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粉嫩饱满馒头一线天 宝贝都射给你 别急呃

更新时间:2020-11-13 11:50:23

在她目光的威逼下,晓慧先上了床,然后我也乖乖的爬了上去。


可是这一碰到晓慧的身体,我就打了个哆嗦!


妈,现在我们衣服也脱了,也到床上了,你可以出去了吧?晓慧嚅嚅的说道。


好,看到这妈就放心了!我妈嘻嘻一笑,说着,便一脸满意的离开了屋里。


我妈的离开我和我晓慧都松了口气。


金宝,我刚才说的,你能答应我吗?


此刻,晓慧最在意的还是让我同意和她演戏,因此,她连衣服也没有来及穿,就这样光溜溜的在我面前。


看着她滑嫩嫩的身子,我心底的火立马升了上来,说实话在之前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可事情都到这一步了,我不论心里还是身体其实都不想答应啊!


但看着晓慧那苦涩和哀求的眼神,我心里纠结万分,而就在这时,我妈的声音居然又传了过来。


你们咋还没有动静?我在外面可听的清清楚楚的,你们可别框我?不然我就进来亲自看着你们了。


我和晓慧听到这,又是吓了一跳,我妈竟然在外面偷听呢,如果我妈进来那还得了?绝对不能让她进来,不然我晓慧今天肯定没法过去了,而且,这事就算不想做,那也得做了。


于是,我咬了咬牙便决定答应我晓慧,不做了,陪她演一场戏。


金宝,我要!


然而就在我要张口的时候,让我无比诧异的是,光着身子的晓慧竟然带着那样的叫声,压在了我身上。


我被晓慧这么俯身一压,让我顿时感受到了晓慧胸前那惊人的弹性!


更让我的心脏狂跳不止,这……难道晓慧反悔了,真的要给我了?!

想到这里,我浑身都因为激动颤抖了起来,更让我心里激动狂喜。


本来我下面还只有轻微的反应,可现在被晓慧这么一刺激,那反应就大了去了,只一瞬间感觉就来了。


 文学

啊!


晓慧闷哼了一声,急忙把屁股往前挪了一挪,而她的脸已经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我的小腹处已经抵得她有感觉了!


而我出于身体的本能,情不自禁就伸出了双手,一把就抱住了她!


啊!


晓慧又叫了一声,整个身体都颤抖了几下。


啊,进去了啊!她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


进去了?明明是被她夹住了啊!


但还没等我开口,她的左手却突然捂住了我的嘴。


然后,她伸出右手,我感觉她的臀部稍微抬了起来,离开了我的小腹,但是,她的胸却是贴着我的胸。


金宝,你、你好大啊!晓慧又是颤声说道,然后,整个身体开始前后动了起来。

 


我被夹得有些疼,嗷嗷叫了起来!


而这时也响起来我妈的声音:傻小子,你倒是小声点啊,让别人听见了咋办?


听到这,我有些哭笑不得,我妈肯定是以为我和我晓慧已经开始弄了。


不过我虽然没有做过这事儿,可我是看到过晓慧和哥,还有方大庆和何香玉弄过。


我和晓慧明显不对啊!


我的那个地方不是要进到女人的身体里吗?可现在只是被晓慧那样做着呢!


但尽管这样,晓慧那弹力惊人的胸脯还是让我很舒服。


我突然明白了,晓慧这是在糊弄我妈呢!


她的动作,还有她问我的话都迷惑了我妈!


当然,她也以为把我给糊弄了。


而在这个过程中,晓慧也是若无若无的哼哼着。


也就那么一两分钟左右吧!


我小腹处的那种感觉一下就来了!


的叫了一声,死死的抱住了晓慧!


然后就爆发了!


啊,金宝,烫死晓慧了!晓慧也是一声尖叫,然后就躺在我身上,身子不断的起伏。


晓岚啊,金宝年轻,敏感,你们多磨合磨合啊!!听到我爆发的声音,在门外的我妈笑得合不拢嘴,很显然她认为我已经把晓慧拿下了,还在她身体里面留下了种子。


我妈现在似乎满意了,临走前还留了一句:趁着你爸还没有回来,多来几次,争取快点怀上!


然后便放心的离开了。


随着我妈的离开,晓慧一下就从我身上翻了下来。


经过这么一番剧烈的运动,此时的她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晓慧?晓慧?我轻声叫着。


半晌,晓慧似乎才缓过气来,她坐了起来,一脸的歉意。


金宝,对不起,是我骗了你和妈。


啊?不是这样的吗?我也坐了起来,装模作样的问道。


晓慧果然是骗我们啊!


傻瓜,当然不是这样了。晓慧苦笑道,金宝,对不起,晓慧真的没法这样做,都是妈逼得我太急了,我才这样骗你们。我其实很紧张,生怕被妈瞧出来了,还好,她应该相信了。


了一声。


金宝,你能体谅晓慧不?假如你也有个媳妇,你愿意让你媳妇找别的男人不?


我一下噎住了,恐怕我就是不能生育,也不会愿意吧?


哪个男人希望头上一片绿呢,而且还是主动绿?就算我自己领养一个,我也不会给自己戴绿帽子!


退一步说,如果晓慧和我睡了,那我哥以后能在家里人面前抬得起头吗?我又如何能面对他呢?


在这瞬间,我觉得我能理解晓慧了,晓慧这样做,也是为了我哥好啊!


只有我晓慧真心爱我哥,她才会这样替我哥着想!


我突然想到,要是,我仍然是个瞎子,我应该就不会受到诱惑了!


晓慧,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不愿意,我绝不会为难你!


金宝,谢谢你,谢谢你体谅晓慧,你、你以后一定能娶到媳妇。


晓慧朝我笑了一下,那笑容好美。


我羡慕我哥,他找了个好媳妇。


可是,晓慧,要是你的肚子大不起来,怎么办?


走一步算一步吧!晓慧叹道,这事儿谁说得准呢!反正,要是爸妈问起你,你就说和我真的睡了。


了一声,就摸摸索索准备下床。


金宝,你做什么?


我回屋去啊!

=================================

经典情感小说全文点此精彩内容赏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

不用回去,你就睡在这里吧!晓慧说道,我拿水给你清理一下。


晓慧下了床,然后开始用毛巾理清她的身体,然后,又给我清理。


刚才那一爆发,把我们的身体都弄脏了,连空调被也遭殃了。


在她给我清理的过程中,我的那里又有了反应。


晓慧的脸又红了,她呐呐的说道:金宝,给你说实话,刚才差一点,晓慧就真想和你……你哥的身体一直不行,晓慧都没有尝到做女人的幸福滋味。可再怎么样,晓慧也不能背叛你哥,我是真的爱他,而他也是为了这个家才把身体弄垮了。


如今,他一个人在海外拼命工作,晓慧要是和你干了这种事儿,真是猪狗不如了!金宝,你的身体好,以后一定能给老汪家传宗接代的。


我闭上了眼睛,以后,在晓慧面前就还做一个瞎子吧!


虽然不得不承认,我也喜欢上了晓慧。


毕竟好女人谁不喜欢呢!


只可惜,她永远是我晓慧。

那一晚,睡在晓慧的床上,我睡得很香,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娶了一个跟晓慧一模一样的漂亮媳妇,以至于我直接乐得笑醒了。


睁眼一看,晓慧已经没在屋里了。


走出屋,我就看到我妈和晓慧坐在堂屋里说话。


哟,金宝,醒了呀!我妈看见我,笑眯眯的说道。


醒了!我揉了揉眼睛。


晓岚,快去把厨房的鸡汤端来!我妈说道。


晓慧起身离开了。


我妈拉着我的手,笑眯眯说道:金宝,怎么样,昨晚睡得舒服吗?


妈,你别问了,你不都听到了吗?


哟,还害羞呢!我妈喜滋滋说道,你呢,现在每晚都和晓慧睡,尽快让她的肚子大起来!


妈,要是我也不能生娃儿,咋办?


你瞎说什么!我妈打了我一下,你的身体壮得像小牛犊子,准能生!我问你晓慧了,昨天,你可是好好表现了一番。


呵呵傻笑起来。


所以,你妈一大早起来,就给你们炖了鸡汤,就是给你们补身体!我妈笑得很灿烂,仿佛她已经抱上了又白又胖的孙子。


这时,晓慧端着瓦罐进来了,然后给我盛了一碗鸡汤。


妈,我回来几天了,还没去镇上。待会,我带金宝去镇上转转,买点生活用品,也给金宝买几件衣裳。晓慧说道。


好,好!我也该去地里看看了,今天金宝他爸也应该回来了。我妈说着,就出了堂屋。


金宝,妈问你什么了?晓慧问道。


没问什么,她说,你告诉她,我的表现不错。我嘿嘿笑道。


晓慧脸红了一下。


美滋滋的喝完鸡汤后,晓慧在厨房收拾着,我在院门口等她。


正等着,我看到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从村口方向开了过来。


村里有小汽车的人不多,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正看着,那小汽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然后,从后座钻出一个年轻妹子来。


一看那妹子时尚的打扮,就是一个城里人。


她却快步朝我跑了过来。


那妹子很漂亮,皮肤很白,打扮清凉。


我正纳闷着,她却冲我叫道:金宝!


我猛然想起了一个人,失声问道:是小晴吗?


那女孩子咯咯一笑,是我啊,金宝!


我没有认错,眼前这个漂亮女孩就是同村的周小晴,不过在我十一岁那年,她就跟着家人搬到城里去了,这几年间,回来过几次,不过,这是我瞎了这么久之后,才重新看到她的样子,现在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你回来啦?我侧着脸笑道,眼睛却往她身上瞟。


小时候爱哭鼻子的小女孩子现在已经是含苞待放了,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特别是那城里人的气派,让我自形惭愧。


是啊,不是放暑假了吗,回来待几天,九月份我就要读大学了。小晴笑盈盈的说道。


好啊,恭喜你啊!我羡慕的说道,跟她比起来,我就是一个文盲啊!


说话间,晓慧的声音响起,金宝,在和谁说话呢?


晓慧走了出来,看到了周小晴。


晓慧,她叫周小晴,我们一个村的,回来玩。我说道。


呵呵,你好啊!晓慧笑着跟周小晴打招呼。


周小晴说道:呀,早听说你哥娶了个漂亮的媳妇,还真的很漂亮呢!


呵呵,你客气了。晓慧笑道,进来坐会吧!


不了,改天吧!小晴说道,对了,金宝,听说你在学按摩?


是啊,跟镇上那个老中医学,已经出师了。


不错啊,我们城里有一些盲人就开着按摩院,生意还不错,你有机会的话也可以去城里发展啊!


呵呵,我哥和晓慧就计划着去城里开按摩院,到时,我也跟着去。


那好啊,以后我们可以在城里见面了。


正说着,汽车的喇叭声响起。


金宝,晓慧,我爸在催我了,我先回去了,改天找你玩!


好啊!我点点头。


于是,周小晴转身朝汽车走去。


金宝,我们走吧!晓慧牵住了我。


我心里感慨啊,要是能娶到像小晴这样漂亮的老婆就好了。


没多久,我和晓慧来到镇上。


在镇上逛了一圈,晓慧买了些东西,也给我买了几件衣服。


然后,我带晓慧去了我学艺的中医诊所。


我师父叫赵安国,六十多岁了,在镇上开诊所已经超过二十年,在这十里八乡都是很出名的。


我师父最拿手的就是按摩和针灸,一治一个准。


按摩我是学会了,但针灸我没有学到,因为针灸摸穴比按摩还要准才行,否则,扎歪了会出事儿,因此,师父没有教我。


不过,现在我可以学了,但是,只能偷偷学。


技多不压身,这是师父教我的。


师父的诊所一向很忙,所以,我答应过两天就来诊所帮忙。


晚饭前,我爸回来了。


然后,我妈就拉着他回屋里说话去了,我老远就能听到我爸的笑声。


不用猜,就知道,我妈把晓慧和我睡觉的事给他说了。


其实,我爸想抱孙的心情比我妈还急,但是他一个大老爷们不可能向晓慧说件事,所以,只有我妈出马,而他就知趣的离开了。反正,邻村有亲戚,他爱住多久住多久,应该是我妈给他打了电话,他才回来了。


吃晚饭的时候,晓慧一直低着头。


我爸妈也识趣,根本没提昨天晚上的事儿,就说些他在外面做活的事儿。


吃过饭,爸妈就回屋看电视去了。


我在屋里玩了会手机,晓慧就叫我去洗澡。


洗完澡,我就跟晓慧去了她屋里。


晓慧坐在那里看电视,我也偷偷的看。


熄灯之后,我们就睡觉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外面有动静!


我就小声告诉了晓慧。


晓慧明白了,是我爸妈在外面听墙!


于是,晓慧就让我和她演戏。


关了灯,屋里黑黑的,外面根本看不清楚,所以,我和晓慧就在床上随便折腾着。


折腾了好一阵子,直到晓慧被我折腾的嗓子都喊哑了,才听到外面传来离去的脚步声!

第二天黄昏,周小晴就约了村里的一些亲戚朋友去镇上吃饭,也叫上了我,其间,我还见到了方大庆的妹妹方小凤。


她和周小晴同年,比我小一岁,今年也考上了城里的大学。


当晚,我喝了不少酒,还是晓慧来接我的。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大天亮了。


昨晚喝多了,躺在晓慧的床上就直接睡了。


我走出门,看见我妈在院子里洗菜。


哟,金宝,醒啦!我妈招呼道。


妈,晓慧呢?


我看到快中午了,晓慧这个时候应该不会在地里,而且爸也回来了,她更不可能去下地干活。


我妈说了,晓慧的一双手金贵,不能干粗活。


你小子,现在心里只有晓慧啦?我妈笑眯眯说道。


我干笑两声,妈,我就随便问问。


你晓慧跟何香玉去她家了。


何香玉?


说实话我对这娘们印象并不好,原因还是在之前有一次和晓慧一起去地里干活,被我两偷看到她和村里的村霸方大庆正在做那事。


要知道何香玉可是有男人的,她这是和方大庆在乱搞啊!


虽然事后晓慧脸色通红的没跟我多说什么,但我已经下意识的就觉得何香玉是和人搞破鞋的烂女人了,而晓慧更不应该和这种人待在一起!


她去何香玉家做什么?


哦,何香玉来找她,说这两天腰酸得很,让你晓慧给她按摩按摩!


晓慧又不会按摩!


你晓慧是这样说的,她说,让你醒了给何香玉按,何香玉说,她不想让男人按,传出去不好,就非要你晓慧按,说你晓慧做过大堂经理,再怎么也会按吧?你晓慧拗不过她,就被她拉去了。


我觉得晓慧这个人太单纯,当时她也看到何香玉和方大庆偷情啊!


这何香玉当了婊子还立牌坊,还不让男人按摩,我呸!


用得着去她家吗?我问道。


何香玉说,她出来孩子在家就没人看了,马上中午了,你看你晓慧给她忙完没?我妈说道。


妈,你给我晓慧打电话呀!我说道。


她走得急,电话没带。


那我去看一下吧!


我心里大骂一声,这个何香玉和方大庆在玉米地里乱搞都能出来,按摩却没有时间了,还真他妈的会享受。


想了想,我就拄着拐棍出门了。


不过当我来到何香玉家门口的时候,却看到了方大庆鬼鬼祟祟向院子里瞅。


难道,他是来找何香玉的?


我想着这对狗男女可真贱,方大庆在这指不定又想干啥,以前,这货还老欺负我,想着我就来气,我轻轻的走过去,对着他的脚后跟就狠狠戳了下去去!


卧槽!方大庆脚跟正好被我戳了个正着,疼的他直翻白眼,转过身来就要骂人。


谁啊?看着他这样我心里别提有多爽,连忙假装看不见。


卧槽,方瞎子,你他妈的大白天的扮鬼啊?你戳到老子脚后跟了,知道吗?方大庆看到是我,没好气的说道。


是大庆啊?对不起啊,你也知道我瞎了,看不见,倒是你一个大活人看不见我?我慢条斯理的说道。


方大庆吃了个哑巴亏,悻悻的闪到一边去揉他的脚后跟。


我得意的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然后,我就走到何香玉的院门前,用余光看到方大庆正盯着我。


我上前敲了敲院门。


来了,来了!何香玉的声音响起,随及院门开了。


哟,是金宝啊!何香玉笑了笑,表情有些不自然,然后,她探出头朝门口看,方向好像就是在门口晃悠的方大庆。


香玉嫂,我来叫我晓慧回家吃饭的,你们应该忙完了吧?这个细节被我给注意到了,让我咋都感觉有点不对劲。

文学

金宝,你晓慧今天中午在我这里吃。


她的话音一落,我就看见晓慧从堂屋走了出来。


金宝,你来了呀!晓慧笑盈盈的说道。


晓慧,咱们回去吃饭吧!我越来越觉得何香玉叫我晓慧来按摩,还留她在家里吃饭有些不对劲,才不管何香玉说什么。


但晓慧还真的和何香玉说好了,她颇为抱歉的说:金宝,我刚才已经答应香玉晓慧在她吃饭了,我手机没带,就没有给咱妈说。


这样,既然金宝来了,那就一块儿吃吧!何香玉说道,我给老婶子打个电话,给她说一声。


那麻烦你了。晓慧笑道,来,金宝,我们一块儿吃吧!


我也只好了一声。


然后,晓慧牵着我走进院里。


何香玉说道:晓岚妹子,你们去屋里坐着,我打电话。


好!


我看见何香玉走进了厨房,然后开始打电话。


晓慧牵着我进了堂屋,我看见桌上已经摆上了饭菜。


不得不说,这何香玉厨艺还算不错,桌上的饭菜看起来都色香味俱全的。


过了几分钟,何香玉就走了进来。


来,来,我们吃饭。她屁股还没坐下,又说道,晓岚妹子,这么丰盛的菜,我们喝点吧?我家今年酿了很多酒,老香了。


晓慧,不用那么客气,咱们吃菜就行。晓慧摆了摆手。


没关系的,咱自己家的酒,喝多少都没事!何香玉笑笑,金宝也可以喝点,我可知道你酒量不错。


金宝不能喝。晓慧说道,昨晚他同学聚会喝了不少。


没事儿,就喝一点!何香玉说完转身就走了。


哎,这香玉姐也太客气了。晓慧说道,金宝,听话,不要喝了。


晓慧,我没事儿,可以喝一点。我说道。


说实话,我的酒量还真不错,都是被我师父训练出来了。


他老人家爱喝酒。


随后,何香玉就抱了个酒坛子过来,又拿来三个杯子,在每个杯子里倒酒。


对了,晓岚妹子,你帮我去看下,我家小宝睡了没有,我想着这会儿他应该睡够了。何香玉说道。


小宝就是何香玉的儿子,才一岁多。


好!晓慧站起来朝卧室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何香玉从围裙的袋子里拿出一个小纸包,展开之后,就在晓慧和我的酒杯里倒了一些里面白色的粉末。


我的鼻子很灵,一闻就闻出来,是安眠药!


何香玉竟然在下安眠药。


她的目的绝对不单纯!


她刚才让我晓慧去卧室看她儿子,分明就是为了下药方便。


而我是个瞎子,她当然不用在乎我!


不过却被我看了个正着,那我要不要揭穿她?如果揭穿了,岂不是暴露我不是瞎子的事实?


这对我绝对没有啥好处。


我准备观察一下看看她到底啥目的再说。


何香玉下药之后,立马装作若无其事的坐了下来。


这时,晓慧也走了回来。


香玉姐,小宝已经睡着了。


那就好,我就是担心他一哭闹,我们饭都吃得不安生!何香玉说着,举起酒杯,来,晓岚妹子,我敬你一杯,谢谢你今天帮我按摩。


哎,香玉姐,你客气个啥,其实这些我都不会,也就是瞎按两下!晓慧也端起了杯子。


什么不会啊,我觉得很有效果啊,我现在腰都没事了。来,金宝,咱们一起喝一杯!


好!我也举起杯子。


然后,我们三个人都喝了一口,但我并没有咽下去,悄悄吐了,其实我还想制造一个机会不让我晓慧喝呢,可是转念一想,我晓慧和何香玉无冤无仇的不可能下伤害人的药,而且之后也解释不清楚,就没有选择阻止。


毕竟这样下来,我也能看到她到底想干什么了。


见我和我晓慧都喝了酒,何香玉笑得很欢,态度更热情了,来,吃菜。金宝,我给你夹一块!


谢谢!


香玉姐,你的手艺真不错呢!晓慧吃了一口菜,说道。


嘻嘻,马马虎虎了,我爸是个厨子,我也跟着学了些。来,来,继续喝!


我就心里想着,看你何香玉要闹什么幺蛾子!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之前在巷子口遇到的方大庆,心里莫名的打了个冷战!


开始,我是以为他是要来找何香玉干破事,今天何香玉家里没人,不正是好机会?


但何香玉为什么反而留下晓慧吃饭?


她又往晓慧的酒杯里下药。


我感觉不妙了!这个药又是安眠药。


何香玉叫晓慧来她家按摩,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阴谋!


我看何香玉是要帮方大庆睡我晓慧!


只是他们没有料到,我会出现,所以,我的酒杯里也放了安眠药。


一想到这里,我的后背就开始冒冷汗!


何香玉,方大庆这对狗男女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我晓慧的主意!


可现在怎么办呢?


晓慧已经喝了酒,我怎么来阻止呢?


要是我把事情捅穿了,我这个假瞎子也暴露了啊!


装瞎子这段时间,不说偷看晓慧了,这村里能看的女人我都看了,要是让他们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啊?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绝对不能暴露我自己啊!


可是,我又如何救晓慧呢?


唉,善良的晓慧啊,真是不知人心险恶啊!


我没心情吃饭了,而晓慧的那杯酒已经在何香玉的热情之下全喝了!


而墨镜后面,当我的眼睛看到院子里的厨房时,眼睛一亮!


有了!如果方大庆真要动我晓慧,我有办法对付了。


关键就是要需要一个机会!


正想着,晓慧突然说道:香玉姐,你这酒是多少度啊,我感觉好晕啊,眼皮子都抬不起来了。


显然,安眠药起效果了。


看来你还真喝不得酒呢!何香玉笑了笑,没关系,要是犯困就在我床上躺会了。


然后,她就起身搀扶晓慧,同时看向我。


我马上说道:香玉晓慧,我也晕啊!


没事儿,没事儿,你们睡一觉就好了,我扶你去床上躺着。何香玉说着,就扶着晓慧去了卧室。


等她出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把头搁在桌子上了。


金宝?金宝?


她连叫了我两声,又推搡了我几下。


我自然装着睡过去了。


嘻嘻,行了!


透过手指缝,我看她得意的一笑,然后就跑到院门口,拉开门,冲着外面招手!


然后,一个身影闪进院子里。


果然就是方大庆!


我心里有些紧张,担心我的计划会失败。


如果真的那样,就算在村里混不下去了,我也绝不会让晓慧被他祸害!


两个人进了堂屋。


何香玉有些担心的说道:大庆,这金宝还在这里,是不是有些麻烦?


方大庆说道:嘿嘿..金宝来了更好呀,等我睡了他的晓慧,然后再他脱光了放在她旁边,到时候,他们还以为是酒后乱性呢,根本就找不着我啊,哈哈……”


你咋那么坏呢!也就你能想得出来!何香玉吃笑道。


哈哈,刚才我还担心到底咋处理干完以后的事,现在这个金宝主动送上门来,可就不要怪我喽!


何香玉捂着嘴笑,这下你的目的达到喽。


哼,两年前,我看到他晓慧就想着有机会一定要把她上了,结果,他们那么快回了城,这下终于被我逮到机会了,妈的,我在外面等了这么久,出了一身的汗,我先去洗个澡,你去院门外看着,别让人进来!


那我的钱?


放心,事成之后我会给你!


那好吧,你快点!何香玉说完,就快步出了堂屋,然后消失在院门外。


而方大庆就去了卫生间洗澡。


我就是担心方大庆直接动晓慧,看来这家伙是准备好好享受一下啊,之前听了他的话我真恨不得拿把刀把他给剁了!


不过也正是他去洗澡了才给我抓住了机会。


我箭一般的窜出堂屋,飞快的钻进厨房里。


厨房的灶膛里还有暗火,旁边就是柴火堆。


我想到的办法就是在厨房里放火!


我直接用灶上的火柴就点燃了柴火堆,然后就跑出来,趴在桌子上继续装睡。


整个过程也就是一分钟左右。


柴火堆很快就燃了起来,不到两分钟,厨房里就黑烟直冒!


MMP,你们想动我晓慧,我让你们先付出一点代价!反正此刻的我已经被下药迷倒了,不会有人怀疑是我放的火!


也就在这个时候,院门被撞开,何香玉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


很显然,她在外面放风,看到了院子里冒出的浓烟。


妈呀,失火了!


这个时候,方大庆正从卫生间出来,一看这个状况,表情就不好了。


你快走,不然村里的人就要来了!何香玉冲他叫道。


这个时候,自然救火要紧。


我看见方大庆脸都气青了。


他二话没说,赶紧就冲出了院子。


这时,整个院子都是浓烟!


救火啊,救火啊!何香玉大叫道。


很快,村民们都来救火了。


何香玉向他们解释,她请我和晓慧吃饭,我们喝碎了,她出门买东西,结果回来发现厨房失火,估计是灶膛子里的火星溅到柴火堆上了。


我妈听到消息赶了过来,在村民的帮助下,把我和晓慧带回家。


而事后,我听说,何香玉的厨房被烧了个精光。


哼!真是活该!

俗话说得好,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方大庆既然敢惦记我晓慧,那就别怪我找机会收拾他了。


虽然我知道自己明面上斗不过他,但暗地里他和何香玉的事情给了我机会,到时候我从这方面下手,铁定能让这两个人在村子里混不下去!


农村人最忌讳的就是搞破鞋,要是让何香玉的老公知道他老婆偷人,他非宰了这对这狗男女不可!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自古以来,可是不共戴天。除非何香玉的老公愿意当王八,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有血性的人。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村东头转悠,实际上是去玉米地蹲守。


我料定那对狗男女一旦尝了腥,肯定是管不住嘴的。


他们两家平常都有人在,所以,最方便的地方还是玉米地里,只要动静不大,就算有人从小路上路过,也不会发觉。


而且,方大庆这个人比较嚣张,就喜欢祸害别人家的女人,享受这种快感,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里等着。


当然,这是个苦差事,但我只能守株待兔。


皇天不负有心人。


我等到第四天的时候,我终于看到方大庆从小路上来了!


他戴着草帽,背着背篓,急匆匆的走过来。


我赶紧钻进玉米地里,向他家的玉米地靠近。


没多久,我就听到了前面的动静。


我悄悄的接近,然后就看到前方十几米的位置,方大庆一边掰玉米,一边把玉米秆放倒。


几分钟之后,他就开辟出一个空地,然后从背篓里取出一张凉席,铺在了玉米秆上。


他一屁股坐下,一边擦汗,一边掏出手机。


此时,我跟他的距离不过五六米远,我是趁他掰玉米的时候,悄悄往前移动了。


说了几句话之后,他放下手机,又取出一瓶水喝着,然后就躺在凉席上,用衣服遮着脑袋休息。


我就拿出手机,打开摄影功能看下效果。


这些天,我玩手机也很麻溜了。


毕竟是盲人手机,效果不是很好,但至少能看得出来人的样子,这就足够了。


于是,我耐心的等着。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有动静了。


方大庆也站了起来。


很快,一个人出现了。


果然是何香玉!


她戴着草帽,穿着连衣裙。


嘿嘿,想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色笑道。


何香玉一把推开他,想个屁,你还没有赔我的厨房!


我又没动陈晓岚,赔个屁啊!方大庆哼了一声。


方大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何香玉绷着脸:老娘我冒着风险帮你干破事,厨房被烧了,你还不认帐了?


嘿嘿,认帐,认帐,我赔你一千块,怎么样?方大庆嘻皮笑脸的说道,一只手又伸了过去。


何香玉拂开他的手,不是一千块,是五千块!


哎,你厨房那些破东西值五千块?


是你答应要给我五千块的!何香玉瞪了他一眼,再说,老娘陪你睡觉不要钱?


——”


你不给钱是吧,那行,我走!何香玉作势要走。


方大庆一把拉住她,行,行,五千块就五千块,待会我给你转支付宝。


方大庆,你可不要耍赖,要是你不给我,以后咱们就一拍两散!


放心,我方大庆是什么人!绝不耍赖,不过,你还得帮我把陈晓岚弄到手。


可以,反正她现在又不走,有的是机会,不过,价钱另算!


行,行!方大庆贱笑道。


方大庆果然还想打我晓慧的主意。


那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


何香玉笑了一下,任由他搂着。


方大庆的一张嘴就在何香玉脸上拱着,然后一路向下,弄得何香玉咯咯直笑。


这下,我开始拍摄了。


之所以之前没有拍,我就是担心把我晓慧卷进来,这样就容易暴露我,我只需要拍到动作戏就行了。


方大庆恶狠狠的扒下何香玉的肩带,直接露出了两只又白又软的地方。


方大庆嘴里啃着,两只手也不闲着。


我看得火起!


说实话,这些天跟着晓慧睡,真是太折磨我了,好几次我都想扑在晓慧身上,痛痛快快的来一回。


结果,最后都是在晓慧的手中爆发了。


此时,我竭力控制着自己,两只手稳稳的拿着手机,以免晃动。


我那个角度刚好是侧对着他们,所以,拍得比较清晰。


很快,方大庆就掀开了何香玉的裙子,扛起她的双腿,轻车熟路的就怂了起来。


何香玉开始还是小声哼哼着,但很快就叫起来。


这声音比动作更能诱惑我。


我下面也有了反应。


说实话,论模样,何香玉比起村子里的其它已婚女人来说,还过得去,当然比起晓慧来,差了一大截。


晓慧那种白领气质更吸引我。


本来像晓慧这样的人跟我哥是八辈子打不到一根杆上,可阴差阳错的,我哥有一次从几个色狼手里救了晓慧之后,他们的命运就交织在一起了。


凉席上,一对狗男女忘情的纠缠着,看得我眼馋馋的。


太阳底下,两个人大汗淋漓,干劲十足。


趁他们在兴头上,我悄悄的撤退了。


回到家里,我溜回自己房间,看着视频来了一把。


当我冷静下来之后,就要考虑解决下一步的问题了。



现在我手上有了方大庆和何香玉偷情的视频,但是,要把它公布出来是一个问题。


要在不暴露我的前提下,如何让大家看到这个视频呢?


我总不能把手机扔在村子里,让别人捡到吧?


这是个盲人手机,一下就暴露我了。


正当我愁眉苦脸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小晴打来的。


我赶紧接了电话。


原来小晴睡午觉起来,她的脖子落了枕,叫我去帮她按摩一下。


于是,我给晓慧吱唔了一声,就拄着盲杖出了门。


没多久,我就来到周小晴院门前。


她家是一幢三层高的小洋房,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没办法,谁叫她家有钱呢?


光这院子都比其它人家大得多了,还是大铁门,可以开小汽车进出的。


我上前敲了门。


小门开了。


开门的竟然是方小凤,方大庆的妹妹。


她这几年在县城读书,只有假期才会回来。


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喝了酒,这么多年来她对我不错,至少从来没有叫我瞎子


今天她穿着一袭白色的连衣裙,扎着两根粗黑油亮的大辫子,带着甜甜的笑,像极了邻家小妹。


作为村长的女儿,她从小也没怎么吃苦,所以,那皮肤并不像村里其它女人那么黑,和周小晴差不多白净。


我装模作样站在那里,小晴,是你吗?


小凤一下笑了,是我啊,金宝!


是小凤啊,你也在啊!我露出笑容。


我刚来找小晴玩,结果她脖子落了枕,就给你打电话了,然后叫我来接你。


哦,哦,她家里没有人吗?


没有,都出去了。


小凤一边说着,一边牵着我往里走,然后直接上了楼上。


我们走进其中一间房,应该是小晴的卧室,立马就感觉到很凉爽了,应该是开着空调。


然后,我就看到了周小晴。


她穿着一件睡衣坐在床边,正在看电视,不过她的脖子却是歪着的,果然是落了枕。


她的那件睡衣很短,下摆在膝盖上方,而领口又很低,当我走近的时候,我完全可以从上方看见领口内的风光。


她还没有穿罩罩!


好白的两团!


我的呼吸一下就紧张起来!


虽然没有晓慧的大,但是比晓慧的更白,更坚挺!


金宝,快帮我按按,难受死了。周小晴一副痛楚的表情。


让我先摸摸!我伸出手来,先摸到了她的脸,滑滑的。


小晴并没有介意,毕竟我是瞎子。


然后,我摸到了她的脖子。


的确有点严重。我说道。


能治好吗?小晴急切的问道。


当然可以,你找个椅子坐好,我从后面帮你按。


于是,小凤搬了张椅子让小晴坐上,我站在了她的后面。


这下,我看她的领口风光就更方便了。


真像两个白白的馒头啊!


你轻一点啊,我怕疼!


小晴戚戚的说道。


疼肯定是有一点的,你要忍住才行!


我左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右手伸出姆指轻轻按着她的颈部,然后一边问她痛不痛,直到我找到最痛点,然后用拇指从该侧颈上方开始,直到肩背部为止,如此重复十分钟左右,她的脖子已经明显发热,已经渗出汗来。


其实落枕是由颈肌痉挛造成的,如此按摩之后,可使肌肉松弛而止痛。现在感觉怎么样?


咦,还真的不痛了!


说话间,我双手稍一用力,她的颈骨发出细微的脆响,随及脖子就复位了!


她叫了一声,跳了起来,然后左右扭动了一下脖子,随及笑道:哈,方金宝,你还真有两下子啊!


金宝,你还真能干呢!站在旁边的小凤也夸我。


金宝,来,剥瓜子。小晴把我拉到一边坐下,然后把一把瓜子放到我手里。


我剥了几颗,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听小晴对小凤说道:小凤,我买了几套内衣,你要不要看看?


小凤一撇嘴,内衣有什么好看的?


小晴笑了一下,你肯定没有见过。


那就看看呗!


于是,小晴走到衣柜前,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捧出一大堆衣服堆在床上。


当小晴拿起其中一件时,我的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那叫内衣吗?


那上面就一块布,什么时候,内衣这么省了?


这几个晚上,我看晓慧换内衣时,也从没见过这样节约布料的内衣。


我看到小凤的脸一下红了。


小晴,这怎么能穿啊?她显得很吃惊。


我就知道你不懂!小晴狡黠的一笑,这叫丁字裤,城里特别流行!


说话间,小晴瞟了我一眼,我连忙装作一本正经的坐着磕瓜子。


我一个瞎子,她俩当我不存在。


小晴,这、这穿上去,不会勒着吗?小凤羞羞的问道。


不会,很有感觉。我穿上给你看看!小晴妩媚的一笑。


我看出来了,小晴这一笑,和她刚才正儿八经的样子,那是判若两人!


虽然,她也才十八岁,可我听说,城里的女孩子特别开放,初中都开始恋爱,高中耍朋友的多的是,据说,高中想找个处女都难了!


然后,小晴就旁若无人的脱了睡衣!


她果然只穿了一件小内内。


我还没回过味来,她连小内内也脱了。


顿时,一具美得令人窒息的少女娇躯暴露在空气中!


虽然,她的胸没有晓慧的大,但是她的屁屁比晓慧的要挺翘,而且小腹更加结实,下面黑色的草丛乌黑发亮!


我感觉我的血液一部分冲上脑门,一部分冲向档部,我赶紧翘起了二郎腿,掩饰自己的窘态。


此时的我想走又不舍得走。


晓慧我是没法睡了,但是要是能睡到小晴,该多好啊!


哎呀,小晴,你的身材真不错呀!小凤也略带羡慕的说道。


我有空就去健身房锻炼。


原来这样啊,还是城里好呀!


没事儿,你进了城,也可以去锻炼,保准让男人见了眼馋!


去你的!


然后,小晴就穿上了那什么丁字裤


我一下就呆住了,感觉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看到小晴穿上丁字裤,我的身体都要炸了!


那小小的一块三角形布料堪堪遮住前面的缝隙,而且还是半透明的,看上去,里面若隐若现,腰上和屁股就是一根绳。


那根绳勒在屁股缝中,是舒服呢,还是难受呢?


但是,给人的感觉比不穿还要诱惑!这真的是内衣吗?


然后,小晴又穿上了配套的一件罩罩。


那罩罩用料也非常少,更让人喷血的是,恰恰在关键处,是空的。


我戴着墨镜,肆无忌惮的盯着她,下面硬的发疼!


这实在是让人喷血啊!


要是……要是晓慧穿这个在我面前,我非把她扑倒不可!


小晴得意的在小凤面前转了几个圈,怎么样?


小晴,这太羞人了!小凤的脸都红得像个苹果了。


土帽,这样才能诱惑男人,保管他们喷血!小晴笑得花枝乱颤。


小晴,你、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小凤有点吃惊的问道。


交男朋友算什么?小晴蛮不在乎的说道,我都交了好几个了,咯咯!


啊,小晴,你这么放得开啊!


你不会告诉我,你还是个处吧?小晴吃吃笑道。


我还没有交过男朋友。小凤羞羞答答的说道。


咯咯,你真保守!小晴色色的笑道,连男人的滋味都没有尝过吧?


小晴,我们县城哪有你们城里这么开放啊!小凤难为情的说道。


真是浪费啊!小晴眼珠子转了一下,我让你开开眼界!


什么呀?


小晴穿着丁字裤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实在让我受不了,我一下站了起来,小晴,你们玩,我先回去了。


她俩这才意识到屋里还有一个人呢!


她们一起回过头来,还没开口,两双眼睛就齐齐的盯在我的裤档上!


我那裤档上已经被我高高的顶起。


这二女的表情如当初晓慧看到我撒尿一样,眼睛瞪得溜圆,嘴巴张的非常大,我看到小晴还舔了一下嘴唇。


经过对比,我现在越发对我的本钱有了信心。


当然,她们是绝对想不到,是因为我看到小晴的身子。


小晴,我、我尿急,我想回去了!我难受的说道。


我巧妙的掩饰了自己的难堪,这一招已经在晓慧面前用过了,屡试不爽。


小晴也反应过来,马上说道:你回去干嘛,我家就有卫生间啊!我带你去!


不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用个卫生间而已。小晴上前两步,就拉住我的手。


她的手滑溜溜的,柔软无骨。


更要命的是,她就穿成那样,简直是要人命啊!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房间里就有卫生间,还挺宽敞,里面还放着一个大浴缸。


她把我牵到了蹲坑前,说道:金宝,就在这里可以了。尿完了,给我说一声,我给你开水洗手。


好的,谢谢。


那我出去了。


我用余光看到小晴把门关上了,但是,她人并没有出去!


她就站在门边,眼睛盯着我的档部!


我能怎么办呢,她欺我看不见,我能说破吗?


从刚才的对话中,我算是看出来了,小晴已经不是处了,而且还非常的开放!显然,我的这个尺寸吸引了她!


女人都喜欢大家伙吗?


我只好假装她不存在,扒下裤头就放水了。


年轻人就是猛,水龙头一喷出来,就直接飚到墙上去了!


我看到小晴的目光都痴了,一片火热!


看来,她交往的男人中,没有一个有我这么强劲的。


我一泡尿足足撒了一分多钟。


然后,我装模作样的叫道:小晴,我完事了。


小晴拉开了门,然后才说话,嘻嘻,你时间真久啊!


然后,我就看到小凤站在门外,一脸惊愕的看着我和小晴。


小晴却示意她不要出声。


然后,小晴把我带到洗手处,打开水龙头让我洗手,再递给我毛巾。


麻烦你了,小晴。我咧嘴笑道。


没事儿,大家乡里乡亲的,小时候,我们还经常一起玩呢!小晴娇笑道,没想到,一转眼,大家都成人了。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我也不知道你和小凤长成啥样子了,要是我哪天能看见了,我应该认不出你们了。我装傻装愣的说道。


嘻嘻,要是我们不说话,你肯定是认不出来了。小晴笑着,牵着我走出卫生间。


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又是一股邪火往上窜!


再这样下去,我已经没有借口了。


我只好说道:小晴,我还是先回去了,改天再玩。


小晴却拉住我不放,再坐会儿,过两天我就要回城了,以后见面不容易。


我一听,又有点舍不得了,虽然,我以后也是要进城的,但那至少也要一年后呢!


那好吧,我多坐会儿。


于是,小晴又拉着我坐下了。


然后,我就看见小晴冲着小凤比划,虽然,她嘴没有出声,但我看出来了,她是告诉小凤,我的尺寸很大!


小凤羞红了脸,小晴却是吃吃笑着。


然后,小晴就说道:小凤,来,我让你看看眼界!


接着,我就看到她从电视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碟片,然后,打开影碟机,把碟片放了进去。


我家里也有影碟机,是我哥结婚时带回来的,他们离开之后,爸妈几乎没有用过。


小晴,什么电影呀?小凤问道。


你马上就知道了。小晴狡黠的一笑。


电视机本来开着,小晴把音量调小了。


然后,电视画面就变了。


我一下目瞪口呆!


画面上一出来,就是两个光身子的男女,二话没说,抱在一起就干那事儿!


那女人正卖力的娇喘着,声音让人血脉贲张!


又是毛片!


妈呀,这是什么呀?


小凤一声尖叫!


她的脸的就红了,马上用双手给捂住了眼睛!


小晴却是一脸的淡定。

不得不说!


小晴真是开放啊,十八岁就交了几个男朋友不说,还看起毛片来了!


虽说,在我们乡下,十八岁就结婚的女孩子不少,但是,人家是冲着结婚去的,正儿八经是为了传宗接代,并不是乱搞的,就算乱搞那也是婚后的事,比如何香玉这样的。


但是,小晴还没有结婚呢!


这城里的人真是开放啊,这让我有了更大的期待。


哎呀,小晴,你别放了。小凤捂着眼说道。


小晴嘻嘻一笑,小凤,这有什么害羞的,男女之间不就是那么回事嘛!你先学习学习,免得以后进了城,人家笑你是个土包子!


哎呀,小晴,我、我都没有谈过恋爱,羞死人了。小凤还是捂着不放。


小凤,你的思想太保守了,你要是一辈子待在农村,我也不说了,可是你是要进城的,你先学习一下,不会吃亏!小晴一边说着,一边拉开小凤的手。


小凤面红面赤的松了手,把脸扭到一边去。


但我看到,她的余光还在瞟着电视。


她现在的心情就应该像我初次看到女人的光身子那样吧?


嘿嘿,谁没有第一次呢?


如果真让我从小晴和小凤之间选一个当老婆,我肯定是选小凤呢,毕竟人家是黄花闺女。至于小晴呢,做个男女朋友挺好。


这时候我也不能坐着不出声啊,毕竟我也听到了。


于是,我一脸懵逼的问道:小晴,你们在看什么电影啊,怎么都不说话啊,只听到女人在叫,她是怎么了?感觉有人在打她,好像也不对。我怎么听着有些别扭呢?


小晴吃吃笑起来,忘了这边还有一个更土的!


你们倒底在说什么呀?那女人的声音叫得怪怪的,我听了有些,有些……”我吐吐吞吞的说着,感觉身上起了火似的。


我摸着自己的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想,我这样说,才是正常的反应,她们反而不会起疑心。


说实话,光听那片子里的女人叫唤,是个正常男人就会受不了!


哈哈,金宝听了就有反应了!小晴一个劲儿的笑,好像是成心为了捉弄我的小凤。


再看小凤,脸红红的,不过眼睛却瞟着电视,抿着嘴,仿佛在强忍着什么。


小晴,你们倒底在看什么?我站了起来。


我下面的帐篷又支了起来,我感觉好热呢,我、我要走了!


我装腔作势的说道,我感觉自己也成了一个戏精。


小晴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上面,还拉着小凤,示意她看。


金宝,你要是觉得热的话,就去洗个澡吧!小晴媚笑道。


她走过来,身子几乎要贴着我了。


说实话,下面已经顶到她了,我打了个激灵,后退一步,差点摔倒。


小晴,不用了,我还是回去洗!我在想,她肯定又想偷看我!


金宝,没关系的,我这里的卫生间比你家的高级多了。


我看她抿着嘴唇,恨不得把我一口吞下去的模样!


乖乖,她才十八岁呢,感觉她比晓慧懂得还多,简直就是一个小妖精!


不过,这样的小妖精可真是勾人啊!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


小晴的脸一下变了,糟了,我爸爸回来了!小凤,你带金宝先回去!


然后,我就看到她去关电视。


小凤走过来,拉住了我,金宝,我们走。


哦,我的盲杖。


小晴把盲杖递给我。


于是,我和小凤下了楼。


刚走出堂屋,我就看到一个中年人走过来。


已经许多年没有见到小晴的父亲了,西装革履,很有派头,完全是城里老板的气质。


周叔叔好!小凤叫道。


周叔叔好!我也跟着叫道。


周青山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说道:呵呵,你是小凤,你是金宝吧!


是啊,周叔叔,我们来找小晴玩的。


那你们再玩会啊!


不了,我们回去了。


那好,以后来玩!


出了门,我和小凤分了手。


回到家里,看见我妈和晓慧正坐在堂屋说话。


金宝,回来啦?晓慧说道。


嗯。我慢腾腾的走进堂屋。


你不是给小晴治疗落枕吗,怎么去了这么半天?我妈问道。


哦,小凤也在那里,我和她们聊了会天。我说道,一想起刚才的情景,我心里的邪火就窜了起来。


我瞟了一眼晓慧,咽了一口口水,要是晓慧穿上丁字裤该是什么样子……


金宝,马瘸子回来了,你知道不?我妈打断了我的YY


马瘸子?我愣了一下,随及想起了一个人。


马富贵!


这家伙以前也是村里的一个混子,几年前,因为分田的事儿,他和方大庆发生了冲突。结果,方大庆伙同其它人把他打了,把他的一条腿给打瘸了,所以,马富贵就有了一个绰号马瘸子


随后,他就外出打工了,听说在一个工地当库管,很少回来。


我心里一下亮堂了!


这马瘸子跟方大庆可是死敌啊!


本来农村人娶个媳妇都不容易,现在马瘸子就更不容易娶媳妇了,三十出头的人了还打着光棍。


他不恨方大庆才怪!


要是让他知道视频的事儿,他肯定会报复方大庆!


妈,他怎么回来了?我不动声色的问道。


他妈这段时间不是病了吗,他是回来看她的。


哦,那看来要待上几天了。


那是当然的。


马瘸子自小没了父亲,是他母亲把他养大,这货没有什么优点,就是孝顺。


妈,晓慧,你们聊,我回屋休息会。


我回到屋里坐下。


马瘸子的出现,让我的计划有了实现的可能,这是老天给我机会啊!


想了一会儿之后,我有了头绪。


我必须要让马瘸子看到这个视频,但是,我没有U盘,也没有电脑,镇上熟人太多,那么,我要去县城一趟,买个U盘,把视频复制进去,再扔到马瘸子院子里。


至于他怎么做,就看他的了。


打定主意,我决定明天下午就去县城。

一整个晚上,我脑子里全是周小晴穿丁字裤的情景,最后厚着脸皮让晓慧用手帮我释放了一次,才安心睡下。


反正我和晓慧总要整点动静出来不是?


其实有时候我觉得,挨着晓慧睡也是一种煎熬啊!


虽然晓慧这几天表现得很规矩,我知道,她也在极力压抑着自己。


第二天上午,我揣着三百多块钱去了镇上。


虽然我现在出师了,但我在师父店里是没有工钱的,所以,在外的吃喝得从家里拿钱,因此,我身上随时有个几百块。


因为我有按摩认穴的基础,所以,我学起来针灸来,速度也快,只是,我没有机会真正的出手罢了。


上午忙完之后,我就从诊所出来,然后去了附近的车站。


在别人的帮助下,我坐上了去县城的车。


我去县城的次数很少,瞎了之后,就更没有去过了,所以,县城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候。


到了县城一看,变化真大呀!


马路变宽了,房子变多了,车水马龙。


看到县城变得这么繁华,我想,那大城市就更了不得了,听晓慧说,那里好玩的地方太多了。


可惜呀,我还要等上一年呀!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我找了个面馆吃了一碗面。


随后,我就在县城里逛了起来。


街上还有许多人和我一样戴着墨镜,那是为了防晒。


县城里的妹子也不错呀,一个个打扮清凉,细胳膊细腿儿的。


当我发现街对面有家手机店,站在路边准备过马路时,还有一位妹子主动过来扶我过马路!


感动之余,我索性告诉她,我的目的,我要帮朋友带个U盘回去。


于是,这位妹子毫不犹豫的答应帮忙,把我带到那手机店,帮我买了一个U盘。


接下来,我就要寻找网吧了。


我找人问了一下之后,就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没走多远,我就看到路边的一个巷子口外面站着一个穿着很露的妹子,圆嘟嘟的脸,丰满的身体,看起来很肉感!


她盯着来来往往的人,不知在想什么。


当我走过她身旁的时候,她突然叫住了我。


帅哥!


我愣了一下,侧过脸来,是在叫我吗?


对呀,帅哥,我就是在叫你!那妹子笑了笑,露出两个酒窝,挺可爱的。


有什么事吗?我可是瞎子啊!


她靠近我,低声说道:帅哥,想玩玩吗?


我嘴角抽动了一下,一下就明白她是做什么的了!


这么可爱的妹子居然干这样的事。


难道现在的业务不好做了吗,居然连我这个瞎子也要搭讪?


表面上,我一脸茫然的问道:玩什么呀?


她凑到我的耳边说道:玩女人呀,玩不玩?


我的身体震动了一下,还真是的!


我口干舌躁的说道:……我不玩!


但我站在那里并没有走,说实话,妹子真的不错,水灵灵的,感觉掐一把就能滴出水来。


关键是,这阵子,我实在被诱惑了太多,真的想实实在在的发泄一下,尝尝女人的滋味。


哥哥,很好玩的,不贵,就一百五十块!妹子眨巴着眼睛。


我不知道一百五贵不贵,反正还是觉得肉疼,但我的双脚似乎被钉住一样,移不动了。


妹子似乎看出了我内心的挣扎,又说道:帅哥,看在你是盲人的份上,我再给你打个八折,怎么样?


那个你们这里,安不安全呀?听说有警察啊!我终于心动了。


帅哥,你放心,当然安全哦,我自己租的房子!哪里会有人查呀!妹子低声说道,嘴里的热气喷到我耳朵里了,痒酥酥的。


我的内心做着天人交战。


自己可是个童子娃儿,这第一次就这样没了,还真有点不甘心啊,但是,感受着妹子的火热,我的大脑和档部都开始充血。


妹子的手抓住了我,走吧,我带你去,不远,就在巷子里面。


我被她这么一拽,就丧失了所有的抵抗力。


管他妈的,什么童子娃儿,都不知道跑了多少次马了,在晓慧的手上也爆发了好多次了。


妹子拉着我慢慢往前走。


巷子很深,是一片居民区。


拐了几个弯之后,妹子把我带到一间屋里。


屋子不大,比较简陋。


妹子开了电风扇,把我拉到床边坐下。


帅哥,你长得这么好看,要不是拄着根盲棍,我还以为你是正常人。妹子嘻嘻笑道。


呵呵,我八岁那年就瞎了,离现在十一年了,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个什么样子。


说实话,我还算是白白净净,主要是没干过什么农活,不是待在家里,就是待在诊所里。


帅哥,我们开始吧!妹子站起来,准备脱衣服。


这么快呀?事到临头,我又有一点紧张。


那你还要干嘛呀?


其实,我以前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我有些紧张。我如实说道,我、我都不知道该什么做。


不用紧张,我会教你的。妹子嘻嘻一笑,然后,她抓住我的手,放到她丰满的胸上。


我触电一样缩了回来,然后,又被她抓住按在胸脯上。


虽然隔着衣服,可这手感真的不错啊,弹性十足。


这、这是你的胸吗?我装模作样的问道。


是呀,摸起来舒服不?妹子笑得很贼。


舒服!我不再扭捏了,狠狠的捏了几把,捏得妹子都叫出声来。


那声音听得我热血沸腾,仿佛是士兵听到了上阵杀敌的号角。


把衣服脱了吧,待会更舒服!妹子的声音诱惑着我。


我收回手来,摘下墨镜,开始脱衣服。


妹子的动作更快,三下五除二就脱光了!


刚脱了上衣,妹子就说道:帅哥,先把服务费给了吧!


要先给吗?


当然呀,如果你睡了我,跑了咋办呢?我找谁要去呢!

 

在她目光的威逼下,晓慧先上了床,然后我也乖乖的爬了上去。


可是这一碰到晓慧的身体,我就打了个哆嗦!


妈,现在我们衣服也脱了,也到床上了,你可以出去了吧?晓慧嚅嚅的说道。


好,看到这妈就放心了!我妈嘻嘻一笑,说着,便一脸满意的离开了屋里。


我妈的离开我和我晓慧都松了口气。


金宝,我刚才说的,你能答应我吗?


此刻,晓慧最在意的还是让我同意和她演戏,因此,她连衣服也没有来及穿,就这样光溜溜的在我面前。


看着她滑嫩嫩的身子,我心底的火立马升了上来,说实话在之前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可事情都到这一步了,我不论心里还是身体其实都不想答应啊!


但看着晓慧那苦涩和哀求的眼神,我心里纠结万分,而就在这时,我妈的声音居然又传了过来。


你们咋还没有动静?我在外面可听的清清楚楚的,你们可别框我?不然我就进来亲自看着你们了。


我和晓慧听到这,又是吓了一跳,我妈竟然在外面偷听呢,如果我妈进来那还得了?绝对不能让她进来,不然我晓慧今天肯定没法过去了,而且,这事就算不想做,那也得做了。


于是,我咬了咬牙便决定答应我晓慧,不做了,陪她演一场戏。


金宝,我要!


然而就在我要张口的时候,让我无比诧异的是,光着身子的晓慧竟然带着那样的叫声,压在了我身上。


我被晓慧这么俯身一压,让我顿时感受到了晓慧胸前那惊人的弹性!


更让我的心脏狂跳不止,这……难道晓慧反悔了,真的要给我了?!

想到这里,我浑身都因为激动颤抖了起来,更让我心里激动狂喜。


本来我下面还只有轻微的反应,可现在被晓慧这么一刺激,那反应就大了去了,只一瞬间感觉就来了。


啊!


晓慧闷哼了一声,急忙把屁股往前挪了一挪,而她的脸已经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我的小腹处已经抵得她有感觉了!


而我出于身体的本能,情不自禁就伸出了双手,一把就抱住了她!


啊!


晓慧又叫了一声,整个身体都颤抖了几下。


啊,进去了啊!她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


进去了?明明是被她夹住了啊!


但还没等我开口,她的左手却突然捂住了我的嘴。


然后,她伸出右手,我感觉她的臀部稍微抬了起来,离开了我的小腹,但是,她的胸却是贴着我的胸。


金宝,你、你好大啊!晓慧又是颤声说道,然后,整个身体开始前后动了起来。


我被夹得有些疼,嗷嗷叫了起来!


而这时也响起来我妈的声音:傻小子,你倒是小声点啊,让别人听见了咋办?


听到这,我有些哭笑不得,我妈肯定是以为我和我晓慧已经开始弄了。


不过我虽然没有做过这事儿,可我是看到过晓慧和哥,还有方大庆和何香玉弄过。


我和晓慧明显不对啊!


我的那个地方不是要进到女人的身体里吗?可现在只是被晓慧那样做着呢!


但尽管这样,晓慧那弹力惊人的胸脯还是让我很舒服。


我突然明白了,晓慧这是在糊弄我妈呢!


她的动作,还有她问我的话都迷惑了我妈!


当然,她也以为把我给糊弄了。


而在这个过程中,晓慧也是若无若无的哼哼着。


也就那么一两分钟左右吧!


我小腹处的那种感觉一下就来了!


的叫了一声,死死的抱住了晓慧!


然后就爆发了!


啊,金宝,烫死晓慧了!晓慧也是一声尖叫,然后就躺在我身上,身子不断的起伏。


晓岚啊,金宝年轻,敏感,你们多磨合磨合啊!!听到我爆发的声音,在门外的我妈笑得合不拢嘴,很显然她认为我已经把晓慧拿下了,还在她身体里面留下了种子。


我妈现在似乎满意了,临走前还留了一句:趁着你爸还没有回来,多来几次,争取快点怀上!


然后便放心的离开了。


随着我妈的离开,晓慧一下就从我身上翻了下来。


经过这么一番剧烈的运动,此时的她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晓慧?晓慧?我轻声叫着。


半晌,晓慧似乎才缓过气来,她坐了起来,一脸的歉意。


金宝,对不起,是我骗了你和妈。


啊?不是这样的吗?我也坐了起来,装模作样的问道。


晓慧果然是骗我们啊!


傻瓜,当然不是这样了。晓慧苦笑道,金宝,对不起,晓慧真的没法这样做,都是妈逼得我太急了,我才这样骗你们。我其实很紧张,生怕被妈瞧出来了,还好,她应该相信了。


了一声。


金宝,你能体谅晓慧不?假如你也有个媳妇,你愿意让你媳妇找别的男人不?


我一下噎住了,恐怕我就是不能生育,也不会愿意吧?


哪个男人希望头上一片绿呢,而且还是主动绿?就算我自己领养一个,我也不会给自己戴绿帽子!


退一步说,如果晓慧和我睡了,那我哥以后能在家里人面前抬得起头吗?我又如何能面对他呢?


在这瞬间,我觉得我能理解晓慧了,晓慧这样做,也是为了我哥好啊!


只有我晓慧真心爱我哥,她才会这样替我哥着想!


我突然想到,要是,我仍然是个瞎子,我应该就不会受到诱惑了!


晓慧,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不愿意,我绝不会为难你!


金宝,谢谢你,谢谢你体谅晓慧,你、你以后一定能娶到媳妇。


晓慧朝我笑了一下,那笑容好美。


我羡慕我哥,他找了个好媳妇。


可是,晓慧,要是你的肚子大不起来,怎么办?


走一步算一步吧!晓慧叹道,这事儿谁说得准呢!反正,要是爸妈问起你,你就说和我真的睡了。


了一声,就摸摸索索准备下床。


金宝,你做什么?


我回屋去啊!


不用回去,你就睡在这里吧!晓慧说道,我拿水给你清理一下。


晓慧下了床,然后开始用毛巾理清她的身体,然后,又给我清理。


刚才那一爆发,把我们的身体都弄脏了,连空调被也遭殃了。


在她给我清理的过程中,我的那里又有了反应。


晓慧的脸又红了,她呐呐的说道:金宝,给你说实话,刚才差一点,晓慧就真想和你……你哥的身体一直不行,晓慧都没有尝到做女人的幸福滋味。可再怎么样,晓慧也不能背叛你哥,我是真的爱他,而他也是为了这个家才把身体弄垮了。


如今,他一个人在海外拼命工作,晓慧要是和你干了这种事儿,真是猪狗不如了!金宝,你的身体好,以后一定能给老汪家传宗接代的。


我闭上了眼睛,以后,在晓慧面前就还做一个瞎子吧!


虽然不得不承认,我也喜欢上了晓慧。


毕竟好女人谁不喜欢呢!


只可惜,她永远是我晓慧。

那一晚,睡在晓慧的床上,我睡得很香,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娶了一个跟晓慧一模一样的漂亮媳妇,以至于我直接乐得笑醒了。


睁眼一看,晓慧已经没在屋里了。


走出屋,我就看到我妈和晓慧坐在堂屋里说话。


哟,金宝,醒了呀!我妈看见我,笑眯眯的说道。


醒了!我揉了揉眼睛。


晓岚,快去把厨房的鸡汤端来!我妈说道。


晓慧起身离开了。


我妈拉着我的手,笑眯眯说道:金宝,怎么样,昨晚睡得舒服吗?


妈,你别问了,你不都听到了吗?


哟,还害羞呢!我妈喜滋滋说道,你呢,现在每晚都和晓慧睡,尽快让她的肚子大起来!


妈,要是我也不能生娃儿,咋办?


你瞎说什么!我妈打了我一下,你的身体壮得像小牛犊子,准能生!我问你晓慧了,昨天,你可是好好表现了一番。


呵呵傻笑起来。


所以,你妈一大早起来,就给你们炖了鸡汤,就是给你们补身体!我妈笑得很灿烂,仿佛她已经抱上了又白又胖的孙子。


这时,晓慧端着瓦罐进来了,然后给我盛了一碗鸡汤。


妈,我回来几天了,还没去镇上。待会,我带金宝去镇上转转,买点生活用品,也给金宝买几件衣裳。晓慧说道。


好,好!我也该去地里看看了,今天金宝他爸也应该回来了。我妈说着,就出了堂屋。


金宝,妈问你什么了?晓慧问道。


没问什么,她说,你告诉她,我的表现不错。我嘿嘿笑道。


晓慧脸红了一下。


美滋滋的喝完鸡汤后,晓慧在厨房收拾着,我在院门口等她。


正等着,我看到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从村口方向开了过来。


村里有小汽车的人不多,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正看着,那小汽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然后,从后座钻出一个年轻妹子来。


一看那妹子时尚的打扮,就是一个城里人。


她却快步朝我跑了过来。


那妹子很漂亮,皮肤很白,打扮清凉。


我正纳闷着,她却冲我叫道:金宝!


我猛然想起了一个人,失声问道:是小晴吗?


那女孩子咯咯一笑,是我啊,金宝!


我没有认错,眼前这个漂亮女孩就是同村的周小晴,不过在我十一岁那年,她就跟着家人搬到城里去了,这几年间,回来过几次,不过,这是我瞎了这么久之后,才重新看到她的样子,现在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你回来啦?我侧着脸笑道,眼睛却往她身上瞟。


小时候爱哭鼻子的小女孩子现在已经是含苞待放了,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特别是那城里人的气派,让我自形惭愧。


是啊,不是放暑假了吗,回来待几天,九月份我就要读大学了。小晴笑盈盈的说道。


好啊,恭喜你啊!我羡慕的说道,跟她比起来,我就是一个文盲啊!


说话间,晓慧的声音响起,金宝,在和谁说话呢?


晓慧走了出来,看到了周小晴。


晓慧,她叫周小晴,我们一个村的,回来玩。我说道。


呵呵,你好啊!晓慧笑着跟周小晴打招呼。


周小晴说道:呀,早听说你哥娶了个漂亮的媳妇,还真的很漂亮呢!


呵呵,你客气了。晓慧笑道,进来坐会吧!


不了,改天吧!小晴说道,对了,金宝,听说你在学按摩?


是啊,跟镇上那个老中医学,已经出师了。


不错啊,我们城里有一些盲人就开着按摩院,生意还不错,你有机会的话也可以去城里发展啊!


呵呵,我哥和晓慧就计划着去城里开按摩院,到时,我也跟着去。


那好啊,以后我们可以在城里见面了。


正说着,汽车的喇叭声响起。


金宝,晓慧,我爸在催我了,我先回去了,改天找你玩!


好啊!我点点头。


于是,周小晴转身朝汽车走去。


金宝,我们走吧!晓慧牵住了我。


我心里感慨啊,要是能娶到像小晴这样漂亮的老婆就好了。


没多久,我和晓慧来到镇上。


在镇上逛了一圈,晓慧买了些东西,也给我买了几件衣服。


然后,我带晓慧去了我学艺的中医诊所。


我师父叫赵安国,六十多岁了,在镇上开诊所已经超过二十年,在这十里八乡都是很出名的。


我师父最拿手的就是按摩和针灸,一治一个准。


按摩我是学会了,但针灸我没有学到,因为针灸摸穴比按摩还要准才行,否则,扎歪了会出事儿,因此,师父没有教我。


不过,现在我可以学了,但是,只能偷偷学。


技多不压身,这是师父教我的。


师父的诊所一向很忙,所以,我答应过两天就来诊所帮忙。


晚饭前,我爸回来了。


然后,我妈就拉着他回屋里说话去了,我老远就能听到我爸的笑声。


不用猜,就知道,我妈把晓慧和我睡觉的事给他说了。


其实,我爸想抱孙的心情比我妈还急,但是他一个大老爷们不可能向晓慧说件事,所以,只有我妈出马,而他就知趣的离开了。反正,邻村有亲戚,他爱住多久住多久,应该是我妈给他打了电话,他才回来了。


吃晚饭的时候,晓慧一直低着头。


我爸妈也识趣,根本没提昨天晚上的事儿,就说些他在外面做活的事儿。


吃过饭,爸妈就回屋看电视去了。


我在屋里玩了会手机,晓慧就叫我去洗澡。


洗完澡,我就跟晓慧去了她屋里。


晓慧坐在那里看电视,我也偷偷的看。


熄灯之后,我们就睡觉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外面有动静!


我就小声告诉了晓慧。


晓慧明白了,是我爸妈在外面听墙!


于是,晓慧就让我和她演戏。


关了灯,屋里黑黑的,外面根本看不清楚,所以,我和晓慧就在床上随便折腾着。


折腾了好一阵子,直到晓慧被我折腾的嗓子都喊哑了,才听到外面传来离去的脚步声!

第二天黄昏,周小晴就约了村里的一些亲戚朋友去镇上吃饭,也叫上了我,其间,我还见到了方大庆的妹妹方小凤。


她和周小晴同年,比我小一岁,今年也考上了城里的大学。


当晚,我喝了不少酒,还是晓慧来接我的。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大天亮了。


昨晚喝多了,躺在晓慧的床上就直接睡了。


我走出门,看见我妈在院子里洗菜。


哟,金宝,醒啦!我妈招呼道。


妈,晓慧呢?


我看到快中午了,晓慧这个时候应该不会在地里,而且爸也回来了,她更不可能去下地干活。


我妈说了,晓慧的一双手金贵,不能干粗活。


你小子,现在心里只有晓慧啦?我妈笑眯眯说道。


我干笑两声,妈,我就随便问问。


你晓慧跟何香玉去她家了。


何香玉?


说实话我对这娘们印象并不好,原因还是在之前有一次和晓慧一起去地里干活,被我两偷看到她和村里的村霸方大庆正在做那事。


要知道何香玉可是有男人的,她这是和方大庆在乱搞啊!


虽然事后晓慧脸色通红的没跟我多说什么,但我已经下意识的就觉得何香玉是和人搞破鞋的烂女人了,而晓慧更不应该和这种人待在一起!


她去何香玉家做什么?


哦,何香玉来找她,说这两天腰酸得很,让你晓慧给她按摩按摩!


晓慧又不会按摩!


你晓慧是这样说的,她说,让你醒了给何香玉按,何香玉说,她不想让男人按,传出去不好,就非要你晓慧按,说你晓慧做过大堂经理,再怎么也会按吧?你晓慧拗不过她,就被她拉去了。


我觉得晓慧这个人太单纯,当时她也看到何香玉和方大庆偷情啊!


这何香玉当了婊子还立牌坊,还不让男人按摩,我呸!


用得着去她家吗?我问道。


何香玉说,她出来孩子在家就没人看了,马上中午了,你看你晓慧给她忙完没?我妈说道。


妈,你给我晓慧打电话呀!我说道。


她走得急,电话没带。


那我去看一下吧!


我心里大骂一声,这个何香玉和方大庆在玉米地里乱搞都能出来,按摩却没有时间了,还真他妈的会享受。


想了想,我就拄着拐棍出门了。


不过当我来到何香玉家门口的时候,却看到了方大庆鬼鬼祟祟向院子里瞅。


难道,他是来找何香玉的?


我想着这对狗男女可真贱,方大庆在这指不定又想干啥,以前,这货还老欺负我,想着我就来气,我轻轻的走过去,对着他的脚后跟就狠狠戳了下去去!


卧槽!方大庆脚跟正好被我戳了个正着,疼的他直翻白眼,转过身来就要骂人。


谁啊?看着他这样我心里别提有多爽,连忙假装看不见。


卧槽,方瞎子,你他妈的大白天的扮鬼啊?你戳到老子脚后跟了,知道吗?方大庆看到是我,没好气的说道。


是大庆啊?对不起啊,你也知道我瞎了,看不见,倒是你一个大活人看不见我?我慢条斯理的说道。


方大庆吃了个哑巴亏,悻悻的闪到一边去揉他的脚后跟。


我得意的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然后,我就走到何香玉的院门前,用余光看到方大庆正盯着我。


我上前敲了敲院门。


来了,来了!何香玉的声音响起,随及院门开了。


哟,是金宝啊!何香玉笑了笑,表情有些不自然,然后,她探出头朝门口看,方向好像就是在门口晃悠的方大庆。


香玉嫂,我来叫我晓慧回家吃饭的,你们应该忙完了吧?这个细节被我给注意到了,让我咋都感觉有点不对劲。


金宝,你晓慧今天中午在我这里吃。


她的话音一落,我就看见晓慧从堂屋走了出来。


金宝,你来了呀!晓慧笑盈盈的说道。


晓慧,咱们回去吃饭吧!我越来越觉得何香玉叫我晓慧来按摩,还留她在家里吃饭有些不对劲,才不管何香玉说什么。


但晓慧还真的和何香玉说好了,她颇为抱歉的说:金宝,我刚才已经答应香玉晓慧在她吃饭了,我手机没带,就没有给咱妈说。


这样,既然金宝来了,那就一块儿吃吧!何香玉说道,我给老婶子打个电话,给她说一声。


那麻烦你了。晓慧笑道,来,金宝,我们一块儿吃吧!


我也只好了一声。


然后,晓慧牵着我走进院里。


何香玉说道:晓岚妹子,你们去屋里坐着,我打电话。


好!


我看见何香玉走进了厨房,然后开始打电话。


晓慧牵着我进了堂屋,我看见桌上已经摆上了饭菜。


不得不说,这何香玉厨艺还算不错,桌上的饭菜看起来都色香味俱全的。


过了几分钟,何香玉就走了进来。


来,来,我们吃饭。她屁股还没坐下,又说道,晓岚妹子,这么丰盛的菜,我们喝点吧?我家今年酿了很多酒,老香了。


晓慧,不用那么客气,咱们吃菜就行。晓慧摆了摆手。


没关系的,咱自己家的酒,喝多少都没事!何香玉笑笑,金宝也可以喝点,我可知道你酒量不错。


金宝不能喝。晓慧说道,昨晚他同学聚会喝了不少。


没事儿,就喝一点!何香玉说完转身就走了。


哎,这香玉姐也太客气了。晓慧说道,金宝,听话,不要喝了。


晓慧,我没事儿,可以喝一点。我说道。


说实话,我的酒量还真不错,都是被我师父训练出来了。


他老人家爱喝酒。


随后,何香玉就抱了个酒坛子过来,又拿来三个杯子,在每个杯子里倒酒。


对了,晓岚妹子,你帮我去看下,我家小宝睡了没有,我想着这会儿他应该睡够了。何香玉说道。


小宝就是何香玉的儿子,才一岁多。


好!晓慧站起来朝卧室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何香玉从围裙的袋子里拿出一个小纸包,展开之后,就在晓慧和我的酒杯里倒了一些里面白色的粉末。


我的鼻子很灵,一闻就闻出来,是安眠药!


何香玉竟然在下安眠药。


她的目的绝对不单纯!


她刚才让我晓慧去卧室看她儿子,分明就是为了下药方便。


而我是个瞎子,她当然不用在乎我!


不过却被我看了个正着,那我要不要揭穿她?如果揭穿了,岂不是暴露我不是瞎子的事实?


这对我绝对没有啥好处。


我准备观察一下看看她到底啥目的再说。


何香玉下药之后,立马装作若无其事的坐了下来。


这时,晓慧也走了回来。


香玉姐,小宝已经睡着了。


那就好,我就是担心他一哭闹,我们饭都吃得不安生!何香玉说着,举起酒杯,来,晓岚妹子,我敬你一杯,谢谢你今天帮我按摩。


哎,香玉姐,你客气个啥,其实这些我都不会,也就是瞎按两下!晓慧也端起了杯子。


什么不会啊,我觉得很有效果啊,我现在腰都没事了。来,金宝,咱们一起喝一杯!


好!我也举起杯子。


然后,我们三个人都喝了一口,但我并没有咽下去,悄悄吐了,其实我还想制造一个机会不让我晓慧喝呢,可是转念一想,我晓慧和何香玉无冤无仇的不可能下伤害人的药,而且之后也解释不清楚,就没有选择阻止。


毕竟这样下来,我也能看到她到底想干什么了。


见我和我晓慧都喝了酒,何香玉笑得很欢,态度更热情了,来,吃菜。金宝,我给你夹一块!


谢谢!


香玉姐,你的手艺真不错呢!晓慧吃了一口菜,说道。


嘻嘻,马马虎虎了,我爸是个厨子,我也跟着学了些。来,来,继续喝!


我就心里想着,看你何香玉要闹什么幺蛾子!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之前在巷子口遇到的方大庆,心里莫名的打了个冷战!


开始,我是以为他是要来找何香玉干破事,今天何香玉家里没人,不正是好机会?


但何香玉为什么反而留下晓慧吃饭?


她又往晓慧的酒杯里下药。


我感觉不妙了!这个药又是安眠药。


何香玉叫晓慧来她家按摩,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阴谋!


我看何香玉是要帮方大庆睡我晓慧!


只是他们没有料到,我会出现,所以,我的酒杯里也放了安眠药。


一想到这里,我的后背就开始冒冷汗!


何香玉,方大庆这对狗男女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我晓慧的主意!


可现在怎么办呢?


晓慧已经喝了酒,我怎么来阻止呢?


要是我把事情捅穿了,我这个假瞎子也暴露了啊!


装瞎子这段时间,不说偷看晓慧了,这村里能看的女人我都看了,要是让他们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啊?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绝对不能暴露我自己啊!


可是,我又如何救晓慧呢?


唉,善良的晓慧啊,真是不知人心险恶啊!


我没心情吃饭了,而晓慧的那杯酒已经在何香玉的热情之下全喝了!


而墨镜后面,当我的眼睛看到院子里的厨房时,眼睛一亮!


有了!如果方大庆真要动我晓慧,我有办法对付了。


关键就是要需要一个机会!


正想着,晓慧突然说道:香玉姐,你这酒是多少度啊,我感觉好晕啊,眼皮子都抬不起来了。


显然,安眠药起效果了。


看来你还真喝不得酒呢!何香玉笑了笑,没关系,要是犯困就在我床上躺会了。


然后,她就起身搀扶晓慧,同时看向我。


我马上说道:香玉晓慧,我也晕啊!


没事儿,没事儿,你们睡一觉就好了,我扶你去床上躺着。何香玉说着,就扶着晓慧去了卧室。


等她出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把头搁在桌子上了。


金宝?金宝?


她连叫了我两声,又推搡了我几下。


我自然装着睡过去了。


嘻嘻,行了!


透过手指缝,我看她得意的一笑,然后就跑到院门口,拉开门,冲着外面招手!


然后,一个身影闪进院子里。


果然就是方大庆!


我心里有些紧张,担心我的计划会失败。


如果真的那样,就算在村里混不下去了,我也绝不会让晓慧被他祸害!


两个人进了堂屋。


何香玉有些担心的说道:大庆,这金宝还在这里,是不是有些麻烦?


方大庆说道:嘿嘿..金宝来了更好呀,等我睡了他的晓慧,然后再他脱光了放在她旁边,到时候,他们还以为是酒后乱性呢,根本就找不着我啊,哈哈……”


你咋那么坏呢!也就你能想得出来!何香玉吃笑道。


哈哈,刚才我还担心到底咋处理干完以后的事,现在这个金宝主动送上门来,可就不要怪我喽!


何香玉捂着嘴笑,这下你的目的达到喽。


哼,两年前,我看到他晓慧就想着有机会一定要把她上了,结果,他们那么快回了城,这下终于被我逮到机会了,妈的,我在外面等了这么久,出了一身的汗,我先去洗个澡,你去院门外看着,别让人进来!


那我的钱?


放心,事成之后我会给你!


那好吧,你快点!何香玉说完,就快步出了堂屋,然后消失在院门外。


而方大庆就去了卫生间洗澡。


我就是担心方大庆直接动晓慧,看来这家伙是准备好好享受一下啊,之前听了他的话我真恨不得拿把刀把他给剁了!


不过也正是他去洗澡了才给我抓住了机会。


我箭一般的窜出堂屋,飞快的钻进厨房里。


厨房的灶膛里还有暗火,旁边就是柴火堆。


我想到的办法就是在厨房里放火!


我直接用灶上的火柴就点燃了柴火堆,然后就跑出来,趴在桌子上继续装睡。


整个过程也就是一分钟左右。


柴火堆很快就燃了起来,不到两分钟,厨房里就黑烟直冒!


MMP,你们想动我晓慧,我让你们先付出一点代价!反正此刻的我已经被下药迷倒了,不会有人怀疑是我放的火!


也就在这个时候,院门被撞开,何香玉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


很显然,她在外面放风,看到了院子里冒出的浓烟。


妈呀,失火了!


这个时候,方大庆正从卫生间出来,一看这个状况,表情就不好了。


你快走,不然村里的人就要来了!何香玉冲他叫道。


这个时候,自然救火要紧。


我看见方大庆脸都气青了。


他二话没说,赶紧就冲出了院子。


这时,整个院子都是浓烟!


救火啊,救火啊!何香玉大叫道。


很快,村民们都来救火了。


何香玉向他们解释,她请我和晓慧吃饭,我们喝碎了,她出门买东西,结果回来发现厨房失火,估计是灶膛子里的火星溅到柴火堆上了。


我妈听到消息赶了过来,在村民的帮助下,把我和晓慧带回家。


而事后,我听说,何香玉的厨房被烧了个精光。


哼!真是活该!

俗话说得好,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方大庆既然敢惦记我晓慧,那就别怪我找机会收拾他了。


虽然我知道自己明面上斗不过他,但暗地里他和何香玉的事情给了我机会,到时候我从这方面下手,铁定能让这两个人在村子里混不下去!


农村人最忌讳的就是搞破鞋,要是让何香玉的老公知道他老婆偷人,他非宰了这对这狗男女不可!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自古以来,可是不共戴天。除非何香玉的老公愿意当王八,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有血性的人。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村东头转悠,实际上是去玉米地蹲守。


我料定那对狗男女一旦尝了腥,肯定是管不住嘴的。


他们两家平常都有人在,所以,最方便的地方还是玉米地里,只要动静不大,就算有人从小路上路过,也不会发觉。


而且,方大庆这个人比较嚣张,就喜欢祸害别人家的女人,享受这种快感,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里等着。


当然,这是个苦差事,但我只能守株待兔。


皇天不负有心人。


我等到第四天的时候,我终于看到方大庆从小路上来了!


他戴着草帽,背着背篓,急匆匆的走过来。


我赶紧钻进玉米地里,向他家的玉米地靠近。


没多久,我就听到了前面的动静。


我悄悄的接近,然后就看到前方十几米的位置,方大庆一边掰玉米,一边把玉米秆放倒。


几分钟之后,他就开辟出一个空地,然后从背篓里取出一张凉席,铺在了玉米秆上。


他一屁股坐下,一边擦汗,一边掏出手机。


此时,我跟他的距离不过五六米远,我是趁他掰玉米的时候,悄悄往前移动了。


说了几句话之后,他放下手机,又取出一瓶水喝着,然后就躺在凉席上,用衣服遮着脑袋休息。


我就拿出手机,打开摄影功能看下效果。


这些天,我玩手机也很麻溜了。


毕竟是盲人手机,效果不是很好,但至少能看得出来人的样子,这就足够了。


于是,我耐心的等着。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有动静了。


方大庆也站了起来。


很快,一个人出现了。


果然是何香玉!


她戴着草帽,穿着连衣裙。


嘿嘿,想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色笑道。


何香玉一把推开他,想个屁,你还没有赔我的厨房!


我又没动陈晓岚,赔个屁啊!方大庆哼了一声。


方大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何香玉绷着脸:老娘我冒着风险帮你干破事,厨房被烧了,你还不认帐了?


嘿嘿,认帐,认帐,我赔你一千块,怎么样?方大庆嘻皮笑脸的说道,一只手又伸了过去。


何香玉拂开他的手,不是一千块,是五千块!


哎,你厨房那些破东西值五千块?


是你答应要给我五千块的!何香玉瞪了他一眼,再说,老娘陪你睡觉不要钱?


——”


你不给钱是吧,那行,我走!何香玉作势要走。


方大庆一把拉住她,行,行,五千块就五千块,待会我给你转支付宝。


方大庆,你可不要耍赖,要是你不给我,以后咱们就一拍两散!


放心,我方大庆是什么人!绝不耍赖,不过,你还得帮我把陈晓岚弄到手。


可以,反正她现在又不走,有的是机会,不过,价钱另算!


行,行!方大庆贱笑道。


方大庆果然还想打我晓慧的主意。


那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


何香玉笑了一下,任由他搂着。


方大庆的一张嘴就在何香玉脸上拱着,然后一路向下,弄得何香玉咯咯直笑。


这下,我开始拍摄了。


之所以之前没有拍,我就是担心把我晓慧卷进来,这样就容易暴露我,我只需要拍到动作戏就行了。


方大庆恶狠狠的扒下何香玉的肩带,直接露出了两只又白又软的地方。


方大庆嘴里啃着,两只手也不闲着。


我看得火起!


说实话,这些天跟着晓慧睡,真是太折磨我了,好几次我都想扑在晓慧身上,痛痛快快的来一回。


结果,最后都是在晓慧的手中爆发了。


此时,我竭力控制着自己,两只手稳稳的拿着手机,以免晃动。


我那个角度刚好是侧对着他们,所以,拍得比较清晰。


很快,方大庆就掀开了何香玉的裙子,扛起她的双腿,轻车熟路的就怂了起来。


何香玉开始还是小声哼哼着,但很快就叫起来。


这声音比动作更能诱惑我。


我下面也有了反应。


说实话,论模样,何香玉比起村子里的其它已婚女人来说,还过得去,当然比起晓慧来,差了一大截。


晓慧那种白领气质更吸引我。


本来像晓慧这样的人跟我哥是八辈子打不到一根杆上,可阴差阳错的,我哥有一次从几个色狼手里救了晓慧之后,他们的命运就交织在一起了。


凉席上,一对狗男女忘情的纠缠着,看得我眼馋馋的。


太阳底下,两个人大汗淋漓,干劲十足。


趁他们在兴头上,我悄悄的撤退了。


回到家里,我溜回自己房间,看着视频来了一把。


当我冷静下来之后,就要考虑解决下一步的问题了。



现在我手上有了方大庆和何香玉偷情的视频,但是,要把它公布出来是一个问题。


要在不暴露我的前提下,如何让大家看到这个视频呢?


我总不能把手机扔在村子里,让别人捡到吧?


这是个盲人手机,一下就暴露我了。


正当我愁眉苦脸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小晴打来的。


我赶紧接了电话。


原来小晴睡午觉起来,她的脖子落了枕,叫我去帮她按摩一下。


于是,我给晓慧吱唔了一声,就拄着盲杖出了门。


没多久,我就来到周小晴院门前。


她家是一幢三层高的小洋房,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没办法,谁叫她家有钱呢?


光这院子都比其它人家大得多了,还是大铁门,可以开小汽车进出的。


我上前敲了门。


小门开了。


开门的竟然是方小凤,方大庆的妹妹。


她这几年在县城读书,只有假期才会回来。


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喝了酒,这么多年来她对我不错,至少从来没有叫我瞎子


今天她穿着一袭白色的连衣裙,扎着两根粗黑油亮的大辫子,带着甜甜的笑,像极了邻家小妹。


作为村长的女儿,她从小也没怎么吃苦,所以,那皮肤并不像村里其它女人那么黑,和周小晴差不多白净。


我装模作样站在那里,小晴,是你吗?


小凤一下笑了,是我啊,金宝!


是小凤啊,你也在啊!我露出笑容。


我刚来找小晴玩,结果她脖子落了枕,就给你打电话了,然后叫我来接你。


哦,哦,她家里没有人吗?


没有,都出去了。


小凤一边说着,一边牵着我往里走,然后直接上了楼上。


我们走进其中一间房,应该是小晴的卧室,立马就感觉到很凉爽了,应该是开着空调。


然后,我就看到了周小晴。


她穿着一件睡衣坐在床边,正在看电视,不过她的脖子却是歪着的,果然是落了枕。


她的那件睡衣很短,下摆在膝盖上方,而领口又很低,当我走近的时候,我完全可以从上方看见领口内的风光。


她还没有穿罩罩!


好白的两团!


我的呼吸一下就紧张起来!


虽然没有晓慧的大,但是比晓慧的更白,更坚挺!


金宝,快帮我按按,难受死了。周小晴一副痛楚的表情。


让我先摸摸!我伸出手来,先摸到了她的脸,滑滑的。


小晴并没有介意,毕竟我是瞎子。


然后,我摸到了她的脖子。


的确有点严重。我说道。


能治好吗?小晴急切的问道。


当然可以,你找个椅子坐好,我从后面帮你按。


于是,小凤搬了张椅子让小晴坐上,我站在了她的后面。


这下,我看她的领口风光就更方便了。


真像两个白白的馒头啊!


你轻一点啊,我怕疼!


小晴戚戚的说道。


疼肯定是有一点的,你要忍住才行!


我左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右手伸出姆指轻轻按着她的颈部,然后一边问她痛不痛,直到我找到最痛点,然后用拇指从该侧颈上方开始,直到肩背部为止,如此重复十分钟左右,她的脖子已经明显发热,已经渗出汗来。


其实落枕是由颈肌痉挛造成的,如此按摩之后,可使肌肉松弛而止痛。现在感觉怎么样?


咦,还真的不痛了!


说话间,我双手稍一用力,她的颈骨发出细微的脆响,随及脖子就复位了!


她叫了一声,跳了起来,然后左右扭动了一下脖子,随及笑道:哈,方金宝,你还真有两下子啊!


金宝,你还真能干呢!站在旁边的小凤也夸我。


金宝,来,剥瓜子。小晴把我拉到一边坐下,然后把一把瓜子放到我手里。


我剥了几颗,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听小晴对小凤说道:小凤,我买了几套内衣,你要不要看看?


小凤一撇嘴,内衣有什么好看的?


小晴笑了一下,你肯定没有见过。


那就看看呗!


于是,小晴走到衣柜前,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捧出一大堆衣服堆在床上。


当小晴拿起其中一件时,我的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那叫内衣吗?


那上面就一块布,什么时候,内衣这么省了?


这几个晚上,我看晓慧换内衣时,也从没见过这样节约布料的内衣。


我看到小凤的脸一下红了。


小晴,这怎么能穿啊?她显得很吃惊。


我就知道你不懂!小晴狡黠的一笑,这叫丁字裤,城里特别流行!


说话间,小晴瞟了我一眼,我连忙装作一本正经的坐着磕瓜子。


我一个瞎子,她俩当我不存在。


小晴,这、这穿上去,不会勒着吗?小凤羞羞的问道。


不会,很有感觉。我穿上给你看看!小晴妩媚的一笑。


我看出来了,小晴这一笑,和她刚才正儿八经的样子,那是判若两人!


虽然,她也才十八岁,可我听说,城里的女孩子特别开放,初中都开始恋爱,高中耍朋友的多的是,据说,高中想找个处女都难了!


然后,小晴就旁若无人的脱了睡衣!


她果然只穿了一件小内内。


我还没回过味来,她连小内内也脱了。


顿时,一具美得令人窒息的少女娇躯暴露在空气中!


虽然,她的胸没有晓慧的大,但是她的屁屁比晓慧的要挺翘,而且小腹更加结实,下面黑色的草丛乌黑发亮!


我感觉我的血液一部分冲上脑门,一部分冲向档部,我赶紧翘起了二郎腿,掩饰自己的窘态。


此时的我想走又不舍得走。


晓慧我是没法睡了,但是要是能睡到小晴,该多好啊!


哎呀,小晴,你的身材真不错呀!小凤也略带羡慕的说道。


我有空就去健身房锻炼。


原来这样啊,还是城里好呀!


没事儿,你进了城,也可以去锻炼,保准让男人见了眼馋!


去你的!


然后,小晴就穿上了那什么丁字裤


我一下就呆住了,感觉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看到小晴穿上丁字裤,我的身体都要炸了!


那小小的一块三角形布料堪堪遮住前面的缝隙,而且还是半透明的,看上去,里面若隐若现,腰上和屁股就是一根绳。


那根绳勒在屁股缝中,是舒服呢,还是难受呢?


但是,给人的感觉比不穿还要诱惑!这真的是内衣吗?


然后,小晴又穿上了配套的一件罩罩。


那罩罩用料也非常少,更让人喷血的是,恰恰在关键处,是空的。


我戴着墨镜,肆无忌惮的盯着她,下面硬的发疼!


这实在是让人喷血啊!


要是……要是晓慧穿这个在我面前,我非把她扑倒不可!


小晴得意的在小凤面前转了几个圈,怎么样?


小晴,这太羞人了!小凤的脸都红得像个苹果了。


土帽,这样才能诱惑男人,保管他们喷血!小晴笑得花枝乱颤。


小晴,你、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小凤有点吃惊的问道。


交男朋友算什么?小晴蛮不在乎的说道,我都交了好几个了,咯咯!


啊,小晴,你这么放得开啊!


你不会告诉我,你还是个处吧?小晴吃吃笑道。


我还没有交过男朋友。小凤羞羞答答的说道。


咯咯,你真保守!小晴色色的笑道,连男人的滋味都没有尝过吧?


小晴,我们县城哪有你们城里这么开放啊!小凤难为情的说道。


真是浪费啊!小晴眼珠子转了一下,我让你开开眼界!


什么呀?


小晴穿着丁字裤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实在让我受不了,我一下站了起来,小晴,你们玩,我先回去了。


她俩这才意识到屋里还有一个人呢!


她们一起回过头来,还没开口,两双眼睛就齐齐的盯在我的裤档上!


我那裤档上已经被我高高的顶起。


这二女的表情如当初晓慧看到我撒尿一样,眼睛瞪得溜圆,嘴巴张的非常大,我看到小晴还舔了一下嘴唇。


经过对比,我现在越发对我的本钱有了信心。


当然,她们是绝对想不到,是因为我看到小晴的身子。


小晴,我、我尿急,我想回去了!我难受的说道。


我巧妙的掩饰了自己的难堪,这一招已经在晓慧面前用过了,屡试不爽。


小晴也反应过来,马上说道:你回去干嘛,我家就有卫生间啊!我带你去!


不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用个卫生间而已。小晴上前两步,就拉住我的手。


她的手滑溜溜的,柔软无骨。


更要命的是,她就穿成那样,简直是要人命啊!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房间里就有卫生间,还挺宽敞,里面还放着一个大浴缸。


她把我牵到了蹲坑前,说道:金宝,就在这里可以了。尿完了,给我说一声,我给你开水洗手。


好的,谢谢。


那我出去了。


我用余光看到小晴把门关上了,但是,她人并没有出去!


她就站在门边,眼睛盯着我的档部!


我能怎么办呢,她欺我看不见,我能说破吗?


从刚才的对话中,我算是看出来了,小晴已经不是处了,而且还非常的开放!显然,我的这个尺寸吸引了她!


女人都喜欢大家伙吗?


我只好假装她不存在,扒下裤头就放水了。


年轻人就是猛,水龙头一喷出来,就直接飚到墙上去了!


我看到小晴的目光都痴了,一片火热!


看来,她交往的男人中,没有一个有我这么强劲的。


我一泡尿足足撒了一分多钟。


然后,我装模作样的叫道:小晴,我完事了。


小晴拉开了门,然后才说话,嘻嘻,你时间真久啊!


然后,我就看到小凤站在门外,一脸惊愕的看着我和小晴。


小晴却示意她不要出声。


然后,小晴把我带到洗手处,打开水龙头让我洗手,再递给我毛巾。


麻烦你了,小晴。我咧嘴笑道。


没事儿,大家乡里乡亲的,小时候,我们还经常一起玩呢!小晴娇笑道,没想到,一转眼,大家都成人了。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我也不知道你和小凤长成啥样子了,要是我哪天能看见了,我应该认不出你们了。我装傻装愣的说道。


嘻嘻,要是我们不说话,你肯定是认不出来了。小晴笑着,牵着我走出卫生间。


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又是一股邪火往上窜!


再这样下去,我已经没有借口了。


我只好说道:小晴,我还是先回去了,改天再玩。


小晴却拉住我不放,再坐会儿,过两天我就要回城了,以后见面不容易。


我一听,又有点舍不得了,虽然,我以后也是要进城的,但那至少也要一年后呢!


那好吧,我多坐会儿。


于是,小晴又拉着我坐下了。


然后,我就看见小晴冲着小凤比划,虽然,她嘴没有出声,但我看出来了,她是告诉小凤,我的尺寸很大!


小凤羞红了脸,小晴却是吃吃笑着。


然后,小晴就说道:小凤,来,我让你看看眼界!


接着,我就看到她从电视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碟片,然后,打开影碟机,把碟片放了进去。


我家里也有影碟机,是我哥结婚时带回来的,他们离开之后,爸妈几乎没有用过。


小晴,什么电影呀?小凤问道。


你马上就知道了。小晴狡黠的一笑。


电视机本来开着,小晴把音量调小了。


然后,电视画面就变了。


我一下目瞪口呆!


画面上一出来,就是两个光身子的男女,二话没说,抱在一起就干那事儿!


那女人正卖力的娇喘着,声音让人血脉贲张!


又是毛片!


妈呀,这是什么呀?


小凤一声尖叫!


她的脸的就红了,马上用双手给捂住了眼睛!


小晴却是一脸的淡定。

不得不说!


小晴真是开放啊,十八岁就交了几个男朋友不说,还看起毛片来了!


虽说,在我们乡下,十八岁就结婚的女孩子不少,但是,人家是冲着结婚去的,正儿八经是为了传宗接代,并不是乱搞的,就算乱搞那也是婚后的事,比如何香玉这样的。


但是,小晴还没有结婚呢!


这城里的人真是开放啊,这让我有了更大的期待。


哎呀,小晴,你别放了。小凤捂着眼说道。


小晴嘻嘻一笑,小凤,这有什么害羞的,男女之间不就是那么回事嘛!你先学习学习,免得以后进了城,人家笑你是个土包子!


哎呀,小晴,我、我都没有谈过恋爱,羞死人了。小凤还是捂着不放。


小凤,你的思想太保守了,你要是一辈子待在农村,我也不说了,可是你是要进城的,你先学习一下,不会吃亏!小晴一边说着,一边拉开小凤的手。


小凤面红面赤的松了手,把脸扭到一边去。


但我看到,她的余光还在瞟着电视。


她现在的心情就应该像我初次看到女人的光身子那样吧?


嘿嘿,谁没有第一次呢?


如果真让我从小晴和小凤之间选一个当老婆,我肯定是选小凤呢,毕竟人家是黄花闺女。至于小晴呢,做个男女朋友挺好。


这时候我也不能坐着不出声啊,毕竟我也听到了。


于是,我一脸懵逼的问道:小晴,你们在看什么电影啊,怎么都不说话啊,只听到女人在叫,她是怎么了?感觉有人在打她,好像也不对。我怎么听着有些别扭呢?


小晴吃吃笑起来,忘了这边还有一个更土的!


你们倒底在说什么呀?那女人的声音叫得怪怪的,我听了有些,有些……”我吐吐吞吞的说着,感觉身上起了火似的。


我摸着自己的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想,我这样说,才是正常的反应,她们反而不会起疑心。


说实话,光听那片子里的女人叫唤,是个正常男人就会受不了!


哈哈,金宝听了就有反应了!小晴一个劲儿的笑,好像是成心为了捉弄我的小凤。


再看小凤,脸红红的,不过眼睛却瞟着电视,抿着嘴,仿佛在强忍着什么。


小晴,你们倒底在看什么?我站了起来。


我下面的帐篷又支了起来,我感觉好热呢,我、我要走了!


我装腔作势的说道,我感觉自己也成了一个戏精。


小晴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上面,还拉着小凤,示意她看。


金宝,你要是觉得热的话,就去洗个澡吧!小晴媚笑道。


她走过来,身子几乎要贴着我了。


说实话,下面已经顶到她了,我打了个激灵,后退一步,差点摔倒。


小晴,不用了,我还是回去洗!我在想,她肯定又想偷看我!


金宝,没关系的,我这里的卫生间比你家的高级多了。


我看她抿着嘴唇,恨不得把我一口吞下去的模样!


乖乖,她才十八岁呢,感觉她比晓慧懂得还多,简直就是一个小妖精!


不过,这样的小妖精可真是勾人啊!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


小晴的脸一下变了,糟了,我爸爸回来了!小凤,你带金宝先回去!


然后,我就看到她去关电视。


小凤走过来,拉住了我,金宝,我们走。


哦,我的盲杖。


小晴把盲杖递给我。


于是,我和小凤下了楼。


刚走出堂屋,我就看到一个中年人走过来。


已经许多年没有见到小晴的父亲了,西装革履,很有派头,完全是城里老板的气质。


周叔叔好!小凤叫道。


周叔叔好!我也跟着叫道。


周青山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说道:呵呵,你是小凤,你是金宝吧!


是啊,周叔叔,我们来找小晴玩的。


那你们再玩会啊!


不了,我们回去了。


那好,以后来玩!


出了门,我和小凤分了手。


回到家里,看见我妈和晓慧正坐在堂屋说话。


金宝,回来啦?晓慧说道。


嗯。我慢腾腾的走进堂屋。


你不是给小晴治疗落枕吗,怎么去了这么半天?我妈问道。


哦,小凤也在那里,我和她们聊了会天。我说道,一想起刚才的情景,我心里的邪火就窜了起来。


我瞟了一眼晓慧,咽了一口口水,要是晓慧穿上丁字裤该是什么样子……


金宝,马瘸子回来了,你知道不?我妈打断了我的YY


马瘸子?我愣了一下,随及想起了一个人。


马富贵!


这家伙以前也是村里的一个混子,几年前,因为分田的事儿,他和方大庆发生了冲突。结果,方大庆伙同其它人把他打了,把他的一条腿给打瘸了,所以,马富贵就有了一个绰号马瘸子


随后,他就外出打工了,听说在一个工地当库管,很少回来。


我心里一下亮堂了!


这马瘸子跟方大庆可是死敌啊!


本来农村人娶个媳妇都不容易,现在马瘸子就更不容易娶媳妇了,三十出头的人了还打着光棍。


他不恨方大庆才怪!


要是让他知道视频的事儿,他肯定会报复方大庆!


妈,他怎么回来了?我不动声色的问道。


他妈这段时间不是病了吗,他是回来看她的。


哦,那看来要待上几天了。


那是当然的。


马瘸子自小没了父亲,是他母亲把他养大,这货没有什么优点,就是孝顺。


妈,晓慧,你们聊,我回屋休息会。


我回到屋里坐下。


马瘸子的出现,让我的计划有了实现的可能,这是老天给我机会啊!


想了一会儿之后,我有了头绪。


我必须要让马瘸子看到这个视频,但是,我没有U盘,也没有电脑,镇上熟人太多,那么,我要去县城一趟,买个U盘,把视频复制进去,再扔到马瘸子院子里。


至于他怎么做,就看他的了。


打定主意,我决定明天下午就去县城。

一整个晚上,我脑子里全是周小晴穿丁字裤的情景,最后厚着脸皮让晓慧用手帮我释放了一次,才安心睡下。


反正我和晓慧总要整点动静出来不是?


其实有时候我觉得,挨着晓慧睡也是一种煎熬啊!


虽然晓慧这几天表现得很规矩,我知道,她也在极力压抑着自己。


第二天上午,我揣着三百多块钱去了镇上。


虽然我现在出师了,但我在师父店里是没有工钱的,所以,在外的吃喝得从家里拿钱,因此,我身上随时有个几百块。


因为我有按摩认穴的基础,所以,我学起来针灸来,速度也快,只是,我没有机会真正的出手罢了。


上午忙完之后,我就从诊所出来,然后去了附近的车站。


在别人的帮助下,我坐上了去县城的车。


我去县城的次数很少,瞎了之后,就更没有去过了,所以,县城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候。


到了县城一看,变化真大呀!


马路变宽了,房子变多了,车水马龙。


看到县城变得这么繁华,我想,那大城市就更了不得了,听晓慧说,那里好玩的地方太多了。


可惜呀,我还要等上一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