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女同热吻抓奶 乖会痛放松交给我

更新时间:2020-11-12 11:59:33

这个女人太难搞定了,身材气质没话说,36D的双峰雄伟傲人,跟她的眼光一样高傲,睥睨万物。

王浩今晚心里愤怒,从外面买了几罐百威啤酒,咕咚咕咚喝了一罐。他经常泡在网上,有个癖好,就是看女主播跳舞。

他打开视频,找到星秀版块一个标题写着电臀舞的女主播,点进他去,女主播背对着他,屁股剧烈地抖动着。

王浩脑子里一下轰得炸了,在酒精驱动下,全身血液像受到召唤,迅速集中起来,冲向身体某处。

王浩的手情不自禁地伸向自己大腿内侧,他的脑海里首先想到的是护士小郑,小郑也会这个,他不知道小郑怎么学会这个的,但她的确握住了自己的命脉。小郑一跳,他就受不了了,小郑玲珑浮凸的身材,配合着柳腰丰臀,简直让他醉生梦死。

不不,他不能靠自己,他觉得自己需要个伴侣。他这会脑海里想的全是那个女客户,他在幻想着跟她发生这种事。

医院里还有谁?王浩仔细想了想,随后,他兴奋得叫出声来。

徐洁,对,就是那个小女生,二十来岁,皮肤水嫩嫩的,身材完美无瑕。有着天使的面庞,魔鬼的身材。

王浩见过她,在洗手间,不不,他在两个洗手间都看见她了!

就是她了!王浩的嘴角嘿嘿地笑了起来,昏黄的灯光下,王浩的脸像魔鬼。

徐洁和张远终于回到了病房,张远在外面散了会心,心情好了很多,话也多了起来,跟徐洁聊了很多以前他和陈昊一起出任务时候的事,徐洁听得也很开心。

徐洁削了一点水果,放到张远面前,说:“张叔,少吃点,就吃几块吧,这几天你也辛苦了。”

张远一边接过,一边连说谢谢。

 文学

刚吃了几口,张远就停下来了。徐洁还在纳闷张远怎么了,于是问他是不是水果不新鲜,还是没味道?

“小徐,上次我就说了,你是咱们医院最好的护士之一。你看我这次随便查房,在我转过的房间里,你是对病人态度最好,服务最周到的,这说明我的眼光本来就不差么。”王浩咳嗽了两声,徐洁终于明白张远为啥停下来了。

原来王主任不知不觉悄悄走进了病房,他的脚步太轻,像幽灵一样,徐洁甚至都没发觉背后来人了。

“王……王主任好,我……我只是尽一个护士的责任,王主任你过奖了……”徐洁结结巴巴地回答。

徐洁平时并不怕他,也不会结巴,可自从小郑那件事以后,她一看到王主任,心里就慌得不行,心脏也咚咚咚地跳,这种感觉,有点害怕,更多的是不安和恐惧。

王主任的为人,医院里很多人在传,风评不好,尤其在男女关系上很混乱。

这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徐洁又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

“王主任,你……有什么事吗?”徐洁实在受不了这种压迫的窒息感,她决定开口打破沉默。

“噢,也没什么,今天领导让我值班,顺便查查病房。我记得小徐你来医院日子也不短了,肯定对咱们医院也有个了解了,我负责一个事,就是跟咱们医院基层员工谈谈对医院的看法,并给一些意见。”王浩说得一本正经,毫无纰漏。

“那我……可以就在这里说吗?”徐洁赶紧问道。

王浩赶紧阻止说:“不不不,不是口头的,我也没带纸笔啊,有一份调查报告呢,是纸质材料,在我办公室呢,我没带过来,你等会来一趟我办公室吧。昂,对了,还有我还要跟你谈谈你工作的事,我觉得你做得不错,咱们一起谈谈给你涨薪的事。”

王浩说完,不再停留,直接转身离开了。王浩知道,这个时候多说反而无益。

徐洁呆呆地愣在当场,她看一眼张远,又看一眼王浩离开的背影,内心蒙上一层阴影。

王主任的目光里,有一股野兽的饥渴。他,到底想干什么?

“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吗?”张远问她。

徐洁看着张远,无奈地说:“他是领导,我只能听他的。我肯定要去的。”

徐洁心里一阵哆嗦,该死的,她偏偏怎么会看到主任做那种事。

徐洁在心里祈祷千万别出什么意外!

徐洁服侍张远躺好,叫他好好休息,过会她会再来看他。

张远看到徐洁脸上挺愁的,估计她心里有事,又不好直接问她,只好点点头。

徐洁出门的时候,天色很晚了,医院没什么人走动,王浩办公室又在住院部的另一头,得走五六分钟的路。

出了大楼,徐洁心里开始打鼓,咚咚咚地响,这和面对张远那种心跳不一样,她觉得脸,手,甚至整个身子都被一种莫名的不安和紧张包裹着。

徐洁满脑子在想主任找她的事,她总觉得王主任那个笑容有些诡异,没那么单纯。

他都能对小郑做那种事,自己身单力薄的,万一他……

不会的不会的,这里毕竟是医院,主任怎么可能那么胆大包天?

徐洁想着早去早回,脚下提速,很快就到办公楼二楼,门上牌子写着主任。

她敲了敲门。

“进来。”主任的声音拖得很长,两个字持续了好几秒。

徐洁轻轻推开门,里面立即传出浓浓的酒味,呛得徐洁皱起眉头。

灯很暗,就白天一半的亮度。

“主任你怎么不开灯啊?”徐洁一边说,一边在墙上摸索,“我感觉这房间里怎么这么热?”

“哈哈哈……小徐啊,欢迎欢迎,赶紧进来坐吧。灯啊,这个大白炽灯坏了么,房间里我都开风扇了,很不凑巧……空调也坏了。”主任从桌子后面走过来,顺便拿了一把椅子放到桌子对面,“这天气是有点热,你看我在办公室只穿着个背心,还汗流浃背呢。”

徐洁手终于找到了开关,按了一下,灯果然坏了,不亮了。

空调坏了,徐洁穿着护士服就热起来了。她感觉浑身上下开始冒汗,她不停地长长出气,抖了下护士服。

她瞥眼看见主任确实穿着个齐肩背心,拿个扇子在扇。

“小徐啊,真不好意思,这么晚还叫你过来填写调查报告,空调停了,这房间里的确有点热,你先把护士服脱了挂衣架上吧。等会出去的时候再穿上吧。”

徐洁本来想说算了,可这闷热一直持续着,她觉得等会可能会中暑,想了想,还是脱掉了护士服,挂了起来。

主任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徐洁,借着模糊的灯光,徐洁那完美流畅的曲线一览无余,先是那高高翘起的胸部,再往下是那截均匀细瘦的软缎腰,两条双曲线,到胯部又变得陡峭起来。

徐洁的屁股是真的翘挺,这跟他在视频直播里看到的效果最好的臀差不多。

王浩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想起来小郑说过的一件事,小郑说她学会的电臀舞最早就是小徐教的,小徐以前在学校练过韩舞。

王浩看到徐洁修身短裙下的一双大长腿均匀,修长,白嫩,像两段白玉。

“主任……那个报告呢,给我我抓紧填吧。王主任……王主任?”徐洁喊了两遍呆愣的王浩。

王浩赶紧说哦,跑到桌子上翻东翻西的,找了半天终于翻到了,递给徐洁,“坐这里填吧,别着急,慢慢写,想好了写,这个报告是对医院的建议,慎重一点好。”

徐洁没说话,拿起报告开始写了起来,她认真看每一个选项,她真把这当一件正事来做。

王浩看着认真填写材料的徐洁,一头长发扑在一边,徐洁往边上撩了撩,修身的V领短裙,紧紧勾出那背景板下一片美好的风景,一对蓝图挂在那里,让人忍不住向往,想要攀登上去。

王浩还是没忍住,喉咙滚动了几下,身子慢慢移了过去。

徐洁觉得自己身后有点热,她选完选项,一侧身,发现王主任就站在自己身边,看着她写。

徐洁眉头一皱,刚想说话让他离自己远一点,谁曾想被王浩抢了先:“那个,小徐啊,你别紧张,我就站你旁边,看着你填,有啥问题你也可以问我,我看到你有写错的,我也会给你指出来的。”

徐洁不知道说啥,话都被他堵死了。她没办法,只得静下心来再看,可无论她怎么努力,她都已经不能再淡定如初了。

天啊!徐洁感觉到主任在做坏事了!

徐洁发现主任已经贴到了她身上,她心里一阵惊慌恐惧,甚至恶心干呕。她能想象到主任那双眼睛像饿狼一样盯着自己V领口里面看,她好像能掌握他每一个动作一样,她想到此时他正侧着身子,试图从她那微微张开的领子里找到快乐的巅峰。

徐洁心里极不舒服,她不禁假装舒展腰肢,换了个姿势,笔下一勾,选了个选项。

接着徐洁的身子猛地一紧一缩,王主任一只手竟然拍了一下她的下腰,“哎呀,小徐,你看你这个选项我就觉得选的不对。”

徐洁一看,气得想死,刚才一换身姿,看错选项了,恰好选到了错的上面。

“王主任……那个……我有点怕热。你的手……”徐洁说到这里,停了一下。

“噢……”王浩笑着说,“你看我一高兴,忘了,差点失了分寸,咱们可是上下级关系。还不是很熟,我怎么就勾肩搭背了。”

徐洁心里开始咒骂:老流氓,好话都让你说尽了。还好快填完了,填完我赶紧离开就是了。

徐洁重新低下头,认真看了起来,谁知道这次的突发事故让她一下子震惊了。

徐洁感觉到了,她感觉到了针刺的触觉,徐洁又不傻,她知道那是什么,王主任……竟然在猥亵她!

徐洁一想到这里,就想张口喊人,但她立刻冷静了下来。她一叫,别的不说,自己这份工作肯定就没了,本来是他在猥亵她,如果到时候王浩反咬一口,变成她勾引他,那就彻底完了,别说这家医院待不下去,她去下一家医院估计都会被戳脊梁骨的。

王浩的动作从刚开始的若有若无变得更加明显,越来越明目张胆,徐洁心里十分气愤,但她除了尽量挺胸抬头,赶紧填完材料离开之外再没别的办法。

“主任,我填完了,你刚才也都看了,我现在得赶紧赶回病房,病人需要及时换药。”徐洁蹭一下站起来,站开一米开外,把报告给他。

“好好,小徐你做得很棒。你坐下,我们再谈谈你薪资的问题。”王浩说起话来一本正经,完全看不出他禽兽的心,“你来医院时间不短了。”

“明天好吗,主任?我……病人没我不行,这个点正好要换药,晚了护士长会骂我偷懒的。”徐洁带着乞求的语气。

王浩一看徐洁怂了,心里更是乐开了花,刚才偷偷摸摸的行为直接光明正大地做。他把双手分开放在徐洁两侧腰上,徐洁赶紧往后躲,王浩一路跟着。

“王……王主任,别这样,我会报警的?”徐洁哆哆嗦嗦地说,心里却很害怕,她知道,王浩绝对能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到时候就不是她被猥亵,而是她勾引王浩。

怎么办啊?徐洁心里一慌,额上开始冒冷汗。他该不会像跟小郑做那事一样在办公室要跟她……

来人啊,救救我吧!

徐洁不敢喊出来,但在心底深处,她已经疯狂吼了起来。

“来吧,小徐,咱们去沙发上,我给你看个视频。”王浩终于露出狰狞的真面目。

“主任,你……别这样行吗,求求你了,我还要去看病人呢,你放过我行吗?”徐洁语带哭腔。

王浩已经把那段视频打开了,视频在播放,徐洁一看,傻眼了。

徐洁本来以为视频是陈昊偶尔看的那些收藏的日本小电影,谁知道竟然是她昨晚发给小郑的电臀舞视频。

难道说,昨晚小郑没去找她男朋友,而是去了主任那里?她练这个舞,是为了勾引主任,给她加薪涨工资。

徐洁才意识到人心险恶,她跟小郑关系很好的,谁知道小郑心思太重了。

“快过来,小徐,小郑说你跳这个很厉害,你以前上学的时候参加过韩舞社团,你今晚好好给我跳一段。”王浩猥琐地笑了。

“不……我不要……我要离开了,王主任你自重……”徐洁大声地拒绝道。

“好啊,你从这里往出走,我就喊人来告诉他们说你勾引我,想以此要挟我给你涨薪。不过啊,你要是今晚听我的,我保证明天就给你涨薪,否则……”王浩恨恨地说,“后果如何我可不敢保证,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啊。”

徐洁欲哭无泪,双肩颤抖着,四肢没有一点力气,软嗒嗒的,任凭他扶着自己走到沙发跟前,王浩坐下来,大张着腿,释放男人的天性,膨胀的荷尔蒙,徐洁机械地转过身,背对着王浩。

音乐一起,徐洁的眼泪就飘起来了,她想起了男朋友陈昊,她还想到了张远,他们…不可能知道的,更不可能来救自己。

徐洁跟着音乐,屁股左右扭了起来,王浩一看,眼里精光一闪,双手不停地揉搓着。

他已经快按捺不住了,眼前的尤物,今晚定能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看她那柔软的腰肢,如横亘的山峰一般的翘屁股,他现在就想上去拍几巴掌,听听清脆的声音!

徐洁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里想的全都是怎么办,现在怎么办?鱼死网破,还是就这样忍着任凭主任欺凌?

正觉得已经走投无路了,办公室的门响了。

外面人敲得很急,徐洁和王浩都愣了一下,王浩反应很快,立刻关了视频,跑过去穿上衣服,走到门口,“谁啊?”

徐洁心里松了口气,她简直欣喜若狂,她的救星来了!

是谁,到底是谁在这关键时候救了自己敲门声很急促。王浩明显有点虚了,他不敢直接开门,他担心不会真的是谁举报或者报警了吧。

换在平时,他脑子好使着呢,这会儿他大晚上的叫护士来自己办公室填写材料,要是被问起来,肯定不好圆谎。

况且最离谱的是那个调查报告根本就不是给徐洁填的。那是前段时间医院想让客户填写的一张表。

要是真被逮住自己做了丑事,一切就都完了。

王浩心里一凉,冷汗涔涔,整个人很慌,他赶紧压低声音问:“谁啊,你说话,我还忙正事呢。”

“王主任,抱歉,打扰了。我有点急事,你快开门,这小妮子气死我了,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理论理论。”

门外女人的声音,办公室里两人都很熟,这不就是护士长崔倩么。

徐洁本来以为危机解除了,心里十分高兴,没想到是王浩的属下。

徐洁的心又悬了起来,不过她总可以找个机会跟崔倩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这样一想,徐洁心里稍稍平静了下来。

王浩此时得意洋洋,嘴角嘿嘿一笑,心里盘算着:原来是崔倩这妮子,她不会坏了自己的好事的,说不定等会她还能帮上忙呢。

门开了,崔倩就站在门口,怒气腾腾的,王浩刚想开口说两句客套话,崔倩从背后一把揪出个女子,那女子低着头强烈反抗着。

不光王浩一惊,徐洁也惊了一跳。

那女子不是别人,竟是小郑。

“你们先进办公室来,别在外面丢人现眼的。”王浩冷着脸,“啥事?你俩到底因为啥事吵起来的?”

“你问她,”崔倩气呼呼地说,“小郑今天跟我说她涨薪了,我就调侃了两句。”

“你那是调侃?你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人说梦。你还当着我面羞辱我?”

“那是你耍性子的理由?你把病人的药摔在地上是啥意思?你这是什么态度?有医者的样子?”

“都别吵了。”王浩大声吼道,“我明确说几件事,崔倩,小郑涨薪已经会议通过了,你以后少对人小郑颐指气使,听到没有,还有小郑,你摔病人药品成何体统?去给人家病人买药去,还要赔礼道歉,你们两个都写一份检讨,明天交上来。你俩有不服的?”

崔倩和小郑不敢顶嘴,只有默默低着头。

两人嘴上没说,心里都在咒骂对方,但现在更令她们惊讶的是徐洁,她大半夜的在这里做什么?还不穿护士服,一身修身短裙,两人的目光中满是疑惑。

徐洁不敢抬头看,脸上烧红烧红的,两人炽烈的目光就像火球一样在炙烤着她。

但她一定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逃跑机会!

“我来……”徐洁想着无论如何都要解释一下。

“啊,没什么,小徐过来是帮我看个资料,我相信你们也都知道,小徐男朋友好像从事的就是医药销售,这里有个客户要找我们卖药,我想让小徐帮忙,让她男朋友给打个样,估计一下情况。”

王浩看两人已经信了,不等徐洁开口,他又补充说:“崔倩,小徐负责的那个病人,到换药时间了,你去看一下。小徐还要在这忙一会呢,你俩今天别再惹事,一旦被我发现,决不轻饶,明天我再去找你们,一个一个谈话。”

两人灰溜溜地离开了。

徐洁偷偷摸摸走了几步,想趁机直接溜走,刚逃了几步,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刚才她一直想开口说话,趁着她们两个正好离开。谁知道王浩太奸诈,看到是崔倩,他就盘算好了一切,先拿话堵死了徐洁的话头,帮她断绝了离开的想法。

“王……王主任,求你了,我要回去了。”徐洁想了半天,想到的借口是,“我男朋友今晚要跟我视频聊天,这么晚我没回去,他会起疑心的。”

王浩一看,这时候再也没人打扰他了,他一把抓住徐洁,生拉硬拽拖到沙发跟前,他再次如法炮制,放开音乐,命令徐洁跳舞。

这一次,他毫不犹豫,扯掉自己身上那些多余的衣服。

剩了一条遮羞布,王浩的笑声像条发疯的饿狼。

“快,小徐啊,你要乖乖听话,听到没有。你以为你躲得很及时我就没看见你,女洗手间你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了什么?”王浩的声音变得冷峻起来。

“我……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徐洁的心咚咚地跳。她的手开始冒汗,她退开几步。

王浩站起来,贴在她身上,嘴凑到她耳边:“怎么样,看的时候是不是心痒痒?是不是也想来?”

“不不……王主任,你别冤枉我好吗,我就是个小护士,我……我啥都没看见。”徐洁的两条腿开始颤抖起来,她有个习惯,一紧张就想尿尿。

“没看见?没看见你躲着我干什么?嗯,你以为我傻还是我瞎?小徐啊,你想啊,你现在看见了我在洗手间的事,我现在如芒刺在背啊。”王浩一边说,一边用东西轻轻刮着徐洁的翘屁股,“你想啊,现在这种情况,别说涨薪,我甚至觉得留你在医院继续工作都很危险啊,万一你给我说出去……”

“不会的不会的,主任,我不会乱说的,我啥都不会说的。”

“你看你看,你刚才还说没看见呢么。哎呀,小徐,做人呢,一定要诚实,不然哪,很容易吃大亏的哟。”王浩一边说,一边把他那双手按在了徐洁的屁股上,轻轻摩挲了下,然后加大了力量。

王浩感到手里握满了乾坤,那种感觉就像被软缎包裹着,弹性十足,捏着皮球的感觉,比那还柔和,还有舒适度。

徐洁躲不开,只能挺起腰,尽量缩回臀,躲避王浩的脏手,可这样一来,前挺就更明显了,王浩凑在耳边,目光往下一看,差点崩溃,他已经控制不住体内野兽的呼喊了,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撕心裂肺地指使他冲上去,占领她,占领那两块高地。

徐洁已经不只是冒冷汗了,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身子都快站不住了,恶心的王浩这时开始扶着她的腰肢往上滑,徐洁恐惧到咽口水都很难。

徐洁艰难地咽了口水,说:“王……王主任……不要啊……你放过我……行……行吗?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我对天发誓好不好……求你了,让我走,好吗?”

“嘿嘿嘿……小徐啊,要怪啊就怪客户,我今天遇上个客户,仗着有关系,践踏我的尊严,我实在难以咽下这口气,总有一天,我要叫她好看,总有一天,她会像现在的你一样,求我,知道嘛,会求我的!”王浩一边发狠说,一边啪地在徐洁的翘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另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按到了她胸膛上。

“呲啦”一声爆响,徐洁的裙子被王浩扯烂了。

裙子下面,是一片白嫩的春水地,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浮想联翩。

王浩像条红了眼的野兽一样,狰狞的怪物饿狼一样往徐洁身上追逐而去。

“来……来人……嗯……”徐洁的嘴被王浩捂住了,再也叫不出声来。

徐洁彻底瘫软了,任凭王浩的手在自己肌肤上游走。

我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徐洁的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下来了。

绝望像蛇一样缠绕在她心里,占满了整个内心。

“王……王主任……我的护士去哪里了啊?你也不来管管她,给我糊里糊涂弄个不熟悉的人来,你们医院就是这么对待患者的吗?”

办公室外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王浩一听脸如死灰,徐洁听了,反而惊喜莫名。

是他!张远!

“王……王主任啊,你……在不在?你再不出来我砸门了啊……你们医院也太不把患者当人看是吧?”张远还在大喊大叫,听得出来,他的身体很虚弱。

过了一会,门开了,门里面走出了两个人。

王浩在前,徐洁跟在后头。

王浩赤红着脸,徐洁头发有点蓬乱,神色慌张。

王浩沉着脸:“别喊了,小徐在我这里有点事,刚办完,我给你带出来了,让她把你送回去,小徐啊,你这个病人得好好照顾,记住了,给我好好照顾着,他万一对我们医院有啥误会就不好了。”

徐洁噢了一声,说了声知道了,扶着张远往回走。

王浩的脸阴沉沉的,愤怒像水花一样散开,徐洁不敢往后看,她不知道王浩此时在想什么,如果可以,他估计想杀了他俩。

这件事,张远和徐洁算是跟王浩结了梁子了。

徐洁不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她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下了办公楼,徐洁突然扭捏起来,张远觉得不对劲,问她:“徐洁,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你们主任没把你怎么样吧?”

“没什么,不过张叔,今天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来得及时,我怕我……”徐洁没有往下说,她知道如果没有被阻止,她面对的将是什么。

她一想到王浩那张丑陋的嘴脸,心里就很不舒服。

张远说他也是看到徐洁这么晚去,很久没回来,护士还换人了,他有点担心,所以过去看看。他说没事那就回去吧,徐洁还是扭捏不肯向前。

“你怎么了,徐洁?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啊,陈昊出差前可是叫咱俩互相照应的,这阵子多亏你了,我也想给你尽点心。”

张远说完,看着徐洁。徐洁脸上一阵烧,她吞吞吐吐地说:“那个……张叔,实不相瞒……王主任这个禽兽……把我裙子后面扯烂了……”

张远一听,想也不想绕到后面去看,徐洁也没过脑子,顺手就是一巴掌。

“看……看什么看…”徐洁羞得无地自容,“这么羞耻的事……你还看……”

张远虽然脸上挨了一下,却忍不住小声笑出来。

两人都觉得有点尴尬。然而仅仅是刚才那一眼,张远心里一阵悸动,感觉内心深处的魔王也开始蠢蠢欲动。

进入张远眼帘的是一块窄窄的三角形的白色蕾丝亵裤,由于裙子被扯烂了,剩下的肌肤一览无余,那两个丰满圆润的翘屁股,让张远一下心猿意马,差点解开了自己身体里面魔王的封印。

“你把护士服扔哪去了?怎么也不穿护士服遮一遮。”张远及时收起心思,积极想办法,

“我……当时只想着出来,哪里还顾的上拿护士服啊。”徐洁说完,低着头,一手背后去,尽量遮住屁股。

张远想了半天,想出一个办法,但他不知道徐洁答不答应,小声问:“徐洁,那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给你后面把裙子破损处拉到一起,然后咱俩……靠紧一点,这样别人就看不出来了,你慢点走,到你休息室换件衣服就行了。”

徐洁想了想,虽然这不失为一个办法,但要两个人贴紧一点,而且张远走在后面,用手抓住破损处,那不就是自己屁股那块嘛。

徐洁思来想去,觉得不妥,张远看出来了,说那要不就算了,直接快点跑过去,只要没人发现就行。说到这里,张远说,实在不行,如果遇到人,你再靠在我身上不就行了?

徐洁想了想,还是觉得第一种方法靠谱点,这第二种让她几乎光着屁股跑,她实在是做不到,比第一种办法更让她羞耻,那样张远能看到的会更多。

张远只好听徐洁的,捏住那两边撕开的部分,正好在臀上,徐洁一走路,他的手不由自主就贴到了徐洁屁股上,张远十分尴尬,怕徐洁不适应,想太多,但又没啥好办法,这一次次的,反倒是他的手不停地在徐洁的屁股上按来按去的。

徐洁怎么可能没有感觉,那一次次的触摸是真实的,能感受到的,最要命的是,张远这一下一下的接触,弄得她心里痒酥酥的,跟之前王浩触摸完全相反的感受。

徐洁赶紧收起心思,心里大骂自己愚蠢,怎么能胡思乱想,当务之急最重要的还是赶紧回去换个裤子。

路上,他们碰到了两个人,徐洁都按张远说的,直接把屁股靠在张远身前,等人过去了,两人重新走。

徐洁把身体贴在张远身上的时候,张远呼吸就粗重起来。

好不容易到了休息室,张远松开手,甩着手,“这也太难抓了,差点就拉不住了,徐洁……你这身材也太好了吧,要不就是衣服买太小了……”

徐洁赶紧拿出电脑,她进去换衣服,叫张远帮她开一下电脑,过会儿陈昊要跟她视频聊天,她现在没空,顾不上开电脑。

张远插好电,按下电源按钮,输入密码进去,果然进到桌面了。

徐洁在里面喊着让张远把她QQ登一下,张远按她说的登上了。

张远本想着离开电脑前,没想到刚登上去,QQ消息就在狂闪,他看了一眼里面,徐洁还没出来,而那个闪烁的QQ消息竟然是昵称叫做“老公”的人发的。

那不就是陈昊吗?张远想了下,那就点个接收也行。张远点了接收,记住文件的存储路径,然后点下载,很快,存储路径里又多了一个文件。

张远好奇了一下,打开那个文件夹,里面有一个命名为“月光女神”的文件夹,张远好奇心起,一下点了进去,这一下,他整个人傻眼了。

文件夹里面,满屏的照片,惊得目瞪口呆。

那里面,竟然全是徐洁只穿着贴身亵衣的照片!

甚至有一大部分是真空的,徐洁啥都没穿,让自己的半球吸收天地精华,包括翘屁股和高挺的胸脯。

照片里,徐洁做出各种——张远想了半天,还是觉得浪荡是最好的形容词,徐洁做着浪荡的动作,有吸着手指的,有手按在胸上的,还有撅着屁股的,甚至还有露出神秘地方的。

张远知道徐洁有跟陈昊视频聊天的习惯,没想到她还有聊天时候脱光衣服拍照的习惯。

张远平静的心情没法再淡定了,他把鼠标从上往下拉,里面的内容丰富到让张远目瞪口呆。这简直堪比日本大片。

徐洁的动作到表情到各种妩媚的神态,张远神经触动到了,浑身滚热,口干舌燥,他又开始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血液,它们先冲昏了他的头脑,再快速向下。

“洁儿,你今天倒挺快的,我现在在外面,没法亲自来爱你,你要不要看一下咱俩以前的视频,重温一下?”陈昊在QQ上发来这段文字。

张远的心疯狂跳,像被疯狗追赶一样,心跳快到极速。

理智告诉张远,他应该拒绝,然后离开电脑跟前,这是徐洁的隐私。

张远失去理智了,他手不听使唤,在拒绝和接受之间,他操纵鼠标点了接收……

到底是什么视频啊?张远心里隐隐期待着,比这些照片还开放吗?

视频很快就下载下来了,张远握着鼠标的手在抖,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点击播放按钮。

点开了,可能是他这辈子都不可能看到的风景。不点吧,他已经把鼠标移到播放按钮上了。

犹豫再三,张远一狠心,点了一下播放,视频开始加载。

“你在干什么?”徐洁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紧接着,张远脸上挨了重重一巴掌,徐洁光滑细腻的右手冲上来关掉了视频。

“我真是看错你了,张叔,你不知道这是别人的隐私?你怎么能随便乱翻?”徐洁看到那些铺满屏幕的照片,愤怒之情油然而生,“你怎么能偷看我的照片?”

徐洁的声音因为气愤有点颤抖,张远脸上火辣辣地疼,低着头,一言不发。

张远知道这次自己有错在先,也不好争辩,无论徐洁说啥,她都听着。

但他还是提醒徐洁:“徐洁,那个……是陈昊发过来的,我……不小心点了接收,然后就……”张远的声音越来越小。

徐洁看了一眼电脑,还真是,她也看到了陈昊发的消息。

空气僵住了,两个人有点隔阂,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正在这时,休息室的门响了起来,徐洁进来的时候锁门了,有人正在开锁。

“那个臭女人,我迟早叫她好看,每次都欺负我,还上瘾了,以前我也就忍了,现在越看越不顺眼,军哥,你说怎么办嘛,她是不是个臭婊子?”

“哟哟哟,那个什么护士长真是个贱人,敢惹我的小宝贝。”

“哎呀,人家正烦着呢,你别乱摸好不好,被人看见不好,我开了门你再弄行不行。”

徐洁耳尖,一听就听出了那是小郑的声音。张远又不知道,徐洁示意他赶紧躲起来。

张远来不及思考,直接冲进了后面的洗手间,徐洁赶紧拉住他,示意他那里不能去。

徐洁合上电脑,拉着张远,两个人挤进徐洁衣柜下面的小空间里。

柜子很挤,两人好不容易才挤进去了。刚进去,小郑和她男朋友军哥进来了。

“宝贝,你不是说你们同事徐洁今晚值班吗?她不会突然进来吧?”军哥表示了自己的担心。

“哎呀,放心啦,她在主任那忙着呢,现在没空。”小郑说完,一阵急促的喘息声从自己那两个圆屁股上出发,慢慢往上,穿过腰肢,再往上,军哥双手停在那两座高耸的山峰上。

被他这么一激,小郑也开始迷离起来,她太容易投入了,军哥的爱抚已经让她完全陷入了沉沦当中。

徐洁和张远躲在柜子里面,听到了两张嘴开开合合的声音。那种声音,时而若即若离,时而缠绵悠远,时而声喘如牛……

徐洁和张远不由地各自咽了口口水。

“别脱我文胸,你快去冲个澡,我等你。”小郑的声音再次传来。

柜子里的两个人才意识到军哥已经脱光了小郑的外衣,只剩了内衣。

他们就要开战了!柜子里两人的喘息更加急促,张远脑海里已经开始上演那些场景了。

关键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柜子太小,当时着急,徐洁眼看两人正常礼让是挤不下的,于是她先进去,猫着身子,蜷缩着,张远随后进来,这下没办法,张远不可能背靠背,那样更占空间,他只好跟徐洁一样,头方向一致,这样两人挤在里面,刚开始不觉得尴尬,到现在就开始有些麻烦了。

外面小郑和她男朋友眼看着要来一场赤膊战了,张远和徐洁又不是听不见,他俩又是正常人,一听外面的旖旎春光,张远的身体开始火热了起来。

徐洁和张远这才意识到,徐洁自己的屁股靠近张远的腰腹,这个姿势……说不出的诡异。

张远听到外面洗澡的水声,哗啦啦的,他不禁小声咒骂:“妈的,他们偏偏在这个时候……”

“嘘……”徐洁小声提醒,“别说话了,被发现不光他们尴尬,我也走里说不清了,小郑跟陈昊也认识,我怕她翻舌头。”

张远现在最怕的就是徐洁,徐洁说一就一,他很快住嘴。

外面,两人听到“啪”的一声,随后传来小郑的娇吟,“你好坏呀,军哥,拍人家屁股干嘛?”

“因为太圆润了啊,宝贝。你不知道你这对尤物有多诱人啊。”

“别啊,不要,你干嘛抓我头发,还按我头,太过分了,军哥你。”小郑的声音阴阳怪气的,带着娇喘,柜子里的两个人身上瞬间热了起来。

张远这时不得不赶紧挪一下身子,一动之下,徐洁被他一推,屁股往后一顶,恰好撞上了张远封印解除的魔王。

张远臊红了脸,往一边看去,徐洁也没料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巧的事,骂也不是,只是听着外面两人哼哼唧唧的娇喘,徐洁发现自己好像也中毒了一样,脸上身上都烧了起来。

徐洁觉得燥热也就算了,关键现在她的心里竟然有一丝丝的期待,她竟然在心里有一点渴望。

天啊,她觉得自己变坏了,思想出问题了。这种感觉什么时候出现的?是因为张远救了她?

刚一走神,两人立刻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阵啪啪的声音,徐洁很清楚,这不是打耳光的声音,怎么可能这么有节奏的打耳光。

这一瞬间,张远封印的魔王解脱了,配合着脑里的画面,张远清楚外面在干什么。

张远不想失礼,这样下去,他的魔王会咬到徐洁的屁股的。

他赶紧伸出手拦在前面,给自己和徐洁之间割开一道间隔,但这样一来,空间更窄,张远的手再一次靠在徐洁屁股上了。

徐洁又不傻,知道张远为什么这么做,但这样一来,张远的手又在自己躬身的屁股上了,她想阻止,实在无能为力。

外面的两人喘息声更重,小郑更夸张,有两次的声音实在有些刺耳,还好洗澡间的水声帮他们打了很多掩护。

“军哥,你好坏啊,不要嘛,我受不了了,不要嘛……”

张远再次低声咒骂起来,柜子里的两个人口干舌燥,仿佛在看一场电影。情节丰富刺激,两人看完,满头大汗,浑身难受。

“军哥,你先去洗洗吧,你完了我再去。”

“你傻啊,宝贝,一起吧,咱们得快点,你同事回来就不好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