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总裁带按摩器上班bl-宝贝再浪点把腿分大点

更新时间:2020-11-14 09:04:05

杨婉清有些犹豫,当着自己闺蜜的面吃刘海的那东西,着实有些难为情。

可转念一想自己的病情,只得红着脸蛋点点头,拿出背在身后的手,摊开掌心的那一滩东西,打算服下。

“咦?婉清,这是什么?”顾妙雪道。

“这是神力结晶,是山神赐予我的药物,有强身健体,美容养颜的功效。”

没有哪个女子不爱美,顾妙雪一听能美容养颜,当即来了精神,道:“我看你最近皮肤光滑了许多,莫不是因为这药的缘故?这药怎么用,让我也试试。”

“这……”

听得顾妙雪也要尝试神力结晶,杨婉清当即有些为难。

一来是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才帮刘海弄出了这东西,自己还等着治病,不太想分一杯羹。

这二来,她心里也清楚,这神力结晶说到底是从刘海那地方出来的东西,就这么让自己的闺蜜试,貌似有些不太合适。

“婉清,你不会是舍不得吧?”顾妙雪语气有些不悦。

闻言,杨婉清神色越发尴尬,这要让她如何解释。

无奈她只得向刘海投去询问的目光。

刘海属实也是没想到,那顾妙雪竟然主动提出试试他的神力结晶。

原本他还不想答应,可眼睛在顾妙雪那张倾城脸蛋上来回扫量,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这娘们之前那般针对贬低自己,说啥也得整整她。

想及此处他便是咳咳嗓子,道:“无妨,既然她想试。那便给她试试,省的她质疑本神的身份,至于你的病情,日后本神在凝聚一些神力结晶,赠予你便是。”

“那……好吧。”

见刘海也同意,杨婉清只得缓缓摊开手掌,道:“妙雪,你把头仰起来,我把神力结晶涂抹在你脸上。”

闻言,顾妙雪迟疑片刻,抬起尖细下巴。

 文学

当杨婉清用葱指将神力结晶抹在脸上时,顾妙雪蓦的就感觉到一股腥臊味儿传来。

她鼻尖连连耸动,那味儿越发刺鼻,不由得秀眉一颦,道:“婉清,这东西……好生难闻,真的有用吗?”

“山神大人赠予的神物,自然不会错。”杨婉清一边涂抹,一djdj边说道。

至于此时的刘海,早就在一旁乐的不行。

眼看这通州闻名的才女,此刻却被自己的神力结晶弄到满脸都是,他心里无比自豪。

柳如烟也好,杨婉清也罢,就算是这个顾妙雪,三个女子在通州都是倾国倾城之姿,可那又如何,还不是被他玩的团团转。

他甚至有些后悔,早知如此,他刚才就让顾妙雪直接把自己的神力结晶尽数吞下,那感觉一定来的更为刺激。

当杨婉清把掌心的神力结晶涂抹完之后,方才说道:“好了妙雪,只要等皮肤自动吸收,到时你再洗把脸即可。”

此时的顾妙雪,一张精致脸蛋上满满的都是刘海的神力结晶,甚至还有几滴顺着下巴流到她脖颈,一路滴落到那精致锁骨上。

本是一张倾城的脸蛋,此刻却多出一种糜烂韵味,刘海看的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脑子里也冒出一个疯狂想法。

若是能把这顾妙雪压到身下狠狠蹂躏一番,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见刘海肆无忌惮盯着自己的眼神,顾妙雪秀眉一颦,满脸的腥臊味不断钻进鼻子,她突然觉得有些熟悉。

想了许久,她也没有头绪,只得冷哼一声看向刘海,道:“哼,别以为你随便拿出一昧药材就能蒙混过关,你骗的过如烟和婉清,可骗不过我。总有一天,本小姐会揭穿你的身份!”

闻言,刘海撇撇嘴,道:“愚昧,你房事不顺,内分泌久久失调,总有一天也会惹得那邪祟上身。哼,到时候,你可不要哭着来求本神。”

说完就装模作样的双手一背,迈着八方步离开,杨婉清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待刘海两人离开后,顾妙雪回到宴席,吩咐下人准备了清水,洗漱后也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突然觉得自己的皮肤,貌似真的光滑了几分。

“难道那人……真的是山神?”顾妙雪心里突然有些狐疑。

离开宴席后,刘海便是直接跟杨婉清回了张府。

他本打算直接奔着柳如烟去,想着再玩点新花样,谁知半路碰到晴儿。

眼看那倩影款款而来,刘海眼前一亮。

兴许是因为破了身的缘故,此时的晴儿比起之前,少了些许稚嫩,多出几分妩媚。

尤其是现在换上了一身绸缎纱裙,扎着发髻,腰间裙带将本就纤细的柳腰环绕出一个更为曼妙的弧度。

莲步挪动间,那隐隐露出的雪白美腿,更是让刘海看的一阵心头火热。

这女子刚破身后当真是不一般,一颦一动都有股子无法抗拒的妖娆。

见晴儿挡在身前,还对自己弯腰行李,刘海摆出一副严肃面孔,道:“晴儿姑娘可是有事?”

此时的晴儿已然接受了自己到张家为妾的事实,对刘海倒也不像之前那般抗拒。

况且张举人一再嘱咐她,刘海是山神下凡,不能怠慢。

想及此处,晴儿弯腰行礼,可一想到之前也曾跟眼前的刘海有过肌肤之亲,便是俏脸通红。

“山神大人,晴……晴儿冒昧,有一事相求。”

“哦?什么事?”刘海道。

闻言,晴儿犹豫片刻,而后道:“山神大人应该也知道,晴儿是被贩卖到张家。离家这几日,怕家中母亲担心,所以想回去报个平安。可张家的规矩,新来妾室一月内不得擅自离府。晴儿又实在挂念母亲,只……只好来请山神大人,老爷向来敬重山神大人,只要您开口……”

晴儿话没说完,刘海也听出前者的意思,是想让自己当个说客,让张举人放准她回家探亲。

这事对他来说当然简单,张举人现在给他当祖宗一样供着,只要他出面,这事自然能解决。

不过,刘海并不打算当免费劳力。

只见刘海突然咳咳嗓子,绕着晴儿转了一圈,吧唧吧唧嘴道:“晴儿姑娘,若是本神猜的不错。你之前刚破完身后,是否觉得下腹胀痛,双腿无力,且有轻微抽搐症状。”

被刘海一下说中,晴儿小脸一红,道:“山神大人怎么知道?”

“唉,本来准你探亲这事也简单。可现在看来,本神不能答应。”

闻言,晴儿有些急了,焦急道:“为何?”

刘海一本正经的回道:“相信晴儿姑娘也知道如烟姑娘的身子有些毛病,她不能生育是因为常年被妖邪缠身。而张举人与如烟姑娘多次同房,免不了交叉感染,这妖邪对男子构成不了太大的威胁,可对女子却是致命的。你之前和张举人同房,也被交叉感染了。本神感觉到,你体内也有了一丝妖邪存在,若贸然让你回去,不只你会有性命危险,就连你那年迈母亲,也会被你牵连。”

晴儿是乡下来的女子,也没什么文化,被刘海唬的一愣一愣,当时就急的眼泪直打转,道:“山……山神大人,请您一定要救我!”

“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本神破例帮你一次。”

说完刘海眼睛滴流一转,指了指不远处的假山,道:“那假山内,乃是张府阳气聚集之地。你跟我进去,本神施法为你镇压妖邪。”

晴儿稍微犹豫一下,便是点头答应,没有太多怀疑,跟着刘海一起走到假山。

几座假山足有一人多高,四面环绕,中间恰好是有片空地,有些狭小,还完全隔绝了外面的视野。

晴儿跟刘海站在那空地上,看看周围狭小空间,心里没来由的有些紧张。

“山……山神大人,我需要做什么?”晴儿道。

闻言,刘海上下打量晴儿那张带着些许红晕的脸蛋,下意识就想到那天的旖旎场景,心里跟猫挠似的。

“什么都不用做,站着不动就好。本神要先将自己的神力注入到你体内,暂时镇压妖邪。”

听到只要站着不动就好,晴儿不由得长出口气。

可当刘海的大手缓缓贴向她脸蛋时,她还是下意识绷紧身子,后退两步,一脸紧张。

饶是之前已经被刘海看过了身子,可这光天化日的,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晴儿心中有数。

“山……山神大人,这是做什么。”

见晴儿抗拒,刘海冷哼一声道:“既然是渡神力给你,那自然要有身体接触,不然你如何接受本神的神力灌溉?本神可没时间跟你浪费,治还是不治?”

听出刘海话中不悦,晴儿有些慌了神,她还指望着刘海帮自己回家探亲,自然不敢得罪。

犹豫片刻后,她想着反正已经被刘海看过了身子,眼下只是一些轻微的身体接触,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山神大人,晴儿依您便是。”

晴儿忙的开口道,而后乖乖的微微抬起尖细下巴,将脸蛋送了过去。

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脸蛋,刘海眼中一片火热。

尤其是晴儿那张殷红的樱桃小嘴,让他小腹内一团火不住蹿腾。

要是能把这极品可人儿压在身下狠狠蹂躏,那樱桃小嘴中发出的低吟,该是多么美妙。

片刻后,刘海伸出大手,掌心贴着晴儿那白嫩脸颊缓缓摩挲起来。

粗糙手掌带来的摩挲让晴儿觉得脸上痒痒的,脸蛋越发滚烫,身子紧紧蹦着。

她清楚的感觉到那双大手顺着脸蛋缓缓往下,滑过自己的脖颈,而后竟是钻进自己的上衣,隔着肚兜握住了自己的山峰。

只见晴儿身子突然一阵颤抖,下意识就要反抗。

“别动,本神已经开始为你注入神力。若是乱动的话,断了神力,你这病就没得救了。”

刘海的声音让晴儿下意识放弃抵抗念头,银牙却死死咬着樱唇,粉拳死死攥着,那模样,分外诱人。

纵然是隔着肚兜,可掌心传来的惊人柔软,还是让刘海暗呼爽快。

上一次碍于张举人在场,他多少有些顾虑,不能把晴儿怎么样。

可眼下张举人不在场,眼前这可人儿,他可以随心所欲的玩弄。

刚刚破身的晴儿,身子敏感的紧,哪里经得起刘海这般挑弄。

饶是她死咬着樱唇,可还是会偶尔发出几声婉转低吟。

殊不知,她却是这般绷着,刘海就越是玩的起劲。

索性双手齐上,直接伸进肚兜,肆意揉捏起来。

纵然隔着衣服看不着此时的画面,可掌心传来的真实触感,依旧让刘海能感觉到,那两座山峰,此刻在自己手中变换出了何等触目惊心的形状。

“山……山神,还……嗯……还没好嘛?”

晴儿实在忍受不住那股异样,声音都带上一丝哭腔。

“这妖邪,果然棘手。你换个姿势,双手扶着山壁,将屁股撅起来,本神要加大神力的注入力度。”刘海道。

一听要摆出这般羞耻的姿势,晴儿的俏脸红到几乎滴出血来,脑子里下意识就浮现出之前被刘海用绳子捆绑的不堪画面。

光是这么一想,她突然觉得下面隐隐作痒,下意识夹紧双腿,不安分的磨蹭起来。

见状,刘海眼中闪过一抹笑意,故作惊讶,道:“不好!那妖邪开始躁动了,我见你下面那地方的阴气极重,再不接受神力灌溉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晴儿一个山村女子,自小就被神鬼说耳濡目染,加之张举人之前对她说的话,她全然不敢怀疑刘海的山神身份。

眼下听到自己的病情加重,晴儿急的眼泪直打转,也顾不得什么羞耻心,弯腰扶着山壁,翘臀高高撅了起来。

此时的晴儿背对着刘海,弯腰翘臀。

尤其是那被绸缎紧紧包裹的臀瓣,因为姿势的缘故,撑出一个更为饱满的规模。

早已难耐的刘海粗暴的解开那碍事裙带,而后大手掀开裙子,隔着衣服游走在晴儿的后背,另一只手则肆无忌惮的揉捏着丰满臀瓣。

不知是不是故意而为,刘海将下面那东西正抵着晴儿臀瓣间,大手捏开臀瓣时,那东西会轻轻在臀瓣间顶上一下。

就是这么一顶,让晴儿整个身子都软了,樱唇间更是下意识发出一声美妙低吟,无比销魂。

饶是隔着衣物,可她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一股滚烫的温度。

而此时的刘海更是气喘如牛,这么一个勾人的尤物,弯腰翘臀等着自己采摘,待会要是能握着这柳腰,狠狠撞击那两团臀瓣,该是多么令人销魂。

想着想着他便是不由得自主的微微弯腰,将下面那东西隔着裤子,死死抵在晴儿臀瓣间,开始频繁撞击。

看这样子,似是巴不得给裤子都顶戳出个窟窿来。

这要了命的撞击直接让晴儿丢了半条魂儿,双腿一软,要不是刘海揽着她的柳腰,都会直接瘫软在地。

一股无法言表的感觉突然涌遍全身,她甚至有过羞耻的念头,很想让刘海再撞的用力些,就像当时张举人那般粗暴的蹂躏自己一般。

察觉到自己的念头,晴儿更是羞到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山……山神大人,晴……晴儿实在受不了,还没好嘛?”晴儿语气中带着几分乞求,她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整个人都会疯掉。

闻言,刘海动作一停,恋恋不舍的松开柳腰。

待晴儿起身后,刘海脑中突然来了新花样。

“嗯,本神已经在你体内注入了一些神力。可这还远远不够,这样吧。你当着本神的面,站着方便,本神要观察一下你的尿液,好确定那妖邪到底发展到了何种程度。”

这番话直接让晴儿的脸蛋红到充血,连连摇头。

“站着方便?这……这怎么可以,不行不行!”

方才摆出那般羞耻的姿势让刘海上下其手,已经让晴儿有些无地自容。

眼下却还要当着其他男子的面站着方便,这实在是突破了她的底线。

这等不知廉耻的事,她打死都不会做。

虽说晴儿的态度很是坚定,可刘海反倒越发坚定心中想法。

“哼,本神丑话说在前面。你体内的妖邪,如果不及时镇压,轻则跟如烟姑娘一样,丧失生育能力,重则丢掉性命。你不肯配合本神也罢,不过为了你那家中母亲着想,你还是暂时留在张府吧。”

这番话当即让晴儿小脸苍白。

不论是不能生育,还是丢掉性命,都是她不敢承受的后果。

更何况,她是真心挂念家中母亲。

本是坚定的决心,此刻却开始动摇。

她好几次欲言又止,脸色连连变化,却迟迟没有说话。

见状,刘海冷哼一声,转身就要走。

“山神大人,请留步!”

晴儿忙的开口挽留,待刘海转身后,她几乎是如同蚊子叫一般,道:“晴儿,依……依您便是。”

说着便是用小手摸向裙子,缓缓褪下。露出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

见晴儿小手死死护着那隐私部位,刘海急的不行,语气有些不耐烦。

“本神没时间跟你墨迹,把手拿开!”

闻言,晴儿蓦的美眸一红。

想到竟然当着一个男子的面做那种羞耻的事,她又羞又恼,两种情绪交织,不由得轻轻抽泣起来。

见眼前可人儿梨花带雨,这般我见犹怜的模样,刘海看的更是心头火热。

非但没有心软,翻到是被激起了兽性,粗暴的身手一把拿开晴儿的小手。

再一次看到晴儿那无毛圣地,刘海依旧觉得自己的血液在沸腾,呼吸声粗重几分,道:“快,腿张开,然后催动尿意,本神要仔细观察一下尿液出来时的情况。”

晴儿身子不住颤抖,觉得万般无助,却也只能缓缓分开双腿,将自己最为隐私的地方,展露在刘海面前。

“不行,这样本神看不清楚。你自己用手掰开这地方,方便本神观察。”

听得刘海越发过分的要求,晴儿的眼泪更是如绝提洪水般,潸然落下。

只见她颤抖着双手,葱指缓缓掰开自己那地方,将最为粉嫩的地方,尽数展露。

刘海看的有些痴迷,晴儿的粉嫩,比起柳如烟和杨婉清来说,看起来要更干净,也更精致。

不知是不是因为之前被刘海弄出感觉的原因,那粉嫩上,挂着几滴晶莹水珠,倒是有些糜烂。

狭小空间内,晴儿就这么展露着下半身,张着双腿,摆出一个极为不堪的姿势。

而刘海则是蹲在她身前,两人距离之近,以至于晴儿甚至能感觉到前者大嘴中呼出的热气拍打在那个地方。

很热,还很痒。

晴儿自己也接受不了,向来恪守妇道的自己,为什么会用这等不堪的姿势,拱一个男人欣赏。

被刘海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除了羞涩,根本就生不起别的念头。

而那地方,更是没有任何要方便的迹象。

见状,刘海道:“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催动尿意么。”

被刘海这么一说,晴儿涨红着脸,大腿都在微微抽搐,显然是在努力催动尿意。

可过了许久,仍旧没有效果,她急的眼泪再次开始打转,分明抽泣的声音,却因为太过羞涩而显得无比娇媚。

“山……山神大人,我……我尿不出来。”

只见刘海装出捏着下巴装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道:“这可就难办了,若是没有尿液的话,本神没办法判断那妖邪情况。”

话到一半,刘海眼中闪过一抹晦涩笑意,咳咳嗓子,继续道:“看来只好本神亲自动手,帮你催动尿意了。你且放松身体,千万不要反抗。”

“好……晴儿知道了。”晴儿红着小脸回道。

刘海悻悻搓了搓双手,一手掰着晴儿白嫩的大腿,另一只手则极其温柔的覆上那无毛的粉嫩。

大手上传来的温柔感让晴儿当即绷紧身子,樱唇中发出一声低吟。

刘海近乎贪恋的用手缓缓拭过每一寸圣地,觉得自己的心都在颤抖。

“极品,实在是极品呐!太便宜张举人那厮了!”一想到张举人享用了这粉嫩的初次,刘海就觉得很是嫉妒。

随着刘海手法和力度的不断变化,晴儿的眼神逐渐有些迷离,一层水雾布满了眸子,身子也开始不安分的扭动。

听着晴儿那断断续续传来的婉转低吟,刘海似是打了鸡血似的,变着花样的玩弄。

既然没有得到晴儿的第一次,那他现在索性就要玩个痛快。

“晴儿,现在感觉如何?”刘海一边弄,一边还仰头询问。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