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前男友见面就拉我做-跟前任见面又睡了怎么办

更新时间:2020-11-12 17:22:07

关妮妮皱着眉疑惑了,手指在键盘上按着回:【他什么时候考上青大了?他压根就没有填这个学校好吗?他早就选了国外的学校,出国读书去了。】

  那边发了一个疑惑的表情:【怎么可能呢?他当年填写志愿的时候我就在他身边看到了,上交的时候不能改了,他第一志愿就是这个青大,而且第二志愿是华科,跟你的志愿一模一样呢,我那时候还调侃他这是打算跟你成双成对,喜结连理呢,真的,他这么高冷的一个人,我以为他不会笑呢,我当时调侃他的时候,看到他笑的可开心了。】

  关妮妮看到这条回复整个人彻底蒙了,脑袋嗡的一下运转不过来了。

  他当年……跟自己一样,填的这个志愿也是这个吗?

 文学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当年他说的那些话字字珠玑,她记恨了这么多年不可能记错的。

  “关妮妮,别傻了,我骗你的话你都相信。我怎么可能会跟你一起上大学?我压根就没有打算考国内的学校,志愿根本也没有跟你填的一样,你不看看自己什么智商,我什么智商,你觉得我可能会降低档次来跟你拿我的前途来闹吗?国内的机会没有出国读书好,我本来就准备出国读书,所以一直在准备国外的出国申请,那边已经给了回复了。我的申请已经通过了,明天开始就要离开国内,出国留学。”

  他当年的话说的这么狠,可是按照班长这么说,明明,明明是一样的,他跟自己考同一家的大学,他为什么骗她呢?

  她想要问清楚傅戚,究竟为什么?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事情跟她想的不一样,究竟为什么。

  当年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可是,她犹豫挣扎了好久还是没有问,只能当若无其事。

  她已经不是当年的关妮妮,年龄在时间的沉淀下越来越老,她也越来越胆小,早就已经没有当年的年少轻狂,一颗热枕的心。不怕输的那个认真劲。

  现在的她,心浮气躁被时光给沉淀下来,觉得自己,又胆小又怂,也没有当年的那么勇敢了。

  ……

 下午下班回家,关妮妮锁了婚纱店的门,看了一下时间,单身狗的生活就是这么枯燥,下了班之后不知道在哪里,又是回家躺一晚上。

  她回到家躺在沙发上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准备点外卖来着,结果发现动一下身子,下体好像有什么液体流出来一样觉得糟糕,赶紧进去厕所看了一下,把内裤脱下来,结果还真的是来大姨妈了。

  她把一旁柜子里头的姨妈巾拿出来,结果发现一柜子的东西就只剩下一片了。

  她:“???”

  她上次大姨妈之后打算下次买的,结果一直忘了。现在就只剩下一片了。她本来准备点外卖上门的,我们又想到自己的零食好像没有了就准备点零食,结果发现自己想吃的零食都没有。

  她想吃的那个零食都是在特定的超市才有的,那个超市又没有配送业务。

  她想着反正时间还有这么多就出门去采购了。

  她到那个超市逛了一圈,买了一堆的卫生棉还有零食,本来想要买酸奶的,结果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个冷冻区这里看到了……傅戚。

  傅戚也提着东西在这里购物。

  两个人这么迎面相对上。

  关妮妮尴尬的咽了一口唾沫,也不知道要不要打招呼。

  她太尴尬了吧,怎么可能会在这里看到他?他难道也住在这附近吗?

  傅戚冷冷淡淡的看着她,那个表情就像是看陌生人,眼神都没有任何一丝起伏的,眼看着要走,关妮妮喊住了他:“怎么说我们两个都认识这么久了,见个面都不打招呼。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傅戚听到这话转身看着她,语气充满哀怨的说:“还是不要了,以前我们两个的关系,被你男朋友知道还藕断丝连就不好了。”

  关妮妮:“……”

  她哪里来的男朋友?她男朋友倒是有,一根电动棒算不算!

  她尴尬的说:“没事,我男朋友很通情达理的。再说了,普通朋友打招呼而已,有什么藕断丝连?”

  傅戚闷闷的“哦”了一句,要离开。

  关妮妮觉得自己还是改不了狗吃屎一样的特性,看到傅戚总是会不由自主的黏上去,问他:“你怎么在这里购物啊?你难道住在这附近吗?”

  他挑选着蔬菜,听到这话点头嗯了一声,当初买房是特地挑选的,在关妮妮那个豪宅不远处的地方。

  因为这边的物价太贵,所以他只能够贷款买公寓。

  毕竟首付就掏空了他,还跟人借了钱。

  关妮妮听到这话有意无意搭话说:“那真是巧啊,我也在这附近住呢,你在哪里啊?”

  “东城国际。”

  关妮妮小小声的说了一个哦字。

  觉得两个人现在的气氛太尴尬了,傅戚好像不愿意搭理自己一样,这语调都是冷冷的,也没有骚扰他了,自己挑选这东西往她购物车放。

 文学

  她买的都是一些饮料。

  她怕胖,喝的是无糖的可乐还有橙汁跟酸奶。

  她买的都是一整个月的量,所以有点多。

  傅戚本来想要装作若无其事不关心她,不理会她的,但是看到她放那么多的碳酸饮料到购物车里面,他就气到了。

  忍无可忍的过去,把她放在购物车里面的所有碳酸饮料拿回货品区,指责的声音训着她:“关妮妮,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还是不要命呢?就你这经痛的劲,你还买这么多的碳酸饮料,这么多冻的东西。都经期了,你吃这么多凉的,疼死你。”

  关妮妮听着他这么教训自己,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顿时就忘了自己要干什么了。

  傅戚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指责她了。

  她跟傅戚在一起之后,他就跟管女儿一样管着她了,有一次来大姨妈,是在夏天的时候,夏天还得了,那肯定得要喝奶茶,实在不行柠檬水也要喝呀!她就跟同学们在课间的时候去买奶茶喝了,买的还是冻的,加冰块的,她刚喝了一口,在奶茶店门口,就被傅戚抓包了。

  来人气势汹汹的走到她的面前,把她奶茶抢过去扔掉,还说了一句:“痛死你算了!”

  她才想起来昨天的时候她痛经,拉着傅戚的手,疼的死去活来的撒娇,“傅戚,我经痛好痛啊,感觉要死了一样。听说经痛的女孩子以后不好生孩子,你说我要是不会生孩子了,你还要我吗?”

  傅戚那时候掐着她的耳朵,让她别胡说。

  不管会不会生孩子,他都是认定她的。

  但是课间的时候,傅戚拿着她的水瓶给她打了一天的水,因为上了课之后会会凉,他一直注意她的水瓶,凉了就拿走不给她喝,到下课了就去给她打热水回来喝。

  上课期间还把手放在她的小腹处用手给她按摩。

  跟她说了好久不能喝冻水,关妮妮表面上答应他,结果背地里头跟同学一起去买奶茶喝,倒是把他惹生气了,傅戚两天没理她了。

  后面还是关妮妮把他堵住在课室,因为那天他值日,他最后走,所以现在课室没什么人了。

  傅戚一直不理她,上课找他说话也不理,下课就直接回去,好不容易找到机会了,自然把他堵在教室里面,把课室门关上。

  关妮妮朝着他过去说:“傅戚,你竟然不理我,我对你太失望了,我要告诉你,不理我的下场很严重,真的。”

  傅戚看着她过来,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但是看到她奸诈的笑着就觉得不对劲,想要离开。

  。

  他们现在还在一起没有几个月呢,也没有啪过,关妮妮一直提醒他说可以去酒店开房,但是傅戚就是不肯,一直说两个人还小。

  关妮妮故意跟他作对一样,把这个货架上的饮料全部又放回去,“傅戚,我要不要提醒你,我们两个现在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我买什么喝什么关你什么事情。你出于什么身份来关心我吗?是前男友的身份还是前渣男友的身份?”

  傅戚被这话堵得哑口无言。

  不过也真的没有管她了,她买了这些饮料就准备离开了,买了一堆的东西,去结账。

  傅戚在她前面结账,结账完到她。

  傅戚没有急着买单,把卡递给了结账员,跟那个结账员说:“跟她的一起买单。”

  关妮妮才不想跟他一起买单呢,她拒绝了他:“不需要你给我一起买单,我自己有钱我自己来。”

  傅戚已经把卡给这个结账员了。

  这个结账员还以为他们是夫妻之间闹矛盾呢,所以打算帮他们一把就自动的给他们一起结算了。

  最后刷完之后还给傅戚信用卡还有小票,往他们的购物篮里头塞了一盒避孕套,贴心的说:“我们超市在做活动,买满多少钱就会送多少钱的东西,你们买的东西额度刚好可以送一盒这个。”

  关妮妮刚想拒绝,但是现在说出来的话实在是太尴尬了,因为她已经把东西放到袋子里面了,就只能够红着脸接受了。

  关妮妮眼看着买完单就要离开,傅戚帮她弄着东西,跟她说:“我帮你提着吧,你这么多东西,你一个女孩子提不动。”

  关妮妮刚想说自己提的动看着这一购物车的东西,她哪怕是在大力水手都不可能提这么多。她买多了……特别是跟他赌气疯狂的往购物篮里面放饮料,这一堆的饮料就重的不行。

  她真的是抬不了这么多,所以只能够让他帮自己了,说了一句谢谢,“那你给一袋东西我吧,我也来一点,不能都给你。”

  傅戚听到这话挑挑拣拣的拿了一个小袋子,把她的一瓶酸奶还有一点糖放到了她的袋子里面,外加那个避孕套,给她提着这个小袋子。

  关妮妮:“……”她看起来像是弱不禁风林黛玉吗?

  关妮妮提着这个小袋子,跟在了傅戚的身后,傅戚两只手提着所有的东西,他的手特别的大力,一个人提着两袋东西,完全没有任何的费劲。

  关妮妮屁颠的跟着他有一种恍惚,两个人是结婚恩爱的夫妻出来购物。

  傅戚下去停车场,问她:“有开车来吗?”

  关妮妮摇头:“没有,我家离这里不远,所以我就走过来了。”

  傅戚把她买的所有东西放到了自己车的后备箱,喊她:“上来吧,我送你回去。”

  关妮妮懒得提这么东西回去了,有人送也好,所以跟着他上车。

  傅戚跟她在车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她上车后直接报了个地址,因为太近,所以不一会儿就到了。

  关妮妮下车之后,想到了什么,跟傅戚说:“我忘记带钥匙了。怎么办?现在这个时候肯定没有开锁的。我只能明天再回家了。但是这个时间点我能去哪里?”

  傅戚:“……”

  假装并不知道现在的房门都是密码锁。

  傅戚听着她这么说,给她出谋划策:“给你男朋友打电话说你回不去,让他来接你,或者直接去找你男朋友,跟你男朋友一起住。”

  关妮妮:“……”她尴尬的笑着说问他:“我男朋友又出差了,所以现在没在这里,你家离我家这里挺方便的,方便我去你家吗?你放心我就住一晚上,明天就回来了,明天找开锁的就可以了。”

  她想要问清楚傅戚,他那个未婚妻是怎么回事,他究竟有没有老婆。

  ……

 傅戚一直都拿关妮妮没有办法,不管是五年前还是现在,只要她提的要求,傅戚都没有办法可以拒绝。

  所以,傅戚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公寓。

  关妮妮很好奇他是不是一个人住的,所以,跟着他一起进去,这个公寓不算大,也就几十平方的样子,但是这个设计就很傅戚了,都是黑白颜色的色调,进去没有感觉到任何家的温暖,因为什么东西都没有,就简简单单的一些家具,非常单调,一点生活气都没有。

  关妮妮进去玄关处想要换鞋来着,但是没有拖鞋,傅戚这里也没有女人的拖鞋,所以把自己的拖鞋给了她。

  他穿了另外一对,她的脚太小了,36码的脚,穿上男人40多码的鞋子,大了一整圈一样,穿上都哒哒哒的。

  傅戚让她进来的时候跟她解释:“我这里很小也就只有一间房。所以你今晚睡我的房间,我睡沙发就可以了。”

  关妮妮说好,傅戚把她的东西放在沙发上,“你的零食我放这里了,你想吃就吃,别吃那么多,对身体不好。”

  他这话说出来又觉得自己太多事,末了又补了句:“算了,我没有资格,管不了你,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吧。”

  关妮妮:“……”

  傅戚把东西放好之后,西装外套脱掉,撩起袖子,就去做饭了。

  关妮妮看着他去做饭,突然想吃他做的菜了。

  傅戚他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做饭,所以厨艺是了得的,毕竟家里头没有人给他做饭。

  他妈每天出门去伺候客人。把他留在家里,他只能自己动手,什么东西都是他自己弄得,关妮妮以前吃他做的饭菜特别喜欢,虽然不是什么大鱼大肉,就是简单的家常便饭,但是吃的真的特别美味。

  这么多年一直想到那个味道就忘不了。

  她以前就跟他说了,她不会做饭,傅戚那时候答应得很爽快。说以后他们两个结婚了,饭菜都给他做,衣服都给他洗家务都是他干,绝对不会让她碰一点水。

  关妮妮看到他炒菜的样子,忍不住的进去厨房观望他。

  以前他做饭都是在他那个小单间屋子里面做饭破破烂烂的。但是现在不同,在干净整洁的公寓里面。

  别说认真的男人最帅就连认真做饭的男人都帅,看着他的侧脸,像是精心勾勒出来的五官,特别好看。

  她问他:“我没吃晚饭,我可以吃吗?”

  傅戚没说话,但是煮饭的时候的确是煮了两人份。

  他弄好后,喊她:“可以吃饭了。”

  关妮妮在外面沙发喝酸奶看电视,听到他的话,赶紧的过去。

  她刚才借口上了个厕所,里里外外的把他这边看了一遍,厕所里面只有男士用的东西,没有一点女人用的东西,而且都是单人份的,根本没有两个人用的东西。

  她一直翻了个遍,想要找出避孕套,发现根本没有避孕套,也就是说傅戚可能一个人生活,并没有跟他女朋友,又或者是没有女朋友在这里。

  拖鞋就是很好的证明,要是真的有女朋友的话怎么说都会有女人的拖鞋,毕竟会来的。

  她想到他可能是单身之后忍不住的激动。

  她想要跟他来他住的地方看,就是为了看一下他是不是真的结婚了,这哪里有结婚的样子。

  而且,他哪怕真的结婚了,就肯定不会让她来了,怕被她老婆知道的。

  ……

  关妮妮过去,看着桌面上,有一杯红糖水,在她坐的那个位置。

  突然就觉得鼻子酸酸的。

  傅戚给她盛了饭,知道她不喜欢吃葱,所以做的这些都没有放葱。

  再次吃到熟悉的味道,关妮妮感觉喉咙都是涩涩的。

  傅戚没有说话,吃着饭,关妮妮盯着他,忍不住开口,问他:“傅戚,上次你那个未婚妻来拿结婚照的时候跟我说,你并不是她的老公,是她的表弟,真的吗?是这么一回事吗?”

  傅戚听到这话拿着筷子的手僵硬住,没有看她,脸色有些慌,但没有否认:“嗯,那是我表姐,出了点事情,所以她让我跟他一起拍个婚纱照。”

  关妮妮心里欺骗不了自己,听到他这么笃定说的话,心里头仿佛放烟花一样的爆炸特别开心。

  嘴角都忍不住的勾起。

  又问他:“那你现在还是单身吗?你跟舒琳没一起吗?”

  舒琳是他们高中的那个女学霸。傅戚第一,她第二,高中的时候,舒琳就一直喜欢傅戚,抢不过关妮妮,没有少白眼她。

  她后面也是考了哈佛,所以班里的人都在传傅戚跟关妮妮分手,在哈佛跟舒琳在一起了,因为受不了异地恋,而且美女学霸就在身边,远水解不了近渴,所以就直接分手跟舒琳一起了。

  傅戚听到这话皱着眉,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问:“我什么时候跟她在一起过?我跟她不熟。”

  关妮妮听到这话就开心了,就是说他们两个在国外的时候并没有在一起。

  并不像是传的那样。

  “那你单身吗?”她忍不住的又添了一句。

  傅戚不说话,给她夹菜说:“单身,吃饭吧。”

  关妮妮听到他说单身两个字心里头更加心花怒放了,单身,没有女朋友。

  但是没有女朋友怎么样,人家之前跟她说的清清楚楚,不喜欢她,只不过是找她玩玩而已。

  ……

  吃完饭后的傅戚洗碗,关妮妮想洗澡,但是没有睡衣,傅戚给她拿了一件自己的白衬衫,男人的衬衫对女人来说很长。她穿在身上完全可以当睡衣穿。

  随后傅戚递给了她一条内裤,“这是你上次留着的,我洗干净了,你可以穿。”

      关妮妮洗完澡后,傅戚也洗完碗了,他进去浴室的那个房间看一下。刚好关妮妮出来了,关妮妮出来,毛巾擦着不小心被水弄到的头发。

  她刚才找不到毛巾,所以用的都是傅戚的,傅戚进来就看到她白皙修长的腿光着,筷子腿笔直修长,而且胸前……

 关妮妮就在外头的床上背对着他躺着玩手机,她像是玩着什么游戏玩的入迷一样,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出来了,腿直直的放在床上,她还晃动了一下腿。

  因为身体在动作的原因,所以衬衫跟着动作的摆动上移,她的内裤露了出来,一大半屁股都被傅戚看到了。

  关妮妮家里条件好,所以从小到大是被娇养着的,皮肤更是白嫩的不行,修长的直腿配上羊脂玉般嫩滑的肌肤,傅戚觉得自己要忍不了了,他都要爆炸了。

  他赶紧出去,不看了。

  能憋死人。

  关妮妮游戏输了,所以这才转头看着他,跟他说:“你是要出去睡沙发吗?我刚才看了你那个沙发这么小,你身高这么高,你根本就容纳不下你,要不你跟我一起睡床吧?”

  他身高是真的很高,高中的时候他就有一米八五的身高,现在貌似有一米八八了,因为比高中的时候见他还要高了那么一点。

  傅戚听到这话转身看着她,语气有些无措的问:“睡床跟你一起睡,你男朋友不介意吗?”

  关妮妮听到这话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住之前怎么就把自己的男朋友拿出来当枪呢?她哪里的男朋友,结果还一直被傅戚拿出来说话。

  傅戚张嘴一句你男朋友,闭嘴一句你男朋友,关妮妮都要怀疑傅戚是不是看上了她男朋友,他们两个才是真爱,她是意外了?

  关妮妮心情不美丽地低着头,闷闷的发出了一句:“我没有男朋友。”

  “嗯?”

  关妮妮听着他充满疑惑的调调,抬头跟他解释:“我根本就没有男朋友。我之前是骗你的,毕竟你有老婆了,我都没有男朋友,我觉得丢人,所以才这样跟你说。”

  傅戚听着这话,不知道为什么唇角忍不住勾起,心情很好。

  他没有说话,但是不自觉慢慢的走到了床边坐下后躺下。

  关妮妮看着他躺下,往旁边挪了一点,让出来了一个位置给他,两个人躺下,睡的很贴近。

  傅戚刚躺下,关妮妮侧头看着他,“傅戚,你在国外那几年过得好吗?国外的美女是不是很多?你在国外有没有谈过女朋友啊?”

  傅戚绷紧着下巴,听到这话沉默了一会儿,解释说:“没有,我一直都是单身,没有谈过女朋友。”

  关妮妮听到这话,打心底的开心,对他笑着说:“傅戚,我不蠢。我并没有像你想的这么蠢,我要是真的这么蠢,我就考不上青大了,我当年很努力了,我真的很努力了。”

  为了追随他的脚步,她已经这么努力让自己变好了啊。

  傅戚转过头,看着他眼眶忍不住的红了,他哽咽的说:“我知道。妮妮,对不起。当年我说的话伤害了你。”

  关妮妮听到这话冷笑:“有些事情说出来就是说出来了,伤害就是伤害了,不代表说一句对不起,当年的伤害就没有伤害。”

  她说完之后背对着他转过身去,不搭理他。

  傅戚有种想要抱着她的冲动,却克制自己的没有过去。

  他侧着身子一直看着她的背影发呆。

  ……

  关妮妮闭上眼睛又回到了高中的时候,她了解了傅戚家里条件不好之后。

  她知道他家里条件这么的不好,第一反应是心疼。

  特别心疼他,没有放弃追求他的想法,第二天开始就准备早饭了。

  那年头追求一个人特别的纯粹,追求他就直接送东西。

  她给他带了早饭,家里的阿姨做的糕点,都很好吃,她拿着一个饭盒,等着傅戚来坐下,就递给他说:“傅戚,我带了早饭给你。”

  傅戚看都没看,直接拒绝:“不用,我吃过了。你留着自己吃吧。”

  关妮妮不死心的说:“这个是糕点,可以当零食吃,你吃过了,等一下饿了可以吃,而且下课的时候也可以吃零食。”

  傅戚还是拒绝,看着他的眼神带刀般的凌厉,声音冷冰冰:“不用,你自己吃,不用给我,我不想吃。”

  关妮妮被他这么一凶没办法了,默默地把饭盒说起来,两个人上着早自习课的时候把习题拿出来问他:“傅戚,这题怎么做呀?我不会。”

  傅戚他学习的时候喜欢一个人,不喜欢有人吵他,所以推了她的书,语气更加

  恶劣:“不会你就认真听课,你有认真听课过吗?你就这题不会吗?我看你全部都不会。不会你就去问老师问我什么用,我没有义务教你。”

  但凡一个正常的人被这么一凶肯定很生气,干架都有可能,但是关妮妮那时候脑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歪着来的,听到这话却突然笑出来的说:“你竟然知道我没有上课听课,还知道我什么都不会,你平时是不是一直在关注我呀?”

  傅戚:“……”

  傅戚不理她了,关妮妮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简直就是堕入了爱河,哪怕他跟自己生气都感觉他这是在跟自己耍帅,看着他生气的脸都觉得自己可以。

  傅戚要去打水喝,她立马抢了傅戚的水杯,“我来,我来我帮你打水。”

  傅戚没有来得及说话,她就已经抢了他的水杯,给他打水回来。

  那时候正处于烈日炎炎的夏天。

  空气又干又闷又热。课室里头这么多人,就那几个吊扇根本就不够吹。

  关妮妮自己带着一个小风扇,她放着给傅戚那边吹,因为他这边在角落,离风扇口很远,肯定很热。

  傅戚不喜欢她的风扇对着自己吹,好几次把她风扇掰过去她那边,关妮妮还默默的把风扇对着他这边给他吹。

  动作小心翼翼的。

  ……

 傅戚不喜欢这个风扇对着自己吹的原因,是因为会把他手上的那些试卷给吹起来,所以看到关妮妮又一次把这个风扇掰到他这边来的时候,生气的掰过去,结果,关妮妮手还没有离开,他就碰到了关妮妮的手。

  两个人的手碰在一起,关妮妮害羞的看着他,不由得脸红了。

  关妮妮转身对着他,身体往他这边侧过来,傅戚本来是想骂他一顿的,但是眼睛不自觉的看到了她的胸口处。

  现在穿的是夏天的校服,所以领口处这边是有个拉链拉到上面去的,但是这年头女孩子为了时尚,都会拉下来一点点,关妮妮可能是给他打水的原因,所以没注意看自己的这个胸口处的拉链不小心拉下来,直接到了正中间胸口的那个部位。

 他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胸口,下意识的收敛的神情。

  关妮妮并没有遇到他这个脸色的变化,还在激动着刚才傅戚牵了她的手。

  关妮妮转过身去看漫画书。

  傅戚本来管不着这女人的,但是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进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往她胸口那里看。

  关键是关妮妮没有注意,还在那里看。

  傅戚看到这傻姑娘这么心大的样子,起来的时候特地往她那边凑,动作特别的迅猛,把她胸口的那个拉链拿上去一把拉上去,直接拉到了她的下巴那里,把她领子都立起来。

  关妮妮:“???”

  ……

  晚上关妮妮回到家,她本来是准备学习的,但是小说太好看了,今天刚好看到一篇小黄文是她喜欢的题材,所以拿起手机看。

傅戚现在在外头做早餐,关妮妮在里面找了一下,结果在外头阳台那里看到了自己的内衣内裤在那里晒着呢。她尴尬的赶紧上去摸了一把,好像已经干了。

  她……这是已经被洗过了吗?闻了一下的确是有洗衣液的味道,这是被洗过了。

  又是傅戚给她洗的?

  他们两个以前在一起有次寒假,她瞒着家里人说要去游学,其实是搬出来跟傅戚一起住。

  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她一个月的时间不想自己一个人过,想每分每秒都黏在他的身边,跟他一起过,所以就搬出去了。

  傅戚那时候出来打寒假工,就在餐馆附近租了一个小单间的房子,非常小,也只能够容纳一张床,一个厕所什么都没。因为没有学历,这个年纪也只能去餐厅当服务员了。

  他本来没打算租房工作,只不过是关妮妮要跟他一起,他才租的。

  租的是他能力范围以内能够承担的,也就这么小。

  关妮妮也没有嫌弃,还乐的屁颠屁颠的跟他在这个房子里面,觉得两个人开始同居生活了。

  关妮妮在家里等着他,基本两个人就是,她在家玩,但是有一次她突然来大姨妈了,可是房间里面并没有姨妈巾,她流血太多,血基本都会染上裤子之类的,她动一下就流一大滩的血,没办法只能给傅戚打电话。

  傅戚翘班回家给她买了卫生巾还有一些红糖水跟药,她换下来了内裤扔到一边,本来准备等身体好多了之后再洗的。

  但是她喝完红糖水进去厕所想洗来着,已经被傅戚给洗掉了。

  她搬进来之后,衣服这些都是傅戚给她洗的,说她是娇小姐,不能碰水,她本来就是吃苦才跟他在这个屋子里面待的,再让她受苦,他就真不是男人了。

  他不想让自己的女人跟着自己受苦。

  所以要跟他待在这个出租房里面,就必须得要让他给她洗衣服,她什么都不能用做。

  关妮妮不想走,所以只能顺从他,傅戚每天忙到很晚回来,回来就给她做饭打扫家务洗衣服,她真的在家被家人宠着,在外被傅戚宠着。

  她平时内裤内衣给傅戚洗没什么,但是现在那个内裤可是有血的,脏兮兮的黑色,还有异味,傅戚都洗,真的是太难为他了,关妮妮觉得好不好意思的。

  这时候还没有供暖,关妮妮晚上钻在被窝里面,抱着傅戚睡觉。

  虽然外面冷嗖嗖的,但是抱着她男朋友身子跟心都是暖的,特别舒服。

  她每次来大姨妈的时候总是会小腹胀痛特别的不舒服。那晚傅戚给她揉了一晚上的肚子,给她注意着暖宝宝的温度,她隔着衣服在小腹上面贴了一个暖宝宝,等到暖宝宝的温度冷了之后又给他换了一个新的暖宝宝。

  那天晚上记忆最深刻的。

  是傅戚觉得对不起她的说了一句:“妮妮,我会努力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

  现在跟以前对上,关妮妮穿着内衣苦笑。

  以前的傅戚这么宠她,为她都可以做到这个份上,怎么就是不喜欢了呢?

  她不相信。

  关妮妮穿好衣服走了出去,傅戚已经做好早饭了,营养的牛奶跟三明治在桌上,他喊她:“吃早餐了。”

  关妮妮走了过去,傅戚递给她一杯牛奶,关妮妮在他骨节分明手过来的时候,突然拽住了她的手腕,抬头乞求的眼神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傅戚,你现在没有女朋友,我现在也没有男朋友,你说我们两个还有可能吗?”

  傅戚听到这话,身体猛地一讲,想要把手抽回,关妮妮看到他这个反应,以为他是想要拒绝的,想到了什么立马。执着的拉着他手问:“傅戚,我们有可能吗。你现在还是单身,我也是单身,我们两个都是单身,说明并没有性伴侣给我们解决生理的需求,所以我们可以当炮友,你这么多年没有女朋友肯定也是饥渴,而且正常男人肯定有需求,我也是。所以我们两个互相当炮友,等你有了女朋友之后,我们再分,可以吗?”

  关妮妮知道他看不上自己。跟当年他说的那个话一样的很,他看不上这么蠢的她,也没有奢求他看上她,那就当个炮友。

  她先用身体搞定他。

  把他榨干,让他没办法结实别的女人。

  他应该会答应的吧,毕竟她当年送上门,他都能接受。

  傅戚本来听到她这话还挺开心的,结果炮友两个字冒出来,他的脸瞬间就变了。蹲下身子,摸着她的头发,语气有些迟疑的问她:“妮妮,你确定吗?你只是想跟我当炮友。”

  而不是,女朋友?

  关妮妮怕他拒绝,所以笃定的点头:“对啊,是那个只睡觉的炮友,毕竟你当年都这么说了,我是你送上门的,不睡白不睡,那我现在在满足你,我再一次送上门,所以你要不要再不睡白不睡?”

  傅戚拿她没办法,摸了一下她的头说:“好。当炮友。”

  当炮友就炮友吧,炮友后面,再慢慢转正变成男朋友也可以。

    关妮妮听着他听到当炮友这两个字这么爽快的答应了,心里头又不舒服了。

  原来他只是想把我当炮友。

  难怪求复合不答应,说当炮友这么爽快答应。

  呵,男人。

  等她大姨妈走了,她要把他榨干到一滴精液也没有。

  ……

 傅戚送了她回去,要下车的时候,关妮妮把手机掏了出来跟他说:“既然我们都要保持这么良好的炮友关系了,得要留个方式吧,你上次把我的微信拉黑了,所以,以后我们……漂流瓶联系?”

  傅戚听到这话把她手机拿了过去,她手机现在打开着,所以点开了微信把自己添加回去。

  “对不起,上次以为你有男朋友了,所以才怕打扰你。”

  他现在想想都要揍死那天的自己,那天晚上之后他喝了很多酒,糊里糊涂的就把她微信删除了。

  关妮妮露出了一脸不冷不淡的表情,说了一句哦,之后把手机拿好,她又问他:“那我下次是等我大姨妈走了之后再来找你吗?”

  约炮就要有个约炮的样子。

  傅戚没说话,关妮妮生气的下车把东西提进去,傅戚开车离开了,关妮妮进去之后才看到微信有一条新消息。

  傅戚发的:【随时都可以找。】

    关妮妮回去的时候,她家的猫钻她的腿上跑来跑去,她昨天晚上没有回来,所以她家猫以为把它抛弃了,一直在她脚这边钻来钻去。

  她把东西放地上,把猫抱起来,给它挠毛,“小胖,我跟你说,我跟你爸爸可能有复合的机会,嘻嘻嘻,真开心。”

  慕斯:“……”

  ……

  关妮妮晚上的时候就克制不住想他了,所以给他发了一条微信,问他:【你晚上吃什么?我刚好买了牛排这些,但是不会做,你要不要顺便来我家给我做,我请你吃饭。】

  傅戚回了一个好字。

  关妮妮激动的要不行了,晚上等他来的时候,特地穿了一条黑色性感的睡衣,吊带款式的丝绸内衣,领口开的特别的大。

  到 豚部那里长度,但是这裙子太短了,微微的动一下身子,提高手臂就会把裙子给掀起来。

  她觉得自己这个诱惑到了,就穿上了。

  等着晚上的傅戚过来。

  晚上傅戚过来的时候,按了门铃,她去开门,特地弄了一个身体勾人的幅度,傅戚打开门就看到了关妮妮穿成这样,他沉默了一下问:“我是来吃饭?”

  关妮妮笑着解释:“我这不是刚洗完澡嘛,所以就穿睡衣了,我平时在家都是这么穿的。你进来吧。”

  傅戚走了进来之后,关妮妮那个英短猫看到他进来立马跑了过去,摇着尾巴的蹭着他的腿。

  关妮妮关门跟他说:“这是我养的一只猫,她叫慕斯,不过你离她远点,她这猫认生,喜欢挠人,特别是陌生人,没有看过的都会被她挠。她带有攻击性。”

  关妮妮说完之后转身,结果看到猫被他抱在怀里,他给这只猫顺着猫头的毛,在线撸猫。

  这哪里是认真的样子,这很明显就是喜欢到不得了,这舒服的脸蛋都扭曲了。

  关妮妮感觉自己遭到了背叛。

  妈的,这只色情猫,女的碰它一脸敌意的,只要长得帅的碰它,都自己献身了,这舒服的。

  这是她男人好吗?

  养块叉烧都好过养猫。

  傅戚带着猫进去,关妮妮指着厨房说:“我已经买了材料了,但是我不会做。”

  傅戚听到这话把手上的毛放下,撩起袖子去厨房洗干净手准备给她弄这个西餐。

  他洗着材料的时候不开心的问她:“你不会做饭,你平时是怎么吃饭的?”

  “外卖呀,这方圆百里的外卖都给我点过了。要是偶尔不想吃外卖我就去吃火锅,烤肉。”

  傅戚说了一句:“不健康。”

  关妮妮哼了一句说:“当年我也想做饭,可是你不给我做饭,你说你会一直给我做饭的,结果呢?结果我倒是没有学会做饭的技能,现在还被你说不健康。”

  傅戚听到这话没有回答了,他也想给她做饭,做一辈子的饭。

  可惜,要说的话只能说是造化弄人。

  傅戚弄了一段时间之后做好了,关妮妮过去,跟他一起喝着红酒吃着牛排,傅戚给她洗好了这个碗筷准备离开。

  出去的时候,慕斯又跑到他的面前,要他抱。

  关妮妮真的是太嫉妒了,嫉妒一只猫,这一晚上猫真的一直在跟她争宠。

  她跟傅戚说:“你要不在这里呆一晚上吧,我看我家猫很喜欢你,你要是走了,她不开心。”

  傅戚摸着猫毛的时候抬眼看了一下她,随后说了一句好。

  关妮妮听他答应之后立马进去房间里面给他拿了一件睡衣,跟她是情侣款的。

  之前逛街的时候买的。

  她给他说:“你去洗澡吧,这个是新的。之前商场打折的时候说第二件半价,所以就买了个男款的跟我这个是一套的。”

  傅戚接过了之后进去,洗漱用品什么的,在里面都有新的。

  关妮妮看他进去自己的浴室洗澡,开开心心的,自己也跟着进去了,慕斯这只不会做猫的猫,真的是太讨厌了,竟然还想过来。

  关妮妮把她锁在外面不给她进来了。

  关妮妮在床上等着傅戚出来。

  男人洗澡没有女人这么磨叽,而且也不用洗头什么的,很快就出来了。

  关妮妮看到他出来穿着她买的睡衣,没有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

  她特地搔首弄姿的侧躺在床上,睡衣右肩上的吊带滑落了下来,她没有穿内衣,所以红豆般鲜艳的rujian露在空气中,她故意不提起来。

  傅戚出来便看到她这么一个姿势在床。

  看到了她的rujian挺立,露出了半个胸出来。

  关妮妮看到他的眼神深邃了起来,她伸手捏着自己,手指在rutou上捏着的拉扯,诱惑的声音问他:“想要吃吗?”

  傅戚过去,把她的睡衣带着拉上,跟他义正辞严的说:“你亲戚还在,克制一下。”

   关妮妮刚跟傅戚在一起没多久,两个人白天去约会,晚上开房,但是开房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这么端正的只是盖着被子纯聊天睡觉。

  关妮妮知道他条件不行,平时的生活费都是自己挤出来时间去打工赚的,所以也不敢找很贵的那个房子在学校附近找的那些便宜的连锁酒店房子,平时价格的话,不过百,一到周末就比较贵了,因为很多小情侣来开房,就100多左右。

  她们两个也不是经常来开房,只不过是偶尔来的,今天是情人节,所以关妮妮跟傅戚两个人出去约会,晚上开了个房间。

  这是她第一次情人节,情人节代表着什么?  

  毕竟都情人节了。

  她去傅戚工作的那个咖啡厅等着他,乖巧的等到了晚上。

  因为今天是情人节,所以三倍工资,傅戚本来不想要这个三倍工资的,想要陪她过情人节,但是关妮妮不准,她知道他条件不好又不想接受别人的资助,只能够自己赚钱,不想让他错过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三倍工资,他就要干多三天,所以就陪他在这个咖啡厅里面一起工作,她就坐在一旁的角落,喝着咖啡等他。

  老板看他们两个这么恩爱,提前放他回去了,工钱还是照样给。

  今天是情人节,所以花特别的贵,傅戚拿着她的三倍工资,竟然给她买了一大束花,气都要把关妮妮气死了。

  他今天工资也就300多块钱而已,结果买了这一大束的玫瑰花300块没了。300块可能是他一个月的伙食费呢!她都气到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她不让他买,结果傅戚趁她去买甜筒的时候自己偷溜溜的去买了这个花,回来的时候看到一大束的玫瑰花在她面前。

  关妮妮很生气,因为他钱花在这里,可能他平时自己就要更加节省了。

  傅戚倒没什么,把花递给她,还挺开心的说:“别人家女朋友有的东西,我女朋友也得有。”

  关妮妮被哄的开心了,收下了这个花。

  跟他两个人在附近找了一个酒店住下,酒店的隔音效果设备不好,毕竟便宜的酒店吗?能好到哪里去?

       她忍不住的问:“傅戚,今天是情人节,你想要吗?你要是想要也是可以的,毕竟情人节嘛。”

  傅戚听到这话转头看着她说:“妮妮,你还小,等到我们上大学之后再说吧。”

  关妮妮听到这个一脸恼火的了,都女孩子主动成这个样子了,女孩子都不嫌弃,都不介意,他男孩子介意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