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按在墙上啪哭*现代bl囚禁虐身调教

更新时间:2020-11-14 09:18:15

刘成不知怎么的,把隔壁村一个女孩搞得怀孕了,结果人家家里人憨厚,就让刘成娶了他们家女人,这事也就算一桩好事。

  可刘成不愿意啊,他觉得自己的大好人生才刚刚开始,怎么能被一个村姑给拖累了,于是便骗着那女孩去县里把孩子给打掉,还叫流氓威胁那家人,如果他们再敢纠缠,非得让他们家鸡犬不宁。

  所以,刘成的名声彻底臭了,村里人不管男的女的,见到他都是退避三舍,能不打招呼就装作没看见。

  现在宁柔突然提起他,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柔姐,难道刘成又惹事了?”

  “没有,他如果惹事,也轮不到我来管,只是,只是……”宁柔突然话说了半截,却没有再说下去。

  这更加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急忙追问道:“柔姐,到底怎么了?”

  “刘成,他想强奸我!”宁柔猛地爆出这么一句话,直接把我给听得呆住了。

  啥,我没听错吧?

  刘成居然对宁柔动了色心?!

  虽然宁柔是漂亮,是有气质,但宁柔是他的后妈,这是乱伦,是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被法律和道德允许的。

  而且在我们这,后妈也等于亲妈,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刘成这么干,怕是不想活了吧?

  要是让刘建设知道,就算他再怎么想包庇儿子也不可能了,因为这已经属于不孝了,他不打断刘成半条腿?

  “柔姐,到底咋回事,你说清楚点。”

  我想拿刘成多半是得了神经病,这种事也做得出,他家又不是没钱,出去正经找个女人能有多难,偏偏干些让人没办法理解的事。

  现在还招惹到宁柔头上,简直是个大祸害。

  宁柔眼眶有些红,便缓缓说出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那天是很普通的一天,宁柔像往常一样,在家里做完家务后,就看了会电视,然后准备晚上的饭菜。

 文学

  因为刘建设说,晚上会有朋友来家里吃饭喝酒。

  到了晚上,刘建设带着朋友回来了,然后跟着回来的,还有刘成。

  这些朋友应该都有些实力,刘建设在家里请他们吃饭,就是要求他们帮忙,好解决刘成的工作问题,免得刘成整天在外面闲晃。

  他们倒是也很给面子,主客尽欢,大家都喝得很高兴,每人大概两斤多。

  刘成酒量不好,先醉了,然后刘建设便让宁柔扶着儿子上楼休息。

  进了房,也没发生什么事,刘成还在脱鞋,宁柔便多说了一句:“阿成,你有工作了,以后就别出去乱耍了,安心找个媳妇过日子。”

  在平时,宁柔是不会说这种话的,只是今天比较特殊,所以她就以继母的身份叮嘱一下,也不算过分,可以说,还算比较得体的。

  但刘成却突然暴走了,站起来就逼到宁柔跟前,低吼道:“你什么意思?我出去耍关你个什么事,我用了你的钱?”

  “不是,阿成,我只是为你好,如果你不喜欢听就算了。”宁柔见到喝醉酒红了眼的刘成,心里很是害怕,便离开房间。

  刘成又抓住了她的手,一把将她推到了床上!

  “贱女人,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什么狗屁支书的女儿,还不是被我爹干得乱喊乱叫?平时在外人面前装得好像多清纯,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段时间爹没理你,你还一个人在房间里自慰!嘿嘿,是不是想男人了?想男人可以和我说啊,我可比我爹厉害多了!”

  刘成说着说着,就胡乱压了上去,想要亲宁柔。

  宁柔本来就娇小,哪里是年轻力壮的刘成对手,但她却也不敢大叫救命,因为她就是一个这么顾家顾男人面子的女人,所以,她差点就被刘成得手。

  刘成酒精上头,又看到宁柔那楚楚可怜的样子,顿时兽欲大发,扛起宁柔的两条腿就要上马。

  这个时候,宁柔的裤兜里却正好漏出一样东西,宁柔赫然发现,那是自己下午削土豆时用过的小刀。

  所以宁柔拿起小刀,就刺了刘成一下,这才慌忙地逃出魔爪离开房间。

  宁柔整理了下凌乱的头发和衣物,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下了楼,善良的她认为,这不过是刘成喝醉酒做了荒唐事,等到他酒醒之后,虽然不至于忘记这件事,但至少会和自己道个歉。

  可第二天中午,宁柔等来的手机短信,却不是关于道歉的。

  刘成在短信里面说,要是宁柔不陪他睡一晚,他就把那天晚上宁柔在房间里自慰的照片给全村人看。

  “吗的,这个畜生!”

  我听完宁柔的述说,简直不知道该怎么骂刘成才好,这他娘的,刘建设恐怕都没他儿子这么邪恶吧?至少刘建设不会想着去搞自己的后妈。

  宁柔已经低声抽泣起来:“呜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告诉我男人,又怕他不相信。而且刘成说今晚就是最后的时间,再不答应他的话,我就彻底没脸活了!”

  “对不起,二蛋,我真的不想把你牵扯进来,但是想来想去,可能是老天爷让我来找你,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宁柔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用那双柔弱无助的眸子看着我,哀求起来。

  难道这真的是天意?

  在最后的时刻,宁柔得到了刘建设给的任务,找到了我这么一个似乎和全村人都不会乱说话的瞎子,事成之后,大家各不相欠。

  连我都觉得,这真的不是偶然,而是命。

  以至于我都没有多考虑,便答应道:“柔姐,你放心,这个忙,我帮定了。”

  “谢谢你,二蛋!”宁柔见我愿意帮她,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不过柔姐,我要怎么帮你这个忙?”

  我很快就想到了关键性的问题,很明显,我现在是个瞎子。

  虽然我的眼睛已恢复视力,但这又有什么作用呢,要说打架的话,我绝对打不过刘成,人家从小到大打架的次数可能比我吃肉的次数还多,而且长得也比我壮实那么一点。

  再说,就算我能打赢他,那又怎么样?

刘成是这么容易屈服的?凭他的性格,他只会变本加厉地报复回来,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得不偿失。

 宁柔擦干泪水,说:“其实我已经想好了,今晚,我会去见刘成。”

  “什么?你要去见他?这不行,到时你肯定会很危险的!”我下意识地就觉得不妥。

  “没事,二蛋,我虽然去见他,但绝对不会让他得逞,到时我告诉你在什么地方,你就偷偷地把事情给拍下来,然后再打断他。他用照片威胁我,我也用照片威胁他,刘成还是非常怕他爸爸的,他绝对不敢让他爸爸知道,他这样对我。”宁柔说出了一个完整的计划。

  这个计划我觉得倒是很好,没想到宁柔的心思这么细腻,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只是,她到时还是会有一定的危险。

  因为我出现后未必能阻止刘成作恶。

  不过,这个问题,也不是不能解决,我只需要去找某个人就行了。

  我思索了下,便对宁柔说:“柔姐,你电话号码是多少,等下我去找人,到时我会和那个人一起去阻止刘成,但在你去那个地方前,我们要互相知道对方的位置,以免出什么差错。”

  “你要找谁?”宁柔有些警惕。

  因为这种事,让越多的人知道,就会有更多泄露的风险,她肯定不愿意事情发展成那样。

  “放心,我要找的这个人,绝对不会把事情泄露出去,你应该认识他,他就住在村东头,叫大胖。”我说出了一个名字。

  这名字在龙头村是很有名的,至少比我要有名多了。

  大胖,长得很胖,而且很高,我估计足有一米九左右,站出去震慑力十足。

  即使是刘成这种混混,也不会轻易去招惹大胖,因为大胖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换句话说,其实大胖的脑子有点不好使。

  如果你不清楚大胖的脾气,在他面前乱说话,很可能会被爆打一顿,而且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但最重要的是,我和大胖的关系,还算不错!

大胖虽然脑子不好使,但却总是记着欠我一份人情,那是小时候他在水里差点淹死,我奋不顾身把他救了上来。

  这事多少带点玄乎,可我确实那么做了,所以除了他爹娘之外,他最亲的人就是我了。

  我相信只要有他在,宁柔的安全就没问题了。

  和宁柔商议了一会儿后,我便来到了大胖工作的地方,他现在帮着家里做一些体力活,每月领点零花钱。

  “大胖!”

  “二蛋!”

  他听到我的呼唤,放下手里的活计就跑了过来,那座小山一样的体型还是没变,抱着我的时候都让我感觉窒息。

  “二蛋,去玩呐,我还有活没干。”在一般情况下,大胖都是比较正常的。

  我笑着答道:“不急,你先干活,我给你去买火腿肠吃好不好。”

  “好的!二蛋最好了!”大胖闻言,又兴冲冲地去干活了。

  我则是咬咬牙拿着身上剩下的最后几块钱跑到小卖铺里给他买了几根火腿肠,求人办事,总不能一点都不付出。

  一个男人身上没钱,是很恼火的事情,所以我现在深刻意识到了钱的重要性。

  整个下午,我都陪着大胖,他干活是一把好手,吃东西也特能吃,几根火腿一口就被他塞到嘴里去了。

  不过他今天对于我的作用非常大,不仅要让他出面威吓刘成,还得借用他的手机。

  没有手机就没办法和宁柔联系,也就不知道宁柔和刘成见面的地方在哪里了。

  到了傍晚时分,宁柔发来一条短信,内容是:我把刘成约到后山下面的麦田旁边那里很多麦垛,时间是晚上8点半,千万不要来晚了!!

  看起来宁柔还是很紧张的,生怕我去晚了让刘成当场施暴得手。

  “哟,二蛋在这呐,走,去我家吃饭去!”干完活,大胖的妈妈也来了。

  我正愁没地方吃饭,便高兴地答应了,不过心里却想着晚上的事。

  大胖这手机不算太新款,所以拍照和摄影的功能都有些差,我怕到时晚上光线不足,拍不到刘成的丑恶嘴脸。

  吃过饭,又在他家待了一会,我便迫不及待地拉着大胖出了门,先到约定地点埋伏好。

这里的麦垛很多,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出现在哪,只能找了个小山包蹲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