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我把你当情敌你却想上我*跪下认主仪式流程

更新时间:2020-11-12 11:27:59

从小受到唯物主义的教育,对于鬼神之类的东西我是不相信的。不过随着年岁的增长遇到了许多事情。有些事情,你想用科学的方法去解释,可是无法解释的通。这样的疑问,随着自己步入老年越来越多。

那一年父亲的哥哥,就是我叫大伯的那个老人过世了。那时父亲已经身患重病在家养着。于是我代表父母亲到乡下去参加大伯的葬礼。大伯的葬礼办得挺隆重的。从各地赶来的亲戚朋友有几百人,反正乡下地方大,来的人或是住在亲戚家里,或是住在邻居家里。葬礼前前后后举行了三四天才结束。

按家乡的风俗,大伯去世后,在葬礼中前前后后请了好几处的和尚和道士过来念经做法事。其中有一场法事在乡下叫做“放施食”,是江苏海门当地至今尚在流传的一种独特的民间祭祀习俗。通过念经、拜佛、器乐演奏、民间舞蹈、气功杂耍等活动来祭祀过世的亲人。

当“放施食”进行到做外场时,请来的那个老道士无意中发现有个头发卷卷的老年人,手里拿着一瓶酒,晃晃悠悠跑进了放道具的那个房间里,与没上场的演员混在一起,东摸西摸的。再仔细看时,那人一晃不见了。那老道士也是个有经验的人。表演完了之后就去问主家,是不是见过这样一个人?接着他就详细的向主家描述了这人的长相穿着高矮外貌。一个头发卷曲的老男人,这外貌是挺明显的。主家说这是我请来帮忙烧火的老张头。

于是他带着老道士来到厨房的灶前,见那老张头正靠在灶旁的柴草上打着呼噜。推醒他后问他:“你刚才做梦了?”老张头说:”是啊,我刚才正做梦,在那放道具的房间里,与那演员们交流呢。”老道士对老张头说你辛苦了,到外面喝口茶休息一会儿吧。等老张头走后,老道士小声的问主家,我想见见他家人。

 文学

那主家也是个明白人,见老道士这样郑重其事的向他打听,知道当中一定有故事,很快就把老张头的家里人早来了。来人是老张头的老婆。老道士郑重其事地对她说:“从明天起,在七天里面,你不要让你家老张头外出,也不要让他喝酒,切记切记,否则可能有意外。”

老张头的老婆听后很是紧张,不过他对老道士的话倒是挺相信的。回去以后就紧紧的盯着老张头,不让他喝酒,不让他出门。老张头平时喜欢喝点小老酒,虽然不多,但天天离不了。现在被老婆管住了,一滴酒也不让喝,一天可以,两天可以,连着七天,让他实在弄得难受死了。可老张头是个怕老婆的人。老婆不让喝,又在眼前紧紧的盯着,他也只能够按老婆的话去做。

一天一天紧张的熬过去了,现在总算熬到第7天了,只要熬过了这一天,那就万事大吉了。老张头的老婆正在小心翼翼的想着如何让最后这一天熬过去的时候,前一天接到了学校里来的通知。老张头的小儿子的学校要开家长会,家里需要派一个人去参加。老张头只有一儿一女。女儿已经结婚,住在镇上。老张头的老婆自己不识字,如果去开家长会,有些事情就搞不定。思来想去,还是让老张头去跑一次吧。反正开个家长会,没有几个小时就回来了。给了老张头10块钱,让他坐车过去,学校在镇上,村边有车站可以坐车过去。

老张头怀揣着10块钱,屁颠屁颠的告别了老婆出门去了。老婆告诉他不要去拿钱买酒喝,去镇上学校开好家长会后,就快去快回 ,老张头满口答应看走了。本来这件事情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差错。老张头5块钱坐车到镇上,还要5块钱从镇上坐车回来,这10块钱正好是他的车钱。如果拿这钱买酒喝,他就得步行者来来去去。再说了老婆再三关照他,让他早去早回,他可不愿意为了喝酒让老婆回家骂他。

老张头正往车站走的时候,后面有人叫他,一回头原来是邻居老王头的儿子。他骑着一辆助动车,正要到镇上去办事情。听说老张头也要坐车到镇上去。就热情的招呼老张头说:“你就坐在我的车后面,我把你带到镇上去吧。”这当然是件好事情,省下了老张头坐车的车钱啊,老张头心里挺高兴的。

很快的,他们就来到了镇上,老张头谢了老王头的儿子之后,就慢慢的往学校走去。在学校附近老王头用省下的5元车钱,买了一瓶二锅头,喝了一口,那酒几肚,那心里一个美啊。等到老张头开完家长会出了校门,一边走一边对着酒瓶口喝上一口,就这样,他慢慢的走到车站,坐上了回家的车子。这时那一瓶酒已经被他喝去了一大半了。由于好几天没喝酒,他这一喝已经有点过量了,头脑开始昏昏沉沉的。好在他已经坐在回家的车上了。正常情况下,他很快就可以到家了。

因为这是乡村的长途汽车,那司机兼售票员对这一路上上下下的旅客,有的人他已经记住了。特别是老张头这样的人。他知道他应该在什么地方下车,到了站点之后就提醒老张头让他下车。

有了司机的提醒,老张头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到车门口,下了车还不忘给司机打个招呼,谢了谢。

下车后被风一吹,头脑更感到晕昏昏的。他辨别了一下方向,就朝家的那个方向走过去。在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条大河,那是一条通里运河。据说一边直通到大海那里。是一条活水河。走在堤岸上的老张头摇摇晃晃的,走也走不稳。这时他还不忘把手里的酒瓶子提起来,又灌了几口。就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再说老张头的老婆在家里,左等老张头也不回来,右等老张头也不回来。心里感到着急,就连忙打电话给他的女儿,让他到学校去问问老张头是不是去开家长会了。得到的回复是老张头开完家长会就坐车回家了,不过他们告诉老张头的老婆,老张头走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个二锅头的酒瓶子,看样子好像喝了一些酒。

于是老张头的家人和邻居,就四周开始寻找老张头。找来找去,找到了通里运河旁边。这是老张头从车站回家的必经之路。在河堤旁边看到有一只二锅头的酒瓶子,斜坡上还有重物滚过的痕迹。因为有许多草木被压倒了。人们猜测老张头可能掉到河里去了,于是请人在这一带打捞,可是捞来捞去捞不到人。

这时老张的儿子和女儿也都回来了,来到了这里,他们为找不到老张头而伤心痛哭 ,老张头的儿子跪在地上对着河水磕了三个响头,大声喊了三声“爸爸”,说也奇怪了, 不久老张头的身体就从河水里面浮了出来。

听说了这件事情以后,我就在想,如果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张头的老婆跟着老张头一起去开的话,可能老张头子的这条命就被保住了。不过事情也许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这种事情命里注定了,能不能化解,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不能够预料的。

如果读者感兴趣,下面再简单的介绍一下家乡“放施食”的整个过程,一般的有下面这十个部分组成:

一,“放施食”开始的时候是敲头场。表演的人数有多有少,一般五至七人不等,以打击乐为主。打击乐曲牌有:“长行步”、“鬼敲门”。热热闹闹的开场,敲奏的时间约一刻钟左右。

二,接着是敲二场,仍然以打击乐为主。曲牌有:“半家官”、“七记头”、“花宝塔”、“小锣景”、“挑刺”等十多种。这当中时时有些小高潮出现,演奏时间大约半小时左右。

三,取水,这个时候表演者一般用琵琶弦子、二胡或笙、箫、管、笛吹奏。施主披麻戴孝,端一盒素菜,拿着香、蜡烛、“金钱马子”、“元宝”(锡锭),跑到有水的地方,比如井边或有水的沟头,焚烧后取水三杯回来,在每一只杯中都放上一片杨树叶,而后在“家堂”前放一杯;灶君前放一杯;烧龙法事前用一杯。

四,行香,表演的人演奏吹打乐,曲牌有:“雪里灯”、“召请”等。这个时候施主手挑白纸灯笼作为前导,后面亲人或朋友打着各色旗帜排成一队,从大路转一圈回来,据说是为了引孤坟鬼前来受施。

五,做外场,又称道场。围在一块空地上演出土杂技。一般在施主家的门前或是附近进行,有“钻火圈”、“火流星”、“要马叉”、“翻筋斗”、“压磨子”、“喷火球”、气功、杂技等表演。

六,号字,也叫“烧龙法事”、“高台发文书”、“申文”等,全部仪式约一个半小时做完。施主在施单上签名叫“号字”。按规矩“号字”的时候是要拿出钱给写字的人的。以前是几元钱一个人。后来变成了10元钱。再后来又增加了,反正这个行情一直在变。只涨不跌。

七,跑五方,一般用五张桌子摆在五个方面,即东、西、南、北、中。每张桌子上分别写上金、木、水、火、土。按东西南北中,跑六个“阵图”,即“三角阵”、“四角阵”、“五角阵”、“荷叶包蟹”、“月里偷桃”、“狮子还桩”。农村为了办“放施食”,这些桌子都是从左邻右舍事先借过来的。还回去的时候给物主一元线,作为使用费表示一下感谢的意思。

八,施食上台。根据《太上蓬壶炼度律济法食真科》全书程序念唱,表演。也分生、旦、净、丑等角色,有时一人唱四个角色。

九,念经,念的时候有一个主念的,他的声音高亢激昂,其余的配合着他一起念。一般念佛教的“金刚经”、“弥勒经”、“大悲咒(早课)”、“八十八同(晚课)“等“典经”。但偶尔也念释教的“灶君经”。

十,拜忏。在家乡“放施食”中,拜忏有多种多样,规模从三人到几十人不等,时间从几小时到四十九天。这主要看主家的需要而定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