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肉色薄丝女教师小说*北京熟女

更新时间:2020-11-10 11:56:06

这个小超市的老板看着已经步入了中年,他十分佩服叶沧海的坚持。


在过去的3年里,他一直都在4:30出现,一直这样保护着沈含雪。


“准备什么时候去接你媳妇?一直这样看着,这可不行啊。”由于店里没有顾客,店主跟叶沧海说起话来。


叶沧海看着沈家集团的大门,然后笑了笑:“还没到下班时间。”


“哥们,老哥我有一句话,不晓得可不可以说?”这个老板说道。


“可以啊。”


“在我看来,你根本不像一个平常人,为什么入赘这个沈家呢?”即便虽然老板不是什么火眼金睛,不过,在这里呆着了也很久了,整天不知道和多少人打交道,在这个老板的眼里,叶沧海跟其他人不一样,虽然不知道怎么解释,不过,这个老板一直觉得这个年轻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江城的废物啊。


“我有身上血肉,还不是什么三头六臂,也是知道吃喝的人,肯定是平常人。”叶沧海说道。


“你清楚我的话究竟是怎么个意思。”这个老板迟疑了一会儿接着说:“如果换做是我不得不忍受这些风言风语,估计我特么现在都不知崩溃多久了!”


崩溃?


叶沧海笑了,自己被家族当成一个废物给抛弃了,然后入赘沈家,沈含雪一点怨言都没说,自己怎么可能说什么。


在其他人的眼里,叶沧海是在被别人羞辱。


 文学

不过,在叶沧海的眼里,沈含雪比自己要受到更多的羞辱。


“和她比起来,我所受的苦算不了什么。”叶沧海说道。


这个老板无奈的叹口气,然后就没有继续开口了。


沈含雪完成工作下班后,叶沧海像平时一样和这个老板道别,然后开着自己小电车直接离开了。


沈含雪站在集团的前面看着叶沧海消失。


3年以来,叶沧海每天都在等沈含雪下班。


沈含雪也是直到叶沧海走之后才上车。


等沈含雪回到家之后,当沈振华告诉孙玫今天开会所发生的一些事之后,孙玫感觉就和疯了差不多。


“沈含雪,你脑子有病吧?你知不知道,万一咱们让沈家给扫地出门了,咱们将来就没办法活了啊!”


“难道你不知道沈东林是有意来激怒你的吗?这个家伙是什么心思,别说你不知道?”


“这个家伙不想让咱们家拿沈家的钱。”沈含雪平静地说道。


孙玫听到这些,她的脸色直接就变了,然后喊道:“你自己都很清楚,怎么还会答应?那些家伙都没办法完成的事,你有什么资格可以完成?”


沈含雪现在心里面十分复杂,自己刚刚选择了相信叶沧海,不过,她并不清楚这次是对的还是错的。


即便自己家在集团里面的地位非常低,不过,要是奶奶去世了的话,无论如何也可以拿到遗产。


如果被沈家扫地出门,那真的全部都玩完了。


相信叶沧海,以未来的命运来赌一把……这个代价可是非常高的!


但话已出口,怎么能收回来呢?


“妈妈,我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不信任我呢?”沈含雪说道。


孙玫整个人都在发抖。她愤怒地说:“我为什么要信任你?沈家的所有人都去了,全部都没有成功,你为什么觉得自己可以做到?”


为什么?


沈含雪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同意这个事,就是因为叶沧海发给自己的消息。


这时叶沧海也回家了,走到沈含雪跟前对孙玫说:“妈妈,您怎么说都得信任自己的女儿,含雪绝对可以成功的。”


孙玫不耐烦地看着叶沧海,然后用冷冰冰的声音说:“这件事与你无关,如果你没有入赘在我们家,就凭含雪的长相,绝对可以嫁进一个富裕的家庭,但是,都被你这个家伙给破坏了,你没有资格在这里插嘴!”


叶沧海没有说话,转身走向了厨房,准备做饭了。


“叶沧海,我可以信任你吗?”沈含雪忽然对叶沧海问道。


叶沧海转过头,微笑着说:“可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孙玫见他们两个之间有点不对劲,立即问沈含雪,心想着难道是这个混账东西,让沈含雪同意的?


“你先别走,给我说明白了,你和这件事牵连在一起了?你让含雪同意的?”孙玫向叶沧海问道。


沈含雪知道,要是孙玫了解了自己收到短信这个事,她绝对会让叶沧海感到不舒服,都可能将叶沧海扫地出门。


“妈妈,这个决定是我自己做的,这事与他无关。”沈含雪说。


“和他无关?含雪,你是不是让他给迷住了!你居然相信这个废物的话,你疯了!”孙玫抓着沈含雪的肩,因为有点激动,她用力的抓着沈含雪的肩膀,很疼。


看着沈含雪有点吃痛的神情,叶沧海脸色沉了下来,他直接用力抓起孙玫的手,一脸冷色说道:“含雪可不可以完成,到了明天一切结果都出来了。你怎么就不能信任她一次呢?”


孙玫非常生气,这里有你叶沧海说话的份吗?


“放手,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了?”孙玫说。


叶沧海冷冷地盯着孙玫,在是叶沧海在沈家头一次展现自己的强势。


盯着叶沧海的目光,孙玫忽然有点心虚,这个家伙的眼神太凶了,就跟准备弄死她似的。

沈振华感到有点不对头,连忙上前缓和气氛说:“好了,都先放手!现在话都说出来了,即便我们再说什么也都晚了。目前咱们来合计一下,如何让含雪做好这个事儿。”


孙玫松开沈含雪的肩膀后,叶沧海同样松开了手,对沈含雪说:“我要做饭了。”


孙玫揉着自己被叶沧海抓过的地方,恶毒地说:“早晚有一天,我绝对会将你这个混混赶出这里,窝囊废的玩意!”


晚餐时,孙玫不在餐桌上,沈振华在餐桌上大谈为水房产,因为他担心如果沈含雪明天万一没有完成,沈东林跟沈家的那些人,肯定饶不了他们家,万一他们家真的让沈家给赶走了,那一切就全完了。


吃完饭以后,叶沧海洗了个澡,返回他们的卧室,看到沈含雪坐在床上,安静地看着他。


叶沧海往地铺上一躺,对沈含雪说:“为水房产,是我一个同学创办的。”


“哦。”沈含雪简单地回了一句,就不说话了。


他们的卧室里非常安静,转眼是3年过去了,依然没有变化。


不过,现在沈含雪的心情很奇妙。


尤其是刚刚叶沧海抓着孙玫的手,他的表情又是一副沈含雪从未见过的样子。


“从明天开始,不要在集团外面的小卖店里等我了。”沈含雪忽然说道。


叶沧海顿了顿,沈含雪已经知道了?他有点惊讶,不过没说什么。


“好。”


沈含雪现在是背对着叶沧海,正在咬着自己的嘴唇,心中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起了涟漪。


自己总是觉得她能够非常轻松地跟叶沧海离婚,但当孙玫昨天给自己说这个事时,自己才知道她不能。


眼前的这个家伙,无论他多么软弱无能,不过,他也已经在自己的身边三年了。


无论外面对这个家伙地那些话有多难听,无论自己是用多冷漠地态度面对这个家伙,他总是在自己的身边,一脸灿烂的微笑。


她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沈含雪不是什么狠心的人,不仅如此,她目前也已经意识到,她也已经习惯这个家伙在自己的身边。


“以后直接去集团大门口,接我。”


听到她的话,叶沧海浑身一颤,像是被闪电击中一样。


他在黑暗中盯着着沈含雪的身影,表情逐渐从难以置信,变成了幸福。


沈含雪看不到叶沧海的表情,但是一直没有听见叶沧海回话,便想着他可能不想去,就有些恼羞成怒地说:“如果你不想去,就当我没说过算了!”


叶沧海直接坐起身来。


他一脸激动地说:“想,我想去!”


感受着叶沧海的激动,沈含雪两行晶莹的泪珠掉了下来,原来这个家伙是这么的容易满足。


“这三年……很抱歉。”


——


翌日。


沈东林坐在他的办公室里,接到了某个人打来的电话。


“哈哈哈哈!!!!”


他爆发出一阵大笑,他笑死了,他要笑哭了。


沈家的那几个和他一辈的人同样在这里,瞧着着沈东林,都是一脸莫名其妙。


“东林,到底怎么了,你在笑什么啊?”


“你一直在那笑,也给我们讲讲吧。”


“难道沈含雪临阵退缩了吗?”


沈东林捂着自己的肚子说:“哈哈哈哈哈,该死,老子笑到肚子疼,沈含雪果然是个傻子!”


“告诉我们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沈家的那几个人,现在也都挺好奇的。


“沈含雪这个疯女人,她让叶沧海开着一辆电瓶车,把她送到为水房产里去了!哈哈哈哈,这女人是不是傻了?”沈东林笑着说道。


等沈东林说完这些话,那几个人也全部都哈哈大笑起来,一个个都笑的眼泪快流出来了。


“哈哈,这个沈含雪跟个破落户似的去找人家?为水房产肯定不会理她的!”


“我觉得沈含雪估计是自暴自弃了!说起来也难怪,我们都没法和人家谈成,她沈含雪是谁,就以为自己能谈成,做梦!”


“东林,你的这个手段确实非常的妙啊,这次沈含雪绝对要被骂死了,肯定会被赶出沈家的,等到老太太没了,分钱的时候,他们家肯定就没办法拿到了。”


他们几个上下一致,全部都觉得沈含雪绝对没办法完成这个任务。


这几个现在都等着看沈含雪的笑话了。


“如果她食言的话要怎么办?”其中一个人有点担忧地问。


沈东林一脸冷笑,终于找到了可以将沈含雪踢出沈家的机会,他怎么会给沈含雪后路呢?


“别担心,我能把她从沈家中踢出来,回头你们几个站在我这边就好了。”沈东林说道。


“放心,肯定站在你这一边。”


“沈含雪已经让咱们沈家蒙羞了很多,这次咱们将她赶了出去之后,我们不会再被外人嘲笑了。”


“是的,叶沧海那个垃圾,多次让咱们家蒙羞,这一下终于能够远离这个窝囊废了!”


为水房产。


叶沧海把车放好,看了看浑身僵硬,很紧张的沈含雪,便笑了笑说:“别担心,昨天我都跟同学商量好了,你去了签一下合同就行了。”


沈含雪对于叶沧海同学并没问那么多,再加上,这一次和沈家抢这个生意的人非常多,沈家没有一丝优势,仅仅依靠同学之间的友谊,就可以得到这单生意超级大的生意吗?


“你那个同学,不会和你开玩笑的吧。”沈含雪抿了抿唇,说。


“肯定不是了,我们俩关系特好,就是铁哥们。”叶沧海回答道。


看到叶沧海看起来非常有信心,沈含雪也打起了精神。


昨天晚上两人之间的谈话,即便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并没有迅速上升,不过,很多隔阂都被消除了,沈含雪也明白,无论自己的心态如何,这件事她都是会面对的。


进入公司只,没等沈含雪说话,公司前台地职员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对不起,您是沈小姐吗?”专业着装,高个子的女人脸上带着专业的微笑,客气的说道。


沈含雪有点受宠若惊地回答:“是的,我是。”


“那请您和我一起来。”


沈含雪跟着这个职员,乘坐电梯直接到了为水房产的顶楼。


沈含雪觉得她的心在疯狂地跳着,即便目前并没签署合同,不过,职员对自己是这样的态度,沈含雪看到了一丝希望。

等电梯到了顶楼之后,有一位中年男子正在等着她。


“你好,沈小姐,在下叫程实,是西城区那个项目地负责人,我也负责与贵公司之间的合作。”程实介绍自己说道。


沈含雪茫然地站在原地,有点不知道说什么。


程实笑着,接着说:“我们老板的应酬很多。他不太可能亲自出面来见您,所以沈小姐要是有任何问题,现在就能跟我直接提。”


沈含雪赶紧摇头,惊慌失措地说:“不,不,不,没什么问题,不过,……我们就见了个面,甚至还没讨论合作事宜啊。”


“根据老板的指示,合同现在都拟好了。而且合同上我都签过字了,沈小姐可以看看合同的内容,要是感觉可以的话,就直接签合同吧。”程实笑道。


“啊!”沈含雪惊讶地看着程实,即便叶沧海和他们老板之间是老同学,但沈含雪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么轻松,他们公司居然都拟好了合同了?!


“程哥,你……你在说着玩吧?”沈含雪怀疑地问着。


“不,肯定不是,这都是我们老板亲口告诉我的,请和我一起来吧。”


和程实一同来到办公室,沈含雪拿着合同仔细的看了看,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仅如此,这个合同上对沈家来说,获得利益是非常大的,市场上随便挑一个房地产集团,根本就不会给出这么好的条件。


“程哥,你真的不是在和我说着玩?”沈含雪觉得她是做梦,如果自己可以将这个合同拿回去,无论是谁都不可以轻视她!无论是谁,都再也没有权利说她没用!


程实将笔递给沈含雪说:“肯定不是说着玩的,沈小姐看着合同没什么疑问的话,直接签字就可以了。”


沈含雪觉得自己的嗓子有点干。


合同就这么容易的签下来了?叶沧海跟这个老板的关系估计真的非常好吧!


但是,他为什么会和这么大的公司老板认识呢?


合同签完了,沈含雪出了为水房产,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这时,一个鬼头鬼脑的人在远处看到了沈含雪这个样子,连忙拿出手机向沈东林报告。


沈东林得知沈含雪那边的情况只会,非常高兴,连忙计划立即召开一次内部会议,他会在这个会议上,将沈含雪赶出沈家。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叶沧海走到沈含雪跟前,瞧着她这副模样,想着莫非程实没有好好招待她?


“没,已经签了,合同。”沈含雪看着叶沧海,迟钝地说。


叶沧海笑着说:“合同这都到手了,你为怎么还跟丢了魂似的?”


沈含雪并没有丢了魂,只不过现在她还觉得有点不真实,好像是一个梦一般。


就在这时,有人给沈含雪打电话,等她看是沈东林打来的之后,顿时一脸无奈地说:“这个沈东林真的等不及了啊。”


“但,这次不能如他愿了。”叶沧海说。


“能签合同,全部是因为你,如果没有你,一切都完了。”沈含雪一脸感激地看着叶沧海。


“除了你以外,别告诉其他人是我弄的。”


“为什么?”沈含雪困惑地看着叶沧海,这个事能够改变叶沧海在沈家里面的状态,他干嘛准备隐藏呢?


“将来你就明白了。”叶沧海笑了笑,说。


沈含雪点一下头,没有在说什么。


然后两个人开着小电瓶,叶沧海将沈含雪送到集团,接着去了那个小超市。


然后跟这个老板对视一笑,即便都没开口说话,不过,这个老板就已经明白了,叶沧海之前说得时机,现在到了。


基本上所有的沈家人都全部出席了这次集团的会议。


“昨天才夸下的海口,今天直接就现出原形了?想不到啊,亏我还觉得这个沈含雪有一些过人之处呢!”


“沈含雪怎么可能做的到,连咱们都没办法谈拢,她以为她是谁啊!”


“东林,在奶奶过来之前,我给你说两句,沈含雪必须要付出代价才行,别让这个丫头耍赖。”


“对,我们必须抓住这次机会,把沈含雪他们家从沈家扔出去!”


这些人都在议论纷纷,当看到奶奶走出来,又都闭上了嘴,一副期待的样子。


会议室的门开了,沈含雪进来了。


“你没有忘记昨天你说了什么吧?”沈含雪还没来得及坐下来,沈东林就立即说道。


沈含雪面无表情地看着沈东林说:“我当然没忘,你呢?之前的说出的那些话话,你没有忘吧!”


“哈哈,肯定都记着呢,不过,记不记得好像没什么意义了,因为你根本就没拿下这个合作,之前我的那些话就没有意义了吧?”沈东林一脸得意地说着,根据自己的眼线传来的消息中,就能够证明说明沈含雪失败了,如果她拿到合同了,为什么会像丢了魂一样。


“奶奶,我已经谈好合作的事了,不仅如此,还签好合同了,您看看。”沈含雪将合同交给奶奶。


沈家的这些人,在这一刻,脸上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沈家奶奶眉头一皱,也有些惊讶的看着沈含雪说道:“签好合同了?”


老人现在终于直视沈含雪了,还摆了摆手,让她的助手给她拿来老花镜。


沈家这一群人都勾着脖子,打算看一下合同上面写的是什么,因为这些人根本就不觉得沈含雪可以谈成这一笔交易。


几乎所有人都没有亲眼见过为水房产的老板,她沈含雪有什么资格?


沈含雪在沈家的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人愿意待见她,这些人基本上都没有把沈含雪当成沈家的人,但是如果她说拿到合作了,并且让奶奶多加重视起来呢?


这些人里面,最不想合同是真的那个人,是沈东林。


因为沈含雪要是拿到了合作,也就是说,他以后会给沈含雪端茶,他还会喊她一声姐,对他来说就是个耻辱!


“沈含雪,你自己胡乱写了个合同,你觉得谁会相信?估计你就连为水房产地老总是哪一个,你都不清楚吧?”沈东林嘲讽道。


“是的,我确实没看到为水房产地老总。”西城区项目完全由程实负责,正如他所说,他们老总非常忙,沈含雪也可以理解。

当沈含雪说完刚刚的话时,沈家的那些人顿时激动起来,狠狠的瞪着她。


“沈含雪,你怎么敢用一个假合同欺骗大家!”


“我不敢相信,你居然会为了避免被沈家扫地出门,做出这样的事!”


“你难道觉得我们是傻瓜吗?用虚假合同耍大家!”


每个人都很愤怒,好像沈含雪是敌人一样,所有人都狠狠地盯着沈含雪。


沈东林突然松了一口气,然后像看傻子一般盯着沈含雪说:“你很害怕被赶出沈家啊?也难怪,你家里还有父母二人,以及一个窝囊废女婿,如果没有沈家,估计都吃不起饭了。但是你可以放心,怎么说我跟你都是一家人。要是你快饿死了,我也会给你弄点吃的东西。”


剩下的那些人都笑了,也跟着说:“是啊,还是可以给你一顿饭吃的。”


沈含雪没有发火,而是笑着说:“至于合同是不是假的,不取决于你们,即便我没见过为水房产地老总,不过,负责西城区这个的人名字叫程实,这个合同可是那个人签的,还是他自己签的。”


“我不是什么白痴,也不可能将奶奶认为是白痴,伪造合同这样的事,你们这些人真的以为我会去做?”


沈东林的心怦怦直跳,他的脸白得像纸一样。


是啊,伪造合同毫无意义,而且会让奶奶生气。


沈含雪根本不可能会傻到去这样做这种事!


莫非……这个丫头,真的将合作给谈下来了!


“沈含雪,你怎么能……”


沈东林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奶奶就举起了手。


看看沈含雪,问:“这个合同,确实是你跟程实谈好的?西城区地那个项目,咱们家是这个项目的供应商吗?”


“奶奶,之前我也邀请了程实明天过啊来咱们集团,到那时,我们就会知道真相了。”沈含雪说。


奶奶笑着连续说了三个好。


不过,这三个好说完,周围的这些人表情都变了,好像让什么东西给锤在了胸口一样,这种感觉让他们很不舒服。


沈含雪这一下让奶奶赏识了,更不用说将沈含雪了赶出沈家了,将来还非常可能让奶奶重用,这些人可不希望沈含雪踩在他们头上!


“沈含雪,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幸运,竟然真的让你谈拢了。”沈东林现在必须承认了,因为明天为水房产就会来人了,即使自己在不愿意承认,他也不认为沈含雪会说出这样的胡言乱语。


“嗯,你没有忘记你之前说了什么吧。”沈含雪说。


沈东林恶狠狠地说:“沈含雪,这只是你比较幸运罢了,即使我过去了,同样可以做到的,莫非你还真想着让我端茶给你喝?”


这是沈东林不会做的一件可耻的事,在自己的认知里面,自己可是沈家中最有权力的人,是最有可能接替成为董事长的人,让自己跟沈含雪端茶?想都不要想!


“沈含雪,不要不识抬举,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有点运气,就能骑沈东林身上?”


“是啊,还真觉得自己是什么功臣了?也许我要是去了,也能谈拢。”


“沈含雪,我说两句,我作为一个长者,你得听吧?这个事都已经过去了,你也不过是比人家幸运了一些罢了。”


几个沈家的人都站起来替沈东林说话,瞧着这些人高高在上的嘴脸,沈含雪气的都笑了。


还真是一群无耻之徒,那明明就是沈东林和她说好的,这时候成了她自己的不是了。


要是合同没有拿到的话,沈东林将自己赶出沈家之时,他们估计一个个都会嘲讽一番吧?


“输了,就得承认!”奶奶闭着眼,突然低声说道。


奶奶说完这话,刚刚那些为沈东林说话的家伙,全都乖乖地闭嘴了。


而沈东林的脸色直接变成了猪肝色,即便内心中有再多的不情愿,但是,奶奶已经发话了,自己怎么可能还敢违背。


只好乖乖地端杯茶,她然后一脸不情愿地叫道:“姐姐。”


被迫低头的沈东林神色极其阴沉,心里想:这次先放过你,反正从今天开始,就不要想能够过那么安稳了,我可是集团里面权势最多的人,要是准备收你,方法多着呢,早晚我会加倍奉还回去!


沈含雪拿了茶,不过没喝。


相反,她顺手将杯子把放桌上了,然后对着奶奶说:“奶奶,那我就回家整理一下材料了,我明天要跟程实谈其他事宜。”


会议结束之后,沈含雪跟奶奶走出了会议室,但是剩下的那些人并没有离开。


“沈东林,你必须得杀一杀沈含雪的气势,绝对不能让她成为对家族有用的人。”


“是啊,要是这个女人真负责跟为水房产直接合作,可能会动摇你的地位。”


沈东林看起来很阴沉,就像这些人讲的一样,如果沈含雪和为水房产之间继续合作,自己在集团里面地地位肯定会有些动摇的。


“别担心,我肯定不会让沈含雪这个贱人如愿的。”


沈含雪跟叶沧海一起回到家。


沈振华和孙玫正紧张地坐在沙发上,由于他们的家庭危在旦夕,沈振华甚至没有勇气去这次会议,担心他们真的被沈家扫地出门。


“含雪,情况如何?”孙玫有点心虚地说道。


瞧着爸妈一脸恐慌地模样,沈含雪微笑道:“不要担心了,咱们不会让沈家给赶出去的。”


沈振华惊讶地看着沈含雪,猛地站起来,怀疑地问:“你……难道你把合作给拿下来了?”


“含雪,你真的完成了?”孙玫也直接愣住了。


沈含雪点乐点头,瞥了一眼叶沧海,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她的功劳,不过,只有她心里清楚,这是叶沧海的功劳,他才是真正的功臣。


“是的,我做到了,甚至签了合同。”沈含雪说。


孙玫兴奋地来到沈含雪身边,直接推开叶沧海,然后激动地喊道:“含雪,你真是我的好女儿!妈妈做错了,妈妈一开始就应该信任你才是对的。”


“含雪,奶奶都是怎么说的?沈东林真的端茶给你了?”沈振华忽然特别后悔这一次没有去,居然者就这样错过了目睹沈东林大喊姐姐的这一幕,非常可惜啊。


“奶奶连说三个好,沈东林也端茶给我了。”沈含雪也很高兴,她的父母也高兴。

沈含雪快乐,叶沧海自然快乐。


但孙玫看到叶沧海的笑容,心里却非常不满,然后冷冷的说:“你干嘛笑?这件事可是含雪辛苦得来的的功劳,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沈含雪正要代表叶沧海说话,叶沧海摇了摇头,她也就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这下你们不用担心了,谁都不能将咱们从沈家里面赶出来。”


“不担心了,不担心了,想不到我闺女居然会这么厉害,妈也是很高兴。”


一家人都很开心,但是叶沧海被排除在外,然后自己走向了厨房。


当天晚上,沈东林跟自己的老子前往了沈家别墅,他不同意沈含雪有任何机会可以翻身一定要阻止这一切。


“奶奶,难道你真的准备让沈含雪来负责这个合作吗?”沈东林在别墅的客厅中跟沈家奶奶说。


奶奶一脸理所当然地模样,她说:“既然这合同含雪给拿回来的,肯定是让含雪来负责啊,你们有疑问?”


“妈妈,这个事,您必须好好的考虑一下,沈含雪毕竟是一个女人,等她在集团中树立了自己的威信,那东林的位置可就不好说了。”沈振邦说。


沈家老夫人闻言,顿时露出不满的神色,盯着他们说:“行了,不用和我玩哑谜。”


“奶奶,即便叶沧海是入赘我们沈家,但毕竟,这个家伙是外人,他也已经3年没做任何事了,如果沈含雪掌管公司,你不担心我们沈家的财产会落入这叶沧海的手中吗?”沈东林说。


“含雪跟这个窝囊废压根一点感情都没有。如果不是因为我对沈家的脸有顾虑,我早就让这两个人离婚了。”奶奶说道。


沈东林咬紧牙关接着说:“奶奶,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咱们必须要未雨绸缪,反正合同都到手了,我们换谁都没关系,你想把沈家地未来,押在沈含雪跟叶沧海两人的关系上吗?””


听了这些话,奶奶的脸色忽然变得非常认真。


即便沈含雪和叶沧海目前都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但没人能保证将来,到时候,出现什么变故,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好了怎么办?


西城区项目对沈家非常重要,可以改善沈家在江城中地位置,可以说,只要是负责这个项目,那这个人将来在集团里面的威望肯定是会变高的。


要是让沈含雪要赢得人心,沈家确实可能会落到叶沧海的手中。


“奶奶,叶沧海已经忍了很长时间了,我觉得这个家伙很可能存在着什么目的,也许他只是在等待这次的机会呢。”沈东林接着说道。


老夫人冷哼了一声说:“他不过是个窝囊废,竟然敢窥视咱们沈家的东西?痴心妄想,这样,这个就让你负责,我这就和沈含雪打电话。”


听到这些,沈东林很高兴,不过,仍旧假装很平静地说:“奶奶,真的不是我愿意抢沈含雪的功劳,之所以这样,我单纯就是担心咱们沈家。”


奶奶都活了这么久了,她怎么可能不清楚这个沈东林在想什么?


“废话你不需要说这么多,我完全知道你在想什么,此外,将来不要在我跟前耍花招,那天我过生日,你送的那是什么玩意?”奶奶厉声说道。


沈东林不停地点头,然后说:“奶奶您教训的是,从今天开始东林绝对会踏实工作。”


沈含雪准备文件时,突然老夫人打电话说了一番话,顿时大受打击。


即便这个合作确实达成的很容易,但是,怎么说都是她拿到的成果,为什么平白无故的让沈东林全权负责呢?


“奶奶,我……”


“行了,我都决定好了,明天你可以放一天假。”


然后就结束了通话,沈含雪抿着唇露出恨意,她非常清楚,绝对是沈东林背后搞得坏,不然奶奶肯定不会说换就换。


不久,又有人给她打电话,是沈东林。


拿起电话,就听到沈东林骄傲的声音:“沈含雪,你别觉得有机会可以翻身!我可以说,你的余生都会生活在我的阴影之下。”


“沈东林,王八蛋,你还能在卑鄙一点吗?合作可是我拿回来的!”沈含雪不情愿地说道。


“那又如何?反正奶奶说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是我,你有什么意见?事实上,我原本就需要说一声谢谢,如果不是你,我也无法担任这个项目的负责人,然而,谁让咱们之间是敌人?你的一生就只可以和那个废物一点成绩都没有,事实上,这样也不错,根本不需要……”


没等沈东林说完,沈含雪直接就挂了,这一次,她气得整个人都在颤抖。


这个是由老夫人来敲定的,沈含雪清楚她现在没办法改变,沈东林过来炫耀一番,她也是没办法。


“啊——”沈含雪心里憋屈的很,只能发出尖叫。


惊慌失措的沈振华和孙玫连忙从自己的我是来到了客厅。


“含雪,发生什么事了,叶沧海那个小子是不是欺负你了?”孙玫着急的问。


即便叶沧海跟沈含雪已经结婚3年了,不过,孙玫清楚,沈含雪在这3年里没有被叶沧海碰过,再者说,自己也不愿意将她的宝贝闺女被叶沧海给糟蹋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沈振华也紧张地问。


“没什么。”沈含雪说,她不过发泄一下而已,毕竟事实没办法改变了:“我只是有点郁闷,就吼了一下。”


“你有什么郁闷的,我女儿可是把为水房产都给谈拢了!将来你就会负责这个,咱们在集团里面的威望绝对可以升高的,应该高兴才对。”沈振华笑了。


“爸爸,负责人换了,现在不是我了,是沈东林代替。”沈含雪伤心地说。


“什么?”沈振华一脸惊讶,合作分明是沈含雪谈判来的,为什么让沈东林负责呢?


孙玫气得整个人都哆嗦,然后大声骂着:“沈东林这狗娘养的,绝对和奶奶说了些什么,没门,我非得去找这混蛋要个说法。”


当孙玫正要冲出房子时,沈振华抓住她:“这可是妈敲定的事,你这时候去找沈东林一点用都没有!”

“为什么咱们一次次必须妥协,莫非我们必须让他们骑在脖子上吗?沈振华,你这一点底线都没有了!”孙玫简直要疯了,大声吼道。


沈振华沉着脸说不出话来,沈含雪只能说:“妈,爸是对的,即便是你去了,一点用都没有。”


“被人打碎了牙还要往肚子里咽?那可是你拿回来集团的合作,就这样被沈东林这个混蛋给抢走了,你甘心吗!”孙玫喊道。


沈含雪如何会甘心?不过,集团现在仍旧是奶奶做主,即使再不甘心,自己也没办法呀!


就在这时,叶沧海从房间走了出来,他对着沈含雪说:“你可以放心,这个项目除了你,其他人都不可以负责。”


孙玫现在非常生气,看到叶沧海直接就怒了,然后冷冰冰的说:“这件事是这个家的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要是不开口,谁也不会觉得你是哑巴。”


沈含雪有点着急了,是叶沧海帮助自己完成了这笔交易,但是孙玫对他确实有点恶劣了。


“妈妈,你快回去休息,这个事我来解决。”沈含雪说。


孙玫正在气头上,怎么可能睡得着,还是被沈振华拽回去了。


沈含雪回到他们的卧室,关上门,对叶沧海说:“我代我妈妈跟你道歉,她一点情况都不了解,因此……”


“如果我心里面介意,估计早已经离开这个家了。”叶沧海漫不经心地说。


离开这个家?


这句话直接击中了沈含雪的心房,这个家伙居然将这个地方当成他的家?


“你真的不在乎,每天受那么多白眼和嘲讽吗?”沈含雪问道。


“你要比我听到的还要多,我怎么会有资格在乎呢?”


听到叶沧海这些话,沈含雪站在那里,用手捂着自己的脸,一时间泪流满面。


你……是为了我才承担的吗?


翌日,沈东林身上穿着他笔挺的西装,打扮的像模像样的站在集团的大门口,,等待着程实的来临。


即便他们已经签过合同了,不过,这次会议也是非常重要的,最关键的是,必须让程实接受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已经更换了这个事。


沈东林非常有信心可以替代沈含雪,他在沈家集团的威望比沈含雪高,他有更多的话语权,所以绝对可以让程实觉得沈家非常重视这个合作。


看到远处的程实,沈东林急急忙忙地走了过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