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小东西这才2根而已-师兄,不, 快到了

更新时间:2020-11-12 10:17:02

  1.终于盼到了周末,我还和往常一样,中午没舍得吃饭,把省下的饭钱给爷爷奶奶在校门口买了两块压缩饼干,放学铃声一响我就拼命的往车站赶。

    因学校离家有五十多里路,先从市里坐公交车去县城,然后再从县城坐去镇上的小中巴,最后还要再走三里土路才能到家,如果少有耽搁,回村的最后一班车就赶不上了,尤其是冬天,天黑的特别快,有几次我和同伴是爬上了拉煤的大卡车,才顺利到家,有时候为了少走点弯路,我会在河对岸的村路口下车,然后走到河边,对着河对岸大喊一声:“俺奶,俺回来了!”然后爷爷立刻划着小船来河对岸接我。

    今天还算幸运,终于赶上了回镇的最后一班车,才松了一口气,透过车窗看着道路两旁风景,夕阳西下,绿油油的麦田随风起舞,附近的村庄有几股青烟缭绕,夹裹着狗叫鸟鸣声,我突然心情豁然开朗起来。

    本来这次月考成绩很糟糕,竟然考到了班级后十名,感觉在同学面前很丢脸,因为大多数同学都来自市区和矿区,独生子女较多,家庭条件也很好,我是班里唯一的一个农村且每周还从家里带大馍和炒面的人,每到吃饭时大家冲向学校食堂,我就偷偷地跑回宿舍啃大馍冲炒面,且用被单把床四周围起来,深怕同学看到笑话。

    平时也很少和同学说话,原想着俺是进城读书的,不和你们比吃穿,俺只比学习,谁知走进高中快一年了,学习成绩屡屡后退,原来在镇初中读书时成绩还名列前茅,自信满满地,可是现在的我……

文学

    我苦恼了很久,打算这次回家和爷爷奶奶说,高中课程太难了,俺学不会,俺想退学外出打工。

    经常听隔壁邻居说她女儿现在宁波打工,每月工资一千多块钱呢,她妈妈每次见到我奶奶都会炫耀一下,我想我一个高中生如果也去那边打工,是不是可以挣的更多一点呢,到时候我要把赚的钱存起来,给爷爷奶奶在村口盖套大房子,扯上电线,再买台电视机,他们二老一定会很开心的。

    而不像现在他们为了供我读书,搬到离村较远的河边,搭起两间茅草屋,没电没水,一边跟着渔民学打渔,一边养一些鸡鸭鹅笼,每天起早贪黑的忙活着,即便这样一年也赚不了几个钱,我想着想着眼泪又不由自主的流下来。

    2.等回到家,天已经全黑了,外面漆黑一片,爷爷把煤油灯点起来,奶奶把已做好的饭菜端到饭桌上。

    一边吃饭爷爷一边唠叨起来:“今早和你奶去大河里拦网倒鱼,竟抓了了一条一斤多的鲤鱼,前几天都不行,只有几斤小虾米,让隔壁渔民帮着卖了,给咱买了一瓶煤油回来,你晚上学习够用了。今天村里你月亮叔过来要买鱼,你奶没舍得卖给他,说要留给你吃,平时在学校学习太辛苦,爷奶也帮不上,但咱一定不能和城里娃比吃穿,咱要比学习成绩,只要你能考上大学,俺甩锅卖铁都供着,到时候俺和你奶死也瞑目了,也能对得起你那死去的娘!”

说到这里,爷爷眼眶湿润了,我的眼泪也夺眶而出,本想利用吃饭的时候,把我退学打工的想法告诉他们,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下了。

    奶奶立刻嗔怪道:“娃每次回来你都要唠叨几句,能不能少说两句,让娃好好吃顿饭!”

    爷爷这才停下来,饭后我像往常一样坐在煤油灯下写作业,爷奶坐在门口闲聊,“你的腿老毛病又犯了,明天还是让分子陪你一起去卖鸡蛋吧,来回十多里路呢,咱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可不能像以前那样卖力了”,奶奶“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爷爷抽起老烟袋,烟草的味道扑鼻而来,小花狗温顺的躺在门旁,像我家的小卫士,竖起耳朵倾听着外面的风吹草动,因离村有一段距离,这里少了一些吵闹嘈杂,晚上万籁俱寂,有时候安静的让我有些害怕。

    刚刚搬到这里时,我夜里时常做噩梦,所以每次回来时,他们二老都陪在我身边。

    3.天刚蒙蒙亮,爷爷就把我喊起来:“你奶已做好早饭了,你们吃点热乎饭就去集上吧,下午你还要回学校呢!”

    我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看到窗外,太阳还没出来呢,真想倒头再睡一会儿,但爷爷的话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圣旨”,从未敢违抗过。

    这时奶奶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疙瘩放到我面前,还放了一个荷包蛋,饭菜的香气迅速赶走了我的睡意,奶奶做的鸡蛋面疙瘩是我的最爱,这可是我小时候生病时的待遇,我立刻起床吃饭。

    吃完饭爷爷已经帮我们把一篮子鸡蛋绑在了自行车的一侧,还有一篮子奶奶提着,我们就出发了。

    赶集的地方是一个煤矿工人集市,离我家大约七里路,但去集上的路非常不平坦,有一段是窄窄的田间土路还有一段是煤渣铺垫的石头路,还坑坑洼洼的。

    奶奶怕颠烂了鸡蛋,一直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我也只好骑骑停停,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

    这时集上买卖的人已很多了,我们赶紧在卖鸡蛋的区域找了一块空地,把自行车推到身后,把篮子解下来,两篮鸡蛋并排放在前面,我和奶奶蹲在后面地上,等着前来买鸡蛋的人。

    这时旁边摊位的鸡蛋贩子搭讪道:“你们怎么现在才到呀?买土鸡蛋的人都赶早集,现在不好卖了”。

    奶奶说:“路上不好走,耽搁了一些时间,碰碰运气吧!实在不行就便宜点卖出去,今天不管多晚都要卖出去,娃还要拿着卖鸡蛋的钱到学校吃饭呢!”

    那个贩子斜眼看了我一下说“你闺女那么大了,咋不找个婆家,上学还要花钱”。

    我生气的回恁道:“咋不让你闺女下学,净会挑拨别人!”

    我原以为她会翻脸,谁知她却乐呵呵的说“俺闺女才12岁,已经跟着俺卖鸡蛋几年了,现在每天比俺赚的还多呢。”

    言语中流露出自豪感,她怕我不信,又用手指向对面的一个摊位的小姑娘说:“那个正在卖鸡蛋的就是俺闺女。”

  这时恰好有人要买她摊位的鸡蛋,一番讨价还价之后,等顾客挑好鸡蛋,小姑娘熟练地拿起杆秤称起来,然后付钱找钱,看上去确实不像是我这样的“小白”。

    我刚才在她摊位路过时,还有点儿诧异,心想这么小的小姑娘怎么也出来卖鸡蛋,估计她家里也是经济困难吧!

    很奇怪的是前一个顾客刚走,另一个顾客又去了她摊位买鸡蛋,我们这边反而无人问津,我和奶奶心里都有些着急,我心想如果卖不出去,我下午回学校的生活费就没着落了呢!

    这个商贩好像也看出了我们着急卖出的心思,又说道:“你们如果早来半个小时就好了,矿上的职工因为要上班一般赶早集,人家每月有工资领,舍得买土鸡蛋吃,现在来买鸡蛋的人大多数都是附近村里人,他们嫌土鸡蛋贵,一般都买洋鸡蛋,且大部分也是送人的,一个鸡蛋几毛钱一般农村人也不舍得吃的。”

    奶奶无奈的说:“是的呢!”

    对方又问道:“婶,你几个孩子?看样子这是你小女儿吧?”

    奶奶说:“俺有五个儿子都成家了,田地也被他们分光了,这是俺孙女,她妈去世的早,从小就跟着俺老两口,和做女儿也差不多。”

    奶奶说着眼睛湿润了,我望着她,发觉白头发又多一些,黑黝黝的脸上又爬上了好多皱纹,我顿时感觉自己是个榨取爷爷奶奶血汗钱的“罪人”,和对面那个小女孩对比我羞愧不已,真想立刻钻到地缝里。

    这时那个商贩又说道:“婶子,你们真不容易的,眼看就要中午了,要不你们的鸡蛋都兑给我吧?我给你们批发价高一点!”

    可能是奶奶怕耽误我下午返校迟到,我们也没再坚持一下,就仓促地全卖给了这个商贩。

  最后有两个破损的鸡蛋,奶奶拿着到旁边的鸡蛋饼摊位打了两个鸡蛋饼回来,我们边吃边骑车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不知怎么的,我骑车劲头十足,我想我返校后必须要加倍努力,我要和时间赛跑,有一天我一定要爷爷奶奶跟我过上好日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