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戏子,一路顺风-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更新时间:2020-11-12 11:25:10

  这个四月绿的让人压抑,我的心情也郁郁着庸懒,打开窗户,就可以摘到窗外肥嫩的桑叶,让我想起戏子,想起那个遥远的城市,那时,我和戏子也是这样,触手可及。

  我是八月八号到的颜市,因为我最小的叔叔在那里定居。小叔叔没表示多少热情出来,我知道,一直以来,我的淘气让他头疼不已。果然,第二天就有了麻烦,我的QQ在他那台半死不活的电脑上被盗了,结果很明显,小叔叔用他的QQ号赔了我,打开QQ,上面的资料是醉饮空杯,男,35岁,个人说明:没有你的日子,我的世界是一片荒芜。小叔叔临上班叮嘱了我一句:里面有个落泪的戏子,是个危险人物,千万不要理他。我满口应承,我不知道应该怎样谢谢我的小叔叔?或者是应该谢谢他一家子,要不是他这句话,我这辈子就不可能认识戏子,这个八月,就可能没这么强烈的台风,直接影响到了江南这座繁华的城市.。

  小叔叔前脚刚走,我就在QQ里找那个“落泪的戏子”,没找着,一着急,顾不得露出尾巴,打电话问小叔叔,小叔叔说他也不知道,他的QQ也是别人给的,当时对方也这样说了句不要理那个“落泪的戏子”,我只是重复了一下,早知道你这么麻烦,我就不说了。'“现在知道已经晚了,快说,是谁给你这个号的?'”“你怎么没完呢?'”你想不想过太平的日子了?我恐吓我小叔叔,他知道我的厉害,不得不屈服,“我的小祖宗,告诉你,是'无雨黄昏'给我的。”

  找到无雨黄昏的号,他竟然也不知道落泪的戏子,好不容易又找到“上线”,是个叫“鱼-与水无关”的女子,我再怎么软硬兼施,都没办法得到一丁点线索,我有点泄气,于是我想,弄不好,这条鱼就是号码的主人,那么,这个鱼和戏子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落泪的戏子”弄的我寝食不安,我常常在这个夏天发呆,然后一次晚饭时间,小叔叔也呆呆地对我说:小伊,你变了。吓,真见鬼了,莫不是光这个落泪的戏子之名就是个魔咒?我想起了席慕容诗: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泪.。

  我绝望了。

 文学

在陌生的城市,遇上这样着不了劲的事,特别的郁闷,小叔叔天天上班,一个人无聊,我偷偷地买啤酒喝,微微有点苦,不过挺爽的,我希望哪天我也能有个哥们,像令狐冲或者萧峰式的,痛饮啊痛饮!突然,陌生人栏里有动静,打开,是落泪的戏子!我的心脏一下狂跳起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鱼儿,你真的,连和我说句话,都不愿意了吗?

  小鱼儿?“鱼-与水无关”?我揣摩着,应该是被我猜到了,这个号码应该是鱼的,而这个鱼和落泪的戏子必定有什么故事,这个鱼又为什么把号码送给别人?可是,现在的我只可以保持沉默,我记下了落泪的戏子的号码,也看了他的资料,资料里的地址是……颜市!这不是我现在所在的城市吗?

  “你知道我爱你,真的真的爱你,没有你的日子,我的世界是一片荒芜,若时光逆转,我一定不会再让你从我的身边溜走。”

  “我可以查到了你现在的上网的地址,你就在颜市,你为什么又回到这个城市?我知道,你也爱我,既然这样,你又为什么要躲着我?”

  “前两天我去纹身了,发给你看照片。”

  照片是落泪的戏子的胸部,上面是颗红色的心,被一把锋利的匕首劈开,下面一行字母:LOVE FISH.。

  “我想让你看清,这几个字不是贴上去的,今晚6点,我在香园等你,我现在用小灵通,号码是5151XXXX。”

  里面有个落泪的戏子,是个危险人物,千万不要理他。我想起小叔叔的叮嘱。可是,我没发现他的危险在哪里?我更感兴趣的是他的故事,偏偏上天安排了这样一个机会,着实让我踌躇不已。

  时间也过的不再真实,一忽工夫,小叔叔就下班了,看我魂不守舍的样子,问我怎么了?没什么,我说,你知道香园在哪里?问这个做什么?小叔叔警惕地问。我没告诉他落泪的戏子的事,只是说没事想出去走走.。

  颜市是个美丽的城市,街道宽广,绿化多,的士在一个金碧辉煌的所在停下,这就是香园,司机说.,

  我在大厅看到的落泪的戏子,他朝我微笑时,我把他和他的网名联系起来了,他二十五六的样子,中等身材,偏瘦,有偶像明星的脸,满脸的阳光,看不出沧桑来,这和落泪给我的印象不符。

  他对我的出现没表示奇怪,这让我不安,所以我显得有点局促。“想喝点什么?”“啤酒。”我脱口而出,其实从决定赴约时我就想把他当哥们了,他要的是菊花牌的,很清的酒,有着琥珀的颜色,举杯时他说:“我知道你不是小鱼儿,她不会理我了,我之所以约你出来是想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她过的好吗?你和她是朋友吗?你怎么在颜市?”我很奇怪我竟然没在意他的这个欺骗,我更想知道的是他的故事,“可是我什么也不知道,真的,这QQ是别人给我的,它的主人是小鱼吗?”“不,这号码本来是我,她知道密码,她离开这个城市时把什么都消毁了,包括我的QQ也被她拿去了。”说着,落泪的戏子眼中透露出淡淡的忧伤,“突然之间,有关她的所有,都没了,好像她在一秒之间蒸发了……”那她为什么把这号码送人?问出这问题的我灵光一闪,这是我作为女人的直觉:这个鱼-与水无关还是留下了这一点点线索,还是存在一点希翼,留下一点点的可能,这让我对这个女人有了些许恐惧,甚至是微微的反感.。

  “可以陪我醉吗?”戏子说的很轻,他的声音柔柔的,于我,却是致命的诱惑,我失去了对他应有的警戒,忘记了小叔叔的叮嘱,太过轻易,偏偏一副从容的样子:为什么不呢?

  我没想到自己这么能喝,除了隐隐的兴奋和说不明白的冲动,喝酒和不喝酒真没什么大的区别。酒更多的是气氛,我想,然后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他说,叫我戏子吧,你怎么用的男人的网名?哈,这是别人给我的号,我没改资料,醉饮空杯,这名字很好,你以后叫我空杯好了,想喝酒,找我。越过一张桌子的距离,戏子的目光恍惚,像是灵魂的游离。

  喝完酒,戏子带我去了滚石,一个极度热闹的地方,点了红酒,我说,你忘了今天你要做的事情。戏子有点摸不到头脑。“你说今天给我看那纹身的。”戏子忍不住笑了,解开衬衫,我看到了那个太鲜艳的心和下面的几个英文字母,我征征地不再说话,然后默默把红色的酒,一杯杯倒进自己的身体,我说:我是空杯,哈哈哈!所以我醉了。

  戏子说的,陪他醉的,喝过后才知道他酒量非常好,根本不会醉,醉的只能是我,醉到路都走不像,是他把我抗在肩上背下楼的,电梯里的人都好奇地看我们,我还凶巴巴地吼了那么一句:看什么看啊!

  醒来时,我看到了戏子,他坐在沙发上抽烟,烟雾不规则地绕着圈,他朝我笑笑,我也勉强笑了笑。“不知道你住哪里,所以开了房间,我怕你有什么事情,所以没走。”我有些微的感动,我甚至想打电话给小叔,告诉他,戏子并不危险。

小叔竟然没问我怎么没回家,只说,桃花,你已经是大人了,自己做事自己把握啊!我调皮地笑笑:知道。我和那条“鱼”聊天,她始终一言不发,我真想告诉她,我和戏子见过,喝过酒,看她是不是有反应?两天后,我打电话给戏子:“上次是我陪你醉,今天你陪我醉。”没问题,电话那边的声音有笑意.。

  还是在香园,戏子喝的是白酒,却让我喝啤酒,我问,你和鱼……他竟然笑了,没什么,两个过客。他的话说的很轻松,他的神情又明明不轻松,或者我不应该问的,这是他的疼痛,我为什么偏偏去提呢?也是在这次,我发现他从来不点鱼,他说不喜欢。

  我说,鱼好,营养丰富,俗话说,四条腿的不如两条腿的,两条腿的不如一条腿的,一条腿的不如没有腿的,四条腿指家畜,两腿的是家禽,一条腿是菌类,没腿是鱼,这就是说鱼的营养价值最高。我说了一大通,他只说:小鱼儿不吃鱼,所以我也习惯了不吃鱼。我即刻愣住,沉默无语。

  又去了滚石,这次醉的不是我,午夜,在冷清的街头,戏子摇摇晃晃着走路,大声地唱着《单身情歌》,我清醒地看着这个多情的男人,都说戏子无情,要是真无情,那也多半是因为他太认真,我在为他解释,我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我想扶他,他摇手:我没醉,不信?我走给你看,你看好了。戏子停下脚步,定了定神,身体笔挺地迈步,街砖是方形的,一块差不多一步距离,戏子真的走的很正,每步都走在方格内,街灯把他的影子拉长压短拉长压短,太像电影里的镜头,可不知为什么,每一步都好像踩在我心头,让我隐隐地疼痛……我说,别走了,你没醉!他就哈哈大笑,很狂的样子,“空杯,告诉你,我定了两张机票,想去西藏,看风景……””

  我没问另外一张机票的用处,心里希望的,是我。

  第一次在网上和戏子聊到了鱼,和这个QQ的“流浪”,戏子说:你怎么还在用男人的名字啊?我看着不舒服,糨糊的很,把资料换了吧!“遵命,戏子大哥,我这就改。”

  我马上改了资料:伊朵,字桃花,女,18岁,学生,双鱼座,个人说明:没有风的日子,我一样翩翩。网那边的戏子却没了动静,沉默着不再说话。

  对于爱情,或者感情,年轻的我从来没认真想过,它们会有很多细节,每一个细节都很重要,不可遗漏,而每一个细节,弄不好会决定全部。这次戏子给了我答案:“我曾发过誓,和鱼有关,我就选择退避三舍。”我懵了,一个双鱼座,就可以触动某个埋藏着的神秘机关?这么说来,这个戏子永远为小鱼儿保留着位置,他真的真的一直爱着那个叫“鱼-与水无关”的女子,可是,我又是从哪里得到的答案?

  最后一次见到戏子也是在香园,我觉得很好笑,因为那天他为我点的是牛奶,他点的是啤酒,他不喜欢啤酒,因为没感觉,而我和他喝了两次酒,量也见长。清醒时,我想起痛饮,想起我们曾经彻夜狂欢过,想起戏子给我的殊多快乐,虽然最后我忘记了我的初衷,我只是想认识戏子和知道他和鱼的故事。现在我有的只是极微的疼痛,只是现在看来已不重要了。戏子说:“我要走了,明天,到一个遥远的地方。”我知道他去的方向,我还猜测过那另外的机票,可现在不一样了,我是双鱼座的。“一路顺风,”我举起牛奶,“没事,桃花很开心,来不及开心。”“不怪我?”“不怪,谢多来不及呢,戏子大哥。”我咯咯大笑起来,身体里却有东西在崩溃崩溃,挥挥手说了再见,我转过身,最后一刻,眼泪如决堤的潮水,戏子啊戏子,这眼泪,你注定看不到。

  2005年8月的颜市,有股很强的台风,很直接地影响了这座江南繁华的城市,我忘记了这台风的名字,它吹翻了很多商店的招牌,我就在街头,雨水狂暴不已,在我身后的街面上开出了很多各样的花朵,它们灰白的颜色和天空很相近。

  回到小叔叔家,我把“叶之舞”改成了“翩翩是鱼”,我的个人说明:永远为了鱼,沉默。

  我离开颜市时,把这个号还给了小叔叔,前不久,小叔叔告诉我,这个号码被盗了,用了好多办法也找不回来,我竟轻轻松松地说,不就个号吗?重新申请一个就是了。

  四月的阳光很好,庭院里高大的泡桐开花了,成串成串,颜色淡灰,带有微紫,和天空、树的颜色差不多,若不是落了一地的淡紫色花朵,很难感觉到它的存在。我想起了遥远的城市和城市里那个奇怪的戏子,他和鱼的故事我早不感兴趣,倒是他不吃鱼的习惯,现在不知道改了没有?对此,我也只有保持沉默的痛楚。

  戏子,一路顺风。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