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冬日的暖阳-宝贝,是不是快到了

更新时间:2020-11-12 11:15:50

冬日的暖阳,懒懒照进一排葱翠松柏后的玻璃窗。透薄的玻璃后,二年级教室靠窗的课桌旁,一个眉目俊朗的少年西西沐浴着清晨和煦的日光。他的面庞笼罩在明灭变幻的光影下,然而今天的光并未给他打上一层耀眼明亮,让他如往常一般帅气阳光。相反地,几丝不易察觉的晦暗,如爬山虎地触须一般,悄无声息地,温柔而又霸道地,迅速占领了他的面庞。

摊开的书本上,是这节课的内容,《一封写给爸爸的信》。教室里,黑板前,豆豆老师继续着她日复一日,雷同而又不同的演讲。一切,似乎和往常一样。

少年西西抬眼冷冷扫视了一圈教室,几个听课不认真的小朋友接收到了他的目光,好像被烫到一般的,赶紧把头低下,装作认真读书的模样。

呵呵。这纯真的友谊啊。

西西面上没有一丝变化,心里的苦与痛,却像是一杯无意掉入了粒黄连上清片的水一样,那难以忍受的苦涩,一点,一点地迅速蔓延,膨胀、扩张。

 文学

而一天以前,他还是班上的风云人物,形象担当。在男生群里呼朋引伴,女生群里风光无俩,活泼阳光的性格与英俊的面容,让他的广受欢迎成为毫无悬念的事情,一曲街舞,跳得那叫一个帅气逼人,惊心动魄,荡气回肠。足以让女孩们尖叫,家长老师们拍红了巴掌。他的魅力,仅次于学霸班草浩浩了。

说到浩浩,他一天以前的铁哥们,他的心又不由得一阵痛。那个天天和他一起上学放学,一起玩,一起踢球,一起嗨的人,那个他以为会是一辈子好朋友的人,现在,居然甚至连看都不敢再看他一眼。仿佛他是个洪水猛兽,看一眼就会被吞噬干净一样。也像是他得了什么烈性传染病,只消一眼,病毒就会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里迅速地传播、蔓延、扩散。

豆豆老师继续讲着,"小女孩写给爸爸的信,为什么一开始总写不好呢?因为她写的都是生活里的悲伤与无奈。后来为什么写得好了?因为在妈妈的提示下,她以阳光的心情去面对了。所以啊,在生活里,我们应该巴拉巴拉……"

西西几乎听不进去,这个同学们眼中的,近坏巫婆角色的女老师讲的课。虽然同学们大多讨厌她,但他还是有点喜欢她的,至少一天以前是,毕竟她对自己还是不坏的,并夸奖过多次,他的字,他的舞,他的分数。

"阳光的心情",呵呵。西西看着这个嘴上说着阳光的女老师,早上刚刚做的如此不阳光的事,觉得这个世界真讽刺。

但这一切,也是自己该当承受的罪有应得吧,所谓"好汉做事好汉当"。只是,要是从未发生那件事,该多好啊。西西摸着自己还有点红肿的屁股,悻悻地想,又看了一眼斜前方宋宋端坐的背影,心中有愧疚,也有不忍。

昨天的大活动课间,宋宋,这个女孩堆里的"男人婆",居然跟他玩起了推搡的游戏,简直不知天高地厚。而西西,面对女孩子的要求,一般是不忍拒绝的,尤其是漂亮女孩子。宋宋虽然平时粗枝大叶,大大咧咧的,成绩也不太好,但长得还是可圈可点的。而且,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各科老师轮番责难的摧残下,她不仅没有萎顿下去,反而更绚丽地绽放了——长成了一朵巧笑嫣然的霸王花。昨天下午,当宋宋白皙的面孔上挂着绚烂至极的笑容向西西提出这无聊要求时,西西就知道了,自己是没办法拒绝的。

后来的事情,不知是怎么发生的。是被别的同学推到后重心不稳,还是自己没稳住身形,或者别的什么,不论哪种,一切在猝不及防中,就那样诡异地发生了。没人能够预见,也没人能够承担。

西西的头,撞上了宋宋的腮帮子,宋宋刚换好的一颗恒牙,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撞,弄得松动了。宋宋的嘴角沁出了鲜红的血,教室里一片噪音鼎沸……宋宋的哭声,周围的尖叫声,惊呼声,传唤老师的呼喊声,随之而来的责难声……

后来的事情,西西都是听说的,听说宋宋晚上整个半边腮帮子都肿得老高,听说宋宋连一口水都不能喝,听说宋宋让其家长不要怪他,听说……

西西早上再次见到宋宋的时候,宋宋仍然对他笑,春风拂面的笑。这让西西的心里好过不少,尽管屁股依然很痛,但心里不那么难过了。

不曾想,语文早读课刚刚开始,豆豆老师便宣布了那个"噩耗": 所有的人,都不允许理睬西西,包括跟西西说话,搭理他,跟他玩等。理由,西西是个闯祸精,给班上及班上的同学带来了大祸。还好同学家长明事理,宽容大度,否则,这事铁定无法善了。要以此惩戒,以儆效尤。

于是,西西一下子从"万人迷"变成了"狗不理"。这巨大的落差,让他一下子无所适从。再抬望眼,所有的眼神,已不是游离,便是闪躲。在老师的惩戒令下达并起效的一瞬间,西西便觉得自己仿佛被抛离了地球,抛离了宇宙,无边无际的孤独与虚空,将他层层覆住,动弹不得。他是多么情愿老师也像他暴怒的父亲一样,哪怕是将他一顿胖揍也好,或者,还不够的话,让宋宋的父母再来个男女混合双打。

可是没有,西西从未想过,老师会用这样"温柔"的惩戒方式,却几乎可以杀人于无形。"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少年的脸上,愁容紧锁。被朋友簇拥的欢欣,比对现在的萧瑟冷清,让西西的心,好像旷野一样空落,吹着呼呼不止的冷风。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行尸走肉般的西西终于挨到了放晚学。在鱼贯出教室整队的一刻,一个俏丽的女孩可可自他身边一闪而过,他的手里,便多了一个卷成细筒的纸条。"回家再看。"同时回荡在他耳边与眼前的,是一句若有似无的轻声细语,和一个灿烂的笑容。

回家的班车,异常缓慢拖沓,而西西的心,像有一千只蚂蚁在挠抓。可可,班上小女神一般的存在,多次期中期末考的女状元,一个如洋娃娃般可爱迷人的女生,许多男生心目中的小才女,小公主。弹得一手好琴,也画得一手好画,各科成绩都比较优异,弄得老师都不知道该给她安排多少个课代表才合适。最可爱的是,可可有与他一般的共性: 平时成绩跟他的一般,都爱在风中左右摇摆,变幻不定。这个美丽的女孩,会给我写些什么呢?

终于回到家中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放下书包,他拿出了那张被手心的汗早已濡湿的纸条,上面写着:

"西西,我相信你是一个善良而可爱的人,我愿意做你的好朋友。

在老师和同学们忘记那件事之前,我先做你的"纸条朋友"好吗?

愿你每天都开心。(^_^)      可可"

西西的眼泪不自觉地滑落,在昨天事情发生时,他没有哭;在被老师与父母大声呵斥责骂时,他没有哭;在父亲捞起他一顿胖揍时,他没有哭;在同学们(包括好哥们浩浩)纷纷闪躲他的目光时,他没有哭;现在,他居然对着一张皱巴巴的纸条,泪流满面…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