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粗大按摩器调教h-玉势调教走路跪趴臀

更新时间:2020-11-12 16:49:40

林忠强那阴森的笑紧追在身后,“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酒店幽静的长廊上,竟找不到一个人,她迷了路,完全忘记了电梯的方向。身后的脚步声紧追着,苏黎心里一紧,酒店出入口都有林忠强的人,她插翅难逃。


正拐过走廊,就看见前面有服务员在给客房送餐,正准备把房门带上。


苏黎情急之下,竟松了松衬衫纽扣,踩着高跟鞋走了过去,她倚在门框上,“小哥,麻烦让一让。哦,别紧张,我只是来给客人上门按摩的,正当行业。”


说完这句话,苏黎的脸上一红,这些话都是苏黎信口胡诌的,就连语气都僵硬不自然。


但是那服务生在酒店上班,什么大场面没见过,都上门按摩了,还能是什么正当行业?他上下打量苏黎一眼,就清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他秒懂松开门把让苏黎进去了。


苏黎连忙将房门带上,她穿着高跟鞋踩在厚实的地毯上,无声往房间内部走了进去,看样子,住在这间客房的人是男的。只希望这位先生能够通情达理,让她躲一晚上,等林忠强走了,苏黎就能顺利脱身了。


她有些不自在地拉了拉齐短裙,身体内那股异样越发强烈,苏黎脸色酡红酡红的,眸色微醺,透着醉人的妩媚感。


房间里没开灯,但亮光从关闭的玻璃浴室里透进来,苏黎看到一个模糊而健硕的身影,正在里面洗澡。


听着水声,映在玻璃上的身影,也可以看得出倒三角的身形,一双挺直的大长腿,身材很好,眼神下意识地往下,似乎还能看到那不可描述的重要部位。

苏黎只觉得耳根渐渐发烫起来,那药的后劲似乎上来了,感觉脑袋开始有些发晕。


转眼间,苏黎看到摆放在柜台上的冰酒,她想也不想,就倒了一杯,仰头就猛灌了几口,想要浇灭那股不安分的燥热,冰寒刺骨,人也跟着清醒了不少。


“什么人?”一道冷冽的声线,冷不丁地在身后响起来。


苏黎吓了一跳,手一抖,杯子里的酒水了出来,浇在她领口,内里那黑色蕾丝胸衣登时变得明显起来。


哎呀!怎么这么突然!


苏黎撞进一双黑沉的冷眸里,她看清眼前男人的脸,简直俊美得人神共愤,看得她神色呆了呆,眼神下意识往下,却见陆寒时只围着一条浴巾,光裸的上半身,肌肤紧实,还带着没擦净的水珠,特别是那六块腹肌,水珠从上滑下,带着沐浴后的微红的肤色,简直是致命的诱惑。


而这还不算,那包裹在浴巾之下的下身,就算没反应也看得出很有料。


她一愣,“那个。我我我,你好,我不是故意要闯进来的……我……”


陆寒时冷声问:“我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房间里?”


“先生,你能不能让我在这里躲一晚?外面有坏人要抓我,如果我被抓住的话,会死得很难看的。”苏黎眼眶湿润,看上去有些无辜可怜。


陆寒时打量着她,剑眉一挑,“哟,现在的小姑娘,借口都编出花样来了。你知道么?像你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我遇到过不少。而她们无一不例外的,都想要爬上我的床。”


“我不是!我没有!”


陆寒时的视线落在她那浑圆的胸部上,那眼神赤裸裸,似乎能够将她生吞活剥了。


“你!”


苏黎气极了,没想到这样英俊的男人,竟是是个流氓!她只觉得脸上更烫,像有股热流直往脑门冲上来,脑袋也发晕发胀,眼前所见开始有些蒙蒙笼笼的感觉,忍不住难受地“嗯”了一声,浑身也开始发烫起来。


知道这是药劲上来了。


可苏黎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身体里异样的燥热,让她觉得难堪又惊慌。


在男人的逼视之下,苏黎突然有些后悔了,转身想离开这里。


但突然发软的身子,令她站立不稳地身子一歪,猝然地往陆寒时身上倒去。


陆寒时:“……”


这叫我不是我没有?然后就主动送上门,还投怀送抱?


陆寒时好看的面部线条瞬间紧绷起来,他心里极厌恶这样的女人,但是怀里那女人异常的柔软……不过蹭了蹭,他居然有反应了,什么鬼?


第一反应就是要推开她,但低头就看见一张精致而泛着酡红的小脸,陶醉似的贴在他胸膛上,还嘤咛了一声。


身子猛然一抖,喉结跟着滑动一下,一股酒香味直窜入鼻中,陆寒时会意过来,这女人不仅喝了他刚冰镇的酒,而且还喝醉了。


看着她醉眼迷离地伏在自己怀里,滑腻的脸颊还不时在胸口蹭过去,陆寒时忍不住倒吸口气,抱着温香软玉的身子,竟然有些舍不得松手了,xing器硬得只想往她柔软的身子顶去。


“你……”苏黎仅剩那一丝的理智,被那男性荷尔蒙给寸寸瓦解,“你……你那里……”


陆寒时对她对视,竟没有半点不好意思,他的声音低沉,“嗯,硬了。”


他不是重欲的人,但这么甜美的点心,他不想放了。


“想知道羊入虎口,会有什么后果么?”


是裹在身上的浴巾,不知何时滑落了下来,体感更加敏感了。


他不禁弯下身,猛地将苏黎打横抱了起来,毫不犹豫地甩到床上去。


“后果自负。”

陆寒时随后就欺身压上来。


苏黎经这一抛,更加头晕目眩的,低呼一声,因醉意,却显得声音软绵绵的,浑身也像没骨头一样,难受地扭动了一下,她抬起一双迷离的眼神,看着欺身过来的男人,下意识地往床边缩去。


明明害怕,可是身体却在不由自主的渴望着什么,这种陌生的感觉让苏黎越发惊慌。


“男人都是下半身生物么?怎么随便见到个女人就这么饥渴?”苏黎咬着下唇

苏黎感受到陆寒时的视线,她半撑着身子,红唇半咬,媚眼如丝的,加上半湿的衣襟,紧贴在身上,那对饱满显得更挺立了。


但苏黎并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到底有多撩人,见陆寒时越靠越近,幽深的眸子几乎要炙烫了她,惊恐得再也想不起来此的目的了,抬起腿用力地踢出去。


但她并没有踢中目标,反而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高高地举在头顶上。

他探出手指,在她那缝隙间轻轻一刮,随即淡淡一笑,

你不要动手!唔……”苏黎那里从来没有被别的男人碰过,这会儿更是敏感到不行,不过就是被刮了一下,便颤了颤,直喘着气。

苏黎瞬间从耳朵红到了脖子根,面前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大混蛋!她刚刚怎么可以相信他的话!


低头打量了她一会儿,只见陆寒时唇角一翘,低沉着声音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苏黎的脸涨得通红,随口胡诌了一口,“林希。”


林希。


这样看着这个女人,没想到还挺顺眼的,


陆寒时不是轻易被欲念支配的人,可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存在太难得,难得到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占有欲。


真想把她按在身下,一次又一次的占有。


陆寒时不禁想起昨夜,那柔软无骨似的身段,还有那令人沉醉的媚眼,特别那一声声娇喘,叫得那么娇脆软气,仅是想想,都像是一剂催情药。


更令他意外的是这女人居然还是个雏儿,那些生涩的回应令他很难将她与那些妖艳贱货联想在一起,陆寒时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主动进入自己的房间罢了。


哦了,记得她昨晚进来房间里,可怜兮兮地向他求助过,说是外面有人在追捕她,还说若是自己被抓到了,就会死得很难看的。


昨晚还在想她这个套路很老套,对她充满了不屑。


但如今,看着这张脸,陆寒时微眯的眼神中更多的是探究与打量,想着还印在床单上的那抹殷红,不禁把手上的力度放柔了些,继续追问一句:“你是真的遇到什么麻烦了?”


谁知苏黎听到他这句话后,突然脑中激灵一下,立即想起了自己到酒店来的原因,她被林忠强算计了。


可偏偏是她招惹了面前这个男人。


吃了亏,也只能往肚子里吞。


苏黎眼神黯沉下来,却咬着双唇,并不打算回答他,她推开他。“跟你没关系。”


陆寒时眯起眼睛,但陆寒时一见她的动作,就忍不住嗤笑起来,“做都做了,现在说跟我没关系?”


“你不要说话了!”苏黎捂住耳朵,可是才走了两步,她就一个趔趄,像被人扯住了尾巴,仰身往后倒去,一下子又重新跌入床上。


这回只见陆寒时那张俊脸,却换上一股痞笑,坏坏地看着她,“林希是吗?不带你这样的,半夜闯进我的房间,占了我的便宜,事后还这么拽,你说,我能轻易地放你走吗?”


他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开始调戏她了,顿了一下,还倾身凑近过来,别有深意地道:“我是第一次,你得对我负责。”


“可我也是第一次!”苏黎说不过他,气得炸毛。


“哦,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陆寒时半撑在她身上,笑得坦然。


无赖至极!分明就是在套她的话!


“你!”苏黎直想翻白眼,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突然眼珠一转,福至心灵地想到了什么,竟也学着他勾起唇角,眉梢一挑,想着电视剧上那些狐媚女勾人时的妩媚样,媚眼带笑起来,还故意把声音变得黏腻腻的,“小哥哥,这都什么时代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玩玩就好,怎么还当真了?还有,你确定要我一个从事特殊职业的人对你负责任吗?太可惜了,你长得是挺俊,可是我往后一个月的夜晚都有约,没那么多时间陪你了!”


闻言,陆寒时神情一顿,随即眯起双眼,危险地打量她,声音也沉下几度,“你说什么?”


苏黎被他盯得心里一紧,但还是面色如常的编了下去,她啧啧的感叹了一声,“我就知道,你们这种男人就喜欢清纯点的,装个样子,竟然还真信了。”

陆寒时抿着薄唇,神情微凛。


而趁他愣神之际,苏黎已经侧身顺利地从他的压制之下溜了出来,顺便还抓起了落在地上的衣服,快速地闪身过了浴室里。


苏黎直到进了浴室,把门一关,就像被抽干了力气,浑身酸软又疼痛地靠在门上,她想哭,可是又不想就这么被现实打倒。没事的,她不亏,她平复了好一会气,才开始穿衣服。


等她从浴室出来后,就见陆寒时身上的衬衫松松垮垮的套着,纽扣还没完全系上,露出健硕的胸膛,头发凌乱,那吊儿郎当的痞子样,让苏黎看了就发怵,她想从陆寒时边上绕过去,但他似乎正在等着她。


见到苏黎出来,便长腿一抬,把她拦在了门口,陆寒时沉着俊脸,“最好别让我再遇见你。”


好在苏黎在走出浴室前,已经重新调整好一脸的笑意,见他看过来,立即媚笑着道:“哎呀,放心好了,以后我们都不会再有任何瓜葛的。”


“滚……”陆寒时不愿再多说话,眼神也渐渐变得冷冽。


苏黎反倒心里一松。


苏黎瞥见凌乱的床单之下,露出了一个黑色皮夹的一角,顿时又计上心来。


只见她快步走到床边,弯身把皮夹抽出来,然后顶着陆寒时瞬间冷冽到能杀死人的眼神之下,硬着头皮从皮夹里抽出两张钱币。她随手一扬,笑道:“合作愉快哟。”


“???”


陆寒时带着一脸的震怒,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那女人一脸媚笑地打开了房门,临走时还差点被脚下的高跟鞋拌倒,踉跄地扶着门框,甚至还回头又对他笑了一下。


陆寒时不由得转身,神色复杂地看着遗留在床单上的那抹殷红。他简直是低估了现在女人的花花手段!


“靠!”


——


医院。


苏黎足足请了两天假,原本以为两天的时间,能够恢复不少,可是当她起床走路的时候,私密处还是隐隐作痛。


过了一天后,苏黎尴尬地坐在妇科诊室里,满脸能红地听着医生的诊断。


“咳!不用太担心,不是什么糟糕的情况。你身子并无大碍,只是第一次就不知节制,阴道撕裂。这几天必须得注意,不能太放纵了,呃,这里给你开些消炎药还有外用的药膏,用法看说明书就行,你回去多休息几天,就会没事了。”


苏黎就更加无地自容了,恨不得就此挖个地洞,遁走算了。


拿了药,苏黎就迫不及待地要离开,匆忙间也一时也没怎么注意看路,在转弯时差点就撞到了人。


苏黎连忙弯身道歉,“对不起,不好意思了!”

=================================

经典情感小说全文点此精彩内容赏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


“没事,你也没真撞到我,医院人多,你小心点。”一道礼貌的女声回应了。


苏黎忙连声说是,准备继续走,但无意间抬眼,却一下子又愣住了,脱口道:“怎么是你?”


苏黎皱了皱眉,心底大呼自己真是倒霉催的,来个医院怎么还能撞见这男人了?


但想着自己来医院的原因,她又立即气不打一处来,顿时怒瞪了他一眼。


没错,来人正是陆寒时,


陆寒时穿着笔挺的西装,英姿飒爽,看上去人模人样的。此时他正扶着一位挺着大肚子的孕妇,站在苏黎面前,而那孕妇正是刚刚苏黎差点撞到的人。


“怎么,你们认识?”那孕妇来回看了两人一眼,狐疑地问道。


“不认识。”陆寒时声音淡漠。


“谁认识他了?”


又是一阵异口同声的回答。


这回苏黎直接翻了个白眼,心想着,这男人都有老婆了,而且老婆还大着个肚子,眼看快要生的模样了,居然还说出要人家对他负责的话,也不想想他都背着自己老婆做了些什么事?


渣男!肯定是渣男!


再联想起自己身上这么久还没消退的刺痛感,还害得她请了两天的假,特意往医院跑一趟,还得承受住医生那打量的眼神,苏黎简直要原地爆炸,将这男人彻头彻尾地轰炸个遍。


苏黎瞪了他一眼,一句话不说就气呼呼地走了。


陆寒时:“……”


看着快速逃离的身影,陆寒时皱着眉头,心里泛起一种奇怪的情愫,总觉得不对劲。


“你们这叫不认识?”他身边的孕妇好奇了又追问他。


陆寒时却突然烦躁了起来,“孕妇安心养胎,少管闲事。”


“哦。”妹妹摸了摸肚子,哦了一声,又像不经意地道:“哥哥,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找个女人成家了。”


“呵,你这是在替我发愁么?”陆寒时愣了一下,立即才反应过来咬牙切齿道,“我跟那种不知羞耻的女人,不可能!”


看样子,哥哥真的生气了。妹妹看了他一眼,真是这样吗?


嘴上说着不上心,可是陆寒时却还是让人去查了,他很不爽,非常不爽,自从那天之后,不管开会还是睡觉,脑子里都是那软嫩的身躯,和她在耳边娇喘时那灭顶的快感。


结果一天不到的功夫,助理就来了电话。


“陆总,您提供的信息是不是错了?”


“怎么?”


“我让人在酒店,甚至附近的会所都问过了,没有一个叫林希的女人。”


陆寒时皱起了眉头,“没有?”


“没有,而且也没人听说过。”


“从那家酒店开始查。”陆寒时声音森冷,回想起那个女人的古怪,这下总算是串联起来了。他居然被耍了,被一个女人睡了,还被当猴一样给耍了!


助理办事利落,当天就又有了新的调查结果。


陆寒时刚开完会,手机铃声便响起。


“陆总,已经调查到了,你要找的人名叫苏黎,是苏氏集团董事长的女儿……”


陆寒时漫不经心的挂了电话,但那个名字却反复在嘴边绕了几圈。


苏黎,呵,你死定了。


——


古怪,太古怪了。


手下的人来通知林忠强的时候,他甚至还摸不清头脑,陆氏集团的少总怎么会大驾光临的?


他虽然听说过陆寒时的大名,但是交际圈不同,就连招呼都没打过。


林忠强心里虽然疑虑,但还是拿出了奉承的那套来,看着陆寒时身边那黑衣寡言的高大保镖时,他便忍不住心里发怵。


林忠强只好小心翼翼的捧着,甚至还叫了几个陪酒的小姐过来,一进门就自来熟的迎了上去,“陆总,真是没想到,您能到我这小会所来。欢迎欢迎,我喊了几个陪酒的,希望陆总玩得尽兴,我这地方小,有什么不足的,也请您多多担待。”


陆寒时面露戾气,“少来这套,知道爷来找你是干什么的?”


“不,不是很清楚……”林忠强冷汗直冒,他心里清楚陆氏集团的权势滔天,陆寒时虽不是真正的掌事人,但光是陆氏集团几个字,就不是林忠强能够招惹得起的。


“我向你打听一个人。”


林忠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陆总,你有什么话尽管问,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苏运豪的女儿,苏黎。”陆寒时语气淡淡。


一听到苏黎的名字,林忠强的心里便咯噔了一下,他吃不准陆寒时和苏黎是什么关系。但如果关系匪浅的话,恐怕就不用林忠强开口了。


他腆着脸一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苏黎啊。唉,这些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当着陆总的面说,前段时间她父亲刚过世,公司乱成一团糟,便来求我,让我看在两家以前的交情上,帮一把。而且说着说着就让我借五百万,陆总,我也不怕你笑话,我虽然做点小生意,看着挺富足的,可是哪里有五百万借她?”


陆寒时见他面露为难,简短的挤出三个字来,“接着说。”


“谁知道,这小丫头一时想不开,居然走了歪路。那天不知怎的,追到了我住的酒店来,一进门就解自己身上的衣服,说如果我要是不借钱的话,她就要报警,告我强奸……我行得端坐得正,自然不怕她污蔑,可谁知道她闹了个没脸,就走了。”林忠强义正言辞,把自己洗得一干二净,末了还补充道,“陆总,你恐怕对她不了解。表面上看着单纯天真,实际上满腹的算计呢!枉费我一开始还觉得她可怜,想着多少帮一帮。”


陆寒时松了松领带,“来,你过来。”


“陆总,我真是没有说谎,不信的话,你可以去调查!”林忠强惊惧着看着眼前这位冰寒着脸,浑身散发着一种恶魔气息的男人,不助地求饶起来。


“知道苏黎是谁的女人么?”陆寒时微一抬眸。


一听这句话,林忠强就觉得身子凉了大半,他原本还以为编一段瞎话,就能够瞒天过海,谁知道竟是自掘坟墓!


“我不知道苏黎竟是陆总的人,若是知道我绝对不会对她动手的,呃呸呸呸……不是这样的,我压根没碰过她,她她不是逃出去了吗?”


话还没说完,林忠强就被猛踹了一脚,整个人顿时被踹得倒在地摔了个狗啃屎,却又不敢反抗,抖着身子自行爬起来。


但还不及他爬起一半,陡然意“呛”一声响,一把乏着冷光锋利的匕首不差毫厘地被一把定在了他的双手前,吓得林忠强立马动也不敢动,脸色煞白一片。


“现在还不是,但迟早会是的。”


只听陆寒时冷冽而低沉得可怕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可你这只手碰过她了。”


话落,就一阵手起刀落,干净而利落,刹时就听到林忠强杀猪似的痛叫声响彻四周,定睛一看,他的一根指已经骨肉分离了。


陆寒时却无动于衷,把带血的小刀像垃圾一样丢开,他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审视着林忠强,他淡笑了一声:“我这人,很好说话。你去给她道歉,她不接受的话,我也不要多,一天一根手指。”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