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奴用嘴伺候主人排泄

更新时间:2020-11-12 11:41:01

周末可以回家,所以星期五一放学,许多学生就收拾好奔出学校去等车。林少城想到终于可以回去见一见方一清和小学同学,心里也是倍感欢喜,一周以来,最开心的时刻就是这时候了!

可是,就在林少城刚要走出宿舍的时候,蔡志明急冲冲地跑了进来,他一脸的担心,似乎是看见了什么很可怕的事,“少城,你还是等等看跟哪个老师一起走出去吧。”

林少城正在将衣服收进背包里,问道:“怎么了?”

“蔡盛他带了一群人在校门口等着堵你!”蔡志明惊恐地说道,仿佛那些人是要等着堵自己!

乍一听到这消息,林少城想了想那一群人等着自己一个人的情形,心里怵了一下,但是随即他将这股“怵”压了下去,将包背起来就往外走:“怕他我就不是林少城!”

蔡志明上前拉住林少城,说道:“不行啊,你这样不就是送上门去给他们揍吗?还是找个老师一起走的好!”

“好个屁!我从来就不喜欢找什么人来保护我,现在保护的了,以后呢?”

林少城的一字一句直刺蔡志明的内心,他是拉不住他了,看着林少城大踏步往外走去,他觉得他好悲壮,甚至有点想哭。

远山的山头,残阳如血。学校里满是欢声笑语,同学们结伴回家,商量着这个周末去做什么。

林少城远远地就看见了蔡盛一伙,蔡盛的身旁还站着蔡小军和额头上有道疤的那个人,而他们的身旁还有好几个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的人,他们无不是嚣张地在大声喧哗。旁边走过去的学生都是远远避开。

 文学

蔡盛看着林少城远远走了过来,用手指了指林少城又向地下指了指,意思是说,不要逃跑!

林少城不紧不慢地往前走去,什么手势也不做,什么动作也不做。

蔡志明跟在后面,不过因为害怕,他空出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正当林少城走到门口的时候,学校的老门卫走了出来,他指着蔡盛一伙说道:“干什么,你们干什么?放假了还不赶紧回家?”

蔡盛笑着说道:“就要回家了,我们在等一个同学。”蔡盛说着一指林少城,“他来了,来了,快点啊,我们要回家了!”

见到老门卫的时候,蔡志明转忧为喜,他想林少城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跟老门卫说一下,然后再出校门。

但是,他却看到林少城一句话也不说地走到了蔡盛他们身旁。

“走!”林少城面不改色地说道。

蔡盛将手搭在林少城的肩上,笑着对老门卫说道:“阿伯呀,我们走啦。”

老门卫心想虽然这个蔡盛平时经常打架闹事,但是他们现在一起走应该没事。他转身走进了门房里。

蔡志明只是暗暗着急,这林少城!这老门卫是老了糊涂了吗?

他看着他们一伙人将林少城带到了前边的树林里。

蔡志明一阵纠结,我该不该跟上去?

这是一片果林,果树下有大片的空地,更重要的是没有行人。林少城看着这些人驾轻就熟地走到了这里,心想,不知道多少人在这里着了他们的道。

蔡盛一把将林少城推向中间,其余人则散在一旁。

林少城冷笑一声,说道:“我不会逃的,不用那么看着!”

“哟呵,你胆子够大啊!”一个穿着红绿衣服的人说道。

旁边的人像一群狮子困住了一只猎物地看着林少城。

蔡盛吐了一口痰,一下子冲了过去,起脚就朝林少城的肚子踹去。林少城早就是暗暗戒备着,他抱住他的腿,往后一拖,就在刚想往旁边摔出去的时候,背后却被人踹了一脚。

林少城失去平衡俯冲向前,但是他还是没有松手,而是重重打了蔡盛的大腿一拳。

蔡盛的腿被林少城抱住的时候他一直在挣脱,当被林少城重重打了权后,他只觉得马上有点站不稳。“你们给我打死他!”

除了蔡小军,所有人一拥而上,林少城在狂风暴雨一棒的拳打脚踢之中坑也不吭一声,他护着自己重要的部位,同时不忘还手。”

在树林外的学生隐约看到了这一幕,看着一个学生被一群人围殴,他们只是觉得害怕,没有一个人去报告老师。

林少城一咬牙,不管不顾地打了起来,他朝着那个穿红绿衣服的人连踢几脚,直将那个人踹翻。其他人微微一愣,但是仍是继续狠狠地打向林少城。

林少城被摁在了地上。

正当蔡盛大腿的伤痛缓过来要冲过去的时候,又一群人走了过来,“蔡盛,你什么什么时候这么不要脸了?一群人打一个,有种,跟他单挑啊!”

蔡盛回头一看,是刘行一伙,他不知道刘行怎么会突然出来多管闲事,而且还似乎将跟着自己的人都带了过来,7个人。

所有人立刻停下围殴林少城,退到一旁。

林少城的嘴角已经流血了,他向地上啐了一口,“呸!”

蔡盛说道:“我干什么关你什么事,你是不服啊?”

“就是不服,怎么样!要打来啊,兄弟们准备着!”说这句话的正是劝刘行不要收林少城的人,他的名字叫黄政。

黄政已经完全改变了对林少城的看法,就因为刚才林少城一个人对8个人全然不惧死战到底的样子。

刘行也收起了平常嘻嘻哈哈的样子,说道:“老实跟你说了,蔡盛,要不你跟他单挑,要不今天他我是罩定了!”

“你倒是有种啊!”蔡盛骂道,不过他也很清楚,以自己这八个人的实力跟他们打时毫无胜算,刘行这么说完全是给云飞社面子!“好,就单挑!”

林少城还是倔的很,他说道:“刘行,就算你帮我,我也不会跟你们的!”

黄政就是受不了林少城的这一点,“你先顾好你自己吧!”

蔡盛刚在被林少城重重打了一拳,他恨的已经是牙痒痒了,他走了出来,“就我跟你挑!你们听着,最后不管谁输谁赢,都不能再出手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蔡盛,这个横行校园的家伙,单挑数一数二的人物,只被林少城几下就放倒了。

而且是在林少城已经被揍的伤痕累累的情况下。

刘行一众人等都被震撼了,蔡盛一伙想着一拥而上却被蔡盛喝住了。

林少城骑坐在蔡盛身上,双手按着他的双手,大声说道:“我再一次告诉你们,我不是来打架的,但你们要是想打,我随时可以奉陪!”

林少城骂着站了起来,他过去拿起背包,拍起尘土,单肩背上往树林外走去。

“杂种,你嚣张什么!”蔡小军喊着就要冲过去,他知道,自己动手的话,刘行一伙肯定不敢动自己。

蔡盛却拦下了他。

刘行一伙本来已经做好拦住蔡小军的准备了,刘行见蔡盛拦住了蔡小军,喊了一声“好”!“蔡盛,你也算个男人!兄弟们走了!”

蔡盛咬牙切此地看着刘行一伙。

“阿行,林少城走了。这小子怎么回事啊,谢谢也不会说!”黄政说道。

刘行一伙走出树林,刘行说道,“小子有个性啊!”

林少城在路上又吐了几口痰,他看着马路上的车辆,想着回家之后,该怎么跟父亲交代。

该来的总是回来的,林少城坐上了车。

林父是在晚上七点多回家的,一进门,他就喊道:“少城,给我泡茶去!”

“哦。”的一声,林少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哦!”这个字大概是林少城回答父亲最常用的一句话了。

“等一下!”林父喊道,他细细看了一下林少城,怒道:“你是不是又打架了?你脑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装的是屎吗?你除了打架其他就不会了吗?”

林少城没有说话,他忍着,承受着!

“死小子!”林父抬脚重重踢了林少城的屁股一下,林少城往前迈出一步,但是他很快又将那一步收了回来。

林父继续骂道:“你就不会坐在教室里好好读书啊,书读的跟屎一样,打架倒是很在行啊!打架能当饭吃吗?”

“又不是我想打的!”林少城抬头看着林父。

“你的意思是别人无故找你打架了?西徐中学校风那么好,你不去招惹别人,他人会招惹你!”

林少城看着父亲,为什么父亲总认为是自己错了,为什么什么事都是先骂,他觉得心想被扎了一下的痛,林少城冷笑一声,“你就不会问问是怎么伤的吗?不会问问是谁犯错在先?我吗?什么事都是我吗?打架,打架,你以为我想啊,我有病啊,打架疼的是我啊,你什么时候问我疼过没有!你问过我在学校是不适应没有,没有,回来就只会骂骂骂,你生意没做好就把气撒到我身上算是怎么一回事?”

“你干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敢吼你老子!你给我出去,出去!”林父火冒三丈。

林少城的眼里噙满了泪水,他转身就走了出去。

无论遭到什么疼痛,从没流过一滴泪,而现在……

林少城正想出去就被林母叫住了,她在进家门口的小巷就听到了吵闹声,所以疾步赶了回来。

“少城,回房间里去!”林母拉住往外走的林少城。

林少城还想往外走,他这一挣,眼泪落在了地上。

“你是要做什么啊,回房里去。”林母近乎是哀求地说道。

林少城不想让母亲看到自己的眼泪,转身回了房。

林父也自是话说的重了,就没再说什么。

林母叹了一口气,大感头疼,他们父子俩怎么就跟仇人一样!

星期六,林少城和方一清约好了在莆闽中学的门口见面。

与方一清一起到的还有两个男生,方一清还没来的及介绍,看到林少城的伤就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几个人?”方一清很清楚,单挑的话,没几个人是林少城的对手。

“那边的一个帮会,我因为床铺被占了,不爽,就跟他们的人打起来。星期五的时候他们叫了一批人。”林少城坦白地说着,不然以方一清的个性,到最后还是会被全挖出来。

“是不是看你是外乡去的就欺负你!”方一清说着看着那两个人,说道:“兄弟几个下周一起过去一趟?”

“好!”

“去去去!”

林少城不是那种轻易就让兄弟出面的人,他说道:“先不用了,这阵子他们应该也不敢了,要真有事,到时再叫你!对了,这两人是?”

“你们自己说吧。”

其中一个体格健壮的男生说道:“我叫吴天,是一清的同桌。”

另一个看上去是四个人之中最高的男生说道:“我叫陈翰南,是一清的隔壁桌。”

“陈翰南,那陈浩南是你什么人?”林少城开玩笑道。

众人就一起笑了起来。陈翰南崇敬地说道:“他是我远方亲表哥吧,听说在香港混的很好,哪天我混不下去了就要去投靠他。”

林少城从口袋里摸出省出的生活费买来的好烟,抽出分给每个人:“我叫林少城,是一清的发小,哈哈!”

“哇,你这么说别人误会了怎么办?”方一清拿出打火机。

众人又是一起欢笑。

四根香烟白烟袅袅。

“少城,真的用不着兄弟们过去啊?”方一清又提了起来,“我想想就不痛快。”

“嗯,少城,实在不行我去叫我表哥浩南,让他带一票人来!”

“翰南,你正经点好不好,别开玩笑了!”吴天心想你这人,都跟少城还没熟就这么说话。

林少城却不是那种要接触一段时间才能确定能不能做兄弟的人,他笑着说道:“以后我们就叫他浩南表弟好了。”

“少城,我跟你说正事呢!”方一清打断大家的笑声。

吴天说道:“我也同意一清,过去收拾他们一下。”

林少城说道:“我刚转学过去,不想惹出事来,要是到时他们还敢不讲理,再一起过去,干死他们!”

“好,我们也先发展发展势力。”陈翰南突出一口烟圈。

“对了,一清,陈强有没有找你麻烦?”

“哼,他已经被高中部阿鬼那一伙收拾了。现在已经跟着阿鬼他们了?”

“阿鬼?”林少城喃喃道。

吴天问道:“你不知道阿鬼一伙?那个阿鬼的后很硬啊,有很多的传闻,但是现在我们也不清楚,反正他们现在基本上是莆闽中学最大的一伙了!能和他们抗争的也就只剩,毒蝎一伙和蜘蛛一伙的了!”

“我知道,这三个帮会在我们读小学就很有名声了。只是我在想,阿鬼一伙不是最喜欢挑衅他人的吗?怎么陈强跟着他们了反而没来找一清麻烦了?”林少城觉得这样反而更让人担心。

“哎呀,我的大哥,你就不用担心这个了,你看看你那边是什么情况了都!陈强那蠢货能做什么,现在也就是一个跟班的,谁跟他来找我的麻烦!”方一清将烟头弹了出去。

吴天做出不满的表情,“再说了,还有我和浩南表弟啊,敢动一清试试!”

“嗯,这话我爱听!”陈翰南笑着说道。

下花村也算是镇上的大村了,村子紧邻市区,公路横穿而过,近年来正在不断开发,许多工厂拔地而起,村子里的人就地上班,更是吸引了许多外乡人。

方一清说要带林少城去莆闽中学逛逛,4人就过了公路往学校走去。

4人一路说说笑笑,而在学校一排平房之前,他们看到了陈强和两个人将一个肥仔围堵在角落里,肥仔缩在角落里,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地说着什么。

林少城说道:“走,过去看看。”

方一清正巴不得,4个人便一同走了过去。

对于陈强,林少城和方一清之所以那么讨厌他是因为,陈强是比他们大一届的学生,但是陈强却在上初一之后经常带着一些混混来学校耍威风。有一次,林少城看着陈强又在欺负同班的一个长的比较漂亮的女生,他冲过去就把他打了,当时陈强只带了两个人,那两人刚想出手,一清就抽出扫把走了过来,陈强只好落荒而逃,也就此结下了梁子。

在这个世上,林少城最恨的就是欺软怕硬!

“喂,你干什么呢!”方一清喊道。

陈强回过头说道:“我做什么关你屁事!”

陈翰南说道:“你嘴巴放干净点!”

陈强旁边的那两人正是上次跟着陈强和林少城方一清打过一架的人,他们是领教过林少城和方一清的厉害了,其中的一个说道:“先走吧,他们人多。”

陈强也是早有退意,在他眼里,只有人数占优的时候,他才会不可一世地出手,虽说已经好几次人数占优被林少城和方一清打的狼狈而逃。

“你们?牛『茫?忝歉?壹亲牛 背虑糠畔禄按?帕礁龈?嘧吡恕

陈翰南就笑道:“呦呦呦,好怕好怕!滚尼玛的啦!”

那肥仔颤颤兢兢地站直身子,对他来说,这面前的四个人也是很可怕的,不过怎么说也救了自己,所以还是壮着胆子走上前说声谢谢。

“喂,他们是不是要抢你钱?”方一清问道。

“我怎么看他好像很熟的样子?”吴天说道。

“你不就是我们隔壁班的吗?”陈翰南喊道。

肥仔呵呵一笑,说道:“谢谢你们,我先走了。”

林少城说道:“喂,你那么怕我们啊?”

肥仔以为林少城话中有话,急的直摇头,“不是,不是,我没有。”

陈翰南走过去一拍他的肩膀,露出凶相,吼道:“还没有!”

肥仔只这一下就哭了出来,说道:“我真的没有。”

“浩南表弟!”林少城微微皱眉,怎么这么容易就哭了。

陈翰南嬉笑着说道:“你也太娘了吧,这就哭了,我跟你开玩笑的!”

方一清也觉得这人真是中看不中用,吃的那么胖,轻轻一下就哭了还。他说道:“好了,你走吧。”

肥仔抽噎着,辩解道:“我以为你们也是想来要我交什么钱的。”

林少城惊讶道:“陈强找你拿钱?”

“他真以为他是这一带的老大啊,收保护费!”方一清愤愤说道。

“阿鬼一伙就是没什么约束,所以聚集的多是一些下三流的人,但势力却也因此比其他帮会的势力都要大!”吴天说道。

“喂,肥仔,陈强找你几次了!”林少城问道。

“三……次了”肥仔伸出手指来。

“当你是银行了!”陈翰南说道。

林少城跟方一清耳语了两句,方一清说道:“肥仔,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周……金宝。”

“好,周金宝,你要是信的过我,以后陈强他们还找你麻烦的话就来找我。”方一清说道。

周金宝欣喜若狂,“真的吗?”他想不到自己这么一个胆小鬼还会有人来给自己做靠山。

林少城看着方一清他们笑了笑,“我们从来不说假话!”

周金宝心想要是以后能跟着他们混总比一个人强啊,他说道:“那我跟着你们混可不可以啊?”

方一清倒是有点意外,这样就收了一个小弟,虽然这个小弟胆小的不行,但怎么说也是小弟,他刚想说好。

林少城说道:“不不,你可以跟我们一起,但不是跟着我们混,是一起混!”

林少城的这句话彻底击中吴天和陈翰南的心,这人都是这么对待朋友的吗?这话太他妈有感觉了!

方一清说道:“少城,你不要抢风光看好不好。”

众人哈哈而笑。

“看,陈强回来了,那边!”吴天脸色严峻了起来。

林少城和方一清转头望去,只见陈强和六个人手里拿着空心管从学校风向走了过来。

周金宝只觉得双腿发软,完了完了,早知道就应该先跑了啊!

林少城看着平房外面有一堆干柴禾,挺粗的,就走过去抽出了几根,“没有好家伙,这些先拿着。”

方一清自己去挑了一根,吴天和陈翰南也走过去拿了一根。

只剩周金宝愣在那里,他想,他们这,这是要打吗?

林少城说道:“肥仔,你先走吧,没打过架,在这里只会挨打,我们来就行了!”

周金宝对林少城越发地有好感,和他认识一小时还不到,就短短的几句话,他不但愿意跟自己这个胆小鬼做朋友,不,做兄弟,如此坦荡荡的一个人,自己难道还要先逃吗?

不就打吗,顶多受点伤,又死不了,这个世道没有人能维持的了永远的正义,只有靠自己来维持了!

周金宝一抹眼泪,走过去也抽出一根来,“打就打!”

陈翰南笑道:“肥仔,别逞强啊,他们拿的可是空心管,打到很痛的!”

林少城不知道周金宝为什么会想留下来,但是心想既然今天是自己要帮他就应该帮到底,他说道:“你不要想着这样就是帮我们,先走啦!”

方一清也说道:“就你那肥仔,还是先跑吧!”

周金宝骂了起来,“你……你不要看不起人,我……今天就是不走了!”周金宝说是这么说,对于即将到来的这一场架,心里却是十分的害怕!

说话间,陈强一批人已经走了过来,“你们里面谁是林少城和方一清。”一个头发染成黄色的男生手里拿着一个空心管走上前。

吴天和陈翰南握紧了手上的木头,周金宝的手心湿了一片。

“我是,怎样?”方一清走上前。

那男生骂着忽然举起空心管就要朝方一清的身上劈砍下去。

“我让你来阴的!”林少城一脚踹向那个人的腰间,那个人一下子摔到了一边去。

林少城和方一清经常是两个人打四五个人,在这种人数占劣势的情况下,他们知道首先最重要的是要先干翻对方一两个人,所以速度就是要快,出其不意。

“上!”吴天说着和陈翰南冲上前用木棍狠劈砍地上的人。

那人带来的6个人在看到他们的头摔倒的一刻早已经骂娘地冲了过来。

但是除了陈强,其他人似乎都没什么经验,方一清的胳膊挡了两棍之后,他踹翻了一个小喽??6?稚俪窃蚴且幌伦プ×艘话芽招墓埽?昧Τ读斯?矗?孟ジ侵刂囟チ艘幌履歉鲂∴??亩亲樱?青??ё哦亲拥乖诹说厣稀

对方一下了被放倒了两人之后,其余的三个人一时之间都不敢上前,只是在一旁比划着。

吴天抢过满头黄发的男生手中的空心管,朝他的身上猛砍。陈翰南刚想过去帮忙林少城他们,却看到周金宝抱头在地上被陈强乱踹。

“肥仔你给我起来。”陈翰南一脚踹向陈强的屁股,举起木棍冲了过去。

周金宝在地上已经哭的不行了,他的双脚还在乱踹,木棍丢在一旁。

林少城和方一清拿着夺过来的空心管,将剩下的三个人逼退到一旁。林少城看到周金宝窝囊地蜷缩在地上,气不打一出来:“周金宝你站起来!你要是不站起来你,你永远会被人欺负下去!”

周金宝的心里还是有点怕,但是想起过往的种种,因为自己相信给过陈强一次钱后他就不会再来了,可结果,他还是来了,因为自己相信老师会处理,可老师批评教育使得陈强对拳打脚踢索要更多的钱。

要在这个世界存活下去,只有自己站起来,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是王道!

周金宝越想越觉得那些老师所谓的我会给你们讨公道都是狗屁,自己没有家庭背景,没有靠山,谁会理会自己!

林少城继续骂道:“周金宝你给我站起来,听到没有!”

周金宝不再抽蓄,抓起地上的木棍站了起来,冲向陈强。

陈强已经是被陈翰南干倒了,空心管也被夺走了。

周金宝跑过去朝着陈强就是一顿乱踹乱砍,“你收我保护费啊,你起来跟我打啊!”

陈强的脸上瞬间没有了血色。

陈翰南有点吃惊,他看周金宝近乎要疯了似的,说道:“变的这么快!”

周金宝只是觉得好畅快,想起这一个星期以来受到的欺负,一下子又流出眼泪来。

吴天在被满头黄发的男生打了两拳后再次将他踹翻。

林少城、方一清、吴天、陈翰南四个人拿着空心管走到一起,还有拿着木棍的周金宝。

他们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但是他们都是站着的!

“我叫林少城,你们看好了,这些都是我兄弟,跟他们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林少城对着满头黄发的男生说道。

“好!林少城,你他妈有种,我记住了!你们等着!”满头黄发的人十分的恼怒。

方一清骂道:“不服回来再打啊!”

等那些人离开后,陈翰南笑道:“我说,不如我们结义吧!”

“结义?”吴天有点莫名其妙。

“对啊,怎么说我也是浩南表弟,跟我结义不会亏了你们的!”陈翰南笑道。

林少城大声笑道:“好,就结义了!”

周金宝看着大家,心想,这就是一起混的兄弟吗,真的可以像兄弟一样吗?想起刚才林少城把自己骂起来,他走过去,弱弱地问道:“我也可以吗?”

“哈哈,肥仔,就冲着你今天没有逃走,当然也是可以的!”方一清本来对肥仔一点也不喜欢,但是看他刚才的表现完全让自己对他改观了。

陈翰南兴奋地说道:“我知道这条路通往的半山上有个将军庙,我们去那里结义!”

“好,我去买酒”吴天说着将空心管交给周金宝,往商店走去,但是没走几步就被林少城喊住了。

林少城拿出钱,说:“我上周的生活费还有剩,你们没有住校,生活费比较少,拿我的!”

吴天坚决不要,方一清也是说不行,众人不肯,最后是每人一起出,不过周金宝因为玩游戏机用光了,最后由林少城一起出。

五个人拿着空心管提着酒到了将军庙。

将军庙有点破败,想来应该是在半山腰的缘故,所以除了大型的传统节日,平常没什么人来祭拜。

林少城看着将军庙里的将军像,虽然有点陈旧破损,但是不失威武之风。

五个人将六罐酒打开,置放一瓶在将军像前,再把另外的五瓶一字摆开,又点了五只烟!

此时正接近正午,村路上没什么人,山上更不用说了,但是将军庙里却人人是热血澎湃!

五个人一起跪在了将军像面前。

“我,林少城!”

“我,方一清!”

“我,吴天!”

“我,陈翰南!”

“我,周金宝!”

林少城继续说道:“我们五个人,今天在将军神像面前结成兄弟,从今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分大小,不分你我!有违此誓,天诛地灭!”

“从今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分大小,不分你我!有违此誓,天诛地灭!”五个人的声音传出庙门,直上云霄!

五个人没人双手持烟一同拜了三拜!

再一起端起酒来,敬了天地,敬了神像,大喊一声,“干!”

喝了一些之后,五个人一起坐在了将军庙门前,看着山脚下的村子和右边不远处的莆闽中学。

“我们也起个帮会名吧,然后打出一片天!”陈翰南向天空举起酒罐子。

“嗯,一起打出名堂来,不再受欺负!”周金宝的情绪很高,做为一个中规中矩的学生,今天是他最疯狂的一天了。

“喂,肥仔,以后遇到什么危险都不怕了?”陈翰南笑着问道。

“怕他个屁,不怕了,有你们在,我都不怕了!”周金宝呵呵笑着。

“我提议,叫少城一伙,他们那些帮会都是以老大的绰号为名,咱们的少城还没绰号,就以他的名字为名了!”方一清说道

“不行,一清一伙!”在林少城眼里,兄弟就是一切,至少在目前为止。

“不行,说好了,就是少城一伙!”林少城是方一清除自己的叔叔以外最佩服的人。

“我看,不如就就叫清城一伙。”陈翰南说道。

“这名字听上去怎么感觉跟青城派似的?”吴天说道。

“将军!既然我们今天实在这将军庙结义的,就叫将军一伙好了!”吴天说道。

“好,这名我喜欢,我们就是要以将军为榜样,一个人挡得了他们一群人!”方一清赞同道。

“对,以一挡十,大杀四方!”吴天说道,吴天应该是五个人之中看书最多的,虽然大多是武侠类的。

周金宝又喝了一口,“将军一伙,干死他们什么阿鬼一伙阿龟一伙的!”

陈翰南说道:“肥仔,对,干死他们!”

“好,将军一伙,从此成立了!”林少城站了起来,将酒罐举起。

林少城,方一清,吴天,陈翰南,周金宝,五瓶酒,五只烟,将军庙前,将军一伙!

下山的时候,五个人高声唱着,“有今生做兄弟,没来世、来世再想你!”

林少城回到西许中学后,唯一担心的是将军一伙遭到阿鬼一伙的报复,因为道上的人都说,阿鬼一伙是不讲理的,只要撞上了他们,他们就会疯狂地报复。所以,在林少城回学校的那一天,他告诉了吴天,方一清的叔叔是当年“十二狼少”的一员,要是对方是在人多记得先拿出这个名号。虽然他们的时代过了,但是怎么说都是前辈,后辈还是会给面子的。

吴天笑着说:“放心啦,我们早知道了!”

然而,这一点却出乎林少城的意料了,这事容后再表。

一回到学校,林少城觉得更多的是烦闷和压抑,因为身旁少了那几个兄弟,身旁的人对自己不冷不热,这种落差总让人难受之极。

这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林少城在食堂排队的时候,那个额头上有疤的男生走了进来,他二话不说,插到了林少城前面。

林少城知道他是故意要找自己的茬,但还是先忍着,说道:“喂,排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