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新婚人妻雨柔的堕落*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更新时间:2020-11-11 11:19:58

“你这语气怎么像是在教育小孩子呢?”张玉笑得非常甜,两个酒窝非常明显。

“因为我长大了,所以当然可以教育你了。好了,咱们去王艳家吃饭,她家里有肉。”

“不好吧?”

“都那么熟了,怕什么?”说着,刘旭就拉着张玉走向王艳家。

刘旭明明才二十二岁,可他给张玉的感觉比三十岁的男人还来得成熟,这让张玉心安了不少,她也很期待和这个好像儿子一样的男人一块生活的日子。

吃饭的时候,王艳就一个劲说着刘旭以前的糗事,这让刘旭都有些无奈了。

身为男人,当然是要回击的了,所以刘旭也说着王艳的糗事。就比如以前王艳学着男人那样站着撒尿,结果弄得腿上都是。又比如王艳某次和刘旭玩结婚游戏,结果还亲了下刘旭的嘴巴。再比如王艳曾一个劲地压开始变大的胸,还说变大了很难看。

总之呢,王艳刘旭就互相说着对方的糗事,张玉则时不时笑出声。

至于王艳的女儿,她什么都不懂,就傻巴巴地坐在那儿看着,偶尔还会将手里的肉块送进嘴里,一嘴的油腻。

饭吃到一半,刘婶突然跑了进来,她是住在张玉和王艳家之间的邻居,人很好,经常到处串门聊天。她还有个二十岁的儿媳妇金锁,只可惜她儿子在北京那边卖房子,一年难得回来一次,所以这婚就和没结一个样。

见刘婶记得像是丢了魂儿似的,王艳就忙问道:“出啥子事了?”

“我……我儿媳妇……她……她……”

“先缓缓气啊。”

“她被蛇咬了!”

乡下很多蛇类,有些有毒,有些没毒,加上刘旭是学医的,他更知道要是被毒蛇咬了又没有及时救治又多可怕,所以他就忙问道:“现在人呢?”

“家……家里……”

“我先过去看一下!”说着,刘旭就跑了出去。

 文学

跑进刘婶家里,听到一声声痛苦的伸吟,刘旭就立马推开了那扇虚掩着的门,可看到躺在床上的金锁竟然光着个上身,还一只手握着肉包子,刘旭就急忙退了出来。

“你哪里被蛇咬了?”

“胸,疼死我了。”

这蛇难道是雄的不成,要不然怎么会去咬金锁的胸,而且平时金锁不是有穿衣服和文胸的吗?蛇怎么会咬到她那儿呢?

尽管想不通,可刘旭也懒得多想了,就问道:“什么蛇?”

“我不知道啊,现在好疼啊,伤口都流出黑色的血了。旭子啊,我是不是要死了啊?”

流出黑色的血说明咬了金锁的是毒蛇,这让刘旭极为着急,而这时候刘婶、玉嫂以及王艳都到了,刘旭就忙问道:“你们谁的牙齿是非常的好,没有任何缺口的?”

“我缺了半颗牙,”刘婶道。

至于王艳和玉嫂,她们的牙齿都很完整,可刘旭问她们会不会吸蛇毒,她们都不会,这让刘旭非常为难。就算牙齿完整,要是不知道如何吸,如何挤,或者一不小心把蛇毒吞进了肚子,那都可能出人命的。

僵持之下,见儿媳妇全身都在抽搐,心急的刘婶就道:“旭子,你不是学医的吗?你去给金锁吸一吸。”

“可受伤的……”

“人命更要紧啊!”王艳都有些生气了。

“现在是救人,没啥,”刘婶道,“我儿子也没在家的,只要咱们几个不说,那谁也不晓得。”

金锁的婆婆都这么说了,刘旭当然就没什么顾忌的了,所以他就立马走进屋并关上门,随后就爬到了床上。

看着金锁那完全袒露的胸,刘旭就咽下了口水。

金锁才二十岁,刚结婚不久,之前家里也没让她干什么重活,所以她的肤质非常好,简直可以和城里一些保养好的女人相提并论。而且呢,那两点还真是嫣红,就像刚从水里捞起来的樱桃,让刘旭看了就很想咬上两口。

不过,看到金锁那位于樱桃稍上方的伤口,刘旭就没有多想,就俯下身。

“我现在可能要做一些让你难堪的事。”

“没事,”金锁气若游丝,嘴唇更是发紫。

刘旭用两只手握住,一些黑色血液就从伤口流了出来。

单单这么做还不够,所以多看了樱桃两眼的刘旭就俯下身去吸。

由于伤口离樱桃太近,所以刘旭的嘴唇偶尔就会刮到,使得金锁发出了有些酥麻的伸吟。

猛地一吸,听到金锁发出的声音,也不知道她是舒服还是痛苦的刘旭就立马将毒血吐到地上,随后就继续去吸。

持续了十分钟后,见吸出的血液基本上正常,又见金锁脸色已经慢慢红润,刘旭就松了口气。

“可能还有毒液,”说着,刘旭就放肆地揉捏着。

以为刘旭是要救自己,金锁也就没有多想,她那原本苍白的脸上也出现了潮红。

捏了一分钟,刘旭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手,并道:“基本上没什么事了,不过还得涂点药水。待会儿我让你婆婆去我家取,我刚好带了些回来。”

“谢谢你,旭子,”说着,金锁已拉起被单。

“我明明比你大两岁的,”刘旭露出非常爽朗的笑容。

“我听我老公都这么叫你,所以我也这么叫了,”露出非常甜的微笑,还有两颗小酒窝的金锁就继续道,“要不我以后就叫你旭哥了,好不?”

“当然可以了,把手给我。”

抓着金锁的手,刘旭就将拇指压在金锁手腕处。

见状,金锁就问道:“你是在替我把脉吗?”

“要不然能是什么?”

扑哧笑出声,金锁就问道:“那你是要看下我有没有喜了吗?”

“中了蛇毒,心跳频率会偏快或者偏慢。”

刘旭这么一说,金锁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并问道:“那要是我的心跳不正常,你是不是又要吸我的奶?”

“不是奶,是伤口,”刘旭纠正道。

“但伤口是在奶上,所以你还是吸了我的奶,”顿了顿,脸蛋更加红的金锁就小声道,“刚刚是怕死,可是后面想一想又觉得这样子很不对。我已经结婚了,你吸我那儿的话,要是被我老公知道了就不好了。”

“你婆婆都不会说,难道你会说给你老公听不成?”

“这倒是。”

片刻,刘旭就道:“心跳还是有些不稳定,你把被子拿了。”

担心自己会死,坐着的金锁就立马拿掉被单,有些害羞地将盈盈雪峰展示在刘旭面前。

随后,刘旭就俯下身,像之前那样吸着伤口。

不过和之前比起来,刘旭并不像是在吸,反而像是在舔,还时不时摸到最突出的地方。

金锁已经结婚了,也有做过那事,她就觉得出刘旭的举动和之前不一样。可她老公已经去北京好几个月,这让初尝滋味的她非常空虚,所以被刘旭这么弄着,金锁倒是觉得舒服,就轻轻搂着刘旭脖子,希望刘旭能更久一点。

持续了差不多五分钟,刘旭就和金锁分开了。

舔了舔嘴巴,刘旭就道:“没什么事了。”

“谢谢,”有些不自然的金锁就拉起衣服。

“我跟你说一件事,你有喜了。”

“不可能,”金锁立马叫出声,“我老公是四个月之前回来的,回来我们就做了一次,不可能怀上的。而且啊,如果真的怀了,我不可能不知道。”

说到这,担心婆婆有听到的金锁立马掀开被单,并将之前拉到雪峰以下的衣服继续往前拉,随后就抓着刘旭的手压在平坦的小腹上。

“你摸摸,要是我怀孕了,肚子怎么可能这么平呢?”

刘旭的手掌是落在肚脐眼稍下方,要是他再往下滑个七八厘米,他就能摸到金锁最神秘的地方了。

此时刘旭也搞不懂金锁心里头的想法,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往下摸,所以他就温柔地摸着金锁小腹。

摸了半分钟,刘旭就道:“其实我之前是骗你的。”

“坏蛋!”金锁骂出声,却没有拿开刘旭的手。

“听说很多女孩子喜欢坏男人的。”

“可惜我已经结婚了。”

“谁说结婚就不能喜欢了?”嘿嘿一笑,刘旭就缓缓往下摸去,“只是喜欢,又没有叫你跟坏男人干嘛。”

刘旭刚摸到那,金锁就立马抓住刘旭的手并往上提了些许,道:“你要是再乱摸,我就叫我婆婆了。”

见金锁表情变得有些严肃,刘旭就收回了手,并道:“其实我是想试一下你对你老公忠诚不,看来还真不错。金锁,我会是一个好媳妇的。”

“我本来就是个好媳妇,”白了刘旭一眼,金锁就拉起被单。

看来,金锁并不是那种可以随便推倒的女人,或者说要把她推倒还得花些时间和精力。反正呢,金锁老公在北京卖房子,一年也就回家一两次,偶尔赶不上火车可能连年都不回来过,金锁又刚尝过那滋味,一定很难禁得住诱/惑。

而且,刘旭和金锁又住得近,她家里头又没有男人,指不准什么时候还会特意叫他来帮忙,然后发生点什么的。

如此一想,刘旭对之后的生活就更有期待了。

“你好好休息,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就叫我,”站起身后,刘旭就补充道,“以后我会呆在村子里,然后你要是生病什么的都可以找我。”

“女人的病你也会看吗?”

搔了搔后脑勺,刘旭笑道:“我专攻妇科。”

“男人竟然专门治女人的病,你是不是有问题啊?”

“女人更容易生病,而且感冒发烧之类的,我也会治啊!”

金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并道:“那要是有的女的下面生病了,你就叫她脱了给你看啊?”

“其实女人下面我看多了,都有些麻木了,所以就算你脱了给我看,我最多是以医生的角度观察或者检查,不会做出越轨的事,”停顿了下,刘旭就闻了闻手指,道,“你的气味很淡,看来你还没有生病。”

脸一红,低下头的金锁就道:“你还真是神医,闻了闻气味就知道有没有生病。”

“生病的话,气味会更重。”

“一个男人懂那么多,真的好奇怪。”

“金锁,你说这话就不对了。这和性别没有关系,是因为我上大学的时候就是专攻妇科,当然对这方面很熟了。”

“要是有女的脱了,你真的没有反应?”

“当然。”

“骗人,”说着,金锁就指了指刘旭下面那搭起的帐篷。

尴尬一笑,刘旭就道:“要是摸到了迷人的女人,我还是会有正常反应的。”

“你这是间接夸我,我该说一声谢谢吗?”

“这话说得。”

“好啦,太久了,你赶紧出去吧,”停顿了下,金锁补充道,“旭哥,要是我生病了,我就去找你,到时候你可得给我好好治一治。不过啊,你治病会不会收很多的钱?”

“只要个买药钱。”

“那敢情好,那以后我姐妹们生病了,我就带她们去找你。”

听到这话,刘旭就更高兴了,他仿佛看到了金锁领着几个年龄和她差不多的妹子来看病,然后每个妹子都把衣服一件都不剩,还张得非常开,甚至一点也不介意被刘旭吃豆腐。

刘旭之所以主攻妇科可不是为了和妹子们亲热的,他纯粹是因为女人更容易生病,赚她们的钱更容易。

不过现在的刘旭的想法真不是赚钱,就是想给乡亲们治病而已。

让金锁好好休息,刘旭就走了出去。

得知儿媳妇已经没事了,刘婶就对刘旭千恩万谢的,还一定要让刘旭带一篮子的鸡蛋回去。

农村人都是非常客气的,而且邻居之间互相帮助是很正常的,所以这鸡蛋刘旭可不能要。

僵持了足足五分钟,刘旭最终拿了两颗鸡蛋。

出门的时候,刘婶还是一个劲地感谢,她还不知道她儿媳妇都被刘旭摸了!

之后呢,刘旭和比妈妈还亲的玉嫂就继续去王艳家吃饭,刘旭还不断夹肉给玉嫂吃,搞得玉嫂直嚷着会被刘旭给喂成肥猪。

吃饭后,刘旭和玉嫂就回家休息。

刘旭是突然回家的,玉嫂压根不知道,所以到家后,玉嫂就将刘旭那房间的门窗都打开透气,还抱起被子到外头晒。

幸好今天大太阳,要是下雨了,玉嫂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将被子拿出去晒后,玉嫂就拉着刘旭的手坐在房间里聊天,问他这半年过得怎么样,还问有没有钟意的对象之类的,之后还聊着该在哪里开药店。

总之呢,经历了金锁被蛇咬而刘旭救了她之后,玉嫂就知道刘旭留下来是对的,她更会倾尽全力帮刘旭弄好药店的事。

聊了一会儿,见刘旭连连打呵欠,玉嫂就让刘旭睡她的床。

玉嫂去厨房剥玉米后,刘旭就脱了只剩一条短裤并躺在床上,还闻了闻被单,他就闻到了玉嫂那淡淡的体香,这让他觉得特别舒坦,随后他就抱着有玉嫂体香的被子进入了梦乡。

现在虽然是大夏天的,不过经常会无端下雨。

玉嫂正在厨房剥玉米的时候,她就突然听到了下雨声,而且来势汹汹,那瓦片都有被击碎的错觉。

一想到外头还在晒被子,扔下玉米的玉嫂就不顾倾盆暴雨去收被子。

刚跑出去,玉嫂就被暴雨淋成了落汤鸡,衣服都变得有些透明了。

刘旭睡得不是很稳,所以被雨声吵醒,也想起还在晒被子的嫂子他就立马跳下床,连衣服都不穿就往外走去。

站在门口往外一看,见浑身湿透的玉嫂正抱着被子往回跑,一个心疼的刘旭就立马跑了出去。

“不要出来!”玉嫂喊道,“淋雨会生病的!”

“我身子比你好得很!你应该叫我出来收的!”刘旭话语里尽是责怪和关心。

跑到玉嫂面前接过被子后,刘旭就用胳肢窝夹着被子,并拉着玉嫂的手往里跑。

跑进屋后,浑身湿透的玉嫂就甩了甩手上的雨水,抹去脸上的雨水,还拉了拉因为湿透而黏着肌肤的衣服。

刘旭刚想说话,可注意到玉嫂那白色衣服变得半透明,让白色文胸变得非常明显,刘旭就觉得喉咙有些干。

而且呢,此时玉嫂的发丝都黏着脸蛋,看上去非常漂亮,是那种出浴美人般的漂亮。

感觉到身子某处有火在烧,咽下口水的刘旭就急忙移开目光,并道:“你三餐都吃得那么没有营养,身子本来就比我弱,你还去淋雨,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你不也一样吗?”说着,玉嫂就看着刘旭那结实的胸膛。

这孩子,真的长大了。

心跳突然加快后,玉嫂就低下头。

可头一低下,玉嫂就看到了刘旭那被雨淋湿后贴紧身子的短裤,那神龙的走向非常明显,甚至好像是要从裤头钻出。

看到这一幕,玉嫂就急忙扭过头,她发觉刘旭真的是长大了,让她都不敢将刘旭当成小孩子对待了。

将湿哒哒的被子往客厅的长椅子上一扔,刘旭就问道:“还有被子吗?”

“就两床。”

“那麻烦了,”抓了抓湿哒哒的头发,刘旭道,“我那房间是铁定没办法睡了,那晚上我可以和玉嫂你挤一张床吗?”

十岁之前,刘旭都是和玉嫂一块睡的,所以他提出这要求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呢,玉嫂知道刘旭已经是个男人,不再是小孩子,而她也不算很老,所以要是真的睡在一块,发生了什么事的话,或许清醒后两个人都会非常后悔,甚至类似于母女的关系也会被打破。

想到此,玉嫂就道:“要不你晚上去小艳那边睡。小艳她老公去打工,有空房间的。”

“我怕那老无赖又来骚扰你,所以我不想到王姐家睡。要是你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大不了我就还是睡我这屋,反正是夏天,不被盖子也没什么。”

“那不行。咱们农村就算是最热的时候,晚上也挺凉的。总之呢,你先去洗个澡,别生病了。”

“你先去洗,你身子比我弱。”

“我擦一擦就可以了,中午我刚洗过呢。”

“不行,”刘旭这语气有些严肃,“以前都是你照顾我,给我喂饭给我洗澡的,现在我长大了,就由我来照顾你了。而且啊,玉嫂,你别忘了,我是学医的,我知道怎么样才能把你照顾得最好。现在,乖乖听话,赶紧去洗个澡,然后把头发给吹干了。”

“越来越觉得我像个孩子了,”扑哧笑出声,玉嫂就往厨房走去。

看着玉嫂背影,刘旭目光就落在了玉嫂那里上。

玉嫂浑身都是水,裤子就紧紧贴着身子,所以刘旭除了看到玉嫂那肉多但还是很翘挺和紧致的臀外,还看到了内.裤的走向,是那种很普通的三角.裤,应该和一样都是白色的。

走进厨房,玉嫂才想起自己忘记拿衣服了,所以她就跑到房间拿了衣服去洗澡。

夏天的雨都是一阵一阵的,所以玉嫂开始洗澡后,雨就停了,她那泼水声就变得非常明显,这让坐在客厅休息的刘旭听得一清二楚,人类最原始的欲念就让刘旭不停地吞着口水。

搭王姐顺风车的时候,王姐就把毛巾擦。

给金锁吸蛇毒的时候,刘旭又吃到了不少的嫩豆腐。

现在刘旭还意识到了,玉嫂越来越成熟的一面。

这才是回村的第一天,要是继续待下去,刘旭真怀疑自己会和好多女人发生什么关系,甚至还可能给很多男人戴帽子。

说实话,刘旭回村之前的目的是非常非常纯洁的,那就是给乡亲们治病。可是呢,经历了这三件事后,刘旭发觉自己的目的变得越来越不纯洁了。

所以呢,刘旭现在有了新的打算。

那就是一边帮乡亲们治病,一边用自己的语言或者是身体安慰村里的女人。

王艳和金锁老公都在外面打工,她们一定就和留守女人差不多,身体上和心理上都会很寂寞,要攻略应该会比较简单,尤其是金锁。

至于玉嫂,刘旭不想采取强推的方式,他要一点一点地占据玉嫂的心,让她心甘情愿地献出身体。

而且,刘旭一直很想知道一点。

刘旭知道当初玉嫂成婚的那晚老公就死了,那她到底有没有被她老公破了?

总之呢,意识到玉嫂很迷人的刘旭就开始关心起这些事了。

看来,刘旭还亲自试试,才能知道玉嫂还是不是处了。

刘旭当然希望玉嫂还是个处。

至于王艳金锁,她们都算是人.妻,当然不能要求还是处之类的,不过玩人.妻会非常有成就感,尤其是意识到“这个女人已经有老公,但却被我……”这点之后。

想到王艳和金锁,刘旭就咕噜吞下了口水。

待玉嫂洗完澡后,刘旭也去了。

不过刘旭还没有毛巾和浴巾,在征得玉嫂同意后,刘旭就用玉嫂的。

玉嫂刚洗澡的时候就用毛巾和浴巾擦身子,所以当刘旭用毛巾擦着脸和身子时,他就有种莫名的激动。而且啊,现在的农村老房子都是没有卫生间的,洗澡一般是在房间或者后门,所以刚刚玉嫂洗完澡就把内.裤放在了洗衣服的台子上。

看着那款式普通,却让刘旭激动不已的内.裤,刘旭就拿起来放在鼻下闻,那神情简直就像在吸着毒。

只是闻一闻,刘旭就有些受不了了,所以他就将之套在了作案工具上,随后就开始快速撸着。

由于太兴奋,刘旭五分钟后就缴械了。

怕玉嫂察觉,刘旭就急忙洗了下,随后就丢到台子上,接着就继续洗澡。

洗完澡后,刘旭就去房间穿衣服,再之后就接过玉嫂递来的电吹风。

这夏天雨都是有一阵没一阵的,所以见又出了太阳的玉嫂就将湿哒哒的被子拿出去晒,但她知道就算晒到日落,被子也不可能干,所以刘旭晚上睡哪儿还真让她为难。

这会儿闲着也是闲着,玉嫂就去洗衣服了。

洗最贴身那条的时候,玉嫂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上面摸起来比平时滑,所以她就仔仔细细观察了番,最后她就得出了一个让她脸红心跳的结论,她怎么也想不到刘旭竟然会用她的内.裤做那种事。

可是,她又不敢说刘旭,所以就只能装作什么事也不知道,并有些不安地清洗着被刘旭玷污过的内.裤。

将衣服都晾出去后,玉嫂就跟刘旭商量晚上睡觉的事。

鉴于洗澡时干的事,玉嫂更加不敢跟刘旭一块睡,就怕刘旭突然对她做那种事。她身子弱,没什么力气,要是刘旭真的兽性大发,估计玉嫂只有承受的份。

所以呢,玉嫂的观点是让刘旭去王艳那边睡,或者刘旭把她的被子拿去睡,她就盖着棉袄过夜。

刘旭最想跟玉嫂一块睡,尤其是意识到玉嫂的身体散发成熟气息后,可他也不想让玉嫂为难,所以聊了片刻,刘旭就同意去王艳那边睡,但要求玉嫂晚上把外头的门栓上。

吃过晚饭,玉嫂就带着刘旭去了王艳家。

得知刘旭的被子被雨淋湿了,王艳这个有些大大咧咧的女人就哈哈大笑个不停,随后就让刘旭睡里屋,她和女儿是睡在外屋。

确定刘旭睡的地方后,玉嫂就想回去,可刘旭真的放不下心,还是先回去陪着玉嫂。聊到快九点,刘旭这才离开,离开的时候还推了推外头的门,确定推不开,他这才去王艳家。

这个点,王艳的女儿早就睡下了。

农村女人没什么事干,也就是带带孩子,干干农活,唠嗑唠嗑,所以晚上一般都会比较早睡,王艳自然也是如此。不过知道刘旭要来过夜,哄女儿睡下后,王艳就坐在客厅里等刘旭,还时不时捂着嘴巴。

看到刘旭走进来,王艳就让刘旭把门栓好。

栓好门,见王艳穿着一件吊带睡裙,裙摆只能遮住半截大.腿,刘旭就觉得喉咙有些干。

王艳虽然是个农村女人,可她属于那种怎么晒也不会变黑的女人,所以她的腿特别白,尤其是那截没有多余赘肉的大.腿。

而且呢,女人睡觉的时候都是不戴。

王艳一直当刘旭当成弟弟对待,加上以前还一块游过泳之类的,所以压根就不在意,更何况她已经是结了婚的女人,结了婚的女人比起还没有结婚的女人来说会更加得放得开,尤其是语言上。

有件事刘旭记得很清楚,他一直以为女人都是比较害羞的,可有次他去某妇科医院实习,结果就看到好几个已经结了婚的护士在说荤话,还说自己老公怎么样怎么样的,说得他都有些难为情了。

“累了不?”

“还好,”刘旭目光完全被沉甸甸的硕果吸引了。

“那是现在去睡觉还是?”

“还可以干别的吗?”

听到这话,王艳就笑得合不拢嘴,并问道:“你个娃子,还想干啥?”

刘旭多么想说自己是想干她啊,可这种话又不能乱说,至少现在不能说,所以他就道:“王姐想干啥都可以。”

“咱们两个能干啥呢?”说着,王艳就开始认真思考了。

片刻,王艳就问道:“明早你要干什么事不?比如去哪儿之类的。”

“诊所的事还在构思阶段,所以我暂时是个无业游民。”

“我明早休息,那你陪王姐喝些米酒?”

酒后乱性?

“怎么突然想喝酒了?”

爽朗一笑,长得颇有姿色的王艳就道:“我那老不死的在外头打工,他爸妈早就死了,家里就只剩下我们母女俩。加上我又不爱跟大妈大婶们唠嗑,除了干活就是呆在家里看电视,哪有人陪我喝酒呀。这不,你自己送上门了,要是不陪我喝上几杯,你过意得去吗?”

王艳都这么说了,刘旭当然也就不好推辞,而且他总觉得王姐要是喝多了,他就能做那啥子事。

毕竟,王艳已经结了婚,知道做那事的美妙滋味,而她老公又很少回来,绝对很寂寞空虚,正值年少的他正好可以填补王艳的空虚之地。

热了一牙杯的米酒,炒了一盘花生米,又弄了一份炒蛋。

王艳基本上就是和女儿两个人吃饭,所以是用那种可以折叠的小方桌,可以容纳十个人的饭桌早就被她拆下来靠在墙上。

给刘旭倒了半杯米酒,王艳就问道:“旭子你酒量怎么样?”

“难道王姐你是想把我灌倒?”

“我不被你灌倒就阿弥陀佛了,”顿了顿,王艳继续道,“这米酒可不是啤酒。啤酒没啥子后劲,你喝到胀肚子吐了就没事了。米酒后劲可大了,入口香甜,像那饮料似的。可喝完酒半个小时左右,后劲一上来,你走啊走的,都会立马倒在地上。”

品了一小口,并往嘴里扔了两颗花生米,王艳道:“你醉了倒是没什么,反正你今晚在王姐这里睡。王姐是担心你会吐,王姐也不想明早起来就要去洗被子晒被子的,那是玉嫂该干的事,可不是我该干的。”

“在村里,就玉嫂和王姐你跟我最亲了,”主动和王艳摸杯并喝了口,刘旭道,“要是我真的吐了,王姐你还真应该帮我洗被子。”

“切,又没有说跟你玩得好就要给你洗,你这娃子分明是想得到我那老不死的一样的待遇。”

“什么样的待遇?”

“洗被子洗衣服还有摘菜做饭之类的,总之你能想到的都是我干的。”

“没有别的待遇了吗?”

见刘旭笑得有些奸诈,王艳就道:“当然有啦,比如一块睡,然后做那事。”

在刘旭面前,王艳向来不知道矜持是什么,这也让刘旭很喜欢和敢什么荤话都敢说的王艳聊天,所以王艳这么说了之后,刘旭就顺水推舟道:“王姐,你跟你那老不死的做的时候,一般是用什么姿势?”

“他在上面,我在下面咯,”说着,王艳就夹了一块炒蛋送到刘旭碗里。

“没有试过别的姿势?”

“农村人哪有什么姿势啊?”

“王姐你忘记咱们小时候看的那个碟了?”

刘旭这么一说,王艳就想起来了。

那年刘旭十五岁,王艳二十五岁。那天有人结婚,他们两个就去凑热闹,后来新郎新娘还有客人都去外头拍照之类的,而刘旭和王艳就在新房里玩。王艳其实也是想去拍照作纪念,可又怕十五岁的刘旭会这里动那里动,一不小心打破东西就不好,所以就一直陪着刘旭。

之后呢,刘旭就去乱按DVD,结果就出现了两个没有穿衣服的男女,男人躺在床上,女人骑在男人身上摇啊摇。

农村的男人对性了解得比较少,但二十五岁的王艳绝对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当对性一窍不通的刘旭问这是在干什么时,王艳就说男的做错事,女的在惩罚他。

想起那件事,真觉得结婚前还是有很多值得回味的事的王艳就叹了口气后笑出声。

“有用过那姿势不?”

眨着还算明澈的眼睛想了片刻,王艳就道:“还真没用过,不过我有和一个男人用过。”

“谁?”刘旭心里咯噔了下。

“那个男的对我很好,非常的好,所以我就跟他用那姿势了。”

“不是你老公吗?”

“当然不是了。”

“那到底是谁?”

“你怎么这么激动?”

“因为……因为我不希望王姐你是一个很随便的女人。”

“我看上去难道不够随便吗?”

盯着王艳那压着桌子边缘的雪峰,刘旭就摇了摇头。

“我其实是很随便的,”绕到刘旭后面,王艳就搂住刘旭脖子,并将胸都压在了刘旭背部,随后就附到刘旭耳边吹气,轻声道,“我还叫得非常大声,就好像自己要死了一样。”

老婆和老公上.床很正常,所以王艳和她老公做的话,刘旭并不会反感,毕竟他们是夫妻。

可一想到王艳竟然和除了她老公之外是男人做,而且还如此坦然地说出口,刘旭就有些生气,原本还想酒后跟王艳乱性的想法也荡然无存。

“话说,旭子,要不要我跟你说得更详细一点?”

“不用了,”说着,刘旭就拿开王艳的手,并起身往外走,道,“我吃饱了,要去睡觉了,谢谢王姐招待。”

看到刘旭这反应,王艳就咯咯直笑道:“笨蛋,这个男人就是你啦!你王姐我虽然说话很随便,可身子可不会随便被男人摸的。”

“怎么会是我?”

“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说到这,王艳就将那次的事讲了一遍。

那次其实也就是玩过家家,王艳说看到电视里的人骑马很好玩,可她都没有骑过马,所以刘旭就立马躺在草堆里让王艳骑了。骑在刘旭身上的王艳确实摇得非常剧烈,叫得非常大声,架架架的。

想起那件事,刘旭就知道自己错怪了王艳,所以就跟王艳道歉,并继续坐在陪王艳喝酒。

跟刘旭干杯并灌下大半杯后,被呛得咳嗽了下的王艳就道:“其实在我印象里,你就像是我的弟弟,可是我怕你长大之后就变了味,就不会将我当成姐姐,而是当成了个女人。”

“你不就是女人吗?”

“你不懂我的意思,”叹了口气,王艳就道,“算了,算了,反正咱们不谈那些,咱们就喝酒。来,给姐姐我倒满。”

“王姐,我觉得你的婚姻真的不幸福,有没有想过跟他离婚之类的?”

“离过婚的男人值钱,离过婚的女人就不值钱,而且我还带这个娃,想再结婚都很难了,”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刘旭,王艳继续道,“咱们就像姐弟,有些事我从来不跟外人说,但可以跟你说。自从我生下女娃后,那个老不死的就没有摸过我。所以啊,我跟他其实已经没有夫妻之实,只剩下夫妻之名了。”

“王姐,我是专攻妇科的,我知道那事就像吸毒,做了几次就会迷上,要是好几天不做就会很空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