墨白查过,是一个网络虚拟号码,经过了代理器,他能调查到的IP地址都是假的。

唯一的线索,还是每次发来短信的时间,一定是他班级里的某个女同学。

是谁……到底是谁?

就在林墨白苦思冥想的时候,手机突然又传来一阵震动,熟悉的频率,又是一则短信。

女人第一次在半夜给他发了信息,没有照片,只有短短的一行字。

【你希望我是谁?】

***

“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高三的学生一个星期只有一堂体育课,也是秦风在学校里唯一清醒的时间。他在树荫下找到了林墨白,发现他正微蹙着眉,朝着某个方向认真凝视着。

“没什么。”林墨白飞快的收回目光,去还是来不及了。

秦风顺着林墨白之前的视线望过去,只见那是操场田径跑道的一端,他们班的女生都聚在那里,排成了一行,等着体育老师一声哨响,开始八百米米测验。

十八岁的女生,正是身体和心里都在含苞待放的年纪,哪怕一身运动服,也藏不住一身的青春气息,还有日渐凹凸有致的身材。

特别是跑动起来的时候,身前饱满的胸脯会像小兔子一样跳动,身后圆翘的臀部,会随着脚步一抖一抖。

“林墨白,你够可以的啊!昨天在教室里看黄图,今天又偷窥女同学跑步。你是到了发情期,还是看上了哪个女同学?”秦风继续昨天后,再一次惊呼出声。

这一次身边没有旁人,他跟林墨白又是从小到大的好兄弟,说起话来更是肆无忌惮,一点也不在乎林墨白冷傲的神色。

“你快跟我说说,你看上了谁,别这么闷-骚,不然可是追不到女人的。你告诉我,我帮你追啊。”

林墨白给了他一个冷眼,不做声,但是听到远处传来的哨响后,又将目光望了过去。

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是唐晓丽吗,她可是有G奶,是我们班女同学里胸部最大的,做起来一定很爽。”

“还是学习委员江沫然,带着黑框眼镜,看着有些土味,但是她平常跟你说话最多,要是改个造型,应该也不错。”

“都不是吗?那是周娜娜,个子最高,腿最长,说话很嗲的那个,活脱脱翻版的林志玲,要是能听她在床上叫两声……”

随着秦风的话越来越淫-秽,林墨白终于忍不住,冷声低语了一句,“你闭嘴。”

再不阻止,秦风都要把班级里的女生意-淫了一遍。

线索太少了,光是几张私密的照片,他根本找不到是哪个人。

这让林墨白一阵胸闷懊恼,他不愿意在留在操场上,转身朝着教室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后传来秦风一阵放肆的大笑声。

“哈哈哈哈,阮情那个迷糊蛋又摔了,每次八百米测验,她一定会摔跤。我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看这一幕。果然不负所望,哈哈哈哈……”

乐不可支的秦风,完全没注意到,他身后林墨白的脚步曾停顿了,才又继续往前走。

左腿碰到右腿的那一刹那,阮情知道自己完了,又要出丑了。

果然下一秒,她双膝着地,上身往前扑,以及其狼狈的姿势摔在了塑胶跑道之上,臀-部上翘着,连带着运动短裤也微微的飞扬,隐隐的还露出了内-裤的痕迹。

操场的另一边,随即传来一个男生嚣张又放肆的大笑声,让本就窘迫的阮情一下子红了脸。

她不用回头,也知道那个大笑的男生一定是班级里的混世魔王秦风。

靠近阮情的同学急忙过来帮忙,扶着她起来,担忧的问道,“阮情,你没事吧?受伤了没?”

“没事,我有这个保护着,不会受伤的。”阮情红着脸,指了指膝盖上的护膝,露出浅浅的笑容。

阮情-人如其名,长相清稚中带着一股柔情,说话的声音更是软软糯糯的,笑起来的时候,还会露出一对小酒窝,跟蜜桃一样甜。

这样的女孩子,不算美艳出挑,但是在班级里人员也不差。

她并不是第一次这样摔跤了,早就吸取了经验,在跑步前有了万全的准备。

其实阮情跑得不快,也不慢,明明看着很稳健,也没有人碰到她,就是会时不时发生这种平地摔的窘事。

连体育老师也无奈了,对着阮情说道,“这次测验你别参加了,下次补测。以防万一,阮情你还是去一趟校医室检查下。”

“是的老师,我这就去。”

阮情没受什么大伤,可是这么重重的摔倒,膝盖上还破了一点皮,手肘上也有一点点,刺刺的发痛。

她皮肤白,泛着血丝的伤口显得格外的醒目。

校医给她擦了酒精,上了药,就让她回教室休息。

一来一回的时间,体育课已经结束,同学们也都回了教室。

等阮情走进教室,里面闹哄哄的,五六个男同学围在一起大声说着话,其中为首的就是之前放肆取笑阮情的秦风。

他坐在书桌上,敞开着校服领口,衬衣下摆也露在裤子外面,吊儿郎当的模样跟他身边穿的一丝不苟的林墨白形成鲜明对比。

秦风一面笑,一面调侃着,“哈哈哈,听说过送早餐,送牛奶,送情书的,我还从来没见过送棒棒糖的。林墨白,暗恋你的女生可真够奇怪的,这年头谁还吃棒棒糖啊。”

此时,林墨白的课桌上,正放着一个粉红色糖纸包裹的棒棒糖,被秦风拿了起来,看了一眼后拿在指尖转动着。

阮情一下子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这个年龄阶段的学生,生活里不是课业,就是青春懵懂的感情,而这个秦风一向恶劣,当着女同学说黄-色笑话都不害臊,如今讽刺挖苦起来,更是不留情。

“我看看……还是水蜜桃口味的……跟我喜欢用的保险套是一个味道的……”

随着秦风的话,周遭又是一阵笑声。

阮情跟众人一样看着,她的目光落在那根棒棒糖上,不断在恶劣男生的手指上打着圈,直到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指拿了去。

少年的手指十分细长,又干净。

指甲短短的,修剪的十分整齐,只在指肉外留了短短一圈的白,就像是他身上的白衬衫,永远都是那么洁白工整,没有一丝的褶皱。

他的指腹前端抓在棒棒糖的糖纸处,粉红色的包装纸映着少年白净的手指,没有一丝的突兀,反而格外的相得映彰。

随着抓取的动作,第一和第二个骨节处有微微的凸起,隐隐的露出关节的力道。

棒棒糖一个转动,捏在了他的手心里。

林墨白为皱着眉,对着秦风说道,“这是我的。”

秦风不可置信的扬了扬眉,急切的问道,“墨白,你可是向来都不收女生送的任何东西,难道真的转了性,要手下这个棒棒糖了?”

连霸三年年级第一名的高冷校草林墨白,一向对感情不屑一顾,不接受任何告白,也不收任何礼物,是学校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

如今他却拿下了那个棒棒糖,难道是真的要收下?

阮情紧张地凝视着,看着那根棒棒糖,也看着拿着棒棒糖的林墨白。

在众人的注视中,林墨白沉着脸站了起来,朝着教室的某个角落走去。

在靠近后,他抬起了手臂,松开了五指,棒棒糖从他的指尖滑落,发出细微声响后落在了垃圾桶里。

林墨白一个转身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依旧是那样的冷漠。

在一阵笑闹后,事情也就这样结束了,再也没有人记得那根被扔进垃圾桶里的棒棒糖。

除了,阮情。

“啊……”

“啊……啊……”

门窗紧闭,窗帘也被严丝合缝拉上的房间里,一道少女的娇喘声不断的在空气中萦绕着。

“唔……呜……”

声音或轻或重,或急或缓,在轻柔中带着娇媚,喘息中含着缠绵,像蜜糖,浓的化不开,也像羽毛,轻轻的刷过心尖,让人瘙痒不已。

不行了……她不行了……不能在进去了……

“啊啊啊……啊——”

少女的呻吟声突然的加重,身体也一阵紧绷,后腰像是一座拱桥一样绷紧着,声音颤抖如哭泣的瞬间,她高潮了。

阮情一下子没了力气,浑身虚软的躺在了床上,娇艳的红唇微张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隐隐的还能看到口腔里殷红的小舌,湿漉漉的,柔软的一动一动。

她细嫩的脸颊一样的绯红,额头上还渗出了小小的汗珠,将发际线一圈的小绒毛都沾湿了,软绵绵的黏在洁白的肌肤上,是她这个年龄阶段才又的可爱。

她就这样静静的躺着,享受着生理上的愉悦,慢慢地等着身体里的浪潮平复下来。

虽然是在她自己的房间里,也已经是深夜,阮情的身上却还穿着白天的制服。

白色短袖衬衫搭配及膝百褶裙,十足十的学生模样,细嫩的双腿上,甚至还穿着白色长袜。

可是她上衣衬衫的胸口处,在隆起的浑圆上,多了许多明显的褶皱,身下的裙摆也被撩高着,散乱着,露出雪白丰盈的大腿,到处都透露着一股淫靡的气息。

更别提,此时她的左手还放在胸口上,捏着衬衫下柔软的胸乳,而右手更是深入在裙摆中,靠近着私隐处,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约莫一段时间后,阮情才从情欲中回神,缓缓地坐起身来。

她没有急着去洗手间,而是打开了放在床边三脚架上的相机,将镜头对着她自己,设置了视频模式。

相机前,阮情弯着双膝跪在床铺上,然后抓起裙摆,咬在双齿之间,粉嫩的唇瓣轻轻摩挲了下布料,才紧抿住,随之暴露在空气中的是她不着寸缕的下身。

原本穿在身上的棉质内裤,早在半个小时前,就被她随意的丢弃在地板上,正孤零零的躺着。

她缓缓地分开双膝,一起分开的还有潮湿又沾粘在一起的花穴,艳红的花朵一点点的绽放,露出充血而红肿的阴蒂,也露出一段原本不属于物体。

白色的,细细短短,深入在湿热的花穴里。

阮情看了一眼相机上闪烁的红灯,脸上闪过羞涩的神色,却还是伸手下去。

她捏住了白色细棍子的一段,双指捏紧,轻轻地,动作缓慢的从小穴里抽出来,为的就是能够让相机拍到全部的过程。

一点一点往前……

白色的细棍露出了它的真面目——那是一个棒棒糖。

棒子虽然纤细,可是前面的糖果对阮情来说却不小,为尽人事的花径本就紧致,在将棒棒糖拿出来的时候,糖果的球体会摩擦过花径内敏感的软肉,让人忍不住的一阵颤栗。

越是缓慢,越是磨人。

特别是最靠近小穴出口之时,糖果球体一点点变大,也就一点点的撑开着闭合的小穴。

这一幕,清清楚楚的呈现在镜头里。

磨蹭了一段时间,棒棒糖不仅没从花穴里抽出来,反而因为她手指一松,差一点又被花穴吸进了深处。

阮情狠了狠心,干脆猛地一用力,快速的从里面抽了出来。

“啊——”

动作的瞬间,呻吟声也再一次响起。

用力往上抽出的棒棒糖,在离开花穴后的瞬间,还一下子擦过了上方充血凸起的阴帝。

一阵突如其来的快感,如海浪一样冲向了阮情的四肢百骸,让她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再一次的躺倒在床铺之上。

在全身虚软之时,她抓着棒棒糖的手指,却不断收紧着,怎么也没有松开,像是心底里想抓住的执念。

就算这样,棒棒糖和她的花穴之间,还连着一条银色的丝线,那是被湿热花穴融化的糖液,也是她分泌出来的淫水,交织在一起。

空气中,除了淫靡的气息之外,还多了一股淡淡的、香甜的水蜜桃气息……

这水蜜糖味的棒棒糖,正是之前被林墨白当着所有人的面丢掉的那一根。

在晚自习放学后,阮情找了个抄袭笔记的理由留到了最后,偷偷地从垃圾桶里捡回了棒棒糖,用纸巾包裹着带回了家。

刚才她就是用这根棒棒糖自慰的,全身变得格外的敏感,小穴也变得格外的贪吃,不断“吞”着棒棒糖不放。

只因为……这是林墨白碰过的东西。

少年白净有力的手指,微微凸起的骨节,被他指腹碰过糖果的位置,哪怕是从他丢弃之时,从指尖上滑落的瞬间……

无论是多么微小的细节,阮情都记得清清楚楚,而且在她脑海里不断浮现着,就像是春药一样,让她酥麻颤栗,不断的渴求着什么。

要不是还要拍“小穴吃棒棒糖”的画面,她都想让那根棒棒糖一整个晚上都留在里面,直到糖果完全融化。

这样吃棒棒糖,比她用嘴吃还要甜。

林墨白失眠了,是他十八年人生里的头一遭。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不断闪过的是这一周以来收到的照片,还有那一句【你希望我是谁?】。

简单地一个问题,本是可以忽略的,万万没想到却像钩子一样,时不时拉扯着他心尖上的那块软肉。

他希望……是谁?

那么浑圆挺翘的屁股,那么娇艳欲滴的花穴……

他希望拥有这些,甚至不惜对他做出放荡勾引行径的人是谁?

林墨白越是往下深思,眉心间的褶皱越来越深,内裤下的性器也越来越紧绷,没一会的时间,已经处于半勃起的状态了。

随着欲望一起袭来的,还有股浓重的烦闷。

林墨白十四岁初精,也曾有过年少的性欲频发期,也好奇过异性的生理构造,也跟几个好哥们一起看过AV。可是当一群毛头小子对着AV女优欲仙欲死的时候,他脑海里还能清晰的闪过复杂的数学题。

甚至,复杂的数学题还比美艳动人的女优更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自那次后,林墨习惯了将他全部的生理欲望都交给了右手的五姑娘,有时候觉得烦,冲一个冷水澡,想着解不开的数学题,也就平息了。

秦风一直说他是“禁欲使者”,是玩笑话,倒也说对了一半。

这样的他,早过了所谓的青春期性躁动,如今却被区区几张欲遮还羞的照片撩的血脉膨胀,身体里叫嚣着一股热烫的冲动,

想到昨天晚上那自渎的行径,性器一下子又硬了几分,束缚在内裤里都生疼了。

可是林墨白清隽脸上的神色,却更冷了。

他一下子从床上起身,大步朝着洗手间去,想用冷水澡压下这股欲望,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昏暗中,他的手机闪了闪。

冷厉的眼眸一下子扫过去,居高临下的看到那一串熟悉的数字。

那个人……又发照片来了。

林墨白赤着脚站在地板上,身体僵硬着好一会儿没动,微微的光线下,露出少年修长赤裸的身体。

他看着瘦,身材却一点也不比体育生差,肩膀宽阔,腹部精实,隐隐的分块,是腹肌的雏形,两侧还有往下的人鱼线,顺着线条消失在内裤的边缘。

此时,黑色内裤的前方正隆起着一个巨大的弧度,性器拼命的向上抬着头,像是要从内裤里挣扎出来。

就像林墨白心底里的那一股正在叫嚣的冲动。

“该死的!”

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低沉的咒骂声,紧接着,林墨白又回到了床边,动作飞快的拿起手机。

解锁,打开收件箱,点开——

一连串的动作,他做的一气呵成,不想再多浪费一秒钟。

手机的亮光,照在林墨白的脸上,勾勒出那张英俊无俦的脸庞,也照出那双被浓黑欲望所占满,仿佛要吞噬些什么的黑眸。

紧接着,是他不断粗重的呼吸声。

该死的!这个女人真的是越来越大胆了,这一回竟然敢发这种淫荡的东西过来!

手机上,不再是照片,而是一张GIF的动图。

镜头里,出现的依旧是娇艳欲滴、色泽红润的花穴。

只不过这一回,深入花穴里的不在是女人的手指,而是一根棒棒糖,白色的细棍子露在艳红的花穴外面,被女人的手指捏紧着。

动图只有短短五秒钟时间,呈现的恰恰是棒棒糖从花穴里抽出的整个过程。

林墨白的双眼紧盯着,如同一只折服在黑夜里,寻找着猎物的豺狼,一帧一帧的审视着每个画面。

那狭小的花径,被圆形的糖球一点点的撑开,原本在上一次照片里都没看清楚的小阴唇,这一回也完全的呈现,颤抖着紧贴着糖球。

湿漉漉的,黏腻腻的,晶莹的透着亮,通过微微透明的糖球,似乎都能看到花径深处的颜色。

棒棒糖被拽出的一瞬间,被撑开的花穴又瞬间缩回,像是刚从的那一幕只是昙花一现,依旧含苞待放着,只有一根透明的晶液,粘黏着被拉扯出来。

动图不断闪动,一遍一遍重复着,每一次的抽出,林墨白的耳边都会出现“噗”的响声。

像是刚刚打开的香槟,无数的气泡从他心底里涌出来。

他甚至发现,棒棒糖抽离花穴的下一秒,不轻不重的擦过了女人的阴蒂,紧接着整个花穴都颤了颤。

像是被雨水娇打的花蕊,轻轻摇曳着。

这个过程非常短,林墨白还是发现了,脑海里随之浮现女人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白皙的身体染着一层粉,手里拿着棒棒糖,用糖球磨蹭着阴蒂,颤抖着拱起腰身——

那紧绷的后腰处,甚至还有两个腰窝,微微的凹陷着,诱人至极,像个漩涡,将人深深的吸引进去。

林墨白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拉下了内裤,将前端湿润的性器彻底的释放了出来,紧紧地握住,快速的上下滑动。

他一边自撸着,一边在脑海里闪过一股执念。

这个花穴是他的,以后没有他的允许,他不准其他的东西再进去!

这一晚林墨白泄了三次,折腾到了后半夜,他的右手都麻木了,臌胀的性器还是不知足,不断的想站起来。

林墨白最后是靠着强大的自制力,置之不理,才慢慢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自习,班主任进来说了声学习委员江沫然请假了,让班长代为收作业。

这事情原先没什么,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了,教室里沸沸扬扬的,不少同学交头接耳的说着话,眼神还时不时的往林墨白的身上瞥。

睡眠不足,让林墨白的神色比平常更冷,坐在座位上散发着强烈的生人勿进的气息,吓得其他同学不敢正眼打量他。

秦风可不管这些,他觉得好奇,在吃午饭的时候,跟人打听了一圈。

而后他带着一脸的坏笑回来,不顾林墨白一脸的寒霜,凑到他跟前说话。“墨白,你知道江沫然为什么请假吗?”

林墨白没搭话,把吃了一半的面包又放回了包装袋里,起身准备扔掉。

秦风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调侃道,“你可别再扔了,这一扔,又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要心碎了。”

“你什么意思?”林墨白这才回头,问道。

秦风继续眯着眼坏笑“原来你真的不知道。昨天你课桌上的那根棒棒糖听说是江沫然送的,人家一片痴心,却被你看都不看一眼的扔进了垃圾桶里,还被嘲讽奚落了一番。真是少女心碎了一地,悲痛决绝,这才连学校都不来了。”

那根棒棒糖……是江沫然的?!

难道一周里发来这些照片的人,也是江沫然?

林墨白的脑海里闪过这样的猜测,却又很快被他自己否决。

他清楚的知道,并不是。

在林墨白思忖的这段时间里,秦风依旧大大咧咧的站在他身边,也不怕被周围的同学听了去,调侃的话语一句接着一句。

“江沫然都伤心成这样了,难道你作为罪魁祸首,就一点也不内疚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