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羞耻检查h*噗呲噗呲蜜汁飞溅

更新时间:2020-11-13 16:27:07

金宝,给你说实话,刚才差一点,晓慧就真想和你……你哥的身体一直不行,晓慧都没有尝到做女人的幸福滋味。可再怎么样,晓慧也不能背叛你哥,我是真的爱他,而他也是为了这个家才把身体弄垮了。


如今,他一个人在海外拼命工作,晓慧要是和你干了这种事儿,真是猪狗不如了!金宝,你的身体好,以后一定能给老汪家传宗接代的。


我闭上了眼睛,以后,在晓慧面前就还做一个瞎子吧!


虽然不得不承认,我也喜欢上了晓慧。


毕竟好女人谁不喜欢呢!


只可惜,她永远是我晓慧。

那一晚,睡在晓慧的床上,我睡得很香,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娶了一个跟晓慧一模一样的漂亮媳妇,以至于我直接乐得笑醒了。


睁眼一看,晓慧已经没在屋里了。


走出屋,我就看到我妈和晓慧坐在堂屋里说话。


哟,金宝,醒了呀!我妈看见我,笑眯眯的说道。


醒了!我揉了揉眼睛。

 文学


晓岚,快去把厨房的鸡汤端来!我妈说道。


晓慧起身离开了。


我妈拉着我的手,笑眯眯说道:金宝,怎么样,昨晚睡得舒服吗?


妈,你别问了,你不都听到了吗?


哟,还害羞呢!我妈喜滋滋说道,你呢,现在每晚都和晓慧睡,尽快让她的肚子大起来!


妈,要是我也不能生娃儿,咋办?


你瞎说什么!我妈打了我一下,你的身体壮得像小牛犊子,准能生!我问你晓慧了,昨天,你可是好好表现了一番。


呵呵傻笑起来。


所以,你妈一大早起来,就给你们炖了鸡汤,就是给你们补身体!我妈笑得很灿烂,仿佛她已经抱上了又白又胖的孙子。


这时,晓慧端着瓦罐进来了,然后给我盛了一碗鸡汤。


妈,我回来几天了,还没去镇上。待会,我带金宝去镇上转转,买点生活用品,也给金宝买几件衣裳。晓慧说道。


好,好!我也该去地里看看了,今天金宝他爸也应该回来了。我妈说着,就出了堂屋。


金宝,妈问你什么了?晓慧问道。


没问什么,她说,你告诉她,我的表现不错。我嘿嘿笑道。


晓慧脸红了一下。


美滋滋的喝完鸡汤后,晓慧在厨房收拾着,我在院门口等她。


正等着,我看到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从村口方向开了过来。


村里有小汽车的人不多,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正看着,那小汽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然后,从后座钻出一个年轻妹子来。


一看那妹子时尚的打扮,就是一个城里人。


她却快步朝我跑了过来。


那妹子很漂亮,皮肤很白,打扮清凉。


我正纳闷着,她却冲我叫道:金宝!


我猛然想起了一个人,失声问道:是小晴吗?


那女孩子咯咯一笑,是我啊,金宝!


我没有认错,眼前这个漂亮女孩就是同村的周小晴,不过在我十一岁那年,她就跟着家人搬到城里去了,这几年间,回来过几次,不过,这是我瞎了这么久之后,才重新看到她的样子,现在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你回来啦?我侧着脸笑道,眼睛却往她身上瞟。


小时候爱哭鼻子的小女孩子现在已经是含苞待放了,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特别是那城里人的气派,让我自形惭愧。


是啊,不是放暑假了吗,回来待几天,九月份我就要读大学了。小晴笑盈盈的说道。


好啊,恭喜你啊!我羡慕的说道,跟她比起来,我就是一个文盲啊!


说话间,晓慧的声音响起,金宝,在和谁说话呢?


晓慧走了出来,看到了周小晴。


晓慧,她叫周小晴,我们一个村的,回来玩。我说道。


呵呵,你好啊!晓慧笑着跟周小晴打招呼。


周小晴说道:呀,早听说你哥娶了个漂亮的媳妇,还真的很漂亮呢!


呵呵,你客气了。晓慧笑道,进来坐会吧!


不了,改天吧!小晴说道,对了,金宝,听说你在学按摩?


是啊,跟镇上那个老中医学,已经出师了。


不错啊,我们城里有一些盲人就开着按摩院,生意还不错,你有机会的话也可以去城里发展啊!


呵呵,我哥和晓慧就计划着去城里开按摩院,到时,我也跟着去。


那好啊,以后我们可以在城里见面了。


正说着,汽车的喇叭声响起。


金宝,晓慧,我爸在催我了,我先回去了,改天找你玩!


好啊!我点点头。


于是,周小晴转身朝汽车走去。


金宝,我们走吧!晓慧牵住了我。


我心里感慨啊,要是能娶到像小晴这样漂亮的老婆就好了。


没多久,我和晓慧来到镇上。


在镇上逛了一圈,晓慧买了些东西,也给我买了几件衣服。


然后,我带晓慧去了我学艺的中医诊所。


我师父叫赵安国,六十多岁了,在镇上开诊所已经超过二十年,在这十里八乡都是很出名的。


我师父最拿手的就是按摩和针灸,一治一个准。


按摩我是学会了,但针灸我没有学到,因为针灸摸穴比按摩还要准才行,否则,扎歪了会出事儿,因此,师父没有教我。


不过,现在我可以学了,但是,只能偷偷学。


技多不压身,这是师父教我的。


师父的诊所一向很忙,所以,我答应过两天就来诊所帮忙。


晚饭前,我爸回来了。


然后,我妈就拉着他回屋里说话去了,我老远就能听到我爸的笑声。


不用猜,就知道,我妈把晓慧和我睡觉的事给他说了。


其实,我爸想抱孙的心情比我妈还急,但是他一个大老爷们不可能向晓慧说件事,所以,只有我妈出马,而他就知趣的离开了。反正,邻村有亲戚,他爱住多久住多久,应该是我妈给他打了电话,他才回来了。


吃晚饭的时候,晓慧一直低着头。


我爸妈也识趣,根本没提昨天晚上的事儿,就说些他在外面做活的事儿。


吃过饭,爸妈就回屋看电视去了。


我在屋里玩了会手机,晓慧就叫我去洗澡。


洗完澡,我就跟晓慧去了她屋里。


晓慧坐在那里看电视,我也偷偷的看。


熄灯之后,我们就睡觉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外面有动静!


我就小声告诉了晓慧。


晓慧明白了,是我爸妈在外面听墙!


于是,晓慧就让我和她演戏。


关了灯,屋里黑黑的,外面根本看不清楚,所以,我和晓慧就在床上随便折腾着。


折腾了好一阵子,直到晓慧被我折腾的嗓子都喊哑了,才听到外面传来离去的脚步声!

第二天黄昏,周小晴就约了村里的一些亲戚朋友去镇上吃饭,也叫上了我,其间,我还见到了方大庆的妹妹方小凤。


她和周小晴同年,比我小一岁,今年也考上了城里的大学。


当晚,我喝了不少酒,还是晓慧来接我的。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大天亮了。


昨晚喝多了,躺在晓慧的床上就直接睡了。


我走出门,看见我妈在院子里洗菜。


哟,金宝,醒啦!我妈招呼道。


妈,晓慧呢?


我看到快中午了,晓慧这个时候应该不会在地里,而且爸也回来了,她更不可能去下地干活。


我妈说了,晓慧的一双手金贵,不能干粗活。


你小子,现在心里只有晓慧啦?我妈笑眯眯说道。


我干笑两声,妈,我就随便问问。


你晓慧跟何香玉去她家了。


何香玉?


说实话我对这娘们印象并不好,原因还是在之前有一次和晓慧一起去地里干活,被我两偷看到她和村里的村霸方大庆正在做那事。


要知道何香玉可是有男人的,她这是和方大庆在乱搞啊!


虽然事后晓慧脸色通红的没跟我多说什么,但我已经下意识的就觉得何香玉是和人搞破鞋的烂女人了,而晓慧更不应该和这种人待在一起!


她去何香玉家做什么?


哦,何香玉来找她,说这两天腰酸得很,让你晓慧给她按摩按摩!


晓慧又不会按摩!


你晓慧是这样说的,她说,让你醒了给何香玉按,何香玉说,她不想让男人按,传出去不好,就非要你晓慧按,说你晓慧做过大堂经理,再怎么也会按吧?你晓慧拗不过她,就被她拉去了。


我觉得晓慧这个人太单纯,当时她也看到何香玉和方大庆偷情啊!


这何香玉当了婊子还立牌坊,还不让男人按摩,我呸!


用得着去她家吗?我问道。


何香玉说,她出来孩子在家就没人看了,马上中午了,你看你晓慧给她忙完没?我妈说道。


妈,你给我晓慧打电话呀!我说道。


她走得急,电话没带。


那我去看一下吧!


我心里大骂一声,这个何香玉和方大庆在玉米地里乱搞都能出来,按摩却没有时间了,还真他妈的会享受。


想了想,我就拄着拐棍出门了。


不过当我来到何香玉家门口的时候,却看到了方大庆鬼鬼祟祟向院子里瞅。


难道,他是来找何香玉的?


我想着这对狗男女可真贱,方大庆在这指不定又想干啥,以前,这货还老欺负我,想着我就来气,我轻轻的走过去,对着他的脚后跟就狠狠戳了下去去!


卧槽!方大庆脚跟正好被我戳了个正着,疼的他直翻白眼,转过身来就要骂人。


谁啊?看着他这样我心里别提有多爽,连忙假装看不见。


卧槽,方瞎子,你他妈的大白天的扮鬼啊?你戳到老子脚后跟了,知道吗?方大庆看到是我,没好气的说道。


是大庆啊?对不起啊,你也知道我瞎了,看不见,倒是你一个大活人看不见我?我慢条斯理的说道。


方大庆吃了个哑巴亏,悻悻的闪到一边去揉他的脚后跟。


我得意的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然后,我就走到何香玉的院门前,用余光看到方大庆正盯着我。


我上前敲了敲院门。


来了,来了!何香玉的声音响起,随及院门开了。


哟,是金宝啊!何香玉笑了笑,表情有些不自然,然后,她探出头朝门口看,方向好像就是在门口晃悠的方大庆。


香玉嫂,我来叫我晓慧回家吃饭的,你们应该忙完了吧?这个细节被我给注意到了,让我咋都感觉有点不对劲。


金宝,你晓慧今天中午在我这里吃。


她的话音一落,我就看见晓慧从堂屋走了出来。


金宝,你来了呀!晓慧笑盈盈的说道。


晓慧,咱们回去吃饭吧!我越来越觉得何香玉叫我晓慧来按摩,还留她在家里吃饭有些不对劲,才不管何香玉说什么。


但晓慧还真的和何香玉说好了,她颇为抱歉的说:金宝,我刚才已经答应香玉晓慧在她吃饭了,我手机没带,就没有给咱妈说。


这样,既然金宝来了,那就一块儿吃吧!何香玉说道,我给老婶子打个电话,给她说一声。


那麻烦你了。晓慧笑道,来,金宝,我们一块儿吃吧!


我也只好了一声。


然后,晓慧牵着我走进院里。


何香玉说道:晓岚妹子,你们去屋里坐着,我打电话。


好!


我看见何香玉走进了厨房,然后开始打电话。


晓慧牵着我进了堂屋,我看见桌上已经摆上了饭菜。


不得不说,这何香玉厨艺还算不错,桌上的饭菜看起来都色香味俱全的。


过了几分钟,何香玉就走了进来。


来,来,我们吃饭。她屁股还没坐下,又说道,晓岚妹子,这么丰盛的菜,我们喝点吧?我家今年酿了很多酒,老香了。


晓慧,不用那么客气,咱们吃菜就行。晓慧摆了摆手。


没关系的,咱自己家的酒,喝多少都没事!何香玉笑笑,金宝也可以喝点,我可知道你酒量不错。


金宝不能喝。晓慧说道,昨晚他同学聚会喝了不少。


没事儿,就喝一点!何香玉说完转身就走了。


哎,这香玉姐也太客气了。晓慧说道,金宝,听话,不要喝了。


晓慧,我没事儿,可以喝一点。我说道。


说实话,我的酒量还真不错,都是被我师父训练出来了。


他老人家爱喝酒。


随后,何香玉就抱了个酒坛子过来,又拿来三个杯子,在每个杯子里倒酒。


对了,晓岚妹子,你帮我去看下,我家小宝睡了没有,我想着这会儿他应该睡够了。何香玉说道。


小宝就是何香玉的儿子,才一岁多。


好!晓慧站起来朝卧室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何香玉从围裙的袋子里拿出一个小纸包,展开之后,就在晓慧和我的酒杯里倒了一些里面白色的粉末。


我的鼻子很灵,一闻就闻出来,是安眠药!


何香玉竟然在下安眠药。


她的目的绝对不单纯!


她刚才让我晓慧去卧室看她儿子,分明就是为了下药方便。


而我是个瞎子,她当然不用在乎我!


不过却被我看了个正着,那我要不要揭穿她?如果揭穿了,岂不是暴露我不是瞎子的事实?


这对我绝对没有啥好处。


我准备观察一下看看她到底啥目的再说。


何香玉下药之后,立马装作若无其事的坐了下来。


这时,晓慧也走了回来。


香玉姐,小宝已经睡着了。


那就好,我就是担心他一哭闹,我们饭都吃得不安生!何香玉说着,举起酒杯,来,晓岚妹子,我敬你一杯,谢谢你今天帮我按摩。


哎,香玉姐,你客气个啥,其实这些我都不会,也就是瞎按两下!晓慧也端起了杯子。


什么不会啊,我觉得很有效果啊,我现在腰都没事了。来,金宝,咱们一起喝一杯!


好!我也举起杯子。


然后,我们三个人都喝了一口,但我并没有咽下去,悄悄吐了,其实我还想制造一个机会不让我晓慧喝呢,可是转念一想,我晓慧和何香玉无冤无仇的不可能下伤害人的药,而且之后也解释不清楚,就没有选择阻止。


毕竟这样下来,我也能看到她到底想干什么了。


见我和我晓慧都喝了酒,何香玉笑得很欢,态度更热情了,来,吃菜。金宝,我给你夹一块!


谢谢!


香玉姐,你的手艺真不错呢!晓慧吃了一口菜,说道。


嘻嘻,马马虎虎了,我爸是个厨子,我也跟着学了些。来,来,继续喝!


我就心里想着,看你何香玉要闹什么幺蛾子!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之前在巷子口遇到的方大庆,心里莫名的打了个冷战!


开始,我是以为他是要来找何香玉干破事,今天何香玉家里没人,不正是好机会?


但何香玉为什么反而留下晓慧吃饭?


她又往晓慧的酒杯里下药。


我感觉不妙了!这个药又是安眠药。


何香玉叫晓慧来她家按摩,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阴谋!


我看何香玉是要帮方大庆睡我晓慧!


只是他们没有料到,我会出现,所以,我的酒杯里也放了安眠药。


一想到这里,我的后背就开始冒冷汗!


何香玉,方大庆这对狗男女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我晓慧的主意!


可现在怎么办呢?


晓慧已经喝了酒,我怎么来阻止呢?


要是我把事情捅穿了,我这个假瞎子也暴露了啊!


装瞎子这段时间,不说偷看晓慧了,这村里能看的女人我都看了,要是让他们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啊?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绝对不能暴露我自己啊!


可是,我又如何救晓慧呢?


唉,善良的晓慧啊,真是不知人心险恶啊!


我没心情吃饭了,而晓慧的那杯酒已经在何香玉的热情之下全喝了!


而墨镜后面,当我的眼睛看到院子里的厨房时,眼睛一亮!


有了!如果方大庆真要动我晓慧,我有办法对付了。


关键就是要需要一个机会!


正想着,晓慧突然说道:香玉姐,你这酒是多少度啊,我感觉好晕啊,眼皮子都抬不起来了。


显然,安眠药起效果了。


看来你还真喝不得酒呢!何香玉笑了笑,没关系,要是犯困就在我床上躺会了。


然后,她就起身搀扶晓慧,同时看向我。


我马上说道:香玉晓慧,我也晕啊!


没事儿,没事儿,你们睡一觉就好了,我扶你去床上躺着。何香玉说着,就扶着晓慧去了卧室。


等她出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把头搁在桌子上了。


金宝?金宝?


她连叫了我两声,又推搡了我几下。


我自然装着睡过去了。


嘻嘻,行了!


透过手指缝,我看她得意的一笑,然后就跑到院门口,拉开门,冲着外面招手!


然后,一个身影闪进院子里。


果然就是方大庆!


我心里有些紧张,担心我的计划会失败。


如果真的那样,就算在村里混不下去了,我也绝不会让晓慧被他祸害!


两个人进了堂屋。


何香玉有些担心的说道:大庆,这金宝还在这里,是不是有些麻烦?


方大庆说道:嘿嘿..金宝来了更好呀,等我睡了他的晓慧,然后再他脱光了放在她旁边,到时候,他们还以为是酒后乱性呢,根本就找不着我啊,哈哈……”


你咋那么坏呢!也就你能想得出来!何香玉吃笑道。


哈哈,刚才我还担心到底咋处理干完以后的事,现在这个金宝主动送上门来,可就不要怪我喽!


何香玉捂着嘴笑,这下你的目的达到喽。


哼,两年前,我看到他晓慧就想着有机会一定要把她上了,结果,他们那么快回了城,这下终于被我逮到机会了,妈的,我在外面等了这么久,出了一身的汗,我先去洗个澡,你去院门外看着,别让人进来!


那我的钱?


放心,事成之后我会给你!


那好吧,你快点!何香玉说完,就快步出了堂屋,然后消失在院门外。


而方大庆就去了卫生间洗澡。


我就是担心方大庆直接动晓慧,看来这家伙是准备好好享受一下啊,之前听了他的话我真恨不得拿把刀把他给剁了!


不过也正是他去洗澡了才给我抓住了机会。


我箭一般的窜出堂屋,飞快的钻进厨房里。


厨房的灶膛里还有暗火,旁边就是柴火堆。


我想到的办法就是在厨房里放火!


我直接用灶上的火柴就点燃了柴火堆,然后就跑出来,趴在桌子上继续装睡。


整个过程也就是一分钟左右。


柴火堆很快就燃了起来,不到两分钟,厨房里就黑烟直冒!


MMP,你们想动我晓慧,我让你们先付出一点代价!反正此刻的我已经被下药迷倒了,不会有人怀疑是我放的火!


也就在这个时候,院门被撞开,何香玉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


很显然,她在外面放风,看到了院子里冒出的浓烟。


妈呀,失火了!


这个时候,方大庆正从卫生间出来,一看这个状况,表情就不好了。


你快走,不然村里的人就要来了!何香玉冲他叫道。


这个时候,自然救火要紧。


我看见方大庆脸都气青了。


他二话没说,赶紧就冲出了院子。


这时,整个院子都是浓烟!


救火啊,救火啊!何香玉大叫道。


很快,村民们都来救火了。


何香玉向他们解释,她请我和晓慧吃饭,我们喝碎了,她出门买东西,结果回来发现厨房失火,估计是灶膛子里的火星溅到柴火堆上了。


我妈听到消息赶了过来,在村民的帮助下,把我和晓慧带回家。


而事后,我听说,何香玉的厨房被烧了个精光。


哼!真是活该!

俗话说得好,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方大庆既然敢惦记我晓慧,那就别怪我找机会收拾他了。


虽然我知道自己明面上斗不过他,但暗地里他和何香玉的事情给了我机会,到时候我从这方面下手,铁定能让这两个人在村子里混不下去!


农村人最忌讳的就是搞破鞋,要是让何香玉的老公知道他老婆偷人,他非宰了这对这狗男女不可!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自古以来,可是不共戴天。除非何香玉的老公愿意当王八,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有血性的人。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村东头转悠,实际上是去玉米地蹲守。


我料定那对狗男女一旦尝了腥,肯定是管不住嘴的。


他们两家平常都有人在,所以,最方便的地方还是玉米地里,只要动静不大,就算有人从小路上路过,也不会发觉。


而且,方大庆这个人比较嚣张,就喜欢祸害别人家的女人,享受这种快感,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里等着。


当然,这是个苦差事,但我只能守株待兔。


皇天不负有心人。


我等到第四天的时候,我终于看到方大庆从小路上来了!


他戴着草帽,背着背篓,急匆匆的走过来。


我赶紧钻进玉米地里,向他家的玉米地靠近。


没多久,我就听到了前面的动静。


我悄悄的接近,然后就看到前方十几米的位置,方大庆一边掰玉米,一边把玉米秆放倒。


几分钟之后,他就开辟出一个空地,然后从背篓里取出一张凉席,铺在了玉米秆上。


他一屁股坐下,一边擦汗,一边掏出手机。


此时,我跟他的距离不过五六米远,我是趁他掰玉米的时候,悄悄往前移动了。


说了几句话之后,他放下手机,又取出一瓶水喝着,然后就躺在凉席上,用衣服遮着脑袋休息。


我就拿出手机,打开摄影功能看下效果。


这些天,我玩手机也很麻溜了。


毕竟是盲人手机,效果不是很好,但至少能看得出来人的样子,这就足够了。


于是,我耐心的等着。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有动静了。


方大庆也站了起来。


很快,一个人出现了。


果然是何香玉!


她戴着草帽,穿着连衣裙。


嘿嘿,想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色笑道。


何香玉一把推开他,想个屁,你还没有赔我的厨房!


我又没动陈晓岚,赔个屁啊!方大庆哼了一声。


方大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何香玉绷着脸:老娘我冒着风险帮你干破事,厨房被烧了,你还不认帐了?


嘿嘿,认帐,认帐,我赔你一千块,怎么样?方大庆嘻皮笑脸的说道,一只手又伸了过去。


何香玉拂开他的手,不是一千块,是五千块!


哎,你厨房那些破东西值五千块?


是你答应要给我五千块的!何香玉瞪了他一眼,再说,老娘陪你睡觉不要钱?


——”


你不给钱是吧,那行,我走!何香玉作势要走。


方大庆一把拉住她,行,行,五千块就五千块,待会我给你转支付宝。


方大庆,你可不要耍赖,要是你不给我,以后咱们就一拍两散!


放心,我方大庆是什么人!绝不耍赖,不过,你还得帮我把陈晓岚弄到手。


可以,反正她现在又不走,有的是机会,不过,价钱另算!


行,行!方大庆贱笑道。


方大庆果然还想打我晓慧的主意。


那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


何香玉笑了一下,任由他搂着。


方大庆的一张嘴就在何香玉脸上拱着,然后一路向下,弄得何香玉咯咯直笑。


这下,我开始拍摄了。


之所以之前没有拍,我就是担心把我晓慧卷进来,这样就容易暴露我,我只需要拍到动作戏就行了。


方大庆恶狠狠的扒下何香玉的肩带,直接露出了两只又白又软的地方。


方大庆嘴里啃着,两只手也不闲着。


我看得火起!


说实话,这些天跟着晓慧睡,真是太折磨我了,好几次我都想扑在晓慧身上,痛痛快快的来一回。


结果,最后都是在晓慧的手中爆发了。


此时,我竭力控制着自己,两只手稳稳的拿着手机,以免晃动。


我那个角度刚好是侧对着他们,所以,拍得比较清晰。


很快,方大庆就掀开了何香玉的裙子,扛起她的双腿,轻车熟路的就怂了起来。


何香玉开始还是小声哼哼着,但很快就叫起来。


这声音比动作更能诱惑我。


我下面也有了反应。


说实话,论模样,何香玉比起村子里的其它已婚女人来说,还过得去,当然比起晓慧来,差了一大截。


晓慧那种白领气质更吸引我。


本来像晓慧这样的人跟我哥是八辈子打不到一根杆上,可阴差阳错的,我哥有一次从几个色狼手里救了晓慧之后,他们的命运就交织在一起了。


凉席上,一对狗男女忘情的纠缠着,看得我眼馋馋的。


太阳底下,两个人大汗淋漓,干劲十足。


趁他们在兴头上,我悄悄的撤退了。


回到家里,我溜回自己房间,看着视频来了一把。


当我冷静下来之后,就要考虑解决下一步的问题了。



现在我手上有了方大庆和何香玉偷情的视频,但是,要把它公布出来是一个问题。


要在不暴露我的前提下,如何让大家看到这个视频呢?


我总不能把手机扔在村子里,让别人捡到吧?


这是个盲人手机,一下就暴露我了。


正当我愁眉苦脸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小晴打来的。


我赶紧接了电话。


原来小晴睡午觉起来,她的脖子落了枕,叫我去帮她按摩一下。


于是,我给晓慧吱唔了一声,就拄着盲杖出了门。


没多久,我就来到周小晴院门前。


她家是一幢三层高的小洋房,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没办法,谁叫她家有钱呢?


光这院子都比其它人家大得多了,还是大铁门,可以开小汽车进出的。


我上前敲了门。


小门开了。


开门的竟然是方小凤,方大庆的妹妹。


她这几年在县城读书,只有假期才会回来。


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喝了酒,这么多年来她对我不错,至少从来没有叫我瞎子


今天她穿着一袭白色的连衣裙,扎着两根粗黑油亮的大辫子,带着甜甜的笑,像极了邻家小妹。


作为村长的女儿,她从小也没怎么吃苦,所以,那皮肤并不像村里其它女人那么黑,和周小晴差不多白净。


我装模作样站在那里,小晴,是你吗?


小凤一下笑了,是我啊,金宝!


是小凤啊,你也在啊!我露出笑容。


我刚来找小晴玩,结果她脖子落了枕,就给你打电话了,然后叫我来接你。


哦,哦,她家里没有人吗?


没有,都出去了。


小凤一边说着,一边牵着我往里走,然后直接上了楼上。


我们走进其中一间房,应该是小晴的卧室,立马就感觉到很凉爽了,应该是开着空调。


然后,我就看到了周小晴。


她穿着一件睡衣坐在床边,正在看电视,不过她的脖子却是歪着的,果然是落了枕。


她的那件睡衣很短,下摆在膝盖上方,而领口又很低,当我走近的时候,我完全可以从上方看见领口内的风光。


她还没有穿罩罩!


好白的两团!


我的呼吸一下就紧张起来!


虽然没有晓慧的大,但是比晓慧的更白,更坚挺!


金宝,快帮我按按,难受死了。周小晴一副痛楚的表情。


让我先摸摸!我伸出手来,先摸到了她的脸,滑滑的。


小晴并没有介意,毕竟我是瞎子。


然后,我摸到了她的脖子。


的确有点严重。我说道。


能治好吗?小晴急切的问道。


当然可以,你找个椅子坐好,我从后面帮你按。


于是,小凤搬了张椅子让小晴坐上,我站在了她的后面。


这下,我看她的领口风光就更方便了。


真像两个白白的馒头啊!


你轻一点啊,我怕疼!


小晴戚戚的说道。


疼肯定是有一点的,你要忍住才行!


我左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右手伸出姆指轻轻按着她的颈部,然后一边问她痛不痛,直到我找到最痛点,然后用拇指从该侧颈上方开始,直到肩背部为止,如此重复十分钟左右,她的脖子已经明显发热,已经渗出汗来。


其实落枕是由颈肌痉挛造成的,如此按摩之后,可使肌肉松弛而止痛。现在感觉怎么样?


咦,还真的不痛了!


说话间,我双手稍一用力,她的颈骨发出细微的脆响,随及脖子就复位了!


她叫了一声,跳了起来,然后左右扭动了一下脖子,随及笑道:哈,方金宝,你还真有两下子啊!


金宝,你还真能干呢!站在旁边的小凤也夸我。


金宝,来,剥瓜子。小晴把我拉到一边坐下,然后把一把瓜子放到我手里。


我剥了几颗,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听小晴对小凤说道:小凤,我买了几套内衣,你要不要看看?


小凤一撇嘴,内衣有什么好看的?


小晴笑了一下,你肯定没有见过。


那就看看呗!


于是,小晴走到衣柜前,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捧出一大堆衣服堆在床上。


当小晴拿起其中一件时,我的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那叫内衣吗?


那上面就一块布,什么时候,内衣这么省了?


这几个晚上,我看晓慧换内衣时,也从没见过这样节约布料的内衣。


我看到小凤的脸一下红了。


小晴,这怎么能穿啊?她显得很吃惊。


我就知道你不懂!小晴狡黠的一笑,这叫丁字裤,城里特别流行!


说话间,小晴瞟了我一眼,我连忙装作一本正经的坐着磕瓜子。


我一个瞎子,她俩当我不存在。


小晴,这、这穿上去,不会勒着吗?小凤羞羞的问道。


不会,很有感觉。我穿上给你看看!小晴妩媚的一笑。


我看出来了,小晴这一笑,和她刚才正儿八经的样子,那是判若两人!


虽然,她也才十八岁,可我听说,城里的女孩子特别开放,初中都开始恋爱,高中耍朋友的多的是,据说,高中想找个处女都难了!


然后,小晴就旁若无人的脱了睡衣!


她果然只穿了一件小内内。


我还没回过味来,她连小内内也脱了。


顿时,一具美得令人窒息的少女娇躯暴露在空气中!


虽然,她的胸没有晓慧的大,但是她的屁屁比晓慧的要挺翘,而且小腹更加结实,下面黑色的草丛乌黑发亮!


我感觉我的血液一部分冲上脑门,一部分冲向档部,我赶紧翘起了二郎腿,掩饰自己的窘态。


此时的我想走又不舍得走。


晓慧我是没法睡了,但是要是能睡到小晴,该多好啊!


哎呀,小晴,你的身材真不错呀!小凤也略带羡慕的说道。


我有空就去健身房锻炼。


原来这样啊,还是城里好呀!


没事儿,你进了城,也可以去锻炼,保准让男人见了眼馋!


去你的!


然后,小晴就穿上了那什么丁字裤


我一下就呆住了,感觉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看到小晴穿上丁字裤,我的身体都要炸了!


那小小的一块三角形布料堪堪遮住前面的缝隙,而且还是半透明的,看上去,里面若隐若现,腰上和屁股就是一根绳。


那根绳勒在屁股缝中,是舒服呢,还是难受呢?


但是,给人的感觉比不穿还要诱惑!这真的是内衣吗?


然后,小晴又穿上了配套的一件罩罩。


那罩罩用料也非常少,更让人喷血的是,恰恰在关键处,是空的。


我戴着墨镜,肆无忌惮的盯着她,下面硬的发疼!


这实在是让人喷血啊!


要是……要是晓慧穿这个在我面前,我非把她扑倒不可!


小晴得意的在小凤面前转了几个圈,怎么样?


小晴,这太羞人了!小凤的脸都红得像个苹果了。


土帽,这样才能诱惑男人,保管他们喷血!小晴笑得花枝乱颤。


小晴,你、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小凤有点吃惊的问道。


交男朋友算什么?小晴蛮不在乎的说道,我都交了好几个了,咯咯!


啊,小晴,你这么放得开啊!


你不会告诉我,你还是个处吧?小晴吃吃笑道。


我还没有交过男朋友。小凤羞羞答答的说道。


咯咯,你真保守!小晴色色的笑道,连男人的滋味都没有尝过吧?


小晴,我们县城哪有你们城里这么开放啊!小凤难为情的说道。


真是浪费啊!小晴眼珠子转了一下,我让你开开眼界!


什么呀?


小晴穿着丁字裤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实在让我受不了,我一下站了起来,小晴,你们玩,我先回去了。


她俩这才意识到屋里还有一个人呢!


她们一起回过头来,还没开口,两双眼睛就齐齐的盯在我的裤档上!


我那裤档上已经被我高高的顶起。


这二女的表情如当初晓慧看到我撒尿一样,眼睛瞪得溜圆,嘴巴张的非常大,我看到小晴还舔了一下嘴唇。


经过对比,我现在越发对我的本钱有了信心。


当然,她们是绝对想不到,是因为我看到小晴的身子。


小晴,我、我尿急,我想回去了!我难受的说道。


我巧妙的掩饰了自己的难堪,这一招已经在晓慧面前用过了,屡试不爽。


小晴也反应过来,马上说道:你回去干嘛,我家就有卫生间啊!我带你去!


不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用个卫生间而已。小晴上前两步,就拉住我的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