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被连日两次口述-久违的重逢感慨

更新时间:2020-11-13 16:58:23

唉呀,一天终于结束了,就在这儿吧,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我就先坐在这儿吧。”许岭皖说着脱掉秋季外套随手扔在了旁边的水泥地上,随即他坐到了天台角落的一个石凳上。

  许岭皖是大城市一个普通的搞艺术的人员,他对这个生计很苦恼,因为不好赚钱,他对这个生计也很热爱,因为艺术是他的灵魂。

  今天他遇到了多年前的老友,与老友叙了叙旧并共进了午餐,在吃饭的讨论中,他对老友的变化感觉很好奇,他了解到老友在各个地方都打拼过,尝试了很多职业,并且认识各层各界的人士,他发现老友的人生阅历非常丰富,于是就想和老友讨论一下生活和人生,最后他与老友商量好了在一座对着夕阳的大楼顶边讨论人生边观赏夕阳。

  许岭皖坐在石凳上带着耳机听了一下歌曲,听着听着就打起了瞌睡,一阵凉风吹过,他感到了一阵寒意,又清醒了过来,醒后他起身看了看天台周围的景色,他感觉很美,他看到身边那些高低不平的大厦围着一个湖,因为那个湖有点远,大厦又很高,所以看起来就像围在大厦中间一样,夕阳打在了湖的中间,反射出了零零散散的金色波浪。林立的高楼围着这座湖,与在更远的夕阳组成了一副油画。

  “啊,真美,这就是艺术!”许岭皖张开双臂说道。

  他徘徊了起来。

  “这伙计咋还不来啊,我都等了半个小时了。想不到他混得这么好了,唉…嗯?老朋友,你…你来了,哎呀,你咋这么慢啊,我都等你好久了!”他伸过去向老友握手。

  老友接过手说“老许,我去买了一些零食,还带了两件我家里的羽绒服,你看,还有两瓶啤酒呢!”老友的左手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很多零食还有一些酒,右手驮着两件黑色的羽绒服。

  “这太麻烦你了,我来吧。”许岭皖接过了这些东西。

  “看来你也想跟我大谈一下啊,哈哈哈哈哈,我们两个今天就穿好衣服放开心地谈吧。”许岭皖看着零食中间的几瓶啤酒说道。

  老友捡起了许岭皖的衣服放在了旁边的石凳上,放下后他又回头看着许岭皖说“你还穿吗?”

 文学

  许岭皖“啊,不,你就放在这儿吧,我穿你带来的衣服就行了。”他指着那个石凳说道。

  “嗯…我看看你都买了些什么啊,这个,最经典的雪花啤酒,可是,就两瓶啊,我们两个大男人两下就喝完了,不过瘾!”许岭皖攥着啤酒瓶底说道。

  老友“诶诶诶,你再看看,看看里面还有什么。”

  许岭皖又翻了翻塑料袋“喔,这是茅台,不错啊,诶,里面还有两盒中华!”

  老友“一盒是我们一起抽的,还有一盒是专门给你留着的。”

  “啊,谢谢了,老朋友,唉,我们好多年没见面啦,这次真的是偶然间碰到你了。”许岭皖说着一屁股坐到了老友坐着的石凳旁边的水泥地上,然后从袋子里拿出了两瓶啤酒,其中一瓶递给了老友。

  老友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开瓶器“给。”

  许岭皖用手一推“别,我这瓶用牙齿开就行了。”

  “呀…呀”牙齿使劲儿地咬了几下,啤酒瓶碰的一下开了。

  老友把放在地上的两件羽绒服拿了过来,跟许岭皖批上了。

  “谢谢。”许岭皖说。

  老友边穿衣服边问“你这些年过得怎样啊?”

  “自从搞了艺术之后就一直这样了,没什么搞头啊,虽然曾经也辉煌过几次,可是现在,仍然那吊样,你说,我的这人生就像我用嘴开啤酒瓶一样,有时候使劲开,里面蹦出来的是爽口的啤酒,有时候呢,你咬的牙都疼了,嘴也裂了缝,结果发现这是个空瓶。”说完就大喝了一口。

  老友笑了笑,手里把玩着开瓶器说“那就用开瓶器呗,用嘴干什么,自己逞强也不舒服。”说完打开啤酒瓶也喝了起来。

  许岭皖“说得那么简单,做起来难啊,自从我搞了艺术后,生活就复杂了许多,当年我学了艺,你直接纯文化考得大学,虽然我的总分数比你多一点,但是除掉这个,我远远不能跟你比,你现在是搞经济管理的吧。”说完又呷了一口

  老友“金融会计。”

  许岭皖“哦哦哦,挺不错的一个职业。”

  老友“这个之前还当了老师的,后来觉得不行又回归了专业。”

  “老师这行不好干呐,虽然假期多工资也稳定,但干起来累,吃亏不讨好。”许岭皖说着摇了摇头。

  老友“我觉得还行,搞这个的时候认识了许多教师,他们人都挺不错的,而且跟他们相处比别的职业也融洽许多,在职场上面啊,到处是勾心斗角的,你当老师,本本分分地教书,学校按部就班地跟你发工资,而且还有假期放,只不过因为个人的一些情况,我还是辞职了。”

  “嗯,毕竟是教师,虽然学校对老师来说也是职场,但比社会上的好多了,他们作为国家未来希望的助力者,神圣多了……有火机吗?点根烟抽抽。”许岭皖放下喝完的啤酒瓶又拿起中华香烟说道。

  老友递给了他,说“那你这些年具体怎么样呢?”

  “刚开始也是做的自己的专业,当了设计师,可是,不好做,同行的太多了,竞争力太强了。”说完捧起手点起了烟。

  老友“那你之后做了什么呢?应该还是与艺术有关的吧?”

  “那不然呢,别的我做不来,我这辈子啊,就只能靠这个吃饭咯!”许岭皖昂着头吐口烟说。

  “其实你这门能做的东西挺多的嘛,你可以多学一下别的啊,在这个系里面,现在好多东西需要用到设计啊。”老友说。

  许岭皖“唉,你不懂,这不是像你说的那么好搞的,什么都要有想法。”

  老友“我看你啊,跟以前一样,没怎么变,你这个人还是太懒了,不敢下点苦功。”

  “哈哈哈哈,是啊,我一直都这么怕苦,不过我近来还是做了一些事情的,我学习做那个网站视频,就是发一下绘画或者产品设计的东西,然后吸引粉丝赚一点人气和钱。”许岭皖笑着说。

  “我觉得你吧,还是做点正当的活儿,这些东西不是很容易做成的,你应该多看看,多尝试尝试。”

  老友说完起身走了起来,他在天台上观望着下面的景色,路上的车密密麻麻地像蚂蚁一样前行,汽车声和人的嘈杂声混合在一起,他又抬起头看了一下前面的夕阳,转过头来对正发呆的许岭皖说“人生就像上楼一样,你站得越高,看的东西才更清晰,才能更容易看透一些你曾经看不透的问题。”

  许岭皖把烟在地上揉熄后起身走到了老友的身旁。

  老友的脸上被夕阳映成了金色,他看着老友的脸色想起了长久没见面的老父亲,许岭皖说“对艺术本身我很热爱,艺术就是一种享受,可是靠这个生存还是有点麻烦的。”

  老友望着湖的脸转过来看着他说“艺术很好混出名堂的,我觉得艺术这行业很好做,或者说,如果你不好好把握的话是很难有出头,但是你好好把握的话也很容易混,而你就是不敢尝试,两者都没有,根本没有什么苗头。”

  许岭皖正开口要说什么,老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在上学的时候对什么事情都很随缘,走一步是一步,可是这样不行啊,事情总会发生变化的,你不可能随着自己任意的想法去做什么,做什么事情都是要练好基础再把握机会的。”

  许岭皖说“哎,不亏是学会计的,想问题就是条条有理,你说得很对,我刚好跟你相反,生活特别散乱,这点我是需要改。”

  许岭皖又走到天台的另一边,胳膊趴在围墙上看着下面越来越少的车流说“散乱,艺术不就散乱美吗?我在生活中还是会发现很多美的,虽然物质上不是很出色,但精神层面上还不错。”

  他指了指晚霞说“你看,这景色多美,我好久没感受到这种画面了,你再看看下面,下面的人劳累了一天回家,继续准备着第二天的行程,美就在这里,跟他们一同存在,可他们就是不会注意到这些美景,只会为了每天的生计而忙活,来拍个照吧,我记得我们小时候在学校组织的夏令营里,一起拍了个合影的,也是以晚霞为背景,我记得这次之后就没怎么见过你了,你当时转学了。”

  老友一直对着夕阳说“是啊,当初还是你们一起留我的,本来我父母让我一放假就搬走,但你们想跟我一起过最后的玩乐时光,所以我就勉强又留了几天。时间真快啊,分别之后,一切都变了好多。”

  “你刚刚不说我没怎么变吗?”许岭皖又走到老友身旁说。

  老友“我是说物是人非,人的本性是不会变,可是你除了小时候的懒散以外也是变了很多的。”

  许岭皖“要不我们来谈谈人生吧,哲学意义上的人生,我最喜欢听这种终极类型的话题了。”

  许岭皖“你觉得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老友“咋一开始就问这种严肃的话题啊,我…”

  许岭皖抢着说“随便聊聊就行了,就聊你这半辈子对这世界的感受吧,要不,我们再开一瓶白酒吧。”

  老友“好,拿过来吧。”

  许岭皖从袋子里拿出了那两瓶茅台递给了老友,说“我们喝吧,酒后吐真言,说不定我们半醉半醒地聊,会把心中的事情都吐诉出来呢。”

  天黑了,最后一丝夕阳从山间落下,被夕阳照成火红的云朵消失了,湖也没有了亮光,天台周围的大厦渐渐亮了起来。

  “先抽根烟再喝,暖暖身子。”许岭皖把烟递给老友并帮他点起了烟,接着说“一边抽烟一边喝酒,然后再回味人生,这就是享受。”

  老友小吸了一口,吐出了一缕烟圈。

  “你看,房子里的人们,每一户都是一种人生。”老友指着亮着的窗户说。

  许岭皖也点了一根抽了起来,他看着大厦说“这些人,今天是这样,说不定几十年后就不住在这儿了,有的人住的房子更低了,有的人住得更豪华了。”

  老友“物是人非啊,其实绝大部分人这一生都在思考怎么去活,而没有真正去活。”

  许岭皖抖了一下烟灰说“你这说的什么意思?太深奥了。”

  老友“哎呀,这你不知道吗,你说要谈哲学点的,这都不明白,我的意思是说很多人只是在想怎么过好日子,结果真正没有去做多少,很多都只是在想,注意'想’这个字。”

  “就是说想得多,做得少嘛,是不是?”许岭皖回答。

  “对了一半,不过不准确,我的理解是—大多数人忽视了自己真正想要去做的事,每个人在为生活奔波的过程中还在想该怎么做才能让世人觉得完美,该怎么做才能获得别人的认同,完全就是活在个人感情底下,活在别人的看法下面,这样真的挤掉了很多自己真正追求的东西,我不是说丢掉了自己的目标啊,只是觉得不实质不纯粹了,就是说为了活出让别人看起来很好的样子。”

  许岭皖提起了兴奋劲,说“对,人应该是为了自己才活的,为了爱情、家庭、朋友,为了自己一生的信仰和追求才活的。”

  “《自卑与超越》这本书你看过吗?”老友问。

  许岭皖“听过,不就是外国那本很有名的心里书籍呗,教人怎么不自卑。”

  “它讲的是,自卑心理并不是那些自卑感很强的人才有的,而是每个人都有,因为自卑才促使了人们活下去的动力。”老友解释到。

  许岭皖感觉有点冷了,他看着天上的星星感觉有点空虚,他在天台来来回回走了几步,没有接老友的话,一直在听他说。

  “我前面讲的,人很多时候活在别人的看法下面,而导致了很多问题,阻碍了前行,就像书里面讲的‘自卑'。”

  许岭皖又走到了围墙上扶着,望了望绚丽的城市灯光,他的眼神里好像多了一丝感叹,说“你不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卑感吗,那人活在了别人的眼皮底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人生来就是需要被认同感的嘛。”

  “很对,所以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不,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是众人、普通人,而剩下的那些才是超脱自我的成功者。自卑后面不是还有个超越吗?这些人正是因为从自卑中超越了自己才获得巨大的成功的。”

  “自卑与超越,嗯,很有意思。这本书我下次回去看看,哎呀,现在这么晚了,我们回去吧?我有点困了。”许岭皖打了一下哈欠说。

  “你这小子,你不是说要聊个够的吗,现在突然又要走了,我正讲到兴奋劲儿上呢,而且酒都还没喝呢,不愧是艺术家啊,就是这么随性。”老友笑着说。

  “你今天跟我讲了很多了,我已经学会了一些道理,我想慢慢改吧,不过最重要的是休息,身体为重,有活力了才有精力思考人生,才能进步啊,哈哈哈哈”许岭皖说着拿起了酒,补充到“来!我们干完了就走。”

  老友迟疑了一下,也拿起了第二瓶,说“好,喝吧,喝完了我们就回去。”

  两人就这样杯碰杯地喝了起来,最后他们喝得半醉,喝完后,他们带着衣服和吃完喝完后的垃圾踉踉跄跄地下了楼。

  许岭皖扶着老友带点醉意地说“一天又结束了啊,明天又是新的开始,我们互相加油!努力成为强者吧!”

  老友“加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