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看到下面会流水的文章-许你此生莫失莫忘txt下载

更新时间:2020-11-13 17:07:18

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你好,从现在开始请好好听我说,我,元小语,我喜欢你,不过呢,我只是通知你一声,我说过了就行,你听过就好。走了,完事儿摆摆手,一转身却碰到一堵墙,不,准确的说是一个人。

喂,同学,法学院怎么走啊,呃,往前,然后往左再往右,再往前走一段你差不多就能看到了。哈哈哈,同学,我谢谢你哈,虽然我好像是问错了人。不过,你不去上课吗?看你拿的书,我们应该目的地一致了。噢,是哦,忘了,那,那一起吧。我是去听傅教授的法学讲座,你呢?我还有事要去找院长,你先走吧,哎,对了,你刚是在对空气表白?小语憋红了脸,我,我那只是练习一下,你不准告诉别人。好啊,那你记住了,我叫寒慕言,我会再来找你的,我可不会白帮别人保守秘密的哦。

后来,女孩还是偷偷的喜欢着她的男神,就是被寒慕言撞破练习表白的主人公。他叫宁若凡,专业是法医,可是他跟别人不一样,据说他早已毕业多年,没有人知道他以前是做什么的,他也从不跟别人交流,独来独往,神神秘秘。在新生报到那天,元小语拖着行李箱,满怀憧憬的看着这梦寐以求的大学校园,哎,同学,你的,元小语还没说完,手还停留在半空中,就突然被人一个过肩摔,摔,摔到了一个怀里,然后眼里就只看见一个帅出天际的帅哥。看够了吗?啊,哦哦,元小语赶紧起来,宁若凡说,不好意思,条件反射,以后别轻易靠近我。我,我只是想说,你衣服上有片叶子。宁若凡听完,冷冷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就留给了元小语一个背影。发型,衣着,性格,还有身上那股慵懒的阳光气息冷酷风,嗯,如果再让我碰到他,一定要向他表白。可是自那次后,元小语再也没见过宁若凡,却是频频见到寒慕言。

 文学

寒慕言,又找我干嘛呀,教室里同学们一片喝呼。元小语赶紧拉着寒慕言出了教室,能不能不每次都这么高调的来找我啊,大家都误会了。让他们误会好了,我不介意啊,可我介意,哼。好了,你下课了吧,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去哪啊,我不去。去了你就知道了,寒慕言牵起元小语的手。

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遇见,毫无预兆,谁是谁的主角,没有先来后到,不论相熟与否,大概就是刚刚好的时间,刚刚好的遇见,刚刚好的他与她。

过了秋季,走了冬季,抓着春季的尾巴,南方的这里,一年四季,绿意盎然,可冬天也是冷的刺骨,尽管如此,也倔强的不肯轻易下一场雪。过去了这么久,元小语仍旧没跟宁若凡有过任何交集。

你好,元小姐,这是有人交给你的,一位短发身着职业装的美女姐姐交给小语一张请柬,请您在今晚八点准时赴约。等等,我能问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啊。今晚有个商业晚宴,有人邀请您参加,请放心,绝对安全,这是给您准备的东西。或许好奇心是每个人的共性,经过一番思想挣扎,元小语决定去看看。这准备的衣服倒是挺好看的,元小语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

晚上,某会所,元小姐,请这边走。宁若凡,怎么是你,真是又惊又喜又不可思议。元小语,跟我来。

到了一个房间,宁若凡抓着元小语的肩膀说,现在开始听我说,我是警察,而且是卧底警察,在学校的法学专业,包括宁若凡这个名字都只是个幌子。今晚,这个晚宴的举办人是我们追查了好久的一个贩毒团伙的龙头,我知道他有一个外孙女,可小时候因为他们的交易活动意外走失了,他们一直未放弃过寻找,我也知道你从小父母就不在了,是由你奶奶抚养长大的,简言之,我想让你冒充他外孙女,帮助我们找到证据,一举抓获他们。

我知道我的要求可能有点过分,我也没理由要求你这么做,如果你不愿意,好,我答应你。元小语看着宁若凡说。

或许喜欢一个人就是不论什么都不舍得对对方说不,元小语答应了,尽管她不知道等待着她的将会是什么。

宁若凡抱着元小语,谢谢,谢谢你。元小语笑着说,不用谢,如果我们成功了,如果我还能有机会,我有话跟你说。宁若凡抬头,嗯?什么话,完事儿再告诉你。好,我现在还有点事儿,你既然来了,就在这儿随便吃点儿东西,随意走走,之后会有人送你回去,你也不用做什么,就像你原来那样就好,放心,我们会保护好你。说完宁若凡就走了。

看着宁若凡的背影,呵,一如既往的冷呢,元小语问自己,会后悔吗,他会喜欢上自己吗,我有机会说出那些话吗?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元小语,就觉得她会答应自己,后来得知她喜欢自己,是,我承认,我利用了她,利用了她的喜欢。她答应我时的那份坚定,我再不走,我怕我会后悔这个决定。元小语,对不起,谢谢你。

哎,怎么了,前面怎么那么多人。元小语上前,看到一个老人躺在躺在中间,元小语跑过去说,帮我扶他坐起来,解开他的扣子,边说着,别说话,用腹部慢慢呼吸,别紧张,没事的,放轻松。没带药吗,打120了吗?元小语问身边的人,药去拿了,打了电话,医生马上就来。医生来了,小姐,谢谢你,我们先去医院。好好好,你们快去,不用管我。

后来才知道,我与老爷子的相遇并非巧合,是在宁若凡他们的计划之中的。确实经过那事,老爷子对元小语很是有好感,他告诉了元小语他外孙女的事儿,元小语说,那在您找到您亲外孙女之前就把我当作您外孙女吧。老爷子笑着说,好啊好啊,也算是弥补了我的一份遗憾了,孩子,谢谢你,元小语此刻觉得,这就只是个丢了孩子的老爷子。

元小语,好几天没见着你了,不会是背着我谈恋爱了吧。没有,最近课程比较紧张,哪像你啊,一共也没上过几次课。元小语有点心虚的说。突然寒慕言托起元小语的下巴,特别认真的说,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不然我会担心。干嘛,元小语别过头,整这么酸。寒慕言说,我是认真的。

或许不久后,寒慕言会后悔,后悔自己当初没能再勇敢一点儿,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后悔在这场三人角逐中,自认为大度的选择了成全,选择了放手,后来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元小语被伤的体无完肤,却无能为力。

后来宁若凡拿到元小语和老爷子的头发通过医院的朋友做了份报告,然后让老爷子偶然的发现,而元小语就成为了真的外孙女。老爷子对元小语很好。

有一次去找老爷子的时候,在门口听到有人在谈事情元小语听了听,好像听到了有关什么货的字眼,她便绕到了近一点的地方,并录了音,之后在老爷子的房间里看到一封信。原来老爷子原来真的是做毒品生意的,后来因为生意纠葛使外孙女丢失,还搭上了自己女儿的性命。嗯?奇怪,为什么只提到了他的女儿而没有女婿呢?

这个U盘我也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是我在外公,哦,不,是在老爷子的房间里找到的,元小语将U盘交给宁若凡。宁若凡,真的不能放过老爷子吗,毕竟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而且他现在也早已洗白了,对不起,小语。对不起,元小语。宁若凡在心里说。

外公,我奶奶情况不太好,我得赶紧回去,元小语哭着说。这是元小语到这儿后第一次哭,奶奶对她真的很重要很重要。到了家里,奶奶,奶奶,你怎么样,小语,小语这就送您去医院,没用了,孩子,医生已经来过了,奶奶只是吊着最后一口气等着你,孩子,奶奶真的好舍不得你,你是上天送给我最好的礼物终究奶奶还是没熬过去。

你怎么来了,寒慕言抱着元小语,没事了,没事了,我来了,想哭就大声哭吧,我陪着你。寒慕言,我没有奶奶了,我没有亲人了,至此我都会是一个人了,寒慕言,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元小语大声喊着,怎么办,奶奶,我该怎么办。寒慕言紧紧抱着元小语,不会的,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只要你需要,我都在。远处的宁若凡看着元小语,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原谅我不能在你最痛的时候陪在你身边。

元小语在家待了大半个月,突然想起什么,就往外跑。小语你去哪啊。

看着电视里的新闻,某龙头企业被发现贩卖毒品交易活动其老大服药自尽……元小语一动不动,回想着奶奶临终前的话,之前听到宁若凡与别人的对话,现在才明白。元小语笑了,泪止不住,她对寒慕言说,上天好像跟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奶奶说我是她捡来的,宁若凡让他朋友做份假的报告,他朋友却说不用,结果证明我跟老爷子是存在血缘关系的,现在我刚知道了一切,可一切都失去了,都没有了,现在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外公,是我害死了外公,外公是我害死的。是我误入了别人的计划,还是我的出现本就是个计划。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啊。看着元小语这样,很痛,真的很痛。过了好久,元小语站了起来,说,我想一个人走走,你别跟着我。寒慕言跟在后面,元小语说,放心,我会好好活着,我只是想一个人待会儿,别跟着我。

席老大已经死了,对于您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为什么连她您都不放过呢?宁若凡问傅教授。斩草要除根。留着很难保证将来不会发生对我不利的事情。您早就知道元小语是真的对不对,是,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计划,包括你。可是既然元小语是真的,那不就是您的女儿,那您为什么还要这样?傅伟成站起来说,哼,女儿,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痛恨席老大吗,我在学校以教授的身份发现了元小语,然后安排你去找他,然后借警方的手灭了他,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逼我的。我本来有个幸福的家庭,有着稳定的工作,后来遇到她女儿,她喜欢上了我,席老大,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他把我妻子抓了起来,逼我跟他女儿结婚,而我们结婚前他女儿已经怀孕了,我只是个为他女儿遮丑的工具罢了。我照办了,可他还是没放过我妻子。没错,元小语当初走丢,还有他女儿的死,都是我一手策划的,可惜当时我还没能力杀了席老大。好,我会做,宁若凡说。

出门后,宁若凡按下手机,输入一串数字,将东西发了过去。然后去找了寒慕言。

元小语,你当初说如果成功了要对我说什么呢,我期待着。但现在不重要了,如果这次成功了,是我有话对你说。我要对你说,我,我喜欢你,虽然比你喜欢我来的晚了些,但我终究是喜欢上你了,对于你,我很对不起,我也很谢谢你,我爱你。

都安排好了吗,安排好了,傅伟成站起来,说,结束吧。

元小语被绑在柱子上,泡在水里,若凡,你亲自来吧,傅伟成将枪交给宁若凡。宁若凡拿着手里的那把枪,举起来,每一步都好像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宁若凡看着水里冒出了泡泡,以最快的速度转身扣下扳机,可是枪却没有响。呵,早知道你会这样,你果然喜欢上那个小丫头了。傅伟成,我是喜欢上她了,而且我也不叫宁若凡,我叫肖以然,我是警察,看看你身后。傅伟成变色,看着身后的警察,大笑,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在乎来个鱼死网破。开枪。接着听到水里一阵枪声,肖以然跳进水里,坚持会儿,再坚持会儿,寒慕言,一定要救她出去,一定要让她活着,一定要。

他们醒来后已是几天后了。肖以然看着元小语,小语,我们还活着。嘶,元小语摸着头慢慢睁开眼,这是哪啊,我头好痛。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他激动的抱着元小语。喂,虽然你长得好看,可也不能随便抱别人啊,你是谁啊,我,我又是谁?

肖以然看着元小语,这样也好,之前的回忆太痛,不记得也好,你只需记得我接下来讲的话就好。听好了,你叫元小语,我叫肖以然,我喜欢你,我不只是通知你,从现在开始,我会好好爱你。

以前的我带着太多层面具,我不知道哪个是真正的我,只知道完成任务,直到遇见了你,元小语,这次,换我来先爱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会护你周全。

元小语看着海的另一边,奶奶,外公,我好想你们,带着这些不好的记忆,对我们都不会开心,就让他们都以为我忘了吧。寒慕言,对不起,不过看着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如果再来一次,我真希望你没有遇见过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我只是你人生中的一个过客,我会祝愿你。宁若凡,不,肖以然,我不后悔喜欢过你,我没办法带着已经发生过的这些继续跟你在一起,我相信,缘分是存在的,若是我们缘未尽,我们会再相见,再见。

医院里,寒慕言看着窗外,出事的前一天,宁若凡告诉寒慕言,傅伟成是他爸爸。当时觉得确实匪夷所思,现在想想,人生本就存在诸多意外,好的坏的,想到的想不到的,只是想不想面对罢了。傅伟成应该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后果。既然妈妈以为他已经不在了,他也并不知道我们的存在,那就这样吧,至少不知道的人心里的那份回忆是好的。元小语,我真的很喜欢你,肖以然,希望你照顾好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