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主病弱心脏不好哮喘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更新时间:2020-11-11 11:13:19

一上午的时间自己来来回回的拉着成品布料到后道部,来而复返,脸上是汗如雨下,任劳任怨的工作着,这一切都被李雪看在眼中。

“小宇啊,累了就歇歇,反正就这么多活儿,不用着急的,累坏了姐姐会心疼的。”刚把布料卸完准备回去成品车间李雪那里,身后响起了悦耳的声音,自然是喜欢调戏我的美女上司张敏。

四周的老员工对张敏如此早已经见怪不怪,但是我还是一个连女孩儿手都没拉过的雏儿,被张敏这样玩笑自然有些脸红。

“那个……谢谢敏姐关心,我不累。”站在原地十分不好意思的回答了一句,低着头不敢与张敏对视,脸上发烫。

“哟,竟然脸红了,真是个腼腆的大男孩儿,咯咯。”

张敏说话时“大男孩”这三个字咬字有些重,自然是说给我听的,当着后道部里这么多人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张姐,听你的意思,这萧宇不会还是传说中的雏吧!”

一个正在往集装箱上装货,看起来十分能干,大概有二十七八岁的后道组长王宝听到张敏的话对我调侃道,引得四周的同事哈哈大笑。

“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家小宇比你们这些看见女人就走不动道的男人可是好多了。”张敏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啊,什么时候我成她家的了!

这王宝一看就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应该也是在一起开玩笑习惯了,对张敏的话丝毫不介意,反而停下手中的工作再次对我调侃道:“萧宇啊,你可要小心咱们这位美女主管了,小心那天就把你给吃了。”

“我还要去拉货,我先走了。”身为他们谈话对象的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调侃,推着手推车落荒而逃,引得身后一群人哈哈大笑。

来到堆满成品布料的仓库里,李雪正在悠哉的玩着手机,我着实是有些羡慕,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像人家一般整天悠闲的就把钱给挣了。

 文学

冰美人见我脸色微红,有些意外,没想到我一个大男人竟然会脸红。

忙碌了一上午的时间,和李雪的合作还算是愉快,虽然没有多少交流,但是她对我也不像之前那么冷冰冰的,让我心里有些开心。

快到中午饭点的时候张敏来找过我一次,给了我一张饭卡让我拿去打饭,我连忙摆手拒绝说自己用高慧的饭卡就行了,对她连连感谢,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广州感到了一丝温暖。

“嫂子,中午吃饭的时候你就不用管我了,我用敏姐的饭卡打饭就行了、”对着手机说了一句给高慧发过去了语音,此时马上就要吃午饭了,所以坐在自己的手推车上休息。

由于自己是第一天上班,饭卡还没有下来,不想麻烦张敏,更不想再欠高慧人情,所以我给两人都说了一声,准备随便吃点凑活一下。

坐在手推车上休息的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歇息了片刻下班铃声响起,我一个箭步在李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下了楼去打饭。

由于距离餐厅比较近,而且自己早就有所准备,所以来到餐厅的时候空无一人,掏出自己所剩不多的钱,买了两个热乎乎的馒头,迅速去餐厅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一包榨菜,总共花费了两块钱。

之所以这么快就是怕张敏或者高慧看到我如此,然后迅速跑回了李雪所管理的成品库房中。

如果我在后道吃饭的话,肯定会有人看到我啃馒头吃榨菜,绝对会与张敏说的,那样自己的心思就白费了,我这样做就是不想她们为我操心。

坐在自己专属的手推车上面,打开手机上已经缓存好,喜剧之王的经典电影播放了起来,随即啃起了馒头吃起了自己所谓的午饭。

虽说工作不是十分的累,但毕竟来回的跑路还是有些劳累的,饥饿的我狼吞虎咽的啃完了一个热乎乎的大馒头,刚拿起放在塑料袋中的里另一个白馒头身后响起的声音让我身形一顿。

“你跟张主管还有高主管两人都说了谎话,难道就是为了在这里啃馒头吗?”

李雪清冷的声音中竟带有一丝的心疼,让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不过被她看到我这样难免觉得有些丢人。

虽说不知道她在饭点的时间会来仓库里,还是连忙收起了自己的食物。悻悻的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会来,我马上就走。”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把手机放在口袋中,拿着自己咬了一口的馒头还有半包榨菜准备下楼。

“站住。”刚从冰美人的身旁走过,仓库里便响起了她冰冷的声音,心里不禁有些生气。

被她给喊住,心里有些怒意,不就是在这里吃了点东西吗,这里又不是你的地盘,我又不知道你会回来,难道还能呵斥我不成?

我虽然说对李雪命令一般的语气有些不忿,但丝毫没有表现出来,神色十分的平静说道:“有什么事吗?”

李雪刚把打来的饭菜放在办公桌之上,虽说分量不是很大但是看起来十分的丰盛,让我这个只能啃馒头的苦逼很是羡慕。

冰美人儿知道我对她冷漠,像是看不起人的模样有些抵触,莲步轻起,走了几步来到我身边,红唇微张道:“我的饭菜还没有动,你将就着吃点把, 还有我想问你点事情可以吗?”

等待着接招的我没有想到李雪会放低姿态,让我与她共用午餐,上下的打量她两眼,眼前这像是画中走出的女人也不是像传闻中那么的不近人情嘛。

对她的看法有所改观,但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的简单,她要问自己问题,我还是先看看她到底想知道些什么再说把。

“谢谢你的好意,我已经吃过饭了。”把手中的馒头与榨菜一起放进塑料袋里然后装进口袋中,虽说自己现在比不得旁人,但是人穷志不穷,我也不怕会被李雪看不起。

李雪颇意外的看了我一眼,没有想到我会拒绝她的好意,在她的印象之中从来没有一个男人会拒绝她,特别是与她同食一个餐盘里的饭菜,这可是有些暧昧与亲密的事情。

生性淡漠的李雪没有在意这些事情,让我坐在她平常坐的那把椅子之上,开口说道:“能跟我讲讲你上学的事情吗?”

李雪的眼神中充满着好奇与希冀,难道她真的与我的遭遇相同?才会对我有些同情?

“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上了两年大学,因为一些原因辍学了,随后就来工厂里上班了。”简单的和李雪说了一下自己的事情,但她好像对校园十分的看重,不断追问着我辍学的原因和校园里的生活。

“你也是大学中途辍学了?”寡言少语的李雪与我请教了不少校园的生活,美目中满是憧憬,实在是忍不住心中困惑,最终还是问出了我心中的疑问。

高冷的李雪脸上终于出现了表情变化,满是失落,微微的摇头,竟然有些羡慕我。

从李雪的讲述中得知她因为学习成绩很好,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名牌大学,但是因为家庭的原因不得不辍学务工,她和我可以说是同病相怜,难怪看向我时有些同情。

“如果你上大学的话说不定我还是你的师弟呢。”意想不到的是李雪当初报大学的第一志愿竟然是我所就读的那所名校,也知道了她比我大上一岁,两人自然会是校友。

从聊天中得知李雪与我老家是邻市的,相隔不是很远,两人的陌生感消失了不少,关系也拉近了一些,她对我也不像中午那么的冷漠了。

“不好意思,让你想起伤心事了。”看着李雪失落伤心的模样,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怜惜之意,满是歉意的跟她道歉。

“没事,都过去了。”李雪竟然笑了,绝美容颜展颜一笑,这有些灰暗的仓库里好像是都明亮了一些,两个深深、大大的酒窝让人迷醉,一时间我竟然看痴了。

“好美!”忍不住惊叹、呢喃了一句。

这宏达第一美女自然是听过数之不尽的甜言蜜语,但被我就这么看着小脸竟然微红,或许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低下了头,从口袋中掏出自己的馒头与榨菜吃了起来,既然她没有什么恶意,我自然也不用躲着,出去吃的话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就怕被张敏和嫂子高慧看到自己啃馒头。

“你快去吃饭把,一会就凉了。”对欲言又止的李雪说了一句,连忙起了身,让她坐在椅子上,自己做回了手推车上。

“你……你别啃馒头了,过来吃点饭把。”不远处的李雪坐在椅子上看着我轻声低语了呢喃了一句,如果不是我耳朵好使的话估计都听不到。

我连忙挥了挥手说:“不用,不用。”

看模样她真的要让自己分享午餐,毕竟是男女有别,我这个雏儿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下午还要工作,你这活儿很累的,如果吃不饱饭的话哪有力气干活。”冰美人皱了皱秀眉,意想不到自己会再次拒绝她的好意,像是真的为我着想似得。

实在是没吃饱的我看着办公桌上的午餐,咽了口唾液,也不顾的其他,给自己打了打气,站起身来搬了些成品布料坐在了李雪面前。

“这些是我没有吃过的,你吃吧。”

李雪递给了我一双还未拆封的筷子,是她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来的,我猜着这办公桌抽屉里应该都是她的私人物品。

我与李雪此时就像是一对刚确定关系的小情侣一般,皆是有些拘谨与害羞,仓库里一片寂静,甚至连对方的呼吸声都可以听到。

有些痴迷的吸着她身上散发出的香味,她身上的体香非常的好闻,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看李雪这绝美没有一丝瑕疵的容颜,心跳加速,令人迷醉。

“快吃饭!”小脸儿上爬满两片红云满是羞意的李雪低着头不敢看我,自言自语的呢喃了一句,自然是说给我听的,连忙吃起了李雪分给自己的那一半午餐。

与女神级别的李雪共同食用一个餐盘里的午餐,自然有些不好意思,只得学着李雪一般细嚼慢咽。

偌大的仓库中寂静无声,正在我与冰美人李雪两人沉默不语的吃着午饭的时候,并不知道张敏与高慧带着几个对我这个弟弟有些好奇的闺蜜来到了仓库之中。

“呀!”

“我靠!”

随着男女同时响起的惊呼,打破了仓库里的寂静,吓得我与李雪连忙分开,侧脸看去仓库门口处站着男女五六号人,每个人都张大着嘴巴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去,这萧兄弟也太猛了把,看着老实巴交的,没想到这么会撩妹,改天一定要请教请教。”

张敏手下的组长王宝的话让张敏与高慧几人深表认同,皆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刚才爆粗口的就是这个大大咧咧十分豪放的汉子,人看起来十分的仗义。

反应过来的我连忙把放在桌子上的馒头和榨菜悄悄的放进了办公桌下面,随即给了李雪一个请求的目光,让她不要把我这件事情给说出去。

见我对她使眼色,高冷的李雪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这点小事对她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李雪自然也是听到了王宝那夸张到极点的话,丝毫不在意别人怎么谈论的她,虽然说脸上依旧是荣辱不惊的神色,但是那微红的小脸出卖了她,肯定也是有些害羞的。

像是做错了事情我站在李雪身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片刻间高慧与张敏等人来到了仓库中,其中两个看起来长相还算是不错小家碧玉般的女孩儿应该是高慧的闺蜜,与她窃窃私语,时不时的眼睛瞄向我看,眼神中满是佩服与新奇的神色。

在她们眼中号称冰美人的李雪竟然与我这么的亲密,在她们看来我已经把李雪给拿下了,而且只用了一上午的时间,自然对我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小宇啊,你可真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啊。”高慧就像是看自己弟妹一般的注视着李雪,连连的点头,应该是十分的满意,眼睛深处那一抹失落是我没有注意到的。

“嫂子,我和李雪之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连忙开口解释,我一个男人倒是无所谓,但是李雪这一个女孩子的名声可不能就这么被我给毁了。

“我没有误会啊,你不用解释的。”高慧笑嘻嘻的看着我,在李雪看不到的角度竖起了大拇指,明显是为我点赞啊。

我愁眉苦脸的看着几人,算是解释不清了,换做其他男人的话,如果能和李雪有点绯闻,高兴还来不及呢,那会向我这样。

正在我准备再次开始解释的时候,张敏抢话道:“小宇啊,我说你怎么不用我和你嫂子帮你打饭呢,原来是在这里浓情蜜意啊。”

说话的时候张敏还眨了眨眼睛,保养极好的皮肤看起来年纪与高慧几人相差无几。

怎么也想不到李雪一番好意的把午饭分给我一半,却正巧的被高慧等人看到,不想让李雪就这么被误会的我,下了决心两步来到了办公桌前,准备把自己所吃剩下的馒头与榨菜拿出来。

刚弯下腰,李雪看出了我的心思,白皙玉手抓住了我的手腕,两人皆是一震,这位冰美人像是从来没有与男人发生过身体触碰似得。

难道我所听到的那些传言都是假的?但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怎么了?”疑惑的我轻声询问。

李雪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把吃剩下的食物拿出来,没有理会我疑惑的目光,拉着我的手与我站在一起,虽说没有明说,但是这意思绝对会让张敏等人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

不明白李雪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也是帮助了自己,现在就算是我把剩下的食物拿出来恐怕高慧等人也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了把。

自己此时还被李雪那柔若无骨的小手给抓着,不禁有些心猿意马,看了一眼十分平静,美若天仙一般的李雪,她的身影从此在我心中烙下了印记。

眼神中满是崇拜之情的王宝来到我身边,双眼放光把我拉到一旁,说道:“兄弟,你收徒弟吗?我拜你为师把,我对你的敬佩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

被王宝这么一拉,与李雪的玉手自然而然的分开,心里有些失落,这王宝怎么这么没眼色呢,心里暗叹。

王宝的话让我哭笑不得,他还真以为自己第一天上班就把李雪勾搭上了,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任他们怎么想去把,几双眼睛看到我和李雪那么的亲密,任我怎么解释他们也不会相信的,我何必多费口舌呢。

我能告诉他自己和李雪之间是同病相怜,所以人家才会同情我,把饭菜分给我吃,就这么被误会了吗?

在王宝等人眼中,向李雪这种名声在外的冰雪美人从来没与那个男人与身体接触过,对我这样自然是有意思了。

“你就是高慧的弟弟啊,果然是一表人才,这么会撩妹,简直都可以当情圣了。”

一个长相甜美,可爱,看起来与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儿双眸中满是赞许与欣赏,不过她的话在我听来也不知道是好话还是带着贬义……

“行了,咱们就别打扰人家两个甜蜜了,一会该上班了。都回去把。”还是高慧见我有些窘迫,催促着几人离开了仓库,临走前还给了我一个鼓励、加油的眼神。

确认几人离开了之后,我回到了李雪身边,看着她精致的面容,非常真诚的轻声说道:“谢谢。”

仓库里此时只剩下我与李雪两人,她再次恢复了清冷的模样,轻轻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转身收拾了一下餐盘准备送回餐厅。

“别扔啊,倒掉多浪费,”一把抓住了李雪的玉手,把她手中没来得及倒进垃圾桶里的餐盘接了过来,反正她也不吃了,我连她吃剩下的饭一并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你……”

或许见自己吃她已经吃过的东西,李雪脸色再次红润起来,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口,模样煞是可爱。

她吃剩下的那一半食物有她的唾液,而自己却好不嫌弃的吃了下去,在李雪眼中这就相当于变相接吻啊……

“你歇着把,吃完了以后我去送餐盘,嘿嘿。”没有考虑那么多的我嘴里嚼着饭菜,含糊不清了说了一句,继续大快朵颐。

吃过了午饭后在仓库中休息了片刻,主动与李雪聊起了她感兴趣,在校园发生的一些趣事,也算是感谢她对我的帮助。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虽然说上班的时间与李雪并没有什么交流,但是并不像上午那般的对她有所抵触,这看起来冷若冰霜的女孩儿心肠还是十分善良的。

自己没有饭卡是一个,再有就是在工厂餐厅吃饭是要扣饭卡里面的钱的,所以晚饭高慧说回家自己做饭吃。

“再见。”下班铃声响起之后与李雪两人随意的走到了工厂大门口处,分别的时候挥了挥手,李雪则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转身朝着自己租的住处走去。

李雪那高挑且曼妙有致的身材此时在我眼中看来竟然有些萧瑟,心里竟想陪着她一起,送她回家,随即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站在厂门口等待高慧的时候,工厂里来来往往着许多看起来都挺漂亮的小美女,不少人时不时的打量着我,眼睛中满是新奇。

“难道我这么招女孩子喜欢?”有些自恋的胡思乱想,想象着自己说不定还真的能在工厂里找个女朋友也说不定,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欢喜。

等了有十几分钟的时间,还不见高慧出来,心中担心她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把,担心的我想到此处,一路小跑的来到了高慧所管理的染色部门,偌大的厂房里是各种颜色的布料,却没有一个人影。

连忙拿出手机给高慧打过去了电话却没有人接,一连打了几个都没有人接,这时的我彻底的慌了,心急如焚。

突然脑子里想到了一个可能,高慧可能在一座用来办公的二层小楼里,想到这里直奔小楼而去。

由于我刚入厂第一天,还是第一次来到这办公楼中,挨个的寻找那位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嫂子高慧,且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嫂子,你可别出什么事情啊。”焦急不已的我内心祈祷着,楼下的一层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高慧,现在已经功工人们早已经下班回家,也没有人可以询问,不死心的我上了二楼,继续寻找。

在楼上寻找了一大半已经放弃了的我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高慧。

“放开我!”

高慧愤怒的叫喊声是从二楼最角落里的一间房中传出来的,心里一惊,迅速来到了房间门外,只听到一个声音传到耳中。

“高慧,你今天就从了我把,只要你愿意让我上一次,我保证你可以成为部门经理。”

从防盗门的猫眼里看到一个看起来有五十岁左右,头顶已经秃了之后四周有头发,一脸淫笑的猥琐男人正抓着高慧的胳膊,撕扯着高慧的衣服。

而头发凌乱的高慧则是双手护在胸前,被猥琐男挤在角落里丝毫没有反抗之力,上半身只剩下一间白色的低胸吊带,饱满出现在空气中。

看到这些的我怒火中烧,一个秃顶老头竟然敢欺辱我心目中的女神,如果自己在来晚片刻说不定这猥琐男就得手了。

用力按了按门把手发现门已经从里面反锁了,稍稍冷静,盘算着自己先稳下来,等门开以后,自己狠狠的收拾这敢欺负我心爱女人的猥琐男。

“嫂子,你在里面吗?我听到你的声音了。”用手重重的砸了两下防盗门,里面的猥琐男与高慧皆是一惊,反应却是大有不同。

通过猫眼看到猥琐男十分的紧张,高慧则是非常的惊喜与开心,连忙回应了一声:“小宇,我在呢,你等一下。”

猥琐男知道自己今天想跟高慧做一次的愿望是达不成了,连忙把已经脱了的西装穿上了,而高慧捡起了被扔在地上的外套,应该就是被猥琐男强制性脱下来的。

猥琐男穿上衣服之后,坐在办公桌上,悠哉悠哉了喝起了茶水,丝毫不在意房间外的我与刚才的事情。

高慧整理了一下衣服与头发,收拾了下心情,打开了被反锁的防盗门,脸上虽然满是微笑,但是眼睛深处的余悸却被我看在眼中。

“靠,敢欺负我最心爱的女人,我就是拼着坐牢也要让你知道有些人不是你所能欺辱的。”

刚才的我通过猫眼看到猥琐男如此这般的轻描淡写,愤怒的无以复加,只要房门打开自己冲进去,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把猥琐男给暴揍一顿再说。

刚走出办公室的高慧见我脸色狰狞,拳头紧握,自然明白我看到了刚才的事情,连忙在我耳边低语了一句:“小宇,听嫂子的话,先跟我回家,算我求你。”

这还是高慧第一次在我面前如此,一时间心中一酸,但是却不打算放过办公室里的猥琐男,却被高慧硬拉着我下了楼,而二楼那位猥琐男连句话都没有说,丝毫不怕高慧会报警。

走在回家的小路上,高慧一句话都没有说,我却是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把甩开了高慧的手臂,怒不可解的对她吼道:“嫂子,你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揍他一顿,这一次我绝对让他再也不敢对你动手动脚,还是你们之间有一腿?”

平日里坚强乐观的高慧对于我的咆哮一直沉默,无论我怎么询问都不言语,冷静下来的我知道自己说错的话,非常的自责。

回到了家中之后,再也忍不住心中委屈的高慧小跑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中,片刻之后传出了抽泣的声音,哭的十分的伤心。

站在门外的我是心如刀绞,非常的后悔,在回家的路上实在是不该对她大吼大叫,不该说她和猥琐男有一腿。

这件事情高慧本来就是受害者,看起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既然猥琐男敢这么肆无忌惮肯定手中抓着自己这位嫂子的把柄。

听着房间中那委屈与难过的哭泣声,站在门口的我充满了自责但是却毫无办法,开口向高慧道歉道:“嫂子,都怪我不好,你别哭了,都怪我嘴贱,对不起。”

自言自语的站在门外道歉,房间里的哭泣声却是越来越厉害,门外的我却束手无策无法帮她分担一点事情,只恨自己无能。

“啪~~!”

两记响亮的耳光扇在我自己的脸上!

都怪自己的话伤了高慧的心,火辣辣的疼痛感让我更加清晰的认识到自己一个小人物的悲哀,同时对那猥琐男可谓是恨之入骨。

就在这时,高慧卧室的房间门突然打开了,泪眼婆婆的高慧双眼发红,目中满是心疼,一双玉手轻轻的捂住我的把自己打的发红的脸颊,轻声呢喃:“疼吗?”

抓住高慧的一双玉手,轻轻的摇了摇头,微笑了一笑,表示自己无碍,却被她一把给抱住。

不知所措的我感受着胸前传来的柔软,缓缓的抱住了她,任由她在我怀中抽泣,泪水打湿了我的短袖。

像是为我解惑一般,怀中的高慧抽泣着低语道:“小宇,我知道你气不过,但是我们惹不起的,那畜生可是副厂长。”

我轻拍着高慧的后背,语气尽量温柔的说道:“那老东西这么骚扰你为什么不报警呢?”

“我不甘心啊,我努力了这么多年不甘心把应得的位置拱手让人。”高慧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随后在高慧的哭诉中明白的事情的前因后果,原来高慧所在的染色车间有三个部门主管,其中一个正在与高慧争夺着部门经理的位置,而那位女主管与猥琐男,也就是厂长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早就垂涎高慧美色的猥琐副厂长抓住这个部门经理空缺的机会,这段时间已经骚扰高慧两三次了,提出条件说只要高慧能陪他一夜,这部门经理的位置非她莫属。

在工厂里兢兢业业了几年的高慧有很大的希望升职为部门经理,自然不想把这幸苦这么多年才好不容易快要到手的位置拱手让人,但却不想自己的身子被五十岁的老头子给糟蹋了,所以那老东西至今都未得手。

色心大起的老东西今天本来要把高慧给强了,但是被我这个刚进工厂的无名小卒给坏了好事,这老家伙肯定会对我记恨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