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总裁一边开会一边要我*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小雪

更新时间:2020-11-14 09:12:38

陈富国指着病历表上其中一种药,厉声责问道:

“之前我明明当众嘱咐过,这种药物用另一种药代替,谁让你自作主张更换的!万一病人出了什么事,谁来负责?你这是在草菅人命!”

“就是,简直是草菅人命!陈主任,这要是病人出了什么事,我们医院的名声可就毁了啊。”林媚也在一旁叫嚣助威,她痛恨齐昊不是一两天,现在终于有机会落井下石。

“草菅人命?”这个帽子扣子下来,齐昊脸色顿时变了。这要是被坐实了,他的医生生涯也算是结束了。

“陈主任,话可不能乱讲,我齐昊虽然只是实习医生,但是也自问对得起天地良心和职业操守。”

“这两种药剂,对昨天那个患者的病情有一样的疗效,而且前一种的副作用明显更轻,并且价格相对也要便宜很多。”

 文学

“那位婆婆只是一个靠做散工为生的老人家,根本负担不起长期使用后一种的昂贵药剂,这么做我认为并没有错!”

齐昊的话语掷地有声,丝毫不让,陈富国的脸色霎时难看无比。

“价格高自然有价格高的道理,难道就仅仅因为价格问题,你就要把病患的性命拿来开玩笑?齐昊,我对你的医德感到失望!”

陈富国冷哼一声,言语间压抑着怒火,他早已经和药商谈好了,这种药卖出去他能拿不少的回扣。至于病人有没有钱治病,关他屁事。

“呵呵,你认为?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质疑我的决定!我告诉你,如果下次再敢乱开药的话,那你也不用在这里实习了,趁早给我滚蛋!”

陈富国的大声咆哮顿时引得门外经过的人纷纷侧目。

“小齐怎么就惹上了陈主任?他可不是个好说话的。”

“活该,看他平时拽的二五八万似的,这下倒霉了吧。”

“话可不能这么说,陈富国什么德性你们还不知道?肯定又故意找茬呢。”

“看样子,齐昊这关怕是难过咯。”

… …

办公室外的众人议论纷纷,但基本上都不看好齐昊,一个只不过是实习期的小医生,一个则是手握重权的科室主任,在他们看来,齐昊只能忍气吞声了。

办公室内,面对陈富国的咄咄逼人,齐昊面色不变,眼神冷峻。

“真是无耻的老狗,以前还以为这家伙只是好色,没想到连作为医生最基本的职业操守都没有了!”

齐昊心中暗道,对陈富国的鄙视更深了几分,关于回扣的事情科室内部早就传开了,可笑这老狗还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

“抱歉,陈主任。”

齐昊面不改色道:“这个治疗方案,我站在一个医生的角度来看,可以说绝对没有问题,哪怕下次还遇到这种情况,我也不会改!”

“放肆!”

陈富国气急,面色涨的通红,作为医院排名靠前的领导,已经少有人敢于当面挑战他的权威了。而齐昊只不过是让他手下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竟然敢当众顶撞他,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陈富国随即拍桌而起,大声咆哮起来。

“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主任了!好,我告诉你齐昊,你被开除了,现在就收拾东西马上给我滚!”

“行,至少我无愧于心!”齐昊眼中闪过一丝怒色,随即离开。他自有依仗,并不担心找不到工作,大不了就回老家继承老爹的医馆,也比在这里受气好。

昂首走出办公室,路上齐昊看到了一群人径直走向陈富国的房间,不过他也没在意,回到自己的位置,便准备收拾东西离开。

“主任,你消消气,别气坏身子了,不值当。”林媚连忙关上门,给陈富国按摩,帮他消火。

“玛德,一个小小实习生,居然敢那么嚣张”陈富国一脸的愤怒,不过当他眼睛瞄到林媚敞开的衣襟时,心里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哎哟,主任你好讨厌。”林媚注意到陈富国的目光,故意把衣领拉敞开,让他可以看到里面更多的风光。

“你这小蹄子,有你在身边,我真是要日夜‘操’劳了”陈富国贱笑一声,把林媚一把抱在怀里,重新开始刚才被中断的事。

“咚咚咚”一阵平缓的敲门声响起。

“谁啊?”陈富国不耐烦的喊道,双手不停歇的继续动着。

“韩立,我找齐昊!”

“没空,现在正忙着看病呢,走吧,下次预约个时间再来。”

陈富国此时已经被色欲冲昏了头脑,也不多想,直接让门外的人离开。

“主任,是韩院长啊,门外是韩院长!”林媚原本满脸潮红,听到门外是谁之后,顿时脸色大变,挣扎着站了起来

“韩院长!”反应过来的陈富国马上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一把推开林媚,冲到门口把门打开,连衣服都忘记整理了,显得狼狈不堪。

“陈主任,你还真的是忙于业务啊,连见见我这院长的时间都没有。”

韩立面色一黑,看到陈富国被扯的半开的白大褂,又看看房里林媚一脸不正常的潮红色,哪里不知道刚才正在发生了什么事。

“我身为主任,理应以身作则,忙点没什么,都是应该的。”陈富国不断的点头哈腰,一脸谄媚。

“哼!”当着外人的面,韩立也不好发作,对身后的一名穿着OL装的女子歉意道:“萧总,让你见笑了,里面请。”

只见一个容貌精致,身材高挑的女子带着两个虎背狼腰的跟班走了进来,她戴着黑框眼镜,脚踏黑丝高跟,眼神凛然,往那里一站,久居上位的气势自然散发出来。

这个女人不好惹。

只是瞄了一眼,陈富国心里便自然闪现出这个念头。待看到韩立主动让位给她,更加肯定女子不是个普通人。

“这位是日升集团的总经理,萧雪芙女士。”

只是淡淡一句,陈富国便心头剧震,无他,实在是升日集团太有名了!

国内排名前三,全球排名前十的超级巨头企业,旗下产业众多,横跨多个领域,据说还有军方背景掺杂其中。

作为日升集团大本营的东升市,这里将近有一半的产业都刻着日升的影子。而其集团老总萧雪芙,那可是跺跺脚,整个东升市都得抖一抖的大人物。这种级别的存在站在自己面前,陈富国又哪里能镇定得下来。

“萧总,大驾光临,实在蓬荜生辉,不知道小的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呢?”

陈富国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己的脸面,把自认为最亲切最谦卑的姿态展现在萧雪芙面前,那谄媚的劲儿,简直比见到他亲生父母还要来得狂热。

而林媚则是不易察觉的后退了几步,她与萧雪芙比,犹如云泥,攀比的心思有都不敢有。

面对着陈富国的谄媚,萧雪芙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明显的厌恶之色,但想起自己的目的,只得压着性子问道:

“听说,你这里有个叫齐昊的实习生是吗?”

“齐昊!”陈富国心中一凛,随即不停偷瞄萧雪芙,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端倪,只是萧雪芙万年冰霜的表情实在让人难以知晓她的真实情绪。

而韩立站在旁边也是一脸疑惑,这一大早萧雪芙就来势汹汹,指名道姓要找齐昊,他现在只希望齐昊千万不要惹到萧雪芙,不然他这个院长估计也当到头了。

犹豫了一会,陈富国发现萧雪芙好像有些不耐烦,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萧总,请问您认识齐昊?”

萧雪芙没有回话,宛如刀锋般的眼神平静的盯着陈富国,熟识她的人都知道,萧雪芙向来雷厉风行,不喜欢说废话,尤其现在问他话的还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科室主任。

被这么一盯,陈富国顿时汗就下来了,萧雪芙想要弄死他,那就和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萧总稍等,我立马就去喊他过来。”说完,陈富国就着急忙慌对的跑了出去,同时心里不停祈祷着齐昊可千万别走了。

不一会儿,就看见陈富国满脸堆笑的拉着齐昊走了过来。

“你就是齐昊?”

萧雪芙站起来,缓缓踱步到齐昊面前,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散发出淡淡的压迫感。齐昊将近180的身高在场中已经算是高的了,但是这个女人居然能和他平视。

“我就是齐昊。”

面对萧雪芙凌厉的目光,齐昊面色不变,眼神清澈。他知道面前这人的权势,虽然有些惊讶名震东升的萧总是个如此美丽的女人,但他依旧不卑不亢。

萧雪芙有点讶异,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如此镇定,她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之色,而后继续问道。

“你昨晚,在文成路那边的森林公园,是不是帮一位老者进行了针灸?”

“没错。”齐昊坦然点了点头。

昨天晚上,长达四年的封针期刚好解封,又正好遇到一位谈吐投机的老先生,跟自己对弈的时候病发,于是齐昊毫不犹豫用了尚未掌握针术帮他治疗,算是救了老人一命,尽管伤了元气,但他并不后悔。

不过齐昊好奇的是,为什么萧雪芙会找到自己?

“被你针灸之后,那老者没多久就进了医院,而他是我的父亲!”萧雪芙此话一出,整个房间刹那间变得极度压抑。

韩立愤然的看着齐昊,目光有些怜悯,也有些痛恨,一生把精力都奉献给医学事业的他,最痛恨就是胡乱医治的庸医。

林媚看着齐昊,一脸的惊讶,心中却是快意之极。之前还以为齐昊攀上了根大腿,没想到最终是这么个结果。

最开心的当然要数陈富国。一开始还以为齐昊跟萧雪芙有什么关系,吓得他心里惴惴不安的,不过现在看来,这是来寻仇的啊。

陈富国顿时热血上涌,感觉自己一飞冲天的机会到了。

“混账!”

陈富国此时瞬间站了出来,走到萧雪芙旁边,痛心疾首的说道:“齐昊啊齐昊,果然我一直以来没看错你,你就是个医德败坏的家伙。”

“之前乱给病人开药方,现在还居然还敢胡乱给人针灸,你这庸医,你这草菅人命的败类,你就不配继续当医生!”

陈富国唾沫星飞的骂着,心里正得意自己反应迅速,这次表现好了,在萧雪芙心里留下个不错的印象,那以后升职加薪还不是唾手可得。

陈富国骂的得意洋洋之时,却没有发现萧雪芙的眼神越来越冷。

“啪!”的一声。

清脆,响亮。

场上众人都有些懵逼,尤其是晕头转向摔在了地上的陈富国。

萧雪芙的手还保持扬起的姿势,眼神淡漠。齐昊眉毛微挑,心中却有些赞叹,这一个耳光打的真漂亮。

陈富国则是一脸懵逼看着萧雪芙,眼神中有数不尽的委屈,这剧本不对啊,为什么自己会被打。

只见萧雪芙放下手,冷笑一声,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刚才说,齐昊是庸医?”

空气静的仿佛凝固住了一般,这一连串的变化反转,让在场人的脑子都有点拐不过弯来。

先是萧雪芙说齐昊的针灸使得他父亲入院,紧接着陈富国跳出来指责齐昊庸医,然后萧雪芙又直接给了陈富国一个大嘴巴子,这里面的逻辑因果,实在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萧总,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虽然忌惮萧雪芙,但怎么说,陈富国也是自己手下的人,当着自己面前打他,韩立要说视若无睹,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没误会。”萧雪芙眼皮都没翻一下,平静的说道

“他骂齐昊是庸医,我就打他,很正常。”

“可是,萧总你刚才不是说,齐昊的针灸害的你父亲进了院吗?”

韩立一脸的不解,刚刚爬起来的陈富国心中也是很不爽,我帮你父亲出头,你还打我,有钱就能不讲道理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