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花液的玉势扫著她的花缝*两条雪白的粉腿

更新时间:2020-11-14 11:39:03

刘海超喘着粗气,在黄诗雅下身的手指疯狂动作着。另一手则是一把抓住少妇胸前的雪白,狠狠地捏成各种形状。


不到几分钟,饥渴的少妇就已经浑身抽搐。


差不多了!


看着刚才还剧烈反抗的少妇此刻只能趴在自己身下气喘吁吁,刘海超心中腾起一股难言的满足。


一手握着自己的东西在她腿间那个泥泞的地方戳弄,另一手则扳过美少妇的俏脸,笑了笑:“刚才只是手指都爽成那样,现在轮到你求我了,来吧。”


黄诗雅美貌的小脸上还有泪痕,只有酡红的面色昭示着刚才发生了什么。


原本已经认命的她听到刘海超的话后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可是看刘海超不像是开玩笑的意思,只能咬着唇轻轻摇了摇头。


看这个美少妇还敢反抗,刘海超蠢蠢欲动的下身用力活动了几下,起身四下望了望。


 文学

在看到不远处阳台的时候,他扬起一个微笑。


不是反抗吗?那就反抗给所有人听听吧!


一把抓起跪啪在沙发上的黄诗雅,刘海超几下就把她拉到了阳台上。


黄诗雅脚上的凉鞋早就不知所踪,不得不光着脚在冰凉的地板上走了几步。


当她意识到这个胆大包天的外卖员想做什么的时候,她的反抗猛地变的强烈!


现在虽然现在已经天黑,可是小区路灯很亮,外面走动的邻居也很多,他们这又亮着灯,要看到他们可算是轻而易举。


万一被邻居看到,那就真全完了!不管事实如何,自己老公那个疑神疑鬼的男人都不会再要自己的!


黄诗雅急得不行,翘臀上的伤还火辣辣的疼,可是身体的反应也跟着越涌越凶,难以言喻的羞耻感觉和怕被发现的焦急同时刺激着她。


“不……不去阳台,你放开我,放开我……求你了!呜嗯!”


黄诗雅的挣扎根本毫无涌出,刘海超把她按在阳台的栏杆上,任下面哪一个人抬头,都能看到少妇沉迷欲望的样子!

“额……呜……”


黄诗雅脸上还挂着泪,随着那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她却发出了跟痛苦悲伤完全不同甜美喘息声。


听到怀里的美少妇发出满足与酥麻的娇喘声。


刘海超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被一寸寸的包括和融入,也重重哼了一声。


黄诗雅觉得自己要被撑爆了,那种彻底满足的感觉是自己那个文弱老公不曾给过的!


这种兴奋感伴随着背叛老公的罪恶感,黄诗雅忍不住掩面哭了起来,泪水就跟不要钱似的从脸庞滑落。


刘海超也是久违的尝到女人的滋味,几乎陷入疯狂。


按住这个美少妇就开始开始猛烈的撞击起来。


黄诗雅哭泣的面庞逐渐重新爬上绯红,叫声也从哭泣变得有些甜蜜。


刘海超真想死在这个美少妇身上!


不过两三分钟,长期缺乏滋润的黄诗雅已经开始浑身颤抖,盘在刘海超腰上的双腿微微收紧,腰肢挺直,连脚趾都绷得死紧……


“要……要到了……嗯!”


少妇纤细的腰肢自己挺动了几下,颤抖着达到了。


好一会儿,黄诗雅才回过神来,四肢都已经没了力气,根本抓住不住刘海超的身体,更别说有什么力气反抗了。


理智稍微回笼的黄诗雅哭叫着咒骂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外卖员,两手不断推拒着他的肩膀。


刘海超哪里会理她?动作不止没停,还变得更猛更狠。


伴随着这个粗鲁外面员比刚才还要猛烈的撞击,少妇黄诗雅发出了更加令人羞耻的叫喊声。


不过一会儿,黄诗雅就再一次扭着腰到了。


身下的少妇这样火辣而诱惑,刘海超更是大受鼓舞一般,狠狠弄了几下,最终爆发在少妇的身体里。


保持这个姿势许久,刘海超和黄诗雅都是呼吸急促。


黄诗雅往常明亮的杏眼微微眯上了,眼神也没有了焦距,直直地盯着天花板。一头长卷发披散在汗湿的前胸,俏脸烧红,脸上的泪痕都还没干。


许久之后,刘海超才满满退了出来。最后的一瞬间,黄诗雅下意识喘了一声。


整个过程不超过十五分钟,原本刘海超不止这个水平,只是太久没开荤加上这个少妇太过性感迷人,这才让他没能坚持太久。


刘海超的手恋恋不舍的在少妇诱惑的身体上流连,不断揉搓着黄诗雅身上每一个有感觉的地方,每弄一下,黄诗雅的身子就抖一下。


感受着手上绝妙的手感,刘海超的手法逐渐变得温柔。


实际上,如果不是少妇拼命反抗,他是不会这样暴力对待床伴的。


自己的身体竟然感受到难以言喻的兴奋!这个感觉让黄诗雅羞耻无比,扭动着身子想要躲开这个外卖员无礼的骚扰。


欲望满足之后,刘海超的理智跟着逐渐回笼。


看着少妇充满各种痕迹的身体,刘海超掏出手机,对着眼前的少妇拍了几张照片,尤其是那上下两个对男人来说充满诱惑的地方,更是给了各个角度的巨大特写。


黄诗雅原本以为刚才那些事做完,噩梦就已经结束,可是当她发现这个不要脸的男人还在举着手机拍摄自己,一股委屈愤怒烧上了她的神经。


她立马夹紧双腿,两只小手遮掩着自己的两处,哭吼道:“拍什么拍!?已经弄成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照片赶紧给我删了!”

“美女,咱们刚刚才搞过,你这样做给谁看?”刘海超笑着收了手机,少妇这个胸前的两团软肉的尺寸,一只手根本遮不住,指缝之间露出一些粉红。下身倒是遮得严实,可刘海超刚刚才跟她那里亲密接触过,这样的半遮半掩比刚才全露的样子还要撩人。


“不要误会,我也没别的意思,更不会乱传。”


黄诗雅明亮的眼睛狠狠瞪着这个厚颜无耻的外卖员,看样子恨不得扑上来把他生吞了,可是形势比人强,她只能咬牙切齿道:“那你想干嘛!?”


“不想干嘛,我看美女你也是寂寞得狠,刚才咱们弄得也爽,这下你也满足了我也发泄了,不是挺好嘛。”


“这样吧,咱们以后每周搞个几次,你要是配合我,这照片自然就在这里,只有你我能看到……但要是你不听话,或者把事情闹大,这照片会出现在哪里,我可就不知道咯。”


刘海超说着,已经穿好了自己的衣服,手还不老实地在黄诗雅圆润的臀部上摸了几把。


“你不要脸!”黄诗雅气急了,白着脸咒骂着刘海超。


刘海超耸耸肩,晃了晃手上的手机,转身离开了。


刚出了大门,刚才还表现得很坦然的刘海超忍不住大喘了两口气,心里也跟着打鼓。这次毕竟是真枪实弹的弄了,其实只要黄诗雅表现得强硬一些,哪怕不能让刘海超进去蹲着,起码能吓吓他。


可是黄诗雅表现得这么软弱,刘海超现在很确定这个美少妇不仅不会报警,甚至还会配合自己做一些出格的事……


刘海超走后,黄诗雅缓了好久才慢慢起身,去浴室冲洗着充满暧昧痕迹的身体。


感受着身体散发的痛和爽快,黄诗雅忽然想到自己恐怕需要买避孕药……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呜呜地哭出了声。


这哭声不只是哭自己今晚地遭遇,更是哭自己在那样的情境下还能感觉到爽快的身体。


至于刘海超,则是以最快的速度回了家,躺在自己的那张破床上回忆今天美妙的情形。当天晚上,刘海超就在兴奋中入睡。


次日一早,刘海超就开始了精神满满的接单送货生活,只是他特别注意,接的外卖单几乎全是黄诗雅这个小区的。


正巧,遇到一身职业西装的黄诗雅。


这时候时间还很早,外面也没什么人,主要是黄诗雅想着早上人少,买避孕药也不会太过尴尬,顺便再去上班。


她的职业装是灰色修身款小西装,上身的西服那是相当贴身,完美勾勒了她上围突出的夸张曲线。里面的衬衫似乎是小了一号,一双可观的胸乳几乎要从衬衫里面爆出来了!下身则是普通的包臀裙,只是裙子比较短,而且紧紧包裹着黄诗雅的翘臀,肉感的曲线让人很想捏一捏。


当然,最让刘海超受不了的是,黄诗雅今天穿了一双黑丝。


被丝袜包裹的肉色比全裸刺激太多!刘海超立马回忆起了昨天刺激的场面,下身诚实的有了反应。


也许是他的视线太过火辣露骨,黄诗雅下意识跟他对上了视线。


她顿时僵在原地,整个人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僵硬的想要装作不认识的样子跟这个无礼的外卖员擦肩而过。


“美女,去上班啊?”刘海超看出她的不自在和疏离,但是他根本就不在意,主动打了个招呼。


黄诗雅背后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吞吞吐吐地点头:“额……嗯!我去上班!”


说完这句话,黄诗雅不再看他,快步走出了小区。


人来人往之中,刘海超看着这位美少妇窈窕的背影,想着她昨天迷人的身姿微微一笑,转身上楼送外卖去了。


感受到那道炙热的视线消失,黄诗雅紧绷的脊背终于松快了片刻,只是松快的同时,她的下身又不自觉地泛上一股麻痒……


我在干什么啊!


意识到这一点,黄诗雅整个人都抖了抖,神情紧张地快步离开。


到了公司,黄诗雅趁着旁人不注意把避孕药吃了,打开电脑开始整理自己乱成一团的大脑……这事太过荒唐,她该怎么办?


送了一上午外卖,刘海超感觉有些累了,干脆转身回了不远处低端些的小区,那里是他表弟的家,他在那借住。


因为大城市的房子租金实在太贵,虽然借住的这几个月里弟媳总是很嫌弃他,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暂时住在这边,尽量不出现在弟媳面前。


刚一进门,一阵激烈的争吵声就传进耳朵里:


“每次就拿这么点钱回来,我嫁你之后就没过上一天好日子!”

“老子把全部工资都拿给你了,一个月零花钱也就300块,你知道我那些兄弟都怎么说我吗!?”


“我管你那么多!?你个月5000你也好意思跟我发火??”


刘海超怔在原地,进去也不是,不进去也不是。


他是知道那个漂亮高傲的弟媳一直嫌弃表弟工资不高,经常念叨,这会儿应该是又吵起来了。


他要是现在进去撞见表弟抬不起头的样子,那可太尴尬了!


转身买了包烟蹲楼下拐角抽了一会儿,不过十分钟就听见“砰”一声摔门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阵“噔噔蹬”的脚步声,表弟沉着脸下楼了。


刘海超站起身,正好跟表弟对上视线。


刘海超看到表弟气闷的表情,也没说话,掏出烟盒给表弟递上一根。


表弟王刚一脸憋屈,也不好朝表哥撒气,勉强笑了笑,接过烟才道:“大哥,我这有点事,恐怕得很晚才回来了……可能之后一段时间也是,要是芳芳有什么事,麻烦你帮着看顾一点。”


“芳芳”就是刘海超的弟媳,王芳。


吵成这样还顾着弟媳,我这表弟也算是可以了。刘海超叼着烟想着,面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点点头:“你放心,忙你的去,我肯定看着芳芳。”


见表哥点头,王刚感激地笑了笑,快步离开小区。


“唉,这么个媳妇,也不容易。”刘海超看着表弟的背影,估计表弟是受了气,又去找什么工作兼职去了。


表弟是开出租的,一天到晚坐着也很辛苦,如果晚上再忙,身体也不知道还受不受得住。作为表哥,刘海超一边上楼开门一边想着,心里有点责怪自己这个挑剔的弟媳。


上到三楼,刚拧开大门,卧室里弟媳冷冷的声音就跟着传了过来:


“呵呵,刚刚不是还气冲冲走了?怎么,你倒是走啊?下楼才几步就回来了?一根烟都没抽完吧?”


“当初我嫁给你,那就是瞎了我的眼!你说说你,钱也没有,每次亲热还不如你下楼抽根烟久,我跟你在一起是图个什么?”


“行啊,你挣不到钱也就算了,现在我们老板说要包了我……那可是大老板,只要我跟了他,钱还少得了?这样我不止有了钱,身体也满足了,你要真烦了我啊,咱们就这么办!”


难听的话就跟连珠炮似的蹦出来,弟媳王芳一边说着,一边沉着脸冲了出来。


王芳今年二十四岁,一头清爽的短发扫在脖颈之间,一双狐狸一般微微上挑的凤眼,瓜子脸。更吸睛的是她身材相当火辣,不止上围突出,下围也因为经常去健身房锻炼的原因异常紧实挺翘。


她现在上身着吊带,下身着超短裤,整个人显得清凉又性感。


据说当初的表弟就是被她这个打扮迷得不行,狂追三年,这才结了婚。


王芳原本一脸愤怒,结果出来看到进门的不是老公王刚,而是表哥刘海超的时候,她立马愣住了,脸色也刷一下变得通红。


自己刚才那番话只是气老公才说的,谁知道被这表哥听了去?


“额……表哥。”王芳尴尬地笑了笑,“你别见怪啊,刚才那话我就是气气王刚,我们刚吵了一架,正在气头上呢。”


“没事……没事……”刘海超尴尬得不行,只能挠了挠头,赶紧溜进自己得房间。


这个卧室面积很小,只摆了一张小床和一个衣柜,一看就是临时凑合得。


刚关上房门,刘海超就听到弟媳王芳尖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话说得跟刚才差不多难听,估计是又给表弟拨了个电话,还在继续争吵。


“也是不容易。”刘海超躺在自己床上玩着手机,迷迷糊糊的想着晚点跟表弟说说这事,逐渐陷入了沉睡。


梦里是少妇黄诗雅美妙的身体,不只是曼妙的曲线,还有那无与伦比的触感,和好听的呻吟……


直到傍晚时分,刘海超才猛地惊醒。


看着自己下半身精神得不能再精神的小兄弟,刘海超无奈起身赶紧进了浴室冲洗起来。


洗到一半的时候听到淋浴间外有一阵洗漱的声音,应该是表弟回来,准备洗漱睡觉。反正玻璃上全是雾气,刘海超也没有在意,继续洗自己的。不过外间的表弟似乎觉得有些尴尬,把整个浴室的灯光关暗了些,这样两兄弟虽然同处一间,也不会直面对方的裸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