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上课被同桌摸出水了-芳芳和唐四·初识

更新时间:2020-11-12 17:07:19

她叫芳芳,他叫唐四。

唐四是个做木工的,在家排行老四,不高不矮,棕黑色的皮肤,短粗的手指,一看就是干活的人。

他有双圆鼓鼓的眼睛和浓浓的眉毛,拍照的时候眉头微锁,眼神深邃。

芳芳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家境不错,做着会计工作。

个子高高的,爱扎两个麻花辫,眼睛不大但却水灵。她妈妈是出了名的美人儿,芳芳显然继承了母亲的脸蛋。

两个天上地下的人,看起来没有什么交集,可爱情这东西,谁又说得清呢?

·初识

当年好多人追她,她都看不上!”提起相识,唐四总是一脸骄傲。

N市每年的优秀员工联谊会都备受关注,全市各大企业都会派出骨干人员赴会,在市外的一处休闲山庄住上几天。

而唐四的木工厂则承接了那年联谊会的后勤准备工作。

安排完接待大厅的工作,唐四往宿区走,看见几个姑娘抱着被子在杆子前发愁,便上前去帮她们把被子晾了起来。

几个姑娘匆忙道了谢谢,走时还小声议论着什么,不时发出浅浅的笑声。

其中一个高高的,唐四印象很深刻。

从那之后,唐四负责的会场总有一个姑娘来闲逛。

她个子高高的,梳着两个麻花辫,瞧瞧这个,碰碰那个。

但最后都会走到唐四身边,转转悠悠,问东问西。

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熟了。

联谊结束后,唐四回到木工厂,继续做着他的木匠,似乎联谊会上的短暂相遇并没有改变他的生活。

 文学

然而爱情在该出现的时候,总是会悄悄找上门。

唐四!有人找!”

木工厂里都是一帮大老爷们儿,芳芳和姑娘们的出现显得各外显眼。

你……你怎么来了?”

咱俩单位离挺近,我来找你玩玩儿。”

最初芳芳还带着她的姐妹们一起来木工厂,说木匠工作有意思,去玩玩儿。

后来,姑娘们都受不了满天飞的木屑,就只有芳芳一人往木工厂跑,和唐四一聊就是一下午。

不时会有几个男人跟在她后边,捧着鲜花一路追到木工厂,都被唐四的兄弟们拦在大门口。

唐四这块木头,在芳芳的热情攻势下,开窍了。

但门外还有一大堆痴痴追求的男人,唐四对比自己的情况,实在不敢对芳芳表示什么。

直到芳芳再次拒绝别人的邀约,转而请他出去吃饭那天。

他把芳芳拉到一旁。

诶,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嗯。”

那……那干脆我们谈恋爱吧!”

好!”

芳芳的妈妈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会喜欢一个普普通通的木工。

各种“高富帅“的消息每天萦绕在芳芳耳边,有在政府工作的,有学历高的,还有家里人民币多的。

但芳芳左耳进右耳出,每天就盼着太阳下山。

每当夕阳照到芳芳家门口的时候,总有一个身影出现,比太阳还要准时。

两个人倚着门框聊天,直到芳芳妈妈出来赶人才结束。

唐四每隔三两天就带来一个木头做的小玩意儿,整齐地摆在芳芳的柜头上。

·我和你的日子

婚后多年,唐四还是叫她“芳芳“,没有“亲爱的”或是“宝贝”的甜腻,也没有“老婆”和“媳妇儿”的乖顺,而是他爱上她的第一声“芳芳”。

无事的早晨,芳芳下好两碗面条,就着昨晚剩下的烧肉汁,然后叫醒床上的人:

唐四,七点了哟,起床了。”

张着嘴打呼的唐四,突然一股脑儿地坐起来,慌忙地念着:“哦,嗯,嗯,好。”

我问芳芳:“你那么早叫他干嘛,起来又没有事干。让他睡会懒觉嘛。”

芳芳还没说话,唐四就抢着说:“起了起了,该起了。”

唐四从来没有赖过床,他总会起来坐在热气腾腾的面条前,等面坨了再吃。

唐四的腿脚不好,芳芳早上去买菜,回来就坐在茶几旁,唐四帮她调到中央12套的法制节目,把风扇调到一档小风,摇头吹。

芳芳坐在茶几旁择菜,唐四泡一壶茶,坐在旁边发呆。

偶尔遥控器会失灵,电脑会卡机,手机软件会出BUG, 空调会打不开。

芳芳总是那一句:“唐四,你来看一下嘞。”

唐四总是能把这些东西都弄好。

他喜欢网购,甚至有点痴迷。

家里都是他买的各种保温杯,大号的中号的小号的;各种茶叶,盒装的饼装的桶装的;各种茶具,紫砂的琉璃的陶瓷的。

芳芳每个月给他的零用钱,他都花在了网购,每一天都在收快递,以至于快递小哥都和他混熟了。

芳芳看不惯唐四搬些没用的东西回来,总是对他的快递念念叨叨的。

之后,唐四总是偷偷地收快递,藏起来不让芳芳发现。

有一次,作为会计的芳芳敏锐地发现唐四的账目有些不对,便询问他是不是又网购了。

唐四支支吾吾地想要圆过去,却抵不过芳芳“枪林弹雨”的拷打,最后还是拿出藏了许久的一份快递。

我本来想过几天生日给你的。”

是一双鞋子,唐四早就买好了。

他这个月的零花钱都用完了,但芳芳这次原谅了他。

无事的日子,芳芳下午和朋友出去,唐四去游泳。

接近五六点钟,总有一个人先到家,然后念叨另一个人。

窗台上都是唐四种的花,白色的茉莉,红色的三角梅,兰草还有无花果。

窗外的路很长,路上会出现一个人向上望,窗边会有一个人迎着路上的目光,挥手微笑。

他们在贵州山上买了一套小型的套房,夏天去避避暑。

芳芳有先天的心脏病,一次夏天,我去他俩的“避暑小窝”,芳芳心脏病犯了。

车到山上需要一些时间,我坐在客厅里,屋子里很安静。

卧室的窗帘拉着,屋里有透过窗帘暗橙色的光。

芳芳侧躺在床上,唐四坐在她旁边,他的两只手把芳芳的手扣起来,不说话,不眨眼。

光线太暗,我看不清唐四的脸,但屋里太安静,安静到我可以听到泪水落在手背的声音。

后来,芳芳有次凌晨一点起夜,发现唐四还没闭眼,便问他为什么那么晚还不睡。

唐四说,她每次发病都在半夜,怕自己发现不了,他要过了两点再睡。

芳芳和唐四喜欢旅游,戏过三亚的水,潜过普吉的海,走过北京的胡同,吹过厦门的海风,还去迪拜见过了土豪。

芳芳说她想去西安,唐四说他想去清迈。

·你之后的日子

6月27号凌晨,芳芳走了。

我在灵堂见到唐四的时候,他红着眼眶看我,但没有泪水。

葬礼上人来人往,哀婉叹息,嚎啕哭泣,好生嘈杂。

那天唐四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人们都来安慰他,他都点着头,“嗯”,“我知道”。

只是在给长辈打电话时,说到那句,“芳芳走了”,他有一点哽咽。

唐四说,那天晚上他们一起看了最近追的电视剧,睡觉前在床上聊了会天。

半夜芳芳突然一只手打到唐四,他发现芳芳呼吸急促,立马叫120,十分钟赶到。

他看到心电图在电击之后乱跳了一段。

唐四拿两只手在眼前比了一小段距离,“就跳了那么一段,然后平了。”

那天宾客都散去之后,唐四回家了。

他走到卧室,握着门把手,站在门口望着里面,十多秒。屋子里很安静。他关上了门。

大家都无心做饭,我们叫唐四到外面吃饭,他说我们先走,他泡一壶茶。

那我们等你。”

不用。”

没事,一起走吧,也不急。”

不用,我想泡壶茶。”

我小声说,走吧,他也许想一个人待一会,也许想在这个屋里走走。

也许他想找找她。

唐四泡了一壶茶,是网购的壶和茶叶。

茶壶放在桌上,壶嘴冒着白烟,唐四坐在椅子上发呆。

他挺喜欢发呆的,瞪着个圆鼓鼓的眼睛,盯着一个地方不动。

只是这一次,他的眼角是下垂的,应该在想些什么。

芳芳第二天就下葬了,道士说那是个极好的日子。

在她的墓前,唐四哭了。

芳芳的头七,唐四去了贵州。

他说上面的窗户没开,怕芳芳万一回去了进不去。

他还在桌上放了一个鸡蛋和一支筷子。

听人说回魂时,后面会跟两个小鬼,放个鸡蛋诱他们吃,放一支筷子。

这样他们夹不起来还会争抢打架,芳芳就有时间去拿自己的东西了。

唐四不是个封建迷信的人,我疑惑他从哪知道的这些,也没想到他真会信这些。

他说,“120来的时候,她就已经不行了。她肯定早就不行了,她半夜打我那一下,是在告诉我,唐四,我走了。”

我以前是不信这些的,她走了就信了。这样我就还能为她做些什么。”

我们怕唐四触景生情,问他要不要换个住处,他摇头。

前段时间,去唐四家里看他,屋里虽然多了些杂乱,地也没有以前干净,但他还是过得挺好,就如他口中说的那样。

每天早上七点钟起床,去买菜,回来看中央12频道,下午去游泳,六点回家,吃饭,晚上追电视剧。

电视机旁边的相框,以前是老同学聚会的照片,现在是芳芳的单人照。

我打开相框,那张单人照后面,是一摞相片。

芳芳站在每一张相片的中间,后面有三亚的水,普吉的海,北京的胡同,厦门的风,还有迪拜的土豪。风景很美,笑得很甜。

这是你打印的吗,外公?”

嗯”,唐四接过相片,给我讲起每一张相片的故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