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萝卜代表什么污的意思-宝宝我们换个姿势楼梯间

更新时间:2020-11-11 11:51:02

李老汉挽起了张凤儿的袖子,从手背摸到了胳膊,慢慢的靠近了她的肩膀上。

 

 

张凤儿比起王寡妇好一些,但三年没有碰过男人还是很煎熬的,被李老汉一摸,心里火里火燎的,燥热不安。

 

 

加上李老汉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俊小伙,四十多岁了,不但没有变丑,反而更加英俊,棱角分明,五官端正,更加成熟,更加有味道了。

 

 

张凤儿闭上了双眼,好像害羞的样子,其实是在享受李老汉的摸搓。

 

 文学

 

男人的手就是不一样,带来的触感比较强烈。

 

 

过了一会,张凤儿才问:“李大哥,算出来了么,柱子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他什么时候回来,我要好好摸摸才行。”李老汉认真的说道。

 

 

为了她男人,张凤儿豁出去了。

 

 

由于张凤儿闭着双眼,李老汉的胆子大了很多,慢慢的贴到了她的胸脯上。

 

 

手摸上去的同时,为了转移张凤儿的思想,嘴里说着,“凤儿妹,你有旺夫相,柱子的工作肯定很顺利。”

 

 

“真的吗?”张凤儿激动的睁开了双眼。

 

 

但李老汉的手却在她的胸脯上放着,张凤儿看在眼里,“李大哥,你这是干什么。”

 

 

“凤儿妹,你不懂,摸骨,摸的地方越多,算卦出来的东西就会越准确。”

 

 

说着话,李老汉不忘搓了搓,张凤儿没忍住哼了一声。

 

 

就这一声,让李老汉扛不住了,他手上用力,张凤儿喘着大气说:“李大哥,你好好算算,柱子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我求求你了。”

 

 

“凤儿妹,你还真爱柱子啊。”李老汉充满了羡慕,要是有个女人能对他念念不忘的话,那他这辈子就算没白活。

 

 

张凤儿回答,“柱子是我的男人,我爱他。”

 

 

单身几十年的李老汉不是滋味,指着张凤儿的腰下说:“让我摸摸这里,肯定能算出来柱子啥时候回村。”

李老汉挺中意张凤儿的,只是柱子太不是东西了,成婚几天就走了,这一走就是三年。

 

 

就这样把张凤儿一个人丢在村里,李老汉准备帮帮柱子,不能让张凤儿继续独守空房了。

 

 

“李大哥,只要能算出柱子什么时候回来,你怎样都可以。”张凤儿坚定的说道。

 

 

都过去三年了,张凤儿还在期盼着,至少有了希望,知道柱子啥时候回来,她就更有盼头,日子就不会难熬了。

 

 

见李老汉一脸难为情的表情,张凤儿说:“李大哥,是我想知道柱子的事,你就放心摸吧。”

 

 

李老汉心里乐开了花,要怪就怪张凤儿笨的可爱,他哪里懂摸骨,这都是骗人的把戏。

 

 

隔着衣服,李老汉伸手放在了张凤儿的腰下。

 

 

张凤儿的身体不由颤抖了下,“李大哥,你算出来了吗?”

 

 

“凤儿妹,没这么快,你要让我好好感受一下,因为你对柱子的影响很大。”李老汉胡诌了一番。

 

 

张凤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这么好的机会李老汉很珍惜,上下其手,把张凤儿三年的火给撩拨起来了。

 

 

见张凤儿沉醉于此,李老汉干脆从她衣摆里把手伸了进去,感受到了他的大手,张凤儿精神了很多,也冷静了些。

 

 

“李大哥,还没有算出来吗?”张凤儿着急了,怕再这样下去,她就扛不住了。

 

 

此时的李老汉都懒得回答了,手上用力,又摸索了几下,张凤儿的衣服湿了。

 

 

三年了,张凤儿度日如年,终于体会到做女人的开心。

 

 

“张凤儿,人呢,我要买醋。”

 

 

外面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接下去的动作,松开了手,张凤儿急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来了。”

 

 

李老汉跟着张凤儿走了出货物室。

 

 

外面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长得还蛮漂亮的,叫兰芳,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放荡。

 

 

说起来,兰芳也是个可怜人,她男人是个赌徒,还喜欢喝大酒,整天不务正业。

 

 

结婚十年,兰芳男人也很少碰她,她不甘寂寞,跟村里的几个爷们都钻过苞米地。

 

 

见到张凤儿李老汉两个人,兰芳笑了,“这不是老光棍子李秋收吗?”

 

 

难怪张凤儿三年都不孤单,原来跟老光棍李老汉勾搭在一起了,兰芳心里想着。

 

 

张凤儿知道兰芳误会了,清楚她是个大喇叭,有啥事,恨不得要让全世界知道,于是解释道:“李大哥,帮我收拾了一下杂物。”

 

 

兰芳根本就不相信,张凤儿脸上的红润已经出卖了她。

 

 

不过,兰芳却有想,这李老汉竟然能让独守空房三年的张凤儿知足,那他一定很厉害。

 

 

结果下意识的一看,裤子鼓鼓的,兰芳惊讶了,没看出来,这李老汉这么有料。

 

 

李老汉也怕兰芳乱说,他一个光棍倒是没啥,但张凤儿一个女人家家的人,才二十五岁,肯定承受不住打击。

 

 

李老汉走近了兰芳,几乎都要贴在她身上了,偷偷的在她臀上拍了一下。

 

 

兰芳不但没有呵斥李老汉,反而很享受似的。

清楚兰芳的放荡,李老汉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兰芳以前认为李老汉四十多岁没什么干劲,没成想这么有料,而且手上的力道十足,绝对是个硬汉。

 

 

别看李老汉单身了这么多年,但是一般的女人他还真看不上眼。

 

 

要说模样吧,兰芳是有些姿色,就是性格不讨李老汉喜欢,但还是可以玩一玩的。

 

 

张凤儿注意到了李老汉的小动作有些尴尬,没成想他跟兰芳也有一腿。

 

 

小卖铺传播消息是最快的地方,兰芳的那些事,张凤儿是有所耳闻的,她打心眼里瞧不起兰芳。

 

 

为了赶紧把兰芳打发走,张凤儿快速给她拿出了一袋醋递了过去。

 

 

兰芳接过了醋,“凤儿啊,你那东西收拾好没,要不要我帮你啊。”

 

 

兰芳想要留下的目的就是跟李老汉接触接触,看看这家伙有没有兴趣跟她钻一次苞米地。

 

 

“不用了芳姐,李大哥已经帮我收拾好了。”张凤儿果断拒绝,因为他还要让李老汉摸骨,兰芳留在这里肯定不方便。

 

 

兰芳闻言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留在这里的李老汉,意思很明显,既然没事了,他干嘛还不走?

 

 

张凤儿看出了兰芳的意思,立即说:“芳姐你知道么,李大哥的爹会算命看风水,我想让李大哥给我算算柱子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我知道,只是不清楚李大哥原来也会算命,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兰芳语气有些不信。

 

 

李老汉心里尴尬,但表面不慌,“其实我以前没说会算卦懂风水,是担心大家都会找我,我这个人喜欢自由自在,不想整天被人缠着,只是凤儿妹子太可怜了,刚结婚没两天,柱子就走了,三年没有回来,我才决定要给她算一卦的。”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兰芳恍然大悟,却半信半疑,总觉得李老汉跟张凤儿有情况。

 

 

兰芳突然问道:“那李大哥,你算好没有?”

 

 

李老汉干咳了两声,“我已经算好了,柱子最近这段时间就会回来。”

 

 

李老汉不想在兰芳面前丢面子,就胡扯说柱子会回来。

 

 

“真的。”张凤儿激动的说道。

 

 

张凤儿双眼充满了希望,兰芳却抓住了李老汉的胳膊,“李大哥,你跟俺出来一趟,俺有点事找你。”

 

 

两个人走出了小卖铺,兰芳伸手放在了李老汉的裤子上,“李大哥,你算算今天晚上是谁跟俺钻苞米地。”

 

 

李老汉嘿嘿笑了,抓住了兰芳的手,玩笑道:“好像是我。”

 

 

“李大哥,你真坏哦,今晚八点半,俺家的地头见,我等你。”兰芳说完话就跑了。

 

 

兰芳很懂,一摸,李老汉就有了反应,就知道他也想,于是快速做了决定。

 

 

张凤儿跑了出来抱住了李老汉的胳膊,“李大哥,真是谢谢你,等柱子回来,俺一定要请你吃一顿大餐。”

 

 

李老汉把手放在了张凤儿的手背上摸了摸,“不用,应该做的,实在不行,你给我一把糖吧。”

 

 

晚上八点半,月色明亮,李老汉如约去了兰芳儿家的地头。

三十如狼的兰芳,四十如虎的李老汉,今晚注定不眠夜。

 

 

李老汉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嗓子,“兰芳,你来了吗?”

 

 

“李大哥,俺在苞米地里面,你进来找俺吧。”苞米地里传出了兰芳的声音。

 

 

李老汉听后屁颠屁颠的向里面跑,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走到了兰芳的面前。

 

 

兰芳的性子急,伸手就解李老汉的裤腰带。

 

 

李老汉不慌,反正他孤家寡人一个,没人管,他有的是时间,所以忍不住问:“你为啥非要来自家的地里?”

 

 

在李老汉看来,兰芳是有男人的,去别人家的地里,怎么着都要安全吧。

 

 

兰芳回答,“去别人家的地里多没意思,还是在自家的地方刺激。”

 

 

兰芳是个熟练工种,三下五除二就解开了李老汉的裤腰带,惊叹道:“李大哥,你可以啊。”

 

 

李老汉的火也来了,把兰芳扑倒在了地上,伸手在她身上游走了一番,嘴里说着,“兰芳,你长得真带劲。”

 

 

“其实,我觉得李大哥你长得也很俊俏,你要是早出生几年,我肯定要嫁给你了。”兰芳喘着大气说着话。

 

 

李老汉闻言心里自然一百个不愿意,谁要娶这样的老婆,那自己的脑袋就是草坪上的足球,三百六十度,全他妈绿啊。

 

 

见李老汉不言语,兰芳急着说:“李大哥,你喜欢俺吧,要不要俺给你生一个娃娃。”

 

 

“千万不要,你知道老汉我为啥没讨婆娘,就是因为没钱,我哪里养的起孩子。”李老汉快速拒绝,其实他是怕被兰芳的男人打死。

 

 

兰芳说:“李大哥你怕什么,我家男人会养,又不让你养,我早就想要孩子了,那臭男人一直不想要。”

 

 

拉倒吧,万一被发现就完蛋了,李老汉还怎么在村里混,只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李老汉并不怕跟兰芳撕破脸,“我听说,你跟不少人钻过苞米地,我怎么知道会是谁的孩子。”

 

 

“李大哥,我只想未来的儿子能跟你一样长得俊俏,那肯定是你。”兰芳保证说道。

 

 

这么一说,不管孩子会是谁的,那兰芳肯定都会懒在李老汉身上。

 

 

李老汉很有理智,站起了身整理衣服,“不好意思兰芳妹子,老汉我不想要孩子。”

 

 

兰芳着急了,“别啊李大哥,你说不要孩子就不要孩子,但是我现在想要你啊,快点,急死我了。”

 

 

月光下的兰芳,脸蛋看的并不清楚,但也能感觉到她的迫不及待,这女人,真是狼。

 

 

“那我来了。”李老汉脱掉了大背心扔在了地上。

 

 

伴宿着呼吸,兰芳的胸前起伏不定,李老汉看的眼睛冒光,加上今天受到的刺激,再也控制不住了。

 

 

李老汉扑在兰芳身上,大手在她身上游动起来,兰芳急忙说:“李大哥,你轻点,掐疼我了。”

 

 

吃了几十年的素,李老汉终于要开荤,心跳加速,兰芳的话根本就听不进去,只顾自己爽快。

 

 

李老汉腾出手褪下了兰芳的花裤子,凭着感觉找准了目标。

大晚上的看不清楚,又是凭感觉,李老汉整歪了。

 

 

兰芳反而乐开了话,很明显李老汉没什么经验,没准是第一次。

 

 

几十年的存货不是开玩笑的,兰芳瞬间觉得她赚翻了。

 

 

没等李老汉体会到兰芳的感觉,地头上传来了兰芳男人金贵的声音。

 

 

“兰芳,你是不是在地里,臭娘们敢背着我偷男人,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原来金贵在别人家打麻将,有人说闲话,他才知道兰芳没少背着他偷男人一起钻自家的苞米地。

 

 

金贵回到家后兰芳果然不在,就立即找到地里来了。

 

 

李老汉心里直骂娘,没成想第一次跟兰芳做这种事情,竟然被金贵找来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