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花蕊好多水我要你*双龙入一洞撕裂好疼

更新时间:2020-11-14 11:57:33

老马又继续按了按,不知道过了多久,慧云的眼皮子才动了动,慢慢睁开了一双惊恐的眼睛。



慧云刚睁开眼就看见老马的一张脸,吓得差点没有一口气又背过去,刚刚似乎自己晕倒之前,就是看到了这个男人。



慧云那白嫩的脸,瞬间红彤彤的,煞是好看。



“施主怎的在这里站着也不说一声,也不知道施主在这里站了有多久,有没有看见……”慧云实在是有些难为情的说出来了。



师傅说过男人如老虎,自己本来就对老马有所防备,可是没有想到,只是这一瞬间的尿急憋不住了,在这里小解,居然就能被这个男人给撞上了。



也不知道他偷看到了什么,在这里上了多久,要是真的看到了她上厕所,慧云主要是一想到这里,就觉得羞涩难当,恨不得一头撞到墙上去了结此生。



她可是一个清修的尼姑,怎么可以被男人看到那里。

文学



老马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话。



“我只是刚刚才路过那里而已,什么都没有看到,回头的时候就听见你尖叫了,这才发现你晕倒了,所以就过来帮你。”



他可不敢说,他刚刚已经看到了这个小尼姑上厕所的全部过程,将这个小尼姑上下给看了个遍。



要是说了,说不定他马上饭碗就丢了。

 

听着小尼姑话里面的意思,她们的师傅,似乎是很讨厌男人,若是他再冒犯了这两个小尼姑被她师傅给知道了,估计少不了去庵主那里参他一本。



慧云听了这话之后不疑有他,或许她是心里面不得不相信这个答案,只是在地上缓了一会儿便起身,什么都没有说的离去了。



慧云心里不安定,虽说这个老马刚刚说自己只是路过,但是她起来的时候看见了这个男人的那里,她对这些事情还是有一些了解的,知道男人要是想女人了,就会这样。



虽然心里面有些抗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产生了一些好奇,那么吓人,走路的时候不会碰到么?



慧云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过了,连忙摇了摇头拂散心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找了正在准备去念早经的慧心,两个人一同去找自己的师傅去了。



“你怎么这么久才过来,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了,估计我们这一次过去也迟到了,师傅说不定就会说我们了,你怎么脸色这么不好?”



慧心对着自家师姐还是话多些。



师傅也发现了慧云的不对劲,明明脸颊通红,可是神态却并不是很好,就像是病了一样。



“慧云,是不是发烧了,看你样子就像是病了一样,若是身体不舒服,不用勉强过来念经。”师傅拿起身边的经书,准备做到大堂上。



慧心摇了摇头,“无事。”



老马这边心不在焉的回了房间,一时间跟失了魂似的,脑子里满满的是刚刚看到的那小尼姑如厕时候的样子,那里怎么也不得平静,只是一个劲的坚挺着。



有时候的老马不得不承认,庵里面的每一个小尼姑都能引起他的某些生理反应。



年轻的女孩子就算容貌不怎么上乘,身材和气质都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是20左右的小姑娘,怎么的也都是鲜甜的。



老马细细的回想着,那天触摸到慧心的那种触感,然后又想到了今天,那小尼姑白嫩的脸颊,老马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



这若是两个都……



岂不是人间仙境?



这思绪要是一开始忍不住,这种想法就像泄了洪一样,充斥在老马的脑海里。



两个清纯动人的女娃子,还是师姐师妹。



这女人果然就如同洪水猛兽一样,一旦想起来就根本从脑子里挥之不去了。



谁知道这时候突然从门外响起了叩叩的敲门声,把正在回味的老马吓了一跳。



这种时候能来找他的还能有谁?



是啊,慈云寺中再也没有和他相熟的尼姑了。



老马正乐呢,这回一定不会轻易的让这个小尼姑再从自己的手中溜走了。



结果一开门,居然是那天将自己安排进来当保安的庵主,这庵主皮肤极白,保养的很是得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常年吃素的原因,似乎并没有那么显老,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可是老马却明白,她实际年龄居然已经有五十多了。



庵主这个时候没有去寺里念经,跑他这里做什么?

她见老马似乎有些意外,抬了抬眉毛。



“施主,这一次我过来是要跟你交代你当保安的一些职责。”



庵主表明来意,老马这才侧身让开,示意她到屋里面说。



庵主会意,起身看了看里面的环境,就走了进去。



老马这才发觉,这庵主年轻的时候似乎也是个婀娜多姿的美人,从背影看一点都看不出来已经五十多岁了,反倒是保养得当,更是增添了一股子熟女气质。



老马这厢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庵主找了个凳子坐下,将手里面的文件放在桌子上,老马却直溜溜的盯着人家的手看,庵主的一双手虽是不如年轻的小尼姑,但是也是很好看。



老马一看这手,脑子里就出现了庵主跪着伺候自己的画面。



“施主?”庵主出声不解的看着他,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发愣了。



刘庵主刚刚见老马那种神情,便心下了然,但是很奇怪,对于别的男人,对这些小尼姑露出那种神情,她就会觉得心里很抗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个男人露出这种表情,她心里面居然有些难以启齿的想要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刘庵主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怎么也没有想过,会在这个年纪对男人不怎么抗拒。



老马刚起来没多久,也没来得及穿上外衣,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一身肌肉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显露在外面,十分的健硕。



一般这个年纪的男人,基本上都已经露出了一些啤酒肚,神情也很是松弛老态,大部分男人都已经开始了地中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老马不一样,他一身孔武有力的肌肉,打出的拳法也不像是那些花架子一般。



刘庵主虽是面无表情,但是一双毒辣的眼睛早已经将老马上上下下看了个遍。



“哦哦,好,等会儿我就看。”老马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那份文件,但是心里却跟脱缰的野马一样不可收拾。



这尼姑庵里面个个都是尤物,而且常年也接触不到男人,估计有些尘缘未了的老尼姑早就已经渴望到了极点,不知道是不是早就已经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了。



老马这样想着,心想,自己以后可有福可以享了。



一大把年纪了,本来以为可以跟那个老寡妇一辈子的,谁知那女人竟不知好歹,居然嫌老马太厉害,跑了。



真的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刘庵主看着老马的思绪早已经打转转了,一双保养得当的媚眼便笑了起来。



这男人即便是五十多岁也不老实,在这尼姑庵里工作,可不能太过明显。



“在这里工作可不比在外面一样,施主是还俗了的人,但是也知道寺庙里面的规矩,清心寡欲,最重要的就是这么四个字,还请施主以后和院子里面的尼姑保持距离,省得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刘庵主一双眼睛毒辣的很,老马顿时有一种自己的小心思都被看穿了的感觉。



难不成,这个老尼姑知道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老马吓的心里慌。



“不过施主也不必太过拘泥,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修行之人,最重要的还是自律,这一次我们找保安,是因为祖师托梦告知我慈云寺将又大难,所以我这才破了规矩。”



刘庵主这般说着,将文件递给了老马,老马却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胳膊,刘庵主面不改色的快速收回手。



老马点了点头。



“所以你的职责本分就是,保证我们慈云寺这段时间来的安全,更是要小心这些外来的香客。”



刘庵主说一句,老马就点点头。



她在这房里坐了一会,便也没有别的可说了,便告了别起身离开。



老马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感叹,虽说是老女人,比不过这小姑娘,但是这漂亮的老女人,还是在某些方面要比小姑娘有魅力的多。



这庵主的腰身极细,妥妥的一个老美人,连转身走路,姿势都婀娜多姿,虽然有极力在克制,但是这种熟透了的美感,可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老马看着这背影,脑子里又开始遐想了。

吃完中饭的老马又开始了闲来无事的转悠,脑子里满满都是慧心和慧云的模样,今个一大早没想到就看到了慧云,谁知那小尼姑竟两句话不说就跑开了,索实无趣。



若是再给老马一次机会,老马定要那慧云心驰神往,恨不得跟慧心一样想要的不行。



慈云寺里大部分地方都是老马不可以去的禁地,但是一些不重要的地方老马却可以进去,譬如说这偏殿。



老马走到这附近,就打算进去逛一逛。



谁知道还没有走到门口,只是停留在侧门这里,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老马听出这是小尼姑慧云的声音,还有一个是刘庵主的声音,停住脚步没有打算往里面走。



“你日后一定要注意,这偏殿决不能有一点点灰尘,即便是偏殿,也是这慈云寺的一份,平日里虽没什么来,也不能打马虎眼。”



刘庵主手里盘着念珠,一边看着跪在蒲团上面的慧云,两个人有弧线的臀部一下一下的动着,看的老马眼睛都快要直了,恨不得上前去摸上两把,可这是人家的地盘,老马也只能想一想。



“可师傅,为何这偏殿也是保安的巡逻范围呢?”慧云有些不解,今日老马对她的行径实在是刺激到了她,她现在只要一想一想自己的身子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给看光了,一张脸就红的不得了。



慧云心事重重的样子,自然逃不了刘庵主毒辣的眼睛,就知道这妮子,肯定是有什么心事隐瞒着。



“这偏殿不比主殿那么重要,更何况主殿无论什么时候都有尼姑在里面巡逻,可是这偏殿就不一样了,这里的垫座只有你一个人,院子里也只是有时不时来一趟的扫撒小尼姑。”



刘庵主顿了顿,老马这才知道,原来这偏殿平日里只有慧云一个人。



“对于你来说不太安全,更何况如果有外来人想要藏匿的话,这里自然是更好的选择。”



慧云似有所解的,点了点头也没有再提出其他的问题,继续敲起了木鱼。



老马看着这空荡荡的偏殿,虽说并没有主殿那边远远看着就觉得气派,但也别有一番清冷的肃意,这样的一个好地方只让这小尼姑一人享受,也太亏了。



慧云垂下的眼眸里却在思索着自己的事情。



他虽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尼姑,但是这世上的花花绿绿实在太过迷人眼,慧云本以为自己能够舍弃,却在捡起那本金瓶梅时,一切修行所积累的那些清心寡欲,都在那一瞬间化为乌有了。



她嘴上虽然训斥着慧心不够坚定的修行,但是自己却比她更加不坚定,她在这蒲团上整整坐了半天,连午饭都没有去用。



她心田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她,无论再怎么修行,都只是骗自己的,世间有那么多可以让人享受的事情,全部被她自己舍弃,实在太亏了。



倒不如放纵一场,跟那个叫老马的老男人好好快活快活,也对得起她这十几年来在慈云寺的辛苦修行。



慧云睁开眼睛悄悄地撇了一眼在旁边默默念经的刘庵主。



只要一想起来自己的身体被老马看了,她脑子里就会出现老马孔武有力的肌肉和健壮的身材。



一想到这里,慧云恨不得现在就去找老马疏解这种情绪。



但此刻旁边还有人,她也只能装作淡然。



刘庵主又继续交待了她两句平常在偏殿里执勤需要的注意事项,这才起身离开了偏殿大门,老马见状忙连忙躲在了大门的盲区。



见刘庵主走后,老马这才抬脚踏进了偏殿,一座威严中带着慈祥笑意的大佛跃然于眼前。



慧云听见身后有响动,还以为庵主去而复返,坐在蒲团上也没有动,只等着庵主开口,可半天也没有听见身后传来任何的说话声。



慧云不解的朝着后面看,这才看见了不停东张西望的老马。



慧云心里一慌,连忙转过身来面对着他。



老马见着白白嫩嫩的小妮子一脸防备的看着他的模样,倒是笑出了声。



慧云比起慧心要成熟知性许多,一张脸又白又有肉感,让人看起来就觉得手感很好,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慧云上围要比慧心还要大上许多,老马甚至都怀疑自己根本无法掌控。

慧云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把老马都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听说这里是我的保护范围,所以我来看看。”



老马想起来早上发生的事情,一双眼睛止不住的,朝着慧云看,似乎在寻找早上的记忆一般,慧云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也没有说什么,垂下眼眸就继续敲木鱼。



“正好,我刚刚还打算去寻你来着,谁知你竟然就在这里。”



老马的身后传来声音,回头一看才发现是庵主站在后面。



刘庵主刚刚去了老马的房间,见老马不在,这才半路折返。



刘庵主见慧云无事,便开口吩咐。



“估计你是转右转就到这里来的吧,看来你对寺庙里面的某些环境还不太熟悉,正好慧云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我就让她带着你在寺庙里,你能去的地方转一转,也省得你下一次迷路走到不该去的地方。”



刘庵主笑的和蔼,丝毫看不出来有什么心事的样子,慧云并没有多想,就点了点头,正好她现在也正在找和老马独处的机会,没想到这么快就已经送上门来了。



刘庵主这一次走后,慧云有些娇滴滴的看着老马,看得老马头皮有些发麻,也不知道这小尼姑心里在想什么。



慧云此刻自然是纠结又兴奋,老马这么一个魁梧的男人,就算是她还未进慈云寺,也从未见过。



那些年轻人多是些好吃懒做的男人,更别提这锻炼身体,但是老马不一样。



虽然听小尼姑们说年纪已经有五十了,但是没有想到身体这么健硕。



慧云只要一想到这里就开始心痒痒,恨不得现在就让老马好好的给自己疏通疏通。



慧云收起目光,起身带着老马出了偏殿,但是却突然停了下来。



“小尼姑有事?”



慧云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这件事情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她现在还没有下定决心。



“施主随我来。”



老马便跟着她,在偏殿的院子里走了一趟,这偏殿虽然不比主殿,但也十分的广阔,没有主见那么多复杂的花花草草,只是有那么几棵孤零零的大树,散发着蓬勃的生命力,你让这个空荡荡的大院子显得不是那么的单调。



“施主的那个房间的确是有些太小了,若是你不介意走得远的话,平日里有些活动活动筋骨的地方可以来这个院子里,这里平日里也无人。”慧云走在前面突然开口,老马下意识看她,却通过她的领口,看到了那美妙的风景线。



这一下子的停住,让老马瞬间大饱眼福。



慧云个字不高,老马身材又十分魁梧,低头一看便能看见,在这种朴素的僧袍底下居然隐藏着这种极致的诱惑,看的老马差点没忍住鼻血。



这等场景,哪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能忍住不多看两眼,老马都得叫他一声大哥。



慧云眼睛一瞟就知道这男人在看什么。



她狡黠笑了笑,反正这个时候四下无人,这男人也已经心.猿意马了,她还羞涩个什么劲。



“听说你叫老马。”



慧云冷不防的靠近了老马一步,吓得老马差点没退后几步,一阵柔弱的感觉充斥着老马的身前,竟是这小尼姑主动靠了上来。



这小尼姑的脸上流转着一种笑意,似是恶作剧一般,但是又不怎么明显,看起来似乎还有些被压抑着。



老马木然的点了点头,不知道这小尼姑到底是打算到哪出?



“今日施主看了我的……,施主作为一个男人就要对我负责,若是不对我负责的话,我定是要让庵主知道的。”



慧云突然来了这么一段连珠炮,打的老马是措手不及,他还在享受着小尼姑。突然到他身前,带来这一阵柔软,竟没想到这小尼姑说出来的话,这么让人大跌眼镜。



慧心那般想要的,都害羞的到那种时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小尼姑胆子大的开口让他负责。



见老马呆呆愣愣的,没有什么反应。



慧云又往前面站了一点,已经到了,老马这下看的更清楚了,瞬间来了感觉,恨不得马上欺身压过去。



慧云却已经察觉到了异常,说明对自己一定有想法。



刚刚贴近这男人身上的时候,温热一下子包裹了她。

慧云现如今脑子里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牵引着她,恨不得跟老马再贴近一些,近到不能再近为止。



慧云现在心里面有多渴望旁边的老马,自然是不知道,老马还以为这小尼姑是吃错了什么药,明明早上还因为他看见自己小解直接吓晕过去了,怎么到现在直接就让他负责任了。



老马第一反应是以为这小尼姑定是在开玩笑。



“你可就别打趣我了,早上那件事情也不是我故意的,我一个50多岁的老男人了,也记不住那些东西,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好,不必太多介怀。”



老马一边如梦似幻的享受着这小尼姑在自己身上摩挲,一边说着拒绝的话。



慧云步步逼近让他不能动弹,老马只得盯着她,这个小尼姑发育的真好,老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还真的难以忍住这种接触。



“施主心里明白,我这并不是在开玩笑,既然施主已经把我给看光了,那定是要对我负责的,否则的话我闹到庵主那里去,你这个饭碗也就不保了,若是让我师傅知道,你少不了日后再也没有办法靠近慈云寺一步。”



慧云相比之下心智要比慧心成熟的多,这男女之间的床帏之事,到底是有多快活,慧云在她母亲脸上看见过,那种神情,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定是一种上天入地的快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