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炕上光着腚压在女人身上*仙子嘴角上的精华

更新时间:2020-11-11 17:29:17

叶天握着拳头,怒吼道,“王涛,你特么什么意思,真以为自己是会所的头牌,就可以肆无忌惮吗?”

 

“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说法,大不了干一架,把事情闹大了,你也别想有好果子吃。”李轩很是霸气地说道。

 

王涛脸上没有丝毫惧意,耸了耸肩,一脸冷笑地说道,“说法,我还想跟你们讨个说法呢,这小子想钱想疯了,跟我们玩牌,出老千你说这事怎么办?”

 

李轩跟叶天脸色微微一变,都扭头看向了我,我冲两人摇了摇头,随后看着王涛,怒斥道,“你胡说,是你硬拉着我玩的,而且,牌也是你们的,我怎么出千了,分明是你们输钱了不认账,找借口。”

 

“空口白话,我还说你们出千,想要坑陈阳呢!”

 

“你们有什么证据说陈阳出老千了,输不起,就特么别玩。”

 

李轩跟叶天冷笑出声,叫王涛有本事,就拿出证据来,王涛却是诡谲一笑,指了指我道,“要是没出千,敢让我们搜身吗?”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没有做过,自然不怕搜身,当即站出来,可是当我看到王涛脸上那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时,我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文学

“小马,你过去搜,记得搜仔细了。”王涛冲马脸青年吩咐了一声,对方吆喝道,“放心吧,涛哥。”

 

马脸青年走到我身边,翻了翻我裤子的口袋,又摸了摸我的外套,随后惊呼一声,“涛哥,还真有。”

 

下一秒,马脸青年在我外衣的口袋里,摸出四五张扑克牌,我心头一颤,连连摇头道,“这不是我的,这不是我的。”

 

“这些牌都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现在人证物证据在,你还敢狡辩。”王涛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陈阳啊陈阳,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你们相信我,这牌真不是我的。”我看向李轩跟叶天,两人此时的脸色都有些难看,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陈阳,刚才我一共借了你一万两千元,你先把钱还我吧!”就在这时,之前借我钱的青年,从人群之中走出来,问我要债了。

 

“是你,是你将牌放在我口袋里的是不是。”我忽然想起,刚才在牌桌上,就只有这个家伙靠近过我,还一副熟络的搭在我的肩膀上借钱给我。

 

青年脸色一沉,冷笑道,“陈阳,你属狗的吗,见谁就咬,你自己没钱,我好心借给你,你现在倒是反咬我一口?”

 

“我……”我嘴唇紧抿着,双拳紧紧地握在一起,内心怒火中烧,圈套,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都是王涛这个王八蛋设下的陷阱。

 

从一开始,这家伙硬要拉着我玩牌,就没安好心。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青年催促着,“你们的事情,我不管,赶紧先把我的钱还了。”

 

我现在哪有钱还他,要是有,刚才就不用借了,这时候,李轩跟叶天站出来说话了,“一万二是吧,这钱,我们替陈阳杠了。”

 

“小天,阿轩,我……”我刚想要开口说话,他们却冲我摇了摇头,说先把这事情摆平了,其它的事情事后再说。

 

我心里即感动,又愧疚。

 

“行啊,只要有钱,谁还都一样。”青年一脸乐呵,还冲我笑道,“陈阳啊,下次要是缺钱,记得再跟我说。”

 

这时候,我真恨不得上去,扇这家伙两巴掌。

 

“既然,你们的事情说好了,那接下来就该谈谈我们这一笔账了。”王涛眯了眯眼,一脸玩味地说道。

 

李轩开口问道,“你想怎么算?”

 

“赌桌,就有赌桌上的规矩。”王涛瞥了我一眼,眼中充满了戾气,一脸狠辣地说道,“出老千,我要他一只手,这不过分吧?”

 

我倒吸一口凉气,瞪着眼睛看着王涛,这家伙,居然想要废了我,李轩跟叶天的脸色也是骤然大变…

  “王涛,你确定你要把事情闹大,到时候可别收不了场。”李轩沉着脸,冷声道,王涛满脸不屑,指着李轩破口大骂道,“我王涛要动的人,你保不住,把陈阳的手按住,今天我就断他一只手。”

 

  “断我手,我先废了你。”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气,在王涛话落的时候,我抄起一旁的椅子,就狠狠地砸在了王涛的头上。

 

  刹那间,王涛的惨叫一声,捂着头倒在了地上,鲜血从他的指缝间,缓缓流出,染红了他整张脸。

 

  剧烈的疼痛,使得王涛的脸色都扭曲起来,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我出手那么狠,一下子就见血了,李轩跟叶天两人也都愣住了。

 

  下一秒,王涛嘶吼一声,“给我弄他!”

 

  转瞬间,王涛这一组的人,全部都回过神来,有握着拳头的,有抄起椅子的,开始冲过来。

 

  我挥舞着椅子,乱砸,满身煞气,整个休息室乱成了一锅粥,霹雳啪啦的打砸声不绝于耳。

 

  不过,王涛这一组的人多,我们就只有三个人,很快就落入了下风,好在,我们这一组的一些兄弟,也陆续过来上班,来到休息室。

 

  一看到王涛等人围殴我们,全部都红了眼,大吼道,“卧槽,兄弟们,干死他们。”

 

  顿时,混战彻底爆发开来,场面变得异常热闹,我视线环顾,锁定了王涛的身子,握着拳头就冲了过去,砰的一声,一拳打在了王涛的脸上,“艹你大爷的,敢陷害我。”

 

  我一再忍让,王涛却得寸进尺,彻底引爆了我的怒火,我就认准了王涛,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他的身上。

 

  王涛被我打得鼻血直流,眼冒金星,可是这家伙的身体素质确实强悍,哪怕受了伤,反击的力量也不弱。

 

  跟我打得难分难解,场面混乱,我不知道被谁踹了一脚,跌倒在了地上,王涛趁势骑在我的身上,挥舞着拳头,砸我。

 

  我本能的用双手护着脑袋,格挡着,可王涛的拳头又重又硬,一拳又一拳,打得我手臂发麻,疼的厉害。

 

  最后,我抱着王涛,在地上翻滚起来,他打我一拳,我打他一拳。

 

  就在这时,一声娇喝响起,“都给我住手。”声音冷冽,却充满了威严。

 

  是陈瑶,她过来了,她站在门口,美眸深冷,俏脸冷峻可是任谁都能够感受到她眼神之中,那浓浓的不满。

 

  所有人都停了手,包括我,我站了起来,怯生生地喊了一句,“瑶姐!”

 

  “瑶姐!”其余人,也都喊了一声,我们两边的人,很有默契的分开站好。

 

  “一个个都好样的,敢在场子里闹事,还有没有把场子的规矩放在眼里?”陈瑶的视线掠过在场的众人,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那眼神带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我羞愧的低下了头,我知道,我又给陈瑶惹麻烦了,哪怕这不是我的初衷,可事情总归是发生了。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不敢在这时候触怒陈瑶,陈瑶点了点头,怒极反笑道,“刚才不是一个个都很威风,怎么现在都不说话了,说,谁先动的手。”

 

  “瑶姐,是陈阳。”王涛恶人先告状,指着我,咬牙切齿地说道。

 

  陈瑶冷声开口,“怎么回事?”

 

  “是王涛,他……”我刚想开口解释,陈瑶却冷哼了一声,“闭嘴,我有问你吗?”

 

  我一阵窒息,心脏仿佛被重重的打了一拳,王涛则是嘴角微微上扬,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全部都是往坏的地方说,说我赌博出千,被抓住了,还动手打人什么的。

 

  王涛恶狠狠地说道,“瑶姐,像这样的害群之马,就不应该留在我们这里。”

 

  我双拳紧握,心里恨得牙痒痒,陈瑶这时候,淡淡的开口道,“陈阳,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要是真如王涛讲的,你自己离开吧!”

 

  “是王涛,是他们故意陷害我。”我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王涛却冷哼道,“说我们陷害你,证据呢,你拿出证据来啊,你出千,可是当场被我们抓住的,在你身上也搜出了扑克牌,这一点,叶天跟李轩都是亲眼所见。”

 

  说到最后,王涛看着叶天跟李轩冷笑道,“在瑶姐面前,你们总不会睁眼说瞎话,包庇陈阳吧!”

 

  李轩跟叶天沉默了下来,从我身上搜出扑克牌这是事实,这个我无从抵赖,我的心沉到了谷底,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王涛得意的笑着,“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吧。”

 

  “瑶姐,我相信陈阳是被冤枉的,你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是啊,瑶姐,陈阳还是一个新人,还不懂规矩,你就网开一面。”

 

  叶天跟李轩等人,纷纷开口为我求情,王涛则是火上浇油,“刚来,就闹事,这种人更应该开除!”

 

  我内心苦涩,抬头看着陈瑶,等待着她的决定,陈瑶俏脸冷峻,冷沉沉的开口道,“规矩就是规矩,容不得别人破坏。”

 

  我心头惨笑,可是旋即就觉得不对劲起来,陈瑶说话的时候,总是往一边瞥着,我小时候,就跟陈瑶一起长大,对于她还是很熟悉的。

 

  这个动作,似乎是在暗示着我什么,可到底是什么呢?

 

  我顺着陈瑶的视线,看了过去,眼前顿时一亮,欣喜的脱口而出道,“瑶姐,我有证据可以证明自己。”

 

  闻言,陈瑶嘴角勾起一抹轻笑,“哦,是吗?”

 

  王涛等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都被我这一句话,给惊到了……

  "瑶姐,这休息室里的监控,应该在正常运作的吧?"我指了指天花板角落边上的监控摄像头,这个角度,正好是对着我之前打牌的位置。

 

 

 

  陈瑶点了点头,旋即吩咐叶天去把监控里的视频记录给调出来,此时,王涛等人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特别是借钱给我的那个青年,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叶天的动作很快,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他用手机录了下来,当场播放了画面,从一开始我被王涛等人拉上牌桌开始。

 

 

 

  播放了一会儿,果然看到了那个借钱的青年,在拍我肩膀的时候,将扑克牌偷偷藏在了我的口袋里。

 

 

 

  现在证据确凿,根本无从抵赖!

 

 

 

  青年面若死灰,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了下来,将目光落在了王涛的身上,开口求助道,"涛哥,你要帮我……"

 

 

 

  不等青年把话说完,王涛一个巴掌抽在了对方的脸颊上,恶狠狠地说道,"原来是你小子搞的鬼。"

 

 

 

  这一幕,让我瞪大了眼睛,我完全没有想到,王涛居然为了将自己撇清,直接将对方当做替死鬼推了出来。

 

 

 

  "说,为什么要陷害陈阳?"王涛装模作样的怒斥着,青年结结巴巴的说,看我不爽,想要给我一个教训。

 

 

 

  叶天嗤笑一声,"王涛,做给谁看呢,要是没有你授意,他敢这么做吗?"

 

 

 

  王涛嘴角肌肉一阵抽搐,并没有搭理叶天,直接对陈瑶开口道,"瑶姐,你看这事情,怎么办?要不,我让他给陈阳道个歉,赔个不是?"

 

 

 

  李轩嘟囔着,"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

 

 

 

  "陈阳,你觉得呢,这件事你是受害者,你想怎么处理?"陈瑶直接将处置权,交到了我的手里。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一切都是王涛搞的鬼,不过看陈瑶的样子,是不想追究王涛,毕竟王涛是会所的红牌,场子还要靠他来赚钱。

 

 

 

  王涛一脸阴狠的看着我,眼神充满了警告,似乎在说,最好考虑清楚了再说话。

 

 

 

  王涛这家伙心胸狭隘,这次的梁子已经结下了,就算我不追究,这家伙也不会放过我。

 

 

 

  不过,考虑到陈瑶,我不想让她为难,最后我还是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我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陈瑶。

 

 

 

  她点点头,说出了结果,将闹事者开除,王涛等人罚一个月的奖金。

 

 

 

  我愣住了,不明白陈瑶为何要这么做,我明明说算了的啊!

 

 

 

  在陈瑶宣布出结果之后,王涛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去,特别是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了戾气,仿佛我挖了他家祖坟似的。

 

 

 

  "要是没有异议,就都散了,把这里给我收拾好了,准备开工。"陈瑶视线掠过众人,淡淡开口道。

 

 

 

  就在这时,王涛站了出来,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沉声道,"瑶姐,我受伤了,今天是没办法工作了,我需要休息几天,晚上郑姐那边,你跟她说一声吧,我没办法伺候了,叫她换一个人吧。"

 

 

 

  闻言,陈瑶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她的酥胸起伏了一下,旋即和颜悦色的说道,"王涛,你知道的,郑姐她只认你……"

 

 

 

  不等陈瑶把话说完,王涛就打断道,"瑶姐,我现在头晕,目眩,实在没办法上班了。"说完,就拉着被陈瑶开除的这个青年,大步的离开了。

 

 

 

  我问身边的叶天,这个郑姐是怎么回事,怎么陈瑶似乎很忌惮她?

 

 

 

  叶天等陈瑶离开之后,这才跟我说道,"具体的我也不怎么清楚,不过这郑姐的来头很大,就算是瑶姐也要忌惮三分,据说上一任的会所经理,就是无意中得罪了这个郑姐,就被赶走了,之后消失匿迹再也没有人见过。"

 

 

 

  而且,这个郑姐性情很古怪,喜怒无常,有些服侍过她的技师,要么之后被打一顿,要么第二天就被开除了,搞得所有人都不敢接待,唯独王涛连续服侍这个郑姐最久,而且每次来都只点这个家伙。

 

 

 

  "这小子,敢这么嚣张,多少也有仗着郑姐的势,这是想要给瑶姐难堪呢!"叶天有些担忧的说道,"要是晚上郑姐真的过来,王涛这小子又不在的话,估计瑶姐会很麻烦。"

 

 

 

  听完叶天的话后,我的心往下沉了下来,我似乎有点明白了陈瑶之前的用意,她之前应该是想借这件事敲打敲打王涛,没想到反被王涛将了一军。

 

 

 

  在休息室呆了许久,我的心一直七上八下的,有些担心陈瑶,最后我一咬牙走出了休息室,想要去办公室找陈瑶,不曾想,在走廊外刚好碰到了海哥。

 

 

 

  "海哥!"我向海哥打了一声招呼,他冲我点了点头,就走了,神色匆匆,仿佛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海哥走的方向,正是陈瑶的办公室,我心里咯噔一声,顿时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我轻咬了一下嘴唇,跟了上去,在办公室外,我就听到海哥跟陈瑶的议论声,似乎那个叫郑姐的已经来了,在88号包厢等着王涛。

 

 

 

  海哥向陈瑶提议道,"瑶姐,要不我去找一下孙胜,让他打电话把王涛叫回来?"

 

 

 

  "不用,王涛最近有些膨胀了,就该敲打敲打,让他长长记性。"陈瑶淡淡说道,海哥有些担忧,"可是郑姐那边怎么办?"

 

 

 

  陈瑶沉吟了一下,开口道,"找几个生面孔,替上去,让郑姐选一下,就说王涛生病了。"

 

 

 

  海哥一脸为难地说道,"瑶姐,你也知道,场子里的兄弟,有几个愿意服侍郑姐的啊,做好了是没事,可万一惹得郑姐不高心,这后果……"

 

 

 

  我咬了咬牙,推开门走了进去,握紧拳头,沉声道,"海哥,瑶姐,让我试一下吧!"

 

 

 

  "试什么试,赶紧出去,别在这里瞎胡闹。"海哥看到我闯进来,立马冲我挥了挥手。

 

 

 

  "海哥,我可以的。"我一脸坚定地说道。

 

 

 

  海哥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才来会所多久,你知道这郑姐是谁吗,这又不是什么好事,你还挑杆子往上凑。"

 

 

 

  我知道海哥是为了我好,可是我也是真的想要帮忙,我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陈瑶开口了,"就让陈阳试一下吧!"

 

 

 

  "可是……"海哥一脸为难,可是陈瑶都发话了,他也不得不遵从,最后也只能点点头同意下来。

海哥将我带到郑姐所在的包厢门口,进去之前,海哥神情凝重,再三叮嘱道,“陈阳,记住,进去之后,眼睛不要乱看,千万不要有非分之想。”

 

 

 

“海哥,我知道怎么做。”我点点头,心里不免有些忐忑起来,实在是被海哥这副样子给吓到了。

 

 

 

不过,事已至此,我也只能够硬着头皮上了。

 

 

 

海哥走后,我整理了一下衣衫,深吸一口气,紧跟着敲响了门,屋里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进!”

 

 

 

我推门而入,躬身微微低头,“我是8号技师,很高兴为您服务。”

 

 

 

“王涛呢?”郑姐冷沉沉地开口,声音听不出喜怒,可是我的心,却是一颤,正在我想着,如何解释的时候,郑姐又说话了,“怎么,你很怕我?”

 

 

 

“没有!”我连忙说道,可是身体却不争气地打了一个冷颤,实在是之前海哥他们对这个郑姐的描述,让我这心里有了一些阴影。

 

 

 

郑姐淡淡说道,“把头给我抬起来。”

 

 

 

我不敢忤逆,缓缓抬起头,视线落在了坐在按摩床上的郑姐,进来之前,海哥一直让我不要乱看,我以为,这郑姐长的不是很丑,就是肥婆。

 

 

 

可是,当我看到郑姐的相貌之时,我彻底被惊呆了,肤若凝脂,眉目如画,精致的脸蛋,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裙,嘴上的红唇,却是那么鲜艳,特别是她的一双眼睛,仿佛能够勾人夺魄。

 

 

 

美,美极了!

 

 

 

比之陈瑶,有过之而无不及,两者硬要相比的话,也只能够说是各有千秋。

 

 

 

郑姐的美眸在我的身上,打量了一番,随后点点头道,“长的还行,就你吧!”

 

 

 

我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第一关,我是过了,起码留下来了不是,接下来,只要小心翼翼地伺候郑姐满意就行了。

 

 

 

我将手里的工具,放在一旁,随后,给木桶放满水调试了一下水温,“郑姐,您喜欢玫瑰,还是薰衣草?”

 

 

 

“玫瑰吧!”

 

 

 

我按照郑姐的要求,在水面上,撒上了玫瑰花瓣,郑姐褪下了黑色长裙,只留下了三点式站在我面前。

 

 

 

而且,还是蕾丝半透明的那种,若隐若现的,那事业线的伟岸程度,比之陈瑶,还要壮观几分,我这一只手绝对掌控不了。

 

 

 

特别是郑姐一双修长的玉腿,绝对是腿控的福利,纤细,没有一丝赘肉。

 

 

 

郑姐施施然走了过来,用手勾起了我的下巴,鲜艳而又性感的红唇蠕动着,“好看吗?”

 

 

 

我点点头,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好,好看。”

 

 

 

冷不丁地,郑姐又问出了一句话,“是陈瑶好看呢,还是我好看?”

 

 

 

我心头一颤,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女人的嫉妒心都是很强的。

 

 

 

可我还是如实回答道,“都好看,郑姐跟瑶姐,各有千秋,都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人。”

 

 

 

“咯咯……”闻言,郑姐笑得花枝招展,胸前一颤一颤的,“你这小家伙,倒是实在,有点意思。”

 

 

 

郑姐这一笑,美艳不可方物,特别是她的笑声,非常悦耳,不知为何,我之前一直紧张忐忑的心情,平复了许多。

 

 

 

这郑姐,也没有海哥他们说的那么恐怖啊,给我的感觉,反而非常的平易近人。

 

 

 

“抱我!”郑姐张开双臂,淡淡笑道。

 

 

 

我一个公主抱,就将郑姐抱了起来,郑姐很轻,抱起来一点都不费劲,在我抱起郑姐的那一瞬间,她也用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整个人都贴在了我的身上。

 

 

 

一股淡淡的芳香,窜入我的鼻尖,非常好闻,让我忍不住贪婪的吸了一口气,这味道,不是香水味,而是女人身体散发出来的异香。

 

 

 

“郑姐,水温合适吗,要不要再加点热水?”

 

 

 

“刚好。”郑姐有些慵懒的说道,似乎有些倦意,看起来非常劳累的样子。

 

 

 

我替郑姐,按摩着太阳穴,她的嘴里,发出一阵轻盈声,“力度,可以再大一点。”

 

 

 

就这样子,替郑姐按摩了十几分钟,随后我轻轻呼唤道,“郑姐,泡的时间差不多了。”

 

 

 

郑姐起身,我又将她从木桶里给抱了出来,用干毛巾,替她擦拭身体,接下来,就是进入按摩的过程了。

 

 

 

郑姐趴在按摩床上,我用毛毯盖住了郑姐的下身,紧跟着,从工具箱里拿出精油,滴了一些在郑姐的背上,又倒了一点在自己的掌心之处。

 

 

 

我双手开始快速摩擦,起了一些温度之后,按在了郑姐的背上,刹那间,郑姐的嘴里发出一阵闷哼声,就好像女人在叫床似得。

 

 

 

弄得我身体的血液都有些沸腾,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我的下身,更是支起了一个小帐篷,我稳定心神,双手来回搓动,开始为郑姐推油,按摩。

 

 

 

郑姐的皮肤很光滑,就好像果冻一样,手感非常好,我一点点的往下,郑姐嘴里不时发出声响,有时候按摩到一些特殊的部位,郑姐的身体都会不由自主的颤动起来。

 

 

 

就在这时,郑姐冷不丁的出声了,“小家伙,憋着难受不?”

 

 

 

“什么?”我被郑姐这句话给问懵了,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这时候,郑姐伸出手,在我的裤裆上抚摸了一把,“你有反应咯!”

 

 

 

我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脸颊顿时感觉火辣辣一片,支支吾吾地开口道,“郑姐那么美,只要是一个正常男人,恐怕都会有这个反应的。”

 

 

 

“咯咯……”郑姐发出玲珑般的轻笑声,“那你,现在是不是很想要?”

 

 

 

我嘴角一阵抽搐,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郑姐这个问题,说想要,那岂不是说我对郑姐又非分之想?

 

 

 

说不想要,那明显是假话,要是不想的话,岂会硬成这个样子?

 

 

 

最后,我憋出了一句话,“姐,这个我能够克制住。”

 

 

 

“憋的时间长了,对身体可不好。”郑姐媚眼如丝,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很是妩媚地说道,“要不,跟姐上楼去?”

 

 

 

 

 

上楼,楼上可不是按摩,而是啪啪,真刀真枪的实干啊……

这一刻,我内心是激动的,我的视线落在郑姐那凹凸有致,曲线玲珑的娇躯之上,我整个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要是能够跟郑姐春宵一度,别说是给钱了,就算是不给钱,我也愿意啊!

 

 

 

可是,当我看到郑姐美眸之中的笑意时,我明悟了过来,苦笑道,“郑姐,您就别打趣我了,能够给郑姐按按摩,我就心满意足了,其它的我可不敢有非分之想。”

 

 

 

来之前,海哥可是一再嘱咐,叫我不要有不好的念头,而且,还特意提醒我,要安守本分。

 

 

 

“咯咯……小家伙,好好帮我按摩吧!”郑姐娇笑一声,随后又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我也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我就使出了浑身解数,伺候郑姐,直到上钟的时间到了之后,郑姐从她那爱马仕的包包里,拿出了一叠崭新的钞票,递给了我,“喏,这是赏你的。”

 

 

 

“谢谢郑姐!”我欣喜的接过来,这一叠钞票,估摸着至少也有两三千吧,这一晚的小费,都快抵上我以前一个月的工资了。

 

 

 

这郑姐,出手还真是阔绰啊!

 

 

 

临走之时,郑姐伸出手指,挑着我的下巴,玩味道,“小家伙,我还会来找你的哦,说不准,下次我就真的带你到楼上去哦!”

 

 

 

郑姐离开后,我也返回休息室,我走到门口,就发现李轩跟叶飞等人都聚集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在议论着,“陈阳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怎么就跑去伺候郑姐去了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