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老妇乱春*今天大胆穿戴蝴蝶去上班

更新时间:2020-11-14 09:00:36

李翠莲听了,顿时喜笑颜开,夸赞道:“好,真是妈的好儿子,干脆利落,那既然你都答应了,你就负责把你嫂子的肚子弄大,给她一个孩子吧。”

林川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尽管他心中早有准备,但还是套路了。

不过,做戏还是要做全套,即便这件事情,他昨晚在苏薇的房中亲耳听到过,但还是要装作一副十分震惊的样子。

“什么?妈,你开什么玩笑?”林川当即就瞪大眼睛,差点没跳起来。

李翠莲见到林川如此反应,丝毫不意外,很是耐心道:“儿啊,妈知道,薇薇是你嫂子,你抹不开面子,可是你哥他那方面不行,你嫂子都进门两年了,肚子没个动静,你忍心让村里人对她说三道四么?”

“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我嫂子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种事儿,她不可能答应的,妈,这事儿绝对不行,你把门打开,我先去卫生所了。”林川说着,就要走。

不料,李翠莲忽然笑了,似乎一切尽在掌握,“演,接着演?你当是村里搭台子唱戏呢,演这么像?你当妈真的老糊涂了,你和你嫂子那点事儿,我可是一清二楚。”

李翠莲说着,深深的看了林川一眼,看得林川内心发虚,“莫非,昨晚露出什么马脚了?”

不过,林川还是装糊涂道:“妈,你在说什么啊,我啥也听不懂。”

“行了,眼神都变了,还想演,你以为你妈真的老眼昏花,看不出昨晚桌子底下有个人?那木凳子能穿上妈做的布鞋?”

听李翠莲这么一说,林川彻底证实了他的猜想,看来,昨晚果然被发现了。

可问题这事儿不好解释,哪有小叔子大半夜躲进嫂子裙子底下,除非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好吧,昨晚我确实在我嫂子房间,可我嫂子不是不舒服么,我是过去看病的,其他事儿,啥也没干。”林川自然是不可能将帮苏薇取黄瓜的事儿说出来,这种事儿,他也说不出口。

不过,李翠莲可不会相信,认定林川昨晚和苏薇一起睡过觉,因此道:“行了,该说的,昨晚你都知道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今天晚上你们就同房,生孩子,你先去忙吧。”李翠莲说着,打开了门。

“这……唉……”

文学

对于自己的老妈,林川再清楚不过,她认定的事儿,八头牛也拉不回来,自然也就没什么好争论的。

况且,他虽然十分尴尬,嘴上说不行,但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期待的。

毕竟,苏薇的美貌与身材,那在全村可是首屈一指,况且,他还见过苏薇洗澡,那迷人的背影,美丽的娇躯,林川要说不动心,那是假的,除非他不是男人。

不知不觉,林川便到了卫生所门前,开门进去,脑子里还是想着和嫂子苏薇同房的事儿,想着想着,竟然不厚道的笑起来。

而就在此时,卫生所里来人了。

看见来人,林川先是一愣,随后两眼放光。

杨颖,那可是村里的村花啊,从小长得就俊俏,现在愈发惊艳了,走起路来,一扭一扭,跟在她后面,能生生把人给看傻了,村里面的男人,哪个不想一亲芳泽?

只不过,人家可是在城里上班的人,平时见一面都难,但是,现在不一样,既然她来卫生所,那就说明身体不舒服,给女人看病,还怕会没什么好处?

想到此处,林川内心顿时得意的笑起来,一双眼睛在杨颖身上打量个不停。

这小妞,不愧是在城里上班,穿着低胸装,身前的露出的一点洁白,令人神往,那身材更是没的说,衬衫的扣子都系不住了,果真是个佳人啊。

下身,两条美腿包裹在黑丝袜中,由细而粗,逐渐延伸进短裙之中,神秘而性感,配合着那容颜,简直太过迷人。

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杨颖的妈也跟来了,她叫马赛花,是个寡妇,前些年死了男人,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泼辣,有她在,林川可不敢太过放肆。

见到林川半天不说,马赛花就催促道:“小川,还愣着弄啥嘞,我家小颖病了,过来让你给看看。”

“哦,坐,坐吧。”被马赛花这么一催,林川这才想起,他们是来看病的,这也怨不得他,毕竟杨颖长得太美,那个男人不动心?

 

不过,林川刚才看自己的眼神,却被杨颖看在眼中,因此,她看向林川的眼神中,也带着一抹厌恶之色。

等杨颖坐在面前,林川就看着杨颖那一双洁白娇巧的小手道:“把手伸过来,我先给你把脉。”林川说着,就将手伸过去。

不料,在他还没碰到杨颖的时候,人家就不乐意了:“拿开你的臭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这……”林川见此,一阵头大,这还不是城里人,就这么大架子,不让碰,那还把什么脉啊?

马赛花见到女儿这样,也一阵尴尬道:“小颖,瞎咧咧啥呢,不给碰看什么病啊。”

“小川,你别跟这丫头一般见识,她爹死得早,都被我惯坏了。”马赛花说着,还在杨颖的头上点了一指头。

“女人不就是给男人碰的嘛,再说,你这是为了治病,让人碰一下咋了?能少二两肉?”

“妈……”杨颖显然觉得,这样很没面子,却不得不妥协。

林川也是第一次觉得,一向以泼辣著称的马赛花,竟然如此亲切。

“小川,还愣着干啥,把脉啊,有我在,你放心。”

然而,就在林川的手即将碰到杨颖的手腕时,她突然皱眉道:“等等!”随后就见她拿出一张手绢,盖在她的手腕上。

“搞了半天,原来是嫌弃我们农村人脏啊。”林川可算是明白了,心说不就是去城里上了几天班吗?你不也是农村长大的么,真是作。

不过,杨颖越是这样,林川就越是想恶心她,只见林川故意用手捏了捏鼻子,随后一把抓住杨颖的手腕,有没有沾到鼻涕另说,但就这动作,就把杨颖恶心的不行。

想要挣脱,却被林川死死抓住,不得不说,杨颖的手腕,就是柔软,尽管隔着一层手绢,摸起来还是很舒服。

杨颖无奈,只能一脸乞求的看着马赛花,不料马赛花大眼一瞪:“看我干啥,人家小川这是在给你治病,你还不得好好配合?”

稍微一把脉,林川就知道这杨颖是什么毛病,气血两虚,女人这样,一般都是那个来了,只不过林川没说出来。

“先扶她去里面的床上躺着吧。”

不过,杨颖这一动气,肚子越疼了,疼得死去活来,完全没法走,马赛花一个人也扶不住,就让林川帮忙。

这种一亲芳泽的机会,林川可是求之不得,杨颖也没什么反抗的能力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林川一手抓住自己的胳膊,一手扶着自己的细腰,而且还紧紧的靠着她。

这把可林川高兴坏了,杨颖肚子疼,走路是挺不直腰的,半躬这身子,再加上是低胸装,从林川那个角度,目光正好可以看到杨颖领口之中的美丽风光。

入眼,一大片风景,那洁白的柔软跟那黑色相比就大了一号,看上去格外的迷人,这林川哪能受得了,他喉结不断耸动,大吞口水,差点被门槛给绊倒了,杨颖也发现了这一点,瞪这林川道:“你眼睛往哪看呢,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林川被发现,顿时转过脸去,也没有反驳,而马赛花则是呵斥道:“你看着孩子,怎么说话呢?你这不是穿着衣服么?看你两眼怎么了?女人可不就是给男人看的么?”

马赛花说着,还对林川一脸赔笑道:“小川,你别生气,这孩子就这样,只要能治好她的病,你就放心大胆的看,有我在呢。”

这话,林川确实没法接,这寡妇,真是彪悍啊,真么雷人的话,也说得出来。

扶杨颖躺在床上,林川这才问马赛花道:“婶子,萧颖这是气血这么虚,是来那个了吧。”本来,一般男人说话,避讳这些,但林川是医生。

“嗯,这孩子以前来那事好好的,可就是这次,这都还没开始呢,就痛。”

“妈,你在胡说什么啊。”这种事情,被母亲当着面和一个男人说,杨颖内心的阴影面积可想而知。

“怕什么,这叫病不避医,人家小川是医生,啥不知道?”

“上次我也是这样,来那事,肚子疼,没有打针吃药,人家小川给我揉了几下,打那以后就没疼过,神了。”马赛花说着,十分感激。

“婶子,要不我给小颖开点药算了吧。”林川有些为难,杨颖这人,先前把脉都要盖个手绢,这按摩推拿,那可是掀起衣服,露肚皮的,杨颖不杀了他才怪。

马赛花见此,笑道:“有什么好的手艺,吃什么药啊,没事,你就像上次帮我揉一样,放心大胆的揉小颖,有我在,没事儿。”

一听这话,林川顿时大汗,放心大胆的揉小颖,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杨颖听了,不知道有多别扭,想要说什么,但还是被马赛花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看样子,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见到这样,林川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她看着马赛花道:“婶子,你上次那是气血淤结,小颖这是气血乏虚,比你还严重,可能时间要长一点。”

马赛花一听,高兴的不得了,毕竟林川的本事,她是亲身经历过的,“行,只要能治好病就行,最好能把病根给去掉,你揉的越久越好。”

听到母亲说出这种话来,杨颖不禁有些怀疑人生了,但看到那凶巴巴的眼神,就算是有天大的委屈,她也只能忍着。

林川听了,心中欢喜不已,心道杨颖你不是嫌弃我是农村人,不让我碰你么?现在,我想怎么碰,就怎么碰,而且光明正大!

想到这里,他就对杨颖道:“小颖,你先躺好,放松,我这就帮你按摩。”

不料,杨颖心中气愤之极,看林川完全是狗仗人势,根本不搭理他,尴尬之下,林川知道只得将目光转向马赛花。

马赛花一看,就呵斥道:“人家小川可是医生,难道会害你不成,他让你做什么,你照做就是了,生病了还扭扭捏捏,肚子不疼了是吧?”

果然,这杨颖就是欠收拾,被马赛花这么一训,乖乖的躺好,眼睛一眨一眨的,嘟着嘴,瞪着林川。

然而就林川的手即将触碰道杨颖的身体时,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铃声,马赛哈花闻声,掏出手机一看,面色变了变道:“那个,你们继续,不要停,我先出去接个电话。”

杨颖那眼神,原本就有种能杀人的架势,这下马赛花一走,更凶了,她对林川警告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让我妈这么相信你,但是,你要是敢借着瞧病,胡作非为,看我不打死你,像你这种人我见多了,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听意思,这妮子对男人的成见不是一般的深啊。”不过,林川听见这话也不生气,只是笑道:“小颖你看你,想哪去了,咱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是那种人吗?你放心就是。”

林川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未必这么想。

就算你杨颖瞧不上我这个农村汉,哪又如何?你是病人,我是医生,我想要做什么,你怕也阻止不了吧。

林川刚这么想着,打算动手按摩,谁知道,这时候马赛花已经接完电话,急匆匆的进来,一双眼睛就盯着林川,如同监督一般。

林川这可算是看出来了,这马赛花明显是嘴上说一道,私下做一套。

别看她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其实生怕林川趁机占杨颖的便宜,毕竟她是过来人,像自家杨颖这么如花似女的姑娘,男人不动心才怪。

不过,该怎么按摩还是怎么按摩,看着杨颖躺在床上,身前的山峰傲然挺立,随着他的呼吸,在不断起伏,颇有节奏感,再想起先前透过杨颖的领口,看到的景象,“这样应该勒的很紧吧?”

林川以前就杨颖美,近距离观察之下,才发现,不但人美,这身材也没的说,她的身体上,还传出一股淡淡的馨香,林川早就听说,话说只有还没过那种事的女人才会有体香,杨颖该不会还是个……

那也太极品了,越是这样想,杨颖的身体对林川的诱惑就越大,让他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但是马赛花一双眼睛盯着,他也不好太明显。

因此,装作一脸镇定,将手搭在杨颖的肚皮上,轻轻按了一下,那种感觉,都说漂亮女人是水做的,果然是。

不过,这一按,让杨颖娇躯一颤,紧张起来,呼吸急促了些,身前更是剧烈的起伏,动感十足,伴随着她类似于娇喘的呼吸,是个男人都忍不住。

见到杨颖这样,林川顿时就明白,心道:“这杨颖该不会和嫂子一样,身体都十分敏感吧,难道美女都比较敏感?”

他可是记得清楚,昨晚帮嫂子取那半截黄瓜的时候,嫂子当场就受不了,来了感觉。

想到这里,林川就轻声道:“小颖,你不要这么紧张,按摩需要放松。”

杨颖一听,红着脸,死不承认道:“你哪只眼看见我紧张了,瞎说。”

林川一听,心道这都快出声了,还不紧张,不过林川见此,也不点破,一双手,开始在杨颖的肚皮上按压起来。

要知道,大夏天的,杨颖上面只穿了胸衣加衬衫,薄薄的一层,十分柔软,透过纽扣的缝隙,还能看见杨颖肚子上的细肉,白嫩如玉,偶尔用手触碰到,又是别样的光滑,手感绝佳。

在林川看来,摸杨颖的肚子,虽然没有嫂子苏薇的大腿过瘾,但好歹是换了个人,有不一样的刺激。

揉着揉着,杨颖本来想深入一步的,但是他刚有这想法,就被马赛花那直勾勾的眼光给抹杀了,马赛花的泼辣在村里可是出名的,林川可不想惹她。

不过,这是外面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喊:“马婶儿,你家牛跑了,跑到村西头了。”

“呀,坏了,村西头都是苞米地,要是被这畜生给糟蹋了,还不得被人给骂死。”马赛花儿一听,顿时急得直跺脚,没办法,只能拜托林川道:“小川,小颖这病,可就拜托你了,大家都乡里乡亲的,你多费心,婶子先走一步。”

别看杨颖凶巴巴的,其实在按摩的时候,羞得要死,脸颊上都有一层淡红色,让人忍不住想啄上一口。

见到母亲要走,杨颖自然有些害羞,想阻拦,但马赛花心里还想着自家的牛,撒腿就跑。

说实话,林川心里是十分感谢那头牛的,简直是神牛啊,跑得太是时候了,还有那个报信儿的,很及时。

等马赛花一走,偌大的卫生所里,只有林川杨颖两个人,十分安静,杨颖甚至都能听到自己逐渐急促的呼吸声,越是被按摩,她心理就越没底。

她皱着眉,催促道:“你快点,完了没有啊,怎么这么慢?”

杨颖着急,林川可是一点都不着急,这马赛花好不容易走了,自由发挥时间来了,哪能这么快就结束?

“小颖,治病这事儿,急不得,得把病根儿去掉,我想你也不愿意下个月疼的死去活来的吧,再过一会儿就好了。”

林川的手在杨颖的肚皮上按压着,只不过,相对于小腹,似乎那更有吸引力。

他看了看杨颖,两条黑丝美腿紧紧并在一起,充满诱惑力,意动之下,林川的手顿时沿着杨颖的肚皮,一点点的往下移去。

而这一切,杨颖毫无察觉……

林川的手法十分轻柔,而且力道十分自然,让杨颖觉得十分舒适,当疼痛逐渐消失,她也渐渐沉迷在这种感觉之中,眯着眼,似乎十分享受。

林川的手最多只能到肚脐下往三寸的地方,再往下,就算是杨颖是个傻子,也能知道他的意图,不过,即便是这样按起来,也别有一番滋味。

看着杨颖一阵享受的样子,闭着眼,时不时的檀口微张,林川的内心就一阵暗爽。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反正,林川感觉自己的手有些酸,就问道:“小颖,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嗯,好多了。”杨颖伸手,摸了摸肚子,热乎乎的,身体内像是有无尽的暖流再窜动,那感觉,别提有多舒服。

尽管她不待见林川,但她的母亲没有骗他,不得不承认,林川是有真本事的。

见此,林川就笑道:“小颖,其实,一般人我都不告诉她,在女人的屁股上,有几个关键穴位,要是经常按摩一下,不但能血气畅通,还能美容养颜呢,你要不是试一下?”

杨颖一听,脸色瞬间就变了,抓起床头的一本医疗宣传册就砸了过去。

“试你妈个头,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肚子没摸够,现在又想摸我屁股是吧,你个流氓!”

林川也没想到,一句玩笑话,就让杨颖有这么大反应,幸亏他躲得快,不然脑袋非得被砸出一个包来不可。

这女人啊,翻脸果然比翻书还快,前一秒风和日丽,下一秒就雷阵雨。

杨颖说着,还掏出纸巾,在自己的白衬衫擦来擦去,正是先前林川用手揉过的地方,看见这一幕,林川可就没法忍了。

你要是真的玉洁冰清,有本事别进来啊,帮你按摩的时候,一脸享受,舒服的差点没叫出来,现在倒是嫌脏了,刚刚怎么不说呢?就算林川是个农村人,那也是有尊严的啊。

对于这种人,林川完全不客气:“你不是嫌我脏么,可我就是把你给摸了,尽管有些地方不用按摩,可我就是想摸,就摸了,而且我还往下摸了摸,只不过,你当时光顾着享受,没感觉到吧?”

“而且,我再告诉你,本来你这病按摩十分钟就结束了,可我就是觉得你的身体摸起来手感不错,所以我就愣生生的弄了半个小时,现在我觉得够了,我就是下流无耻,你又能奈我何,我就问你,气不气?”

这一番话,有些尽管有些夸大,但林川就是为了故意气杨颖的,但杨颖就偏偏当了真,气得不打一处来。

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不但做了龌龊事,还能一脸从容镇定的当着面说出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搞得多有成就感似得。

“林川,你就是个畜生,混蛋,这事儿没完,咱们走着瞧!”

“走着瞧就走着瞧,不过,你先把钱付了再说。”既然已经得罪了杨颖,那就不怕得罪到底,林川这人就是这样,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反之亦然。

“什么?你还有脸跟我要钱?”杨颖顿时就愣住了,原本以为林川先前就够无耻了,没想到这下彻底刷新了她对于无耻的认知,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怎么不要钱了,看病要钱,天经地义,我又不是你老公,凭什么给你免费看病啊?”既然你说我无耻,那我不妨无耻到底,林川也是豁出去了。

“好,钱是吧,给你,混蛋!”杨颖说着,掏出五十块钱,直接甩在地上,打算离开。

见此,林川面色一寒,虽然是钱,但被人甩在地上的钱,他拿着心里不舒服。

“等等!”

“怎么,要找钱啊,不用了,就当时打发叫花子了。”杨颖一脸傲慢。

闻言,林川冷笑道:“我倒是想找你呢,可是我按摩一次要八十,你只给了我五十,我怎么找?都什么年代了,五十块钱,还想看病?”

“什么?就你这破地方,还想要八十块钱,你怎么不去抢劫啊?”杨颖一脸愤怒地瞪着林川。

“是么,那我问你,你的病是不是好了,你也是在城里混的,大医院里能不能这么快治好不说,反正医药费,怎么着也得几百块吧,我治好了你的病,收你八十,过分么?”

“你……”杨颖一时间被怼的哑口无言。

这时,林川眼睛往床上一瞄,又瞄了瞄杨颖的屁股后面,顿时装模作样的皱着鼻子,一同乱闻。

“你可以走,不过,你就没有闻到一股特别的味道么?”

杨颖也不知道林川又要搞什么花样,就问道:“什么味道?”

“当然是,一股狐狸味啊。”林川说起狐狸那两个个字时,刻意看了杨颖一眼,似笑非笑。

“你……什么意思?”这下杨颖彻底火了,莫非这林川是在拐着玩儿的骂自己是个狐狸精,她最反感人家这么说她。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林川一把提起床单,正对着杨颖。

“你自己好好看看,我好心给你治病,你不想给钱也就算了,还恩将仇报,你这什么意思?别以为在城里呆了一段时间就可以瞧不上我们农村人。”

杨颖一听这话,再看看林川手里的东西,随后又摸了摸自己,顿时面色一阵青红变幻,精彩至极。

慌乱羞愤之下,更是口不择言:“你胡说,我怎么就恩将仇报了?我也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就可以算了?我给你治病就算了,你竟然还做出这种事,还不给钱,你以为你是村长啊”

当林川说完之后,杨颖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简直丢死人了,还是当着林川的面,她心中万分后悔,当初自己怎么就没忍住……

“我说,你的病好了,还把我床单弄脏了,关键是……可你不给钱,我就不爽了,这事儿,你说怎么办吧。”

林川现在是一脸淡定,先前杨颖之所以那么嚣张,那是没有把柄,现在不同了,她的秘密被发现了,由不得她不妥协,对付这种女人,就得这样。

杨颖是有羞又臊又气,没有办法,直接甩出三百块钱,啪的往桌子上一拍:“林川,算你狠,不过,今天这事儿,到此为止,你最好烂在肚子里,要是敢出去乱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说完,杨颖一刻也不想在这地方待,直接走人。

后面,林川就捡起地上的五十块钱追出来道:“别啊,五十块钱掉地上了,还要不要了,还有那床单,我可要珍藏了啊!”

“滚,去死!”杨颖骂一声,直接被羞跑了。

林川笑嘻嘻的瞅着杨颖仓惶的背影,咂摸着按摩杨颖时美妙感觉,这妮子虽然性子不好,但人还是不错的。

平日里卫生所生意也就一般,今日也是稀奇,先后来了好几拨病人,等忙到中午才发现桔梗和射干不够用了,林川锁了门,向村西头走去。

不多时林川便看到不远处一户黑瓦房,土砖围成的院子里摆着数个簸箕,林川熟门熟路的走了进去,笑着喊道:“玲姐,有客人来了!”

“来嘞”伴随着柔媚的回应,一名穿着雪纺衬衫的美艳女人走了出来,见是林川,唇角微勾:”林小哥又来收药材啊?“

林川瞅着她那巍峨,一脸的调侃之色:“不收药材也行啊,其实我更想收了玲姐你。”

玲姐眼珠一白,嗔了他一眼,转身扭着纤细的腰肢向柴房处走去:“还是老样子?”

林川盯着玲姐那扭动的浑圆,咽了口唾沫,干笑道:“没错,桔梗和射干各半斤。”

如果说杨颖时村里的一枝花,那玲姐就是大伙心里的小妖精。

玲姐原名何玉玲,不过二十余岁就没了老公,和马赛花那个虎姑婆不同,玲姐不仅长得艳丽标致,打扮也比自诩城里人的杨颖时髦,加上曼妙的身材以及动人的眼神,更引人不禁遐想。

自从何玉玲成了寡妇,便自己弄了几块药田,晒干了卖到镇里的药材公司,日子过的挺不错。

这时柴房忽然传来何玉玲的声音:“林小哥,麻烦你过来一下。”

林川疑惑的走了进去,柴房十分干燥,何玉玲通常都把炮制好的药材放到这里保存。

刚进去林川就看道到何玉玲正弯着腰挑拣着药材,因为幅度过大,何玉玲下身的黑色纱裙竟然被柴火勾住向上撩起,露出莹白细腻的大腿,晃得人眼晕。

林川觉的嗓子开始冒火,刚想提醒下她,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他瞪大了双眼。

因为何玉玲挑的极为专心,起伏的幅度很大,短裙的另一端又被掀起,这时候一双白玉腿已经完全映入林川的眼帘,唤起了昨晚和苏薇在一起的回忆,一股邪火霎时从小腹窜起,林川顿时觉得下面有了反应。

何玉玲久久没听到林川的声音,疑惑的转过头,发现他正直楞楞的盯着自己的后面,才感觉自己的不妥,低头一瞅,娇媚的脸蛋上顿时一片羞红,急急的转身将纱裙拉下,抬头向林川娇嗔道:“林小哥,你看到了也不告诉我一声,要是旁人看到了可多丢脸。”

这话却是听的林川心里不由一荡,这意思是别人看觉得丢脸,自己看就可以了?

原本二人也没什么交集,自从林川在卫生所做医生的时候刚好需要一些药材,就经常去何玉玲那里采购一些,一来二去彼此就熟稔起来。

平日何玉玲虽然表面看着有些不着调,可对村里垂帘她的男人都是不假辞色。

即便林川和她熟了,也只敢口上花花,没想到玲姐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

林川犹豫了下,试探的笑道:“这不是玲姐你的身材太好了嘛,都把我看呆了!”

红晕在何玉玲的脸上散了开来,她嗔怪的瞟了林川一眼,将挑好的药材分开装好,一把塞到了林川的手里:“这射干只剩一点了,等过几天我弄好了再给你送去。”

林川觉得玲姐这一眼仿佛带了钩子一般,勾的自己心里直发慌,可她既然没有搭茬,只能嘿嘿笑着:“没事,不着急,钱还是像往常一样记账,月底给你?”

何玉玲嗯了一声,笑眯眯的瞅着他。

林川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那玲姐我先走了。”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

林川没走几步,却发现何玉玲也跟在他后面婷婷袅袅的走着,他转头疑惑的看着她:“玲姐,你也有事要出去?”

何玉玲点了点头,犹豫着说道:“我屋子里的水龙头忽然就不出水了,我打算找大柱来看看。”

林川知道她为什么纠结,赵大柱是村里有名的光棍,平日里靠给村里修修水管,挖挖沟渠维持生活。这家伙自从看到玲姐就把魂丢了,更是扬言要给玲姐修一下,打那以后玲姐看到赵铁柱都是躲的远远的。

“干嘛花那个冤枉钱,”林川看玲姐那在里踟蹰不前,拍着胸脯说道:”这事儿交给我就好,肯定给你的水管通出水来。”最后一句他是故意的。

年近三十的何玉玲当然听出了这话的内涵,面颊上蓦然涌上两片红潮,怀疑的看着他:“你会这个?”

林川一脸的自信:“光说没有用,我给你去修修就知道了。”其实他只是看别人修过而已。

何玉玲叹了口气:“那就麻烦林小哥了。”如果的选,她实在不想找那个老男人过来。

等林川和何玉玲进了里屋,林川拿起一把钳子,看着那边的水管发起呆来,虽然刚刚夸下海口,可他现在到底从哪里开始?

“怎么了?”何玉玲在旁边问道,眼中的怀疑愈发的明显。

林川咬咬牙,蹲下身子,对着一处水管的螺丝拧了下去,管他的,先拆了再说。

何玉玲看着林川的动作,越看越觉得不对,弯下身子向林川说道:“是不是应该先关……”水阀两字还没出口,异变陡生。

林川正卖力的拧着螺丝,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热风,手不禁一抖,螺丝便掉了下来,一股水柱化作一条白线径直射向二人。

林川和何玉玲都来不及反应,全身瞬间被淋个通透。

“快关水阀……”何玉玲被水冲的张不开眼睛,只能焦急的提醒林川,否则她的屋子就要被淹了。

林川这才回过神来,赶忙上前关掉了阀门。

喷射的水流眨眼消失了,林川狠狠地抹了把脸,抬头向何玉玲看去。

这一看,他只觉得一股火将他的身体和衣服都烧的滚烫,意识也开始昏沉起来。

由于之前发生的过于突然,林川只顾得关上水阀,来不及注意周围的情况。

等脸上的水珠被抹去,林川这才看清了何玉玲此时的模样。

原本白皙精致的脸蛋在水滴的映衬下更显得比以往娇艳,被打湿的头发一缕缕的贴在弧度优美的脖子上,露出几分别样的风情。

更让林川觉得燥热的是,何玉玲的衣服也被水渗透,勾勒出了一道致命的弧线,那曲线仿佛是一双无形的手,狠狠地撑开林川的眼皮,死死地抓住他的眼珠,半天都无法眨动一下。

何玉玲用毛巾擦干脸颊,总算挣开了眼睛,顾不得擦拭身上的水,紧忙向林川走去:“林小哥儿,赶紧擦擦身子,可别着了凉。”

没走几步,何玉玲便看到林川正死死的盯着自己,还有了反应。

看到这一幕的何玉玲脸色霎时一片通红,心里却隐隐涌出一丝莫名的期待。原本林川英俊中又带着一丝清秀的脸庞就很得她的喜欢,自己又已经好久没碰过男人了,不知道林哥儿有甚么本事。

心里这样想着,何玉玲人已经走到林川面前,在林川耳边轻轻的低语:“还是让我给你好好擦擦吧。”

这次二人贴的距离更近,林川只觉得耳侧一阵麻麻的痒,脑袋一片混沌,何玉玲刚刚说了什么一个字都没有听清,全身炽热的血液一股脑的向下涌去,不受控制起来。

林川勉强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忽然感到一点冰凉从脖子向下,里便像是被点着火了,烧的他皮肤火辣辣的。

内心有个想法在成长,平日禁锢的牢笼正摇摇欲坠,也许就在下一秒便会挣脱,这时林川只能看到何玉玲乌黑秀丽的头发,偶尔露出一抹精致的雪白,让林川觉得有些莫名的渴。

感受着光滑的触感,已经开始期待起她的温柔,将带给他怎样无尽的欢乐。

何玉玲此时也是十分激动,平日里林川看着并不强壮。可她的指尖透过布料感受到的却是肌肉紧致结实的触感,在上面留恋了一会儿后,旋即轻轻的垂下脑袋,没等她有什么动作,便隐隐感到一阵异样的气息扑面而来。

何玉玲描绘着眼前的景致,脸上露出惊叹的神色,轻吐了口气后,布满红晕的脸颊上已是略显迷离,双手不受控制的向前移去。

林川看着何玉玲缓缓靠近,顿时感觉浑身烧的厉害,身体也仿佛要脱离自己的掌控,打算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玲姐,去细细体会那份无尽的欢乐。

“何嫂子,你在家吗?”

院外传来的声音瞬间惊醒了屋内的两人,何玉玲急忙站起身来,惊慌的看向林川,对上的却是同样有些无措的面庞。

林川的确有些慌乱,才从暧昧的氛围中清醒过来,身体不禁有些无力,他和玲子姐都是一幅狼狈的模样,若是被人看见了,自己倒还好说,玲子姐可怎么见人?

“麻烦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出来。”何玉玲忙高声向外面喊道。同时眼神示意林川赶紧躲起来。

林川心领神会,刚走出厨房准备跑进卧室时,谁知道院外的脚步声已经来到近前。

无奈之下,林川只能逃回厨房,直接钻到了水槽的下面。

这时候脚步声已经走到了门前,何玉玲顾不得整理身上的衣服,忙上前迎了过去。

“何嫂子,我有点事想找你帮忙……”

一名美丽的少女迈进门来,居然是上午刚刚和林川见过面的杨颖。

此时的杨颖面色却有些奇怪,她原本是打算找何玉玲买点药,没想到乍一进门,就看到对方穿着滴水的衣服站在那里。

“何嫂子,你这是?”

何玉玲注意到对方的视线,脸色微僵,忙笑着开口解释道:“我这不是家里的水管坏了嘛,打算自己修一修,没想到忘了关水阀,所以……”

“是这样啊,”杨颖恍然,她也知道赵大柱骚扰何玉玲的事,嫉妒的看了看对方胸前的那对硕大的浑圆,“那我帮你看看吧,我以前修过这个的。”说完,便迈步向厨房走去。

何玉玲脸色一白,急急的拦住了对方:“我已经快要修好了,就不麻烦颖妹子你费心了,”见杨颖还想要说些什么,急忙岔开话题:”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杨颖这才想起来这里的目的,低头喏喏的说道:“我最近来了那个,所以想买点药来。”

何玉玲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疑惑道:“那你怎么不去卫生所找林小哥给你看看?”

杨颖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我死也不会去找那个混蛋!”

趴在水槽下林川听着何玉玲和杨颖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身体已经有些僵硬,这时候听到杨颖的话,心下顿时冷笑起来,之前明明被他按的那么舒服,现在说的倒好像自己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心下气愤着,林川一时不察,脑袋碰到了槽壁,发出咚的沉闷响声。

“厨房里有人吗?”杨颖一脸好奇的问道。

何玉玲自然也听到了声音,脸色不自然的说道:“哪有什么人,可能是耗子吧,咱们还是赶紧给你抓药去吧。”说完就虚推着杨颖向院子走去。

杨颖被何玉玲推搡着转身的时候,她狐疑的瞟了厨房一眼,顺着缝隙她隐约的看到一抹深蓝……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杨颖的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等杨颖和何玉玲的声音逐渐远去的时候,林川顿时松了口气,赶忙从水槽底下爬了出来,揉了揉发麻的四肢,却是不敢出去。

又过了半晌,何玉玲才一脸疲惫的走了进来。

看到林川一脸征询的看向自己,轻轻的点了点头:“颖妹子已经走了。”

林川这才彻底放下心来,看着玲姐那姣好的身段,原本冷却的血液又开始沸腾起来。

何玉玲却是避过了林川灼热的目光,低低的说道:“林哥儿赶紧进屋换件衣服吧,我原来那口子还有些旧衣服,你先凑合着穿。”

林川听到这话,知道今天这事儿多半没戏了,也不好勉强,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麻烦玲姐了。”

幸好林川的身材比较适中,穿着这件衣服还算合身。

等林川走出卧室,就看到何玉玲正坐在椅子上发着呆,林川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玲姐?”

何玉玲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神色却有些犹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林川看在眼里,爽朗一笑:“玲姐,我一会儿给你修好水管就得走了,卫生所还有事等着我呢。”说完便转身钻进厨房鼓捣起来。

何玉玲看着林川忙碌的背影,心中不由微松,却又带了一丝莫名的失落。

林川这回运气不错,不一会就修好了水管。

何玉玲也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将之前的药材递到林川手上:“今天真是麻烦林哥儿了。”

林川摆了摆手:“玲姐不用和我客气,那我就先走了。”

何玉玲微笑着说道:“那林哥儿你有时间再过来一样取下衣服。”

已经走到院子里的林川晃了晃胳膊,算是答应。

等林川提着药材走在回卫生所的土路上时,太阳已经变得昏黄。虽然习习的微风送来阵阵清凉,却浇不灭林川心中的火焰。

回忆着在何玉玲屋里发生的一切,让林川感到一股别样的刺激。不同于和苏薇在一起时的种种顾忌,当时他和玲姐差点就能……可惜忽然杀出个杨颖,坏了他们的好事。

一想到那个泼辣的小妞,林川牙花子就有些痒,也不知道马赛花怎么教的闺女,白瞎了那副好看的皮囊。

这边林川边想边走的时候,眼前忽然蹿出一个人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林川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竟然是之前离开的杨颖。

“这不是杨大小姐嘛,你拦着我做什么?”

杨颖皱着眉上下打量他片刻,俏丽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我就知道,之前躲在何嫂子厨房里的人是你。”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林川有些心虚,脸上却满是不耐烦:“你不会还是在计较上午给你治疗的事吧?”

一提到治疗,杨颖的脸色瞬间涨的通红:“我呸!你那也叫治疗?分明是在耍流氓!下午那会儿,你肯定也对何嫂子做了同样的事吧?不要脸!”

“你可不要瞎说,"林川的面色瞬间冷了下来,“你要是没有证据就敢污蔑我们,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杨颖显然第一次看到林川这个模样,害怕的退后几步。嘴里却不甘的嚷道:“那你这身衣服怎么说?我上午见你的时候可不是这身衣服。”

林川一脸嘲讽的看着她:“你这么快就忘了吗?还不是因为刚刚治疗过你,所以要赶紧换身衣服去去味道啊!”说完还有意向杨颖的下面瞟了瞟。

杨颖的原本涨红的脸色变得惨白,青葱般的手指对着林川不断颤抖着:“你……你个无赖……”整个人气的话都断断续续起来,身体不断剧烈的抖动起来,小拳头紧紧握着。

”怎么?那时候我怎么记得你好像也很开心呢?”林川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杨颖:“这会儿倒要过河拆桥么?”

“你无耻!”杨颖恨恨的瞪着林川,“反正你衣服现在肯定还在她那里,我现在就去把它找出来,看你还怎么狡辩。”说完便气呼呼的转身离开。

“你站住!”林川一把抓住了杨颖的胳膊。要是真让她找去了,这事儿恐怕就要闹大了。

因为杨颖今天穿的是无袖连衣裙,气血虚弱的胳膊更是一片冰凉,被林川这么一抓,掌心炙热的温度顺着胳膊传到她的身上,身体不由有些乏力,嘴里不自主的嘤咛一声。

林川虽然发现此时的杨颖有些奇怪,却没有多想,沉声警告她道:“你要是敢去找玲子姐麻烦,我就把你上午的事儿捅出去,到时候谁也别想好过!”

谁知道杨颖却只是安静的嗯了一声,早已没了之前的气焰。

林川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杨颖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但是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你也不用担心,只要你遵守承诺,我也会守口如瓶的。”说完,林川松开了杨颖的手,转身向远处走去。

这时的杨颖忽然抬起投来,如玉的脸颊一片羞红,看着林川远去的背影,使劲的跺了跺脚:“哼,真是个大色狼!”

林川从卫生所出来时,周围已是一片漆黑。

等走到自家门口时,他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一想到早上老娘和他说起的话,林川就觉得脑袋隐隐作痛起来。

也不知道老娘是哪根筋搭错了,偏偏要自己给嫂子借种,虽然嫂子的确很漂亮,没有大哥的呵护的确很可怜就是了。

但是即便自己愿意,那也要看嫂子是不是愿意啊?

林川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心一横大步向家门走去。总不能为这个一直不回家吧。

进屋的时候,李翠莲正在桌子上摆放碗筷,看到林川进来,脸上顿时笑成了一朵花:“小川回来啦,赶紧洗洗手坐下吃饭。”

林川应了声,转身向洗手间走去。

这是耳边传来的李翠莲的声音:“薇薇,赶紧把菜端出来,小川回来了。”

林川不由一怔,厨房的帘子被人掀了起来,正是林川的嫂子苏薇。

苏薇手里端着菜,仰头便看到了盯着她的林川,秀丽的脸蛋上浮现一抹红晕。

林川回过神来,忙避开身子,让苏薇把菜端上去,然后自己进里面洗手去了。

等饭菜全部上齐,李翠莲忽然笑眯眯的看着林川问道:“小川啊,你今天怎么换了一身衣服啊?”

原本低头扒饭的苏薇也抬起头来,诧异的看着林川,之前她都不敢细看他的眼睛,自然没有注意到林川的变化。

“我今天去了趟虎子家,帮他干了点活,所以就暂时穿他的衣服了。”林川早就预料到会有人问,所以事先想好了说辞。

虎子是和他从小玩到大的哥们,让他帮自己圆个谎不难,看来明天要去虎子家一趟了。

李翠莲听到林川的解释,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没在细问,让林川不由微微松了口气,一旁的苏薇也低下头,继续吃起饭来。

“既然这样的话,小川你今晚就去薇薇的房子里睡吧,”李翠莲忽然冒出这么一句,不管林川涨红的脸,笑呵呵的接着说道:”你俩多努努力,争取给我早日抱上个大孙子。”

“咳……咳……”还没等林川说些什么,一旁的苏薇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林川忙上前轻轻拍打着苏薇的后背,一脸埋怨的看着自家老娘:“妈,吃饭的时候说什么不好,净说些吓人的话。”

李翠莲也不恼,仍旧笑呵呵的说道:“好好,只要你和薇薇晚上一起住,妈啥都不说了。”

林川不禁有些傻眼,自家老娘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今晚非要把他和薇薇绑在一起?

这时候苏薇也缓过劲来,清澈的眸子泛着点点水意:“妈这事还是缓一缓比较好。”

“这有什么好缓的?”李翠莲一脸认真的看着苏薇:”薇薇啊,你嫁进林家也挺长时间了,妈自问平日里待你还算不错,若只是外面的风言风语也就算了,可若是没个一男半女的,断了林家的香火,等我死了可怎么有脸去见孩子他爹呦!"

李翠莲说到这里,竟然用衣服拭起眼角来。

林川被自己老娘的话说的是一脸的蒙圈,什么叫断了林家的香火?他自己不是健健康康的站在这里嘛,续上香火那不是早晚的事?

而且林川知道李翠莲素来要强,这时候竟然为这事哭了,让他不禁有些慌乱,忙上前准备安慰老娘:“妈……”

谁料一个字刚刚吐出,李翠莲用胳膊遮住自己的脸,警告的看了眼林川,顿时把林川将要说出的话憋了回去,自家老娘眼里哪有什么泪水,这幅样子分明是装给苏薇看的。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苏薇终于松了口:“妈,你别这样,我……我答应你就是了……”

啥?林川一脸愕然的看着苏薇,这才过去一天而已,自家老妈装装可怜她就接受了吗?

“我就知道薇薇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李翠莲脸上满是喜色,“那事情就这么定了,咱们先吃饭吧。”

林飞坐在椅子上,听着耳边老娘不停的唠叨着香火的重要性,嘴里的食物全然失去了滋味。

眼角瞟向对面的苏薇,她从刚刚答应李翠莲后就安静的低头吃饭,林川也看不清她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

等收拾了饭桌,李翠莲就眉开眼笑的瞅着林川和苏薇道:“剩下的让妈收拾就好了,你们眼下赶紧进屋子里休息吧,这才是头等的大事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