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乖乖听话让我上你 小东西过去趴着

更新时间:2020-11-11 11:49:13

又一次被张凯搂住,由于姿势的缘故,手掌还刚好搭在自己饱满的边缘处,林雪有些不太自在,可突然却有多了一种充实。

张春年那方面有所欠缺,而且还总是出差,连不痛不痒的感觉都给与不了,林雪对这事朝思暮想其实是情理之中,只是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未来老公的那种渴望,竟逐渐在往张凯身上转移。

“只要你别太过分,林姨是不会生气的,谁让我是你林姨呢。”

林雪的声音听上去软绵绵的,张凯高兴坏了,手掌直接就握住了她胸前饱满的双峰,轻轻一捏。

“林姨,那这样呢?”

林雪既羞臊又兴奋,竟轻轻嗯了一声。

或许是张凯真的怕林雪生气,拿捏着那硕大蜜桃的手确实没有太过分,反而还故意找了一个借口。

“林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碰你这里,软软的很舒服。”

林雪轻咬着嘴唇,心里太清楚了,张凯这就是对女人的渴望,对性的冲动。而女人硕大的蜜桃,对张凯这个岁数的孩子无疑是有着致命杀伤力的。

“好喜欢被小凯这样揉着的感觉,要是能伸进衣服里就更好了,下边又痒了呢。”

林雪心里羞耻的想着,嘴上却说:“小凯,你这样对林姨其实是很不好的,要让爸爸知道会有麻烦的,林姨觉的你该找个女朋友了。”

女朋友?张凯若有所思的样子,揉着林雪大蜜桃的手掌不由得更加卖力,让林雪整个人都不行了。

 文学

人内心深处都是有欲望的,林雪也不例外,被张凯放肆揉着,真的有种想要把下边填满的冲动。

毕竟正弄着她的是张凯,脑子里浮现出来的自然就是张凯下边那硕大之物。

一时间,纠结羞耻,跟身体上的兴奋在她脑海里来回冲撞,下边更是润泽的厉害,可是她真的不能跟张凯那么做。

于是强忍了一会儿后,趁着张凯睡着后,一个人偷偷溜进了厕所。

次日,又是全新的一天,林雪跟张凯的关系似乎一如既往,正朝着一家人的方向美好发展着。

只不过,林雪心里却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对于张凯时而对她身体上的偷瞄不但没有了排斥,反而还为吸引到张凯有些兴奋,都开始有些注重自己的打扮。

而张凯对于林雪昨晚的话似乎也记在了心里,冒出了找女朋友的念头,那样自己就能尝试到男女间羞答答的快乐,更重要的是,先用女友来试试到底自己能坚持多久,然后再去征服心心念念的骚林姨,那才得劲。

这不,刚来到学校,一个留着短发,胸脯鼓囊囊的女孩就主动送上了门来。

女孩名叫刘蒙蒙,是张凯的同桌,长的十分漂亮,追求者很多,可偏偏对张凯情有独钟,一次次暗送秋波。

平日里张凯对刘蒙蒙爱答不理,因为他喜欢的是像林雪那样成熟且有风韵的女人,纵使十八岁的刘蒙蒙比同龄人发育的要好,也没啥兴趣。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要拿刘蒙蒙来实战,只有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后,才能与韵味十足的少妇林姨开战。

这天的刘蒙蒙穿的十分性感,超短裙露着纤细的双腿,上身肥大的T恤虽看不到里边的饱满,但在外边看起来却像面包似的大,主动把带到学校的牛奶跟水果分享给张凯。

泛起小心思的张凯接过东西,盯着刘蒙蒙饱满且坚挺的双峰看了一会儿后,嘴角含笑道:“刘蒙蒙,晚上我请你电影吧。”

刘蒙蒙惊讶了,平时给张凯分享好吃的,总会碰到软钉子,这次不但接受,反而还要请自己看电影,顿时心花怒放。

“小凯,你说的是真的吗?”刘蒙蒙睁大了眼睛,兴奋的问。

不就是看个电影吗,至于这样吗,张凯心里嘀咕着,对刘蒙蒙虽没有林雪那般热情,但还是说:“当然了,你要是不乐意就算了。”

“哎呀,小凯,我没说不愿意,那咱们就这么定了。”高兴的刘蒙蒙两个大蜜桃一颤一颤的,眼神里满是激动,下午更是直接请了假,回家特意打扮了起来。

当放学,夜幕渐黑,张凯再看到刘蒙蒙时,不由得眼前一亮。

十八岁的姑娘穿的应该都比较保守生涩,但此时的刘蒙蒙打扮的却有些成熟的味道,轻施的淡妆不让人排斥,身着一件黑色的连体裹裙,微露着胸前的娇酥,隐约还能看到向下延伸的深邃。

“似乎比林姨的小一点儿,不过还蛮坚挺的。”张凯心里寻思。

电影院人不多,张凯跟刘蒙蒙紧挨着坐在后排,心里喜欢张凯的刘蒙蒙哪儿有心思看电影,倒是望着张凯专心的模样时而发呆,不知不觉间竟挺着饱满的双峰朝张凯身上凑了过去。

张凯虽然不是太喜欢刘蒙蒙,但女人饱满的坚挺突然蹭在身上,他还是有感觉的,毕竟这刘蒙蒙还是有些诱惑的,在学校还是个校花。

一时,张凯也没心思看电影了,脑子里开始浮现出一些不太健康的想法,下边竟逐渐起了反应。

电影院的灯光虽然昏暗,但在张凯身上靠着的刘蒙蒙却还是看到了。

“张凯居然有反应了,看上去好大的样子。”刘蒙蒙既觉的害臊,又为张凯是因为自己才这样,隐隐有些兴奋,不由得在张凯身上靠的紧了一些。

虽然跟林雪发生过数次暧昧,还伸手揉过林雪的饱满,可女人的饱满主动贴在身上,这还是第一次,感觉自然是不一样的,张凯心里乐的很,下边更是不由自主的又坚挺了几分。

即便是有过男欢女爱的男人,被女人的蜜桃蹭到都会有感觉,更别提是张凯了。

当看完电影,往外走的时候,张凯主动牵上了刘蒙蒙的嫩白光滑的小手,让本就喜欢他的刘蒙蒙,心头一阵悸动。

被张凯牵着走出电影院,两人在路边晃荡时,刘蒙蒙忍不住停下脚步,一脸希冀的望向了张凯。

“小凯,我现在算不算是你女朋友了?”

张凯个头很高,刘蒙蒙说话需要仰着一点儿头,胸前若隐若现的饱满让张凯看的更加清楚,隐约还能看到里边黑色的花边。

“算是吧。”张凯有点儿心不在焉,因为看着刘蒙蒙,他总能想起林雪,好希望林雪也可以这样对待自己。

“哼,说的这么不肯定,不让你牵着了。”刘蒙蒙嘟嘟着嘴巴,说着就要作势往外抽手。

这时张凯突然往回一拽,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肢,低头朝着刘蒙蒙略施口红的性感小嘴吻了过去。

突如其来的一吻,刘蒙蒙大脑都空白了,心头狂跳了起来,紧接着就感觉到了湿润的包裹,似乎有一条温热的灵活的小蛇朝她嘴中钻去。

刘蒙蒙既觉得害臊又觉得兴奋,片刻的愣神后,被张凯搂着腰肢生涩的搅动了起来。

说起来两人都还是第一次呢,像是小马过河,同时又充满了新鲜刺激,麻酥酥感觉舍不得放开。

毕竟张凯是看过小说的,还观摩过林雪跟张春年的实战,吻着吻着,一只手就朝刘蒙蒙饱满的双峰凑了过去。

“好害羞,小凯居然摸我那里,手还在动。”刘蒙蒙羞臊的想着,却快速推开了张凯,第一次就这样,总觉得有些太快了。

松开后,刘蒙蒙脸红的像苹果一般,四处张望了一眼,低头羞臊道:“会被人看到的。”

张凯暗暗咽了口唾沫,心里激动的很,可看到路边车如马龙以及一个个过路的行人,按耐住了心里的躁动,牵着刘蒙蒙的手往前走去。

“琪琪,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家吧。”或许是尝到了甜头,张凯一向生硬的语气多了一丝柔情。

刘蒙蒙知道,虽然张凯没有明说,心里却把她当做了女朋友,心里甜的很,声音娇软的报出了位置。

送刘蒙蒙回到小区楼下,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望着刘蒙蒙朝家走去,张凯也准备离开,这时已经走到单元门口的刘蒙蒙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张凯有些疑惑,刚想扯开嗓子问一声,就看到刘蒙蒙转身朝他小跑了过来,始料未及的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温热性感的红唇蜻蜓点水般吻到脸上,张凯不由得有些晃神,难道这就是恋爱的感觉,似乎很不错的样子。

“小凯,明天见。”当回过神来,刘蒙蒙的已经羞涩的跑开了,身影逐渐没入楼道之中。

张凯嘴角挂满了笑意,心里暗暗寻思:“才第一次刘蒙蒙就这么主动,还摸了她的咪咪,岂不是用不了多久就可以……”

对那种事儿充满向往的张凯高兴坏了,哼哼着小曲朝家走去,当回到家中已经是九点左右,而林雪却不在家中。

原来晚上出去散步的林雪,突然碰到了那天故意占她便宜的中医老李头。

这老头虽然色眯眯的很不正经,但是吃过他的药之后,林雪明显感觉气血顺畅了不少,刚好药也吃的差不多了,就被老李头以复查为名,哄骗到了家中。

老李头光棍一条,虽然老了,但那方面的需求却旺盛的很,这不,林雪一进门,这老家伙便目露精光,眼睛在林雪饱满的双峰上瞄来瞄去,主动说。

“张太太,这几天老朽忙的很,还好你是晚上碰到了我,正好借着机会,老朽再帮你复查一次吧。”

上次羞人的检查被老李头故意占了便宜,至今林雪心里仍有介怀,可是老李头的药真的很管用,要不让他检查,这老李头万一不给她拿药也是个麻烦事儿,毕竟用纸包裹着的中药并没有名字。

想到这些,林雪忍了,反正老李头这岁数,就算是想干点儿啥,恐怕也是有心无力。

然而林雪哪里想的到,当她一躺到老李头的床上,羞臊的脱下底裤后,就看到这老李头下边起了不小的反应,手更是忍不住直接以复查为由摸上了她的神秘,弄了起来。

这老李头不要脸的很,一边弄着她下边,还假模假样的问她病情,甚至问她的私密,跟张春年多久弄一次。

开始林雪还不好意思回答,反问老李头,这个跟病情有关系吗。

可老李头心机重的很,不但手指借着检查按摩的名义弄的更快,还跟她说很重要,因为是妇科方面的病,涉及到了内分泌失调,必须得了解房事。

面对这样的情况,林雪只好一五一十的回答。

这老李头兴奋的要命,敢情还是个空旷许久的闺房怨妇,怪不得被自己弄了没一会儿,下边就润泽的厉害,甚至还发出粗重的喘息。

好多年没弄过那事儿的老李头,开始垂涎了起来,心里嘿笑着,却板着脸对林雪说:“要是这样的话,事情可就严重了,现在是例假紊乱,用不了多久可能会胸口涨疼,防患于未然,要不老朽帮你做个推拿吧。”

在老李头手指抽插下,林雪亢奋的要命,脑子迷糊糊的就答应了下来。

于是,老李头又像上次那样,一手弄着她下边,一手握着她胸前的柔软玩弄了起来。

老李头不是张凯,没有那一层伦理禁忌,虽然也有羞耻心,但会少很多,面对这种刺激,林雪没多久就不行了,嘴里更是忍不住时而发出闷哼。

见此情景,这老李头自然是色上心头,上次在诊所没干成的事儿,现在就想着干上一次。

这林雪不光有味道,而且还是人妻,现在这模样还想要的厉害,想想就有些刺激。

老李头忍不住道:“张太太,其实你的病主要长久没有男人滋润,导致内分泌失调,若是有一个男人的话,恐怕病情就会不治自解。”

听闻老李头的话,难受又舒服的林雪心头一颤,脑子里竟然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张凯的家伙,一时竟有些愣神,在老头的抚弄下,竟有什么东西突然喷了出来。

老李头怎么会知道林雪心里在想什么,看到林雪这种情况,有的也只是亢奋,以为林雪很骚,自己一说话,就喷了。

于是老李头又大着胆子道:“可是,你老公常年不在家,这事儿真有些不好办,要不……”

老李头故作为难,却不动神色的将自己硬的要命的命根子在林雪面前晃了一下。

林雪岂能不知老李头的意思,这老东西居然想要跟她那样,被挑逗出欲望的她更是痒的厉害。

“这老家伙真色,没想到一把年纪了,下边竟还挺雄伟的,不知道塞进去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林雪羞臊的想着,转瞬又很是气恼,心想,自己就是找老李头看个病,让他占点儿便宜已经很不错了,怎么能跟他那样的呢,可是……下边刚刚被他的手指弄的好舒服。

一时间,身体上的欲望,以及骨子里贞操在她脑子里来回冲撞,竟没有了主意。

见此情景,老李头激动的厉害,还以为林雪默认了,颤颤巍巍的解开了自己的腰带,逐渐露出了自己的老家伙。

真的好大,虽然比不上张凯的,但是却比张春年的要大,而且还凶,林雪被吓到了,欲望一下子就被点燃到了极致。

“春年不在家,做些什么他也不会知道吧,真的好想。”林雪心里偷偷的想着,有些贪婪。

这时,老李头突然拉起了她的手,朝他老家伙碰去。

娇嫩的小手,突然碰到了一个自己渴望已久的大家伙,林雪双腿猛的就夹紧了,同时这种刺激又让她突然恢复了理智。

自己已经跟为人妻没啥差别了,作为人妻,这怎么可以呢,何况还跟老李头同住一个小区,世上哪儿有不透风的墙,饶是想要的厉害,可还是急忙推开了老李头。

“李……李叔,差……不多”林雪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控制着内心的躁动,赶忙穿好了衣服。

继而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面红耳赤的对老李头说:“我……觉得之前的药,吃了效果挺好,要不您再帮我拿点儿吧。”

这种事儿办成了还好,可偏偏没有办成,老李头显得点儿尴尬,急忙提好了裤子,讪笑着说:“张太太,您别介意,刚才我也是想着给您治病,一时情急。”

说完,老李头挺着难受的老家伙去柜子里取药。

拿到药之后,林雪便离开了。

女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明明差点儿被老家伙干了,应该很生气,可想到老李头都那样了,还是在他家中,他竟然没有对自己霸王硬上弓,心里竟略有好感。

“算了,反正那老家伙只是占了一点儿小便宜,没对自己那啥。”

这么一想,林雪心里就释然了,一边朝家走去,一边回味着老李头手指带给她的舒服体验。

当回到家中已经是十分钟以后了,这一路的摩擦,林雪身体焦躁的更厉害,只想冲进洗澡间用水浇灭自己不能自控的浴火。

可是,进门后却看到了在客厅坐着看电视的张凯。

“林姨,你干嘛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刚刚自己跟老李头发生的那些事儿别人怎么会知道,可听张凯问起,林雪心里却莫名的发虚。

“没,没什么,林姨刚才去处理了一些事情,你……还没睡呢。”

被老李头的挑弄,一路上的摩擦,面对张凯一紧张,竟身体一麻,下身有什么东西,突然始料不及的涌了出来。

“嗯……”林雪被吓到了,这要是被张凯发现还了得,忙咬牙皱眉,弓起了身子,掩饰着自己失态。

望见林雪突然间难受的样子,张凯顾不上回答,急忙走过来扶住了林雪,关心急切道:“林姨,你怎么?”

这时候的她太需要男人了,夏天穿的少,张凯突然扶住她,那种渴望更是强盛,但表面上还是强做淡定道:“没,没事,身体有些不舒服。”

“是肚子吗?”见林雪的手似乎有种往下伸的迹象,张凯疑惑发问。

“嗯,是肚子,可能晚上吃坏了东西。”林雪挤出了一丝笑意,为找到这么一个借口暗暗松了一口气。

“林姨,你真是的,平时就知道嘱咐我,自己却不知道注意。”张凯朝她翻了个白眼,语气夹杂着一丝抱怨,将她扶到了沙发上。

在沙发上坐下,林雪舒服多了,瞧见张凯对自己的关心,又忙着去倒热水,心头一暖。

“小凯这孩子,虽然一开始有点过分,不过现在看来对自己挺好的,也不枉我让一而再再而三原谅他。”林雪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喝过水后,张凯像个大人似的,问她:“林姨,你好点了吗?”

“好多了,小凯真乖。”

林雪笑呵呵的说着,伸手摸着张凯的脑袋,不成想,这张凯却把脑袋一撇,不以为然道:“林姨,你骗人,脸那么红,分明是还疼的厉害。”

林雪苦笑,她身体上的欲望不上不下的,脸能不红吗,可是这种事儿怎么能对张凯讲呢,只好说了一句,林姨真的没事儿。

“林姨,你不舒服我也跟着难受,要不我帮你揉揉肚子吧,反正我也不困。”

要真是肚子疼,林雪自然乐意的很,毕竟张凯很少对她殷勤,可她真正难受的地方是最隐私的部位,并不是肚子。

林雪秀眉微皱,轻启朱唇道:“小凯,林姨知道你不希望我难受,但是喝过水之后真的好多了,你上了一天课,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林雪以为这么说能打消张凯的念头,毕竟是受累的活,可她万万没想到,这张凯的脸色竟因此变了。

“林姨,你莫非是担心我占你便宜?”

瞧着张凯突然间不高兴的样子,林雪陷入了纠结。

她想,自己要是不答应张凯,这孩子心里肯定不舒服,可要是答应,在肚子上揉来揉去的,那种感觉肯定来的更凶猛。

犹豫了一会儿,看着倔强且板着脸的张凯,林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如娇似嗔道:“小凯,你看你又想多了,我们都是一家人了,我怎么会担心你占我便宜呢,林姨只是……”

“只是……担心你累着,这么晚了,你明天还要上学。”

张凯一听就知道林雪是在撒谎,从她脸红来判断,很有可能又是想那方面的事了,所以他怎么会错失良机。

“林姨,平日里都是你照顾我,今天我就帮你这么一次,不辛苦的。”说话间,张凯嬉笑的坐在了林雪旁边,将手伸了过去。

事已至此,拿张凯一点儿办法没有林雪,只好害臊的红着脸将衣服掀开了一条口子,将张凯的手拉了进去。

以为只是摸摸肚子,却没想到,伴随着张凯的轻揉,她分明能察觉到手掌在上边掠过的感觉。

“好害臊啊,小凯揉肚子居然会蹭到哪里。”林雪心里不好意思的想着,下意识轻轻往回收拢着双腿。

早有计策的张凯假装一个不经意,突然下滑了一下:“咦,林姨底裤怎么好像有点儿潮潮的样子?”

说完,张凯进一步大范围搜索起来。

果然如张凯所料,林雪的底裤真的润泽了,而且润泽的区域还特别大,确定自己的猜测,张凯顿时兴奋了起来。

“林姨好骚啊,揉个肚子都能润成这样。”张凯心猿意马,心里泛起波澜的他,注意力不禁全都凝聚到了林雪的身上。

何止是那里润泽了一大片,腿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夹紧了,仔细一听,隐隐还能听到林雪略带粗重的喘息。

当然,张凯还不敢太放肆,毕竟怕再次被林雪拒绝,于是借着继续卖力给林雪揉肚子,时而故意用手掌蹭到那片神秘之地。

林雪心里既惊讶又觉的羞臊,只是被小凯揉揉肚子,下边就跟被蚂蚁咬了似的难受,而且那东西不断的往外流淌,不禁怀疑,难道自己骨子里就很骚?

着实忍受不了的她,只好开口道:“小凯,可以了,林姨不怎么难受了。”

“不怎么难受那就是还有点儿咯。”张凯的动作没有停下,反而比之前更加关切的继续说,“既然我帮林姨,一定要帮林姨揉到不疼为止,谁让林姨对我那么好。”

林雪心里懊悔不已,只好示弱略点儿委屈的说:“小凯,可是林姨累了,而且好困。”

张凯停下了。

林雪心中一喜,松了口气,刚想站起来,却听张凯在耳边道:“那林姨去躺床上,我还能帮你再揉一会儿,这样你睡的香。”

说着,张凯便不由分说的拉着她的手朝房间走去。

经历了前面好几次小插曲,张凯其实心里很没底,本打算在没有做足充分的准备前,不再轻易弄林雪,可是林雪的身影就像一颗魔种深深印在他心里,一旦发现有丝毫机会,张凯又哪里忍得住。

一边拉着林雪往房间走,一边心里暗想:“日本片里都忍得太久了,就会主动索要,林姨已经忍够久了吧,不知道这次会不会主动向我索要呢?”

面对张凯的这份关心和热情,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的林雪,只好听张凯的安排躺在了床上。

刚才坐着被张凯揉是一种感觉,躺下后或许是因为姿势变化的缘故,感觉就又不一样了。

同时又因为被张凯揉的时间长了,就连饱满的双峰都变的有些发胀。

“小凯这是怎么了,对我这么热情,算了,这也是小凯的一片孝心,任由他去吧。”

一念至此,林雪索性闭上了眼睛,细细享受起了张凯给她带来的这一份享受。

望着林雪微闭着眼眸小脸潮红的样子,张凯对她愈加的迷恋,揉着揉着,手就鬼使神差的往下边凑着。

虽然林雪很渴望,可毕竟是要嫁给他父亲了,虽然跟林凯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可名义上关系还是禁忌的,理智依然再一次告诉林雪,必须要拒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克制着难受,林雪狠狠心,睁开眼对张凯说:“小凯,林姨一点儿都不难受了,就是有点儿冷,好像有点儿感冒,要不你抱着我睡吧?”

想让张凯停手,必须得有点儿诱惑才行,林雪一时找不到借口,不知怎么的,就这么说了出来。

“夏天怎么会感冒呢?”张凯心里琢磨着,猜到林雪是间接的拒绝自己,那也说明林雪其实已经超级想了,不敢再让自己继续弄下去了。

不过,抱着她睡,那不是机会更大了吗?想到这,张凯就说:“知道了林姨。”

张凯兴奋的躺了下来,这次可是林雪主动,抱住林雪的身体后,手掌便鬼使神差的按住了林雪胸前的那对饱满,并轻轻揉了起来。

“嗯。”林雪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急切道:“小凯,不要弄这里,林姨会难受的。”

张凯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沉默一会儿后,情绪突然有些低沉的说:“林姨,其实……我也很难受。”

要是张凯不点破,林雪也就装作不知道了,可偏偏张凯这么说了,林雪心里也变的有些沉重。

张凯大了,想要跟女人做那种事儿了,这个话题是没法回避的。

林雪犹豫了一会儿,不由的冒出了一个念头,小凯难受,自己也想要的厉害,何况小凯只是自己名义上的儿子,其实彼此舒服舒服……

紧接着林雪又急忙打消了这个疯狂的想法,犹豫了一会儿,微叹了一口气:“小凯,林姨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你这个年纪会难受是很正常的,所以……你就听林姨的,找个女朋友吧。”

张凯脑子里虽然有邪念,也好想像父亲那样弄林雪,但是毕竟这次他没有喝酒,林雪也还没有冲破世俗,迈出那一步,他怕林雪后悔,之后再也不理他,反正自己也还没做足准备。

于是,嗯了一声,主动离开了,说:“那……林姨,我回自己房间睡去了。”

张凯离开了。

看着张凯离开时心事重重的样子,林雪心里头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作为一个正常女人,林雪也是有需求的,渴望能够得到男人的疼爱,可就算是自己再想要,也不能打老公儿子的主意,不管是矜持还是道德都不允许她这么做。

如果把张凯换做其他男人,或许林雪意乱情迷中会有冲动,老李头就是个例子。

虽然老李头还不如张凯在林雪心里的份量,但是由于没有那一层关系,所以林雪就想的稍微放开了一些。

此时的林雪心里很乱,不光身体上难受,想到张凯最近青春期的种种躁动,心头更是不安。

“哎,小凯,虽然林姨很疼你,但是这种事儿林姨真的不能帮你。”

林雪暗叹了一口气,或许心中苦恼,身体上的欲望倒是逐渐褪了下去,心烦意乱的闭上了眼睛。

反观隔壁房间的张凯,他也苦恼的很,明知道幻想林雪是不对的,可就是忍不住,只好看起了小电影,并偷偷自我安慰了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