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首辅的续弦妻*牧场里的奶牛无删减漫画

更新时间:2020-11-10 11:59:54

陈阳的脸上的火辣辣的疼,唯一让他觉得欣慰的就是苏妙的举动。


自己入赘两年,这是苏妙第一次帮自己说话。


陈阳笑了,他深深地看了眼苏妙,转身离去。


“你…你要去哪里?”唐静气的不行,指着陈阳离去的背影:“还不快滚回来道歉!”


听着背后唐静的谩骂,陈阳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冷,脚步也越来越快。


就在这个时候,庄园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年迈的老太。


“人都到齐了吗?”


苏家老太在孙女的搀扶下走到了庄园的台上。


老太太的出现让大家都安静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台上那道年迈的身影。


“苏家的成员越来越多了,大家的精气神都很好啊,我苏家的后辈应当如此。”老太太看着台下那些苏家后辈子孙,心情颇好:“都别不出声啊,该吃吃该喝喝,我啊在这里有一个事情要宣布。”


老太太年纪大了,站不住太久,于是在旁人的搀扶下坐在了软座上,说道:“我收到一个可靠的消息,幻娱集团的总裁换了,据说是陈家很重要的人物,明天就会上任。”


“什么,幻娱集团换总裁了?”


“不会吧,现任的幻娱集团总裁不是陈家族长的儿子吗?”


“上任的是谁啊,还能比陈家族长的儿子更重要?”


一时间,在场的人都纷纷议论了起来,对明天即将到任的新总裁十分的好奇。


“难道是苏家的长辈?”有人猜测道。


苏家60%的产业都和娱乐有关,要是能和陈家达成合作,苏家绝对能乘着陈家的东风在上好几个台阶。


 文学

但是,奈何和幻娱集团合作的门槛很高,像苏家这种三流的家族,根本没有资格和幻娱合作,毕竟幻娱背后可是江南第一大家族陈家啊。


虽说如此,但是苏家还是想尝试一下。


苏家老太环顾四周,望着台下众人,缓缓说道:“有谁愿意去幻娱谈合作?若是能达成合作,那就是我苏家的大功臣,家族绝不吝啬奖励!”

“我我,奶奶,我愿意去!”


“让我去谈吧,奶奶,我有丰富的谈判经验!”


“我也愿意去!”


在场的人不管能不能谈,适不适合谈,都争先举手。


但是这些人只有苏妙没有举手,因为她知道,就算她举手,这次谈判合作的机会也轮不到自己。


苏家老太看着积极的众人,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指了指站在一旁的苏海说道:“我看啊,这一次的机会就让给小海好了。”


“小海啊,你明天去幻娱集团谈谈吧。”


“谢谢奶奶。”


苏海连忙跑上台搀扶苏家老太下台,嘴都快咧到耳后根去了。


陈阳回到家之后,早早的便睡下了,对于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他心态也摆平了,以前是自己没钱,现在有钱了,那么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了。


身上有钱,陈阳底气十足,这一晚他睡得特别安稳。


第二天陈阳起了个大早,做好早餐,收拾完卫生之后,他骑着新买的小电驴就朝着幻娱集团的公司而去。


早上醒来,他就收到了二叔发来的消息,幻娱集团的总裁秘书米雪已经在公司恭候他了。


这种感觉真好,陈阳的心情十分的愉悦,吹着口哨就来到了幻娱集团的公司楼下。


幻娱集团坐落在西川市最繁华的地段,这栋幻娱大厦也是陈家旗下的房地产公司开发的。


看着门口那一排的豪车,陈阳找了个停车位,把自己的小电驴锁好,然后朝着大门走去。


“不行,怎么着咱也是总裁级别的人物了,以后上班总不能在骑小电驴上班了,那多跌份啊,万一被公司旗下的艺人看到了,那不是让人笑话吗。”


陈阳一边走一边想着,刚走出去没多久,就听到背后传来刺耳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紧接着就是“砰”的传来一声巨响。


他转身一看,一辆奔驰大G和自己的小电驴来了个亲密接触。


大G那庞大沉重的车身直接碾压了上去,把小电驴碾压在车身下。


小电驴不堪负重,直接被压成了两截。


我靠,这是我新买的小电驴啊!这次直接就被分尸了!连修都没发修了。


自己这是流年不利啊,怎么都跟自己的小电驴过不去啊。


巨响将周围的路人都被巨响吸引了过来,在外围围成一圈,等着看热闹呢。


这时候奔驰大G的车门打开了,一个带着墨镜,身材高挑的女人从车上面走了下来。


“这停车位不是停电动车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哇塞,又漂亮又酷。”


“这美女够野啊,开大G。”


这样的惊呼声不绝于耳,特别是在这个美女摘掉墨镜之后,达到了巅峰。


“刘蕊?”


陈阳皱了皱眉头,没想到她还真的来公司了签约了,他本想追究责任,但是想到她马上就要成为公司艺人了,也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做纠缠,毕竟一个艺人的形象是十分重要的。


陈阳还没说话,刘蕊率先开口了:“你看你停的破车,如果把我轮胎扎破了,看你怎么赔!”


刘蕊那个心疼啊,这两大G花了两百多万买来一周不到,就剐蹭了,特别是被压在轮胎下的电动车,万一把车胎扎破了,那需要多少钱换胎啊。


“我车停在哪里也没动,是你自己撞的啊…”陈阳无奈的摊摊手:“你怎么倒打一耙啊!”


“你们围在这里干嘛?”这时,一群保安从一旁走了过来。


为首的保安队长从人群中挤了进去,看到了那辆被压在大G轮胎下的电动车,愣了愣,难道是电动车撞了这辆大G?这女人这么漂亮,还开着两百多万的大G,一看就是自己惹不起的人。


转念间,保安队长就有了决断。


“你是哪来的?不知道幻娱集团门口不能停电动车吗?”保安队长指着陈阳的鼻子吼道:“你最好把你的电动车收拾干净,否则我将采取强制措施。”


“你好大的威风啊,谁说了这里不能停电动车?”陈阳眼神冷了下来,看着他说道:“我今天就站在这里,看看你能怎样!”


“我说不行就不行!”保安队长盛气凌人道:“如果你不配合的话,就别怪我了。”


这时,他身后的保安已经把电棍拿在了手上,看那架势,如果陈阳不配合的话,恐怕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了。


“我是来幻娱公司签约的,没想到第一天就把车子碰了,如果这就是公司的安保的话,等我签约以后,我会跟上面反映的。”刘蕊双手抱胸,淡淡说道。


保安队长心一颤,没想到面前这位还是公司新晋的艺人,要是不能让他满意的话,那自己保安队长的位置岂不是危险了?


想到这里,保安队长一个箭步来到刘蕊面前,点头哈腰道:“对不起啊美女,这件事情是我疏忽了,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你息怒。”


“嗯”刘蕊轻轻的应了一句,抱着胸口等着看他怎么处理。


陪完笑脸之后,保安队长看了看陈阳,脸色瞬间变了,大吼道:“我命令你,快给这位美丽的女士道歉,否则我要你好看!”


“又不是我的错,凭什么要给她道歉?”陈阳冷笑道:“再说了,我也是幻娱集团的员工,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你也是公司员工?”保安队长愣住了,上下打量了陈阳一番,自己印象中好像没有这号人物啊。


“陈阳,你够了,为了保住你那点可笑的男人尊严,你竟然撒谎说你是幻娱集团的员工,我真为你感到丢人。”刘蕊鄙夷的看了看陈阳,说道:“好,我就当你是幻娱的员工好了,他没有资格命令你,那公司的副总监应该能管你吧?”


说着,刘蕊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不多时,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踩着高更鞋从公司里走了出来。


这个女人30出头的年级,保养的很好,皮肤很白,如果不是眼角淡淡的鱼尾纹暴露了年级,陈阳都以为她才20多。


“许总监。”


许芳出来之后,所有的保安都愣住了,没想到这位新晋的公司艺人竟然认识幻娱集团的副总监。


保安队长暗道侥幸:“还好自己没有犯糊涂,这位关系通天了,这要是随口跟许总监说两句,自己保安队长的位置还不是分分钟被撸下去?”


“表姐。”见到许芳之后,刘蕊连忙上前。自己能够签约幻娱集团,多亏了表姐许芳,如果没有这层关系,她想进幻娱恐怕没那么容易,虽说她的姿色是她的资本,但是娱乐圈漂亮的比比皆是,这么一比较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许芳点点头说道:“谁是陈阳?”


“就是他。”刘蕊指了指站在一旁的陈阳说道。


许芳转头看向陈阳:“现在给蕊蕊道歉。”


什么?要我给她道歉?


你是来搞笑的吗?


陈阳虽然再笑,但是眼神却越发的冷了:“你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吗?如果你不了解,就请你清楚之后再来说这种话。”


“我靠,这位兄弟牛逼啊,竟然敢这么和许总监说话。”一旁的安保人员小声嘀咕道。


“铁憨憨,在幻娱宁惹大牌莫惹许芳,这句话可不是凭空来的。”


许芳一愣,旋即皱起了眉头,指着陈阳说道:“我不管你是那个部门的人,也不管你是谁的人。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从现在起,你已经不是幻娱集团的人了,你被开除了!赶紧跟刘蕊道歉然后滚蛋。”


什么?


让我滚蛋?


这绝对是陈阳今天听到好笑的笑话,他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疯了,他疯了。”刘蕊看着哈哈大笑的陈阳,像是看到了苍蝇一般,厌恶的说道:“今天和是我和幻娱集团签约的大好日子,碰上你这么个疯子算我倒霉,我也不追究你的责任了,你现在立马从我面前消失。”


站在一旁的许芳给保安队长使了个眼色,保安队长心领神会,手一挥道:“把这小子抓起来,带到保安室去。”


一伙人得到命令之后,团团将陈阳围在中间,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就在这时,一阵响亮的喇叭声从众人的身后传来。


一辆劳斯莱斯一个急刹停在了众人面前。


紧接着,一个身穿黑色职业装,二十出头,面容姣好女子从车里走了出来,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保安,来到陈阳面前,恭声说道:“陈总,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你就是米雪?”陈阳看了看米雪,问道。


“对不起陈总,我刚才去你家接你,但是你家没人,返回公司的时候路上又堵车,这才迟到了。”米雪微弓着身子,轻声的解释道,她可不想新总裁第一天上任就在对方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米雪,你在干嘛?”许芳走到米雪面前,指着陈阳道:“他只不过是公司的小职员,而且刚才他已经被我开除了,你怎么能乱叫呢?”


“小职员?开除?”米雪把自己手里的文件档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份文件,对比了一下文件上的照片,然后对许芳说道:“没错啊,这位就是咱们公司新上任的总裁,陈阳陈总啊。”


我的天!


她刚才说什么?


新上任的总裁?陈总!


保安队长感觉自己的腿肚子有些发软,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想要说话,但是却发现自己的嗓子眼里好像堵了东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周围人也都张大了嘴巴,见鬼般的看向陈阳。


“怎么可能,你会不会认错人了?”刘蕊心神巨震,她咬了咬嘴唇,说道:“会不会是和公司的总裁重名了啊?”


“重名?”米雪打开文件袋,把里面的文件取了出来,放在刘蕊面前:“你自己看,这照片上面的人是不是陈总,这份文档是昨天我们族长昨天特意找来送给我的,我这里还有集团公司股份的转让协议,上面还有族长的签名!”


完了!


看清楚文档的瞬间,刘蕊大脑嗡一下的变得一片空白,如遭重击一般。


自己把幻娱的新总裁得罪的死了,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这一刻她悔的肠子都青了,紧咬着的嘴唇渗出了丝丝血迹。


一旁的许芳也乱了分寸,她虽然是副总监,位高权重,但归根到底不过是替人打工的。这家公司毕竟是陈家的产业,而且刚才自己如果没听错的话,族长把幻娱的股份转让给了眼前这位,这也意味着面前这位不仅仅是总裁,还是她的老板!


“陈…陈总…”许芳心里忐忑到了极点,她低着脑袋,像是斗败的公鸡,低下了高傲的脑袋。


““我可受不起,要是你在让我滚蛋怎么办?”陈阳笑眯眯的看着她,但是这笑容落入许芳眼中,却让她脊背发凉。


“陈总,都怪我…是我的错,晚点我在会上检讨自己!”许芳一狠心,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保住自己的位置最重要。


陈阳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转头看向了一旁双腿不住打抖的保安队长。


保安队长脸上汗如雨下,脸上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陈总…我…”


“好走!”陈阳只说了两个字,转身向着公司走去。


这次真的完了!


一个踉跄,保安队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心如死灰,再也没了刚才狐假虎威的气势。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跟在陈阳后面,一路上引得公司的员工纷纷侧目,议论纷纷。


许芳和刘蕊同样跟在陈阳的背后,她们两个人相视苦笑,即便踩着恨天高,她们也不敢走慢一步。


这一步要是慢了,就再也没机会了,哪怕她们脚踝生疼,面上也不敢表露丝毫。


而此时,新总裁上任的消息也传遍了整个公司,虽然不知道新总裁长什么样子,但是能走在铁面许芳面前,还让她踩着恨天高追赶的,带头那人一定就是新总裁了。


在职场混得没有几个不精明的,看到带头的陈阳,他们纷纷停下脚步,鞠躬问好。


幻娱集团作为西川市顶级的娱乐公司,公司装修的富丽堂皇,十分的气派。


而集团总裁的办公室,用奢华二字来形容丝毫不夸张。


坐在专属于总裁的椅子上,陈阳感慨万千。


两年了,从天堂掉落地狱,自己又从地狱爬起来了。


“总裁…”


许芳和刘蕊低着脑袋,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等候他的发落。


陈阳仔细的打量了许芳一番,他还是今天才知道刘蕊有一个比她大这么多的表姐,而且还长得这么漂亮,不过细细一看,这两人确实有相似之处。


“陈总…对不起…”许芳低着头,不敢和陈阳对视:“这件事情错全在我,如果您要罚,就罚我吧。只求您让蕊蕊和公司签约,只要蕊蕊能签约,让我做什么都行。”


“让你做什么都行?”陈阳玩味的看着许芳,这两姐妹倒是姐妹情深,他正准备说话的时候,总裁助理米雪敲门走了进来。


“陈总,西川市的苏家派人过来送礼,祝贺总裁上任。”


“哦?送礼?”陈阳笑了笑,这苏家的消息挺灵通啊,他问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们肯定是有其他目的吧?”


“回总裁的话,除此之外他们想要和总裁您洽谈合作的事宜。”


“合作?”陈阳问道:“苏家派谁过来送礼的?”


“苏海!”


苏海?


陈阳呵呵一笑,对米雪道:“苏家竟然派一个傻逼来谈合作,让他把礼物带上,滚!”


“是,陈总!”


对于总裁的吩咐,米雪当然要一丝不苟的执行。


……


苏家庄园,苏家老太召开紧急家族会议,家族上百人全部都到齐了。


苏家老太坐在首位,在她的旁边就是铩羽而归的苏海。


此时,苏海气的咬牙切齿,愤愤道:“奶奶,幻娱公司太瞧不起人了,我去送礼,他们不仅不接待我,反而骂我是傻逼,让我带着礼物滚蛋!”


“他们这么羞辱我,就是在羞辱苏家,羞辱奶奶你啊,他们这是完全没有把我们苏家放在眼里啊”


苏家老太摇摇头,满脸愁容,苏家不过是个三流家族,陈家可是江南第一大家族,在全国都是数得着的大家族。


就算人家羞辱你又能怎样?和陈家对着干?这无异于鸡蛋碰石头,她还没有到老到糊涂的程度。


一干苏家子弟看苏家老太不说话,也是敢怒不敢言,家族的掌权人都没发话,他们就更没说话的资格了。


“好了,这一次你为家族受气,我记在心里,肯定会弥补你的。”苏家老太摆摆手,安抚上蹿下跳的苏海说道。


苏海心里一喜,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是,孙儿这是为了家族,受点气又能算什么,哪怕是为家族上刀上下火海,亦是面不改色。”


苏家老太老怀大慰,一脸赞赏的看着苏海,压了压手说道:“好了,言归正传。我听说,幻娱集团新上任的总裁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人家背靠大树,年少轻狂也很正常。虽说他们态度不好,但是我苏家如果想要得到更好的发展,就必须继续找他们合作。”


苏家老太说完,顿了顿,环顾四周说道:“还有谁愿意去谈?”


不会吧,还要去谈合作?


已经有苏海这个前车之鉴了,自己等人再去不是自取其辱吗?


一时间整个会议大厅议论纷纷,可就是没有人站出来说自己愿意去谈。


苏家老太叹息一声,苏海这是开了个坏头啊,大家都怕再次被幻娱集团轰出来,没谈成事小,丢脸事大。


但是只要能和幻娱达成合作,苏家绝对能靠着陈家在上一两个台阶,在家族利益面前,个人面子不值一提。


苏家老太有些失望,苏家数百号人竟然无一人愿意站出来替家族分忧解难。


就在这时,苏海看到了站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苏妙,他脸上露出了冷笑,站起来大声说道:“奶奶,新上任的总裁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而苏妙又是咱们苏家的掌上明珠,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我看啊,不如就让苏妙去试试吧?”


“苏海,你….”苏妙站了起来,指着苏海说不出话来,这是何等险恶的用心,说好听点这叫投其所好,说难听点这就是色诱。最关键的是,自己可是结了婚的女人!他这是要毁自己的清誉啊。

“怎么,你不情愿?”苏海皱眉反问道:“身为苏家人,为家族效力是你的使命。上半年你负责的公司亏损了800万,这次正好将功赎罪,否则按照族规,你是要降级的。”


苏妙紧抿着嘴唇说不出话来,她怎么也想不到苏海会用这个来威胁她。


是,她是亏损了800万,但是这几年下来,她早就替家族挣够了十个800万。


“奶奶,我…”


苏家老太摆摆手,说道:“小海说的没错,有错就罚,有功就赏,既然你负责的公司亏损了800万,那么这一次去幻娱洽谈合作就交给你了,就当是将功赎罪。”


说完,她扫视了在场的众人,继而道:“希望你们都要牢记,家族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希望你们都谨记。”


“是!”


众人纷纷附和。


“嗯,都散了吧。”


苏家老太话音刚落,在场的众人纷纷站了起来,一个个如释负重,庆幸没有选中自己。


他们都用同情的目光看向苏妙,如果这次合作没有谈成,苏妙家肯定会被降级,到时候不仅家族分红减半,连她本人的职位都要从公司的董事长掉落主管层。


回家的路上,苏妙心乱如麻,去幻娱谈合作,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自己该怎么办?


想了很久,她也没有想到好办法,索性懒得再想了。


她打电话叫来了好闺蜜李蜜,二人坐在沙发上谈心。


聊了一会后,苏妙心情好了不少。


“蜜蜜,谢谢你开导我。”苏妙举起手中的红酒杯,轻轻的跟李蜜碰了碰杯说道。


李蜜抿了一口红酒,笑着说道:“都是好姐妹,有什么好谢的。”


“对了,妙妙,你家那位呢?”


“他啊,一大早就出门了,到现在都没回来呢。”


“我真佩服你,妙妙。”李蜜摇了摇杯中的红酒,说道:“这么废物的男人你都能跟他过两年,如果换做是我,早就离婚了。”


“别的暂且不说,自己妻子的公司现在已经到了危难的关头,他作为一个男人不说拿800万,就是拿个一两百万也行吧。可他不仅拿不出钱,甚至问都不问一下,这也太过分了吧。”


看着李蜜那义愤填膺的模样,苏妙没有说话,只是窝在沙发里不住的往嘴里灌酒。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


陈阳手里提着一个蛇皮袋,身上就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浑身脏兮兮的。


哎,都怪刘蕊把车子撞报废了,不然自己也不用骑共享单车回家啊。


这天气就是怪,说下雨就下雨,把自己淋了个落汤鸡。


“我这嘴开过光,说曹操到曹操就到。”李蜜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陈阳都没拿正眼看她,把手中的蛇皮袋随手丢在了沙发上,然后快步跑上楼,去洗澡了。


这时候,听到动静的唐静从卧室里走出来,说道:“是那废物回来了?他人呢?”


“阿姨,他上楼了。”李蜜回答道。


“哼,他还有脸回来!”唐静脸色冰冷的坐在沙发上,等着陈阳下楼。


就在唐静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陈阳从楼上下来了。


“陈阳,你给我滚过来!”唐静翘着腿坐在沙发上说道。


“妈…阿姨,有事吗?”想到唐静不许让她喊“妈妈”,他便改口说道。


唐静瞪了陈阳一眼,冷冷道:“你现在一点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你眼里还有我吗?我让你在年会上给苏海道歉,你竟然敢转身就走,你既然走了为什么要回来?”


陈阳深吸一口气,也不跟她计较,她在气头上,说什么都没用。


见他嬉皮笑脸,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唐静气不打一处来,指着湿漉漉的地板还有放在沙发上的蛇皮袋说道:“你看看你把家里弄得多乱,还不快把地拖了,把那个脏兮兮的破袋子丢到垃圾桶里去?”


把袋子丢进垃圾桶里去?


呵呵,陈阳走到苏妙跟前,说道:“老婆,你公司的问题,我可以解…”


他话还没说完,李蜜就冷笑一声,打断他的话,冷笑道:“哟,你还知道关心妙妙的公司啊,我还以为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呢。你吃她的,用她的,要是真的感恩的话,就想办法帮妙妙分担,不要在这里当一个搅屎棍….你难道不知道妙妙压力有多吗?”


“好了蜜蜜,我没事。”苏妙把酒杯放下,揉了揉发酸的太阳穴说道。


无论陈阳怎么废物,他毕竟是自己的丈夫,自己怎么骂都可以,别人骂总觉得不太好。


“蜜蜜,你就是太善良了,他才会一次又一次的得寸进尺。”李蜜心疼的抱住苏妙说道:“我是真的心疼你啊,傻姑娘,要我看啊,你们两个又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还是趁早离婚,找个能给你依靠的男人吧。”


“李蜜。”陈阳忍不了了,当着他的面怂恿苏妙跟他离婚,这是个男人都无法忍好吗。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李蜜,说道:“你怎么就知道我帮不了我老婆?”


“就你?”李蜜冷笑一声,丝毫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我记得前两天你说过,只要我能拿出800万,你就叫我爸爸。”陈阳看着李蜜,说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说过的话。”


“是,我是说过这句话。”李蜜不屑的笑了笑,说道:“有本事你拿钱出来啊,能拿出来我喊你爸爸又怎样?不过,如果你拿不出来,就放过妙妙,跟她离婚。”


“蜜蜜…”苏妙拉了李蜜一把,那可是800万啊,她每天就给陈阳200块,他怎么可能拿得出这么多钱来。


“呵呵,好啊。”陈阳笑了笑,走过去,将放在沙发上的蛇皮袋拎在手上说道:“不过,这一次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说着,他把袋子倒了过来。


“哗啦啦”


袋子里面的东西全部倾倒了出来。


“嗡”


在这一瞬间,李蜜睁大了眼睛,嘴巴也张的大大的,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整个屋子里鸦雀无声,只能听到三个女人急促的呼吸声。


桌子上堆的一叠又一叠的钞票,如同重锤敲打在她们的心口,震的她们说不出话来。


“钱…好多钱!”这时,一旁的唐静走了过来,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这…这钱,是哪来的?”


苏妙看着那散落一地,扎成一捆一捆的钱,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望着眼前一幕,李蜜头皮发麻,那鲜红的钞票,让她满嘴苦涩。她感觉腿肚子开始发软,不可抑制的抖动起来。


好..好多钱,虽然不知道这里有多少,但是这铺满桌子的钞票,少说也有两三百万。


她还从来看过这么多钱一次性摆在自己的面前,那种视觉冲击力,简直太大了,让她找不到形容词。


“这里是三百万,因为没有提前预约,临时只能提三百万,剩下的五百万我用手机转账给你。”说着,陈阳把自己花了300块从二手市场淘来的山寨机拿出来。


“手机有点卡,稍等一下。”陈阳有点尴尬,这破手机运行如龟速,明天就换了去。


几分钟后,他放下手机说道:“好了给你转过去了,应该一会就到账了了。”


话音刚落,苏妙手机“叮”的一声响,她下意识拿出手机看了看。


“尊敬的商行vip客户,您的银行卡收到转账5000000.00元。”

“好了,你可以叫爸爸了,我等着你叫。”陈阳掏了掏耳朵,说道。


不行,自己不能乱了阵脚。


李蜜深吸一口气,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来,说道:“陈阳,妙妙每天只给你两百块生活费,你哪来的这么多钱?我想,你这笔钱恐怕来路不正吧。”


苏妙本就有些怀疑,此时听闺蜜一说,更是心中不安。她上前抓住陈阳的手臂,将他拉到二楼的卧室。


关上房门,苏妙低声问道:“陈阳,你实话告诉我,这钱是哪儿来的?”


“连你也不相信我吗?”陈阳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这钱是我从朋友那里借来的,放心用吧。”


他的话里有些失落,自己把钱拿出来了,她没有高兴,反而怀疑自己的钱来路不正,这太伤人了。


他本想告诉苏妙自己现在是幻娱集团的总裁,但是现在,他不想告诉她了。最起码短时间内他不会亮出自己的身份,如果她知道自己是幻娱的总裁,会不会怀疑自己对她有所企图?这样的怀疑,不是他想看到的。


“朋友?你那个朋友这么有钱?”苏妙急了:“结婚两年,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你哪来的朋友?”


“呵呵…”陈阳惨然一笑,自己被家族除名,当了上门女婿之后,他身边的朋友都消失不见了。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作为男人的尊严又一次被按在了地上摩擦,陈阳失望的说道“这钱是我跟以前一个高中同学借的,他现在发达了,知道我需要钱,就借给我了。”


说完,他转身离开房间,刚走出几步,就听见苏妙说道:“我不会让你为难的,这钱我会尽快还你。”


陈阳来到客厅,李蜜早已经不见了人影。


“人品真差,玩不起就别打赌啊。”陈阳腹诽几句,随后便走到厨房,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餐。


……


经过这几天的发酵,幻娱集团换老板的消息传遍了整个西川市。


一时间,上门寻求合作的广告公司络绎不绝,差点把幻娱公司的门槛都踏破了。


可是奇怪的是,这么多人上门,却没有听到任何一家公司能够和幻娱达成合作。


他越是拒绝,这些公司的老板就越是想要跟幻娱合作。如果自己公司能够拔得头筹,那自己公司绝对能起飞。


前来洽谈合作的,皆是西川市的一流家族,最差也是二流家族中排名最为靠前的。


可没想到的是,苏家这个在三流家族中都算垫底的存在,竟然也想和寻求合作,真是不自量力。


之前,苏家派苏海上门,被幻娱连人带礼物轰了出来,这件事早就成了整个西川市的笑柄。


可他们竟然还不死心,现在又派苏妙这么一个弱女子上门寻求合作,难道苏家的男人都死光了?这让他们都苏家鄙夷不已。


就在所有人等着看苏妙笑话的时候,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消息从幻娱传了出来。


幻娱集团竟然同意了和苏家的合作。


消息一出,整个西川市都轰动了。


幻娱集团的总裁是不是脑壳有问题,竟然和一个三流中垫底的家族合作。


苏妙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她坐在会客室里连屁股都没坐热,幻娱集团的总裁助理就告诉她,公司答应和苏家合作,她明天就可以来签合约。


她连幻娱集团的总裁都没看到啊,这新上任的总裁也太让任性了,完全摸不透他的心思啊。


翌日,西川市,王朝大酒店。


这里是西川市唯一一家六星级酒店,人均消费1500以上!


苏家老太今天心情很好,特地包下了整个酒店,为苏妙庆功。并且通知,苏家所有人都必须到场,不仅如此,苏家还邀请了许多和公司合作的客户,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知道,苏家和幻娱达成了合作。


这也从侧面告诉他们,要抱紧苏家的大腿,因为苏家很快就要起飞了。


苏妙,是今天庆功会上唯一的主角,她坐在第一张桌子,就坐在苏家老太边上。


陈阳作为她的丈夫,自然要跟在她身边。


可刚一坐下,背后就传来的一声怒斥。


“懂不懂规矩,这个位置是你能坐的吗?快给徐总让座!”


说这话的,不是苏海还能是谁?


眼尖的唐静一下子就看到了站在苏海身旁的女人,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对陈阳道:“还不快站起来给徐家大小姐让座?”


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叫徐筱柔,是西川市古董世家徐家的掌上明珠,这可是苏家老太亲自请来的客人。


徐家也是二流家族中排名前三的家族,据说徐家收藏的古董,都可以开一个博物馆了,这样的人物可不是唐静能够得罪的。


徐筱柔其实本不想来,但是架不住苏家老太三番几次的盛情邀请,便来到了这里。


徐家作为古董世家,不仅研究国内的古董珍宝,国外的艺术品也是如数家珍。眼尖的徐筱柔一眼就注意到了苏妙。


因为她看见苏妙的脖子上戴着的项链,不正是那款“天空之城”吗?


作为收藏家,徐筱柔最喜欢收藏的便是项链了。


但是“天空之城”她是真的没有,不是因为买不起,而是因为“天空之城”全球限量18款,并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没有强大的关系,根本不可能买到这款项链。


“你还不快让座,你是聋了吗?没看到徐总过来了吗?”苏海见陈阳一动不动,气的大叫了出来。


陈阳端坐着,翘着二郎腿,嗑着瓜子,无动于衷。


唐静又是生气又是害怕,徐家千金是自己能得罪的?她站起来,指着陈阳的鼻子骂道:“还不快滚开,给徐小姐让座?”


虽说陈阳借了800万,解决了女儿公司的问题,但是在唐静心里,他始终还是个靠女人养的废物。


只不过命好,碰上一个有钱的傻同学愿意把钱借给他。


“陈阳…你还是让一让吧…”这时,苏妙转过头来,低声说道。


“好。”


陈阳笑了笑,别人的话可以不听,自己老婆的话不能不听啊。


他站起来,走到旁边的桌子,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见陈阳起身,苏海殷勤的将凳子拉开,讨好道:“徐总,您请坐。刚才那个人是我们苏家的上门女婿,他就是一个靠女人养的废物,您别和他一般见识。”


“嗯。”


徐筱柔点点头,目光却一直落在苏妙的脖子上。


“这就是“天空之城”中的蓝色生死恋吗?”


坐近了徐筱柔才发现,这项链是真的漂亮,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抵抗的了它的诱惑。


“苏…苏小姐,请问一下,你这项链是从哪里买来的?”


苏妙笑了笑,果然,如徐筱柔这样的美女都抵抗不了“天空之城”。看着她那羡慕的眼神,她十分的受用。


“这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的。”苏妙轻声说道。


“朋友送的?”徐筱柔出神片刻,2000万美金的项链说送就送,这个朋友好阔气啊,她怎么没有这种的朋友呢?


她实在是爱煞了这项链,忍不住开口说道:“那可以麻烦你那个朋友,帮我也买一款吗?放心,我不会让你朋友吃亏的,如果他能够帮忙,我愿意送他同等价格的古董珍品作为辛苦费。”


徐筱柔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附近几桌的人,都纷纷看了过来。


这可是拍卖2000万的“天空之城”啊,送同等价格的古董珍品,这徐家大小姐,好大的手笔啊。


知一斑而窥全豹,徐家似乎比外界传的更有钱。


“乖女啊,还愣着干嘛啊,赶紧给你那个朋友打电话啊。”唐静着急了,这绝对是结交徐家大小姐最好的机会,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啦。


苏妙咬了咬嘴唇,似乎有些迟疑。最后她在唐静的催促下,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魏明东的电话。

“嘟~”


没响两声,魏明东就接了电话。


为了让徐筱柔听见,苏妙还特意按了外音。


唐静看了一眼联系人,顿时心花怒放,笑道:“乖女啊,原来你的项链是明东送给你的啊。他对你可真好,这样的男人,你可得牢牢抓紧了。”


她的声音很大,附近几桌的人都听见了,纷纷看了过来。


唐静是故意说给陈阳听的,和魏明东比起来,他简直上不了台面。


而此时,魏明东手里正拿着一份盒饭,蹲在路边狼吞虎咽的吃着。


苏妙的电话让他很意外,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破产了吗?


他扒拉了一口饭,寻思着,自己到底得罪了谁,连陈家都保不住自己。


自己的妈妈论辈分可是陈家族长的妹妹,虽说是支脉的,但是地位也是不低的。


自己求她去找了族长,族长也是三缄其口,坦言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现在的魏明东,穷的狗看到他都嫌弃。


虽然不知道苏妙打电话给自己干嘛,但是他还是接了电话:“喂,妙妙。”


“明东,你送我的“蓝色生死恋”我收到了,很漂亮,你…有心了。”苏妙有些脸红道:“我想问一下你,“天空之城”其他系列的项链你还能买到吗?”


“蓝色生死恋?”魏明东愣了愣,说道:“妙妙,你是说我花了20万请人仿的项链吗?”


“仿品?”


“对啊,前几天我想送给你,不是被你那个废物老公给丢了吗?”魏明东笑了笑,说道:“项链现在还在我家放着呢,如果你要的话,我就便宜点卖给你好了。”


“卖给我?”


苏妙有些懵,听魏明东这口气,自己现在戴的项链不是他送的。


“这项链人工费加材料费一共花了50万,看在我们熟人的份上,我就收你49万好了。”魏明东心中一喜,自己现在穷的叮当响,把这项链卖了,还能回点本。


“谢谢不用了。”


说着,苏妙挂断了电话。


事情好像有点复杂,到底是谁送的呢?


忽然,苏妙看到了坐在旁边桌的陈阳。


难道…是他?


她忽然想起陈阳那天把魏明东送的东西丢掉之后,说要送自己真正的“天空之城”…


真的会是他吗?


苏妙忍不住的看向陈阳。


陈阳摸了摸肚子,吃的真饱,这一桌的好菜,都没人跟自己抢。


如果,他们不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的话,就更好了。


擦了擦嘴,陈阳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恰好看到苏妙正在看自己,脸上露出了笑容。


“哎,自己在想什么呢,他怎么可能送的起这么贵重的东西?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苏妙叹息一声,止住了猜想。


“诶,这个女人头上插的发簪有点意思,好像是一件古董。”陈阳看了看坐在苏妙旁边的徐筱柔,只见她的头发上插着一根白玉雕琢的发簪,看样式应该是明朝的,这可是古董啊。


俗话说,盛世古董,乱世黄金。


陈家投资了很多古董珍品,耳濡目染之下,陈阳就掌握了辨别古董的能力。


后来,陈家还特地请了华夏鉴宝第一人,王乾老师作为陈家的首席鉴宝师。


那时候,陈阳一放暑假就跟在他的后面学习。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徐筱柔头上戴的发簪应该是由羊脂玉雕琢成的,从款式上看,应该是明朝的,而且是明朝皇家贵胄才能够佩戴的。


任何古董只要和皇家牵扯上关系,那价格就吓人了,如果拿去拍卖的话,最少也能拍到一千万,这个一千万指的是美金。


“好了,大家都静一静。”


这时候,苏家老太从主位上站了起来,拉住苏妙的手,慈祥的说道:“妙妙,快告诉奶奶,你是怎么和幻娱集团洽谈的。”


苏妙站了起来,神情有些尴尬,她想了想,如实说道:“那…那天我去了幻娱集团之后,在会议室等了几分钟,连幻娱新上任的总裁都没看到,总裁助理就过来告诉我,他们要和我们合作。”


“什么!”


“还有这么好的事!”


“我没听错吧?”


“原来她什么都没做就签约成功了,这也太容易了吧!”


“就是就是,还以为她有多厉害呢,早知道这么简单,我就去了。”


苏妙话音刚落,众人就议论纷纷起来。


听着那一声声的质疑和诋毁,苏海立马从人群中站了起来,走到苏家老太面前,低声道:“奶奶,那天我被幻娱集团连礼物带人赶了出来之后,我们又派了苏妙过去,一定是幻娱集团被我们苏家的诚意打动了,这才答应跟我们苏家合作的。”


说完,他又继续道:“就算这次去的不是苏妙,是其他人,肯定也能成功的。所以,奶奶,望您明鉴。”


苏海这话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想抢一份功劳。


苏家老太,向来疼爱苏海,听他这么一说,竟赞同的说道:“小海说的不错,妙妙啊,如果不是小海打头阵,你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跟幻娱签约,我看啊,这份功劳你和小海一人一半。”


有了苏家老太的偏袒,苏海心里更得意了,他大义凛然道:“奶奶,作为苏家的一份子,为了家族事业,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不错,我苏家子弟该当如此。”苏家老太赞赏的点点头。


听到苏家老太的夸奖,苏海更来劲了:“奶奶,我听说幻娱集团最近签了一位新艺人,叫刘蕊。长得十分漂亮,我估计,幻娱集团肯定会大力捧她,如果能够把这个艺人交给我们苏家包装,绝对能给家族挣不少钱!明天我愿意代替苏家,去和幻娱集团谈判。”


“好。”苏家老太越看苏海越是满意:“小海真是长大了,能为奶奶分担家族重担了。”


苏妙和唐静此时心中都有些难受,今天明明是苏妙的庆功宴,怎么到了最后,功劳被分去一半不说,风头也都让苏海给抢走了。


现在苏家已经和幻娱集团达成了初步协议,明天苏海去幻娱谈判,百分百能成功,到时候所有的功劳,就全都是他的了。


苏妙心中叹息一声,谁让自己不是男的,也得不到奶奶的喜爱呢。


“奶奶,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今天这顿饭算我的。”苏海意气风发道:“大家一定要吃好喝好,否则就是不给我苏海面子。”


“服务员,把酒上了。”苏海对着远处的服务员喊道。


听到声音后,两个身穿齐胸襦裙的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过来。


“先生,这是菜单,请问您需要上什么酒?”


“把菜单拿走。”苏海把面前的菜单一推:“没点眼力劲,今天我高兴,给我把你们店最贵的酒,每桌上一瓶,不是最贵的不要。”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


不一会儿,一排穿着齐胸襦裙的服务员端着酒走了过来,那白花花的一片,看的众人眼睛都直了。


苏海站起来,高举酒杯道:“今天是我们苏家腾飞之日,我在这里替奶奶,敬各位一杯。”


现在的苏海,地位很高,苏家老太摆明了是想培养苏海当家族继承人,这时候不巴结他,什么时候巴结他?


于是大家纷纷举起酒杯,不住的说着恭维的话,现场的气氛也推向了最高潮。


苏海,毫无意外的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几轮酒下来,他已经微醺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他把服务员叫了过来。


“结账,刷卡。”


苏海用一个自认为潇洒的动作抽出银行卡,看了看坐在身旁的徐筱柔,美女在旁,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能放过。


“天呐,商行的万夫长卡!”


看到苏海抽出的银行卡,有识货的人当时便喊了出来。

持有百夫长银行卡的,身家最低也要有一百万;而千夫长,银行存款需要五百万;万夫长,银行卡里的存款不低于一千万!


苏海的全部身家,大概三千左右。


不过,这三千有大半是不动产和股票。


为了办这张卡,他可是攒了四五年的钱,才有资格办这张卡。


这可是身份和金钱的象征,此时不拿出来显摆,更待何时。


果不其然,见到苏海手中的银行卡,连徐筱柔也忍不住多多看了两眼。


徐家有钱不错,但是古董就占了三分之二。


剩下的家族的资金也全部都在她父亲的手中。


除了收购古董,她个人可支配的金钱,也不足一千万。


如果她要买“天空之城”,只好把自己这两年收购来的藏品变卖换作现金。


感受到徐筱柔投来的目光,苏海心中很是受用,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他对着服务员说道:“拿去刷卡吧,但是有一桌你得单独算。”


苏海指了指陈阳那桌,坐在这张桌的都是苏家的边缘人物,就算全得罪了,苏海也不在乎。


“知道我为什么不给这桌买单吗?”苏海站起来对着他们说道:“你们要怪就怪陈阳,是他连累了你们。如果不是他不懂规矩,不给徐总让座,怠慢了贵客,我也不会如此。不知道的实情的人还以为我苏海是刻薄小气之人,但是今天,哪怕是坏了自己的名声,我也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窝囊废,让他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话音刚落,一行人纷纷看向了陈阳,一个个眼中都快冒火了。


陈阳也不尴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哼,烂泥不扶上墙。”苏海冷哼一声,对徐筱柔说道:“徐总,让您看笑话了。”


徐筱柔笑了笑,没有说话。


把卡递给服务员之后,苏海又道:“徐总,您不是喜欢“天空之城”吗,我认识不少朋友,回头打听打听,应该能帮您买到!”


这种刷好感的机会,苏海当然不会放过。


自己先应承下来,不管能不能买到,徐筱柔都得承自己这个情,可谓是一箭双雕。


“谢谢。”徐筱礼貌的回了句。


“您太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苏海笑了笑,正想多奉承两句的时候,一个服务员快步走到苏海面前,鞠了一躬,说道:“不好意思先生,请你换张卡支付账单。”


“什么?”苏海以为自己听错了,说道:“你让我换张卡支付?”


“是的先生,因为您这张卡…余额不足,不足以支付…”


服务员还没说完,苏海便大吼大叫了起来:“你放屁,我卡里有一千零五十万,怎么可能余额不足?”


“对…对不起先生,您此次消费共计三千二百万元。”


听到服务员的话,陈阳差点笑喷出来。


刚才服务员上酒的时候他就发现,他们上的是1945年木桐酒庄干红葡萄酒,这个牌子的酒可能不像拉菲,罗曼尼.康帝那么耳熟能详。


但是1997年,加德士拍卖行拍出了23000美金的天价,到二十多年的今天,这样一瓶酒应该要一百多万。


每桌一瓶,那可是二十多瓶啊。


对此,陈阳只想说一句活该,被人恭维了几句,连东南西北都找不到了。


“你是骗我的对吗?”苏海慌神了,他站起来对服务员说道:“我们苏家加上宾客一共二百人,就是人均消费一万也才两百多万,怎么可能消费两千多万,你们这是欺诈,快去把你经理叫来,我要投诉你们。”


无奈之下,服务员只好把经理叫来了。


经理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走到苏海面前,说道:“先生您好,请问您有什么地方有疑问的?”


“我有什么疑问?”苏海指着经理的鼻子说道:“你告诉我,我们这些人怎么能消费三千二百万?你们这是欺诈,信不信我找媒体曝光你们?”


经理也不着急,任然弓着身子说道:“先生稍安勿躁,我去把账单拿来,您就清楚了。”


很快,服务员把账单拿了过来,经理把账单递给苏海说道:“先生,这是您本次消费的账单,二十八桌菜肴共计消费五十万。剩下的三千一百五十万元,是酒水钱。”


“你特么是不是以为我好忽悠,什么酒要三千一百五十万?”苏海彻底的怒火彻底被点燃了,他一下子抓住经理的衣领:“今天你不给我个交代,我跟你没完。”


“先生,君子动口不动手。”经理不动声色和苏海拉开距离,说道:“你点的酒是出产自法国波尔多木桐·罗斯柴尔德酒庄的顶级“限量版”红酒,全球年产量只有一千瓶,市场价一百二十六万一瓶,您一共上了二十八瓶,这个价格我们是给了优惠的。”


“我什么时候让你上这么贵的酒了?”苏海恼怒道:“你们店大欺客,我要去投诉你们。”


经理冷冷看着苏海,他虽然年轻,但也见过不少西川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但这种没钱还出来装比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虽然十分不耻苏海,但是良好的职业素养还是让他保持微笑:“先生请你冷静冷静。首先,是您自己让服务员上最贵的酒,这点我们有监控为证。第二,我们所提供的酒水,全部是从法国波尔多木桐·罗斯柴尔德酒庄出产的,这点您可以放心。第三,骂人不骂娘,请你给我放尊重点。


经理刚一说完,数十个彪形大汉,从外面冲了进来。


他们清一水的穿着黑色的西服,带着黑色的墨镜,膀大腰圆,体型魁梧。


他们是王朝大酒店的保安,作为西川市唯一一个六星级酒店,几乎没有那个不开眼的敢在这里闹事。


整个西川市谁不知道王朝大酒店的老板手眼通天,黑白通吃。敢在这里闹事,除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在这些大汉的背后还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穿着一身唐装,手里把玩着两颗文玩狮子头。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王朝大酒店老板,周有名。


周有名带着保安一出现,苏家所有人都慌了。


别看他一脸无害的样子,西川市谁不知道他心狠手辣,得罪了他不死也要脱层皮。


苏海的后背瞬间被冷汗打湿,人的影树的皮,面前这人可是西川一霸,周有名啊。


老板的出现,让经理的腰板都挺直了:“你们苏家也是西川有名的三流家族,自己点的酒,难道想赖账吗?”


“误会!”苏海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这都是误会,我们怎么会赖账呢,我们给钱,我们给钱…”


可是,自己全身上下就这一千零五十万,剩下的两千一百五十万,就是把自己卖了也拿不出来啊。


怎么办,怎么办!要是不给钱的话,自己竖着进来,恐怕就要躺着出去了。


苏海忽然看到了苏家老太,他连滚带爬来到了她的面前,哀求道:“奶奶,帮我…”


“哎。”苏家老太叹息一声,在旁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走到周有名面前,颤巍巍的鞠了一躬:“周总,这件事是我们苏家不对,我孙子年轻不懂事,是我这个当奶奶的没教好,我在这里替他道歉。我们这就给钱。”


看着苏家老太向一个晚辈鞠躬道歉,苏家子弟的心里十分的难受,都怪苏海,没钱还要装比,非要点最贵的酒。


刚才有几个苏家小辈特意在网上查了一下,确实一百多万一瓶。


苏家老太道完歉后,苏海跟苏家子弟也上前不停的道歉,生怕这位一个不高兴就把他们扣在这里了。


只有陈阳没过去,他在一旁看了一会觉得有些无聊,站起来就往门口走去。


让陈阳意外的是,当年那个站在陈家门口苦苦哀求合作的小人物,一跃成了西川市最顶级的大佬,命运正是变幻莫测啊。


当时自己投的五十万没有打水漂,自己也没有看错人,这周有名果然不是池中之物。


他不想在这种场合和周有名相认,只好弯着腰,悄悄的朝着门口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那位小友,请留步!”

周有名朝着陈阳走去。


苏家人的脸上浮现出怒火,玛德,这陈阳是傻逼吗?


大家都在道歉,希望对方息事宁人,可他倒好,不仅不道歉,还想逃走!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苏妙,还不赶紧让你老公给周总道歉,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逃走?”


“他这是想害死我们苏家啊。”


“是啊,全家人都劝你和他赶紧离婚,你怎么就不听话呢?”


“他逃走被周总抓了个正着,这下周总肯定生气了。到时候,倒霉的还不是我们苏家。”这时候,苏家几个女人站出来,指着苏妙责怪道。


苏妙的脸上也挂不住了,陈阳临阵逃走,让她羞愤欲绝,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苏海见周有名脸色不对,连忙上前说道:“周总,您消消气,这个人是我苏家的上门女婿,他在我们苏家混吃混喝,就是一个废物。他逃走是他个人所为,与我们苏家无关啊。您可千万别因为这个人…”


“草,煞笔,给我滚!”一直没有说话的周有名脸色一沉,一脚将苏海踹翻在地。


“哎哟”苏海痛呼一声,摔倒在地,他被周有名这一脚踢蒙了,不敢相信的看着周有名。


周有名揉了揉眼睛,他没想,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还能碰到这个少年,哦不对,现在应该是青年了。


十年前,他创业之初,因为资金不够,找了许多人投资,但是没有人愿意给他投钱,毕竟他当时不过是个小混混。


就在他走投无路之际,是陈家大少爷,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资助了他五十万,而且是无偿资助。


如果不是这笔钱,自己恐怕早就流落街头了。


喝水不忘挖井人,这十年来他从来不敢忘记这知遇之恩。


两年前,王朝酒店开业,他提着礼物上了一趟陈家,想请陈阳剪彩,可是当年那少年却已经被陈家逐出了家门,不知去向。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大…大少爷,是你吗?”


十年了,此时恩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声音颤抖的说不上话来。这十年里,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可现在他竟然紧张的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


完了,还是被认出来了!


陈阳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便转过身子,和周有名互相对视。


“大少爷,真的是你…”


话还没说完,周有名“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十年了,我终于见到你了,我整整找了你两年,老天开眼啊,终于让我找到你了。”周有名激动不已,声音哽咽了起来:“知遇之恩,终生不忘。”


静!


死一般的安静!


这一瞬间,整个王朝大酒店宴会大厅落针可闻,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


震惊!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


王朝大酒店的老板,此时竟然跪在苏家废婿面前,激动到哽咽。


而陈阳双手负背,站在那里,风轻云淡的,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波动。


这,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哎哟周总,您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快点我扶您起来。”陈阳连忙弯腰将他扶起来,死命的对他眨眼睛。


周有名多聪明的人,他瞬间就明白了陈阳话里的意思,他这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既然如此,他只好说道:“地上怎么这么滑?小王还不让人把地拖干净?”


经理小王见周有名摔倒,顿时打了个激灵,连忙点头说道:“是,周总。”


周有名站稳之后,拍了拍陈阳的肩膀,说道:“不好意思,小兄弟,是我认错人了。”


“没关系,周总。”陈阳松了口气说道:“不过您下次可要看清楚了。”


“呼”


听到两人的对话,苏家众人都松了口气,原来是地滑摔跤了。


“吓死我了,我就说嘛,这个废物怎么可能认识周总,原来是认错人了!”


苏家众人开始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


这时候,苏家老太顿了顿拐杖,说道:“大家都静静,听我说。今天这三千二百万,不能让小海一个人承担!”


苏海顿时眉开眼笑,果然,还是奶奶疼自己。


“我算了算,今天一共来了二百个人,其中一百五十个苏家人。”苏家老太,缓了口气,说道:“咱们不能让宾客出钱,所以这三千二百万,我们苏家子弟平摊了。”


听到苏家老太的话,被邀请来的宾客顿时松了口气,他们纷纷赞扬苏家老太明事理。


“奶奶,平摊下来的话,一个人大概要出二十一万。”苏海对苏家老太说道。


“那行吧,就按照人均二十一万来付钱吧。”


苏家众人纷纷点头,人均二十一万,对苏家这样的三流家族来说,还是太奢侈了,不少人的脸上都露出了肉疼之色。


同样脸色难看的还有苏妙和唐静,她们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惊慌。


前段时间公司亏损了八百万,她们把家里所有的存款都拿去填补漏洞了,现在叫他们拿几十万出来,她们根本拿不出来。


“苏妙,你怎么脸色这么差啊?不会连几十万都拿不出来吧?”苏海走过去,故意大声说道。


他自然知道苏妙已经没钱了,他会有此一问,就是为了让苏妙当众出丑。


“我..我…”苏妙的心事被人戳破,当时脸就红了。过了好久,她才开口说道:“我…我忘带银行卡了!”


“什么?忘带银行卡了?”苏海哈哈大笑,说道:“你这个理由不错,那我就当你忘带银行卡好了。”


“小海啊,我们两个出门急,没带钱在身上…你看…”


“唐静阿姨,不会你也忘带银行卡了吧?”苏海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说道:“你们两个不会是窜通好的吧。”


“小海,你…”唐静尴尬的说不出话来,今天自己可算是把脸都丢尽了。


“哈哈哈!”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时,人群中有人说道:“我看啊,陈阳肯定也没带,这一家三口还真是奇葩,窜通好来吃霸王餐来了。”


听着众人的嘲讽,苏妙脸上的血色褪去,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陈阳走过来,挡在她的身前说道:“我带了银行卡,你们…”


他话还没说完,苏海一把将他手里的银行卡抢了过来,给到一旁的服务员说道:“快快快,快拿去刷卡,看看能不能刷六十三万!”


“苏海,快把卡还回来!”苏妙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自己每天就给陈阳二百块零花钱,他的卡里怎么可能刷的出63万,这明摆着就是要他出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