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

更新时间:2020-11-11 11:47:02

我紧张的紧绷住神经,大气也不敢喘,生怕呼吸声都能让她听出来我不是杨贺!

 

 

与此同时我回头看了眼门口的方向,准备开溜。

 

 

还好柳莺继续保持着这个姿势,也没有要摘下眼罩的意思,哭笑不得说:“你说话啊,我认输了,待会儿做完,我就学小狗趴在地上叫还不行吗?”

 

 

 文学

我嗯都不敢嗯一声,慢慢抬起手,放在了她后面。

 

 

柳莺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你可真行,非要玩到底不可吗?那这样好了,你要不说话就别说了,我问你,你要同意,你就拍一下我,要是不同意,就拍两下,这样总行吧?”

 

 

我登时大喜,赶紧在她后面拍了一下。

 

 

啪的一声脆响,不轻不重。

 

 

柳莺猛地颤抖了一下,然后羞涩无比的说:“老公,我听郭丽说,她老公每次都会给她用嘴,而且她就会……就会飞起来。”

 

 

我愣住了。

 

 

柳莺的声音忽然更小了:“老公,其实我……我也想试试那种感觉,可以吗?”

 

 

我的天,柳莺居然提出来这种请求?!

 

 

刚才我差点自己主动凑过去,现在她居然就提出了这样的请求。老实说我不介意帮她,我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一幕会被杨贺看到。

 

 

可是这种担忧,完全没有成为我的顾虑,我几乎不假思索的拍了她一下。

 

 

柳莺顿时大喜:“太好了,老公,你真好!”

 

 

我暗暗叫苦,心想我要帮你用了嘴,那是你老公好,还是我李东好?!

柳莺迫不及待的动了两下,示意我可以开始了。

 

 

我木讷的不得不又蹲了下来。

 

 

听柳莺刚才那意思,她多半是没有试过了。不知道这是不是跟柳莺不肯帮杨贺的关系。

 

 

我忍不住的呼出了一口气,扑了过去。

 

 

我顿时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的成就感,好像在我让她可以如此的愉悦,我脸上也很有光似的。

 

 

那感觉确实很奇怪。

 

 

于是我故意呼出热气。

 

 

柳莺最后终于是忍耐不住了,可怜巴巴的发出了央求:“老公你快过来,求你……”

 

 

我深吸口气,心想可以为柳莺这样的女人带来快乐,也算是我李东的一种福气吧。

 

 

于是,我真的慢慢凑了过去。

 

 

柳莺这次的反应更加强烈了。

 

 

奇怪的成就感更强烈了。

 

 

在我毫无保留的施展之下,柳莺抖动的更加激烈。

 

 

柳莺不断的发出美妙的赞许之声。

 

 

“老公你好厉害,我脑袋都空了……”

 

 

一边赞许,柳莺还一边奋力的扭动着。

 

 

这感觉却又是说不出来的奇妙。

 

 

渐渐我是真忍耐不住了。

 

 

我豁然跳了起来,俯视着柳莺忍不住的伸手拍了两下,柳莺啊的叫出声来,却并没有痛苦的味道,满满的,只有愉悦。

 

 

我等不及了。

 

 

于是我摁住她,示意她不要再晃动,然后迫不及凑了过去。

 

 

可没想到,柳莺突然转过来了!

 

 

毫无征兆,她居然就这么转过来了。

 

 

本来沉醉其中的我一下子吓的魂飞魄散,毫不夸张的说,我差点吓尿!

 

 

还好柳莺戴着眼罩。

 

 

我瞪大了眼看着她,心想一旦她有摘掉眼罩的举动,我马上扭头就跑。

 

 

甭管来得及与否吧,总比跟她大眼对小眼的强!

 

 

好在她没有这个意思。

 

 

柳莺扭过来说:“老公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早知道你这么厉害的话,人家每天都会要了呢。”

 

 

她说是老公厉害,可实际上不就是夸我呢吗?

 

 

被她这么夸上两句,我心里头还真是舒服的很。

 

 

可惜我连笑都不敢笑出来,只能把美滋滋藏在心里。

 

 

柳莺忽然试探着往我这边靠了过来,并且柔声柔气说:“老公,你不是一直想要我帮你吗,我今天就帮你好不好?”

 

 

弄?弄什么?

 

 

我猛然愣住了。

 

 

眼睁睁看着她靠我越来越近,我急忙屏住了呼吸,在极度紧张的状况下,我哪儿还有那种冲劲。

 

 

柳莺忽然伸出了玉手。

 

 

这一瞬间我恍然大悟,难道她是想帮我……

 

 

我的天,高高在上的老板娘,居然要帮我吗!?

 

 

我正惊诧的不敢置信,柳莺已经伸过来了手!

 

 

我登时紧绷住了每一根神经,脑袋里似乎也有什么东西瞬间燃炸了。

 

 

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便毫不犹豫的凑了过来。

 

 

没等我有所反应,她已然淹没。

 

 

我登时感觉到我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似乎刚刚的一场爆炸,炸掉了我脑袋里所有所有的东西。

 

 

柳莺明显有些生疏,可是她带给我的感觉却是无与伦比的,毕竟她的身份与众不同。

 

 

我可记着呢,昨天她老公杨贺求着她,她都不肯,可是今天,她却主动帮我了!

 

 

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与优越感,美不可言。

 

 

我忽然有种错觉,我比她老公杨贺,都要幸福太多太多了。

 

 

纵然杨贺能光明正大的拥有她,可他不也没能享受她这般的待遇吗?

 

 

我就不一样了,我甚至可以让她帮我,这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非凡的意义,特殊的身份,高贵的气质,各种因素都让我觉得腾云驾雾,觉得柳莺生疏的伺候,赛过世界上任何让人愉悦的事情。

 

 

我居然有种要忍不住的冲动。

 

 

可这不行,要是控制不住,那杨贺的计划可就完全泡汤了。

 

 

我不断的深吸气,甚至强迫自己去想些别的事情。

 

 

再说了,我还怕柳莺觉得我本事不强。

 

 

柳莺确实技法生疏,不留神被我卡到了嗓子,顿时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看她忽然咳嗽,我又觉得十分可爱喜欢,又觉得心疼。

 

 

心绪繁乱的情况下,我差点冲口说出了话。还好我及时忍住了。

 

 

我愣着神,期待着柳莺咳嗽完了还可以继续。

 

 

柳莺咳嗽着,突然,她一下子摘掉了眼罩!

 

 

我毫无防备,根本来不及有所反应,登时,我浑身都木住了,完全不知所措的傻愣着。

 

 

坏了坏了,我光贪图享受了,居然忽略了特别重要的一点。

 

 

杨贺是她老公啊,他是个什么情况,她能不知道吗?她都被我弄的咳嗽了,她肯定猜出端倪了啊。

 

 

我想到这一点也未免太晚了。

 

 

柳莺豁然抬头,看见我的瞬间,整个身子轰然一颤。

我心里大吃一惊,暗道糟糕,我和老板娘四目相对,纷纷揣测着心里的想法,只见老板娘眼神涣散,面露惊恐的看着我,我自己也是吓得魂飞魄散,一个劲的想着对策,到底应该怎么办?

 

 

两个人对视了,差不多有十来秒,老板娘这才张大嘴巴想要大喊,可是老板就在门外钥匙让老板娘大喊的话,岂不是惊动了他妈,我答应了老板要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就算做不到,也起码不能让他发现了,不然的话,别说我自己有麻烦,就连老板也或者有麻烦。

 

 

老板要是出了事的话,我还得换工作,多麻烦,要知道现在这个社会,想找一份,这么好的,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可不容易。

 

 

“嫂子你别,杨总就在外边,别说话,不然的话,我会有很大的麻烦,求求你了。”我面露哀求,可怜巴巴的看着老板娘。

 

 

老板娘深吸一口气,急忙用被子将迷人的身躯披上,这才对我说道,小声的问我:“你都没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赶紧把自己的衣服裤子穿上,像什么样子呢?”老板娘瞄了我一眼,褐色的说道,不过从老板娘的女婿里,我似乎听不出愤怒,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原因啊?

 

 

“嫂子啊,你听我解释,这样吧,你慢慢听,是杨总叫我这么做的,我也是没办法送给打工的,必须得听老板的话,不是吗?”

 

 

我苦笑一声,并指了指自己的身体和周围,说道:“,而且我是光秃秃进来的,我也没有衣服啊,不好意思老板娘。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贺那个混蛋怎么会在外边。

 

 

见状,我也没有办法。只得将所有事情全盘托出。

 

 

“其实小子是老板让我这么做的,他说,这样偷偷替换他,然后让你珠胎暗结,这才能,获得一些家产,要不然的话他一分钱也拿不到我只是打工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老板娘实在是不好意思。

 

 

老板娘一听,似乎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紧接着,泪水直流,那豆大的泪珠从她眼眶里流出来,我看着都有些于心不远,心里也暗骂,老板也真是个混蛋,自己得了无精症就算了,还要这么糟蹋自己的老婆。

 

 

其实我一开始并不乐意接这个差事,但是没办法,身为打工的,老是不听话,就得被辞职,不过还有一句话,我没有告诉老板娘,就是事情之后我能获得一杯,不菲的奖金。

 

 

“好吧,李东这件事也不怪你,那个混蛋,为了那些钱,什么都能做得出来,自己的老婆都能让人糟蹋,行,他就这么巴不得我被别人弄吗?这么巴不得戴绿帽子吗?”

 

 

老板娘说着,黯然神伤的坐在床边,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得轻轻拉开毛巾,然后帮她擦着泪水,一边小心的安慰着。

 

 

或许是我的举动,让老板娘觉得温暖,他抬头看了我一眼,那一瞬间,让我的心都化了。

 

 

而且老板娘现在跪坐在床边上,抚着我,我低头一看,就能轻松的看到完美的风景,看的我眼都花了。

 

 

“老板娘,别哭了,没事儿,但要是老板不要你了,我养你吧。”

 

 

不知道为什么,情不自禁的我就说出了这番话,但是说完之后我就十分的后悔,老板娘家里有这么多钱,还需要我养吗?我这不是废话吗?其实面对这样的场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被激发保护欲,如此娇滴滴的美人在里面哭,是谁都受不了。

 

 

老板娘恰意的看了我一眼,似乎若有所思了一会儿,这才对我说道:“,李东,我问你一件事情,你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绝不能有半句假话,要不然我现在就出去,然后你们俩都得玩完。”老板娘话虽然不是很大声,但是威胁的力度十足,他吃定了,我不敢辞退这份工作。

 

 

再次说,对于美人的要求,我一直都是拒绝的,其实,老板娘,就算不邀请我,我也不敢有任何出格的动作,因为现在做这种事被人发现了,那事传出去,我面上也是不好受,而且,随便老板娘告我个猥亵罪,也够我喝一股,以他们家财大势大的,压力老板,绝对不会管我,这点我心知肚明,所以思索了一会儿,我就站好了队,因为我知道他问我的东西肯定是关于老板。

 

 

“没问题,嫂子,你就只管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而不尽,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通通告诉你,但是,请你放我一马好不好?这件事我真的也只是个受害者,我也不想的。”

 

 

一边说着,我还情不自禁的去盯着老板娘,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却诚实的很,我想压住心里的渴望,可是没法啊,老板娘实在太美了,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那么的吸引人。

 

 

“呵呵,你还会害怕,没事,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我绝对不会为难你。”老板娘知道我在瞄他,却也不整理身上衣服,反而十分大胆的迎上我的目光,这样我有些尴尬,心里开始有些打鼓,难不成说,老板娘开始对我刮目相看吗?还是被我所吸引了,我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发个白日梦。

 

 

想来想去,又觉得有些可笑,心想你老板娘这样有家才有势力,还有美貌的女人,想找什么男人不容易,简直会排着队,但是我对自己的本钱,也有十足的信心,因为从小学开始,平时咱们上厕所的时候就曾经比过大小,没事,我那里都是最大的。

 

 

“我也没什么好问的,你都我就问你一句,你老板外边有没有女人。”

 

 

老板娘两眼锋利的目光对向我,似乎要从我眼睛里看出什么东西。

 

 

我不敢撒谎,但是我也不想这么快将杨贺的事情爆出来,毕竟说到底他还是我的老板,而且平时对我也不错,其实我知道,他背后有女人。但是杨贺个人吧,心眼不坏,虽然我想好了战队,但是我还是决定给他留一条生路。

 

 

,因为早就想好了说辞,也猜到老板娘这个问题,所以,老板娘你问我,我立马就做出了回答,而且眼睛丝毫不躲闪的,迎上了他的目光:“,嗯,嫂子啊,你要是问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只是个司机,但是平时偶尔他还是会让我带他去一些宾馆酒店之类的地方,具体是去私会,还是去应酬,这个我也没有问。”。

 

 

我真真假假的说完,内心还是有些打鼓,但是表面不能虚,既然选择了,就是说就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我已经迎上了老板娘的目光,她也正看着我。

 

 

老板娘抿着嘴,似乎对我的话在思考,我看他抿嘴的表情也十分的动人人。

 

 

“你懂啊,我平时对你都不错吧,而且我刚才还帮你那个,你可不能撒谎哦。”

 

 

老板娘说着,但他说的那一个的时候,脸上微微发红,似乎在想着刚才的事情,也比较羞人。

 

 

“绝不说谎,嫂子,你要是发现我说谎,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这个人最诚实,要不然的话,我天天打。”

 

 

雷劈两个字还没说出口,老板娘突然上前捂住了我的嘴巴。

 

 

而我这个角度,闻着老板娘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气,在眼角余光微微向下看,那完美的风景,直接让我有了强烈的反应。

 

 

“别这么说,嫂子也不是想要你的命,嫂子只是说以后你的事情得由我来安排,怎么样,不要听杨贺的,钥匙,然后让你做什么事,你一定要提前告诉我。”。老板娘看着我眨眨眼睛,而她手过来的时候,更是眼角飞红,啐了一口:“天,怎么这么大,刚才我帮你的时候我就受不了。”

 

 

既然认老板娘为新的东家,那我也不必愧了,直接就表了自己的态度:“,问题,嫂子以后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敢往西,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我一定帮忙。”

 

 

“嗯,至于我那里吧,我是从小就这么大,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可能是遗传吧。”被美女这么赞美,我心里还是乐呵呵的,随便找了个借口就糊弄了过去,至于老板娘喝吧,我决定不再跟他了,因为已经这样的事情。

 

 

“嗯不错,那你既然出去的话会不会,让他怀疑呀,算吧,你去跟他说,就说你已经把事办成了,然后看他什么反应。”

老板娘的脸已经,比苹果还要红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指着我:“还有,这里赶紧消退了吧,要不然你这么出去的话,他肯定会怀疑的。”

 

 

我心里苦笑,心想,我才起来了,这怎么消,那叫嚣,我瞄了一眼老板娘又不好意思开口,此刻我就是光秃秃回来的,要是有手机的话,我还能去厕所。

 

 

老板娘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犹豫了一下,才面红耳赤的对我说:“,这样吧,我来帮你解一下过,免得外边那个死家伙怀疑,但是你以后什么事情都得提前跟我说,不然要是再让我发现的话,我就新账旧账一起给你算。”

 

 

听到老板娘要帮我,我心里十分的激动,难以置信的看着老板娘。

 

 

老板娘虽然差不多30岁,但是保养的非常好,而且此刻只是用一张被子围着身体,那淡淡的清香,更是激起了我的渴望,光是那小嘴,就想让我,十分的受用,简直就是男人心中完美的女神,有这样的人帮我,我李东是修了多大的福气,而且最主要的一点是,他是我的老板娘,是我最尊敬的人,我平时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居然发生了,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刺激感。

 

 

“怎么不需要吗?还是说你要自己解决呢?对了你可别想歪,我只是用手哦。”

 

 

老板娘在说,这我当然是十分乐意,我也十分的开心,嗯,当即我就按照老板娘的说法,躺好。

 

 

然而更让我奇怪的是,老板娘居然带着我的另一只手,附上了胸口。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哈。”,老板娘轻轻地说着,在我耳边喊着出去,立刻激起了我的渴望,我立刻点头示意,然后伸出手。

 

 

我已经急不可耐了,我只觉得有一股奇妙的感觉传遍全身。

 

 

“嗯,啊,李总,你好棒哦。”老板娘刺激着我,我知道他说这个话是假的,只是刺激我,但是我也十分的受用。

 

 

感受到老板娘的肌肤,还有那精致的手指,我一下没忍住。

 

 

老板娘啊了一声,这才松开了手。然后还十分细心的用纸巾帮我擦拭着,感受到这样的场景,我真是无比的舒畅。

 

 

20多年来,我女朋友也没有谈多少,像老板娘这样贤妻良母典型,简直是我心中的典范女生,我突然起了心思,要好好伺候她一番的心思,但是我不敢,因为老板就在外边,而且我也不能亵渎我的女神。

 

 

好不容易将身体擦干净了,老板娘这才让我出去,然后嘱咐我,绝对不能跟老板说这样的事情,并且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得向着她。

 

 

我马上点头,保证,这已经不知道是我多少次保证了,但是,却十分的有效,老板娘点点头,这才让我出去,然后再用纸巾把身上给擦干净。

 

 

不过我刚起身,却发现,老板娘,刚还坐在床边上,有一块地图,我心里一动,难不成刚才老板娘也来了反应吗?

 

 

“李总,你真是厉害。”老板娘面红耳赤的说着,而且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渴望,但是却被理智给压制下去。

 

 

“嗯,老板娘,我先走了,在吗?嫂子,下次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打我的电话,我的号码这个。”

 

 

我给老板娘报了手机号码跟微信号后,我才走了出去,小声的在地板上,走着,然后还叮嘱老板娘戴上眼罩。

 

 

一直到了门外,然后见到我出来,老板娘,没有走出来,他才喊了我一声,老板也是光秃秃的,我瞄了一眼他确实比我小了不少,难怪,刚才,老板娘帮的时候一下就感觉的出来,这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杨贺并没有注意这些,而是悄悄地问我:“怎么样了?事情成了吗?她睡了没有?”

 

 

有了刚才老板娘的那一出,我现在感觉杨贺,十分的无耻,真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干了,这到底是什么人来着?

 

 

我开始替老板娘感到不公平,毕竟这么一个好的冰山美人就糟蹋在杨贺这里,现在我越看然后越不是人,但是,他始终是我的老板,给我发钱的,我现在还不能作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杨总,放心吧,而且老板娘面罩还没摘下来,他并不知道是我,保证没浪费。”我急忙说道。

 

 

杨贺居然还低下头,确认无误之后,他才放下心来,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干得好,李东,这个月奖金给你翻倍,这样吧,下次还有机会还得继续来,要不然我怕中不了标。”

 

 

我心里大惊失色,心想现在都被老板娘知道了,还来,我有点疑惑的看着老板,那意思是询问,这样真的还来吗。

 

 

“老板要不就算了吧,你看我都提心吊胆的,而且要是被老板娘发现了,那不太好,我们两个都得有麻烦,刚才我已经,够那啥的了。”我小心翼翼的问着。

 

 

可是杨贺并不买单,只见他叉着腰,低声喝道:“哪有那么容易的,你以为自己是标签手啊,你要知道人家是怀不上,她娘家那边大把的财产我就拿不到了,你也一分钱也没想拿到。”

 

 

我有些无奈,心想你还不知道,我们已经被发现了,还拿什么财产,不拿你开涮已经算很不错了,这还是老板娘心里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要是被他追究下来,咱们两个都得玩完。

 

 

我心里这么想着,但是,脸上可不敢这么说,也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只是有些无奈,问老板:“杨总,可是那是你老婆啊,我总来你家也不太好吧,而且今天晚上我已经很努力了,你不信的话你可以去,房间里进去闻一下,味道很大的味道呢。”

 

 

我想拒绝,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杨贺给打断了:“不行,下次必须来,你要知道李东你现在可是弄了我老婆,我要是叫你告上去,那你可不得了,你必须听我的,而且咱们还是做你有你的钱吗?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再看几次,要是成了,就不需要你了,到时候我答应给你一笔,可以够你用一辈子的钱。”

 

 

老板软硬兼施,一边威胁着我,一边给我许下诸多好处,这让我进退两难,但是也没有办法,我只得点头表示答应。

 

 

老板见我点头,这才笑呵呵的,让我离开,然后表示她要赶紧回去了,要不然会让老板娘怀疑,我点头示意穿上我的衣服,蹑手蹑脚的走到家门口,心里想着,然后这个家伙真的是个疯狂。

 

 

“老杨,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来?那我把面罩给摘下来了哈,真是的,非要弄这些东西。”里边传来老板娘的声音,事故演讲者表达着不满。

 

 

“马上来,我刚才就是去上了个厕所,哎呀,面罩比较刺激嘛,来了来了。老婆,我刚才表现的怎么样呢?”老板一边说着,一边冲我竖了个大拇指,然后才屁颠屁颠的走到了里边。

 

 

我穿好衣服,拿起手机,到了家门口,这才收到,老板发来短信,意思无非就是说让我回去准备一下,好好休息,明天给我放一天假,表示我这次非常不错,我心里摇摇头,暗自苦笑,什么好啊,计划都被人发现了,还好。

 

 

想到这,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往租房里赶,一边,路上还给老板娘发短信,因为既然选择站在老板娘这边,通风报信是必不可少的嘛。

 

 

亏爆了老板让我下次再来的消息,老板娘十分的气愤,一边骂着杨贺是个混蛋,这个家伙,怎么这么无耻。

 

 

我在微信上不敢回,静静的等老板娘骂了一通,然后才收到老板娘的短信,说让我下次就按这,老板的想法再过来。

 

 

我心里一愣,老板娘竟然知道了,我跟老板的关系还有目的,为什么还让我下次再来呢?我有点摸不着脑袋,但是既然这么说,我怎么办就是了,一边想着我就回到了出租屋。

 

 

然而我刚回到租的房子里,上楼梯的时候,却听到一股耐人寻味的声音,一听声音我就明白了。

 

 

声音十分清晰,视乎有窗户没有关好,我心里起了想法,蹑手蹑脚的,跑到那间房子的窗户里,往里观瞧。

 

 

借着月光,当我看到里边两个身影时后,不由大吃一惊。

 

 

我一看那个男的我认识,是我的同学陈威,陈辉是我的初中同学,他怎么会搬到这里来呢?以前可是跟我无话不说的好哥们。

陈辉在初中的时候可是我们班的学霸,家里又有钱,是许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而那个时候我家里比较穷,也只有程威,跟我走的比较近,但是后来高中他读了贵族学校,我去了比较偏僻的中学里,然后就没有再联系,关系也渐渐生疏了不少。

 

 

现在能看到陈威,可真是让我十分的开心,按理说成为不应该出现我们这种比较平民的出租屋里,可是眼前的人却视她无物,在看那个女的长得十分的漂亮,此刻他在床边上,陈威在后边,那个女人的身子,让我一览无遗。

 

 

按理说我不应该在门外偷看,但是为什么我敢看呢?因为我知道这个女的绝对不是成为的老婆,陈卫的老婆,我见过,也是之前我们班的人,据说他们初中就一起拍拖,到大学,毕业后终于走到了一起,可谓是有钱人终成眷属。

 

 

对,就是有钱,而不是友情,在如今这个社会上没有感情一说,只要有钱,无论你干啥事儿,女的都能接受,就比如现在这个美女,我猜应该就是三儿。

 

 

我不想打扰陈威的好戏,只是默默的看着这画面,女的长得十分漂亮,但是,从脸上可以看出些许的风尘气息。

 

 

陈薇一边努力,一边打着那个女孩,女孩不但没有叫骂,反而让他大力点,陈威十分的激动。

 

 

此时的我,早就有了强烈的反应,再对比一下,陈威那个尺寸,我心里不由得喜上眉梢,按理说陈威虽然有钱,是我羡慕的对象,但是我的本钱,足足比他大两倍。

 

 

男人嘛,为这事自豪,这也是正常的事情,我心里纳闷着,你这么大也没用啊,毫无用武之地,看看什么时候等一下你去耍一耍了。

 

 

我开始羡慕起陈威来,为家里有钱,人长得也算不赖,可是他并没有我帅,但是人家有过的女人个个都是模特的标准,不说别的,就看面前这个女孩,二十五六左右长的那是一流的吧,身材也是没的说。

 

 

“怎么样?今天舒坦吧,让老子再好好快活一下,已经好久没这么舒坦了。”陈威叫着,一只手拍打在女孩子的后面,借着月光,我能看出女孩并没有愤怒,反而十分享受。

 

 

“讨厌,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你也不好怜惜。”女人娇滴滴的说着,一听这语气就让人骨头都酥了,听他的话,我断定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是出落在风尘的那些女人,要不然,说话哪能这么直白呢?

 

 

我突然浮现起一种想法,以我跟陈威的关系,我要不要敲门进去,要知道初中的时候,我跟陈威可是无话不说的好兄弟,面对这些女人,大家应该互相分享嘛。对于兄弟来说,除了老婆,什么都可以分享。

 

 

不过到最后我还是犹豫了,虽然我很想进去,但是理智告诉我,陈威还在里面呢,我要是贸然进去,会不会出现什么事情引发出许多不好的东西,要是发生矛盾就不好了。

 

 

这么想着,我又收起了心思,静静的看着里边的变化,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没过多久,我的想法就得到了验证。

 

 

“嘿,你居然还会疼,你不是最喜欢这样子吗?现在居然跟老子说起温柔来,老子今天不把你征服,我还就不姓陈了。”

 

 

可以看出他此时十分的兴奋,借着月光,我能看清,他娘的,居然清洁溜溜的?

 

 

我心想,成为这小子可真有福气,这种女孩都被他找了过来,也不知道这个女孩是风尘女子,还是三儿,要是风尘的女人,我也改明儿去试一下。

 

 

陈威也是真的被刺激到了,只见他陡然加快了速度,终于,我见到他身体哆嗦,然后软趴趴的趴在那个女孩身后。

 

 

不过那个女的似乎还意犹未尽,我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忧郁的神色,但是他十分会懂得男人的关心,一边说着陈威厉害,一边还问陈威是不是经常锻炼,然后帮他擦拭着。

 

 

“对了陈总,我服侍得你舒服吧,那你看,我弟去你公司的那件事情……”

 

 

美女有些紧张的看着陈威,默默的说着,然而这句话信息量巨大,我从中似乎读出了什么?

 

 

很明显,这个女的应该不是风尘女人,从他说的话哦,我应该明白了,是他的弟想进陈威的公司。

 

 

陈威家里有钱,这是众所周知的,我也知道他家里开了个,矿产的公司,好像是挖煤的吧,之前他爸是煤老板,连我们初中学校的校长都要礼让三分,陈威每次上学放学,都有豪车接送,那应该是他继承了父母的产业。

 

 

想到这里,我并没有贸然的开门,而是依旧,蹲在窗边上,听着里面的对话,我想听一下陈伟是怎么说的。

 

 

在老板娘柳莺家里,回来的时候,我就没有满足,现在又看到了这样的一出,我实在是难以忍受。

 

 

“这样吧,你让你弟明天到人事部去面试,明天我会到人事部走一趟,时间就定在下午3点到4点这个区间,你跟他说,千万不要迟到,然后你把他的图片发一下给我,我看一下是哪个人,确定了之后,下个星期就可以来上班,很简单的一个事情。”

 

 

陈伟躺在床.上,十分恰意的吸着烟,我心想他弟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为她这么付出。

 

 

“行,真的是十分谢谢你的陈总,你也知道,我弟之前因为吸毒,在里边呆过两年,出来后,因为履历的问题,很多公司都不愿意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真的是难为陈总您了。”

 

 

美女最终才说出,她的缘由。

 

 

我在门外听着,不由大吃一惊,心想这个做姐姐的真是伟大,那个弟也真是的,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好学习读,有吸毒的历史,难怪很多公司都不敢收。

 

 

“你也知道你弟有吸毒的意思啊,这个事还真的不好办,他来到公司做个小职员还行,但是以后要升职的时候可就难了呀。”

 

 

陈威吐了一个烟圈,自顾自的说道。

 

 

我心里乐呵呵的,知道这是当老板的套路,很明显成为认为这一次并不足以让满足。

 

 

果然,在我的期待中,好戏即将上演。

陈威思索了一会儿,望着面前的美女,打量着她一圈后,这才轻轻吐了口烟圈,开口说话:“这样吧,过几天我要去一趟香港,要去进货,你就陪我走一趟吧,怎么样?到时候你弟的事情,我一定尽力帮你,保管他升职加薪。”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