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结婚晚上怎么开始那样*皇上从小就让公主含玉器

更新时间:2020-11-10 11:53:58

我有一个条件,晚上你可以来这,白天你不能做无业游民,你学习那么好,专业不能扔掉,我一个朋友是开小诊所的,你白天去帮她,不过是中医诊所,你看?”赵新月知道李轩学的是临床专业。



“中医诊所?”李轩双眼放光。



赵新月没发现李轩的异样,自顾自道:”虽然可能对你来说很困难,但终归是医生嘛,都一样的啦。”

 文学



李轩笑了:”我去。”



“行,我给你电话,现在就过去熟悉一下,我跟她打招呼,至于酒吧这边,十二点之前也不算很忙,你踩着点来就可以。”赵新月从小西装兜里摸出纸笔,写下电话号码,递了过来。



李轩看着神情疲惫的赵新月,心中感动,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这个性感的一塌糊涂的女妖精就喜欢调戏自己,那会儿他很容易脸红,每当脸颊滚烫,她总是俏皮的捏着李轩的脸蛋,笑的很开心。



三年如一日,从未改变。



赵新月对李轩的好,李轩记在心中,此时此刻,李轩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定要用自己的能力,好好保护月姐一世平安富贵!



李轩起身准备告辞,赵新月也站起身来。



“对了,你那个小女朋友呢,叫什么来着?”赵新月捏了捏李轩的脸蛋,笑吟吟的。



“分手了。”李轩一怔。



捏着脸蛋的纤手一顿,赵新月突然将李轩搂在怀中,拍了拍他的背,嘻嘻笑道:”不怕不怕,不就是个女人吗,以后姐姐给你暖床。”



“月姐,我没事的。”



紧贴着脸蛋的两团柔软温柔的令人窒息,李轩脸红脖子粗,没好气的道。



“哈哈哈,臭小子,还不乐意了,姐都让你占便宜了。”



李轩怀着不错的心情离开新月酒吧,找到了月姐说的地址,登时傻眼了,这诊所可不小啊。



济世堂。



李轩早就听闻千峰市有这么一个中医药集散中心兼诊所,以前也想过来见识见识,可惜始终没机会,没想到世事就是这么神奇。



拨通电话,李轩问道:”你好。”



“是李轩吧,我是徐梦茹,上二楼找我。”冰冷的女声传来。

刚刚迈进济世堂,李轩赫然发现自己全身毛孔都扩张开来,疯狂的吸取着空气中浓郁到难以置信的灵气,心中惊骇,抬眼望去,无数团灵气光源散发着幽幽白芒,整个济世堂,在李轩的眼中,简直就是仙境,是修炼的最佳场所!



他顿时明白了,这是中药的灵气。



“先生,你找谁?”



李轩还未从震惊中回神,一个小厮上前询问。



“我找徐梦茹女士。”



“你是李轩吧,请跟我来。”小厮点头,走向了二楼楼梯,李轩急忙跟上。



办公室内,李轩见到了一个穿着白色职业装的女人,身材高挑,气质冷峻,那精致的脸蛋之上,琼鼻檀口,耳垂精致,特别是那水汪汪的黝黑双眸,冰冷却清澈。



“李轩是吧?”



“是。”李轩定神。



“月月跟我说了,你懂中医吗?”徐梦茹摆弄着茶几中的茶具,头也不抬。



“略懂一点。”李轩谦虚了一下。



“认得这是什么吗?”徐梦茹突然从旁边捏过来一株形状很怪的草药。



“徐长卿。”



“咦?”徐梦茹一怔,抬头看了李轩一眼。



“好,你可以来,早上十点上班,下午五点下班,试用期一个月3000,转正4500,有问题吗?”徐梦茹问。



“没问题。”李轩心叹大手笔。



“好了,你去吧,明天正式上班。”徐梦茹低头,继续摆弄茶具。



离开济世堂,回到学校寝室,老大王景升跟老三赵闯仍旧不见人影,倒也乐得清静,李轩关好寝室门,盘坐床上,静静的感受着体内的青玄气流转,虽然学校的灵气稀薄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李轩发现了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青玄帝经,有体内自循环增强气的能力。



这代表着什么,李轩很明白,哪怕是他没有在灵气浓郁的地方修炼,仍旧可以时刻进步,丹田内的青玄气,就像是一颗参天巨树的能量源泉,在气的转换过程中,不断凝练本源,增强着修炼者自身的修为。



现在,李轩才知道老祖宗是真的强,很变态。



一直修炼到晚上十一点左右,李轩决定好好休息,安稳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不到五点钟,李轩猛地睁开了双眼,寝室毫无动静,王景升跟赵闯仍旧没有回来过的迹象,李轩洗漱一番,朝着昨天修炼的小树林走去。



虽然青玄帝经有自循环的能力,但很明显小树林的修炼速度快的不是一星半点,李轩不想碌碌无为,任其发展,他想要变强。



但到了之后,李轩发现自己的修炼地被人给”霸占”了。



一个束着高高马尾,穿着黑色练功服,面无表情的冷艳女子,正在林中那一块空地打拳。



一名坐在轮椅上的和蔼老者,看着女子微微点头,脸上流露出欣慰的神情,时不时的微笑点头,时而又严厉的纠正错误,其气色明显不是很好,双目倒是炯炯有神,可李轩能看得出,他的身体早已千疮百孔。



而站在老人身后笔挺的精悍男子,眼神锐利,目不斜视。



李轩顿时认了出来,这是这是昨天早上离开时遇到的那三个人,很奇怪的组合,李轩记忆犹新。



缓步走上前去,看着打拳的女子,李轩眼中多了些东西。



轮椅老人抬头看了李轩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转头继续看着女子,倒是其身后的精悍男子,在看到李轩的瞬间,眉头微皱。



李轩凝神看着女子打拳,虽然察觉到二人的目光,却没有理会。



穿着黑色练功服的女子很漂亮,瓜子脸,稍显冷厉,眉眼精致,看得出是很倔强的那种女人,也是很要强的性格。而此刻练拳的她更显英姿飒爽,身体虽然纤细苗条,但却如青松般挺拔高挑,特别是拳击瞬间,虎虎生风,气势绵延不绝,举手投足间尽是女英豪杰的风骨气质。



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李轩发现了在女子体内乱窜的气。



从得到老祖宗传承后就明白武者体内的气是真实存在的,李轩倒也没有太多的惊讶,只是这名女子体内的气却是无根之萍,简单来说,她修炼的气此时只是贮存于体内经脉,却没有开辟丹田气,更没有打通任督二脉,所以她的气只能用于战斗使用,并且在挥霍一空之后,必然需要很长时间的恢复期。



看了半响,李轩突然轻笑出声。



果然,跟自己的修炼方式简直是天壤之别,犹如萤火与皓月,不可相比较。



任督二脉,十二经络等体内乾坤的影子,在这女子身上看不到丝毫,她体内的气运转线路,也就是很单一的脉络而已。



“这就是现代武者吗,古武传承果然断层严重。”



李轩心中有了计较,此时的他虽然只是不入流武者,但像是这女子一般的武者,李轩基本可以一个打上百个同阶,而且是不会累的那种,哪怕不求击败,单纯对打,都能生生将她体内的气消耗一空,不战而屈人之兵。



李轩再次轻笑出声,缓缓摇头。



李轩这边摇头,思绪乱飞,却没注意到冷艳女子早已经收功,定了定精气神,吐出一口浊气。



而她那冷厉清澈的眸子,此时正盯着李轩,目不转睛。



“你是谁。”



李轩一怔,游离的眼神聚焦,看着冷艳英武的女子俏立原地,笑道:”你好,我是来锻炼的。”



“你刚才笑了吧?”



“嗯?”



“为什么摇头,你能看得懂?”女子眼神仍旧冷厉。

李轩一怔,他当然能够看得懂,青玄帝经中附带的大多数是一些带有”治愈”、”圣手”之类名词的法门,但是战斗法门同样不少,有些哪怕是以李轩现在对古武修炼的理解,都难以参透,一头雾水。



而一些比较简单的战斗法门,比照女子拳法的深奥程度,简直就是博士后跟小学生的区别。



李轩不想招惹是非,很礼貌的致以歉意:”看不懂,我只是想到了别的事情,希望没有影响到你,很抱歉。”



女子看了李轩一眼,微微颔首。



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上前跟老者攀谈了起来,片刻后再次摆出了架势,缓缓出拳,由快到慢,再由慢到快,其中蕴含道理倒是不难懂。



李轩看了会儿,失去了兴致,自顾自的端坐在一棵树下,五心朝天,缓缓闭眼。



半个小时后,当朝阳缓缓升起……



嗡—-



一声仿佛穿越虚空的微小音爆声响彻整个小树林,树叶晃动片刻,整个小树林的灵气突然狂躁起来,就像扑火的飞蛾一般,不要命的朝着李轩周身涌来,只是眨眼之间,便是在其身边形成了一股肉眼不可见的灵气气旋,此时的李轩,俨然被灵气风暴所包裹。



李轩先是皱眉,随即喜上眉梢,急忙屏息凝神。



而此时,他不知道的是,当他凝神之后,一旁坐在轮椅上的老者却是一怔,猛地扭头朝着李轩的方向看了过去,浑浊的双眼精芒爆闪,气势升腾。



“雨薇。”老者朝女子招手。



名叫雨薇的女子停下动作,上前轻声道:”爷爷,怎么了?”



“你看他。”老者指着李轩。



雨薇抬眼望去,刚才的清秀少年此时盘腿坐在树下,呼吸平稳,面色如常,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爷爷,您想说什么?”



“注意看他的呼吸跟周身。”



雨薇微怔,几分钟过去,她的美眸被不可思议覆盖。



刚才笑呵呵的跟自己道歉,说看不懂拳法的那名年轻人,此时周身的树叶灰尘居然在有规律的旋转着,很慢很慢,但是仔细盯着看上一会儿,就能发现这超乎寻常的现象。而他的呼吸,则更加诡异……



成人每分钟大约呼吸16到20次,寻常武者所称的呼吸绵长,也就每分钟十次左右,可面前这个年轻人,每分钟呼吸一次!



谭雨薇并不认为年轻人是在故作姿态,因为她看了足足三分钟,青年呼吸了三次,三十秒吸气,三十秒呼气,哪怕是龟息术,常人哪有能够吸气吐气持续三十秒脸不红气不喘,甚至没有出现大脑缺氧状态的?



咕嘟。



谭雨薇听到了爷爷很粗重的喘息,也听到了他喉结滚动的响声,爷爷也在震惊。



这简直是颠覆了谭雨薇的世界观,哪怕是在武侠小说中,都不会出现这样完全不符合人体机能的设定啊。



“爷爷,这……代表什么?”谭雨薇轻声道。



“这代表着他可以青春永驻。”老者说话都艰难了许多,神色复杂。



“青春永驻!”



单单是这对于李轩来说最简单最无用的一条,已经让谭雨薇檀口微张,满目惊骇。



“而且看他周身,似乎有真气护体,你可以试着扔一块小石头过去。”



“扔石头?”



谭雨薇一怔,武者坐定之时,最受不得外力干扰,这是从她第一天踏上武道就被爷爷告知的铁令,可现在,爷爷再次颠覆她的观念,居然让她朝着一个正在修炼中的武者扔石头?这不是搞笑吗?



谭雨薇没接茬,不过这一刻,她心中突然有一种别样的情绪升起:这小子,能让自己的爷爷都佩服不已,甚至很惊讶,足以说明他的厉害,那么刚才看自己打拳,定然是轻看自己,可他却偏偏那么云淡风轻的说什么想别的事情,真是可恶!



恐怕连谭雨薇都没发觉,她的心态开始变了。



在今天之前,她从未有过类似的情感波动,哪怕是那些追求自己的所谓高干子弟,富家公子如何取悦她,都坚如磐石的冰冷武道之心,此时破了。



“哼,我看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谭雨薇贝齿勾着唇角,眼神复杂。



老者皱眉,看了谭雨薇一眼,突然笑了。



“爷爷,一会儿我能跟他较量一下吗?”



“你应该不是他的对手。”老人笑眯眯的回答。



老者明白,自家孙女跟这个青年压根不是对手的问题,而是根本没有资格跟他切磋。对,就是没有资格,一道天堑般的鸿沟横在两人中间,恐怕以青年的能力,一招半式就能将孙女置于死地。



“试试总可以……”谭雨薇咬着银牙。



她倒不是嫉妒李轩的功力,而是她不能忍受被李轩轻看,他却还若无其事的样子。



老者笑了,也不制止。



武者切磋而已,很正常的事情,而且这可是在自己的地头上,哪怕李轩真是很强大的武者,也翻不起多大的浪花,十几岁就开始扛炸药包刀山血海都闯过的老者,对于自己经营几十年的大本营,他有足够的自信。



而此时,李轩嘴角微扬,缓缓睁眼。



玄青色光芒存留半响,悄然消逝在空气当中,不见踪影。



老者眼睛微眯,”还是低估了他啊……”



谭雨薇粉拳紧握,眼神复杂的看着李轩,嘀咕道:”我就不信了,他看起来比我都年轻,武功又能高深到哪里去?”



李轩起身,轻吐浊气,脸上弥漫着喜色。



古武三流,突破。



这也代表着正式步入了古武



到这时,李轩才算是真正的踏上了修炼一途,不再拘泥于外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