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黑洞by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更新时间:2020-11-11 12:01:57

高静又惊又怒,但更多的是羞耻,她感觉全身所有的血液都聚集在了头上,脑袋在嗡嗡作响,整个人都有点软了,她斜靠在墙壁上,一只手抓着窗沿,气喘吁吁的求饶道:

 

 

“老张,你,你别这样,我答应你的事肯定会做的,求求你,不要在学校骚扰我。”

 

 

老张眼珠一转,得意洋洋的说道:

 

 

“那也行,不过以后每天早上你得早到半个小时,来我店里坐坐,我这年龄大了,想找人说话。”

 

 

高静心里一惊小声说道:

 

 文学

 

“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不会答应的,你心里想啥以为我不知道吗?”

 

 

老张靠近了高静冷笑道:

 

 

“你说叫我睡又不叫我睡,这是对你的惩罚,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把那照片复印一百份在学校里到处撒,不知道你老公马刚看了那些照片是啥表情。”

 

 

“不要..”

 

 

高静惊呼出口,身子微微颤抖着。

 

 

“那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老张开始步步紧逼。

 

 

在老张的压迫下,高静不得不点头答应了这个屈辱的条件,她说道:

 

 

“行,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有个条件,除非我自己愿意,要不然你不能和我那,那个。”

 

 

老张呵呵笑道:

 

 

“你放心吧,我不会在我的店里把你睡了的,强扭的瓜不甜我懂的。”

 

 

高静不再说话,撩了撩头发,匆匆往前走去。

 

 

现在她觉得这个老张就是个恶魔,自己一开始就不应该像他妥协,更不应该找他帮忙。

 

 

高静往前走了一段路,发现老张还不紧不慢的跟着自己,心里又气又急,转过身没好气的说道:

 

 

“我都答应你的条件了,你还跟着我做什么?”

 

 

老张呵呵笑道:

 

 

“不干啥啊,你走起路来屁股扭来扭去的很好看,我多看会呗。”

 

 

“你..”

 

 

高静气的手都在抖,但她知道现在老张得罪不起,只能冷哼一声加快脚步往前走去,当她发现老张还是跟在自己身后的时候,彻底慌了,在经过女厕所的时候,猛地推门跑了进去,咔嚓一声把门从里边锁了,然后靠在墙壁上不停喘气。

 

 

她觉得老张是真的疯了,与其这样被她不停的骚扰,还不如找个时间直接给他算了。

 

 

老张看到高静跑到了女厕所,冷笑一声,不慌不忙的从腰里拿出一串钥匙,找到一把钥匙,轻松的打开门走了进去。

 

 

高静正在那想自己的事情,突然看到老张推门进来了,吓了一大跳,惊呼道:

 

 

“出去,老张你快点出去,这里是女厕所,你不能进来的。”

 

 

老张随手反锁了房门,呵呵笑道:

 

 

“我有啥不能进的,女厕所嘛,我都不知道进来多少次了,我就是专门打扫卫生的。”

 

 

说着他搓着手向高静走去,高静吓坏了,惊慌道:

 

 

“你别过来,你,你想干啥,啊…”

 

 

话没说完她就被老张死死的压在了墙壁上,老张用力的挤了挤她的胸口,用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笑着说道:

 

 

“高老师你别装了,你把我领到这来不就是想那个嘛,我是来专门满足你的。”

 

 

看着老张邪恶的目光,高静心慌意乱一脸无助的辩解道:

 

 

“不,不是,你别胡说,是你一直跟着我,我才,唔…”

 

 

高静话没说完就被老张亲上了嘴巴…

 

 

老张是第一次和高静接吻,感觉高静的嘴巴又香又软,怎么亲都亲不够。

 

 

高静的心里充满了绝望,她真不敢相信自己被一个瘸腿老头在女厕所强吻了,强烈的羞耻心袭来,不停地刺激着她的心。

 

 

虽然他们两个已经有了一次亲密的接触,但是高静一直坚持着不让老张吻自己,那是自己最后一块阵地,也是自己仅剩的一点自尊。

 

 

但现在,一切全毁了。

 

 

老张一边吮吸着高静的嘴巴,一边用手在她的身上胡乱的游走着,高静双腿打颤,要不是老张搂着她的腰,她都要坐在地上了。

老张吻的自己都快断气了,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嘴巴。

 

 

高静一把推开了他,抹了一下嘴巴怒道:

 

 

“够了,你今天已经占够便宜了,快点放我走吧,马上要上课了。”

 

 

老张上下打量着衣衫不整的高静,呵呵笑道:

 

 

“急啥,下课铃都没打呢,咱俩再玩玩。”

 

 

说着他又扑了上去,高静身子一闪,连忙往门口跑去,老张却一把拉住了她的裙子说道:

 

 

“你别跑,你跑,我就把你裙子扯下来,叫你光着屁股去给学生上课。”

 

 

高静吓的不敢动了,心里后悔的要死,今天就不该穿裙子来学校。

 

 

她委屈道:

 

 

“老张,你放过我吧,马上要下课了,一会有人上厕所,咱也没时间玩啊,你等下个礼拜来我家,我肯定叫你玩。”

 

 

老张呵呵笑道:

 

 

“谁说我要在这跟你玩的,我就是想知道你今天穿的内内啥颜色。”

 

 

说着老张把裙子往上掀了掀,歪着脑袋看了一眼,又是白色的,看来高静很喜欢穿白色的内衣啊。

 

 

“高老师今天穿白色的啊,白色好,说明你内心比较纯洁。”

 

 

老张摇头晃脑的说道,随手把高静的裙子卷在了腰间。

 

 

高静知道自己的下半身已经全部露出在老张的面前了,心里不停的骂着老张下流,但是身体里却有一种难言的刺激感在游荡,因为紧张,她的腿并拢在一起,颤声说道:

 

 

“你,你干啥,你说了不在这做的。”

 

 

老张啪的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下,说道:

 

 

“别害怕,就是叫你再舒服一会。来把腿分开。”

 

 

也不知道怎么了,高静居然听话的靠在洗手池上,两条腿打开了一条两指宽的缝隙。

 

 

老张邪恶一笑,右手手掌顺着缝隙伸了进去。

 

 

唔!

 

 

一道电流在高静的身体里流过,高静忍不住发出闷哼,下巴微微抬起,眼睛微微闭起,暗自吞了口口水。

 

 

老张一边侵犯,一边观察着高静脸上的表情,看着她一脸抓狂,双手无处安放,想叫又不敢叫的样子,老张的心里充满了得意。

 

 

就在两个人玩的忘乎所以的时候,叮铃铃,下课铃响了。

 

 

高静睁开了眼睛,喘着气说道:

 

 

“行了。”

 

 

老张意犹未尽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替高静把裙子放下来,笑着道了个歉:

 

 

“高老师,不好意思啊,一时没忍住。”

 

 

高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就知道捉弄我,都那么大年纪了,怎么还那么铯啊。”

 

 

老张呵呵笑道:

 

 

“关键你太迷人了”

 

 

高静白了他一眼,整整衣服,开始洗脸,补妆。

 

 

老张又在她身上捏了一把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下课了,过道里到处都是乱跑的学生。

 

 

老张背搭着手跟个领导一样慢吞吞的走着,忽然他看到孙娇迎面走来。

 

 

老张故意使了个坏,哎呦一声,往前跌倒,直接扑在了李娇的身上,一只手飞快的在她胸脯上捏了一下。

 

 

李娇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双手扶着老张关心的问道:

 

 

“张叔,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老张装作感激的说道:

 

 

“李老师,不好意思啊,我这腿有毛病,这两天疼的厉害,刚才没站稳。”

 

 

李娇微微一笑:

 

 

“没事的,张叔,要不我扶你去教室坐会,歇一歇。”

 

 

老张点点头:

 

 

“那可多谢李老师了。”

 

 

李娇扶着老张往教室走,刚好高静过来了,看到老张整个人靠在李娇身上,知道他是想占便宜,故意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想要提醒李娇一下。

 

 

李娇不明所以,抬起头微笑着给高静点了点头,老张却回头狠狠瞪了高静一眼。

 

 

高静不敢多嘴,低着头匆匆离开了。

 

 

李娇把老张扶进一个空教室就说:“张叔,你在这先坐会,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啊。”

 

 

老张却说道:

 

 

“李老师,真是多谢你了,你下午去我店里一下吧,刘校长在我那称了三斤荔枝,说是送给你的,我这腿脚不方便,只能麻烦你来取了。刘校长对你可真好啊。”

 

 

一听这话,李娇脸色猛地一变,眼神迅速暗淡下去,快速说道:

 

 

“张叔,你肯定听错了,刘校长送我荔枝干啥,再说了,我又不爱吃荔枝。”

 

 

说完,就急匆匆的走了,就跟逃命一样。

 

 

老张冲着她的背影冷笑一声,嘴里嘀咕道:

 

 

“看来两个人是真的有问题啊。”

 

 

刚才老张一直注意观察着李娇的表情变化,她那惊讶恐慌的表情老张是看的清清楚楚,明显就是做贼心虚。

 

 

好你个刘亮,看老子这次怎么消遣你。

 

 

当掌握这个信息之后,老张迅速的兴奋起来,他转眼已经想出一个修理刘亮的妙招来。

 

 

老张在学校食堂吃了饭,慢悠悠往自己的水果店走去,结果却看到医务室的白瑞站在门口。

 

 

白瑞个头很高,足有一米七,留着短头发显得精明能干,天这么热,居然穿了一身中性西装,但即使这样也难以掩盖胸前的宏伟规模,再加上她皮肤白,眼睛大,这不男不女的装扮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老张知道她不喜欢男的,也就对她没啥兴趣,不冷不热的打了个招呼:

 

 

“白医生是来买水果的吗,稍微等会啊,我开个门。”

 

 

老张说着弯腰去开卷闸门,白瑞却说道:

 

 

“老张,挺有本事的啊,咱们学校的美女老师高静你都敢搞,你还想不想在这呆了。”

 

 

老张心里咯噔一下,抬起头,目光不善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高静是高静,我老张是老张,你把我们两扯在一起做什么?”

 

 

白瑞呵呵笑道:

 

 

“别装了,你跟高静在厕所玩的时候,我也在厕所里,老张可以啊,都一大把年纪了。”

 

 

白瑞说着轻轻拍了拍老张的肩膀,那动作简直跟个男人一样。

 

 

老张咳嗽两下,抬起头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你到底想干啥?”

 

 

不知为啥,白瑞看到老张的笑容居然有点害怕,往后退了一步,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别误会,我不会把这事说出去的,我来就是告诉你上次你在医务室看到的事情不要往外说,要不然我也把你和高静的事抖出去。”

 

 

老张点点头:“行,咱们说好了,井水不犯河水。我说白医生,我听人说你是玩百合的是不是真的啊?”

 

 

白瑞啐了一口:“你管我?你们男人都脏。”

 

 

说着白瑞双手插在裤兜,慢悠悠的走了。

 

 

老张冲着白瑞的背影冷笑不已:

 

 

“不男不女的玩意,既然你都发现我的秘密了,我总得找个法子治治你,要不,我怎么在这呆下去。”

老张开了门,刚喝了一杯茶,刘亮就怒气冲冲的来了,那脸黑的跟锅底一样。

 

 

老张问他啥事,刘亮说李娇来校长办公室把你告了,告你耍流氓。

 

 

老张这个气啊,心想李娇这个小娘们可真是两面三刀啊,表面上尊老爱幼的背后却去告黑状。

 

 

老张梗着脖子说道:“刘校长,你说这话要有证据,不能听李娇一面之词,我老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能做那么没脸没皮的事。”

 

 

刘亮说道:“你老张以前干啥的我不知道?要不是看你可怜我都不叫你在这开水果店,现在你倒好,居然对学校的女老师耍流氓,你要再这样,就赶紧把店门关了,该干嘛干嘛去。”

 

 

这戳了老张的疼处,老张气的跳脚,嗷嗷直叫:

 

 

“刘亮,你当个破校长你牛逼啥,我以前是在社会瞎混过,但我现在已经洗心革面了,你把话说清楚,谁耍流氓了,你去把李老师叫过来,咱们三个当面对质。”

 

 

看到老张那激动的模样,刘亮也有点害怕,怕老张对他动粗,就站到了店外边对老张说:

 

 

“你跟我叫啥,我是校长,我还管不了你是不是,我跟你说话,那都是抬举你了,你等着,有你好果子吃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