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我的校园性奴后宫 玉米地杨民的故事

更新时间:2020-11-11 11:15:37

胖子突然蹲下身,捡起了地上老李丢下的一根银针。

他拿着反复端详了一会儿,突然发现针头的地方刻了一排小字。

“给我找到他!”胖子眼神直视远方,冷声说道。

老李带着苏婷婷一路往前走着,走了很远,这才停下了脚步。

苏婷婷口中呼呼喘着粗气,“李医生,谢谢你救了我!没想到你还会功夫,刚刚你使出银针的时候,我都惊呆了!”

苏婷婷眼中满是崇拜的神色看着老李,嘴里不停地说着。

看着她浓妆艳抹,穿着暴露,像个出来卖的一样,老李禁不住一阵心疼。

“别去卖酒了!”老李突然说道。

苏婷婷瞬间愣住了,闭上了嘴巴,脸上却是一副哀伤的神色。

“不去卖酒,我爸爸欠的债可怎么还!”

老李没有接话,虽然他也很想帮助苏婷婷,奈何他也是穷鬼一个,不然也不会打了这么多年光棍!

 文学

就在他们沉默不语的时候,一阵风吹了过来,把苏婷婷的超短裙掀了起来。

老李便看到了两条修长美腿之间的小内内。

他心里咯噔了一下,小腹处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

苏婷婷看老李的眼神一直盯着她看,顿时不好意思地捂住了裙子。

“走吧,天这么晚了,先找个住下吧,明天再回村里!”老李赶紧转移了视线,正色道。

老李找了一家像样的酒店,开了一间房。

“为什么只开一间房!”苏婷婷一想到要和陌生男人睡一间房,心里一阵忐忑。

老李摸出了兜里的钱,“城里酒店贵,我身上只有这么多了。”

苏婷婷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同意了。

老李心里一喜,其实他还有些钱藏在了鞋子里。

只是他想着能和苏婷婷住一个房间,这么难得的机会,他可不能错过。

一想到等一下可以和苏婷婷睡一个房间,老李心里头就一阵热血沸腾。

进了房间后,苏婷婷有些尴尬,随后说道:“李医生,我先去洗澡。”

说着她就走进了浴室里。

听到浴室里哗哗的水声,老李顿时坐不住了。

他的兄弟也由于过于激动,早已被唤醒。

老李站起身来,心情忐忑地走向了浴室。

这个酒店的浴室门是玻璃移门,而且没有锁,所以老李轻轻一推,门就留出了一点儿缝隙,正好可以看见浴室里。

苏婷婷此刻正站在莲蓬头下,背对着他冲澡。

她乌黑油亮的长发拖在脑后,遮盖住一半的身躯,露出一半白皙的肌肤。

老李看着这半遮半露的景象,瞬间心潮澎湃,眼珠子差点儿瞪了出来。

哇!好正点儿!真想冲进去,抱着她一起洗澡!

老李在心里暗暗嘀咕着。

突然苏婷婷侧过了身子,仰起了头来。

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正好一览无余。

水珠顺着她雪白的肌肤滚落,这活色生香的画面,让老李的兄弟兴奋不已,恨不得冲破裤子的包围。

正当老李幻想着在苏婷婷那香嫩的肌肤上驰骋之时,水声突然停止了。

糟糕,她洗好了!老李立刻回过神来,赶紧扭转头,跑回了客厅里。

苏婷婷擦了擦身子,随后穿好了衣服,走到了门边。

奇怪,门怎么打开了?她记得进来的时候是关好的呀!难道是老李偷看她?

苏婷婷走到了客厅里,发现老李早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嘴里还发出呼呼的呼噜声。

苏婷婷这才放下心来,看来是她想多了。随后苏婷婷便也爬到了自己的床上,盖上被子进入了梦乡。

老李虽然心里还烧着一团无名火,但也知道不能硬来,他得慢慢地取得苏婷婷的信任,然后再把她拿下!

第二天,老李把苏婷婷送到村口,便也回了家里,他刚把门打开没一会儿,吴寡妇就来了。

只是看她走路一瘸一拐的,老李有些意外。

“哎呀!吴姐,你这是怎么了!”老李赶紧迎了上去,扶住了他。

闻着吴寡妇身上成熟妇人的香味儿,老李感觉身体里的血液又在沸腾了。

吴寡妇灰头土脸的,脸上一副愁容。

“哎,别说了,就因为我是个没汉子的寡妇,才遭人欺负!”说着,吴寡妇悄悄抹了一把眼泪。

看着女人流泪,老李心里的男儿血性瞬间被唤醒了。

“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找他算账去!”老李硬着脖子,豪言壮语地说道。

吴寡妇打量了他一眼,随后吸了吸鼻子,“你真愿意为我出头?”

老李点了点头,“谁TMD这么畜生,欺负你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

“哎,还不是村长那个杀千刀的!”吴寡妇一脸愤恨地说道。

老李心里瞬间一紧,怎么是刘富贵呢!

看着老李惊讶的样子,吴寡妇冷笑一声,“怎么,你怕了?我就知道,你们都是孬种,都不敢惹他!”

老李顿时怒了,他可是最讨厌人家说他是孬种的。

“谁是孬种!你倒是说说,村长他为什么欺负你!”

吴寡妇叹了一口气,“还不是为了我男人生前开垦的一块地,村长硬要说是他家的,还找人来强行把地抢走了,我那天去找他评理,还被他推了一把,扭伤了脚,到现在都不见好!”

老李是听说过村长的蛮横,不过没想到他这么黑心,连寡妇的便宜都要占!

想到这儿,老李便有些为吴寡妇鸣不平。

“哎,先别说这些恩怨了,来,我看看你的脚。”

老李说着便蹲下身来,为吴寡妇脱了鞋。

看着他这副举动,丧夫多年的吴寡妇顿时觉得一阵暖心。

除了她男人,还没有哪个男人为她脱过鞋!

吴寡妇看老李的眼神也慢慢发生了变化。

看着吴寡妇的脚踝高高肿起,老李伸出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

“啊!好疼!”老李刚碰到她,她便吃痛地喊叫了起来。

“我给你擦点药酒揉一揉。”老李看着她痛苦的样子,也有点儿心疼。

眼看着老李把药酒倒在了她的脚上,吴寡妇只觉得脚踝处一阵火辣辣的。

“唉哟,杀千刀的村长,惹急了,俺跟他拼命了!”吴寡妇疼得哭爹喊娘地叫了起来。

老李轻柔地抱起了她的脚,随后开始轻轻揉搓起来。

喊了一会儿后,吴寡妇感觉不到痛意了,只觉得脚踝上火辣辣的,心里还有点儿酥酥麻麻的。

“是不是不疼了。”老李见她安静了,便柔声问道。

“老李,谢谢你,对俺这么好!”吴寡妇眼中不知不觉地湿润了。

她眼中晶莹的泪珠,牵动着老李的大男人情绪。

“吴姐,现在都是法制社会,村长要真强占你的地,我给你做主!咱们去县里告他去!”

“真的吗!”吴寡妇心中一喜,激动地看着老李。

看着她明眸皓齿,肤白貌美,身材凹凸有致的,老李心里又开始痒痒了。

回想起上一次给吴寡妇按摩的场景,他小腹处胀胀的,一股无名邪火又在心里燃烧了。

眼看着老李两眼放光的看着她,吴寡妇经历过人事,便明白了老李的意思。

她突然伸长了脚,放在了老李的裆上。

她柔软的小脚在他那儿摩挲着。

“轰”的一下,一股电流从老李身体里穿过。

卧槽,这娘们居然这么主动了!倒让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老李舔了舔干燥的唇瓣,随后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问道:“吴姐,你,你这是干什么?”

吴寡妇对着老李笑了笑,“老李哥,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老李赶紧辩解道:“吴姐,你不要误会了,我没有想占你便宜!”

老李心里可精了,知道若是表现得太想要,反而得不得的道理。

看他这么紧张的辩解,吴寡妇的脚在他那轻轻踢了踢。

“老李哥,你的兄弟可骗不了人。”

在吴寡妇的撩拨下老李的兄弟已经被唤醒了。

老李看着吴寡妇丰满的身材,早就渴望已久了,恨不得立刻把她给办了。

“吴姐,这不是你撩拨得吗!”老李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

吴寡妇突然伸出手,一把把老李拉到了跟前。

“老李哥,我漂亮不?”吴寡妇故意冲着老李挑了挑眉,语气里带着一丝妩媚。

和她近距离地贴在一起,闻着她身上女人的体香,老李感觉身体里在叫嚣着,呐喊着,想要尽情地释放!

老李连连点了点头,“漂亮!老漂亮了!”

看吴寡妇这么主动,老李有些受宠若惊。

看来今天是有戏了!老李心里一阵小激动。

吴寡妇看他头点得犹如捣蒜一般,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她脸上带着快活的笑,眼神里尽是女人的柔情。

自从男人死后,吴寡妇就没有体验过和男人调情的滋味了。

看着老李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吴寡妇心里一阵自豪。

看来她还是十分有魅力的!

吴寡妇突然凑近了老李的脸,小声说道:“老李哥,你说我跟了你好不好。”

听到吴寡妇这句话,老李心里更加兴奋了。

他立刻点了点头,“好啊!吴姐,我最会疼人了!你要是愿意跟我,我一定好好对你!”

打了这么多年光棍,终于有女人愿意跟着他了!想到这儿,老李心里就一阵兴奋。

老李盯着吴寡妇的前胸,情不自禁地凑了上去,看他这么亢奋的样子,吴寡妇立刻拦住了她。

“怎么了,吴姐?”老李一脸疑惑地看着吴寡妇道。

吴寡妇心里有些迟疑,她毕竟是一个寡妇,还是有许多顾虑的。

她想着若是跟了老李,免不了要让村里人说一番闲话了。

不过,她又想到这次被村长欺负的事,如果她身边有个男人,也不至于被人欺负!

经历过事后,吴寡妇觉得她现在需要一个依靠。

“老李,俺问你一句话!”考虑许久,吴寡妇突然抬起头说道。

“什么事?”老李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眼睛却依旧在吴寡妇的身上打转。

“村长占了我的地,你得给我夺回来!”吴寡妇脸色一狠,咬牙切齿地说道。

老李有些犹豫,毕竟村长的权力大得很,谁敢轻易得罪!只要他一句话,老李的医馆就会关门。

看他支支吾吾不说话,吴寡妇心里一阵气恼,“你也是个孬种?”

老李顿时急了,辩解道:“我不是!我只是想想周全一些的办法!”

吴寡妇哀叹了一声,“能有什么法子呢!难道让他自愿把田还给我?”

说着她便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吴姐,你要去哪儿呢?”眼看着吴寡妇跛着脚准备离开,老李有些意犹未尽地冲她背影喊道。

吴寡妇停了下来,冷笑了一声,“你都不敢帮我,我留下做什么!”

好不容易有女人亲自送上门,这大好时机,他怎么能不好好把握呢!

老李赶紧站起身来,追了出去。

“吴姐,你别急着走呀!咱们话还没有说完,再说你的脚我还没有给你敷药呢!”老李一脸讨好地说道。

吴寡妇冷冷瞪了他一眼,“有什么好说的!你连帮忙的勇气都没有,像你这样的懦夫,谁要跟你待一起!”

说着吴寡妇咬着牙就要离开。

听了她这句话,老李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怎么说他好歹也是个男人,怎么能够接受懦夫这样的侮辱。

他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随后走上前去,一把将吴寡妇打横饱了起来。

“啊!你要干嘛呀!”吴寡妇惊讶地大喊大叫着。

“你不是说我是懦夫吗!今天我就勇敢一点给你看!”

说着老李就把吴寡妇放在了床上。

他正准备扑上去,吴寡妇突然尖叫了一声。

老李瞬间清醒了几分,随后放开了她。

吴寡妇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后从床上爬了起来。

刚刚他被愤怒冲昏了头,才会失去理智的。现在见吴寡妇被他得罪了,老李赶紧赔罪道:“吴姐,对不起,我,我太冲动了!”

吴寡妇突然扬起手冲着他脸上打了一巴掌,随后跛着脚,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老李吃痛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心里却是懊恼不已。

都怪他一时冲动,女人没搞到手,还白白挨了一巴掌!

老李一肚子窝火,越想越气,他便关了门,到村子里去溜达。

他没走几步,就看见不远处苏婷婷家门口贴得红红火火的。

奇怪了?这苏婷婷家是有什么喜事吗?怎么弄得这么喜庆?

他心里惦记着苏婷婷,脑子里瞬间浮现出她美妙的身材来。

像苏婷婷这样长得水灵,又单纯的小姑娘可是难找啊!老李心里一阵痒痒。

他鬼使神差地向着苏家的方向走去。

“老李,出来散步呢?”眼看着就要走到苏婷婷家门口,一个熟人跟他打了一声招呼。

“赵哥啊,刚从田里回来?”老李定睛一看,是住得离他不远的老赵。

“可不是嘛,回家吃饭了你去我家玩不!”老赵热情地邀请道。

老李立刻摆了摆手,“不了,不去了。对了赵哥,苏家这是办什么喜事啊?张灯结彩的?”

老李趁着和老赵搭话,便趁机问道。

“你不知道啊!老苏把他闺女许给村长家儿子了!”

什么!怎么又是刘富贵!先是强占了吴寡妇的地,现在居然又来祸害苏婷婷!老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老李没有记错的话,村长的儿子应该是个傻子吧!

老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他怎么也没想到,苏婷婷会突然就要嫁人了,而且还要嫁给一个二傻子!

“老李,咋的啦?你闷闷不乐的?感情你老小子还惦记人家闺女啊?”老赵见他听了这个消息后,就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打趣着说道。

“去你妈的,瞎说什么!”老李赶紧骂了一句。

“得了,不跟你贫嘴了,俺回家了,婆娘等着呢,哪天得闲了来玩!”老赵招呼了一句,就往前走了。

老李一脸恋恋不舍地看着苏婷婷家贴着大红喜字的门。

他还想着找机会把苏婷婷彻底办了呢!现在听到她要嫁人了,他一时无法接受。

TMD,村长给了老苏什么好处,居然让他答应把苏婷婷这么好的货色嫁给一个大傻子!

老李是越想越气,恨不得带着苏婷婷私奔了。

不过老李虽然心里气愤,但也清楚不能轻易得罪村长。

村长福贵,可是村里有名的难招惹。

他仗着那点儿权力,占尽了村民等我便宜,收敛了不少钱财土地,不过,没哪个敢站出来和他对抗。

可能是缺德事做多了,福贵的儿子平安一生下来,就是个智障儿。

到了十几岁还会在裤子里拉屎撒尿。

老李一想到苏婷婷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就要嫁给平安那傻子,让他白白糟践,心里就一阵可惜。

哎!都怪他没什么权力,要不然绝不会放任苏婷婷嫁一个傻子。

“呜呜……爹,俺不嫁,平安就是个傻子,我才不要和傻子结婚!”老李正在发呆,门后边突然响起了苏婷婷地哭声。

紧接着是老苏的一声暴喝,“你这臭丫头,婚姻大事由得着你做主吗!你要再不老实,老子把你腿打断!瘸子配傻子,正好!”

卧槽!怎么会有这样蛮不讲理的爹!老李听到这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不过这是人家的家事,他也不好过问,否则他早就冲进去把老苏暴打一顿了。

“孩他爹,婷婷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你怎么舍得把她嫁给一个傻子呢!”一个妇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苏呸了一声,吐了一口唾沫,骂骂咧咧地说道:“TMD你以为我愿意啊,是福贵哪个狗杂种给老子设局,害老子赌输了,不拿她抵债,咱们一家睡大街去?”

老李这下才明白,老苏为什么愿意把好好的一个姑娘嫁给村长家傻儿子。

原来都是福贵这个王八蛋搞的鬼!老李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

不过这个老苏也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居然连自己女儿都赌输了!老李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呜呜,爹,你怎么可以把我当货品抵押给别人!”苏婷婷痛苦地嘶吼了一声,随后便跑了出来。

只听“吱吖”一声,苏家的大门打开了,苏婷婷从里边跑了出来。

老李吓得赶紧跳进了一旁的矮草丛里,好在现在天晚了,他蹲在这儿,不仔细看,没人发现得了他。

“女儿啊!”女人的哭声从苏家大院传了出来。

“个赔钱货,脾气还那么大,你让她去,死了别回来!”老苏骂骂咧咧地,随后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老李立刻从草丛里跳了出来,朝着苏婷婷跑的方向追去。

看她那么伤心的样子,老李真怕她会想不开,做傻事。

老李一路跟着,可是眼前只有一条漆黑的小路,半个人影都没有见着。

难道他把苏婷婷跟丢了?老李在心里想着。

“呜呜……”就在他准备折返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了一阵哭声。

老李心里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难道是苏婷婷!这样想着,他便寻着哭声走了去。

“谁在那儿?”老李在一片草丛边停了下来,向着里边喊了一声。

“是我,苏婷婷!”过了一会儿,一个微弱的声音从草丛里传来。

听到那声音,老李心里一喜,立刻从兜里掏出了手电筒。

他拨开了草丛,发现里边竟然有一条水沟。

他拿手电筒照了照,发现苏婷婷竟然掉到了水沟里。

还好水沟里的水不深,不然就危险了!老李用手电筒照了照,心里暗暗感慨了一声。

“李医生,救救我!”苏婷婷抬起头来,看到了老李,心里的求生欲立刻被激起,向着他哀求道。

老李看她一脸恐惧的样子,忙安慰着她,“丫头,你别动,我这就下去。”

说着老李就把手电筒别在了腰间,随后随着草坡爬了下去。

哇!下边的水真凉啊!老李滑到了水沟里,一阵刺骨的寒意从脚底传来。

老李顺着水沟,走到了苏婷婷身边。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头发上还在滴着水。

看着她这浑身哆嗦的样子,老李心里的保护欲被激起,一把把苏婷婷抱在了怀里。

老李拉着苏婷婷,两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回到了地面上。

“我送你回家吧。”看着苏婷婷一身狼狈的样子,老李心疼地说道。

苏婷婷痛苦地喊了一声,“我不要回去!”

一想到老苏对她那些侮辱的话,苏婷婷的头就疼痛难忍。

“丫头,你浑身都湿透了,得换身干净衣服,你既然不想回家,那你跟我回医馆吧。”老李看她还在气头上,便劝慰道。

苏婷婷点了点头,随后跟着老李回了医馆。

打开屋子里的灯以后,老李才清楚地看见苏婷婷。

只见她一身连衣裙已经湿透,紧紧地贴在了皮肤上。

看着苏婷婷连衣裙里若隐若现的美妙身材,老李顿时两眼放光。

苏婷婷瑟缩着身子,见老李的眼睛停留在了她胸前,苏婷婷顿时一吓,赶紧捂住了自己的上半身。

“李医生,你干嘛盯着我看!”苏婷婷又羞又恼地吼道。

老李立刻回过神来,慌忙辩解道:“丫头,你别误会,我是看你能穿什么尺码的,你看看你全身都湿透了,我得给你找衣服换啊!”

说着他就走进了屋子里,从衣柜里拿了一身衣服裤子出来。

“我单身这么多年,家里没有女人的衣服,你将就穿吧。”老李说着把衣服递给了苏婷婷。

苏婷婷擦了擦脸上的泪花,随后走进了里屋。

眼看着她没有把门合上,心里的渴望驱使着老李走到了门边。

透过门的缝隙,老李看到苏婷婷正侧身站着,一双玉手在解着纽扣。

她乌黑的头发垂在雪白的肌肤上,修长的玉颈下,可见微微起伏的柔软……

“轰!”一道电流从老李脑子里穿过,让他的兄弟一下子就站立起来。

脱了!苏婷婷解开纽扣以后,就把裙子给脱了下来。

她小小的二饼上,一颗水珠滑落。

一双修长的玉腿,勾得老李魂不附体。

苏婷婷抬起了修长的手指,准备把内衣也脱下来。

老李看到这一幕,瞬间屏住了呼吸。

他终于又可以看到渴望了许久的身体了!

“扑通扑通……”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老李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在苏婷婷把内衣脱下的一瞬间,老李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他努力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他在梦里回味了许多次的美梦。

老李偷窥得太专注了,身子不停往前靠,竟然直接把门给推开了。

听到吱吖一声响,苏婷婷看了过来。

“啊!”看到老李站在面前,苏婷婷大声喊叫起来。

她手忙脚乱地捂住了自己的身体。

老李也被吓到了,他立刻背转了身去,心里想着,该死的,他怎么就没忍住,闯进来了呢!

苏婷婷手忙脚乱地把衣服套在了身上。

随后害怕地蜷缩在了角落里。

见她半天没有动静,老李转过了身子。

“婷婷,你不要误会,刚刚叔是看到一条蛇钻了进来,害怕会咬伤你,才冲进来的!”老李急忙解释道。

他得让苏婷婷打消误会,否则以后她就不会信任他了。

苏婷婷看他一脸真诚的样子,又想着他刚刚下到水沟里去救她,应该不是坏人,可能真的是有蛇吧!

“那蛇在哪里?”苏婷婷怯生生地看着老李问道。

看着她蜷缩在角落的样子,就好像被雨水摧残的蔷薇花一般,让老李心里一阵怜惜。

老李便像哄小孩一般哄着苏婷婷。

“丫头,你快出去吧,万一蛇咬了你,就麻烦了!咱们村子偏僻,得去城里打血清。”老李故意吓唬苏婷婷。

苏婷婷见老李说得神乎其神的,心里更加相信他刚刚说的话是真的了。

她立刻跑到了老李身边。

“叔,蛇怎么会进来呢!”苏婷婷有些疑惑地问道。

老李愣了愣,又编了个谎话,“估计这药馆里有蛇喜欢吃的草药吧!这药馆里三天两头有蛇进来,我都已经习惯了。”

“咕嘟咕嘟……”安静的屋子里突然想起了咕咕的叫声。

苏婷婷害羞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老李心想着她应该是晚饭都没有吃就跑了出来。

“饿了吧?我给你煮面去。”老李说着就跑进了厨房,没一会儿便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走了出来。

苏婷婷见老李对她这么好,心里只觉得一阵温暖。

“快吃吧!”老李把面端到了苏婷婷的面前,催促着她道。

苏婷婷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子,随后立刻坐在了桌子前,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看着苏婷婷狼吞虎咽的样子,老李心里一阵唏嘘。

“丫头,你为什么不愿意回家?”

苏婷婷看了老李两眼,想到他救了她的性命,对他放松了戒备。

“李医生,我爸赌输了,那笔赌债实在还不起,他只能把我嫁给村长的儿子平安!”

一说到这,泪水又开始在她眼眶里打转了。

看着她伤心的模样,老李叹了一口气,老苏也太不是人了,居然把这么如花似玉的姑娘嫁给一个傻子!

见老李没有说话,苏婷婷心里的哀伤又涌上来,她瞬间没有了胃口,随后放下了筷子。

“我以为到城里去打工就可以把赌债还了。可是没想到却是利滚利,是那刘福贵给我爹设的圈套,就算咱们倾家荡产也未必还得上那笔赌债!”

苏婷婷一提起这事,眼中便是满满的恨意。

“那你逃走吧!”老李提议道,他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一朵鲜花就这样插在了牛粪上。

苏婷婷苦笑了一声,“我要是逃了,刘福贵一定会来收我家的房子和田地来抵债,我爸妈和弟弟妹妹可就无家可归了!”

老李恨自己居然一点儿忙也帮不上。

吃完面后,苏婷婷的心情也慢慢的平复了。

“李医生,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多忙,我也没有什么能报答你的。”苏婷婷有些愧疚地说道。

看着她这么懂事的样子,老李更加舍不得让她嫁给傻子了。

“现在还有一个办法!”老李突然说道。

苏婷婷听到他这样说,心中瞬间燃起了希望,随后迫切地追问道:“什么办法?”

“装病呢!”老李冲着苏婷婷狡黠一笑。

只要刘福贵知道苏婷婷得了病,就暂时不会逼她进门的。

苏婷婷歪着脑子想了想,脸上顿时舒展出了一抹笑颜。

“李医生,你这个方法倒确实不错!不过,我没有装过病,要怎么办呢?”

老李拍了拍胸脯笑着她说道:“这不还有我吗!”

他是这个村里唯一的村医,到时候苏婷婷如果真的病了,老苏他们一定会把她送到她这来的,到时候他再帮着撒谎,岂不是隐瞒过去了。

老李心里暗自得意,他怎么能这么聪明呢!

老李站起身来,走到了外边放药的地方去。

他在小木柜里拿了几株药草放到了桌子上。

“这是什么?”苏婷婷拿起了其中的一株,放在眼前打量了一会儿,一脸好奇地问道。

李家有一本祖传的医书,是李家祖宗十几代积攒下来的药方子,记录了应对各种疑难杂症的用药。

到了老李这一代,西医盛行,中医落没,很少会有人来买中草药,所以老李也再也没有给客人用过药方。

“这株草药会使皮肤在一段时间里丧失水分,是我二十岁当然时候跟着我爹去山里挖来的,现在这种药草恐怕已经绝迹了吧……”

听着老李讲过去的经历,苏婷婷听得津津有味的。

她虽然是新时代的少女,可是却有一颗怀旧的心。

“哎,真希望能够回到那个时候,村里边大家都十分友好客气,互帮互助,可是现在,大家为了钱却都互相算计,我感觉这村里的人现在都变了!”

听到苏婷婷这一番话,老李心里也是感触颇深。

“是啊!尤其是刘富贵那个王八蛋,仗着他有几个钱,有点权力,就在村里作威作福的!”老李心里气不打一处来,骂骂咧咧的说道。

“李医生,吃了这几株药草,就会有生病的症状吗?吃这药草安全吗?会不会有危险?”

“放心吧,相信我的医术!你吃下我熬的汤以后,身体反应会越来越重。”

苏婷婷心里还是有些许的疑惑,毕竟就这几株简单的药草,却有这么大神奇的功效,她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等你回去以后,如果真的不想出嫁,就把这药草吃了吧。”

老李看了苏婷婷一眼,眼中满是温柔的神色。

苏婷婷把那几株药草收了起来,心里却还是有些犹豫。

“别怕,有我帮你,不会有人发现你装病的!”看她那心事重重的样子,老李立刻宽慰着她。

“天色不早了,你回去吧。”老李为了能够让苏婷婷信任他,故意表现得很正直,催着她走。

苏婷婷却摇了摇头,“我不要回去!我爸他晚上肯定喝酒了,我要是回去,少不了得挨他的打!”

老李心里顿时一阵愤恨,这个赌鬼,这么懂事的女儿都舍得打!

“李医生,我,我今天可不可以住在你这!”苏婷婷眼神里满是哀愁的看着他。

见她主动要留下来,老李的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但是脸上却还是一副淡然的神色。

“当然可以!丫头,跟我你不用这么客气!”老李热情地对着苏婷婷说道。

随后他便起身去给苏婷婷铺床。

正当他在里边忙碌的时候,不远处的厨房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声。

是苏婷婷的喊叫!老李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刻丢下了手里的活,跑到了厨房里。

苏婷婷正蹲在地上,捂着小腿,一脸痛苦的呻吟着。

“丫头,出什么事了!”老李立刻冲上前去,担忧的询问道。

“蛇!有蛇!”苏婷婷指着厨房的洗碗池下边喊道。

靠,居然真的有蛇!老李心里暗暗嘀咕了一句。

随后他立刻拿了手电筒,向着洗碗池走了过去。

在灯光照耀下,他果然看见了一条青黑色的长蛇,正盘着身子,吐着信子看着他。

听着那长蛇嘴里发出丝丝的声音,老李心里也有点害怕,手心里已经渗出了一层冷汗。

根据他的经验来看,这条蛇应该是一条毒蛇,好在毒性比较弱,并不会伤及性命,只会麻痹人的意识。

为了防止这条蛇再继续伤人,老李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菜板上的菜刀,大喝一声向着那条蛇砍去。

“噗嗤”一声,一行血飞溅在了老李的手上,那条长蛇瞬间变成了两截。

眼看着蛇头挣扎了几下,便没有了动作,老李赶紧找了一根钳子,把这条蛇夹了起来。

苏婷婷见他没有把蛇丢出去,而是放在了一个大玻璃缸里,心里一阵疑惑。

“李医生,你为什么要把蛇的尸体留下?”苏婷婷好奇地问道。

“这蛇虽然是毒物,会伤及到人,不过也是最佳的补品之一,用它泡药酒,可以防治很多病。”

看老李这么专业的样子,苏婷婷眼中满是崇拜的神色。

“我看看你的伤!”老李说着走到了苏婷婷身体。

“啊!好疼!”老李刚刚为苏婷婷撩起了裤管,她便痛苦地呼嚎了一声。

老李看她这么痛苦的样子,就把她抱了起来。

闻着她身上的阵阵幽香,老李心里有有些痒痒了。

他发现苏婷婷总是能够很快的勾起他心里的一些渴望。

老李把苏婷婷放到了床上,灯光下,她的裤管上沾着一丝血迹。

他小心翼翼地把苏婷婷的裤管给撩了起来。

她白皙的小腿上有两个牙眼,周边还在渗血。

“呜呜,好疼!”苏婷婷感觉被蛇咬过的地方一阵阵的刺痛,好像有人拿针扎她一样。

看着她紧皱着眉头,脸上带着泪痕的样子,老李开口道:“你这是中毒的反应,你看,伤口周围已经有一些发黑了,得尽快把毒血吸出来!”

中毒了!苏婷婷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她一脸恐惧地看着老李。

“李医生,我还不想死,你一定要救救我!”苏婷婷拉住了老李的衣袖,苦苦地哀求着。

老李刚刚这么说,不过是想吓唬苏婷婷,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容易上当。

看着苏婷婷一脸害怕的样子,老李在心里偷笑着。

“丫头,你别怕,有,我在这呢!”趁着苏婷婷六神无主的时候,老李采取了柔情攻势,拉住了苏婷婷的手,轻轻地拍着她的手背道。

“现在时间紧迫,看来只能我用嘴吸了!”老李一副壮义赴死的模样,神情严肃地说道。

说着,老李便小心翼翼的捧起了苏婷婷光滑洁白的小腿。

摸着她小腿上紧致的肌肤,老李身体的血液在慢慢地沸腾着。

这丫头,怎么每一个地方都是那么的美!老李在心里感慨着。

“李医生,我帮了我这么多忙,我不能连累你,你别管我了!”

苏婷婷见老李准备亲自为他把毒吸出来,心里顿时一阵感动,立刻对着他说道。

“我是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职,你这丫头,别逞强了!”

老李说着就拉住了苏婷婷的小腿,随后垂下头去。

他一下子含住了苏婷婷受伤的地方,随后便开始吮吸起来。

苏婷婷只觉得小腿肚子一阵酥酥麻麻的。

“嗯,好痒……”苏婷婷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这娇滴滴的声音就好像是一双手一般,一下子抓住了老李的心。

老李的心开始躁动起来,他的手情不自禁地顺着苏婷婷的小腿肚子往上摸去。

苏婷婷突然感觉到大腿上被一个温热的东西覆盖着,她低下头看了一眼。

“啊!”看到老李的手搭在了她的大腿上,苏婷婷尖叫起来,随后一脚揣在了老李的心窝上。

老李的身子一个趔趄,向后仰去,摔在了地上。

“哎哟!我的腰!”老李惨叫一声,不住地摸着腰呻吟着。

“李医生,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趁机揩油!”苏婷婷害怕地捂住自己的裤管,气愤地说道。

哎!都怪他一时冲动,没有把握好!老李在心里暗暗责怪自己。

他看着苏婷婷气愤的样子,眼珠子滴溜一转,赶紧找了个借口,“丫头,你误会我了,我刚刚不是揩油,我是在按压你大腿根的穴位,好抑制毒素上移!”

看他说得头头是道的,难道真是她想歪了?

苏婷婷半信半疑地看了看他。

突然她变了脸色,眼中带着惊恐的神色。

“李医生,你的嘴!”她大喊了一声,指着老李说道。

嘴?他的嘴怎么了?老李下意识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卧槽!他发现他的嘴唇居然已经肿了起来,摸起来的感觉就好像两根腊肠!

老李心中一吓,赶紧找了一面镜子。

看着镜子里他两瓣高高肿起的嘴唇,老李有些哭笑不得。

看样子是蛇毒发作了,他现在感觉她他的嘴唇麻麻的,说话时还有些刺痛。

TMD,这蛇毒性不是很弱吗!怎么还这么毒!老李在心里骂了一声,不过他也庆幸,没有生命危险,不然,他就惨了。

村子里是没有血清的,他得赶半天的路去城里,等到了恐怕已经不行了。

苏婷婷动了动腿,发现已经没有了痛感。

她立刻从床上爬了下来,走到了老李的身边。

“李医生,对不起,连累你了。”看着老李的香肠嘴,苏婷婷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不过害怕他生气,还是极力隐忍着。

看她一脸愧疚的样子,老李心里突然升起一个想法,想借助她的愧疚心,占点儿便宜,弥补他所受的伤。

“我在医书上看到过,有一个方法可以消肿。”老李看着苏婷婷,意味深长地说道。

听他这样说,苏婷婷脸上读时浮现出一丝好奇之色,迫不及待地追问道:“什么方法?”

“咳咳……”老李故意装作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轻咳了两声,却一直不说话。

“李医生,你快说吧!我能不能帮上忙!”苏婷婷催促着他。

看她这么急切地想要知道方法,老李这才开口,“医书上说处子的唾液可以消肿,丫头,你要真心想帮我,就给我舔舔嘴唇吧……”

啊!居然会有这种治疗方法!苏婷婷有些不敢相信。

看着她一脸为难的样子,为了博取她的同情心,老李故意哎哟哎哟地嚎叫起来。

苏婷婷看着他如此痛苦的样子,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毕竟老李是因为帮她吸伤口处的毒才会受伤的。

不过一想到要用嘴舔他的香肠嘴,苏婷婷想想还是有些下不了口。

这也太重口味了吧!苏婷婷一脸嫌弃地看着老李红通通的嘴唇。

见她还不答应,老李便叹了口气,“哎,今天晚上要是不消肿的话,我以后就只能是这个样子了……”

什么?这么严重的吗!苏婷婷顿时有些急了。

看老李呼天喊地的,苏婷婷沉吟了片刻,红着脸说道:“我,我可以帮你舔。”

老李见她答应了,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随后他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苏婷婷给他舔。

看着老李红肿的嘴唇,苏婷婷咬了咬牙,闭着眼睛凑了上去。

她勉为其难地伸出了舌头在上边舔了一口。

老李看着苏婷婷小巧精致的巴掌脸在他眼前放大,而且她还吐着小舌,一副性感的模样。

虽然苏婷婷舔了他的嘴唇一下,不过蛇毒让他的嘴唇变得麻木了所以他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该死的,好不容易让苏婷婷主动亲他一次,他却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想到这儿,老李心里便一阵不甘心。

“哎哟!”老李突然扶着腰惨叫了一声。

苏婷婷立刻睁开了眼睛,一脸疑惑地看着老李。

“怎么了?”她不由得有些担忧的问道。

“哎,你刚刚把我从床上踢下来,我扭到腰了,好痛……”老李故意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说道。

“啊?李医生,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苏婷婷赶紧向老李道歉。

老李看着她这么紧张的样子,心里偷笑着,唉,这丫头怎么这么好骗呢!

“要不,我给你按按吧。”苏婷婷心想着,老李给她看病,还救了她,她却还把他弄伤了,想想她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

苏婷婷这句话正中了老李下怀。

“丫头,你心地真好!”老李故意表现出一脸感激地看着苏婷婷。

随后他趴在了床上,等待着享受苏婷婷第一次为他服务。

当苏婷婷的手触碰到他的腰时,老李身子一个激灵。

这简直就好像做梦一样!老李在心里感叹了一声。

“李医生,这样可以吗?”苏婷婷在老李腰上捏了一下。

哦!好舒服!感受到苏婷婷柔软的小手在他身上揉捏,老李一脸享受的闭着眼。

“很好,继续!”老李声音低沉地说道。

苏婷婷听他这样说,便继续给他按摩起来。

她柔软无骨的小手在老李的腰间来回地游弋着。

不知不觉地,老李感觉到身体越来越燥热,小腹处好像有一团火在灼烧着他。

他斜眼看了一眼身旁的苏婷婷。

她正低垂着头,卖力地给他按摩,他这个角度,正好能够看见她胸前若隐若现的肌肤。

老李顿时两眼放光,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苏婷婷衣服底下的春光。

按了一会儿后,苏婷婷的手渐渐酸了。

她甩了甩手,随后对着老李说道:“李医生,我按不动了,你好点儿没有?”

她坐在了床边,脸色酡红,额头还有一层细密的汗珠。

老李不由得看呆了,对于他而言,苏婷婷的一举一动就好像画一般,让他痴醉不已。

“丫头,累坏了吧,你躺下,我给你按按。”看着唇红齿白,娇艳欲滴的苏婷婷,老李搓了搓手,心痒难耐地说道。

苏婷婷有些受宠若惊,赶忙摆了摆手拒绝了。

她看着老李的香肠嘴,实在不忍心让他按摩。

“我已经没事了……”老李扭了扭腰对着苏婷婷说道。

他话还没有说完,便感觉头昏昏沉沉的,眼前天旋地转。

难道是蛇毒发作了?老李心里想着,下一刻,他眼前一黑,扑通一声倒在了床上……

啊!好痛!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好像被打断重新组装了一般。

老李勉强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他试着动了动身子,虽然身上一阵酸痛,但老李还是试着坐了起来。

昨天发生什么事了?他怎么就突然不省人事了呢!按理说这蛇毒性不强,没那么大副作用啊!

老李心里一阵纳闷,这时他注意到趴在床边睡觉的苏婷婷。

难道她在床边守了一夜?看着苏婷婷憔悴的脸庞,老李有些意外。

没想到苏婷婷居然对他这么好!老李对苏婷婷的爱慕之意更深了。

看着她白皙光滑的肌肤,红玫瑰一般的嘴唇,老李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想摸一摸她的脸。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