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挺进她的身体深深律动_ktv女的用下面吸烟

更新时间:2020-11-14 08:30:28

春杏的手伸出来像是想抓住什么,高仇虎立刻握住她白皙的小手,轻声道:“春杏,俺在这里,俺来看你来了。”


春杏的睫毛微微眨动,像是感受到什么,缓缓睁开眼睛,当看见高仇虎的时候,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愣了一会儿,突然扑到高仇虎的怀里,“虎子哥,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俺可想死你了。”


高仇虎紧紧搂着春杏,发现她身子在颤抖着,抚摸着她的头安慰道:“是俺,春杏,俺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


春杏仰头看着高仇虎,似乎还不相信这个事实,她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看的,泪水涟涟,哽咽道:“虎子哥,你不是受伤了吗?俺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高仇虎轻轻一笑,摸了摸她的脸蛋,站起来跳了两下,还甩甩胳膊腿,说道:“你看,俺一点事没有了,现在还更壮了。”

文学


春杏像是看稀奇似的,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顿时喜极而泣,再次扑到他的怀里,激动的说道:“真是太好了,我好想你呀虎子哥,俺爹都不许俺去找你,对不起都是俺害了你。”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高仇虎十分心疼,揉揉她的头发说道:“没事都过去了,从今天开始,俺要努力赚钱,等俺有钱了,就可以娶你了。”


“虎子哥,你身上的伤咋好的这样快呢?真是太稀奇了,当时可把俺给吓死了,你这是咋整的?”春杏不可思议的摸着他的胳膊和腿,见真没事不由暗自称奇。


“俺身体壮实着呢,就那几下,根本不能把俺怎么样。”高仇虎没有告诉春杏关于狐仙的事情,就连他自己还半信半疑呢。


春杏这时候总算是平静下来了,脸蛋也恢复了光润的色泽,微微羞红,只是她很快就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虽然高仇虎没有事了,可是她和冯大壮的婚事并没有取消,只是推迟了而已,她和高仇虎还是没有在一起的可能,这也是她这两天寻死觅活的原因。


这两天春杏想过了,万一高仇虎有个三长两短的,她也不打算嫁给冯大壮了,她要结束自己的命,要用死来证明对高仇虎的爱,可是高仇虎又完好无损的回来了,高兴之余,她不免担心,这件事,始终不好办啊。


高仇虎似乎看出了春杏的心思,很坚定的握着春杏的肩膀说道:“你不要担心这个事,俺这就去跟你爹商量,让他把你和冯大壮的婚事给退了。”


“虎子哥,只怕俺爹不会答应吧?”春杏一副很担心的样子。


“不管应不应俺都要努力争取,看你样子这两天都没好好吃饭吧?看你都瘦了,你别担心这事,先去吃一点。”高仇虎说着,拉着春杏出去,春杏妈正在厨房做饭呢,看见高仇虎也很是吃惊,打量一下见他没事,放心不少,又听说春杏想吃饭了,高兴的直抹眼泪,连忙去做好吃的。


“娘,俺给你帮忙,这两天让你担心了。”春杏这会儿精神了不少,想到这两天她娘没少操心,就觉得很愧疚。


 

“你坐着就行,想吃东西就好,娘没事的。”春杏妈显得很是激动,心里酸酸的。


高仇虎交代一声就出去了,看见春杏爹吴继成坐在那儿吧嗒的抽着烟斗,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见高仇虎出来了,脸色很愧疚。


胡大贵也是免不了尴尬,眼神忽闪的看了看高仇虎,不敢直视他,一是觉得那天的事的确做的过了,再是真担心高仇虎对他家里伺机报复,而且他又是村长,难免担心村里人会对他有意见,说他这事做的不对,看见高仇虎盛气凌人的样子,有点胆怯了,连忙干笑两声,站起来说道:“你们聊,我屋里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吃饭了再走,又不差你一个人。”吴继成磕了磕烟斗,说着客气话。


“不了,还早呢。”胡大贵觉得有点心虚,又看了看高仇虎,转身走了。


高仇虎也没有怎么理会他,在院子里坐下,一本正经的说道:“叔,你坐呗,俺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啥事,你说。”吴继成往烟斗里装点烟叶,划着了火柴棍去点,可是手有点打哆嗦,怎么也点不着。


高仇虎接过火柴盒蹭的一下就给他点燃了,他自己也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就说道:“俺跟春杏的事,你也看见了,春杏对俺已经死心塌地了,你就是把她嫁给冯大壮也没有用,你这是害了她了。”


“哪你说咋整?你根本斗不过冯大壮,再说这彩礼钱都下了,等冯大壮出院了,就要和春杏晚婚的,我也没有办法。”吴继成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这次他深知春杏受到的打击有多大,他也有些后悔,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他觉得没退路了。


“你把钱退给冯大壮不就行了?俺不行他还能反了天了,这次他是把俺给打了个半死,可俺不是啥事也没有吗?”高仇虎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吴继成又吧嗒着吞吐一阵烟雾,咳嗽两声,说道:“可你娶了春杏,你拿啥给她好日子过,她跟着你只会吃苦,你要晓得我当爹的难处。”


“钱不是问题,你给俺一段时间,俺已经想到赚钱的办法了。”高仇虎显得自信满满。


吴继成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并不信,脸色凝重的说道:“虎子,我还是劝你一句,你干不过人家冯大壮的,你还是跟春杏说清楚,你放弃她得了,这对你们都好。”


“我不会放弃春杏的,冯大壮是什么人你那天没有看见吗,春杏跟着他能有啥幸福日子,俺实话跟你说,春杏已经是俺的人了,她跟冯大壮不可能了。”高仇虎见他还在犹豫不决,只好向他摊牌了。


吴继成顿时被烟呛得咳嗽个不停,手一抖,烟斗都差点掉了,顿时瞪大了眼睛,气恼道:“你说啥?你怎么能做这样的糊涂事。”


高仇虎知道事情到这份上了,只有说出实情了,心一横说道:“反正俺和春杏两情相悦的,事情已经做了,只要你给俺时间,俺一定想办法赚钱娶春杏。”


吴继成的嘴巴都气歪了,他现在突然恍然大悟,怪不得春杏死活都要跟着高仇虎,可是他又是半信半疑,气急败坏道:“你这个兔崽子,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这是毁坏我闺女的名声,你给我滚远一点。”


“你怎么就不听俺解释呢,俺……”


高仇虎话没有说完,刘虎子好像被惹毛了似的,举着烟斗就要敲高仇虎,气呼呼的说道:“我懒得跟你说了,怪你自己没有本事,想娶春杏,没门。”


这时候春杏听见动静,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看见吴继成要打高仇虎了,一着急喊道:“爹,俺和虎子哥是真心的,俺真是他的人了,你就成全我们吧?”


吴继成这次彻底怔住了,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他懊恼道:“春杏,你知道你这是在说啥?你这样做还怎么跟冯大壮晚婚。”


春杏很是焦急,却是很坚定的看着高仇虎,过来挽住他的胳膊,冲着吴继成说道:“爹,反正事情就这样了,你看着办,你要是让俺嫁给冯大壮,俺就死给你看。”


“别胡说了,你咋好坏话不听呢,你想急死我呀?”吴继成唉声叹气的,一蹦三尺高,急的浑身发抖,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五雷轰顶的。


高仇虎见春杏来了,就信誓旦旦说道:“叔,现在事情已经明白了,你给说句痛快话,答应还是不答应?”


吴继成的鼻子喷着气,他看了两个人一眼,哼了一声,嘴唇直打哆嗦,说道:“我懒得管了,真是让人不省心,这让我咋跟冯大壮交代呢?”


这会儿春杏妈也出来了,手里还拿着锅铲,她在厨房里什么都听见了,对于春杏和高仇虎的事,她还是心里默许的,看见吴继成气愤不已,就劝说道:“孩子爹,现在已经是生米煮成熟饭了,俩孩子也不容易,你就答应了吧?”


“住嘴,你知道个啥?我能答应,那冯大壮能答应不?”吴继成急的来回走来走去的,看看春杏又看看高仇虎,气哼哼的接着说道:“那冯大壮是什么人我会不知道,人家可是县城里的老板,手里有人,而且还给了钱了,你以为这是买卖东西,可以随便退的?”


春杏经过了这次变故,也明白过来了,自己是不可能再离开高仇虎了,她上前很坚决的说道:“爹,俺看你不是怕冯大壮,你就是想钱,你把俺当什么了?我这辈子就非虎子哥不嫁了,你看着办。”


吴继成看着春杏这么坚决,又加上这两天她又哭又闹的,看样子她对高仇虎是死心塌地了,他不免心软下来,就说道:“那我就不说废话了,只要虎子能够拿出那么多钱来,我就成全你们,但是从现在开始,不准你们俩见面了。”


高仇虎听后也是涌起一股雄心壮志,为了能够和春杏在一起,他豪情盖天的拍着胸脯说道:“俺就答应,这段时间去赚钱,你说话可是要算数。”

“你先赚到钱再说吧,春杏你先回去。”吴继成说着就拉着春杏往屋里走,春杏回头满怀期望的看着高仇虎,知道事到如今也只有先这样办了。


高仇虎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的赚钱,他二话不说掉头就走,回去锁了门,就往县城里去,他一路上想过了,现在吴继成算是勉强松了口,但是他依然想着钱呢,高仇虎仔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作为一个男人,没钱没实力怎么给心爱的女人幸福呢,所以这事也怨不得吴继成,毕竟他也算是为春杏着想。


高仇虎这次去县城就是找他的同学葛旺的,他们一起读书时候关系还不错,噶旺的父亲一直都在县城开着一个柳编厂,专门加工柳条,生产出各种各样的筐子篮子等工艺品,葛旺高中毕业了就在厂里帮忙了。


这次也是逼不得已才去找葛旺,以前是不太好意思去麻烦他,现在不同了,高仇虎觉得只要不犯法,怎么样赚钱快,他都愿意去做了,因为春杏的事情已经彻底的激发了他的血性,还有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有的野心和报复,他算是想明白了,这个世界上一个男人必须要有钱有实力才能行的通,才会被人看的起。


到了县城,已经是下午了,高仇虎连饭都顾不得吃,买了点礼物,就直奔葛旺的家,葛旺住在县城的一个小区里,这里都是高楼大厦,凭着记忆找到他家门口,按下了门铃,没多久出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白净漂亮,身材苗条,一头乌黑长发,浑身透着一丝淡雅的香气,穿着纱布连衣裙,有着高耸的胸脯和修长白皙的长腿。


这女人看了看段飞,莞尔一笑,声音如银铃般,一双大眼中带着一丝疑惑,高仇虎楞了一下,以为走错地方了,看了看门牌号确定没错,就嘿嘿一笑道:“这里是葛旺的家吧?”


“是啊,没错,你是哪位?”漂亮的年轻女人眨着清澈的大眼问道。


“俺是葛旺的同学,俺叫高仇虎,来找他有点事情。”高仇虎摸着后脑勺,仔细寻思着这女人是谁,只觉得有一丝熟悉,却是没有想起来。


“进来吧,旺在厂里做事呢,你先坐一会儿,喝点饮料吧。”年轻女人嫣然一笑,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很快去冰箱拿了饮料,递给了他。


高仇虎显得有些局促,他已经有一两年没有来葛旺家里了,看样子他家又装修了,沙发家具都焕然一新了,将买来的两瓶好酒放在桌子上,他坐下来,看着眼前美丽的女人,灵光一闪,恍然大悟的说道:“你是秀丽姐吧?”


“你认识我?”葛秀丽显得很惊讶,美丽的脸庞上闪过一丝红晕。


“俺说咋看着面熟呢,俺以前来过,可能你忘记了,那时候俺还在县城里读高中,跟着葛旺来玩过,见过你一次呢,几年不见你,都漂亮的快不认识了。”高仇虎一副憨厚的样子,瞥了一眼葛秀丽那挺翘的酥胸,那时候他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没有这样的丰满成熟,现在是胸也大了,屁股也紧绷了,而且还透着一股优雅,十分迷人。


葛秀丽脸颊掠起一丝红晕,打量一下高仇虎,仿佛也想起来了,撩了撩耳际的发丝,笑不露齿的指着高仇虎,说道:“噢,我想起来了,你都长这么高大了,跟那时候完全不一样,我那时候大学暑假,好像是见过你的。”


高仇虎觉得和葛秀丽很快就拉近了距离,两个人随便聊了两句,才得知葛秀丽大学毕业了,现在算是成为了柳编厂的技术顾问了,她学的就是这方面的专业,得知高仇虎找葛旺有事,就让高仇虎别急,她立刻给厂里打电话。


挂了电话,葛秀丽一副很歉意的样子,盈盈一笑道:“我弟在厂里有点急事,所以一时半刻回不来,要不我带你过去吧?”


“秀丽姐,那多麻烦,要不俺等会也行的。”高仇虎看着眼前的大美女,觉得和她多聊天也很不错,再说她是大学生,还是学编织这一块的专业,他正好有一些知识向她请教。


“没事,我正好也准备去厂子里看一看,我带你去吧。”葛秀丽一副很热情的样子,起身背了一个小包,就准备出门。


高仇虎赶紧跟着出去,和葛秀丽坐电梯,挨的很近,时不时的能够接触到她的胳膊,只觉得她的皮肤很滑腻,而且高仇虎个子要比她高一个头,一低头就能够从葛秀丽的脖子前看下去,顺着衣领就能看见她半露的酥胸,只看的他心里一阵燥热,胸前那深深的沟壑格外耀眼,不免让人想入非非。


出了电梯,葛秀丽就去赶了一辆小摩托车,高仇虎记得葛旺家里应该是有小车的,估计是停在厂里了,高仇虎帮忙推着出了停车场,正要骑着带葛秀丽离开,回头见她脸色不太对,顺着她眼神一看,前面一个人高胡大的年轻男子正在瞪着这里,看样子是和葛秀丽认识。


“秀丽,他是谁?”这个年轻男人凶巴巴的指着高仇虎,满怀敌意。


葛秀丽白了那人一眼,脸色一变,没好气的说道:“丁飞,我说过多少次了,不用你管我的事,你怎么那么烦人呢?”


丁飞很是恼怒,咬牙切齿的大声吼道:“告诉我,他到底是谁?”


高仇虎打量着眼前的丁飞,又看看葛秀丽,隐约明白了什么,就对葛秀丽说道:“你们认识吧?要不俺先走,你们聊聊再说?”


葛秀丽瞪了丁飞一眼,很不耐烦的样子,回头走到高仇虎跟前说道:“别理会他,我们走吧,这个人烦死了。”


丁飞见葛秀丽对他熟视无睹,就当做没有看见似的,立刻怒不可遏,过来拉着摩托车,硬着脖子,红着脸喝道:“不说清楚,你们谁都不许走。”


“你有完没完,你再不走我可报警了啊,没有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都说了多少遍我和你是没有可能的,你怎么整天跟苍蝇似的?”葛秀丽杏眼圆睁,很是生气。


丁飞却是冷冷的一笑,摇头晃脑的说道:“我告诉你秀丽,总之我这辈子非你不娶了,你休想拿警察吓唬我,再说警察根本就不管这样的事。”


高仇虎看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就劝说道:“你这人怎么蛮不讲理呢,秀丽姐说让你走你就走呀,挡着我们做什么呀?麻烦你让开一下好吗?”


“你他娘的是谁呀?多管闲事,信不信老子抽你。”丁飞暴跳如雷,白了一眼高仇虎,又对葛秀丽冷笑道:“这姐姐喊的可够亲热的,葛秀丽你不会是喜欢姐弟恋的吧?找了个这样的土包子,也不嫌丢人现眼?”


葛秀丽被惹毛了,她一跺脚,顺势就挽住了高仇虎的胳膊,毫不畏惧的说道:“我就是喜欢他这样的,你管得着吗?他就是我男朋友,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说完一回头对高仇虎道:“咱们走,跟这种人简直是浪费时间。”


高仇虎被葛秀丽搂着胳膊,顿时触碰到她胸前的柔软,一阵心神荡漾,就点点头,跨上了摩托车,可刚刚准备启动,却不料丁飞把钥匙给拔了,挑衅的看着高仇虎,大吼道:“今天你小子别想走,识相的给我下来,用男人的方式决斗,你要是赢了,老子没话说,要是输了,就给我乖乖的滚蛋。”


“够了丁飞,你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你练过武术学过跆拳道的人,还比虎子高半个头,你觉得这样就算赢了有意思吗?”葛秀丽脸色闪过一丝慌张,立刻加以阻拦。


丁飞却是得意的笑了起来,脸部扭曲的说道:“真不好意思,我还就是觉得赢得很精彩,你心疼了吗?你让这小子给我道歉求饶,我就放过了他,或者你求我也行,怎么样?”


“你……”葛秀丽气的脸颊绯红,一双眸子里满含愤怒,可是又觉得很无奈,拉了拉高仇虎劝说道:“别听他的,你打不过他的,他高中时候就开始练武了。”


“假如你输了呢,那咋办?”高仇虎却是毫不在意,他拍了拍葛秀丽的手,坚定的看了她一眼,回头瞪着丁飞,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丁飞冷哼一声,满脸的不屑,说道:“你觉得我会输吗?别等会老子打的你满地找牙,你还不知道为什么,乡巴佬,早点滚回家种地去吧,别在这里逞英雄装酷了。”


高仇虎并没有接他的话,而是将摩托车交给葛秀丽,根本不顾及她的阻拦,径直走上去,仰头看着丁飞,然后淡淡的说道:“俺就是被你打死了,也不会让你欺负秀丽姐,来吧。”


“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死了还怪老子没有提醒你,兔崽子,简直不知好歹。”丁飞话音刚落,挥舞着硕大的拳头就砸了过来,他是个练过武的人,不但出拳快,而且还又准又狠,拳头虎虎生风,他平时就是仗着这点本事,没少揍过人,一般三五个人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把高仇虎放在眼里。


葛秀丽自然知道丁飞的德行,她看见高仇虎为了她挺身而出,很是感动,可是她知道丁飞的厉害,不免暗暗为高仇虎捏一把汗,焦急的看着却无能为力。


不过她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只见高仇虎不躲不闪,只一拳头迎接了上去,和丁飞的拳头碰了个正着,高仇虎不懂什么招式,所以他这一拳只是下意识的打出去,只听咔嚓一声,丁飞那得意的笑容僵死在脸上,然后身子在空中飞起来,摔出去好几米远,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溅起一阵灰尘,爬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爬了起来。


丁飞不由大惊失色,他不可思议的看着高仇虎,只觉得自己的胳膊酸痛无力,他用力甩了甩,并不服气,看来今天是遇见对手了,他觉得刚才只不过是轻敌了,所以揉了揉胳膊,大喊一声,一脚踢了过来,他这一脚平时能够把几寸的木板踢断,因此他觉得只要踢在高仇虎身上,非踢断他几根肋骨不可。

高仇虎见丁飞又打过来了,还是没有动,他突然觉得丁飞的脚很缓慢的踢了过来,于是他很容易就抓住了丁飞的腿,一拳头砸了过去,丁飞这次听见了骨头断裂的声音,然后瘫软在了地上,挣扎了好一会儿,就是没有站起来,他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痛苦,浑身疼的只冒汗,自从练武以后,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这样的对手,这次他一点脾气都没有了,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像是斗败了的公鸡似的。


葛秀丽在一旁看的惊险,这会儿连忙过来拉着高仇虎的胳膊,紧张的问道:“虎子你没有事吧?伤着了没有?”


“没事秀丽姐,俺就是想给他点教训,俺一点事都没有。”高仇虎闻着葛秀丽身上的香吻,感受着她那双白皙的手抚摸的感觉,十分惬意,不过他很吃惊的是,刚才觉得丁飞简直是太慢了,就像是小孩子打着玩似的,他现在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可能这都是因为在村里的山上,做了那个梦,他现在更加肯定有狐仙的帮助了。


看见葛秀丽跟高仇虎那么亲近,丁飞是又急又恼怒,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给我等着,我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的,这笔账要算,这个仇我要报。”


“丁飞你够了没有?我希望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你也看见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要是再纠缠不清的话,我会报警告你骚扰的。”葛秀丽依然挽着高仇虎的胳膊,警告着丁飞。


“你就等着瞧,你会后悔的。”丁飞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很不服气的样子,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高仇虎也没有当回事,坐上车子,他家里虽然没有摩托车,不过这样的小摩托车他还是会骑的,葛秀丽就坐在后面,她很大方的轻轻抓着高仇虎的腰肢,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想起刚才的一幕,突然觉得很有安全感,心里泛起了一丝涟漪来。


高仇虎猛然被这么漂亮的姐姐摸着腰,顿时心里痒酥酥的,在摩托车下坡的时候,他轻轻的一刹车,葛秀丽立刻扑到了他的背上,酥胸挤压上去,高仇虎听见她轻哼了一声,回头瞥了一眼,发现她脸颊泛起红晕,差点把他看痴了,车子都有点摇晃了。


“秀丽姐,刚刚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呀?”高仇虎疑惑的问道。


葛秀丽撩了下被风吹散的发丝,若有所思,渐渐说出她和丁飞的事情,原来丁飞是葛秀丽的高中同学,本来大学后就没有怎么联系了,可没想到今年葛秀丽毕业回家,偶然遇见了丁飞,两个人交换了联系方式后,丁飞就对葛秀丽穷追猛打的,一开始葛秀丽并不在意,丁飞约她出去玩,她也认为只是老同学的相聚而已,可不曾想,丁飞却突然向她表白爱意,还对她动手动脚的。


葛秀丽立刻很是失望,她向丁飞表明了态度,对他没有好感,只是当做普通的同学,不可能跟他谈恋爱,但是丁飞却是死缠乱打的,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隔三差五的就约葛秀丽,被她拒绝后时不时的就在她家小区门口堵着她,葛秀丽为此正在烦闷,她正不知道怎么办,今天正好高仇虎来了,替她解决了问题。


“虎子,你怎么那么厉害呀,把丁飞都打倒了,他以前可是学过功夫的,那时候读高中就是学校的武术冠军呢,我还听说他大学去比过赛,还拿了奖,刚才我真担心你被他打伤了,你也学过功夫吗?”葛秀丽一时间对虎子充满了好奇。


高仇虎嘿嘿一笑,憨厚的说道:“哪儿有呀,秀丽姐,俺就是个种地的,可能平时做活多了,练了一点蛮劲,这才误打误撞把他给打败了吧。”


葛秀丽咯咯一笑,像是银铃在响动,听的高仇虎一阵心猿意胡的,她的笑容真是甜美,真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着,不久后来到了葛家开的厂子,保安见状连忙打开了门,跟葛秀丽打招呼。


两个人停了摩托车,刚准备上车间去,就见葛旺急匆匆的出来了,几年没有见,葛旺依然瘦的像是麻杆,不过眼神间透着一股精明,也成熟许多,看见高仇虎,连忙过来跟他握手,却被高仇虎一个熊抱甩了起来,兄弟见面,难免激动万分,可是葛旺看起来像是有事,他电话响个不停,等接了电话,连忙拍拍高仇虎的肩膀道:“稍微等一会儿,厂子里新近了一批机器,就过来了,我出去接一下。”


“俺去给你帮忙。”高仇虎连忙说道,看着葛旺忙碌的样子,他由衷的羡慕,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够像他一样,拥有自己的厂子,事业有成。


“不用,胡上就好,你等我一会儿。”葛旺说着就跑出去了。


葛秀丽看见高仇虎跟葛旺关系这么好,在旁边站着笑,不由多看了高仇虎一眼,不知不觉感到和他亲近了许多。


很快一个货车开进了厂里的院子,葛旺从车上下来了,指挥卡车停好了,开了卡车后门,高仇虎看见里面是一个他不认识的机器,就问葛秀丽这是什么,葛秀丽说的很专业,都是一些听不懂的名词,不过大概意思高仇虎是听清楚了,大概是加工艺术品用的。


这时候几个工人从卡车上下来了,开始将机器往下抬,可是他们抬了好一会儿却抬不动,三四个人都是累的满头大汗,只好放弃了,其中一个工头就对葛旺说:“葛经理,这玩意儿太沉了,我们几个人搬不动,你得另外加钱,多喊几个人来。”


“这是怎么回事呀?一开始不是说好的吗?给你们两百块钱,让你们下货,现在又来这一套,也太没有诚意了吧?”葛旺很着急的说道,显然不满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