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还疼吗不疼我继续动了-夫妇野外交换全过程

更新时间:2020-11-12 11:38:25

秦明这会儿正在给妇女儿做B超,检查她们上的环是否正常,秦明这小子倒是挺专业了,只见他一本正经的拿着机器,等检查的人平躺在床上后,把衣服掀起来,裤子往下拉露出小腑后,便快速的把耦合剂涂在小腑上,慢慢的找到腑中的环,检查是否是正常的。

“怎么样,一切顺利吗?”我站在秦明身后,问她。

“还好,就是人太多,我现在只把B超做了,至于检查乳腺癌我还没做,因为我不会。”秦明累得满头大汗。

也真是辛苦他了,一个人在这里顶了两个小时,又被一帮女人围着。

“你的环很好,没问题,下一位。”秦明有条不紊的说道。

检查好的人下了床后,下一位马上就躺了上去。

“衣服掀起来,裤子往下拉。”秦明现在这句话已经倒背如流,张口就来。

大家也都非常的配合,并不会因为秦明是男生觉得有啥,反而很积极的躺下。

“香姐,麻烦你帮我擦一下汗,我腾不开手。”秦明两只眼睛一直盯着机器,很专业的样子。

他的额头上全是汗水,第一次做这些事情他肯定是有压力的,我抽了两张纸手落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的替他擦着。

他身上全是一股汗味儿,但闻起来并不觉得恶心,反而很吸引人,这是男人的味道。

近距离的看着秦明才发现,他的皮肤真的很好,这么近也看不清毛孔,脸好白轮廓分明,真是帅得让人觉得好不真实。

“对了香姐,刚才做完检查的人我都没登记,你那个表我不会填。”秦明也没时间却填表,他根本腾不开手。

“没事,我去填表,你做检查。”我对秦明说道。

接下来,我俩开始分工合作,把做检查的机会给了秦明,这些都是实践,他又是实习生,自然是需要多接触的。

我拿着表站在秦明的身后,他会把检查结果告诉我,然后我登记好后再让检查者签个字就可以了。

今天我们只能先把B超做了,因为时间不够,查乳腺癌只能安排到明天。

 文学

“瞧你,怎么又出汗了?”我没事做的时候便盯着秦明那张脸看,见他出汗了我便很自然的拿纸替他擦,好像已经成了我分内的事情,我很乐意做这些。

“谢谢香姐。”

我每次给秦明擦汗的时候,他都会跟我笑眯眯的说谢谢,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没事儿。”我摇头,同样也是笑嘻嘻的,好像只要看着秦明我就会不自然的笑,那种笑是发自内心的。

“小香,你该不是喜欢人家小伙子吧!”这时,躺在床上的张婶跟我开起了玩笑来。

我没想到张婶会这么问,弄得我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赶紧把手从秦明脸上放了下来。

“张婶,你可别乱讲,咱们村子的规定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我赶紧解释。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帮老娘们儿平时就喜欢乱搅舌根,到时候真传出什么来,我们老李家的名声铁定给毁了。

“是吗?你刚才可是含情脉脉的盯着人家小伙子,分明就是春心荡漾,怕是真对人家小伙子有意思吧!”张婶这玩笑是越开越大了,不过她向来口无遮拦,想啥说啥。

“张婶,你可别误会,香姐可是我师傅,我俩不能有事儿。”这时,幸好有秦明替我说话,张婶才没说啥。

“下一位。”我喊道。

张婶提好裤子从屏风后面出去,换下一位检查者进来,我看了一下外面的人,差不多还有三十名左右,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估计做完也就该晚上了。

“香姐,现在我也上手了,你要是饿了就回去吃饭吧!我在这里顶着就好。”秦明把眼前这位检查者做了,她提好裤子走了出去,他暂时没有叫下一位人进来,所以屏风后面只有我们俩。

“我不饿,咱们接着检查吧!”我对秦明讲。

何况今天晚上我还来晚了,心里也挺愧疚的,少吃一顿饭也不会怎么样。

可秦明却好温柔的看着我,他放下机器,站在我面前足足比我高出了一个头之多,他的双手落在我的肩膀上,头离我好近好近,他要再往前我俩的鼻尖就碰在一块儿了。

“乖,饿坏了你,我会心疼的,快去吧!”秦明很温柔的对我说,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仿佛能融化我的心一般。

“真的没事。”我傻傻的看着他,心扑通扑通的乱跳。

秦明知道我不想回去,可他就是想让我去吃饭,慢慢的他的脸往我这边靠了过来,我们的鼻尖贴在了一起。

这一瞬间,我的心直接跳到了嗓子眼,越来越猜不透他的心思了。

“听话,快去吃饭。”他轻轻用鼻尖蹭着我,虽然只是很细微的接触,可我的心真的被他抓得死死的,方寸大乱的站在他面前,任由他对我胡作非为。

“小香,你们还检查不检查了,什么情况呀?”这时,外面传来了大家伙儿的声音。

因为我和秦明在屏风后面磨叽了太久,大家都开始躁动了起来。

“大家稍等几分钟,机器有点问题。”秦明喊了一声。

我的嘴巴也在同时张了张,我本来想让下一位进来,可秦明却抢在了我前面,他还不打算让人进来吗?

“别耽误时间了,我真的不饿,咱们还是继续检查吧!”我有些凌乱的看着秦明,发现他看我的眼神变得怪怪的。

他的薄唇微微的动了动:“可是我饿了,怎么办?”

他饿了?我心想,这简单,大不了我在这里顶着,让他回去吃饭,多容易的事儿,他年轻嘛,肯定饿得快一些。

“要不你先……”我话还没有讲完。

只见秦明放在我肩头上的双手快速的挪到了我的腰间,他的手用力的把我的身子拉了过去,我整个人撞进了他的怀中。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时,秦明的薄唇覆盖在我的唇上,他霸道的撬开我的门牙,那一瞬间我真的沦陷了,心间开起了一朵很绚丽的花,五颜六色的非常美丽。

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变得好乱,他的心比我跳得还快,我们光明正大之下竟然在屏风后面吻在了一起。

外面可是全村的妇女都在呀,这要是有人走进来看见了,我和秦明还能活下去吗?

虽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可我的理智早就被秦明霸道的吻淹没了,我跟着他的节奏呼吸着,连身体都变得柔软起来,我成了一只没长骨头的软体动物,依偎在他的怀中。

渐渐的,我感觉到他那处正以可见的速度生长着,那真实而又令人心跳的感觉,就像一团火似的,我被它牵制住了。

秦明把我越抱越紧,恨不得把我揉成他的身体里,我深深的感受到了他的热情以及他的占有欲,这并不是我的错觉,我知道秦明是喜欢我的,他对我有感觉。

“到底好没好?实在不行我们可就回去了?”这时,外面再次传来了大家不耐烦的声音。

也正是大家伙的声音,把我和秦明从那醉生梦死之中拉了回来,否则我俩早就沦陷了。

我红着脸羞涩的推开了秦明,他的舌头调皮的在嘴唇上画了几个小圈圈。

“香姐,我吃饱了。”秦明对着我微微一笑:“你呢?”

“嗯,饱了。”我弱弱的点头,很害羞。

我并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我男人五年前就死了,没死男人的时候我也经历过人事儿,可此时在秦明面前我却更像是一个少不经事的小女生,被他牵着鼻子走。

秦明坐了回去,拿着机器:“ 机器修好了,下一位。”

我们开始回到了正常的工作当中,秦明继续替妇女们检查,我站在一边做记录。

“香雪妹子,你这个环是什么时候上的?”秦明很专业的问。

香雪今年只有二十五岁,长得非常的漂亮,胸口那对非常的耀眼,大家都说她老公有福气,每天晚上不知道得有多爽。

“ 好像有半年了吧!”香姐想了想,回答,她孩子不到一岁,都说一孕傻三年,她现在确实记不住事儿。

“ 不到半年,四个月的样子。”我补充到,香雪的环是我给上的,我当然记得时间。

“你这个环不行,移位了,得取掉重新上。”秦明说道。

“是吗?那什么时候取呀?不取行不行?”香雪的意思是,能不取就别取吧!

香雪是个害羞的女孩儿,上次我给她上环的时候,我让香雪躺床上把腿分开,她便羞涩了好久,她不想再经历一次。

“不行,必须得换,不然会影响夫妻生活,万一怀孕了也非常的麻烦,孩子也不能要,还是取了重新上吧!”秦明把事情的严重性都跟香雪讲得很明白。

香雪不傻,她是个聪明的女孩,自然知道这些问题都是非常重要的。

“哦,好吧!那什么时候取?”香雪问。

我看了看外面的人,想了想说道:“过几天你再过来吧,这两天怕是没空。”

“行。”香雪自己从床上站了起来,背着我和秦明把小腹上的耦合剂擦干。

“还有,这几天就不要行房事了。”在香雪往屏风外面走的时候,秦明叮嘱她,其实都是因为平时行房事的时候太用力,还有就是自身的身体原因导致的。

“嫂子,你在吗?”门外,传来了月儿的声音。

她怎么过来了?

“在呢?月儿,有什么事吗?”我现在没时间去招呼她。

月儿自己寻着声音走了进来,她手里提着饭菜。

“知道你今天很忙,怕是连饭都没吃吧!我给你送饭来了。”月儿笑眯眯的对我说。

还是小姑子好呀,知道心疼人,我确实饿了,她这饭送得很及时。

“你先放桌子上吧!我一会儿就吃。”我对月儿说。

现在我也腾不开手,得做记录,哪有功夫吃饭呀!

“嫂子,我给你做记录吧,你快去吃饭。”月儿把我手里的本子抢了过去。

我不太放心的看着她:“你能行吗?”

月儿嘟着嘴巴不高兴了:“怎么不行?你都能我还能不行了?”

“嫂子不是这个意思,行吧!那我先去吃饭了。”我只好让月儿先替我顶一阵儿,我先去把饭吃了。

月儿带了两份,另外一份肯定是秦明的,我这才意识到,月儿怕不是来给我送饭的,她是给秦明送饭,顺便制造和秦明相处的机会。

屏风后面,传来了月儿和秦明的笑声,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聊得好开心,秦明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哈哈大笑。

我快速的把饭吃完了,然后就去了屏风后面:“秦明,我来吧!你快去吃饭。”

秦明很惊讶的看着我:“还有我的?”他又看了一眼月儿。

月儿两只大眼睛根本舍不得从秦明身上挪开:“ 是呀秦明哥哥,今天的菜可是我亲自炒的哦,你快去尝尝,看喜不喜欢。”

“好,我去尝尝。”秦明站了出去,去外面吃饭了,现在换我给大家检查。

嫁给老李家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吃到月儿炒的菜,味道挺不错的,这个小丫头挺能干。

看来,她是真对秦明月意思,不然哪舍得亲自下厨呀!

等秦明吃完饭后,月儿在诊所等了会儿就回去了,我和秦明一直配合得很好,只是从月儿来过后,我们的话就变少了,一直忙到了傍晚才把所有的人都检查完。

现在卫生室里只有我和秦明了,忙了一天大家都很累,他坐在那儿喝水,我把名单重新核对了一下,确定每个人都来检查过来,才把检查结果放进抽屉里,到时候都是需要交上去的。

“不早了,都回家休息吧,明天继续。”我一边对秦明说,一边把白大褂脱了下来,然后一块儿往卫生室外面走。

这时才发现,竟然在下雨,还下得挺大的,刚才太忙了竟然一直没有注意。

“等着,我去拿伞。”我让秦明等一会儿,这么大的雨淋着回去衣服肯定得湿透了。

我回到了卫生室里在抽屉里翻了翻,一把伞都没有找到,真是该死,屋露偏逢连夜雨,我空着手站在秦明身边。

“看来,我们只能淋着回去了。”我笑了笑,用手挡在头顶上刚把脚抬起来想跑。

突然我感觉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把我拉了回去。

秦明目光柔和的看着我:“下这么大的雨,你怎么回去?”

从诊所到我家,跑回去差不多十来分钟,确实有些远,但也得走呀,这么大的雨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停,在这里等也不是办法呀?

“那怎么办?”我好奇的看着秦明。

这时,只见他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他身上本来就只穿了一件衫衣,现在脱了下来就是光着膀子。

我第一次看到秦明光膀子,没想到他混身上下都是肌肉,看起来很结实。

“把衣服顶在头上。”秦明把他的衣服给了我。

现在虽然是夏天的夜晚,但下这么大雨,光着膀子还是冷的,秦明就算嘴上不说,但我也看得出来。

“你还是穿上吧!我一会儿回家换衣服就好了。”我把衣服还给秦明,不想接受他的好意。

而且让他一个大小伙子,光着梆子跑回家也不太好。

谁知,秦明根本就不听我的话,他见我不接受他的好意,便直接把他的衬衣披在了我的头顶上,然后他向雨里走了过去。

雨越下越大,霹雳帕拉的,天空中还有一道道雷电闪过,我吓得啊的一声喊了起来。

我最怕打雷了,每到雷雨天气,尤其是夜晚,我经常是彻夜难眠,根本不敢睡觉。

一个雷打下来,我也管不了那么多,顶着秦明的衣服追了上去,等我追上他的时候,秦明被淋成了一只落汤鸡。

我跑过去把衬衣分给他一半,我俩顶着衬衣往前走,秦明看了我一眼笑了。

我俩离得很近,虽是漆黑的雨天,可我还是能从黑夜中看清他那张脸,雨水从他的头发上滴落下来,顺着脸颊往脖子下面流,他那古铜色的肌肤湿漉漉的,很男人,也很吸引人。

因为雨越下越大,我们头顶上的衬衣都湿透了,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我的头发衣服也全部都湿透了。

白裙子紧紧的沾在了身上,把我的身形勾勒得淋漓尽致,若隐若现间,能看到那凹凸有秩的身材,那对波涛在奔走中上下起伏,秦明的目光落在我衣领的地方,虽只是一个很简短的停留,却让我有所意识,我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香姐,雨太大了,你穿着高跟鞋跑不快,我背你吧!”这时,秦明突然蹲了下来,他拍拍肩膀,让我跳到他背上去。

确实,因为我脚上的高跟鞋太高,又是在漆黑的夜晚,走路非常的不方便,无形之间耽搁了很多的时间。

“真的不用了,我挺沉的。”想想我还是拒绝。

大晚上的,秦明也累了一天,让他背我也不合适。

“香姐,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这么大的雨,你赶紧的吧!”秦明固执的蹲在我面前,如果我不上去,他就不会起来。

知道他是一片好意,我想了想也没再拒绝,双手落在了秦明的肩膀上环抱住他的脖子,身子贴在他的背上。

秦明两只手绕过我的大腿往上一抖,他直起腰我便趴在了他的背上,不过因为我有些沉,所以重心有些往下,他便原地不动往上又跌了跌。

我整个人就像是被他抛了出来,然后又落在了他的背上,在我们撞击到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混身都变得酥麻起来。

身上的衣服早就湿透了,白色的裙子成了一层薄薄的纱隔着我和秦明,异样的感觉使我内心燥动而不安。

“香姐,你抱好我,我要开始跑了。”秦明提醒我。

我并没有反应过来,因为雨太大没听清他的声音,等他突然加速的时候,我才发现他跑得真的好快,我下意识的抱紧他的脖子,身体紧紧的贴着他的后背。

他每跑一下,我们都会撞在一起,灵魂与灵魂的碰撞使我胡思乱想起来,身体不知不觉起了异样。

我不知道秦明有没有感觉,我真的好明显,如果不是因为雨太大,我全身都湿透了,秦明肯定会发现我的里裤有异味,我也会很尴尬。

秦明背着我在漆黑的村子里奔跑着,大雨中不会有其它人像我俩这样狼狈不堪,也没有人发现我们。

我觉得这一刻是很美好的,因为秦明背着我跑了很远,直到他停下来,我们站在了我家的屋檐下,我俩的衣服湿得不行了,相视一眼后我们都笑了。

“香姐,那我就先回去了,晚安,做个好梦。”我正在拿钥匙开门,秦明对我说着。

这时,一个大响雷轰的一声就像是整个天空都要被震开了一般,吓得我手里的钥匙掉到了地上,我本能的扑进了秦明的怀里,我抱着他的腰,我很害怕。

“香姐,你害怕打雷吗?”秦明用手轻抚着我的头发,他安慰着我。

“嗯,我从小就害怕。”我不敢从秦明怀里起来,我怕一离开,又会打雷,我真的吓死了。

秦明见我这样,怕是也不行,看这雨也不会停,估计会下很久,秦明对我说:“香姐,要不咱们先进屋换衣服吧!等雷停了我再走。”

这次我没有拒绝他,因为我实在太害怕打雷了。

秦明松开了我,他在地上找到钥匙把门打开,我俩一块儿走去了,进去后我把门锁得死死的,生怕那些雷会从门缝里钻进来。

“你拿毛巾擦擦。”我扔给秦明一条毛巾。

他帅气的接过毛巾,快速的在擦头发上的水珠,动作很酷。

“香姐,你也别站着了,快去换衣服吧!不然该着凉了。”秦明向我挥手,让我赶紧去洗澡。

我拿了一件睡衣去里屋洗澡了,我家没有单独的浴室,每次洗澡的时候我便拿桶提一桶水,再拿一个大盆,我蹲在盆里往身上浇水。

关好门,我便把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脱掉,舒服的坐在盆里,往身上浇水,灯光下,我的身影印在了半透明的透户上,坐在沙发上的秦明看得一清二楚。

清楚的轮廓,完美的身材,我举手抬足间的每一个动作他尽收眼底,他没有想到,我的身材竟然那么的好,尤其是那呼之欲出的一对,堪称完美,他看得快要窒息了,坐在沙发上的秦明开始不安起来。

我洗完澡,换上睡衣,拉开门走了过去,秦明光着膀子坐在沙发上,他裤子早就湿了,他并没有换衣服,把沙发都给坐湿了。

“这是我男人以前的衣服,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先换上吧,别感冒了。”我找了套衣服给秦明。

他倒也不嫌弃,抱着衣服去了里屋,他只是把门合上并没有锁,便站在那里开始换了起来。

坐在沙发上的我看到了墙上的影子,秦明正在换衣服,当他把裤子脱下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被惊住了,他那真的好有料。

这些年在村子里,因为我是大夫,所以啥都见过,男人再隐蔽的东西我也见过不少,但我发誓,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跟秦明相比,他那真的是太吓人了,看得我心生荡漾,好想……

等等,刚才我也在那里洗澡,和秦明站的也是同一个位置,所以,他刚才也看到了我吗?

越想,我越觉得脸蛋发烫,整个人烧得慌,好不舒服的感觉。

这时,秦明换好衣服走了出来,他穿着我男人的衣服,衣服有些大还很土,并不适合他,但因为他身材好长得帅,倒是被他穿出了不一样的感觉。

秦明站在我面前,面带微笑的看着我:“香姐,外面没打雷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是呀,好像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打雷,我也没有任何的理由可以把他留下来。

“那行,你路上小心,对了,我给你一把伞。”我赶紧去给秦明找了一把伞递给他,还把他送到了家门口。

秦明挥手跟我说再见,撑开伞正准备走,这时天空中闪电加雷,非常的嚣张,动静特别的大,而且是突如其来的那种,我被吓傻了,直接扑进了秦明的怀里,两条腿往上一跳,双手勾住秦明的脖子两条腿夹在他的腰间。

秦明的反应很快,他扔掉手里的伞,双手绕过大腿刚好接住了我,我像只八爪鱼似的挂在了秦明的身上,嘴里是啊啊啊的连环惨叫声,把秦明都给逗乐了。

“看来,你真的很怕打雷。”他就这样抱着我,把我抱回家里,并且把门关上。

“那该如何是好呢?”他一副很为难的样子:“看来,今天晚上,我是不能走了,留下来陪你如何?”

他好温柔好有耐心的看着我,不会觉得我烦人,不会嫌弃我,而是无限的包容着我的一切。

“如果你能留下来,自然好。”我点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秦明笑了笑,抱着我往卧室里走,当我们都躺在了床上,当我的头落在他宽阔的臂膀上时,我的心扑通乱跳了起来。

这是五年后,我第一次和男人躺在床上,那种感觉是很特别的,我承认,我开始胡思乱想了,我被秦明那张帅气的脸迷得乱了方寸,脑子里只会想一件事情,如果他能对我做些什么,就好了!

我承认,冒出这种想法真的好轻浮,好不知羞耻,可我也是女人呀,我孤独寂寞了五年,我真的很需要男人的安慰,秦明就是治愈我的最好良药。

咣当!又是一声巨响,我不顾一切的往他怀里挤,能有多紧就挤多紧,只有把脸贴在他温热的胸膛上,我才不会那么害怕。

“没事的,有我在。”他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发,安慰着我,真的好温柔。

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什么都不敢想,睡着了就不会害怕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我感觉有只柔软的东西在我的腿间游走,那是我做梦里经过会臆想的事情,这一刻似乎正在发生了。

我不愿意从梦中醒来,我的腿变得没有力气,瘫软的变成了外八字,我尽可能的迎合着。

那只手勾住了雷丝的边角,轻轻的画着圆圈,动作不快不慢分外撩人,我内心那个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直接。

可它却怎么也不往前再进半寸,一直保持那个动作很久很久,轻轻的画着小圈圈,我控制不住内心的情感,眼睛刷的一下睁开了。

秦明呢?我侧着脑袋,并没有看到他,这时我把头抬了起来,才发现秦明什么时候睡到了我的脚底下。

我不安的扭动着,不曾想打扰到了秦明,他的手从那里挪开,没有任何的行动。

躺在床上的我意犹未尽,早知道我就不动了,让他多画几个圈圈也好呀,我的里裤变得好潮,哪还睡得着觉呀!

窗外的雨没有再下了,现在可能是半夜,我不敢动看手机,所以不知道几点,我只是一直闭着眼睛不动。

过了很久才睡着,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秦明也不在了,看来他早就离开了。

这样也好,我们都不会尴尬,只是不知道他离开的时候有没有被人撞见,我想应该是没有的吧!他应该走得很早。

我起床,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连里裤也换了,昨天晚上的怪味儿还在,都是被秦明弄出来的。

他分明就很想欺负我,我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可他又好像不敢,他一直在压制自己的情感,这是为什么?因为我是寡妇?我告诉过他,我不能再嫁,不能再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一直记着吗?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我从床上爬了起来,去找了新的里裤换上,昨天晚上那条已经彻底不能穿了,换上干净的衣服,吃过早饭后我去了卫生室。

今天我去得比较早,刚走到卫生室外面便遇到了秦明,他回家换过衣服了,还洗了头,吹了一个很帅气的发型,清晨的阳光刚好照在他的身上,让人觉得他整个人都在发光一样。

他浅浅的望着我笑,真是令人陶醉。

“香姐,早上好。”

我点头:“早!”

我们一块儿往卫生室里面走,我一边用钥匙开门,心里一直在想昨天晚上的事情。

“对了秦明,你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不知道?”想了想,我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天刚亮的时候。”秦明回答我:“怎么了吗?”

我笑了笑:“也没什么,有人看见你吗?”

其实我担心的是这个,大清早的,秦明从我家出去,万一被人瞧见就糟糕了。

“放心吧!我走得早,没人注意到我。”秦明向我挤眉弄眼的笑,好像话里有话似的,弄得我脸刷的一下红了。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他跟着我一块儿进来了,我们换上了白大褂,把检查的名单找了出来,准备工作先做好,这时便陆续有人来了。

今天的工作没昨天那么复杂了,今天是的检查羡慕是针对乳腺癌的,这是一种很常见的病,可以说是女性的致命杀手,必须要引起重视,每年都会查。

“哟,赵婶,这么早呀?”我笑眯眯的看着赵婶子,她今年四十好几了,虽然脸蛋长得一般,但那对确实是非常的庞大,咱们村里那些老爷们儿最爱开她的玩笑,说她全身的肉都长那里了。

赵婶平时也和大家聊得开,算是比较开放的那种,啥话题都能聊,很受欢迎。

“这不是地里忙嘛,我早点过来,检查完了回家掰玉米呢!”赵婶笑眯眯的看着我。

又看了看秦明,我发现赵婶那双眼睛立马就不对了,因为她盯着秦明那处看了好几眼,就像很向往似的。

谁不知道赵婶的男人进城打工去了,好几年都没回家,我看赵婶怕也是寂寞难耐了。

“哟,这就是新来的小大夫吧!长得还挺俊,交女朋友了吗?”赵婶真是直接,和秦明也不熟,竟然在这儿开起了玩笑来。

秦明腼腆的笑了笑:“没有。”

“怎么没女朋友呢?你长得这么好,尤其是……”赵婶的眼睛落在了秦明那种,她分明就是有所指,只是没讲出来。

“赵婶,你不是来做检查吗?咱们开始吧!”我赶紧把话题叉开,不然这个赵婶会跟秦明聊很久,分分钟把秦明的底细给挖干净。

“对呀,那咱们开始吧!”赵婶笑嘻嘻的看着我和秦明。

我站了起来,拿着小册子往屏风后面走:“赵婶,你跟我进来吧!”

“让这位小伙子给我检查吧!他不是从城里来的吗?我觉得比你靠谱。”赵婶主动提出让秦明给她做检查。

我被吓了一跳,赵婶分明就是见秦明长得帅,想趁机占便宜呀!这个骚老娘们儿,自己的男人在城里打工挣钱养家,她倒好,在这里泡年轻小伙子。

村子里早在传,赵婶私底下和村里好几个男人交往过密,一开始我还不信,现在看来八成是真的。

“赵婶,秦明他不会查乳腺病,还是我来吧!”我笑眯眯的看着赵婶,可不能让她得逞。

“这有啥可查的,每年都查,我都会了,让秦明进来,我教他。”赵婶不耐烦了,她就想让秦明查。

我看了看秦明,发现他也没说话,这时赵婶直接走到秦明面前,把他拽到了屏风后面。

我还能说什么?已经这样了,我只好也走了进去,站在一旁指导秦明。

秦明很尴尬的站在赵婶面前,他确实不知道怎么弄,便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嘴巴动了动,刚想说让他怎么办,这时,赵婶很直接的把衣服的扣子解开了。

“小伙子,赵婶教你,是这样的……”赵婶的扣子一颗颗掉了,里面黑色的雷丝露了出来。

她那里真是无与伦比,看得我觉得好羞涩,我的和赵婶的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与地之间的差距呀!

更让我惊讶的是,赵婶会穿这么性感的衣服,那雷丝的面料一看就非常的好,而且是超薄半透明的那种,看得人好有感觉。

我就是一个女人,站在边上看了几眼,也觉得心里怪怪的,不知道秦明是怎么想的。

我刻意看了一眼秦明的表情,发现他眼睛都盯着,脸上的表情也是非常的惊讶,怕也是被赵婶给吓傻了。

这时,赵婶倒是很坦然的笑了笑:“这衣服是我男人从城里寄回来的,他说城里流行,小伙子,你觉得我穿着好看吗?”

我晕,赵婶竟然连这样的问题也问得出来,我还真是佩服她。

“挺,挺好看的。”秦明也不好说不好看,他只能点头。

这时,赵婶的双手背到了身上,轻轻的解开了里内的扣子,瞬间那白花花的一片真是让人觉得可怕。

赵婶很坦然的站在我和秦明面前,我反正是不好意思看了,太吓人。

秦明整个人都被吓傻了,我感觉他的呼吸都乱了起来,赵婶往前走了两步,就站在秦明好近的地方。

  “其实没啥好检查的,你得先用眼睛看,然后再用后放上去挤压,如果发现有硬块之类的就得建议病人去大医院做正规的检查。”赵婶很认真的告诉秦明,她的眼睛从秦明的脖子上慢慢往下移动,直到落在他那,赵婶的眼神也亮了。

  

  “小香,你说我讲得对吧!”赵婶喊我。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点头:“赵婶说得没错,确实是这样。”

  

  “哦,那我开始了。”秦明呆呆的点头,他的手慢慢的伸了过去。

  

  我发现秦明的手在颤抖,他好像有些紧张,毕竟这是第一次给人做检查,他有些不适合,何况赵婶还那么惊人。

  

  他的手指轻轻点在那时,赵婶的嘴里立马发出了嗯的声音。

  

  “小伙子,你不能用一根手指,你得双手多处挤压。”赵婶闭上了眼睛,她好像站不住了,双手搭在了秦明的肩膀上。

  

  这时,秦明的双手落了下去,赵婶的反应很明显,身体不受控制的扭动了起来。

  

  “赵婶,你现在什么感觉?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秦明问道。

  

  如果有硬块的话,在挤压的时候肯定是会疼痛的,但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是正常的,秦明得小心的排查,不能出错。

  

  “婶子我舒服着,小伙子,就是这样。”赵婶子完全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那你平时有胸闷的症状吗?”秦明的手继续在那挤压着。

  

  赵婶那对真的很惊人,秦明的两只手上去也没办法抓住,他只能慢慢的来。

  

  “不确定,小伙子,你最好是认真的检查,可不能弄错了。”赵婶故意把身子往前送了送。

  

  秦明的双手慢慢的在那上跳跃着,几分钟后才结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