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玉液横流的花园圣地-钱的事儿

更新时间:2020-11-14 10:10:43

我要换一下遗嘱,你有空吗?”好长时间没有联系的夏楠给我打电话。

改了遗嘱啊?”

是。我退休了,要出去周游列国,想好的事情就趁早定下来。”

不都是给卓浩吗?财产数额变动了也不用改遗嘱。”

不,我有了新主意,我要搞一个公益基金。”

夏楠要建立一个公益性质的基金,超出人的想象。

她约我见一面,要把原来的遗嘱拿走,把新遗嘱交给我。夏楠自学了法律函授本科,立遗嘱改遗嘱的事,根本无须假借外人之手,她自己完全搞掂。

夏楠是一个心思细密、谨慎的人,五十多岁的年纪,已经立过两次遗嘱了。第一次立遗嘱,才三十多岁。那时她刚学会开车,怕自己出车祸挂了,丈夫卓伟会再娶再生孩子,她的宝贝独生子卓浩就可怜了。她在遗嘱中写明她所有的财产由儿子继承,排除了丈夫、父母的继承权,她说,卓伟以后能赚钱,父母也有哥哥姐姐管,只有卓浩让她担心。我当时是她单位的法律顾问,她是副总,我们工作有交往,后来就成了好朋友。她的遗嘱放在我这里,说如果她出意外,就请我做她的遗嘱执行人。

文学

谁想,死神的魔掌拿走的是卓伟的命。卓伟到郊区长岭山中水库游泳,潜水时抽筋,扑腾了几下,人就不见了。卓伟是游泳老将,喜欢去山里的水库游,觉得室内游泳馆不够味。他是带着浮球的,但有时用有时不用。浮球的绳子套在身上,总是有些挂碍,游泳速度上不去。谁想那天没套浮球,脚却抽了筋,头一晚生意应酬,睡得很晚,精力也差一点。

夏楠第一次写遗嘱时,卓伟笑她有病,好端端写什么遗嘱。谁知道乐天健康的卓伟突然就没了。卓伟没留下遗嘱,夏楠推理、猜测、查账、走访、咨询,明的暗的、旁敲侧击,想尽了办法,夏楠才基本搞清了卓伟公司的状况。

好在家里的财政权在夏楠手上,卓伟是对老婆言听计从的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笔财产遗漏在某处。卓伟的去世,夏楠更觉得人生的无常,办完后事,夏楠马上修改了遗嘱。把夫妻名下所有财产都留给卓浩,增加了要求卓浩照顾奶奶和外公外婆的义务。

夏楠在卓伟去世后辞掉工作,挑起了卓伟公司的大梁,以她女性的细腻、良好的沟通艺术和丰富的管理经验,将公司做得红红火火,积聚了越来越多的财富。

                 

                    (二)

钱是很多了,但夏楠不开心。卓伟去世10年了,夏楠想再找个伴。夏楠长相、气质、为人都不错,想和她交往的人不少,她也前后交往过几个,但总是不如意。

夏楠找对象,她不要朋友介绍,因为一般是谈不成的。如果牵涉到熟人,分分合合的事让人知道,很伤面子,很尴尬。

自己认识、一见钟情?那不可能。40多岁的年纪,哪里会有一见钟情的事。日久生情?更不可能。日久生情只能发生在熟人之间。40多岁的男人女人,要彼此熟悉,要长时间相处,要没有配偶,要彼此欣赏,要彼此生情,这么多的条件都要具备,怕是千年难得一回。夏楠不抱这个奢望。

夏楠自己在婚恋网上注册,将自己的基本情况、身高长相、健康状况、经济情况等一一填上,并上传照片,还填上了对男方的要求,最后缴纳几百元费用。注册后,网站就不时推荐男士过来。看着顺眼,符合条件的,就加个微信,聊聊天,聊的久了,觉得能聊,不讨厌,就线下见面。

有一个男的,湖北荆州的,生意人,网上聊的不错。线下见,白净斯文,个子高高的,谈吐也好。夏楠一度以为找到了合适的人,便开始交往。对方在广州有生意,常来,夏楠觉得不错,妈妈、姐姐也都见过,都认可。夏楠就去了一次荆州,算是把关系定了。谁想。从荆州回来,男方找夏楠借钱,要借100万。

我哪里有这么多钱。”夏楠拒绝。

你100万还拿不出?50万也行”

我的钱都在生意里了。”

这天之后,不断有人打电话来,说是那个男人的债主,那个男人给的电话号码,说夏楠是他老婆,会替他还账。这个男人是冲着夏楠的钱来的。夏楠果断把对方拉黑,绝了联系。

夏楠也退出了那个婚恋网,因为在那里夏楠填报的经济收入比较高,夏楠不想再有人冲着她的钱来。她改在另一个婚恋网注册了,把收入改成一个正常公职人员的收入水平。

后来,又交往过几个对象,但夏楠总怕人家是看中她的经济实力,别人对她再好,她也没办法和当年对卓伟一样掏心掏肺。尽管她从不告诉对象她的真实身家,但她开的车、住的房、公司的规模都瞒不过人,都显示出她不是一般的富裕。她买了好几套房,广州的、老家的,看中就买,有资格没资格,都要想方设法去折腾。这些买买买,她一概避开对象,生怕对象知道起歪心思。如此的相处和戒备,几段关系都不了了之。

夏楠说:“我总是没有安全感。“

 

你的钱几辈子都用不完,钱能解决很多问题的,你应该比一般人更安全。”我宽解道。

不是钱的问题。“

我知道她的问题。卓伟没了,她再也找不到卓伟那样让她真心付出和依靠的人。

她往日在单位,现今在自家公司,都是叱咤风云、杀伐决断的角色,什么难办的事她都能办好,但生活中却是一个特别胆小的人。她怕黑,怕一个人住。卓伟在时,每夜起解都要叫醒卓伟,让他陪着上厕所,等她回到床上,卓伟才能关灯。她很想找个人度过每一个漫漫长夜,在黑暗里能握着一双温暖的手,但总是不顺。

三年前,她交往了一个姓何的离婚男人,自主择业提前退休的退伍军官,大学学历,对她很好。每天为她做饭,给她开车,两人相处很融洽。对方提出结婚,夏楠不愿意,她有顾虑,她是绝不会再和人结婚的了。

老何有个女儿,他的房子、车子都给了前妻和女儿,最近女儿要买房,竟是老何付按揭款。

你女儿都结婚了,你还用养老钱给她按揭买房,你自己不过日子了?“夏楠说老何。

她两口子付了首付就没钱了,我又没钱给她做首付。只能帮按揭呀。“老何说。

孩子都成人了,你还管那么多。”

你不也一样?卓浩还没结婚呢,在珠江新城就有那么大套房。”

夏楠心想,怎么能这么比,这不是经济条件不一样嘛!再说你净身出户,连个房都没有,只有退休金收入,交了按揭款,自己真的是吃光用光了。夏楠不想说出这些话,怕伤到老何的自尊心。

这老何的前婚姻结束得也真奇怪。说是他前妻不忠,被老何发现,老何死活要离婚,前妻不肯。老何就净身出户,一套房改房分给前妻,一套20多万元买的楼梯房过户到女儿名下,车还在老何名下,但给了女儿开。拼尽了所有财产,老何离了因老婆出轨破裂的婚,获得个中老年单身男人的身份。离婚几年,前妻也没有和出轨对象结婚,老何呢?他说要找一个真正爱的人。前面交往过几个女人,老何都不甚满意。遇到夏楠,就有了爱的感觉,愿意为夏楠做司机、做厨师,一起三年了,整天乐呵呵。

老何很喜欢带着夏楠出去见朋友见战友,夏楠形象气质好,谈吐大方,一众朋友都说老何找得到这样的女朋友硬是有两把刷子。这种得意,老何很享受。夏楠对老何的离婚原因有疑虑,但也不想深究,反正她就是和老何搭个伴,老何对她好就够了。

老何去过卓浩在珠江新城的那套房,一进门老何就惊住了。大阳台足足有三十平方,隔着临江公园,珠江静水深流,对岸右前方小蛮腰亭亭玉立。老何惊异着,也没说什么。夏楠看到他的表情,有些不太舒服,说不上什么原因。

卓浩去加拿大留学了,夏楠在他大学附近买了一套别墅,自己也时不时去度个假陪陪儿子。在国内,卓浩名下有四套房。除了珠江新城这套,其他的老何都不知道。在夏楠名下的几套房,除了住的,老何也不知道。老何把他女儿的房子与卓浩的一套房比,就已经不平衡了,如果老何知道了夏楠全部的家产,会怎么样?夏楠只想与老何搭伴着过日子,不想与他发生经济关系,不想让他和他的女儿来分享她和卓伟创下的家业。她的家业是要完完整整交给卓浩的。

夏楠与老何之间除了钱的障碍,也有心理障碍。随着交往深入,夏楠与卓伟之间发生的种种也会发生在与老何的关系中。当年的卓伟风华正茂事业有成,双方都是开朗活泼的,像是长不大的孩子,也吵也闹,但双方都知道对方是自己的唯一,是生命,不可能分开的。现在和老何一起,两个五十多岁的男女,那情景怎能比得上青春年少?夏楠很当心,不拿两人比较,但心里有卓伟,遇到事,就说卓伟怎样怎样的。老何见过夏楠和卓伟的合照,夏楠笑得那样单纯阳光,是老何从未见过的美,那才是真正相爱的一对。夏楠每次提到卓伟,老何就心里冷一刻。即使年轻时,老何也没有卓伟的魅力。除了身高,老何能力、气质、长相都要逊色一些。何况,卓伟已经不会再做错事,老何做事却常常不如夏楠的意。老何也知道不能和卓伟比,但他受不了夏楠提起卓伟柔情蜜意万分怀念的样子。

百年之后,你是和我埋在一起,还是和卓伟埋在一起?”一次两人亲热之后,热情还未退潮,甜蜜温软中,老何突然问。

夏楠吓了一跳,老何竟在这时候问这样的问题。

这个,……不重要吧?”

这对我挺重要。我可以不要结婚证,我要你的真心。“老何有点激动。

夏楠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本来要脱口而出“当然和卓伟一起“,看老何急切真诚的模样,又不忍心。老何动真情了,要和夏楠一辈子、下辈子在一起。这超过了夏楠的预设,夏楠只是找个伴,并不是一个取代卓伟的人。

我没想过这个事,好好的,说这个做什么?“

总有这么一天的。“老何不放弃。

哎呀,纠结这个问题,不是有点像祥林嫂么?“夏楠不想再说这事儿,有点恼了。老何也就不追着问了。

老何没有等到答案,但双方都表明了心意,而且双方的心意不一致。夏楠对老何仍没有十分的投入,夏楠心里仍有卓伟。老何有点丧气。

卓伟去世后,夏楠承担起赡养卓伟母亲的担子,按时寄生活费,定时打电话,与婆家处得比卓伟在时还好。

一次汇款给家婆,让老何看到了数字,老何就说汇的太多。当时夏楠就火了:“你知道你是谁,卓伟是谁?公司是卓伟创办的,今天的富裕生活是拜卓伟所赐,我给卓伟妈妈寄钱,与你何干!” 老何被噎得无言以对。

老何也不知道夏楠的家底到底多大,一次就给卓伟的妈妈寄六万元,只是半年生活费,惊到老何了。老何退休金每月8000元,就觉得已经很不错了。一个农村老太太每月要用一万元钱?这太超出老何的想象,就下意识说了一口,闹得自己灰溜溜的。

老何是广州人,也有老母亲,但夏楠对老何的母亲一直都是淡淡的,不愿多交往,也不给钱。夏楠的母亲和夏楠住,老何做饭搞卫生照顾老人家,也从不给老太太钱。

夏楠的钱那么多,哪里需要我给。”老何如是想。

你不给我妈妈钱,我当然也不给你妈妈钱咯“。夏楠则要讲个公平。

夏楠不关心老何的妈妈,老何对照顾夏楠的妈妈就有了不乐意。老何不乐意,夏楠85岁的妈妈就有了感觉,就有了意见,就容易生气。生老何的气也生夏楠的气。

老何离开,就是因为夏楠不在家那天没有及时为老太太做饭,老太太生气,叫老二来接了她去他家。夏楠知道后,批评老何,老何有许多的道理与委屈。双方都不冷静,大吵一架,夏楠厉声对着老何说:“你走!”

老何一气之下真走了。

厮守三年,夏楠态度仍然暧昧,结婚无望。老太太不好伺候,夏楠娘家兄弟姐姐亲戚们来,心安理得吃着老何做的饭菜,却并不把老何视为自家人。如果,夏楠能给个定心丸,老何能坚持,但夏楠就是不给呀。

老何走了几天了,夏楠不给信息。不能善待自己的母亲,不能惯,老何得认错得改。这只是一个可以说出口的原因。自己母亲的性格她是知道的,老何没有多大的错。真正让夏楠不想挽留的是,她无法面对老何的真情。老何要和她生生死死在一起,她做不到,她愧对老何。唉!夏楠再找对象,总觉得对不起死去的卓伟,现在又多了一层,还对不起老何。老何要走就走吧,也许能找到那真心爱他的女人。

老何也不像以前主动求和。思来想去,这夏楠是不会铁了心和自己好的,没必要再耗下去了。

彼此不联系的时间一长,气虽消了,情也淡了。

终于,老何发信息来,却不是认错也不是求和,而是要来取回自己的东西。

夏楠回:“来吧”。

老何来拿东西时,夏楠的妈妈和二哥在,夏楠避开了。

老何对夏楠好,夏楠知道,但老何要的,夏楠给不了。

                     

                                  (三)

老何走后,老太太有些过意不去,觉得是自己搅黄了夏楠和老何的事儿。一段时间,老太太对夏楠呵护备至,夏楠享受到少有母爱。

夏楠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都没有读多少书,也不是很求上进,经济情况都很一般。

大哥在老家县城一个单位晃荡,拿着两千来块钱工资,一下喝酒一下唱歌,过得逍遥。要买房要买车,缺钱,就找夏楠借。夏楠是能推就推,要他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

二哥在夏楠的公司做事,做事倒是靠谱,但总觉得夏楠给的工资太少,他看得见夏楠每单生意赚多少钱,他的工资比夏楠的所得,少得太多。夏楠是他的亲妹妹,收入差别太大,他心里不平衡。小时候一起长大,不都是我碗里夹到你碗里,你杯里倒到我杯里,哪分得清楚。父母兄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地过了那些穷困的日子。何况夏楠上大学,是爸妈供的,那学费里也有二哥的工资呢。现在两兄妹,一个是老板,一个是打工,这身份就认了,但这工资就不能考虑点兄妹情?二哥时不时露一下心思,妈妈也老敲边鼓,夏楠只是不让步,一律由人力资源部按章办事。

姐姐也在广州,帮女儿带孩子。姐姐经常来夏楠家,对夏楠很体贴。姐姐和老太太母女彼此不太看得顺眼,见面没一会儿就要斗嘴,每次都不欢而散。外甥女婿做生意的,但总是不得门而进,连生活费都不能稳定挣到,要靠外甥女打工的收入维持生活。姐姐看着着急。那亲家是广东惠州的,偶尔来儿子家,看不到自己儿子的问题,反而觉得他家买的房子住了岳父岳母一家,被沾了便宜。话里话外,以主人身份自居,对辛辛苦苦照顾一对双胞胎的亲家公亲家母很是不屑。他还重男轻女,嫌姐姐的女儿没生儿子。姐姐一来夏楠家,外甥女家种种烦恼麻纱就从姐姐嘴里吐出来,一圈一圈,把夏楠的脑袋缠得绑紧。夏楠就忍不住去帮姐姐化解困难,少不得要给钱。

老太太看夏楠给姐姐钱,就不高兴,说哥哥也是亲的,怎么就不给。给了姐姐,得到好处的是姐姐的女婿,夏楠这是不分亲疏,是蠢。老太太一开始唠叨,就止不住,一定要夏楠答应对两个哥哥给同样数目的钱才能止住他老人家的嘴。

夏楠是家里的小闺女,长得很像父亲,从小很得父亲疼爱,但妈妈有点嫌她。她的出生对妈妈来说是意外,生了就得养着,养就养得不情不愿。好在夏楠从小好强上进,学习成绩好,成了家里唯一的大学生。

夏楠在大学里遇到卓伟,爱上了。大学毕业后,工作两年,卓伟考上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到了广州,不久夏楠也来了。两人拳打脚踢,硬是在广州闯出了一片天地,成了四兄妹中最有出息的人。夏楠在广州买了别墅后,就把父母接到广州住。

父亲病、去世,都是夏楠应对处理。大哥在父亲去世后才从老家赶来,做不了事,只是做客。二哥呢,倒是照顾父亲多,但他是夏楠指派的。一年多,他的专职工作就是照顾父亲,夏楠给他发工资,陪夜还发加班费。

这些老太太都是知道的,但老太太就是觉得夏楠做的不够,她的经济情况这么好,她的两个儿子就不该受穷。

财富成了夏楠幸福生活的障碍。因为有钱,她不敢再婚。因为有钱,亲人们一个个眼盯着她。她不得不提防,亲情就常常有了异味。

你说赚钱有什么意义呢?”一天,夏楠找我聊天,叹道。

她儿子卓浩留学回来了,原本指望他能把公司接过去,卓浩却不愿意。他要去网络公司应聘搞游戏开发。夏楠说游戏开发是青春饭,又是给别人打工,不会有大出息。结果母子大吵一架。

我做什么都是错。你管得太多了,我有自己的人生要过,我不要你的钱,你不要管我,我赚钱了会还你”。

卓浩气鼓鼓摔门而去,留下夏楠在家,气得心口痛。

卓浩搬走了,搬到那套旧房子里住,把门锁也换了。那是夏楠和卓伟买的第一套房子,那时卓伟创业不久,钱不多,买的是楼梯楼,卓浩五岁前就住在那里。

卓浩搬去旧房子后,夏楠去过两次。去之前打电话,卓浩不让他来,说她来他就走。夏楠只得搞突击,结果每次敲门都没人应。已经一个月没见到卓浩了。以前在国外见不着还可以微信视频,现就在广州,却见不着,视频也不接了。几百万花出去,换回来一个冤家。

我做错了什么?他这样对我”。夏楠很委屈,这个女强人竟然流泪了。

夏楠的烦恼与艰辛,都与钱有关系。要不就是生意上的,那是赚钱的烦恼与艰辛,要不就是关系上的,那是保护钱的烦恼与艰辛。所有的烦恼和努力,最终的目的不是为了自己享受,而是要给孩子一个幸福一份保障。

结果,孩子不领情,孩子要过自己的人生,他的人生里不需要夏楠的钱,也不需要夏楠的管,甚至不需要夏楠的存在。

(四)

我们约在大学城一个咖啡厅见面。

怎么想起来搞公益基金了?”

唉………,说来话长。“

你跟赵教授不是很合得来吗?幸福了,就想搞给基金啊?”

吹了,不说他了。我病了一场,有些想法变了。”

老何走后,夏楠又见过几个男人,她在婚恋网上改了求偶的要求,希望对方单身的原因是丧偶,不是离婚。都是丧偶,彼此有共同的经历,可能有更多的理解。

有一个大学副教授老赵,年龄相当,妻子得胃癌去世。手术、放疗、化疗,所有的治疗手段都上完了,治愈仍然无望。情况稳定的一段时间,老赵陪着妻子到全国各地旅游,遂了她最后的心愿。为此,老赵所有的钱都花光了,只留下一套70多平方的楼梯楼安身。

夏楠听到老赵介绍情况后,很感动,他对妻子这么好,人品是很好的。两人便开始交往起来。

赵副教授确实很好,烟酒不沾,只有一个爱好:喜欢摄影,这正中夏楠的意。

几个周末,老赵带夏楠去广州几个景点拍照,他的摄影技术不错,把50多岁的夏楠照得如沉浸在爱情中的少女一般,丰姿绰约,动人心魂。夏楠也开始对摄影有了兴趣,老赵就成了一对一的专职摄影教师。

夏楠曾把自己的一张特别优雅的照片发给我,照片上的她像一个20出头的知性女大学生。头发垂下来,遮住大半张脸,温暖玄黄的夕阳光照透过她轮廓分明的前额、鼻子、嘴唇,射过来,留下一个朦朦胧胧,美奂美仑的剪影。说实话,我从未见过夏楠有过这么优雅的时刻,无论是真人还是照片。这是一个发现了夏楠的美,又能把这种美表达出来的人才能照出的相片。她当时就告诉我,遇到了老赵。

夏楠窝在对面的沙发里,转动着手中盛着柠檬水的玻璃杯,说着和老赵的故事。我们有半年没见面了,她身上发生不少事。

两人在一起,感觉不错,脱俗,简单,和卓伟在一起都没有这样纯粹浪漫。夏楠动心了,但毕竟环境太简单,也不知摄影之外,两人能否如此融洽。夏楠提议搞一次自驾车摄影之旅,夏楠出车、油,老赵开。其他费用是AA制,住宿、饮食费用各出一半。老赵欣然同意。

我来定行程,订酒店,你就等着开心吧!”老赵很积极。

那你费心。要订两间房哦。” 夏楠还没有最后看准,不想发生太多纠葛。

遵命!”

没想到老赵挑酒店,竟是以“便宜”做最重要的标准,安排的酒店是价廉物不美。

第一晚天黑才到酒店,酒店的简陋出乎夏楠意料。夏楠不好提异议,就挑了一个最好的房。房里有地毯,但颜色混沌,图案模糊,似乎有点潮。洗手间狭小逼仄,洗手盆、坐厕白底发黄,洗漱用具也是白不白灰不灰。床上用品是用过很久的,床单被套是说不清的颜色,床垫棉芯硬挺。

老赵要夏楠去他的房间看照片。老赵的房间竟没有窗。夏楠在憋闷的房间呆了一会儿,有点同情,有点难受。

要不,我来交房费吧,你换一间好点的房”。

不用,睡觉而已,有窗没窗一个样。老爷们哪里那么多讲究。”

第二天早晨,酒店有早餐,非常简单,夏楠喝了一点粥就没吃了,想着中午早点吃就行。

早饭毕,两人拎着摄影器材穿过小城街道,到城东北角拍小镇全景。夏楠穿着几层衣服,照一次,脱一件,每次都是不同的颜色、风格。相片里远远的身影,丰满艳丽,美得很。但夏楠精力不足,不肯让老赵拍近影。昨晚睡得不好,开始是觉得床单不干净,后来又担心房门锁太差,又想老赵会不会过来,如果他过来,该如何应对。一路下来,人越发的清醒,一夜没睡上几个小时。夏楠想,要把选酒店的权力拿过来,选好一点的酒店,自己把房费全承担了。

将近中午,夏楠说她来找饭店。不由分说,夏楠带着老赵直奔一家装修很高档的酒店。早上出门,夏楠一路两边观望,早就想好了来这家吃。

装修越好的地方,东西越难吃,我们换一家吧?“老赵不肯进。

你照相辛苦了,我请客“。

老赵跟着夏楠进了酒店,夏楠点了几个菜,色香味都不错。

老赵,我呢,晚上睡觉有点挑地方,环境不好我睡不着。明晚开始我来订酒店,你把明天以后的酒店退了。费用的话,你别管了,我来出。“

不好意思,我应该订高档点的酒店的,照顾不周啊!见谅见谅。“老赵有点囧。

房费还是AA制,不要坏了规矩啊!“老赵打趣道。

饭毕,夏楠买单,500多元。老赵看了看菜单,笑了一笑,没说话,任夏楠买单。

这天之后,老赵照相时不再跑前跑后,精益求精,相片也潦草了很多。夏楠向他讨教什么光圈、角度一类的问题,问一句答一句,不肯多说话,全没了前面的风趣、精神。夏楠觉着了,想主动搞点气氛。起了两次头,老赵反应不积极,夏楠也就罢了。好不容易五天的旅程结束,第五天中午回到广州。

老赵把车开到他家楼下。他下车,拿了自己的行李。

再见!”

再见!”

互道再见,谁也不多说一句。不像出去旅游之前,分手之时总要约什么时候再见。

回到家,夏楠清洗一下,躺在自己阔大柔软干净的床上,昏昏睡去。

醒来时,天色全暗了,放在身边的手机屏幕闪着银光。夏楠拿过手机,有老赵发来的信息。点开信息,信息很长,前部分写对夏楠的美好印象,美丽、聪明、善良、能干、宽容等等,末了,一句:“但是我们不合适,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夏楠一辈子,从年轻时候开始,就没有被分手过,一直都是她在挑人,她在提分手。卓伟当年是费了很大劲才把她追到手的。

没想到,在老赵这里竟被分手了。

夏楠有点不服,有点失落。老赵穷,做事忸怩,但和他在一起玩摄影还是开心的。

但两人走得下去吗?老赵那样水平的物质生活,夏楠是不可能长期忍受的。辛辛苦苦做生意,赚了钱,却不能享受,那过往的一切奋斗努力有什么意义呢?老赵年近60岁,副教授已经到头了,不可能再有大发展,也不可能大幅改善收入水平。让他一起享受她的财富,他的自尊心又不允许。唉!好好的一份富裕生活,却成了两人之间一道越不过的鸿沟。他们是没有结果的。就这样吧,无需再纠缠。

祝你幸福!“夏楠回信。

祝你幸福!你会找到更好的。“老赵的微信带着三朵玫瑰花。

夏楠说完这故事,淡淡笑了一下,“老赵每次发信息都会附上三朵玫瑰花的图片,只是……他从未送过我真的花”。

浪漫的开始,也敌不过经济情况的差异,只得嘎然结束。真是狗

尾续貂。

遗憾!”我叹道,”怎么想起要设立基金呢?是老赵刺激的?“

我一个月前,早上跳健身操,突然下腹部剧痛,像是要死。豆大的汗滴冒出来,衣服很快湿了。疼像山一样压过来,整个屋子都是疼。我惨叫,诺大的家里只有我自己的喊声,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她顿了一下,继续说:“我挣扎着拨了120,我又拨了一个电话,得有人去医院陪我。你猜,我拨了谁的电话?”

卓浩的吧?”

不是,我没有想到他,我只是在操心他时才会想到他,我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他了。”她苦笑。

你的哥哥姐姐?”

他们陪我妈妈回老家了。”

是老赵?”

不是,是老何。老何他肯定会来陪我.。老何果真很快就来了,我刚到医院他就来了。他握着我的手,我觉得不会死了。后来打了止痛针,安静下来,医生说我把肾结石跳进输尿管了。”

夏楠吁了一口气,说到:“没想到老何离开近一年了,在我心底竟只有他能依靠。”

夏楠危急之中找了老何,终于意识到老何对她的重要,觉得以往老何三年的点滴照顾是如何的难能可贵,也意识到自己对老何的信任与真情。

老何离开一年,也去相过亲,但夏楠的影子总是出现在相亲现场。那些女人便是如何的优秀可爱,老何都是聚不了焦。

三年,五十多岁的夏楠和老何都忽略不起了。金风玉露,干柴烈火,夏楠老何重新开始。

也不仅仅是重新开始。夏楠要给两人的关系赋予新的内涵。

         

                      (五)

    夏楠要解决两个问题,一个对卓伟的感情包袱,一个是钱。

卓伟突然离世,夏楠苦不堪言。好多年,每夜独睡,夏楠期求的是能做一个梦,能在梦里见到卓伟。在梦里,卓伟有时在打球,有时在看书,有时只是对夏楠笑。有一次,卓伟竟对一个女人露出一种特别的笑,气得夏楠追着卓伟打。又有一次,卓伟说:“好冷,我要到你怀里暖一暖。”卓伟还是那么白净,那么精瘦。没有一丝皱纹,没有一根白发,他永远38岁。

自从夏楠开始找对象,梦里就见不着卓伟,卓伟生气了。以前卓伟是有些小气的,别的男人多和夏楠打几次电话,他就要问清楚是谁,夏楠晚上公司应酬他也不高兴。

夏楠是很美的,卓伟可不帅,卓伟是小个子,夏楠是被他的才华和单纯迷住了。他们大学毕业后,一起在一家大型国企工作了两年,结了婚。夏楠鼓励卓伟考研究生,卓伟学习很用功,夏楠就像养着个高考的儿子,呵护备至。卓伟的奋斗是两个人美好未来的希望。卓伟考上研究生分配到广州一家研究院,又读博士,一路顺风顺水。

夏楠也没闲着,怀孕、生子、工作,一个人支撑起家。卓伟到广州后,夏楠了解会计是珠三角热的职业,便考了个会计证。她拿到证就辞职,在东莞谋得一份工作。夏楠的工资很快就超过卓伟,职务也一级一级上升。在没有私家车的年代,夏楠东莞、广州两地跑,很辛苦。卓伟心痛,要她辞职,夏楠只是不肯。在广州没有找到更好的工作前,是不能辞职的,她要养孩子养家。

卓伟的技术研发屡屡失败,在研究院一直是默默无闻。他的单纯原是夏楠最爱的,但他在单位不得意,单纯就变成了幼稚,夏楠忍不住屡屡指正,两人就不时有争执。生活工作不容易,好在两人都年轻,吃得起苦,学生时代开始的爱情又牢固,怀揣着希望与梦想的两人硬是挺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

卓伟的才华很多年后才展现,一展现就做出了世界顶尖级的产品。研究院拿着这项技术申请了专利,卓伟也评上了副高。但研究院和卓伟都没有能力将之转化为生产力。卓伟很失望,夏楠也觉得可惜。卓伟有能力开发更多的新产品新技术,那些新成果不能就这样在研究院蔫了。

我想辞职,自己干”。

好!你肯定可以成为大企业家。我来养家,我管眼前的家,你管未来的家。”

我可不止是要管家哦!”

那是,你是要做大事的。”

两人一唱一和,辞职的事就定了。卓伟办起了公司,夏楠也在广州找了份工作。

两年后,卓伟的公司有了两个拳头产品,都是卓伟研发的,能填补国内的空白,取代日本的同类产品。卓伟成了行业内的大腕,钱如水一般流进夏楠的账户。

夏楠想买一个大别墅,卓伟不肯。

房要那么大干什么?你听话,帮我管好钱,我有用的。”

夏楠给卓伟买了几身大牌衣服,卓伟不肯穿,说夏楠糟蹋钱,一套衣服都可以养一个大学生了。

夏楠担心钱贬值,就买了一些黄金,卓伟倒没有反对,说反正黄金可以随时变为钱。

夏楠买房的想法卓伟总不赞成,但钱在夏楠手里,卓伟没有数,夏楠就自作主张买了一套联排别墅,还买了一个大平层。都是交了首付款才告诉卓伟。

如果你用钱,我就卖房,可以吧?” 卓伟反对也没用了。还好,房子一天一个价,蹭蹭往上涨。

你答应啊,如果我要钱用,你就卖房。”

好!“

买了房,家里的钱没有减少,因为钱不断流回家。

卓伟去世,夏楠接过公司,效益一样很好。只是没有了卓伟,技术没办法更新,但在国内,卓伟的技术仍然是国内最顶级的。夏楠出去谈生意,发现卓伟仍然是圈内的传说。

这个产品啊,广州的卓伟做得最好!“

我是卓伟的妻子,我卖的就是卓伟的产品“。

在对方欣喜、信任、尊敬、惋惜的眼光里,夏楠一次次感受到卓伟的伟大,一次次涌出对卓伟的爱,又一次次暗自神伤,卓伟不在了。

卓伟,你起不来了。老何愿意半夜起来陪我,给我开灯关灯。你说我怎么办?“夏楠坐在卓伟的坟头,用手摩挲着石碑上卓伟的脸问。刚刚,夏楠把她和老何的事全说给卓伟听了。卓伟在照片里静静的笑,透着青春的气息。

夏楠专门回到卓伟的老家。卓伟葬回老家了。家婆在时,夏楠年年来,前年家婆去世,夏楠已经有一年没来了。

卓伟,如果我死了,我把骨灰匀一部分陪老何,可以吧?骨灰里应该有生命的全部信息,部分就是全部,对吧?”

卓伟,我们的钱,卓浩不要。他说,他要自己养活自己,养活他未来的孩子,你放心他自己去谋生吗?”坟头边一篼狗尾巴草在风里摇了摇,夏楠拨了拨狗尾巴草穗子,继续对着卓伟说:

卓伟,当年我们买的房子价钱翻了好几倍了,我想卖了。这些年我也挣了不少钱。你说钱是要留着用的,我把钱给你,你要怎么用呢?”

卓伟,你们村里已经有好多大学生了,他们的机遇没有你好,在城里比我们当年更挣扎。姐夫说现在很多人家不愿意送孩子读书了,说投资读书太不合算。”

卓伟,你走了,我还要活下去。我要把我的名字与你的名字永远连在一起。”狗尾巴草又在风中点了点头。

卓伟,我要做一笔人生最大的投资,换你我永远在一起。”

微风拂着夏楠的脸,夏楠觉得那是卓伟无限柔情蜜意的抚摸与赞美。

 

      (六)

夏楠从广州回来,约老何到家里认真谈了一次话。

老何,如果死后,我只能分一部分骨灰陪你,行吗?”

“………什么?………行,行!谢谢!谢谢!让我陪着你就行!“老何有点语无伦次。他激动得站起来,伸出手要来握夏楠的手。

夏楠笑了,继续问:“如果,我经济上只能养活自己,管不了你,怎么办?“

我有退休金,不用你管,只要你让我管你就好了。“

那好,以后我们AA制,但双方本人有需要,我们互相帮助。这个房子我准备卖了,我要用钱。以后我们住去年我买的那套120平米的房。”

好! 好!“

老何突然顽皮一笑,“你以后不嫌我没钱啦?“

我以前也没嫌啊!“夏楠一笑:”哎,我问你,你是喜欢我有钱还是没钱?“

当然喜欢你有钱啊!没钱的滋味可不好受。“

夏楠有点失望,老何还是喜欢我的钱啊!

不过,我说一句,你不要生气。你身上那股富婆味道,有点让人不舒服。“

哦,我有一股富婆味道?那我要改改“。

那不得了,改了就是完人了“老何笑起来。”说老实话,如果你的钱是我赚的,我是富翁,你是因我而成为富婆,那就真是完美了。可惜我没办法成为富翁了,只得委屈你啦。“

没想到老何说出这些话,夏楠有点感动,有点庆幸。

夏楠把卓浩约到办公室谈话。卓浩穿过写字间,来到最里间的办公室,他妈妈正在等他。

你真不想接过这摊生意啊?我想退休了,得有人顶上“。

妈妈,不好意思,我对做生意真不感兴趣,只对游戏来劲。开发游戏我可以通宵不睡,但去应酬,去谈判,去开发市场,我真的怕,我会睡不着觉。“

那这个公司怎么办?“

关了,或者卖了,你自己决定就好。“

我准备把我名下的房子、商铺卖了,你要一些钱吗?“

不用。我自己名下有四套房,价值都有3千多万了,我也可以卖掉,把钱给你。“

卓浩说完,突然笑起来,满面春风。“妈妈,我开发的一款游戏上市了,老板给我加工资了!”

真的呀!恭喜儿子!”

夏楠看着卓浩那张酷似卓伟的脸,那脸上有自信,有喜悦,那是用钱买不到的,只有辛苦付出获得成果之后才能有的笑容。这样的笑,夏楠在卓伟的脸上见过。儿子真是愈来愈像他爸了。

卓浩真的不需要夏楠的钱。

儿子,你名下的房子就是你的了。有这些房做后盾,你和你的子孙们就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以后怎么处理是你的事儿,我不管了“。

夏楠把自己的打算一五一十全告诉了卓浩。听完卓浩很开心,用崇拜又有点羞怯的眼光看着妈妈。

妈妈,谢谢您!我替爸爸谢谢您!”

            (七)

夏楠从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掏出了几份文件让我看。一份是遗嘱,一份是信托合同,一份是与律师事务所的合同,一份是与卓伟老家那个县教育局的合同。

夏楠设立“卓伟夏楠基金”,基金本金2个亿。本金交给信托公司理财,以每年的理财收入进行开支。基金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卓伟夏楠助学基金”,每年助学金额为理财收入的一半。这部分由卓伟老家县教育局配合执行,资助县里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阶段有困难的学生读书。

基金的另一部分为“卓伟夏楠家族帮助基金”,帮助对象为卓伟和夏楠两人祖父以下的家族亲人。在生活、读书、治病、养老等方面有困难的家族亲人都可以请求帮助。这部分由某律师事务所配合信托公司审核支付。

遗嘱中,夏楠把基金之外财产规定为法定继承。

我相信中国的发展,我基金的钱肯定会越来愈多”。夏楠很有信心。

你自己留下了多少?”我问。

我把其他房产都卖了,只剩下一套房和一些理财产品。我和老何都有退休金,钱足够了。理财收入可以供我们出去旅游。”

我买了可以装在车顶上的帐篷,晚上可以睡在野外。”兴奋的夏楠把手机打开,向我显摆她买的帐篷、小冰箱、帆布椅子、折叠桌子、煤气炉。

我还没有从她那些文件内容中回过神来,夏楠已经在介绍她和老何即将到来的自驾游行程。

你会和老何结婚吗?”

不排斥这种可能。”她笑。

你知道吗?我定下来要设基金那晚,我又梦见卓伟了。他对我笑呢!“夏楠笑着又说了一句:“卓伟也不排斥我再结婚。他在梦里告诉我了。”

你的公司呢?”

我全权交给卓伟侄子打理,我不管了。那小伙子不错,是卓伟的崇拜者。”

夏楠一脸轻松。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