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古代验下面怎么验的 玩弄饱满的双乳校花

更新时间:2020-11-13 11:35:11

老周再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语气不在像刚才一样温暖,而是变得冷冰冰的,弄得周子越有一些不知所措的。


她心里是拒绝的,可看到老周不开心的脸色,她心里很忐忑,担心会给他造成不好的印象。


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内心斗争,周子越就像是做了重大的决定一样很认真的说:“好,我脱,不过,你能不能转过身去,我有一些不好意思。”


老周能够明白她是怎么想的,心里也很清楚她在顾忌什么,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好,我先出去,你要是换好了,跟我说一声,我在进来。”


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周子越心里松了一口气。


慢慢悠悠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心里还是很忐忑,她不知道老周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乱来的话,自己又应该怎么办。


这样想想,她就觉得害怕。


可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开口,让他走进来。


“周伯伯,我已经弄好了,你可以进来了。”


一直在外面的等待的老周,听到周子越说话的时候,心里松了一口气,刚才还在想,要是她一直不说话的话,自己是不是要冲进去?


面露喜色的走了进去,看着一副光滑的皮肤,毫无保留的裸露在空气中。


这样想想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你既然都把衣服脱下来了,那就不要了这么别扭了,你调整一下自己的呼吸,我就开始对你做推拿了。”


老周说完后,走到放有精油的架子上,他现在的想法,已经很明确,只不过,现在需要精油来助力,要是这样的话,效果恐怕会更好。

 文学


这样想的时候,他心里竟然种暗自窃喜的感觉,毕竟马上就能够得到自己想了很久的东西了。


“我们现在要进行什么,我感觉有一些冷,要不然我先把衣服穿上吧?”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眼神时,周子越总觉得里面有很多自己看不懂的东西,不能用需要来形容,可她心里很害怕。


“不用,等会你就不冷了。”


一开始,周子越皱着眉头,很疑惑的看他,不知道老周为什么要这么说。


后来,当老周粗糙的手,慢慢的抚摸上她光滑的皮肤时,她才明白过来,原来推拿可以使人驱除寒冷。


这样想着的时候,她也放心了,知道刚才是自己多想了。


“那好吧,你开始推拿吧,我在这里趴着,不过你推拿的时候,也太舒服了,我真的担心我会睡着。”


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老周忍不住的笑了,他对自己的手法还是很信任的,加上自己制作的精油,那简直是绝配。


看着她闭目养神的样子,老周心里有了其他的想法。


“我要开始了,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记得跟我说,别强忍着。”


这样说的时候,他的手在他的后面慢慢的抚摸。


让她尽可能的觉得舒服。


周子越在那里躺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过去了,可能是因为老周的手法实在是太熟悉了,让他有一种催眠的感觉,就连她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她自己心里可能都不清楚。


“你睡着了没有,要是没睡着的话,我跟你说一件事情。”


大概过了十分钟,老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问他有没有睡着。没有听到回应,她觉得这个小姑娘肯定是睡着了,那么接下来他就可以为所欲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事实证明,他肯定想多了,就在这个时候也是最要紧的时候,有一个人过来敲门。


老朱暗自骂了一声,真的不知道,是谁这个时候,这么找事儿竟然过来敲门,难道他不看时候吗?


为了避免其他的事情,或者是他突然闯进来,老周还是走出去看了看。


让他走出去的时候,发现这附近一个人都没有,这才是老周觉得非常奇怪的地方。以为刚才只是风吹草动,没有人,是自己多想了,他紧接着回去继续自己刚才的动作。


可是,当他刚要把手放在周子越身上的时候,又听到了一阵敲门的声音,只不过这一次敲门的声音更加大了。


老朱不知道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他以为自己这样做,他就会害怕吗?


从附近找了一个可以拿着工具便跑出门口去,发现这里还是一个人都没有,但是他确信在这附近肯定有人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大的敲门声。


看着周围非常安静,有一种后怕的感觉,他大声地喊了一下。


“到底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抓紧给我出来,要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不要以为我一个糟老头子就是你好欺负的。”


他在这里乱喊乱叫,周围一个人都没有,除了草和风的声音,其余没有人回答他。


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一些惊悚,难道是有什么东西,在这里看着他吗?


这么想的时候,他也不敢进去了胡作为了。


I对着广袤的草地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神仙,还麻烦你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亏心的事情了,我跟您保证,我这就回去让那个女生离开这里。”

就在外面风吹草动一点声音都没有的时候,老周觉得事情可以了,便回去了。


当他走进去的时候,看到躺在床上的那一个就像睡美人一般的女人,他实在不忍心把她送回去,更不忍心自己辛辛苦苦做了这么多准备,结果就因为这样把她送回去。


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咬了咬牙冲了过去,刚打算动手,又听到一阵诡异的敲门声。


老周行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真的不知道是谁在这里,可是出去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被逼无奈之下,他只能把这个女人叫醒。


“你想一想有一些事情我跟你说一下,你就可以回家了。”


看着睡得正香的这个女孩子,老头心里觉得非常的可惜,可也没有办法。


“你快醒醒,起床了。”


老周试图叫了几次,她才悠悠转醒。


搂着她的眼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他现在是不是按摩结束了,怎么这么快,她觉得自己睡了一觉,还没等自己睡醒的时候推拿就已经结束了。


“难道这么快就结束了吗,你是不是给我少了一些步骤,我不要这样,你再继续给我推拿,你放心好了,只要我学会了,我以后一定会给你挣钱的。”


真的不知道应该说这一个小姑娘是天真还是说她傻,自己如果说真的只是图钱的话,她怎么可能安心的在这里躺着。


“按摩真的结束了,你现在可以回家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以后可以带来,或者是我们再约其他的地方。”


原本还打算翻身可是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穿,有一些不好意思的脸色瞬间羞红了,就像红透的西红柿一样。


很不好意思的对着他说:“我知道了,那你现在能不能出去,我穿完衣服以后,再出去跟你商量一些其他的事情,我一定要学会推拿,我觉得这个实在是太舒服了。”


老周多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话,起身便离开了这里。


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要看一下到底是谁在那里恶搞他,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做。


刚打算趴在窗户上看的时候,就看到她出来了。


“老周,你在那里干什么呢,为啥扒在窗户上,难道外面有什么好看的风景吗?”


生怕她会看到一些不该看的地方,连忙阻挡她说:“没有没有,我只不过是看一下外面天黑了没有,没有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已经天黑了,要不然我送你回去吧,刚好路上挺难走的。”


老朱想的是离开了这里,没准儿还能再去占一些便宜,反正现在自己也睡不着,而且备胎引火上身,浑身上下都觉得痒痒的,想找一个地方发泄一下。


周子越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看了外面一眼,发现外面确实天已经很黑了,看不到路。


要知道,老周住在一个村里特别往外的地方,如果自己一个人回去的话,要经过一大片的玉米棒子地。


“那我们现在走吧,要是我再不回去的话,我爷爷应该找我了,而且我自己一个人也不敢回去,谢谢周伯。”


周伯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话,两个人关上门以后就往外面走去。


虽然自己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他刚走进玉米棒子地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不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脚步声,很明显他们被别人跟踪了,也就是刚才敲门的那个人。


当然,这个时候周子越也听到了不属于他们的脚步声,很害怕的回头对他说:“是不是有人在跟着我们,为什么我听到了一个很沉重的脚步声,难道这个人在跟踪我们吗?”


听到她这么害怕的声音,老周也很害怕,他不知道要做什么。


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安慰她,只有等她心情好一些,自己才能够去问一下身后的人是谁。


如果不是这一个人的话,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在那里坐着,非常享受的运动,都是因为他,所以他们才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你给我出来。”


只看到老朱很大声的回头,问他附近到底有什么人抓紧出来,要不然这一次一定要找一个人整治他一下。


一开始老周这样说的时候,身边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只剩下一个小女生在那里颤颤发抖。


就在这个时候,当周子越用颤抖的声音说话的时候,出现了另外一个声音。


“我不管你是谁,你快点出来,我是不会伤害你的,你相信我,要是你在这一个玉米棒子地里面,你会走丢的,抓紧出来。”


她说的非常有道理,也听到身边的草丛里有稀稀疏疏的声音。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声音从他们的斜后方传出来,仅有一会儿就瞬间消失了,也就是说那一个人可能是想要出来,但不知道为什么又放弃了那一个想法。


周子越看了老周一眼,知道这附近肯定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他肯定在这附近。”


现在两个人想想真的是非常可怕,他们被别人追踪了,而且在里面发生的事情,很有可能被这个人全部看到了。


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可能性,也就是说,在他们附近的这一个人,很有可能一直在这里埋伏着。


“周伯,你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这么讨厌,他出来就可以了,为什么还一直在这里跟我们躲躲闪闪的。”


老周心里有其他的想法,他害怕,那一个人看到了自己和孙萌之间发生的事情,如果他说出去的话,那他的名声在这个村里就全完了。


“我不管你是谁,抓紧给我出来,要不然你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现在只能够威胁他,看看这一个人到底出来还是不出来。


让他们想象不到的是,当老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身边的草丛再一次发出来的声音,慢慢的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内。

只看到一个男生穿着破旧不堪的衣服,慢慢地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内,紧接着就听到她一阵尖叫声。


老周很疑惑的看了周子越一眼,不知道她在干什么,难道眼前这个男人,她认识吗,为什么她会尖叫呢。


“你不要跟我说,你认识眼前这一个人。”


周子越没有说话,而是一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这不就是消失了很久,自己一直在找,却从来没有找到的那个男人吗?


他现在过来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要和自己旧情复燃吗?


“你现在过来干什么,我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


周子越非常冷漠的说着,但是在她身边的老周已经看出她眼神中的颤抖,也知道她现在心情并不好,可能是因为在乎。


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只看到那个男人紧紧地低着头,就像是犯罪了一样,老周慢慢的做他的身边,发现他身上全是伤口。


“你过来看一下,他好像受伤了,是不是需要包扎一下。”


老周说的时候,顺便用手轻轻的碰了一下他的伤口,只听到他发出了很心疼的声音。


周子越听到声音的时候快速的赶了过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她看到她身上伤痕累累的时候,瞬间哭了起来。


真的不知道在眼前这个男孩子,离开自己的这段时间里,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把自己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去哪里了,为什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你知道现在看到你这样我多心疼吗?”


卢赛龙看到眼前这一个女孩子哭了起来的时候,他心里也很难受,很想去搂住这一个女孩子去告诉他,自己一直在她的身边,默默的保护她。


老周看到这里的时候,心里也是感慨万千,他已经很久没有谈过恋爱了,所以看到这里他心里很激动。


“你们两个先不要说话了,先去我的小屋里面给他包扎一下,这些伤痕看着已经很久了,也不知道他离开了多长时间。”


老周没说一句话,就像是一个刀子,快速的插进了周子越的心里。


当初他们分手的时候,周子越曾经扬言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管他是死是活,两个人都不可能复合。


但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自己的心真的特别疼,她宁愿被父母责骂,她也不想再和眼前这个男人分开。


“周伯伯,麻烦你把我们送回去,这些事情我能够自己处理,既然他为了我做到这样,我也应该为了他牺牲一些东西。”


卢塞隆听到眼前这个女孩这样说的时候,紧接着摇了摇手拒绝她,不希望眼前这一个女孩儿在为了自己和家里人吵架了,他只是希望能够陪在她的身边,让她平平安安的就行了。


“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好不好,这件事情就听我的,等回家以后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跟我父母说,如果她不同意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话,我就和周伯结婚。”


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的老周,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忍不住的多想了一些。


要是能够娶到这么清秀的大姑娘,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福分。


当他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就听到眼前的一个男人快速摇了摇头。


“你以后和谁在一起结婚,也不能和眼前这个老男人结婚,他就是一个太有想法的人了,他对你有其他的想法,你不能和他在一起。”


如果不是顾及到她在自己面前的话,卢塞隆绝对有什么说什么,可是他在自己面前有一些话就不能说,要是说了他肯定不喜欢的。


周子越很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说到老周的时候他心里这么激动,难道老周做过伤害他的事情吗?


“好了,我们两个人回去吧,不要再打扰伯伯休息了,让他好好休息,明天以后他还有很多的事情。”


两个人离开了以后,老周忍不住地看着那个女孩子的背影,越看越迷恋他,非常想要占为己有,可是他也清楚,自己现在暂时还不可以。


如果不是他身边的那一个可恶的男人,他现在应该非常的逍遥自在。


“还是回家睡觉吧,今天碰了两个女人,结果一个都没接触到,到嘴的鸭子全都飞走了。”


老周自言自语的说完,便回到小屋里去睡觉了。


他知道明天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发生,而且他屋子里面的药材已经不多了,明天需要去山里采集药物。


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碰到一些女人,哪个时候在深山里,那样感觉才是舒服呢。


第二天一早,他早早地醒了过来,背上篮子,便往山里走去。


以前的时候,他在大山里一呆就是一天,所以他还是跟往常一样,拿了一些干粮和一些水,打算在那里度过一天。


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的原因,让他走了没有两个小时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浑身发抖,还特别的虚弱。


被逼无奈之下,他只能找一个地方坐下休息一会儿,等他的气息平稳了以后再走。


如果按照自己这个速度,他还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够到达目的地。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身边有草丛在那里抖动,肯定是有小动物在那里。


他轻轻的在那里坐着,没有动,等着那个人主动出来。


没有一会儿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小女生慢慢的走了出来,只不过她就像失明了一样,四处摸索。


看到她的时候眼前一亮,老周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竟然这么好,在这里停下来休息一会儿都能看到一个女生。


轻轻地站起来,向她那一边靠近等打算,等他摸的时候摸到自己。


当小女生摸到自己脸的时候,只看到那个女生害怕的往后倒退了一下,大声的尖叫。


差点摔倒的时候,被老周抓住了。


“小朋友,这么晚了,你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难道你不害怕吗?”


“叔叔你好,我迷路了,你能不能带我出去,我一个人很害怕。”

看到他瞳孔里面惊慌的神色,老周知道这个女孩子是真的害怕,只不过她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原因是什么呢?


“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但是你要告诉我你怎么来到这里的,而且你是不是看不到眼前这些东西。”


小彩虹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


瞬间哭了起来,自己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她确实是自己一个人来到这里的,当她来到这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眼前什么都看不到了,所以她非常的害怕。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看不到了,原本好好的,我是过来采药的,可是看到那一个是冰山雪莲的时候,刚碰到它,我就看不到了,只能从那上面摔下来。”


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老周眼神放光,冰山雪莲,那可是谁都找不到的,没有想到竟然被这个女孩子误打误撞发现了。


按捺自己内心激动的心情,慢慢的问她,那个冰山雪莲在哪里,还有没有印象。


女孩也很想再去发现那个冰山雪莲,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再去找的时候,不管怎么摸索都摸索不到了,就像那个冰山雪莲凭空消失了一样。


“我不知道。”


看到女孩子这么害怕的时候,老周心里想,要不然就慢慢的陪她找找,反正今天时间还长。


“你不用害怕,我陪你一起找。”


小彩虹听到老周这样说的时候,开心的笑了,她终于觉得自己找到依靠了,可是她不知道,自己找到的是一个大灰狼。


“真的吗?这样会不会太耽误你的时间?”


看到眼前这一个长得特别粉嫩的小姑娘,老周心里就有其他的想法,不管是不是要陪她去找冰山雪莲能够占他一些便宜,对于老周而言都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情。


“当然是真的了,看你一个小姑娘在这深山老林里面也很危险,我就送佛送到西,给你整到冰山雪莲,然后再把你送回去。”


小彩虹觉得自己就像是买彩票中了头等奖一样,非常的开心。


“真的太谢谢你了,如果我眼睛好了,一定要报答你的。,”


小孩子永远都这么好欺骗,老周为什么要靠近她,当然是有目的的,要不然谁会这样见义勇为。


两个人走了很久,看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小女孩形容的那个冰山雪莲。


老周有一些颓废的说:“是不是我们的原因还是找错了地方,这里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一个冰山雪莲,要不然我们换其他的地方找找看看?“


小女孩看不到眼前的风景,也不知道现在走到了哪里,只能够听到老周说全程信任他。


“你说我们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嘛,我也不想再找了,要不然我们回去吧。“


小女孩说着说着突然特别的颓废,他不想再去找了,因为自己眼前一片漆黑,这种感觉让她非常的害怕,没有安全感。“


“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俩认识一下。“


老周刚说完,就看到小彩虹的脸红了起来,就像红透的柿子一样,粉粉嫩嫩,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咬一口。


“我的名字说出来你可能会笑话,但是我还是想要告诉你。“


这样收拾的时候,小彩虹笑了起来,他不知道眼前这一个男人到底有多大,但是听他的声音觉得眼前是一个高高帅帅的男孩子,所以她的脸才红了起来。


“我爸爸妈妈说我要像彩虹一样无忧无虑的生活着,所以从小到大他们就叫我小彩虹,这是真正的名字我也不知道。“


看到她脸上洋溢的笑容,感觉她特别的单纯天真,如果自己伤害一个这样的女孩子,会不会显得自己太邪恶呢?


反正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倒不如逗逗她,看看这个女孩子会做出什么样的表现。


“既然你不想待在这里继续采药了,那我们两个人就回去吧,等我把你送回去以后我再回来。”


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小女生紧接着就明白了,眼前是一个男人,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如果就让他这样送自己回去的话,那她心里实在是太过意不去了。


“不用了,我知道你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我自己回不去,要不然我陪你采完药,我们两个人一起回去,你觉得怎么样?”


老周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这一个方法还是可行的,点了点头。


看到她面无表情的时候,紧接着反应过来,自己点头,她是看不到的。


“好的,只不过你要跟着我,不要伤害到自己了,有一些地方他可能会有刺。”


小彩虹听到我眼前这一个男人这样说,心里对他的好感又上升了很多,觉得他就是暖男,如果自己能够和这种人在一起的话,那她以后应该多么幸福呀。


“谢谢你这么照顾我,如果不是你的话,我自己可能都走不出去,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都是一个问题。“


小彩虹说的确实是一个现实,如果自己没有发现她,她又失明了的话,可能真的离开不了这里。


“你对我就不要客气了,我们两个人快走吧,你介意我牵着你的手吗?”


小彩虹有一些羞涩,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她心里一点都不介意,反而非常的向往。


有一些激动了擦了擦她的手,有一些羞涩的说:“我不介意,我就怕你女朋友知道了以后,会不开心。”


老周又不是傻子,肯定能听出她语言中的试探,他也没有解释,只不过笑了笑,相信彩虹发现的时候,心里会非常的郁闷。


“那我们快点走吧,如果天很晚了,我们两个人可能就要在大山里过夜了,你饿不饿,我拿了一些干粮。”


当老周触摸到她粉嫩且软和的小手的时候,心里一阵触感,就像被电击了一样。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舒服了,让他只仅仅是触摸了一下,就深深的爱上了这种感觉,如果一会儿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把她占为己有。

因为小彩虹看不到眼前走的路是什么样的,所以他都不知道自己前面有没有石头,有没有坑。


就在这一个时候,他们刚打算走过去的时候,小彩虹惊呼一声,惨叫的喊着:好疼啊。


老周听到她这么喊的时候,快速的停下了脚步,看到有一个钉子扎进了她的脚里,鲜血瞬间的流了下来,有一种惨不忍睹的感觉,如果自己不是行医多年的话,一定会被这一个场面吓到了。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控制她的情绪,让她不要太激动,如果她心情激动的话,心里会非常的害怕,也很恐慌,到时候她会自己吓着自己的。


“你先不要动,听我说,这件事情我能帮你解决,但是你千万不要乱动,不要再让钉子继续往里面扎了。“


小彩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她很害怕,只能够听.老周说。


语气有一些颤抖的回答说:“你放心好了,我一点都不害怕,但是真的好疼。”


小彩虹这样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也从来没有被伤害过,这种疼的感觉,还是.她第一次体会到。


“你先不要乱动,我把你的鞋子脱下来,可能会有一些冒犯,你不要介意。”


因为她穿的是那种连体的鞋子,如果要是把鞋子剪下来的话,就需要把裤子的袋子中一下,只有这样才能够把鞋子脱下来。


可也就是因为这样,也能看到一些春光。


小彩虹现在非常疼痛,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去思考那么多的事情,她只希望快点解决,很想离开这里。


“没事,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经过我的同意,只要能够把钉子拔出来就可以了。”


当老周慢慢的解开她的鞋带的时候,看到她那雪白的肌肤,渐渐有了其他的想法,要是这个时候趁虚而入的话,她是不是发现不了呢?


双手忍不住的在她的皮肤上抚摸。


他不是一个傻子,当然能够感受到,一开始的时候,小彩虹并没有多想,以为他只是在那里工作。


可是,过了一会儿,她才发现不同的地方。


“你在干什么?这样弄得我好痒很难受,能不能把手松开,而且我的脚现在非常的疼。“


小彩虹说的非常的委屈,她不知道眼前这一个男人到底可靠不可靠,刚才的时候,表现出一副非常温柔的样子,可是现在为什么又这样了?


老周当然知道,自己这样做非常的不好,可没有办法,他心里已经被眼前这一个女孩子深深的吸引住了。


“我再给你按摩推拿一下,你放心好了,等会儿你就不疼了。“


小彩虹确实觉得有一些舒服,而且疼痛的感觉也渐渐的见效。


心里也不是的,相信了他刚才说的话,可是在自己内心深处还是痒痒的,不知道为什么,有其他的想法,可是她又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这种感觉非常的郁闷。


现在也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就只能够紧紧的握着拳头,任由老周在这里指使自己。


小彩虹,现在把自己所有的信任全部交给了他,相信他一定能把自己的脚治好的。


因为他看不到眼前的光明,她一直都不知道现在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如果两个人还不离开这里的话,恐怕他们两个人,今天晚上就要在大山里过夜了。


“你现在感觉好一点了吗。我可以回去以后再跟你包扎,但是现在如果把钉子拔出来的话,你会有生命危险的,我们现在回去吧。”


小彩虹紧接着点了点头,她很早就想回去了,只不过一直没有说出来,她觉得现在天色已经差不多黑了,再不回去就真的完了。


“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你。”


老周听到她这样问的时候,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如果说自己比她大二十岁的话,她会不会还像刚才一样紧紧的抱着自己呢。


“你可以喊我叔叔,要不然你就叫我周叔叔吧。”老周忍不住吃别人一个豆腐。


他再这样说的时候,忍不住捏了捏她的上半身,觉得非常的柔软,感觉她的肉就像是海绵做的一样。


“可是我现在的腿不能动,怎么办?”


两个人打算离开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腿,现在非常的疼痛,不用说用力了,就连抬起来都不可能,怎么用力呢。


老周知道她的意思是什么,但是听到她这样说的时候,老周一时半会并没有回答她,表示出一副犹豫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背你吗?”


小彩虹非常羞涩,他也知道自己这一个要求,有一些无理取闹,可她实在没有力气走下去了。


“我知道这样做可能有一些为难,但是我真的没有力气再走下去,今天晚上我们必须要下山,要不然我的父母应该担心我了。”


听到他这样说,知道她应该是家里的大千金小姐,并且她身上的穿着,应该能够看出来,她的家庭情况还是很不错的。


“我知道,但是你要知道现在天已经渐渐的黑了,我们两个人能不能走下去还是一个问题。”


老周也有一些疑问,他当然知道现在必须要下山了,可是如果他们两个人冒着危险下山的话,他们丧失了生命,那就得不偿失了。


“我知道你父母正在担心你,可是你也要考虑一下你来的时候,山里多么的陡峭,你也知道,如果我们两个人,现在下去,会有一定的危险,能不能走下去,我真的说不准。”


听到老周这样说的时候,小彩虹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就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人。


“难不成,你想要和我在山里一起过夜吗?”


小彩虹非常的生气,也不管她现在需不需要这个男人的帮助,很大声的质问他。


不管怎么样,小彩虹绝对不会让自己受任何欺负的。


看到眼前这一个小女孩盛气凌人的样子,老周非常生气。


“那你自己在这里吧。”

老周说完以后很愤怒,就要离开这里,他不想再管这个小女生的死活了。


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小彩虹慌了,她也知道自己刚才任性了,可也没有办法,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讨厌了,他明摆着是在吃自己的豆腐。


可现在这个情况,她就应该服软,如果他真的切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的话,那很可怕。


“我知道错了,能不能不要离开这里,我不想一个人在这里,我求求你了。”


看着她眼泪呼之欲出的样子,老周心里也不忍心,她很想跟这个女生一起,在这里共度一晚上,可是刚才她说的话,实在是让人太生气了。


老周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继续往前面走。


“你不要走,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真的很害怕。”


小彩虹一边哭一边往前追赶,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老周现在的方向在哪里,所以一不小心摔了一下。


最后还是他实在看不下去了,走到她的身边,把她扶了起来,觉得一个小姑娘在这里确实很危险。


感觉到老周就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小彩虹什么都顾及不到了,抱着她哇哇大哭了起来,她真的很害怕。


也不知道应该怎样说。


“好了,你不要再哭了,我知道你想要表达什么,只要你不要那么任性,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可是,现在天色已经晚了,我们两个人只能在这里睡觉。”


还好,他来的时候都带了一些干粮,要不然他们今天晚上两个人都要挨饿。


“你先不要哭了,我们两个人找个地方住,要不然晚上山里很容易下雨,会淋湿我们的。”


可是现在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她腿上的伤口,如果说发炎了的话,以后怎么办。


“你现在这里,等会儿我去给你找一些消炎的草药给你敷上,这样的话伤口可能会好的快一点。”


小彩虹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下意识地把他抓住了,因为她不想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山洞里面呆,着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用,我现在腿一点都不疼了,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是太可怕了,你在这里陪我一会儿好不好,我不想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听到她这么害怕的语音,老周于心不忍,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可是她身上的伤口必须要看一下,要不然一定会发炎的。


“不管你今天晚上怎么说,都要去采一些消炎的草药来给你敷上,要不然你明天发炎了的话就跟一个大手指一样,没有办法去看病。”


小彩虹因为多年在外面,他知道如果这一次不消炎的话,她的腿可能就没办法看了,可是她不想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放心好了,我现在一点事都没有,一点都不疼,要不然你陪着我一起在这里等会儿,等我睡着了以后你再出去。”


等她睡着了,天可能就完全黑下来了,自己出去就有危险,老周这样想的时候,最终做了一个决定。


“这样吧,我们两个人一起出去,我背着你,但是你千万不要乱动,也不要乱说话,现在晚上了很容易有野狼的触摸,我们还需要捡一些木枝子回来。”


一听就知道眼前这个男人肯定常年在外,要不然他不可能熟悉这么多的东西,而且他肯定经常来这座山。


可是,当他抱住自己的时候,小彩虹明显感觉到他的手在那里乱摸。


很想阻止他,可是就怕他把自己摔下去,伤着自己。


强忍住他这个咸猪手,可是她心里特别的难受,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想法,为什么要乱碰呢。


他是不是觉得自己没有感觉。


“你在干什么,能不能不要乱摸。”


最后实在忍不住了,终于把这个想法说了出来。


听到女孩这样说的时候,老周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没有想到,她竟然还知道反抗可是有什么用呢,自己想要的一定要得到。


如果他今天拿着精油的话,那就好说了,一定要把这个女生治的服服贴贴的,可是今天有一个意外,就是他没有带精油,等一会儿出去的时候看看外面有没有相关的草药,把它抹一抹。


“天已经黑了,我也看不到,所以有一些地方是我不该碰去碰到了的,我先跟你说道歉,但是现在事情非常紧急,你也知道,顾及不了那么多了。”


早就知道眼前就像是一个老狐狸一样的男人,还一开始自己对他的印象非常好,真的是自己瞎了眼。


强忍住不说话,因为自己还有求于他,如果他要是把自己扔在这里了,那荒山野岭之内自己应该去哪里,而且她现在什么都看不到。


没有感受到他反抗的时候,老周更加大胆了,他四处乱摸的肆意妄为,让她想反抗都没有办法。


“我警告你不要乱来,你要是乱来的话,你信不信我就揍你。”


听到她这样说的时候,老周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就像是一个小辣椒一样,特别的锋利,只要自己碰她一下,她身上的刺全部竖了起来。


“你现在在这里警告我是不是有一点早,等你好了以后能跑能跳也就能看到了,你在警告我,如果现在我离开了这里,那么你想一下你怎么离开。”


知道老周现在是趁人之危,但是小彩虹也没有办法,只能够让他占一些便宜。


“你不是说天气晚了以后就没有办法出去了吗,那我们两个人现在走吧。”


小彩虹实在不想再感受他的那个咸猪手,四处乱摸,不管怎么着,她也是一个非常正常的女孩子,他这样做,自己肯定有感觉的。


“我刚才已经告诉过你了,不要再乱动,要不然,等我好了以后,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她家里也是非常有钱的一户人家,所以,相信老周听到自己这样说的时候,一定有所顾及的。


可是这一次,小彩虹判断错误了,他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他就是一位行走江湖的老中医,不管别人说什么他都不害怕,只要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可以了。


感觉到小彩虹一点都不相信的时候,老周也没有顾及那么多,紧接着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全部告诉她了。


反正她现在就像是案板上的鱼肉,没有一点决定的权力,只能够听自己摆布,就算现在,自己想要去占有这个女孩子,她也没有办法。


“我刚才已经跟你说了,我就是一个行走江湖的老中医,没有任何人认识我也没有人能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至于今天我们两个人能在这里遇到绝对是偶然,你必须要听我的任何决定,要不然我就离开这里,自己在这里呆着吧。”


听到他威胁自己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地看了他一眼。


虽然自己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她心里非常的生气,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无赖的男人。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能不能一次性说明白,只要我能够满足你的,我都会答应你的。”


老周终于听到了自己想要听的话,嘴角上扬了一个邪恶的弧度。


“我想要干什么,恐怕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吗,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两个人先出去采药,等要回来了以后,再跟你说。”


小彩虹听到他这么说,心里很害怕,她以前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所以对于男生,她既有崇敬又有忐忑。


可是她不希望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潦草的交出去,他不想要这样,所以她一定要想一个办法把这个男人稳住,等他把自己送回家以后,再去想办法整治他。


“好,我都听你的,但是我们两个人出去,你必须要把我抱回来,要不然我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会害怕的。”


老周慢慢的摸上她的上半身,感觉非常的柔软,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这么有料,刚才的时候还跟一个小辣椒一样,特别的泼辣。


现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老周当然知道里面是有原因的,可能是她想通了。


老周不希望去为了这些事情,思考那么多,浪费那么多脑细胞。


“你早点儿这样做不就好了吗?为什么非要让我说狠话呢。”


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小彩虹心里非常生气,可也没有办法,只能忍着。


“好,我以后一定顺着你,但是现在我们两个人先去采药吧,我的脚有一些疼。”


老周终究是有良心的,听到自己怀里的小女生这样说的时候,笑着掐了掐她的脖子,便抱着她走了出去。


“你的手为什么这么粗糙,是不是常年在外。”


刚才老周的手摸上自己上半身的时候,就像是触电了一样,非常的有感觉,忍不住地问出来。


“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就是一个老中医,常年行走在外,别人都叫我老周,你也可以叫我周叔叔。”


他在外面当中医的时候,经常在外面采药,每一次都是自己一个人,所以手上有一些老茧子,那都是非常正常的一些事情。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就来到了一些非常陡峭的地方。


“这里有一些难走,你抱紧一点,不要让我产生精神分歧。”


小彩虹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知道他们来到了,可能是那个悬崖峭壁,上面那个上面有一些草药,非常的好用。


可这里也是非常危险的,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这样疯狂,一个人在这里都很危险,他竟然抱着自己来这里了。


“一定要小心点,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跟我说,我一定不乱动。”


连着用了三个一定可以看出来小彩虹,现在心情非常的忐忑,她担心一会儿出现意外的时候,这个男人会把自己扔下去。


看到她这么惊慌的表情,老周腾出了一个手,捏了捏她的上半身,然后坏笑着说:“你不用害怕我会把你扔下去,我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到,怎么可能把你扔下去呢,要是把你挂在这里做我想做的事情,你会不会害怕。”


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小彩虹绝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这么疯狂,这个峭壁一旦不小心就会掉下去。


而自己现在没有任何决定的权利。


“我求你了,等一会儿下去以后你想做什么,我绝对会配合你,但是现在能不能不要做其他的事情,真的很害怕。”


看到她这么惊慌的样子,老周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女生就是好骗。


自己怎么可能抱着她去那个悬崖峭壁,要是两个人一起掉下去的话就死无葬身之地,他又不是疯子,而且他觉得世间这么美好,很多小好看的小姑娘,他都没有碰到,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的死掉。


“这可是你说的,别一会儿出尔反尔,要是让我知道你骗我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还好这眼前有一些草药可以消炎也,而且还有再回去的时候碰到了一种非常神奇的药物,如果他们接受了这个药物,心里会有其他的幻想。


当老周看到这个药物的时候,嘴角露出了一个非常邪恶的笑容,真的是天助他也。


他明明不想做坏事,可是这个药物提醒了他,只要把这个草药给他吃了,那么剩下的事情,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笑什么。”


小彩虹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在这里走的很正常,他突然笑了起来,而且那个笑容就像是他捡了彩票一样。


“没什么,刚才找到了一个宝贝,这可是我行医这么多年,第二次碰到这个药物。”


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小彩虹也很好奇,不知道什么草药,能够让他这么开心。


“什么草药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我以前的时候也经常去采草药,可是从来没有采过非常好的。”


这一个草药当然不能跟他说了,如果自己跟他说了的话,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他不就非常明白了吗?


“等以后有机会就告诉你。”,

那他们拿了草药回来的时候。


看到这个洞穴里面竟然有一些水一时半会儿,老朱也没有想明白,没有在意就把小彩虹放了进去。


“你在这里等我两分钟,我出去把洞口堵上,然后拿一些火来燃火,要不然我们俩个人今天晚上会冻死在这里了。”


老朱说着,趁着她没注意的时候,就离开了这里,生怕小彩虹发现的时候会拽住自己。


感觉到自己身边空荡荡的时候,她非常大声的说:“你一定要早点回来,不要出现什么意外,要不然的话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会害怕的。”


可是她永远都想象不到,但他回来的时候老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非常的邪恶,让人模糊不清。


没有一会儿感受到了周围有一些温暖,可是她的眼前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他,这样让自己没有一点安全感,只能依靠眼前这个男人。


“你是不是在我旁边,周叔叔,我现在饿了,有没有一些吃的。”


知道她这样说的时候,老朱忍不住的笑了,这不就是自投罗网吗?


“我有香肠,你吃吗?”


在那个年代,如果有一根香肠的话是非常富有的意思,没有想到他竟然出来采集药物,都能带着香肠,可想而知,他家里可能是非常有钱。


“真的吗,我可以吃吗,我在家的时候经常吃,可是出来我从来不带这些东西,我觉得太费劲了。”


老朱看到她这个表情的时候,就知道她误会了,不过这不重要,一会儿,她就能够品尝到香肠的好味。


“你当然能够吃了,放心好了,只要是我给你的东西都能吃,而且非常的健康,对身体有益。”


他在那里说的时候,没有等小彩虹在说话,就跟她商量推拿的事情,并且把药全部附在了她的脚上。


“你先不要想着吃东西,我给你推拿一下,这样有助于你神经的反应迟钝,然后把这些药敷在你的脚上就可以睡觉了,明天我们回去以后再详细的处理,你觉得怎么样。”


因为自己眼睛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够听到他安排,不管说什么小彩虹,只能认命。


“我都可以,只要你觉得合适就行。”


既然眼前这个小姑娘都已经同意了,那老周还有什么顾虑的呢。


“你现在听我跟你说,平躺在第一个石头上面,你放心好了,推拿是一件很快的事情,马上就能够结束,你要趴着,并且把上面的衣服全部脱下来。”


听到要脱衣服的时候,小彩虹拒绝了,虽然现在洞口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可是要把衣服脱下来,全部把自己的身材,展露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她暂时还做不到。


“能不能不脱衣服,如果要是让我脱衣服的话实在是太冷了,而且你也知道我们两个人素不相识,再也面前脱衣服,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一连串的说了几个顾虑以后,只看到老周嘴角扬起了一个邪恶的笑容,不管她同意还是不同意,今天一定会让你眼前这个小女生,乖乖的把衣服全部脱下来。


既然她不脱,那只能用其他的方法让她脱下来了。


“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做很疼吗,你不脱衣服我要给你推拿也是不方便,要不然这样吧,你只是把衣服脱完以后趴在那里,你放心,我保证不看了。”


小彩虹在此之前,就听过推拿这件事情,只不过她一直没有尝试过,并且知道要推拿的话,必须要把上衣脱了,而且两个人要亲密接触,才能够完成推拿动作。


“我不想推拿了,要不然我们就这样吧,睡觉吧。”


可是,她想到要脱衣服的时候,心里就非常的抵触这种感觉,她不希望把自己的身材,展露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而且自己现在目前为止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要是让我在你面前脱衣服,我实在是做不出来,我们先睡觉吧,有什么事情,等我眼睛好了以后再说。”


听到她这么倔强的语言,老周当然不会同意啦,既然到嘴的鸭子怎么可能再让她飞了呢。


“那这样吧,你不好意思脱衣服,我们两个人商量一下,你把你的上衣脱了,我不看你趴在上面,这样我不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吗?”


如果实在自己什么都能够看到的前提下,让自己这样做的话,想想可能会同意,可是她现在什么都看不到,老周做什么动作,想要看着什么自己也发现不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旁边突然有一个白光显现出来了。


老周往那边看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个就是自己找了很久的冰山雪莲,只不过它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说它一直在这里,只不过这个时候发光了吗?


“那里是不是有一个光亮了起来,为什么我的眼里突然能看到了。”


原来冰山雪莲突然出现,眼前这个小姑娘瞬间能够看到了,这一切都是冰山雪莲做的鬼,没有想到他竟然有这么大的神奇力量。


看到眼前的事物以后,小彩虹终于有了安全感,看到眼前这一个老男人,瞬间明白自己被欺骗了,还好刚才的时候没有脱衣服,要不然,她都不知道应该怎样做了。


可是老周并不知道,小彩虹已经能够看到东西了。


当冰山雪莲消失的时候,老朱心里非常的疑惑,可是为了能够得到眼前这一个女人,只能继续哄骗她说:“你想什么呢,刚才什么都没有出现,我们快点继续推拿,推完以后我们就可以睡觉了。”


因为自己现在已经能够看到眼前发生的事物了,她对眼前这个老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希望自己腿好了,以后快点离开这里。


“我想要离开这里,你不要再说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这个语气的时候,老朱心里能够有一种预感,她已经发生了态度上的转变,但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做。

“你想表达什么事情,难道你不推拿了吗,你或者是说腿已经不同疼了吗?”


她当然腿疼了,只不过现在跟自己的尊严相比的话,腿疼一点都不算什么。


老周看到她这么倔强的态度,紧接着就想起了刚才她对自己的时候,二话不说,走到她的身边,就打算强迫她把衣服脱掉。


“我推拿是为了你好,你居然不是好歹,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是你自己敬酒不吃吃罚酒的。”


很生气的说完这一句话,走到她面前就把她的衣服脱下来,因为小彩虹受伤的原因,她并不能离开这里,而且她的腿现在非常的疼。


“你不要过来,要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告诉你我可是夏家的千金,要是出现了什么事情,你自己承担不了所有的后果。”


因为老周前几年才来到这个村落,根本就不知道所谓的夏家是什么样的权利,他现在只是知道,如果把这个人得到手的话,他肯定会非常的幸福。


“我不管你是什么家庭的孩子,我现在就想要跟你在一起,你必须要配合我,要不然你今天晚上就不要想着离开了这里,而且你知道吗,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力量悬殊,是你所不能抵抗的。”


老周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强迫一个女孩子,可能是因为两个人在一个山洞里面干柴烈火,如果不做一些事情的话,可能对不起这个此时此景。


“我不管,你不能过来碰我,要不然你信不信我在这里死掉。”


她真的是另一个小辣椒一样,不过她越辣,自己越喜欢。


这样想的时候便跟她商量说:“我可以哪里都不动你,但是有一件事情你必须要答应我,那就是让我给你推拿,只要你舒服了,你想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并且给你推拿是为了你好,你不要觉得我是在骗你。”


推拿可能真的是为了自己好,可是要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那是不可能同意的,小彩虹紧接着拒绝。


“你不要再说了,不管你说什么,我是不可能把自己衣服脱掉的,如果你想要给我推拿的话,就把衣服拖到上面。”


眼前这个小女生竟然这么不配合,那既然这样,自己只能用其他的方法来说服她了。


“我现在出去这里交给你一会儿,我等我进来的时候要下面朝下背部留给我,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一个光滑的后背流出来,这样我就能给你推拿,你觉得怎么样。”


听到老周这样说的时候,小彩虹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还是可以的,这样自己最起码不会吃亏。


“那就按照你说的做,我可警告你,如果你想做其他的事情,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眼前这个小辣椒真的太泼辣了,不过老周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女孩子,也是挑战吧。


“你放心好了,我肯定会按照你说的做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会让你打我,骂我都可以。”


老周都五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还会说这种宠爱别人的话,真的是让别人受宠若惊。


老周转身离开了这里,他并不想看,因为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而且等一会儿,他相信自己会用推拿的技术,征服眼前这一个倔强的女人。


看着老周离开这里的时候,小彩虹才想办法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想要跟我搞什么鬼,难道你觉得我是好欺负的吗?”


小彩虹自言自语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你可以进来了,我已经收拾好了。”


没有两分钟,就听到山洞里面有人在冲着自己喊话,老周,紧接着就知道他已经把自己收拾好了,快步走了进去,心里还有一些激动和忐忑。


刚才看到一个女人趴在光滑的石头上,而且她雪白的肌肤和黑色的石头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就像是一头小鹿,怦然撞见了自己心里。


“没有想到你收拾的挺快的,我们现在开始推拿,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


他说的时候用自己的双手搓了搓,然后从一边的草药拿出一个最嫩的地方,放在她的后背上。


可能这个时候,她还没有闻到草药的味道,如果小彩虹闻到的草药的味道,一定会拒绝的,这就是那一个所谓的催,情药。


“这是什么味道。”


就在这个时候,老朱手中的草药已经所有的味道全部散发出来了,整个山东都弥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香味。


可是推拿让她变得非常的舒服,感觉自己就像在空中游荡一样,特别的舒服。


小彩虹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拒绝,即便她知道,这个药物对自己有伤害,她也没有拒绝。


“你在慢一点,这样好舒服,为什么我心里有一种痒痒的感觉,难道我病了吗?”


听到女孩这样说的时候,老周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如果她不觉得痒的话,自己做这么多东西,一点用都没有。


“你放心好了,你一点儿病都没有,只不过是需要一些东西,我一会儿会帮你解决完的。”


看着她羞涩神秘的样子。


老朱小鹿乱撞,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


“现在我需要对你进行下一步的推拿,你能不能让我把你下面的衣服脱掉。”


老朱试探的问,但是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他总觉得小彩虹肯定会拒绝自己的,毕竟她防范意识特别强。


可这一次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小彩虹就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一样,一句话也没有说,乖乖的趴在石头上面。


“你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只要能够让我舒服就可以了,而且我发现你给我推拿的时候,我一点疼痛感觉都没有,特别的舒服。”


老朱当然知道自己的推拿技术有多么的强,要不然,也不可能勾引一个又一个的女人,来到他的身边进行推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