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最猛料的真心话问题 富豪会所玩弄性奴美女

更新时间:2020-11-11 11:25:42

 还有那迷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倘若今天,他们两人遇见的不是彼此,那后果,他不敢想象。

  想到这里,程恙忽而重重关上了水龙头,敷衍式的用毛巾擦干身子,从床边的地毯上找到了自己的衣裳,一番穿戴整齐后,又坐到了床边,朝陆恬的额头深深地一吻,极尽深情不可移,却又有几分伤感阴郁。

  站起身来,从西装的口袋里翻出了一张自己的名片,轻轻将它置于床头柜边,于是,关了卧室的灯,毫不回头地走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米色的薄纱窗帘打在房间的床上,陆恬抬起一只手揉揉眼,浑身酸疼的她,提不起力气,许久才微微翻了身,瞥见床头柜上放着那一张名片,从被窝里掏出一只胳膊将它拿到眼前细细看着:爱婴可网总裁 程恙。

  “原来这个神颜帅哥竟然还是个总裁。”

  陆恬嘴里念叨着,扭着头在房间来回看着,台灯下压着的那张的银行卡格外显眼,她冷笑一声,这个男人是把她当鸡了么?真是可笑。

  头疼的厉害,下身也疼得厉害,尤其是她的阴穴。

  陆恬不知怎么就想起昨晚那个纵欲过度的自己,当程恙把他又粗又大的 塞进去的感觉,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以致于她现在倒觉得身下空虚不少,空荡的巢穴等着他来填满……

 文学

  只是,她还有很多未解的谜团,为什么会被下了药,又为什么会赤身躺在这酒店的床上,一切显得那么刻意而又惊喜。可是,程恙他,好像也像是被下了药一般。

  这一切的一切,都太让人怀疑了……

  而且,他竟然认出了自己,陆恬想起昨晚他在耳旁的话:“DJ陆恬,感觉怎么样?”

  程恙浑浑的嗓音像是在她脑子里生了根,怎么甩都甩都不掉。陆恬从床上坐了起来,拍了拍脸颊,安慰一般自言自语道:“都是成年了,做个爱怎么了,老娘愿意!”

  而且一想到程恙,陆恬倒觉得自己也不亏。

  只是他们,是世界不同的人,平行轨下的两人,从此以后,再也不会交集了……

  陆恬在房间里磨蹭了许久,穿好了衣裳,将银行卡和程恙的名片统统扔进了酒店房间里的垃圾桶,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从酒店大门出来的时候,只觉得阳光一阵刺眼,手提包里手机响了起来,是

  室友打来的电话,刚把手机放到耳边,室友念念的声儿差点没把陆恬的耳朵给震聋:“你跑哪儿去了?老师在群里叫你赶紧去一趟,毕业设计的事,说你涉嫌抄袭了别人的设计,这事要是这么下去,你可就别想毕业了!”

  陆恬听得倒格外淡定,等电话里的人说完,她忽而一句:“抄袭?她说我抄谁的?”

  “梁凉。”

  听到这个名字,陆恬恍然大悟,冷笑一声,不光是这设计的事,恐怕连昨晚迷药的事,也和她脱不了关系。

  “等着,我马上来!”

  说完,陆恬立马挂了电话,招了辆出租,直接往学校的方向赶。

  从导师的办公室里拿出了她那份被判定未抄袭的设计,陆恬气势汹汹的往宿舍里跑,夹着设计的塑封在风里啪啪作响。

  重重用脚踢开宿舍的半掩的门,那声响颇大,把床上的念念和正对着镜子化妆的梁梁一惊。

  陆恬飒飒走到梁凉面前,将手里的设计啪的一声摔到了她的桌上,碰到了她的肩膀,打断了她新买的限量版口红。

  “说说看,怎么回事?”

  陆恬努力抑制自己想要抬手打人的冲动,冷冷看着依旧装作无辜的梁凉。

  “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你还在装是么?是你盗走了我的设计,贴上你的名字,再去交给老师,你以为我不知道么?”

  梁凉依旧一副与她无关的模样,把被陆恬打断的口红随手扔进了垃圾桶里。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你做的事没有人知道么?你自以为天衣无缝的完美计划实际上漏洞百出!我只要随便一查就可以清清楚楚知道。你以为盗走抄袭了我的计划,就可以害我不能毕业么?简直妄想!还有,你找人给我下迷药的事,我还没和你好好算算呢。如果我毕不了业,那你也别想了!”

  陆恬激动地说完,仿佛还不能平气,低头看见念念的桌上的一个杯子,抬手就是一摔。

  哗啦一声,玻璃碎片溅得满地都是,一片狼藉。

  默默在床上吃瓜的念念,看了一眼自己无辜丧命的杯子,选择退出这场“大战”。

  仿佛是被陆恬摔杯子的举动激到了,梁凉终于肯开口:“是,我是拿走了你的设计,那又怎么样?像你这种靠着叉开双腿,让男人操你逼的烂女人贱女人我就是看不惯!”

  陆恬一听立刻炸了,明明自己昨晚之前还是个处,怎么到她嘴里的就变成无敌骚浪贱了。

  “你的嘴巴放干净点!”陆恬一凶,瞪着她的眼神充满了力量。

  “你每天晚上穿成那个样子去酒吧,谁知道你是去干什么”

  “你!”

  陆恬刚抬手,想狠狠甩梁凉一个耳光,可没成想,就被念念给拦了下来。

  “恬恬,恬恬,冷静点,交完设计就能毕业,这个时候不能再出事。”念念一边说,一边朝她使了个眼神。

  “我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没有一条规定说女人应该穿什么衣服!如果你只是从我的穿着就有什么不好的想法,那是你思想龌龊!”

  梁凉被怼的说不话来,只好默默摔门而去,轰的一声,把念念又给惊着了。

  见梁凉终于走了,陆恬这时候忽然坏笑一声,眼神凌厉又有着绝对自信,慢慢从口袋里掏出正在录音的手机,摁了停止键,走到了念念的床边。

  “起床!陪我去个地方!”

  “去哪?”

  “办公室。事情总得有个说法!”陆恬拿着手机在念念的眼前晃晃,她马上意会,嘴角一弯,倒拍起陆恬的马屁来。

  “恬恬!还是你厉害!”

  陆恬一笑,忽而变得温柔起来,语气平和亲近:“赶紧起来,然后再去逛街,买个杯子赔你!”

  “恬恬大人,客气了,为你的扫除绿茶婊事业贡献一个杯子算什么,这是小的应该的!”

  “那就算了?”陆恬玩笑的说着,冲着念念挑了挑眉。

  “哎,别别别,这个还是可以有的嘛!最新出了一个限量款,小的可以拥有么?”

  念念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成,恬恬大人满足你!”

 魅色酒吧的老板给陆恬打电话的时候,她正在和导师修改着设计稿,将手机静音,所以任凭老板打了多少个,都是徒劳。

  陆恬从办公室里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拿到手机一看,一连二十个未接都是魅色的人打过来的,刚想关了它,免得心烦,可就在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陆恬无奈翻了个白眼,接通了。

  “今晚有个趴,要不要来?”

  陆恬还未说话,电话那头就已经按耐不住了。

  “不用了,最近比较忙,要毕业了,工作的事,还没着落呢!”陆恬顺嘴牢骚了几句。

  “哎呦,我的姑奶奶,你都多少天没来了,自从上次……这都快半个月了。你不来,我这都没什么人气,生意少了一半啊!”

  听着电话里的声音,陆恬脑子里又浮现出她和程恙做爱交欢的场景,自己的两团的 被他牢牢握在掌心之中,轻轻揉摸,极尽爱抚,越来越深,越来越烫……

  她记得他舔着自己的乳头,伸出舌尖在乳晕上打着圈圈,还挑逗着说着自己身上有奶香味儿。

  在浴室的浴缸里,自己柔若软嫩的身体在水下被他亲吻了个遍,他的唇覆盖的每一寸肌肤,都给陆恬带来了酥麻和欢愉。

  当他再一次拖着他的巨龙,插进去时候,陆恬明白,她终于体会到了高潮的感觉,那时的身体,仿佛不再属于她自己……

  “我最近真的没有时间……”婉拒的话还未说完,电话那头又开始做出承诺,说只要她答应来,工作的事,魅色能给她搞定。

  陆恬没办法只好应承了下来,将手头的事忙完,又回宿舍换了件衣裳,到了魅色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钟。

  可是,这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上了舞台的陆恬,换了一身修身的黑色薄纱吊带包臀裙,台下的人一见是她,便立刻欢呼起来。

  这陆恬,着实还是有不少人气的。

  她熟练地打着碟,跳着舞,扭动着身子,薄纱包裹下的身材简直火辣,她及肩的长发尽情甩动着,细白修长的双腿在眼花缭乱的灯光下,更显得诱人。

  台下偏角的一方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眼神深意又迷离地望着台上的陆恬,目光从她的胸部一直滑到大腿,他不自觉得喉结动了动。

  这个女人,又勾起了他的欲望!他日夜想着的人,如今就站在台上……

  站在一旁的一个服务生端起一杯酒递到了他手上,叫了一声:“程总”。

  程恙轻轻将酒杯送到唇边,微抿一口,皱了皱眉。比起饮酒,他更想吃了台上的陆恬,他是如此想念她的奶香味儿,她的味道,可比着酒味儿香甜多了。

   想着想着,他的身体竟微微有了反应,西装裤里竟立起了小帐篷,服务生眼尖,尴尬退场。

  程恙也用几声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继续深深看着台上的可人儿。

  一场趴结束后,陆恬下了台往休息室里走,可还没等她走到,就被人半路拦在了走廊里。

  拦住陆恬的是一个西装革履,面色稚嫩的年轻人,年纪瞧着和陆恬一般大,只听他开口而道:“陆小姐,我们老板有请。”

  陆恬微微抬眼,冷静自然,锐利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不好意思,我没有兴趣。请不要挡我的路,谢谢。”

  说完,就朝他客气一笑,刚走了两步却又被他挡了道。

  “陆小姐,在这个地盘儿,还没有我们老板叫不动的人……”年轻人又开口道。

  陆恬停在原地,仔细思量着,将手机背上身后,点开了通讯录。她想着要是真的碰上了什么硬茬,也好及时打电话求救。

  年轻人将陆恬打上了酒吧所在大厦的星级酒店里,两人停在一间房前,年轻人给陆恬的手上递过了一张房卡。

  刚刷卡进了房间,陆恬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人死死按在墙上,等她看清楚是谁以后,才发觉自己早已被他两只结实的臂膀紧紧圈住。

  “是你?”

  陆恬这才细细看他,竟然是程恙!她本以为那晚以后,他们之间再无交集,可如今,她又再一次被他拥在怀里。

  后面一句还未说出来,铺天盖地的吻便袭来,程恙含住她的唇,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伸出舌头撬开她的牙关,肆意汲取她嘴里的气息,还挑起她的舌头,在她的舌上滑弄着。

  他的吻渐渐下来,到下巴,耳垂,最后停在陆恬的脖颈处,他就那么一处一处亲吻着,又伸出舌尖舔弄着她颈部光滑白嫩的皮肤,越是肆意的亲吻,越是让程恙欲罢不能。

  陆恬被他吻的面色潮红,用着仅存的理智推开他,可是处于欲望中的男人哪有那么好对付,由着陆恬使了多大的力气,自己还是被他紧紧圈住。

  他的吻终于停住了,只听见来自他胸腔起伏的呼吸声,用着沙哑低沉的嗓音看着怀里的陆恬道:“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你可让我好想,我的小陆恬。”

  他说着,温柔拨弄着陆恬额前的碎发。

  “想我?为什么想我?”

  “想吃了你,把你吃干抹净。”程恙似乎对于这样的一句并不满意,于是又继续道:“我硬了……我一看见你,它就硬了。”

  他一边手,一边拉着陆恬的手摸了摸自己两腿间,陆恬碰了一下,那玩意儿涨得很大,而且硬邦邦的,又粗又烫,她条件反射一般,立马又把手收了回去。

 程恙忽而撒起娇来,面对这样一个神颜的男人,用这样的语气,说着这样撩拨的话,陆恬都着实心动。

  不行,她要理智!陆恬的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响着。

  程恙看着她,手上开始不老实了,一只手伸进她的衬衫里面,想要褪去她碍事的胸衣,另一只手又伸到背后,尽情揉着她软翘的臀肉。

  “你还想要么?

  陆恬被他手上的动作弄得身体一阵阵发软,根本站不住,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短裙,早就被他褪下,他的一只手也顺势移到了她的内裤上,滚烫的掌心覆上了她的裆部,爱抚着她最私密的地方。

  “不,我,我才不想呢!”陆恬扭过头硬声说道,不敢直视他。

    “都这么湿了,还说不要,我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我的小陆恬……”

  程恙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手上的动作。

  程恙看着这么因为他而起的汁液,弯弯嘴角,将陆恬的内裤彻底脱下,大手一挥,扔到了一边。

  原本脑子里还有仅存理智的陆恬,这时候也什么也顾不得,此刻的她,只想和程恙尽情的做爱,交欢,真想就这么一直做下去。

  她终于忍不住了,在程恙的怀里扭来扭去,又伸出自己的双臂抱住了他精壮却纤细的腰身。嗯,啊,几声过后,妩媚撩人地说道:“要,我要……”

  程恙终于得到了回应,会心一笑,  “我的小陆恬,还是不要嘴硬的好。”

 “我的小陆恬,你可真甜!”

  此时的陆恬,整个人是挂在程恙身上的,程恙将陆恬弯腰抱起,抱到了一旁的大床上后,便开始麻利地脱着自己的衣裳,没两下的功夫,也将自己剥了个精光,压在了陆恬的身上,又用一只胳膊撑着自己,生怕把陆恬给压坏了。

  当程恙胸前结实的肌肉触碰到陆恬的乳头时,她不自觉哼了一声:啊……

  下身止不住的在流着,床单上也是一片狼藉……

  程恙心里骂了一句:果真只有这个女人,才会让自己这么坚挺!

  欢爱到达了高潮

  陆恬因为下身的温暖,双臀也开始稳稳抖着,胸上两朵雪白的团子,明晃晃的,看着程恙的眼里,真是美极了。

  他将自己的东西从陆恬深深的窠穴里慢慢抽出来,躺在他身下的满身粉红的娇人儿,情不自禁皱了皱眉。

  程恙望着她微微拧在一起的眉头,又轻轻爬上她的身子,将脸埋在她波涛的大胸之中,蹭了蹭,又用力吸了吸属于她的气息。

  “疼么?疼就别夹的这么紧,我的小陆恬,可真是个娇人儿……”他一边说着,一边又肆意“啃咬”着陆恬的脖子,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印记。

  陆恬这才缓缓睁眼,浑身酥麻不得动弹,伸出手摸了摸正把头埋在她肚子上的程恙,说了一句:“被你折腾的没力气了,抱我去洗澡吧,顺便再给我买两身干净的衣裳,我的衣裳,被你弄的都不能穿了……”

  听陆恬说完,程恙低头看了一眼地上散落的胸衣和内裤,上面白色的浑浊粘液,格外显眼。

  将陆恬从床上抱到了浴室,又贴心的在浴缸放好了热水,程恙便出去了。

  床边散落的不止有衣服,还有陆恬刚进门时,因为惊吓而扔出去的包,包里的东西统统散在地上,其中一份用塑封包好的简历映入程恙的眼帘。  他将简历来回翻看着,看着证件照上清纯明秀的陆恬,脸上又是微微一笑,一看简历的专业类,程恙没想到她竟然是学广告设计的,心思一动,眼眸一转,走到床头柜前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小林,看一下广告策划部的投来的简历,有没有一个叫陆恬的?”

  “好的,老板稍等。”

  约莫两分钟,电话那头说着:“的确有一个陆恬。”

  “好,录取的新人里加她一个。”

  “是,老板。”

  “还有,找人两套干净的衣服送到魅色酒吧大楼酒店2608号房,一套男

  装,一套女装,款式大方,样子干净就行。还有,准备一套女人的内衣,36C,一起送来。”

  程恙在电话吩咐了所有的事之后,便又将手机扔到了一边,跳起倒在了床上,呈现出一个大字型,嘴上始终止不住的偷笑

    见陆恬迟迟不从浴室里出来,程恙疑惑着往浴室里走,只见陆恬闭眼躺在满是水的浴缸里一动不动。

  他脸色大惊,瞪大了双眼,以为陆恬出了什么事,三步两步迈着长腿把她从浴缸里抱了上来,用干干的毛巾裹着她。

  低声在陆恬的耳边叫了几声她的名字,她还是丝毫反应都没有,程恙心里慌了起来,将她放到床上,伸出一只手,大拇指轻轻按了几下她的人中。

  好不同意看见她终于醒了过来,程恙这才舒了一口气,将陆恬牢牢抱在怀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