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我想?你腿间的花 北京50岁退休熟女嗷嗷叫

更新时间:2020-11-10 11:59:14

不等苟新国说些什么,杜峰就环望向旁边的高层,“你们谁是刘玉建,出来。”



作为蜂窝集团常务副总,刘玉建赶紧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他心里有些忐忑,心说自己也没得罪这位新董事长啊,怎么自己被点名了呢?



想想这些年在蜂窝集团内苟新国的压制,又想想这位新董事长要找自己麻烦,刘玉建心里很不爽,琢磨着要是太过分的话,大不了不干了,跳槽去别的企业,也不受这窝囊气。



可哪成想,刚刚走到近前的,杜峰就对他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总经理了。”



“啊?!”



都在心里做好离职跳槽的准备了,哪成想突然蹦出来这么一个消息。



他傻傻地望着杜峰,“董、董事长,您这……”



 文学

杜峰扭头望向了老钟,“钟叔,我说了不算吗?”



以前他是穷光蛋,自然没这种霸气,但现在,他身份不一样了,他骨子里的那种东西,就开始彰显了出来。



杜峰这一个钟叔,可是把老钟喊的飘飘欲仙。



老钟满心以为杜峰刚刚得势,肯定会有目中无人的作派。



哪成想,杜峰竟然这么尊敬他,这让他都有些受宠若惊了。



“算,算,少爷您是蜂窝集团的董事长,您说的都算。老爷说了,蜂窝集团就是您的!”



杜峰点点头,随即望向了刘玉建。



“我很早就听说过你,集团里都知道你是干将能臣,所以总经理自然给你来做。以后我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做的不妥当的地方,还得刘总多多教导斧正。”



这个听说,自然是从曾经的赵娟口里听说的,赵娟常说刘玉建‘犯傻’,但那种犯傻可都是为企业好,有能力却不谋私利。这种‘傻子’,杜峰怎么可能不重用。



而他那番话说的,让刘玉建就跟突然过了大年似的,欢喜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他不是善于表达的人,只是这会儿当然需要一些表忠心的话,可就是说不出来。



于是他的眼泪都出来了,哆嗦着嘴唇子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



最终只能边抹眼泪边说道:“谢谢董事长,谢谢董事长。”



这么多年的委曲求全,可算是得遇明主了……



这边刘玉建激动兴奋到不行,那边苟新国不干了,他觉得委屈到了极致。



“凭什么,钟先生,我不服,杜董踹我一脚打我一顿我都认,他凭什么解我的职?!”



老钟当然知道是为什么,昨晚他亲眼见到苟正阳是怎么欺凌杜峰的。



不过这个原因他却不会当众说出口,毕竟于杜峰面子有损。



他不说,旁边苟正阳却趴到了苟新国的耳朵上,颤声说了自己做的事情。



“爸,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他是……”



话都不给苟正阳说完的机会,苟新国一脚就把亲儿子给踹翻在地。



也没个顺手的家伙什,他脱下鞋来拎在手里对苟正阳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通鞋底!



直把苟正阳给打的抱着头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苟新国这才苦着脸回到杜峰面前。



“杜董,我那儿子不懂事,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杜峰不想再见到这爷俩,直接大手一招,把刚才看管他的俩保安给招呼过来。



“去,一人一个,全部给我拖走,以后我不想再在蜂窝集团见到这两个人。”



随后杜峰又对刘玉建吩咐道:“知会下其他单位,谁敢录用这俩人,我蜂窝集团视为商业宣战行为,必定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打击。”



这话一传进耳朵里,苟新国当时就急眼了。



“董事长,您不能这样的董事长,您这是断了我们爷俩的活路啊董事长!”



苟正阳也死气掰咧的呼喊着,“董事长,我错了董事长,您饶了我们吧……”



哀求声、告饶声渐渐远去,苟新国跟苟正阳也被保安给拖死狗一样的拖走了。



苟正阳当时就怒不可遏,“你们两个狗东西还敢拖我,我特么是……”



话都没说完呢,‘啪’的一警棍就捣在了苟正阳的嘴巴上,直给捣了个鲜血淋漓。



“傻壁,你特么还当你是总经理的狗崽子呢?还敢在这耀武扬威的。”



“告诉你,现在别说是你这个狗崽子了,就是那只老狗敢哼哼,老子照样揍他,草!”



当着苟新国的面,保安直接骂他是老狗,直气的苟新国脸色发绿。



不过他终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拉着苟正阳往远处走去。



那愤恨的目光,像极了被赶走的恶狼,穷凶极恶的酝酿着报复……



苟新国跟苟正阳被赶走了,赵娟却依旧留在了这里。



在刘玉建将集团高层带回、老钟也因事离开后,就只剩下了赵娟跟杜峰两个人。



望着如今摇身一变从下等人晋升为董事长的杜峰,赵娟满心懊悔。



她一把抱住了杜峰的胳膊,“峰,我错了,对不起,我误入歧途了,你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一时没有经受住金钱的诱惑,我其实还是爱你的。”



“真的,我心里最爱的人始终是你,就像是我们曾经在村里小河旁说的那样,我这辈子心里只有你,再也装不下别的男人,我说的都是真的……”



赵娟此刻的做作表现,只会让杜峰感觉到恶心。



“当你昨晚说完那些话后,就该意识到我们之间不会再有未来。赵娟,如果你还有哪怕一分脸皮,就自己从蜂窝集团离职好了,这是我留给你最后的面子!”



话撂下,杜峰转身就走,徒留赵娟在原地直跺脚,大声表述着自己是有多么的爱杜峰。



而这种爱,只会让杜峰感觉到恶心!



去集团内坐了会儿,跟刘玉建交代些事情后,杜峰就重新回到了学校。



他是个有始有终的人,集团的事情先暂时交给刘玉建好了,学是必须得上完的。



只不过刚刚到学校,杜峰就被辅导员给拦下了。



“小子,这次你终于落到我手上了!”



闫善军,杜峰的辅导员。



今天夏天的时候,杜峰有一次去找闫善军,结果恰好遇到闫善军在欺辱一名女同学,连人裙子都给扯下来了,更是口口声声要拿退学来逼迫女同学妥协。



这种事情杜峰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于是一脚踹开办公室大门,将那名女同学救下。



事后女同学对他千恩万谢,并且报了警。



可是当警察来了之后,女同学的家人也过来了,解决表示女同学是受了杜峰的教唆,所以才去诬陷辅导员的,而女同学也低着头承认确实是这么回事。



虽然事后女同学找到杜峰道歉,表示是为了自己的名声才不得不这样,可杜峰得罪了闫善军却是实打实的。



所以近半年时间里,闫善军可是天天盯着杜峰。



只要是杜峰犯点屁大的事,都会把杜峰给拎出来狠狠教训一顿。



今天杜峰旷课又被闫善军逮了个正着,闫善军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

来到杜峰身前,闫善军挑起了嘴角,面色不善,眼神中更是透露出狰狞的目光。



“臭小子,今天又落到我手里了,知道这是第几次了吗?”



杜峰没有搭理他,只想看看这闫善军到底想干什么。



而闫善军显然也不需要杜峰的回答,“你完了,我当初就跟你说过,不要多管闲事,可是你不听。现在你落到了我的手里,而且累积的次数已经足够开除你了。”



“不过我这个人大度又心软,你要是肯跪在地上向我哀求的话,我极有可能会再给你一次机会,不会把你今天旷课的事情记录下来,留你在学校继续上课。”



“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该跪下来求我了,嗯?”



当闫善军狞笑着说完这些的时候,杜峰迎视向了他那张丑陋的面庞。



“闫善军,你为人师表,却坏事做尽,你不想着悔过改正,就天天想报复我?”杜峰看着闫善军冷笑。



这一句说的,闫善军当即满脸怒意。



“杜峰,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好心给你条活路,你特么偏偏往死路里钻是吧?那好,老子这就把你以前的事情全部统计下报请学校同意,开除你个狗东西!”



原本闫善军也没准备给杜峰条活路,他只不过是想戏弄下杜峰,好满足自己而已。



所以不管杜峰是否求饶,他都已经做好了报请学校开除杜峰的准备。



不过现在没能让杜峰跪下向自己哀求,他很不爽,也非常的生气。



他还在努力的逼迫着杜峰,希望杜峰能够跪在他的面前磕头认错。



只是……他想多了。



杜峰迈步就走,连嗤讽都懒得给闫善军留一个。



“杜峰,老子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被开除,老子的名字倒过来写!!!”



身后传来闫善军狂妄的叫嚣声,杜峰连头都不回一个。



拐弯来到角落里后,他把电话打给了蜂窝集团的新任总经理,刘玉建。



“刘总,我报给你个人名,你帮我联系下市教育局,把那人踢出学校。”



刘玉建随即就表示没问题,身为蜂窝集团的老总,他在市内方方面面有的是关系。



不过随后他就说道:“董事长,您何必还要上学呐,我帮您要个证件出来就得了。”



杜峰反问道:“那知识你能帮我顺便要出来吗?”



刘玉建吱吱唔唔,挂断电话后很是汗颜。



他这才了解到,这个新董事长是非常有上进心的一个人,绝非寻常的富二代富三代那些草包。然而这也换来了他随后的笑容,他觉得只有跟着这样的伯乐,他这匹千里马才能跑的更快。



于是刘玉建下定决心,坚决要傍在杜峰身边,一心一意的为其做事……



同一时间,闫善军回到自己办公室后,怒不可遏,他远没有想到杜峰竟然那么狂。



都刀架在脖子上的火候了,杜峰竟然没有半分的告饶。



“行,我让你属死鸭子的肉烂嘴不烂,等老子把这些资料整理完报上去,看你怎么哭!”



边整理着关于杜峰的资料,闫善军边恨恨地咬牙切齿着。



这一次,他可是要把杜峰置之死地才行!



整理完所有资料后,闫善军又是跑办公室又是跑教务处……各种忙碌。



终于在下午两点多的时候,他把所有东西都弄完了。



现在就只差校长一个盖章,杜峰就得立刻滚出学校了,不过校长有事去了教育局。



看着握在手中的资料,闫善军又冒起了新的主意。



他琢磨着,眼下资料都已经齐活了,拿去再吓唬吓唬杜峰。



想来杜峰还以为他说大话呢,现在有了这些资料,杜峰肯定会吓的尿裤子里,而且是当着全班学生的面,跪在地上向他磕头求饶。



幻想起那幅画面后,闫善军就感觉到特别的兴奋。



于是下一刻,他直接找去了杜峰所在的班级。



这时候大家正在上自习课,闫善军直接推门进去了。



站在讲台上,闫善军直接把手中资料砸落在讲桌上,“来,杜峰,你过来。”



杜峰都懒得搭理闫善军,直接坐直身子,盯向了闫善军,“有事过来说。”



以前他不敢太得罪闫善军,但是现在,此一时彼一时了,对于这种人渣,他当然没好脾气。



这话一出口,直把全班同学吓了一跳,寻思着杜峰是不是疯掉了。



和杜峰坐在一桌的是他在学校和班上最好的朋友,穆子磊。



穆子磊一脸震惊之后,连忙伸出胳膊肘去捣杜峰。



“杜峰,你是不是迷糊了,那可是辅导员大阎王啊,你这么跟他说话,他会给你穿小鞋的!本来他就看你不顺眼,你还要招惹他?”



杜峰大声嗤笑,“他也得能穿上才行,只要不怕我给他把小鞋撑爆了,尽管来!”



穆子磊连忙去捂杜峰的嘴,可终究还是晚了,被杜峰把话全部说了出来,而且,全班人和闫善军都听得清清楚楚。



班上众人都大吃一惊,心想今天杜峰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敢这么和辅导员老师说话。



而听到这话的闫善军,直接气到脸色铁青,重重拍打着讲桌。



“杜峰,你简直是放肆,目无师长,你会因为你的狂傲付出代价的!”



杜峰浑然无惧,开口就怼,“那咱们就看看,是你先付出代价,还是我先付出代价!”



针锋相对,丝毫不让。



同班同学们都懵了,不自禁的窃窃私语:



“杜峰今天怎么了这是,这么猛,竟然连辅导员也敢怼?”



“就是,这也太猛了吧,闫善军可是外号大阎王啊,谁敢跟他硬碰?”



“我估摸着,今天杜峰肯定有苦头吃了,大苦头……”



而原本还指望拿资料压到杜峰在全班同学面前给他下跪的闫善军,这会儿气到浑身发颤。



穆子磊瞪了杜峰一眼,“你啊你,干嘛怼他呢,真是驴脾气!”



话说完,做为好兄弟穆子磊就站起身来,准备主动上前去给闫善军替杜峰道歉。



他可以不在乎被闫善军怼一顿或骂一顿,但是却不想自己的好哥们儿因为这点事遭殃。



只是就在这时候,还不等他凑到近前的,校长就往这边走了过来。



闫善军脸上当时就露出了狞笑,手握资料遥指杜峰。



“这就是开除你的资料,只剩校长一个签字了。咱们这就看看,到底是谁先付出代价!”



话撂下,闫善军直接往校长那去了。



而这时候的校长正在琢磨,市教育局,为什么会突然下令让他开除闫善军呢?

闫善军兴冲冲的跑到了校长近前,迫不及待的把资料递了出去。



“校长,我这里有份……”



话都没说完呢,校长就将资料接过来,然后挥了挥手。



“行了,闫善军,我来是特意通知你,以后学校的事情你不用在管了,你被开除了,尽快办手续离开学校。”



“啊?!”



闫善军站在校长面前,满眼懵壁,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是想开除杜峰的啊,资料校长都还没看呢,这怎么就把他自己给开除了?



“不是、不是校长,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没误会,市教育局下的命令,你要是觉得有误会就去教育局申诉吧!”



校长直接走人,而关于开除杜峰的那份资料也被随手丢进了垃圾桶里。



望着校长远去的身影,闫善军满眼懵壁,完全不知道眼下到底怎么个情况。



想想自己前一刻还要开除杜峰,结果下一刻自己反倒先被开除了,闫善军当真是欲哭无泪,“我到底得罪谁了呀,谁在背后这么害我呀……”



听到门口闫善军的哭诉,杜峰嗤笑一声,根本不搭理。



在他看来,闫善军完全就是活该,也就是苦于没证据,有证据非把闫善军送进大牢不可!



但亲眼见证了这些的同学们可不这么认为:



“我的天,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大阎王要开除杜峰,反倒自己先被开除了?”



“杜峰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知道大阎王要对付他,所以动用关系就把大阎王先开除了。”



“拉倒吧,杜峰穷的小偷见了都哭,他有个屁的关系……”



而同样亲眼见证了外面那一幕的好朋友穆子磊,也被震惊到不行。



“行啊哥们儿,说大阎王倒霉,大阎王就真倒霉了,你这嘴开光了?!”



这当然不是开光,只是杜峰身份变化所带来的权势而已。



只不过没等杜峰说什么呢,旁边就有人接上了穆子磊的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