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刚结婚老公一晚上不睡觉的要*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更新时间:2020-11-11 12:04:14

陈阿东吓的一哆嗦,问道:“婶儿,怎么了?”

 

 

“张大炮他……他把我的褂子也拿走了!”杨慧丽抱着身子,羞的俏脸通红。

“张大炮那混蛋,他肯定是故意的!”陈阿东气的大骂。

 

 

现在褂子没了,杨慧丽抱着身子,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呈现出来,在阳光的照耀下晃人眼睛。

 

 

“婶儿,那怎么办啊,要不你穿我褂子吧?”陈阿东说道。

 

 

“那怎么行!”杨慧丽摇摇头,说道:“我家男人没了,要是发现我穿着男人褂子,乡亲们会怎么看我,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

 

 

陈阿东一屁鼓坐下来,想着办法。

 

 

忽然杨慧丽喜道:“咦,没想到钥匙还在,肯定是我刚才脱褂子掉下来了。阿东啊,婶儿请你帮个忙。你拿着钥匙,去我家帮我拿一套褂子过来,行不行?”

 

 

“这事简单,钥匙给我,我马上回来。”

 

 文学

 

将钥匙递给陈阿东,杨慧丽有点担忧:“阿东你确定可以吗。你眼睛不好使,就算摸索到了我家拿了褂子,你还记得来这里的路么?”

 

 

“嘻嘻,婶儿你就放一把二十个心吧。瞎子看不见,但是耳力和记忆力非常好,走过一边的路我就能记得。不信的话,嫂子你看我下山,保准嗖嗖的。”

 

 

说完,陈阿东就大步往山下走。

 

 

杨慧丽见此没有怀疑也安了心,她喊道:“我卧房床上就有一套褂子,拿过来就行。”

 

 

“好嘞婶儿。”

 

 

陈阿东一溜烟的来到杨慧丽的家。虽然是个寡妇,但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来到卧房一眼就能看见床上的褂子,陈阿东抓起褂子正要走,忽而看到床头柜上摆了一排黄瓜,大大小小,长短粗细各式各样,有十几根。

 

 

“婶儿怎么和我一样这么喜欢吃黄瓜,还套着保鲜膜生怕坏了呢。”陈阿东抓起一根,扯掉上面的“保鲜膜”张嘴就咬了一口。

 

 

他将褂子塞在怀里,悄默默的上了山。

 

 

杨慧丽心里一直在打鼓,总觉得让陈阿东去拿褂子有些不靠谱。正寻思着呢,突然听到山下的声音,不多时就看到了陈阿东拿着褂子出现。

 

 

“阿东,这儿。”

 

 

“嘻嘻婶儿,你看吧,我就说我能记得路,我可聪明着呢。”陈阿东嚼着黄瓜,吹嘘着。

 

 

杨慧丽接过褂子,正要穿上发现了问题,她眼皮一跳问道:“阿东,这黄瓜哪来的?”

 

 

“婶儿,是你床头柜上的啊!”

 

 

“什么!”杨慧丽俏脸刷的一下红的要滴血,这可把陈阿东看的一脸疑惑,但这神色一闪即逝没被发现,又听杨慧丽娇嗔道:

 

 

“你小子咋知道柜头有黄瓜啊?”

 

 

“婶儿,我摸褂子摸到了床头柜,黄瓜我吃得多一碰就能分辨。婶儿你是不是担心我吃坏肚子?不会的,你套了保鲜膜这黄瓜新鲜着呢,就是味道有一点点不对劲,但是不打紧!”

 

 

说完,陈阿东将半根一股脑的塞在嘴里。

 

 

杨慧丽见此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敲了敲陈阿东脑袋,笑骂道:“婶儿的黄瓜不能乱吃,因为那黄瓜啊是……是婶婶的丈夫!”

 

 

“婶儿我虽然瞎但不傻,黄瓜怎么可能是你丈夫呢。你丈夫不是大力哥么,他已经走了快一年了。”

 

 

看陈阿东天真的模样,杨慧丽不知道怎么解释,她忽而想到昨天中午在村后塘发生的事情,眼睛不由自主的盯上了陈阿东的……

 

 

“婶儿婶儿,你听你和张大炮的谈话,他手上是不是有你的把柄,所以才能欺负你的?”陈阿东看杨慧丽眼神飘忽,忍不住开口问道。

 

 

“额……是,他手上抓着婶儿的把柄。”

 

 

“什么把柄啊?”

 

 

杨慧丽叹道:“还能是什么,昨天中午我们在村后塘……他用手机悄悄的录了视频。现在威胁我,要是我不陪他睡觉,他就要公布视频,告诉乡亲们我和你偷情。”

 

 

“啥!这该死的老光棍,真阴险。”陈阿东火气直冒。

 

 

“唉,婶儿真是命苦。”杨慧丽抹了抹眼睛,真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陈阿东捏着拳头,道:“婶儿别怕,我不会让张大炮那家伙欺负你的。我会把他手机偷过来,逼急了我让我大哥出马,直接抢来手机删掉视频!”

 

 

这话倒是提醒了杨慧丽,陈辉和张大炮都是村子里游手好闲的男人,按理说两人应该合得来,可张大炮好色的本性曾要偷看赵婉柔洗澡,被陈辉发现我追着满村跑。

 

 

那一次要不是乡亲们劝说,陈辉就要把张大炮打废了,所以张大炮才非常忌惮陈辉。

 

 

杨慧丽不好意思开口让陈辉帮忙,但陈阿东可以啊。

 

 

想到这儿,杨慧丽眼珠子一转,将陈阿东拉到身边,说道:“阿东,你说的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毕竟这关系到我和婶儿的清白,我不能袖手旁观。婶儿放心,你先稳住张大炮,给我几天时间我肯定能偷来手机。我是瞎子,他对我没什么提防。”

 

 

“你说的有道理!”

 

 

杨慧丽开心起来,她又将陈阿东拉到怀里,抱着他的脑袋温柔的说:“阿东啊,等你拿到把柄,婶儿就给你一个惊喜。”

 

 

此时,陈阿东舒服的要死。

 

 

“婶儿,什么惊喜啊?”

 

 

杨慧丽红着脸,道:“婶婶可以和你睡觉。”

 

 

“什么,一起睡觉?不行不行!”

 

 

陈阿东吓的一个激灵,挣脱杨慧丽的怀抱不停的摇头。

 

 

这可让杨慧丽傻了眼,心想,别的男人巴不得爬上老娘的床呢,怎么让你个瞎小子白玩你还拒绝?

 

 

“为什么不行?”杨慧丽皱着眉头故作生气的说。

 

 

“婶儿,我不想和你生孩子。”陈阿东脸色认真,语气非常坚定。

 

 

他虽然恢复了光明,也接受了狐仙的传承。

 

 

然而狐仙传承都是功法秘术之类的东西,并没有这个世界的一些常识。也就是说,现在的陈阿东依然是赤子之心。

 

 

虽然陈阿东接触过女人的身子,也有反应,可这都是人的本能。

 

 

假若一个女人拖得光溜溜的躺在陈阿东面前,他铁定不知道怎么办!陈阿东对男女之事的认知,还停留在村妇的闲谈之中。

 

 

“什么生孩子,你都说些杀玩意儿!”杨慧丽真的要气哭了。

 

 

陈阿东嘟囔道:“我听村里那些婶婶嫂嫂说,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睡觉就会生孩子。婶儿,你和我睡觉,不就是要和我生孩子么。”

 

 

“你……”杨慧丽一阵无语,心里头却是更加喜欢面前的傻小子。

 

 

真是单纯可爱透了!

 

 

“阿东,想要生孩子的话,除了要在一起睡觉还需要做其他事情。”

 

 

“什么事?”陈阿东疑惑的问。

 

 

杨慧丽妩媚的一笑:“等你拿到了手机,婶婶就告诉你,而且还会告诉你更多关于男女区别的事儿。”

陈阿东心里的偷笑,现在我眼睛不瞎了,男女区别我看的一清二楚。

 

 

“婶儿你还没穿褂子吧,快穿好我们一起下山吧。”

 

 

陈阿东说完就背过身去,本想看看远方田间的大嫂,却发现田里没有人。

 

 

他心里咯噔一下,那些社会人可不是善茬儿,若是逮到大嫂独自一人,说不定直接一辆面包车开过来掳走。

 

 

他曾听村子那些妇女闲谈,一些人贩子就是这样抢人的!

 

 

“婶儿,我先下山吧。要不然有人看见我们两人从山里走出来,恐怕会产生误会!”

 

 

杨慧丽咯咯咯的笑道:“你个傻小子想的挺周到。你去吧,小心点别摔着了!”

 

 

陈阿东一路小跑回到村子里,大老远就看见自家院子门前有四个大男人,而大嫂赫然被挡在院子外面。

 

 

得益于狐仙为他洗髓伐毛,陈阿东现在的五感比常人好太多,即便隔这么远他也看的一清二楚,认出来那四人就是昨天那社会大哥的小弟。

 

 

“该死,敢欺负我大嫂!”陈阿东又急又怒,跑得飞快。

 

 

陈家院子门前,赵婉柔脸色愠怒,她从田里回家准备喝点水,没想到却被四个大男人堵在院子外面。

 

 

她曾是城里的姑娘,见多识广。这四个男人穿着怪异、染毛纹身,一看就是小混混社会人。

 

 

恰巧这会儿丈夫陈辉不知去了哪儿,赵婉柔又怕又怒,“你们是谁啊?快点让开。”

 

 

“美女别怕,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吴浩,我老大叫孙强,是镇上如意赌场看场子的。我老大的大哥是赌场老板,在清风镇大名鼎鼎。说这些的目的只是告诉你,我们很牛!”吴浩咧嘴道。

 

 

赵婉柔心头一紧,问道:“你们找我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们。”

 

 

“现在已经认识了。直入正题吧,你丈夫陈辉在我们赌场欠下一万块的赌债,他无力偿还,按照道上的规矩,我们要卸他一条膀子!”吴浩道。

 

 

“不可能,我老公不会去赌博的,你们别忽悠我。”赵婉柔摇头说道,但手心全是冷汗。

 

 

吴浩没有辩解,掏出一张字据,冷哼道:“白纸黑字红手印,清清楚楚,你应该不瞎吧。赵美女,还不上钱陈辉就成独臂侠了,我可不是和你开玩笑。”

 

 

“这……”看着字据,赵婉柔脸色变得煞白。

 

 

家里连肉的买不起,每天两餐白菜度日,就算把屋子买了也凑不齐一万块啊。

 

 

赵婉柔咬着嘴唇,良久才俏脸通红的憋出一句话:“吴大哥,对不起,刚才是我没礼貌。你能不能宽限我几天,我一定想办法还上钱。求你们不要伤害陈辉。”

 

 

吴浩看到赵婉柔楚楚可怜的模样,一阵悸动差点就心软了。可是一想到老大孙强的交代,他冷静下来。

 

 

这事办砸自己可能要被打残,若是办好了,那自己就是赌场三把手。他不再迟疑,坏笑道:“你的家境我很清楚,一万块对你们来说是天文数字,给你几个月也是白搭。”

 

 

“不过美女你也别急,你应该觉得庆幸,我们老大非常仁慈。他体谅你的家庭状况,于是法外开恩,只要美女你……”

 

 

话还没说完呢,突然一道暴吼炸响。

 

 

“混蛋,给我死开!”

 

 

声音如雷,炸的人脑袋瓜子嗡嗡的。

 

 

紧接着吴浩就是一声惨叫,身子飞了出去。

 

 

陈阿东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他身材本就高大,加上被狐仙伐毛洗髓体质强硬,瘦猴一般的吴浩哪里是他的对手,一个撞击就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两三米。

 

 

“谁敢欺负我大嫂,我和他拼命!”陈阿东大叫道,剑眉倒竖,威风凛凛。

 

 

赵婉柔也被惊住了,她从来没有见过陈阿东这个模样,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

 

 

吴浩哎哟了几声被小弟扶着站起来,他愤怒的大叫:“草,你踏马的谁啊!”

 

 

“浩哥,他好像叫陈阿东,是陈辉的老弟。不过他是一个瞎子啊,怎么看到你的,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一个小弟惊疑说道。

 

 

陈阿东心思一转,立马回应:“我虽然是瞎子看不见,但是耳力惊人。刚才我在那边的水沟里打盹,听到你们声音,我就能辨别方位!”

 

 

众人恍然大悟,而后又觉得陈阿东不但瞎还是个傻子,竟然在水沟里打盹。

 

 

发现气氛紧张,赵婉柔脸色担忧,她拉了拉陈阿东说道:“阿东,你快走吧,这里没你的事。你去李嫂家里待一会儿,这边嫂子会处理好。”

 

 

“走?走得了吗。打了老子,今天我非要把你这个死瞎子打成瞎瘸子!”

 

 

社会人,有仇当场就要报。

 

 

不过吴浩也是个聪明人,既然陈阿东能听声辩位,那他索性就不说话。

 

 

发现吴浩冲过来,赵婉柔吓的惊叫,刚想要提醒陈阿东,却发现吴浩再次飞了出去。

 

 

陈阿东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脑海里很多招式武学,然而因为没有练习又是在情急之下,他选择最野蛮的方式:冲撞和猛推。

 

 

于是在吴浩冲来的时候,他一个纵身悍然碰撞,紧接着来了一个大嘴巴加猛推,可怜的吴浩这一次飞出去摔得鼻青脸肿极为狼狈。

 

 

“你小子诓我。老子没说话,你咋知道我在哪?你特么看得见,是装瞎!”吴浩捂着脸爬起来,气急败坏的喊道。

 

 

装瞎?

 

 

赵婉柔惊疑不定,陈阿东心里大急,他讥笑道:“打不过就打不过,你找什么借口。我瞎了十年了,村里前前后后都知道。之所以还能辨别你的方位,那是因为你的呼吸声。”

 

 

“呼吸声?扯犊子呢!”

 

 

“不信?”陈阿东闭上眸子,接着手指连点,说道:“这里有个人,这边也有个,院子门口也站着哥沙雕吧,我说的可对。”

 

 

吴浩哑口无言,因为陈阿东指的方向都是对的。

 

 

竟然被一个瞎子打的这么狼狈,吴浩又羞又恼,脸皮涨得通红。他愤怒的大叫:“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啊,不打成猪头别停手!”

 

 

一下子,三个小弟从三个方向就冲上来。

 

 

“别说话,别呼吸!”吴浩还不忘提醒。

 

 

“没用的,你们出手和奔跑就有声音,我都能听得到。”陈阿东故意这么说,而后野蛮的利用高大强硬的身体将面前的小混子撞飞,还附带给了一大嘴巴子。

 

 

砰砰!

 

 

几个呼吸,另外两人也都飞了出去,痛叫不止。

 

 

当然,为了不引起怀疑,陈阿东也硬抗了几道拳脚。他柔了柔胸口,冷喝:“吴浩,我能听到你在哪儿,瞧你呼吸急促的样儿,是不是吓得尿裤子了!”

 

 

“死瞎子,你胡说什么!”吴浩脸皮火辣辣,他刚才被撞的七荤八素,不知道是不是被撞坏了身子,尿道真的有点儿把持不住。

 

 

这时候,一些村民也被这边的动静吸引过来,大家都脸色不善。

 

 

吴浩暗暗色变,最近风声紧他不想闹大。

 

 

反正带走赵婉柔也不急于一时,白天不行晚上来,晚上不行明天弄,总有机会下手。他不信这个死瞎子能时时刻刻守在赵婉柔身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