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做完下身连一起睡觉-农村磨盘大屁股女人

更新时间:2020-11-12 16:44:35

龙山精神病院。

院长办公室。

中年谢顶的陈院长,穿着一身白大褂坐在办公桌后面,手里捏着一只钢笔,在桌面上一点一点的。

 对面的沙发两边,各站了两个护士,秦岚就坐在中间的沙发上,直愣愣的望着陈院长,那张漂亮的脸蛋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整个办公室的气氛就像是凝滞了一样,让人呼吸艰难。

许久, 其中一个护士才大着胆子开口:“这几天,她一直都在强调她没病。”

陈院长嗤笑一声:“你们来我们院也有几年了吧,那整天嚷嚷着自己没病的病人见得还少了?现在她说她没病,你们就相信了?”

护士顿时不吭声了。

的确,住进他们这家精神病院的,每天都有不少的病人说自己没病,但倘若是犯起病来,伤人伤己都有的。

但是这个病人不一样,她看着完全跟正常人一样。

秦岚倏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几步走到办公桌跟前,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院长。

“我再重复一遍,我没有病,如果你们继续关着我,我有权告你们。”

陈院长的视线不经意跟这姑娘对上,他忍不住的打了个寒噤。

他活到这把年纪,见过的人不少,这样冷的眼神,他还是第一次见。

陈院长移开视线,故作淡定的道:“你说你没病,那好,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拿碎玻璃割伤了沈少?”

“没错,可那是因为……”

陈院长用手中的钢笔敲了敲桌面:“因为什么?”

“因为他对我图谋不轨。”

这话一出口,陈院长就哈哈的笑了起来,就连办公室里的其他几个护士也跟着笑了起来。

“小秦啊,你大概是初到本市,不太了解本市的情况吧,沈少要什么样的女人,就有什么样的女人主动往他床上爬,他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能做得出这种事?”

秦岚的那张红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直线。

她早该知道的,沈靖南既然能把她扔进精神病院,就有办法让她一辈子都出不去。

陈院长见她不吭声,打开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分评估报告出来,扔在了桌面上。

“这份报告你好好看看吧,我们初步判断,你可能患有被害妄想症,以及很严重的暴力倾向,必须继续观察以及治疗。”

秦岚没看那份报告,转过身径直离开了,四个护士连忙跟在她的身后,直到她回了自己的病房,这才离开。

她坐在病床上,双臂环抱着膝盖,静静的看着窗外。

昨天沈靖南的手下来过,时间是晚上七点钟,今天应该也会过来。

距离七点钟,还有二十多分钟。

七点差几秒的时候,病房外面传来了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那声音透着一股沉稳的味道。

秦岚缓缓扭头往病房门口看过去,当她看到来人的时候,瞳孔骤然紧缩。

来的人不是沈靖南的那些手下,而是沈靖南本人。

他双手抱臂靠在门框上,眉眼含笑的望着她。

文学

明明是出生名门望族的豪门贵公子,笑容却总带着几分邪气。

“在这儿呆了两天,感觉怎么样?想不想出去。”

沈靖南等了一会儿,见她不吭声,转身欲走。

身后响起了秦岚的声音:“沈靖南——”

背对着她的男人,嘴角勾起了一抹奸计得逞的弧度。

他转身走到病床前,搂住了她的腰,而后继续向下,落在了她的臀部。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既然你想出去,那就给我想要的。”

秦岚抿着唇,眼底迅速的闪过一抹难堪。

好半晌,她才开口:“不要在这儿。”

秦岚跟在沈靖南身后,往精神病院外面走去。

一路走来,不少的人从她身前或旁边经过,有将被单披在身上当凤袍,嘴里喊着“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妃”的女人,还有抱着砖头哈哈傻笑,嘴角流涎的男人。

秦岚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

如果她不肯妥协,如果她继续在这里多住几天,恐怕,她也会变得跟这些人一样。

认识三个多月,这是秦岚第一次见识到沈靖南的手段。

以前沈靖南扬言要追求她,开始送她鲜花,送她各种价值不菲的包包首饰,这让秦岚以为,这个男人和她以前的那些追求者没有什么两样,等到碰冷钉子的次数多了,自然就觉得无趣,不会再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可是,很快她就知道猜错了。

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权力,让她意识到了这个男人和她的其他那些追求者之间的不同。

三个月之后,沈靖南直接来硬的,她没忍住砸了沈靖南的脑袋,结果就被沈靖南弄到精神病院来了。

如果沈靖南不开口,她将永远都出不去。

一个精神病人猛地窜了出来,对着秦岚做了个鬼脸,思绪纷杂的秦岚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却差点摔倒,被身后的人长臂一捞就拥入了怀里。

“怎么这么不小心?还是说,你已经忍不住对我投怀送抱了?”

温热的气息倾吐在她敏感的耳后,秦岚浑身一僵,立刻推开那只手臂站直了身体。

她转过身,正色道:“我希望沈先生答应我,过了今晚之后,沈先生不要再来找我的麻烦。”

这种地方,她来过一次就已经是终生难忘,以后是再也不想来了。

沈靖南不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和一个zippo打火机,熟练的点燃香烟,吐出一个白色的烟圈。

秦岚倔强的盯着他,等一个承诺。

沈靖南的视线透过朦胧的烟雾,跟她的双眼对上。

半晌,他轻嗤一声:“现在说这话还太早,以后找不找你,这得看你接下来的表现。”

……

夕阳落下,夜色渐深。

精神病院门口,一辆黑色的路虎停在路边,车子旁边站了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

秦岚记得这个男人,先前,就是他代替沈靖南来见她的。

沈靖南伸出手:“钥匙给我,你自己打车回去。”

这里是郊外,过往的车辆本来就少,更不要说出租车了,男人只能徒步往前走。

沈靖南上了车之后,却并不开车。

“脱衣服,我们在车里做。”

秦岚愕然,随即涌上心头的是一种浓烈的羞耻感。

“我不想……”

“秦岚,你要知道,现在是你在求我,你没有选择的权力。”

沈靖南说完这话就弯腰过来,手指抚过她的脸颊,柔声道:“不用担心,不会有人看见的。”

温柔的嗓音好似情人间的呢喃,可是秦岚知道,如果她不答应,这人肯定下一秒就得翻脸。

她伸出手,动作缓慢的解开衬衣的扣子。

沈靖南大概是没有耐心看她一粒一粒的解着扣子,手指在方向盘上一下下的轻敲着,漫不经心的道:“你再慢一点也没有关系,不过你得知道,我持久力惊人,你继续折腾下去,可能得做到明天早上。”

秦岚只是勾了勾嘴角,凉薄而又嘲讽。

如果他还做的下去的话。

衬衣被脱了下来,白皙胜雪的肌肤裸露在了男人的眼前,与此同时,横亘在这雪白肌肤上的鞭痕,也彻底的映入了男人的眼中。

这一条条狰狞的疤痕,就像是蜈蚣一样,将这具身体的美感破坏殆尽。

余下的,只有丑陋。

看到沈靖南愣住,秦岚反倒笑了起来,仿佛很开心的样子。

“很恶心,对吧?”

“知道我前任男友是怎么分手的吗?他拉着我想做,可是当我脱掉上衣的时候,他直接吓萎了。”

每次只要一想起那个男人,她就想哈哈大笑,平日里把她夸得就跟个仙女似的,可是一到床上,就原形毕露了。

秦岚敛了笑容,又重新将衬衣穿上,直接开门下了车。

这一次,沈靖南倒是没有拦着她。

任由她走出了老远,那辆黑色的路虎依旧停在原地。

秦岚回到家,冲了个澡,就去她打工的地方。

那是和谐街尽头的一家西餐厅,西餐厅是会员制的,说白了就是专供有钱人吃饭的地方。平时客人不多,但是每一个客人都非富即贵,因而也并不轻松。

跟她同期进来的一个服务生叫阿美,看到她进来,连忙将她拉到了一边。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这里可是我的饭碗,又怎么会不来。”

阿美小声的“嘁”了一声:“有了沈少那么一个钻石单身汉追求你,不来这里很正常的好吗。”

秦岚笑了笑并不直接接话,而是打了个回旋球:“你觉得如果沈少真的是追求我,我还会回来吗?”

阿美也被她问的怔住了,好半天才自言自语的说:“也对啊。”

“可是,他为了你连女朋友都甩了,真的不是喜欢你?”

“真的不是,行了,有客人来了,我去干活儿。”

秦岚去拿菜单点菜,全然不在意沈靖南说要追求她的事儿。

三个月前,沈靖南带着新欢来这里吃饭,两人正在调情,秦岚拿着菜单过去,沈靖南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等回过神来了之后,就开口撩她,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新欢。

后来新欢一气之下说要分手,沈靖南眼都不眨就直接答应了,那叫一个薄情寡幸。

在追了她三个月,又被她砸伤了脑袋之后,沈靖南的耐心宣布告罄,直接把她扔到了精神病院,直到今天,她答应跟他在一起,这才把她放出来。

那些大少爷口中所谓的在一起,不过是打一炮,事后一拍两散,如果“啪”得高兴,说不定还会扔几张钞票。

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有真心。

而且,今天被她这么一吓,可能以后都不再想见到她这张脸了吧。

晚上八点,这座城市的夜幕徐徐拉开,被工作占领了一天时间的白领们,离开公司,点燃了灯红酒绿的夜生活

西餐厅楼上的歌舞厅和赌场正式开始营业,脱下了西装的男人和穿着齐臀短裙女人相继穿过西餐厅,乘上会员专属的VIP电梯,去到楼上,找寻属于她们的欢乐。

不过这些热闹并不关秦岚什么事,八点是她的下班时间。

店里没有吃饭的客人,秦岚就提前换好了衣服,几乎是一到时间,她就提着包往外面走去。

一只肥肥胖胖、带着金表的手挡在了她的跟前。

秦岚抬头,就看到了一个肥头大耳红光满面的男人,正冲她笑。

那双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油腻欲望。

“秦小姐,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见你?”

秦岚心里一凉,就要绕过中年男人往外面走去。

她只是这里的服务生,但并非所有人都只当她是服务生,就比如跟前这个中年男人。

上次有经理替她挡了一次,她才侥幸逃脱,如今这会儿经理不在,只靠她一个人,只怕是难以逃脱。

不等她离开,那只手就已经拽住了她纤细的手臂,在她的手臂上掐出了一道红印。

“怎么见了我就要走?秦小姐,你这就太不给面子了吧,先前我找你作陪,你说你只是服务生,不提供额外的服务,可是我怎么听说,你跟沈靖南走了?难道你觉得,沈靖南出的价格我出不起?”

果然,沈靖南之前对她狂追猛打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秦岚冷着一张脸:“我跟沈少之间没有任何暧昧关系,请你松手。”

男人的笑容也开始淡了,“秦岚,你别这么给脸不要脸,没有暧昧?我看是他玩腻了不要你了吧,怎么着,给他玩完了,到老子这儿就装起清高来了。”

秦岚的太阳穴一阵一阵的抽痛,天知道她有多么的克制,才没能一巴掌拍到这张油腻腻的脸上。

她深呼吸一下,一把将自己的手臂拽了出来,等退到安全的距离之后,她才开口:“白总,我跟你说实话吧,沈少出手阔绰,你还真就比不上,而且我今天过来,只是来辞职的,因为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搬到沈少家里去住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清清冷冷的,底气十足的模样,可只有秦岚自己知道,此刻她的手掌心,已经冒出了一层黏腻的冷汗——

她在心虚,因说谎而心虚。

白总被她唬得一愣,随即哈哈笑道:“搬去沈靖南家里住,我怎么听说,沈靖南从来都没有带女人回家的习惯,就算要编谎话,也得先了解了解情况再开口吧。”

带着几分嘲讽的笑声,让秦岚浑身都在发冷——

她的谎言,就真的轻而易举的被拆穿了,那么,接下来等着她的,究竟会是什么?

秦岚不敢想下去。她一咬牙,扭头就跑。

脑袋却忽然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她抬起头。

霓虹灯明亮的光线打在了男人的侧脸,让那张吊儿郎当的脸,多了几分动人的坚毅。

她的腰被男人的手臂环住,男人并不看她,而是似笑非笑的盯着对面,忽然傻掉的白总脸上。

微风徐徐吹过,吹的树枝簌簌作响。

在这枝摇影曳的响声中,她听到沈靖南说:“我的确没有把女人带回家的习惯,可是——”

他略微低下头,与她对视,“她,是个例外。”

或许是那一刻沈靖南的目光看起来太具有欺骗性,让秦岚产生了一种被深情凝视的错觉,以至于她被沈靖南拉上了车,听到引擎的轰鸣,这才陡然回过神来。

沈靖南会出现在餐厅外面,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看样子,他是特地过来找她的。

秦岚看着前方,不尴不尬的说了声谢谢。

他也算是帮了她,理当如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