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斗罗大陆黄漫小舞h无遮挡-男男被强bl高H

更新时间:2020-11-11 11:49:56

老罗笑了一下,柳颜照顾了他这么久,他终于有理由照顾她了,何况,做这样的事,在他的心里,梦里,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



然后半鞠躬身子,右手的手指缓缓的进了柳颜的小嘴里,继续搅拌着,换另一只手一把拉下自己的裤子,褪到腿中央,把自己露了出来,拉着她的手去触碰。



“叔,你也想了吗?”柳颜握住老罗,感受着那灼人的热度,惊呼道:“好烫!叔!你好烫呀!”



老罗把玩着她的嘴的那只手拿了出来,见旁边放着剪刀,于是拿过来,直接把柳颜的上衣剪开了,只留下她里头的黑色细带文胸。



反正都是买,干脆裙子衬衫一起买。



 文学

柳颜的饱满展现在老罗的面前,老罗伸手过去,触摸到那软绵绵的两团,这一次老罗不再粗暴的对待,而是轻轻的来。



柳颜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娇喘。



“嗯嗯……啊”



一阵阵莫名的酥痒从她的胸部开始大范围的扩散,呼吸跟着扩散的速度,急促了起来,越来越烈,越来越烈,直到……



又是一声呲啦!



一条肉色的丝袜也破了一个口子,老罗把它扯出来扔地上,然后伸手隔着内内触她底下。



“啊……叔……”柳颜很想要,非常想要。



但是不行,她其实并没有把自己完全给老罗的打算。



从回来到现在,她也只是想老罗帮她释放压力。如果老罗真的弄她,她觉得自己接受不了,因为以前的关系多少给了她一些禁锢。



瘙痒感传遍了全身,柳颜难耐的一直扭着自己的身子,直把那一团雪白摇晃起来。



一颤一颤,好像两只调皮的小白兔,互相交配一样打击在一起。



只是柳颜虽然上半身不断的扭动着,但她腿上的动作一直都没变,保持着分开露出的姿势。



老罗跟柳颜是一样的想法,他虽然看得眼睛都直了,但最多也就是蹭一下,或者拉着柳颜的手帮自己。柳颜说过只能用手或别的,不能用那个进去的,他一直记得这个。



只不过,这显然还没能满足老罗。



他额头之上,青筋都崩了出来。



他觉得还可以再进一步,于是剪柳颜的内内。



柳颜虽然闭起了眼,但还是感觉到了。她被刺激得一股股往出冒,想夹住,又无可奈何,只剩嘴里发出的呢喃:“嗯……嗯……”



老罗挺满意柳颜的表现的,但见她还是没有到达巅峰的表现,于是继续弄她。



“柳颜,你能叫一下吗?叔想听你叫。”



柳颜始终没有叫得很放纵,这让老罗挺遗憾的。



柳颜羞得脸更红了,听话的啊啊叫起来,嘴里还呢喃着说:“叔!你好厉害!我好开心啊!快,快弄我。”



老罗本来就挺想要的,见她这样,哪还受得了。



他见柳颜叫得真切,一恍神,还以为柳颜真想他弄,于是起身对准了,刚要进去……



柳颜突然一个哆嗦,她这是刚好到顶了,舒服过后一睁眼,瞧见老罗要冲过来,她吓一跳,忙错过跟老罗说:“叔,你干嘛?咱们不可以这样。你要是想的话,我帮你用手解决?”说着她伸手去帮老罗。



老罗有点不甘心,刚刚一错开都撞疼他了。不过也正因为疼了他才醒过来,知道确实不能乱来,但还是跟柳颜说:“你让我贴一下,我不进去。”



“叔,别人欺负我,你也要欺负我吗?”柳颜嘟着嘴委屈的说。



她知道那样老罗肯定忍不住的。



“哪儿的话,叔你还信不过吗?”老罗脸都红了。



柳颜捂着自己底下:“叔,其实给你我是愿意的,只是我现在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你理解一下我好吗?”



现在都这样了,柳颜的心防薄弱了许多,但始终差一点点没能克服。



听柳颜这么说,老罗心里快慰了不少。



能和柳颜有这么大的进展,他觉得自己应该知足了,起码比以后再不能碰柳颜强。



看柳颜现在这样,她之前承诺的事肯定是算数的。



来日方长,他觉得可以循序渐进。



见老罗点头,柳颜跟他说:“你躺好了,我帮你弄出来。”



柳颜弄着弄着,见老罗老往她底下瞧。



她脸一红,干脆打开了,反正老罗摸都摸过了,更何况是看。



老罗兴奋得砸吧了一下嘴,见柳颜弄着弄着又开始泛滥,他拿过来一个小抱枕,然后垫在了柳颜的臀下,自己也帮她弄。

柳颜刚刚虽然出来了,但药效其实还没过,要不然不会像现在这样,所以老罗帮她,她也很配合。



老罗分开她,她虽然觉得挺羞涩的,但也没吱声。



老罗像是欣赏珍宝一样盯着她看,脸也越贴越近,她都能感受到老罗灼热的气息了,她还躲都不躲,只是身子微微缩着。



“真香!”



老罗的话让她羞得不行,一动嘴,她顿时就不行了。



“哼嗯……嗯……嗯……啊!”



她从轻声哼唧,到媚叫了起来。



老罗非常兴奋,更加卖力起来。



巨大的酥麻感传遍了柳颜的全身,她的身体又开始发烫发热,嘴巴里不断分泌的唾液,大大的张着,此刻没办法做好管理,不断的有口水溢了出来,顺着脖子,慢慢的往下面滑去。



柳颜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开始颤抖,她企图晃动迎老罗,老罗抬头看着柳颜脸上露出陶醉的神色,心里的满足感更甚。



把手放进搅动,恶劣的放进了一直张大呼吸的柳颜的嘴里。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柳颜终于再次到达了巅峰,直接昏过去了,之后的事一概不知。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



柳颜动了动身体,明知道老罗没真的弄她,但还是感觉浑身疲累,想起昨天假都没请就跑回来了,今天必须回去解释一下,于是艰难的起床,一把掀开被子,露出光溜溜的身子。



老罗没有给她穿衣服,她知道肯定是老罗把她抱回房间的,只是不知道老罗后来是怎么自己解决的。



阳光洒进屋里,把柳颜照得美轮美奂。



她看着自己高处几抹明显的捏过的痕迹羞红了脸。



披了件睡裙出去,看到老罗在他的房里呼呼大睡,柳颜挺心疼的。



他昨天忙了那么久,自己却开心得睡着了,柳颜有些内疚。



她洗漱完后回房着装,也不关门,把大胸小心翼翼的放进硕大的黑色罩罩里。



这小手刚一碰上,就忍不住痛吸了一口气,那一张红得艳人的小嘴小声说:“这个叔,手劲真大,都不知道心疼一下人家,现在可好,穿个内衣都疼死个人了呢!”她都忘了是自己叫老罗用力的。



不过她姣好的脸蛋上丝毫没有恼怒和抱怨的意思,反而侧着头,目光悠长的隔着墙对着老罗所在的卧室方向,手慢慢的拿到了自己的胸前,顺便揉了起来。



一分一秒,室内偶有几声娇喘。



柳颜满意的笑了笑,然后找衣服穿,看了好一圈自己的卧室,都没看见。



她总共就三套制服,一套放在酒店备用,一套就是昨天那套,但已经让老罗剪坏了。



还有一套,好像还挂在阳台晒。



柳颜把头探了出去,老罗这是还没有醒?她索性就这样光着身子走了出去,反正一拿到衣服,套上不过几分钟的事,而他们家的阳光对外是一片荒地,根本没人看得到她。



柳颜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大胸因为走路一晃一晃的,柳颜觉得特不舒服,用双手托住,走到了阳台外。



回头看一眼厅里沙发处破破烂烂的衣裳,还有纯蓝色的沙发上的痕迹,想着昨天的疯狂,她心里又开始痒痒了。



手慢慢的滑入,她一感觉到自己出来了,不禁无语。



怎么这么容易就来事呢?是不是药效还没过?要不要找老罗帮忙弄一下?



他那高超的技术,真要命!



她就这样边胡思乱想边自己弄,等感觉身子有些凉了,这才回过神来,同时小脸一红,赶紧摇摇头,把脑子里那些不该有的想法排出去。



而这时,老罗正好穿着四角裤出来,挺得高高的站在卧室门口,把柳颜的那一幕尽收眼底。



柳颜突然回头,他们两个对上眼,都觉得尴尬。



尴尬过后就是害羞,柳颜觉得自己刚刚做的事肯定让老罗看到了,而且她现在还光着呢!



她下意识的夹脚,不过起了反效果,因为老罗老咽口水了。



女人遮遮掩掩的其实更加诱人,只是女人自己没意识到而已。



就好像穿裙子,你不把手放在中间压着,男人反而不会看得那么频。你的手要是放在那里,更会引起他的联想。



“叔,你这么早就起来了?我……我出来穿个衣服。”



柳颜本来生来就白嫩,现在由于紧张和害羞,脸色更是红的比初晨的玫瑰花儿更加的娇艳。



老罗因为晨起,里头撑得很疼,一把捂住,跟柳颜说:“那你穿吧,我上厕所。”



说完,老罗逃似的钻进了卫生间里,不过没有关门,偷偷看着外面。



柳颜把衣服拿到手后,经过时看了他一眼,然后也逃难般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老罗有点遗憾的叹了口气。



这女人!



真要命!



等老罗把早餐买回来的时候,柳颜已经离开了。



老罗想起昨天柳颜在家里的哭诉,挺为她担心的,也不知道那个客人还会不会骚扰她。



老罗实在放心不下,在客厅里来回踱步,终于打定主意去柳颜所在的酒店看一看。



去的时候,他知道这个点正是柳颜最忙的时候,也就没有打电话知会一声。



不知怎么的,这一路上老罗的脑子里想的居然都是昨天柳颜被那好色老板撩出来的瘙样,还有今天早上她自己玩的模样,老罗有那么一瞬间不觉得心疼,反而觉得挺刺激的。



打住!



不能这么想!



现在你们是亲人,互相帮助,互相扶持!



老罗不断的在心里做自我建设,他去就是为了这份难得的亲情,去关心关心她。



他本来也没指望一去就能找到柳颜,但是还没等他走到酒店正门,诱过栅栏居然看见不远处波光鳞鳞的游泳池旁边,柳颜正穿着制服,双腿折叠,很别扭的在忙活。



一个看起来三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背趴在躺椅上,而柳颜现在就在他的背上涂抹着东西……那男的是不是就是柳颜说的那个人呢?



那男的下一个动作马上证实了老罗的猜想。



老罗看见那男的趁柳颜不注意,突然就抓住了柳颜的大胸,老罗的火气瞬间就上来了。

见柳颜只是把那男人的手拍开,然后居然又继续帮他涂抹,老罗的心里纳闷极了。



都被欺负成这样了,咋的还不反抗?难道她有什么把柄落在那男人的手里?



老罗气愤的往酒店正门走去,远远又见柳颜因为给那男的涂抹东西而不得不低头弯腰,而她垂下来的两坨都要怼到那男人背上去了,那男的把持不住,忍不住拍了一下她的臀。



刚刚他那一双粗粝的大手刚刚喝过冰的西瓜汁,带着些许的凉意。



不知道是因为那一双拿过冰水冻过的原因,还是因为那手粗粝的原因,总之柳颜被吓了一跳,胸脯也跟着她的胆量随之开始颤抖。



宋纯嘴里发出了笑声:“柳经理,你的身体真好看!这大胸,啧啧啧。”



柳颜不悦的瞪了他一眼,但是在男人的眼里这不过是挑逗。



“宋先生,请您躺好,让我帮你好好的抹完护理霜。”



柳颜其实不想帮忙的,奈何今天回来,老板威胁着要炒她鱿鱼,并把她所有工资都扣掉,而不炒她鱿鱼的交换条件就是让她给宋纯抹护理霜,这是宋纯自己提出来的,带着视频的威胁,她还得搭上做一天宋纯的贴身管家。



抹护理霜挺为难柳颜的,要不是在公共场合做这事,柳颜肯定不会答应的。



宋纯再次笑了出来,但是也没继续调戏柳颜,反正今天就不信了,这女人还能又跑了不成?



这些都是前戏,享受她的服务,多好?



柳颜在他扭回头的时候,开始唾弃自己,不过也顺带鄙视了一番宋纯。



不过无意间瞥到宋纯鼓鼓囊囊的裤裆,她竟又胡思乱想起来。



早上发生的尴尬一幕,老罗撑起的大帐篷……她满脑子都是昨天老罗帮她的一幕,其实她挺想老罗进去的,如果老罗真弄她,那该多好。这么多年了,她的身体太空虚了,极度盼望能有个男人慰藉自己。



不行!



打住!



柳颜继续给宋纯服务,这个客人要不是太好色的话,其实品相不差,至少比老罗年轻,而且身强力壮,是个好人选。



但是她不是随便就跟男人搞的女人,尤其这人看她的眼神那么露骨,她心里对他更是反感。



想到在车里被他侵犯的一幕,更是恨得牙根痒痒的,还有刚刚那一抓,恶心死她了。她也是好不容易才忍下来的,报警的心都有了,只是舍不得工作。



这工作太难找了,而且待遇优厚,她觉得自己不可能找到比这更好的工作了,尽管她自觉能力不差。



“柳经理,我在你们酒店的客房睡了一夜,今天早上起来发现浑身不舒服,你说是不是你给我安排的房间有问题啊?”



柳颜面露标准的职业化笑容,但是心里各种疯狂的吐槽,这人明显就是来找她茬的!



“是吗?不可能吧,我给先生您安排的是最好的房间了,请问您哪里不满意呢?”



宋纯痞痞的说:“我对你挺不满意的。你看你昨天把我撩得不上不下的,最后一走了之,我回房间还得自己解决。你看我这手多糙,能撸得舒服吗?”他给柳颜看他的手。



柳颜恼羞:“你……宋先生,如果你没有别的事的话,我还有业务要忙,就不伺候你了。有事你找前台,到时候会有专人来为你服务的。”



柳颜准备不理他了,大不了这工作不要了。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她可以为客人抹背,但不代表可以任由客人随便侮辱。



宋纯见柳颜准备离开,马上拉住她的手:“诶!别走啊!”然后不怀好意的看着柳颜:“我可是有好东西准备给你看的啊,你不看可是要后悔的!”



柳颜冷冷看着他,不为所动。



宋纯笑了笑,眼睛在她的大胸上扫过:“这可是都是关于柳经理的好东西啊,昨天咱们在车里的时候……嘿嘿!你的样子可真迷人,我可都拍下来了。”



柳颜听着直接炸毛,怒视宋纯:“你什么意思?你想干嘛?”



昨天她在车里的样子实在不好看,尤其让宋纯扒得差不多了。如果宋纯真拍下来的话,再放到网上,或者只在酒店里传播一下,她哪还有脸见人。



“我想干嘛?”宋纯邪笑着凑近柳颜,恶劣的把舌头伸出来勾了她的耳朵一圈,看见她的胳膊上出现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笑笑后嘴巴对着她的耳朵吹气,说:“我想弄你。”



柳颜没躲是想听他说条件,从他嘴里得到这么恶心的答案后,她都要疯了,扭头怒视他,一时间气得竟是说不出话来。



“哎哟!这是生气了吗?真漂亮。嘿嘿!柳经理,你也别生气,我拍下来不是挺好的吗?趁你现在还年轻,多拍点东西留下来。等以后年纪大了,也能缅怀一下。不要感谢我哦,其实我有看着撸的,你付过报酬了。哈哈哈哈!”



宋纯嚣张的笑,柳颜被气得眼眶都发红了,愤怒的说:“卑鄙小人,这样的事都做得出来……不!你说谎!车子里怎么可能有摄像头。”



宋纯哈哈笑道:“信不信由你,我可都告诉你了,你想不想看一下?”



柳颜瞪着他,如果眼神能杀人,宋纯都死八百遍了。



她嘴上说宋纯撒谎,其实心里是相信的,因为宋纯一看就是那种猥琐下流,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贱人。



这种老手,都不知道用这种手段残害多少女人了。



宋纯看她这个反应,马上拿出手机,然后打开视频放了出来。



柳颜看着视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宋纯果然没骗她。



“怎么样?现在信了吧?”宋纯嘴角噙着笑。



老罗进了酒店,刚要往游泳池那边走就被服务生拦下来了。



“大爷,游泳池被包场了,你不能进去。”他眼神挺轻蔑的,因为老罗穿的太一般了,不像有钱在这种地方消费的人。



老罗好说歹说,那个服务生就是不放他进去,甚至还嘲笑他。



老罗出门比较匆忙,都忘带钱了,他想拿钱打发那服务生都做不到。

这年头,年轻人只认钱不认年纪,老罗一把年纪他一点尊敬的意思都没有。



无奈之下,他只好回到酒店外面,看着游泳池里面干着急,心里不断的在心里骂着那个王八羔子!



一过去,就看见那男人已经不在躺椅上了,取而代之的是柳颜。



柳颜的衣服虽然还穿着,可她下面穿的是短裙,膝盖以下的美腿都露出来了,那男的正往她腿上抹护理霜呢。



她的脸上可以看得出来很愤怒,很不愿意,可她就是仰躺着由那男人往她腿上涂抹。



老罗看到又是诧异又是着急,不明白柳颜怎么就躺着让人摸了。



那男人边抹边往柳颜身上看,饥渴的眼神毫不掩饰,然后再沿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反复逡巡,一副恨不得钻进柳颜裙子底下的模样。



柳颜被别的男人欺负,按说老罗除了生气应该不会有别的反应才对,可他这时竟被那边的场景刺激得热血沸腾,刚刚只是鼓起一个小包的裤裆,现在直挺挺的立起来,壮大的样子就像个山包一样。



幸好今天他穿了一条肥大的沙滩裤,应该没谁会仔细留意看一个老人的裤裆吧?不然真是没法见人了。



“喂!老头,你怎么在这里?你看什么呢?”



一道娇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吓老罗一跳。



老罗回头一看,竟是小雅那丫头。



小雅的声音很大,老罗怕惊动里面的两人,赶快把她拉另一边去,让小雅背对着泳池那一边。借着比小雅高了二十厘米的身高,眼神继续飘到柳颜那个位置。



“你干嘛呢?别拉拉扯扯的。你再抓我肩膀我可收你钱了。”



小雅三句不离钱,老罗听着挺牙疼的,见她不像平时那样穿着校服,而是短裙吊带,那裙子短得都快把内内露出来了,不由得好奇问她说:“你来这里干嘛?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小雅年龄虽小,但那一对可着实不小,都快掉出来的样子,偶有微风吹来,老罗还能闻到她身上独有的少女清香,那是典型的处子味道。



“我来这里干嘛?当然是见客户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干哪行的,有金主叫我来这里扒光给他看,价格还挺好的。”



小姑娘语出惊人,老罗却已见怪不怪。



不过他还是有点不忍心,怕她被人骗到酒店给扑了,于是开口劝导:“这酒店不是什么好去处,你还是别进去了,让人占了便宜可不好。”



小雅撇撇嘴:“你怎么管的这么宽?我不去,待会儿金主就走了,我要是损失了这个大单,你赔我呀?”



老罗是真心实意关心她,虽然他这个人好色,但是也不想就这样看着她待会儿被人啃得骨头都不剩,尤其这种没开苞还能玩得开的嫩妞。



待会儿要是被人轮了的话,那多可惜。



“你这一单多少钱?我白给你。真别去了,这种地方不安全。”



小雅听了诧异,上下打量老罗,问他说:“你干嘛对我这么好?你不会是想我把第一次留给你吧?”



老罗干笑道:“不是那回事,我只是不想你被人占了便宜。酒店这种地方什么人没有,而且喜欢玩女人的都一堆乱七八糟的病,呆会儿房门一关,会发生什么事谁都不知道。你一个小姑娘就不害怕吗?听大爷的,赶紧回家吧,钱我回头就给你。”



小雅听了还挺感动的,尽管不是很信老罗的话,但她很少听到有人对她说这样的话,她宁愿相信是真的。



想到上一次帮老罗弄,差点就把第一次给老罗了,她底下居然来了感觉,羞得她一夹腿,看着老罗说:“行,姑娘我就把这单生意卖给你了。一千块,不二价。对了,你现在想不想?我可以跟你去开房,把上次没做完的事给做了。”



其实这活她能赚四千,只是老罗白给,她不好意思要那么多。



而且她本来也挺犹豫的,不是很想接这活。这是给了老罗一个顺水人情,顺便拿老罗玩一下,她对老罗的宝贝稀罕着呢。



老罗本来没心情的,这时往游泳池里望进去,发现里面没人了,他一愣,跟小雅说:“行!咱们就在这里开房吧,不过现在我身上没带钱,你有没有?算我借你的,玩完了回家我再还给你。”



小雅鄙视他说:“罗大爷,你这也太会做生意了吧?我跟你去开房,还得我出钱。万一你不还给我,我怎么办?”



老罗哪还有心思跟她磨叽,推着她往酒店大门的方向走说:“亏不了你的,一回家我就还给你,再给你补两百块,行了吧?”



小雅说:“四百。”



老罗瞪她一眼说:“成交。”



两人开好了房间,老罗急着去找柳颜。



小雅见他古古怪怪的,嘟着嘴巴被他推着走,心里满是问号。



找到房间小雅就不愿意走了,老罗无奈,只好先随她进去,想先稳住她再说。



谁知门一关,小雅撩了撩自己如瀑布一样的浓密长发,扯起粉嫩的唇角问老罗说:“您老是躺下还是坐着来?这次我可以用嘴帮你弄,不得你得先洗一下。”



老罗听了裤裆里一紧,被她诱到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唇,咽了下口水。



他还在犹豫呢,没想到小雅这么直接,见他没反应,过来就把他裤子扒下来了,然后上手弄。



老罗坐在床上,被她撸得欲死欲仙的,一时间竟忘了柳颜的事。



“罗大爷,我可上胸了。你要是还能忍得住,一会儿我帮你洗干净再用嘴来。”说完小雅把吊带一扒,顿时露出了底下纯白的少女内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