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小妖精你吃饱了该我吃你了*强壮的公么让我次次

更新时间:2020-11-10 12:13:05

宋含的手环在晓芙腰上。看着趴在自己身上下其手的晓芙,笑。

“那个,我还是先回去好了……”

庄妈妈尴尬出声。

她刚刚回家看见晓芙外婆家门开着,以为是小偷,走进来确认,没想到撞见不可描述画面。

“庄妈妈,妳误会了,他是小含!”

晓芙急忙离开宋含的臂膀站起来说。

“小含?”

庄妈妈听了晓芙的话,并没有马上意会,瞧着宋含想了一会儿,才认出他,接着惊叫,“妳的男朋友是小含??”

“不是这样的!!”

屋外的蝉鸣轰隆隆,叫得人烦躁起来。

“哎呀,原来是回来打扫,我还以为……”庄妈妈点点头,貌似懂了晓芙的解释,然后亲切拉住晓芙的手说,“好久没见到妳了,瞧妳都成大美人了,有男朋友吗?”

“怎么?庄妈妈要帮我介绍?”

晓芙顺着长辈的话随意回。这些年,常有人说要帮晓芙介绍男朋友,这成了一种惯性,只要妳适婚年龄还单身,这剧码一定不陌生。

“那有什么问题!”

庄妈妈笑说,然后目光溜地转看宋含,直点头,笑得灿烂。

“唉,都这么大了?样子更帅气了!有女朋友吗?没有,庄妈妈帮你介绍!”

切,又来了,晓芙心想,庄妈妈真的都按照剧本走啊,一个都不放过!可是宋含应该不缺女人,要让庄妈妈失望了。

“好啊。”

宋含爽答,还配上甜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有没有搞错?!

晓芙怔望他。

窗外蝉鸣窸窣窸窣。

吵死了。

庄妈妈非常有效率地现场立马打了几通电话就安排了相亲,替晓芙,也替宋含。

“就这样决定了,明天下午,就在镇上那间咖啡厅。”

庄妈妈兴奋说。

 文学

她未免也太有效率,二队人马十分钟搞定。但晓芙对此却非常有意见。

“庄妈妈,我和宋含妳都约在同一个地方?”

“这样才方便啊,我不用来回奔波。而且小镇里也没其他像样的店了!”

庄妈妈说完,用小手帕擦擦汗,说要回去准备准备,就兴冲冲回家了。午后的阳光炙烈晒着地上柏油路面,热气上升让地面景像看起来有点扭曲。

“你都没意见?”

晓芙觉得宋含也太配合、太淡定。

先不说宋含一整个引人遐思的外貌,他的职业更是春色无边。高级俱乐部的牛郎,体格也是…呃…晓芙咽咽喉。

他身边怎么可能没有女人?

而他,竟然答应庄妈妈安排的相亲?

“这样很好啊!”宋含回。

“哪里好了?”

晓芙忍不住想,一起吃西瓜,一起摘番石榴,一起到溪边抓小鱼,这才是和宋含该有的节奏。

一起相亲?这她接受不来,太奇怪了!

“我想看看晓芙的对象。”

宋含抱起一个纸箱,凑近说。

“小芙姊,小芙姊!”

晓芙掐一下宋含鼻子纠正他的称呼。宋含笑,将箱子叠起来。

“其实没什么好期待的。”

“为什么?”

“经验。”

晓芙说。忆起过往的几次相亲,只能用乏善可陈形容。

第一次,是个公务员,光听他说考国考的过程就花了二小时,从他如何准备、失败、再接再厉、又失败、又再接再厉…最终如愿上榜…晓芙听得眼皮都快闭上了,还好他只考了三年,不然没完没了。

另一个是中学老师,不知为何,他特无聊,一板一眼,说到学生就开始批评,对晓芙严声指责这年头学生如何不听教诲、不重师道…一句句不满向她抨击而来,晓芙感觉这老师像在骂自己…

最后,晓芙要求公务员、老师就不要介绍了,所以来了个公司上班族。晓芙本以为会正常一点,没想到,他说起他养鱼的嗜好,可以从鱼第一代说到第三代…没听到第四代是因为鱼死了。

她不是吹毛求疵的人,但遇上的人总有本事将她的底线无限下修。

对明天的相亲,她真的不期待。

宋含其实对自己的相亲也没兴趣,他有兴趣的是晓芙的相亲。

如果晓芙能早点体会到宋含这微露的心思,或许,他们的未来会不一样。

一个下午,沉静的屋内只有封箱胶带的声音。里面的二个人似乎都沉浸在各自的思虑里,没再有对话。

“终于完成了!一身汗,我洗了澡再过去,小含你先回去吧!”

“这屋子好像没有热水器。”

宋含记得刚刚打扫后院时没见到。

“没事,大热天洗冷水OK啦,大不了煮锅热水凑合也行。”

“我帮妳。”

“洗个澡而已,帮什么?不用、不用!”

话一落,不知怎么,晓芙脑中荡漾出一个画面:精壮的胸肌、腹肌、二头肌在朦胧雾气的浴池若隐若现。骨节匀称的手指抬起一拧,那手中毛巾溢下如小瀑布般水流,缓缓注入女人粉嫩酥胸……

靠!

晓芙惊觉今天自己污秽得彻底,一直把宋含往肮脏搞!!是因为他的职业还是怎样??

不过,帮女人洗澡,对牛郎来说很上手吧?

马的!何晓芙妳差不多一点!!

宋含看不懂晓芙怎么了。只见得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又一阵红……

“妳没事吧?”

宋含伸手才碰到晓芙,她身体却如触电般震开,接着后倾,略过宋含的手。

宋含停住。

“你快回去吧!”

晓芙又放上笑说,掩饰刚刚的不自然。

宋含在她的催促下离开向阳街十八号。

怎么了?

晓芙也不知道。当宋含触碰她时,她本能性的做了那样的反应。

以前不曾这样……

晓芙晚上如约到宋阿姨家吃饭。

宋倩虽然单身,但厨艺非常好,餐桌上好丰盛,甚至还有晓芙爱吃的糖醋肉。

“没想到阿姨还记得。”晓芙夹了一块肉。

“我是借花献佛,因为宋含也喜欢!”

原来今天有肉吃是沾了宋含的光,能提早完成打扫也是因为有宋含。晓芙听了宋阿姨的话,将筷子上的肉,放进宋含碗里。

“那你多吃一点!”

碗里多了晓芙给他夹的鲜美红润糖醋肉,宋含看着,脸色看似也红润起来。

“谢谢。”

“不客气。我也只是借花献佛!”

晓芙笑嘻嘻回,然后冷不防接着说,“不知道小含现在在哪工作啊?”

宋含举起碗的手,停住。

“说啊!”

晓芙笑容满面又问。她白皙的脸颊染上愉悦鲜红,太鲜红。

她是故意的。

宋含目光抬起对上晓芙,似乎领会了她的小邪恶。

“宋含还在念研究所呢!”

一旁的宋倩发出声音。

“研-究-所?”

晓芙的语调演示问号,她没想过会出现这样的答案。她本能迎向宋含,想获取一点讯息,但他却给她一个扑朔迷离的表情。晓芙蹙眉。这小子,是没对宋阿姨说实话,还是没对我说实话?

“我论文已经完成,今年就可以毕业了。”

宋含送上淡淡补充说。晓芙依然迷雾缭绕,“你真的要毕业了?”

“嗯。”

“那我去参加你的毕业典礼!”

晓芙抛出一个问题,但更像试探。她觉得宋含在扯谎。

“妳真的要参加?”

“对!”

吓到了吧?!

晓芙嘴角一扬,在她看见宋含那俊逸的脸蒙上惊错二字。

可下一秒,他放下碗筷举手托住腮,望着晓芙,唇边显露出某种柔和过度的曲线。

等等,他怎么看起来没在怕?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晓芙,真要去吗?去美国至少需要请假三天吧!”

宋倩开口。

“美国!?”晓芙提高音量。

“嗯,史丹佛大学。”

听着宋阿姨口中的史丹佛,可是那闻名世界的名校?学费也高得吓人的美国名校?宋含是那里的学生?莫非,当牛郎是因为…

晓芙本来想教训宋含的预谋峰回路转,愧疚立即布满小脸。

“怎么了?”

宋含问。因为晓芙看他的眼神就像他正遭逢什么重大变故似的。

“美国恐怕去不了,机票挺贵吧?”

晓芙真的哀伤。是心疼宋含,也心疼她的荷包。

“呵——”

宋含笑,明白晓芙的意思。毕竟那日在冷飕飕的公车站里,晓芙就已经公然昭告她多穷。

“不如,小含你帮晓芙付吧?”

宋倩说。

“不,千万不要!”晓芙急回。

“没关系,小含…”

“真的不用,真的!”

晓芙意外宋倩的提议,更完全否决提议。这钱她怎么花得下去?那可是宋含的卖肉钱啊!

虽然有色香味俱全的糖醋肉,但这顿饭,晓芙是一路味如嚼蜡。

从宋阿姨家回来后,晓芙躺在床上,一直想着今晚发生的事。的确,宋含出现的时间都恰巧是寒、暑假。所以那时他没再联络,是回美国去了?

那年夏天,宋含在宋阿姨家待了一个多月,然后就听说随父亲回去了。因为是宋阿姨哥哥的家务事,邻里们也不好多问,所以不清楚宋含家里后来状况。之后,几个寒、暑假,宋含偶会回到宋阿姨家,但晓芙没有再听他说起家里的事。他没说,晓芙就没问,她很清楚被别人问家里事情的感觉,她不喜欢,宋含也应该不会喜欢。

或许,这些年,他比想像还要辛苦。

回到外婆家的第一个晚上,晓芙反覆难眠。

第二天午后,晓芙开着她的小汽车,如约去相亲。

她在宋阿姨家停下,见宋含已经站在门外等她,但晓芙却有想抽他的冲动。

丝质衬衫、笔挺西装裤、黑亮真皮鞋……这一副俊帅逆天模样是要花多少钱?晓芙觉得亏,亏自己可怜宋含一个晚上。

“上车吧!”

晓芙从车里伸出头说。

相亲之旅正式开始。

同学这镇上,大家不是骑机车就是骑脚踏车,公交车则是不得已的选择,因为班次太少。所以要到镇上,晓芙的小汽车就派上用场了。既然去同一个地方,晓芙自然就顺道来接宋含。

宋含上车,一见晓芙的打扮,就笑。

“妳相亲和打扫穿同样的衣服?”

晓芙身上是和昨天在屋里打扫的同款但不同色T恤,不过一样旧。牛仔裤则和昨天是同一条,脚上穿的也是同双白布鞋。

“没办法,我是来打扫的,难不成还带礼服?”

晓芙倒是无所谓,她昨天已经申明过,对相亲没期待,穿什么也不重要。而宋含貌似也不在乎晓芙穿什么。他虽然刚刚用了疑问句,但表情除了愉快看不出有任何疑问,他对晓芙的装扮认同感还挺高的模样,即使他自己一身帅得不要不要。

庄妈妈比预定时间早到了半小时。她一到,见今天咖啡店里人不多也不少。七、八张桌子,坐了五、六人,不过都是一个人坐一张桌。她用小手帕拍拍脸颊,抹去刚刚户外高温残留的汗珠,然后和蔼走向其中一张桌,“小哥,能移个位吗?等会儿有人来相亲,给小俩口留个位呗!”

中国人对婚姻都有极高默契的成人之美,某个程度上或许也不想破坏别人好事,乡亲们听了庄妈妈的话,都很配合让座。她很顺利弄到了二桌并邻靠窗的位置。

咖啡店外,路边,一个水色动人的男人站在那。

几乎车一停止,宋含就迫不及待奔下车。他的发鬓、颈部被汗水浸湿,不说,大家可能会以为他骑脚踏车来的。

“小含,你好像很热?”

“怎么会?我都熟了!!”

“哎,不好意思哦,我这中古小汽车不能跟Porsche比。”

“就算是Porsche的空调也是放冷媒,去车厂灌就行了,不用这么刻苦。”

“真的?贵不贵?”

“比起热中暑送医院便宜。”

宋含长指抹下额头的汗,说。

晓芙坐在驾驶座,一脸红通通,也是被热得汗如雨下。虽然热,但宋含还是俯身将头伸入如热锅的车内,从口袋拿出一条手帕递给晓芙。晓芙看一眼,取过手帕,却是往宋含的脸上擦。

“瞧你汗流的,刚去游泳似的。”

晓芙伸长手在宋含腮、脖子轻轻抹了几下后,将手帕塞回宋含手里,然后拉起汽车煞车杆,停车。宋含从窗口收回身子,杵在原地,脸红的不像话,傻傻地。

“来啦!”

庄妈妈大老远喊。她看见宋含,走过来迎接他,宋含回神。晓芙停好车下来,庄妈妈看见晓芙先是一愣,将她从头望到脚,但看看手表,勉强又放上笑容,把晓芙和宋含都领进咖啡店。

“魏小姐已经到了,喏,在那!”

庄妈妈挨近宋含身旁手一指,低声又说:“在银行工作,温柔又漂亮!”

宋含随着庄妈妈的指示望去。一个长相温婉的女人,看过来。庄妈妈推推宋含让他过去,宋含听话走向女人,在她面前的位置坐下。

“晓芙,郑先生还没到,妳先等一下!”

庄妈妈说着,带晓芙走到宋含隔壁桌。她让晓芙先坐,然后独自又走到门口去等人。晓芙坐下前,好奇瞅了眼宋含的相亲对象。

很清秀,一双圆眼正偷偷抬眼看宋含,还露出娇羞的微笑…

这是一种满意的表情,挺满意。

也是,宋含长成这模样,还不满意算是瞎了。

“嗡——”

有苍蝇!晓芙的头上正飞过一只小黑头,她挥挥手,赶。小镇咖啡馆的卫生实在有待加强。然后她转身在背对着宋含的位置上坐下。

“你好,我叫魏如芝。”

“妳好,宋含。”

“你的名字好清雅。听说还是研究生?”

“是。”

“哪间学校?”

“史丹佛。”

“美国那间?真厉害!”

女人秀气一笑。

“嗡——”

那只苍蝇继续乱入,不知是不是被打扰,然后就没听见对话了。

干嘛呀?说话啊!

晓芙坐着,认真听着后头的动静,忍不住着急起来。

“晓芙,郑先生来了!”

庄妈妈走来,带着一个打扮整齐、面貌斯文戴个眼镜的男人停在晓芙桌前。

晓芙心思还在后面太过安静的一对,她随意抬头看,接着,她杏眼圆睁。而她面前的眼镜男也几乎在见到晓芙同时表现出错愕。

“郑然容?”

“晓芙?”

二人异口同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真的是你!!”

二人同时又说。

晓芙不敢相信,甚至有点晴天霹雳。

有点大的声音让宋含转头,望向晓芙和那个和她相亲的男人,眉微动。

“你认识的人?”

魏如芝开口。宋含摇摇头,将脸转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