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宝宝我们换个姿势楼梯间

更新时间:2020-11-12 11:41:38

我整个人狠狠的顿住,我实在没想到她臆想的对象是竟是我!

迷乱的娇躯在颤动,微张的唇齿间,不断的呼喊着我:姐夫!

赶快进去!

脑海中只剩下这个唯一的想法。

这个想法牵引着动作,我的身体往前倾去,可就在我的手距离门,还有五厘米左右,林荫突然停止了原先的动作,缓缓的转过身,将小脸贴在枕头上!

灯光照耀下,粉色的玩具……

林荫的声音也比刚才更加高昂。


妩媚动人,那性感的声音,宛若魔音,让我几近失去思维,疯狂的吞咽着口水!


吱……当手里的玩具缓缓的开始动作,林荫的声音比刚才更加高昂。


“姐夫!”


木门因为我不由自主的向倾而缓缓打开,当木门完全落到门框后,只听门将门后的墙撞出一声,轻响。


”碰!”


声音不大,但却足以传遍整个房间。


林荫迷离的小眼,赫然睁开,抬起头猛地向我这边看了过来!


“姐……姐夫!”


精巧的小脸,一阵慌乱,同时迅速的将床上的被单盖在自己的身上,而后坐了起来!


随着她的动作,我能想象到,那东西因为这个姿势,肯定会更加朝其要去的方向前进!


咕噜!


口水被我狠狠咽下。


林荫慌乱的眼神,与我的相对,莫名的气氛瞬间充斥整个房间。


”姐……姐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只对视一眼,她就低下了头,俏脸红的宛若秋收的苹果,红的透彻。


“我刚……刚到家。”我也紧张的几乎说不清楚话,连忙转过身,不敢去看她。

 文学


“忙了一天,挺累的,我先去休息了。”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随便扯了理由就打算逃离这里。


可我还未抬步,林荫却连忙叫住了我:“姐夫,等等。”


”怎么了?“我心虚的问道,偷偷瞄一眼林荫。


只见她拧着柳眉,有些难以启齿,但稍稍一犹豫,还是低声说道。


”好像……好像卡,卡住了!”


“卡,卡住了?”


我嘴角下意识的抽了抽,但随之想到那香艳的画面,又不禁心头涌起一阵悸动,全身又开始燥热起来……


”姐夫,帮我一下”


或许是意识到了什么,又或者因为玩具的缘故,她做了一个很深的呼吸,而后抬起眸,那盈盈大眼,闪着晶莹,粉色的薄唇被她咬得泛白,紧皱的柳眉,似乎在诠释着它的主人此刻的痛苦与羞涩。


见此模样,我不由担心起来,尴尬是尴尬了点,但真出点什么意外,那可能就毁了林荫一生啊!


我深吸了口气,尽量把自己那些念头都压了下去,缓步朝林荫走过去。


我本想掀开被单,可林荫却用手先一步按住了我。


”姐夫,伸……伸进去帮忙。“她声音颤抖着,看了我一眼后,就羞的低下了头。


我点头之后不在说话,这时候我必须快点,顾不得再想其它,我的手慢慢深入被子内,瞬间我就触碰到了一抹光滑的皮肤,林荫则是浑身一颤,瞬间脸又变得通红起来……


那种触感让我心神一荡,原本应该立刻放开的,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再次探了过去。


小姨子脸色越来越红,我看到她耳根都红透了,晶莹剔透的很好看。


原以为下一刻我就该触碰到那东西,可是当我手指向前,一瞬间,我和小姨子同时身子一震……


“嗯!姐夫"

尽管我极力控制,可脑海里还是不断闪现出,刚才那艳丽的画面。


喉咙蠕动着,不断的吞咽口水,豆大的汗珠,从我的额头冒出,越靠近那一处,我的呼吸就越粗重。


指尖在黑暗中往前探寻,可往前探了三十公分,指尖却没碰到我想象中的东西,反而是碰到了一片不一样的柔软……


“嗯啊!”林荫忍不住的叫出了声音。


我知道自己碰到了什么,连忙把手缩了回来。


“不好意思……”我没敢去看林荫是什么表情,但刚才那一触碰到的极致感,却让我本就几近爆炸的心跳,越加狂乱。


指尖上的柔滑,林荫绝对是那种,女人中的极品!


我不断的深呼吸,却依旧压制不住那内心的狂暴,指尖触感让我感觉自己就要爆炸了一般,身体已然有些微微疼痛。


我定了定心神,想着速战速决,于是将手放到林荫的小腿上,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寻找那东西。


林荫突然握紧了我手臂,带动着它缓缓向上移去,那柔软的触感,让我心神荡漾,还没等我享受太久,手掌很快就握住了要找的玩具。


“姐夫?你……你能快点帮忙取出来吗?”林荫羞红着脸,轻咬着嘴唇发出一道闷哼声。


刚碰到那东西,我立马就哭丧下脸。


这是我亲手设计的东西,我对它太了解了,这款产品只为了刺激女性最特殊的地方。


要是正常使用到没什么,偏偏林荫刚才的那一坐,却是把它送入了一个更深入的领域,而林荫现在的体位却是拿不出来的。


偷瞄着瞥了眼林荫,只见她死死的咬着下唇,眼睛闭的紧紧的,抓着我肩膀的的手,指甲已经深陷入我的肉里。


看着那楚楚动人的模样,让我忍不住想要疼惜她一番,可想到眼前人的身份,我刚刚升起的心思又熄灭下去。


“姐夫……”


她鼻音浓重,痛苦的哼了一声,身子也在缓缓的卷缩,因为还有一只手在她身上的原因,我能感受到她被欲望折磨的煎熬。


看着林萌难受的样子,我来不及再想其它,慌忙将其关闭。


林荫这才将抿着的双唇松了开来,修长的睫毛颤动了几下,黑亮的眸子看向我,长长的吁了口气。


”荫荫,你转下身体,臀部对着我。”


我见她好受了些,轻声说道。


只是这话一出,我才发觉,似乎……有些歧义。


我连忙又解释道。


"这产品我设计的时候,你现在这个样子是取不出来的。”


听到我的话,林荫小脸上刚消退下去的红润,又浮了起来,握住被子的小手捏的更紧了。


我这才想起,这产品是放在我的房间抽屉里的,林荫现在在用,这其中的缘故自然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我也有些尴尬起来,就好像发生的这件事是我的原因,不过也的确是我,毕竟要不是动了下门,惊扰到林荫,那东西也不会再次进去那么多……


林荫抿了抿唇,也不知在想什么,稍稍犹豫了下,竟主动掀开了被单,缓缓转过身子背对着我,将腰弯了下去……

林荫为了让我能有更好的角度取出,将纤细的腰身,往床的方向挺,这使得她全部展露在了我的眼前!



我颤抖的手,再次伸出,可这一次,因为体位的关系,使得玩具基本被遮挡住,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姐夫,你……你能快点吗?”小姨魅惑而又娇羞的声音再次传来。



那诱人的声音传来,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无比的急促,心跳不停的加快……



握住只留出一丝的玩具,我就要探出手指,往深层而去,可就在这时,林荫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林荫许是习惯反应,也不管当下什么情况,伸手就接了电话。



“林荫?你在家吗?我回到家了。”



房间中很安静,所以即便没开免提,我也能听到电话里传出的声音。



”我在。”



林荫说出这话后,才想到我们现在的样子,连忙捂住了小嘴,可话已经出口,覆水难收。



紧接着,屋外就传来开锁声。



“林荫,你在房间?”



悦耳的女声,带着探寻的呼喊,挂断电话的同时,高跟鞋向这边来的踱步声,也随之响起。



我的房子本来就不大,对方虽然走的不急,但我此刻想要出去不被发现,已为时已晚。



我和林荫对视了眼,分别从看到对方眼中的慌乱。



“姐夫,进来!”林荫急中生智,掀开了被单,一大片雪白暴露在我的眼前……



慌乱中我也不敢再欣赏眼前的美景,连忙钻了进去,这种情况,真被人看见了,怕掉进黄河都洗不清!



一进被窝,少女独有体香,宛若洪水猛兽窜入我的鼻尖,方才那一幕幕的极致画面,再度于脑海中回荡。



但还有更要命的!



因为被单不大,所以为了掩盖住我的身形,林荫往后一缩,刚巧就抵住我的下腹,隔着裤头的某处,就在间隙中昂扬,那温软的触感,让我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狂暴。



进入被单后不到十秒,高跟鞋的踱步声,在床头的位置消失。



”林荫,你这是做什么呢?“来人询问,没了电子传播的生硬,微带着一丝丝鼻音的声线,很是性感。



我认得这声音,应该是林荫的闺蜜,赵莹莹。



”没……没什么,刚睡醒呢,莹莹,你先出去,我穿件衣服先。”



“你没穿衣服?”



赵莹莹声音中带着惊讶和坏笑。



”你……是不是在用那啥?”



即便我没看到她的模样,但我也能想象她此刻的脸上,必定是眉飞色舞。



“没……没有!”



林荫一口回绝,可经过了刚刚的一切,她的声音未免带上了一丝妩媚,却于平常音调完全不同,只要不是耳朵有毛病,都能听出来。



”我才不信呢,让我摸摸!”



果然,不但没了离开,反而坐了下来,三人的重量把原本就柔软的床,压塌,而后弹起。



刚才因为躲的匆忙,也没注意体位,此时我的昂扬,狠狠的顶了下小姨子,这一下让我感觉撞到一片柔软之上,舒适的让我险些我哼出声来。



被单外传来一丝凉意,宣告着这不大的被单,被外物侵入。



“别碰!”

尖叫的同时,林荫的身子往上躲开,这也使得我脱离了那份柔软。



尽管带着几分不舍,却也让我紧绷的神经微微一松,毕竟刚才的位置,相当具有想象性!



可林荫我是躲开了,却感觉到一直温暖的小手,不偏不正的落到了上面,真是刚出狼窝又如虎穴啊。



我能感受到,小手触碰到我的瞬间,微微颤了下,虽然看不到脸,但能想到它主人此刻的惊讶。



我心里一凉,这可谓是真正的弄巧成拙,原初我只是站着帮林萌取玩具,如今我躺在床上,一千米压力的高压水枪都洗不掉了!



“莹莹,别闹!”



林荫的娇嗔声响起。



“瞧你这样儿,得,不闹!”



让我很意外,赵莹莹竟然没有拆穿我们!



但她说是这样说,却没有立即松开我的打算,而是握了握之后,轻轻的动了起来,那舒爽的感觉差点让我叫出声来。



我连忙猛吸了几口气,死死的咬着牙,整个身体都崩成的一根弦。



她这是要我自己露出马脚啊!



“那你赶紧去洗澡吧,臭烘烘的。”



林荫以为她什么也没碰到,底气硬了几分。



”嗯,今天累死我了,我先去洗澡。”



话落,她松开了我,却在离开前,伸出了中指往下一伸,轻轻往上一带……



我尼玛!真是个妖精……



尽管隔着两层裤头,但现在是夏天,我穿得西裤和内裤都很薄,这一下,险些让我给交代了。



随着高跟鞋的踱步远去,我才松下心中这口老血。



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



等了一会儿,浴室里果然传出了淋浴的水声,我这才敢放心掀开被子。



贪婪深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我却再不敢怠慢,忙看向林荫。



林荫也知道我的意思,连忙再次趴了下去。



精致的翘臀,再次落入视线!



“准……准备好了吗?”浑身上下的每一寸毛孔都在跳动,喉咙已经干燥的生不出唾液,可我以及无法控制的蠕动喉结。



林荫贝齿咬着下唇点点头,眼神中带着我读不懂的复杂。



她看我,我却不敢看对视她动情的双眸,此情此景,我受不了一丝一毫的刺激,我怕真的就此沦陷。



颤抖的手握住玩具柄,往上一带后,轻轻的往后拉……



”唔!”



林荫抿着唇,却无法阻止鼻尖的重音,或许是忍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晶莹的眼珠上都带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林荫,还没吃饭吧,待会一起去吃饭哈!”



就在这时,浴室那头突然传来莹莹的声音。



声音响起的突然,惊得我手上一慌,一用力,瞬间就把玩具拔了出来……



突然来的声音让我连玩具都没拿稳,飞了出去,不知是因为玩具飞走还是突然地空虚,林荫控制不住的尖声叫了出来。



那空虚的地方,这一瞬,我甚至有股野性的冲动。



用我的一切填满她!



"林荫,怎么了!”



而就在我天人交战时,门口传来赵莹莹的关切的惊呼询问。



我背脊一凉,完了!

解释,想一个解释的理由!


如实说?对,就如实说,毕竟我就是设计性用品的!


让林荫帮我试新产品,出于工作需要!


很扯淡,但也是理由……


强挤出笑容,我缓缓回头,可当看到门口的莹莹时,我的笑容直接就僵在了脸上!


齐肩的乌发因为被水打湿,紧贴性感的锁骨。


还没干的秀发,水滴顺着发丝滑落下来,划过洁白的脖子,经过双峰与腹部,直至轻盈的游过那白皙稚嫩的长腿,最后终于跌落在了地板上……


她……她竟然没穿衣服!


三双眼睛,在空中面面相觑,尴尬的气氛如夏季突至的暴雨,将整个房间笼罩在狂暴之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足足一分钟,我才反应过来,慌忙的将头转了过来,而与此同时,莹莹的尖叫声赫然响起。


她慌忙的抬手护住丰润,转身跑开。


瞬间,房间中只余下我和林荫。


我很尴尬的看了她一眼,见她低着头将脑袋都快埋进被子里了,我知道这时候大家还是都冷静一下。


虽然看着林荫果露在外的香肩,我心理躁动,但这时候我又能做什么呢。


“我先回去了。”


说着,我慌忙的往门口走去。


”姐夫,你的衣服。“林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哦。“我不敢多看她一眼,也顾不得太多,胡乱的拽着衣服回房间。


回到房间,我坐在床上久久无法平静,脑海里一会是林荫娇喘,颤抖的画面,一会又是莹莹雪白的肌肤。


再想着刚才的事情,也有点不好意思见赵莹莹。


留在家里一定很尴尬,要不要出去走走。


但当我拿起外套,突然看到了里面包裹住的蕾丝花边,我疑惑的伸手拿出来,却是一下愣住了。


这竟然是一条内裤,粉色的棉布质地,还带着可爱性感的蕾丝花边。


我拿在手里,甚至能透过薄薄的布片看到我的手指颜色。


这!


我一下明白这是林荫刚刚换下的,想到这条性感的内裤穿在她的身上,我脑海中不免又浮现出她那诱人的娇躯。


我看了一眼房门,确定关上了,我面露兴奋的将内裤拿到鼻端……


一股清香中带着怪异的味道浮现在我脑海中,林荫身上发出这味道的地方我很熟悉,就在刚刚,我还距离那里只有咫尺距离。


我发现刚刚平静下去的心又躁动起来,看着手里的内裤,我有点忍不住了,将自己释放出来,手不自觉的运动着……


至从老婆去世两年,我也只能从林荫的身上看到老婆的身影。


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想着的想着林荫刚刚叫姐夫然后兴奋的表情。


想着手指触碰她那里时候她嘴里轻声叫的那一声娇吟。


越想我越是兴奋,很快就有了感觉,我眯着眼睛幻想,仿佛此刻真的是在欣赏把玩林荫的身体。


一股兴奋的感从我的小腹开始蔓延,遍布全身,一阵低吟声从我的喉咙发出。


此时的我感觉自己身处天堂之间,一股很久都没有过的感觉充斥着我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终于,我也达到了爆发的那一刻。


咔嚓,就在这个时候,门没有任何预兆的被推开了,莹莹的声音随之传来:”成阳哥,吃饭了。”


门开的一瞬间,我的身体猛然一颤,直接就朝着出现在门口的莹莹激喷了过去……

“啊!”莹莹一声娇呼。


时间那仿佛在那一刻静止了下来。


莹莹带着还未擦干的头发出现在了门口,粉色的蕾丝睡衣将她那迷人的玲珑剔透的身体衬托的无比的诱人。


加上此时她脸上的一片片海飞丝,那股诱惑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


“莹莹,怎么了?”林荫焦急的声音随之传来。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一只手还拿着内裤,我们一瞬间我我们四目相对,脱了裤子自嗨的我有种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感觉。


这次我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林荫,没事,我吓唬一下成阳哥呢。”莹莹竟然对着我露出了一个魅惑的微笑,然后用手再自己的脸上轻轻一抹。


妩媚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我那里,将自己的手指放在嘴边,轻轻的舔了一下,然后发出一声轻吟。


回过神来的我急忙一把捂住,然后尴尬的说道:“我……我这就来。”


莹莹咯咯直笑,我看着她转身,以为她要离开,心里松了一口气,可这时候莹莹却又将身子转回来看着我。


没等我说话,她低声说道:”成阳如果有需求,其实……其实我可以帮忙的。”


而她说完之后,带着轻笑声快步的走开了。


一直到她离开后,我才想起她的话,一想着她刚才的举动,我似乎明白了她真正的意思。


我的尴尬瞬间消失,一种不知是荒谬还是兴奋的情绪浮现在脑海中。


之前莹莹冲进林荫房间时候暴露的娇躯,再次回忆在我眼前。


我舔了舔嘴唇,深深吸了口气,这才不得不停下正在做的事情,穿好裤子走出房间。


客厅的餐桌上,林荫已经穿着她那身漂亮的睡裙坐在了椅子上,看到我出来先是有些羞涩,但还是伸手帮我拉开椅子。


莹莹就没那么害羞了,她笑着问我晚上还有事情吗,我说没事。


莹莹这才回到房间,然后竟然拿出一瓶红酒!


“这么晚怎么还喝酒啊?”我问道。


莹莹看了眼林荫,笑着说今天她论文通过了,要庆祝。


紧接着她为我和林荫都倒上,我们碰杯喝了一口。


我只是喝了一小口,可是看这俩女孩,竟然都一口干掉了!


“别喝这么急,红酒有后劲,一会该醉了。”我急忙劝导。


林荫喝了酒脸色红扑扑的,看的我心里一阵摇曳,莹莹同样俏脸绯红,她说道:"没事,这里又不是外面,喝多了有姐夫照顾我们,难道我还怕姐夫占我便宜吗!”


我装作不在意的笑了笑,心里却想着万一她们真喝多了,那我说不定真的就把持不住会做点什么,毕竟,她们都是那么漂亮。


这时候林荫重新给我们倒上酒,然后举起酒杯对我说谢谢我帮她。


我原本是想不再提这件事的,现在她自己提起来,我也就不知道怎么接了,急忙说都是一家人,没什么谢不谢的。


莹莹在一旁起哄笑着问我帮了林荫什么?


,她笑起来很好看,眼睛弯弯的,可爱极了,此刻又是在家里,穿着和林荫同款的睡裙,我甚至能居高临下的看到她胸前的幽深沟壑。


我忍不住将目光朝下移了移,我靠,她……竟然没穿内衣!

“成阳哥,你倒是说说看哦。”莹莹说着,还将身体往我的方向倾,一股诱人的芳香让我一瞬间差点迷醉。


“好了,莹莹。”林荫微怒的说道。


缓过劲来的我干咳了两声,缓解尴尬。


我当然不会说,就含糊了过去。莹莹却也不深问,而是和我们一起举杯喝了杯中酒。


这次我没法不干掉了,她俩也是这样。


而喝完这一杯,我发现莹莹和林荫都有点醉态,林荫歪歪的靠在椅背上,对我说道:“姐夫,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很辛苦,一定要注意身体。”


我还没说话,莹莹却是拉着椅子走过来,和林荫一左一右的坐在我两侧。


莹莹脸色潮红,她眼波流转的看着我,低声在我耳边问我是不是寂寞了。


我知道她这是想起刚刚我在房间自嗨的事情,我很尴尬,看了一眼林荫,发现她自顾自的喝着酒,我急忙对莹莹低声道:”别乱说,好好吃饭。”


莹莹笑过之后就再次端起酒杯对我和林荫说道咱们住在一起是缘分,要再喝一杯。


我看的出她俩都醉了,想要阻拦,可是一直不说话的林荫突然说的确很有缘分,一定要喝这一杯。


我没办法,只能再陪他们喝了。


而这一杯喝完,莹莹突然靠在我身上,对我说道:"姐夫你怎么可以放着我这样的大美女不要,而自己一个人玩呢!”


我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突然我感觉一只柔软的小手伸进了我的裤子。


我低头看去,却见那是莹莹的手,此刻正朝我身下伸去。


我这下更觉得受不了了,莹莹却是一边探索着,一边用光洁的小脸在我的肩头摩擦。[我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突然我感觉一只柔软的小手伸进了我的裤子。

我身子一颤,低头看去,却见那是莹莹的手,此刻正朝我身下伸去,我刚要阻止,可是她已经一下握住。

我这下更觉得受不了了,莹莹却是一边动着,一边用光洁的小脸在我的肩头摩擦。]


我低头就能看到她胸前的丰盈,雪白的让我目眩,我知道这是酒精作用,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浑身燥热。


我看了眼林荫,发现她俏脸红扑扑的正不断拉扯睡裙,还在用纤手扇风,似乎很热的样子,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和莹莹这边。


我胆子慢慢变大了,我伸手搂住莹莹的纤腰,从另一侧向前握去……


莹莹却是真的喝多了,完全不管不顾,直接靠在我身上,伸入下面的手不断的移动,另一只手则在我身上胡乱摸索。


她眼神迷离,红唇微微张开吐气如兰,那样子非常诱人。


我喉咙干涩,再次做贼一样看了一眼林荫,她竟然再次倒了一杯酒,自己再喝。


我转头飞快的狠狠在莹莹嘴唇上亲了一下,就觉得很软,很热,很舒服。


莹莹被我亲了一下之后变得更加大胆了,她主动凑上来,两只手搂住我的脖子,不断亲吻着我。


我生怕被林荫看到,用身子挡住,但我知道这地方就这么大,怎么可能挡住,所以不敢太放肆。


我搂着莹莹,双手分别朝下朝上探索着,下面被刺激的早早的支起了帐篷。

这一刻我甚至想要抱着莹莹回房间,莹莹好像是和我有着一样的想法,她突然放开我,然后起身。


椅子的动静终于让眼神迷离的林荫回过头来,她懵懵懂懂的看了一眼莹莹,含糊不清的问了一句你干嘛去。


我则是用手臂挡了一下,生怕被林荫看到我的丑态。


莹莹真是喝多了,刚起身就有些站不稳,一把按在我肩头,也不回答林荫的话,就这么朝着卫生间走去。


我看着莹莹的状态也怕她摔倒磕着碰着,就起身扶着她。


她被我扶着刚走进卫生间,她就一把搂住我,嘴里说着没喝多,就是想要和我单独相处。


她说话间身子都站不住,这哪里是没喝多的样子。


我点头说对,你没喝多,我送你会房间睡觉吧,莹莹却摇头,搂着我的不走,强硬的将我压在墙上,一下凑了上来。


这次没有了林荫在一旁,我也胆子大了好多,我搂住她纤细的腰肢,一边亲她,一边在她身上游走,男人本能的反应,让我去寻找舒适的地方……


那玲珑有致的身段,摸上去非常的舒服,虽然隔着睡裙,但我依旧能感觉到莹莹身体的反应。


慢慢的她呼吸越发急促,鼻腔内发出了让我兴奋躁动的娇喘。


我已经受不了了,正准备再进一步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砰地一声。


我心里一颤,一下想到林荫似乎也喝多了,不会摔了吧!


我想着就急忙放开莹莹,放下马桶盖,让她坐下,我快速冲出去,的确看到林荫正扑到在沙发下。


“小荫,你没事吧!”我快速走过去将她扶起。


此时的林荫闭着眼睛对着我笑着轻轻的摇了摇头,也没说话。


此时莹莹也已经走了出来,看到莹莹没事,松了一口气,对我说:“成阳哥,那我先回去休息了。”


赵莹莹轻对我露出了一个微笑,玲珑是身姿,带着几分摇晃,转身欲走,却步履蹒跚,我急忙上前搀扶,她却突然转身一把将我抱住。


接着狠狠的吻上了我的唇,是如此的热情火辣,就在我快把持不住的一瞬间,她主动的脱离了出来。


春兰轻吐,带着湿润暧昧的风,略过我的耳垂,让我浑身一震。


“成阳哥,谢谢你,晚上过来看看我!”


舌尖轻触我的耳垂后,极快的收回,轻轻的将我推开,迈着蹒跚的步伐,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重重的落床声,从房间里传出,而门,并未带上!


这……这算是,为我留门?


林荫的一声轻吟,将我拉回了现实之中。


我急忙走到她的身边。


醉酒的小姨子,更是动人,温润的小脸满是绯红,薄唇如血,加上她今天只是身着一条蓝色的吊带睡裙。


我低头去看,能轻易的将她的丰硕映在眼中。


”姐夫……”


她无意识的低声喃念,整个单薄的身子,缩在我的怀中,小手紧紧的扣在我的脖子上。


林荫却是眼神迷离的拉住我的手,皱着眉说好热。

说着她竟然就拉扯睡裙,我看着睡裙的肩带被她一下就推下去,这下她半边都露出来了,我暗自叫苦。


刚刚被莹莹撩拨起来的兴致,再看到林荫这样,我觉得自己下面快要爆炸了。


但我虽然对她有幻想,但是真到了这时候,我就还真不敢对林荫做什么,我手忙脚乱的再次帮她将睡裙弄好,这才道:“小荫,你喝多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吧。”


可是林荫却一把推开我,瞬间身上的睡裙彻底滑落下来!


“姐夫,我好热啊!”林荫接着斜斜靠在沙发上,一双长腿微开的躺在那里,嘴里还不断念叨着热。


我愣了一会,急忙拿过她的睡裙盖在她身上,心里默念着这是我小姨子,不能做,不能做。


然而林荫完全不领情,她伸手胡乱拉扯,将睡裙远远的扔开,然后抓住我的胳膊,顺着就爬起来抱住我的脖子。


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以及身上传来的那份柔软,我只觉得之前那点酒此刻全部醒了。


林荫呼吸急促,她整个人都吊在我身上,将我硬压倒在沙发上,眼神迷离的看着我。


我略微慌乱的道:”小荫,别这样,姐夫帮,帮你去放洗澡水,你洗个澡就好了,以后咱们不喝酒了。”


我微微用力坐起身,本来想要起身,可是林荫却抱的我更紧,让我没法起来。


感觉着她身体的炙热和柔软,我脑海中浮现出她叫着姐夫,双手拿着玩具缓缓进去


入情景,这一刻终于没法再忍耐,手就不由自主的揽住了她的纤腰,将她抱住,让她更加贴近我。


林荫身子柔软皮肤摸起来又嫩又滑,而我这一抱紧,她直接顺势骑在我的身上。


她直接就对着我激吻了起来,扭动着腰身,小手将吊带一扯,露出大片……


直到我们透不过气来,她娇喘着她移开唇,贴在了我的耳畔,含糊不清吐气如兰的说道:"姐夫,我想……”


我毫无反应,因为我不敢反应,我和小姨子,可以吗?


我没有起来,亦不敢动弹,林荫却扭动着腰身,小手将吊带一扯,露出大片春光。


“就一次好不好,就一次!”


带着哭腔的祈求声,如同深渊的魔音,在一寸寸的瓦解我那岌岌可危的道德!


她的呼吸急速,每一个喘息,都如沼泽一般,让我渐渐沦陷。


“你,可以直接进来,我……我没有穿。”


娇喘着,她移开唇,贴在了我的耳畔,同时她小手已急速的拉开我的裤链,伸了进去……


粉色的唇瓣被其咬的发白,柳眉拧成一团,她做好了迎接一切狂暴的准备!


致命的触感,如洪荒猛兽,在我的脑海中狂乱。


她的玉腿分开,一下夹住我的腰部,缓缓的向下坐去……“你,可以直接进来,我……我没有穿。”

娇喘着,她移开唇,贴在了我的耳畔,同时她小手已急速的拉开我的裤链,伸了进去……

“斯!”

轻触下,她倒吸凉气,却倔强的挺起腰身,头颅高昂。

粉色的唇瓣被其咬的发白,柳眉拧成一团,她做好了迎接一切狂暴的准备!

致命的触感,如洪荒猛兽,在我的脑海中狂乱。

她的玉腿分开,一下夹住我的腰部,用力之下,缓缓的向下坐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