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干过很多相亲女*啊别插哪里疼死了

更新时间:2020-11-14 14:33:00

赵媚的车子也停在店门口。


老陈快步进店寻找,最终在更衣室见到了坐在地上的赵媚,眼睛通红,显然一晚没睡。


“昨晚我开着门一晚上,等着小偷进来最好能杀了我,可是没有小偷进来。”


说完赵媚抬起头看了眼老陈,随即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


“你不用惦记我,我想不好了,我不会杀他的,他不配,而且我也不会寻短见,他更不配。至于我们俩昨晚发生的事情,你就当根本不存在过好了,一切跟以前一样,我回家休息了。”


话都不给老陈说一句的机会,赵媚就出店门上车,直接走人了。


老陈叹息一声,虽然心里有些小别扭但也还好了,至少不用再担心赵媚做傻事。


可是想想这辈子可能都没有机会再跟美人老板娘发生什么关系,老陈就觉得很失落。


他低着头来到店门前,将半开的卷帘门准备挑上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问话声响起,“大叔,请问你们这里是招清洁工吗?”


老陈抬起头,第一时间就看到一张带着阳光笑颜的脸庞。


这是个小女生,十八九岁的年纪,看起来特别阳光特别灿烂,笑容让人心里很温暖。


 文学

老陈开门后示意她到店里坐,然后询问是给谁找清洁工的工作。


没成想这个名叫夏晓彤的女生表示是给自己给的,“我在旁边的医科大上学,想着大学要自立了嘛,就出来先找份课余兼职,可是我又不会别的东西,也不想辅导学生做家教,刚好看到咱们这里贴着招聘清洁工的告示,所以我就过来了……”


随后夏晓彤又表示,店里的工作时间也合适,刚好不耽误她上课。


清洁工多都是大妈做的工作,但既然夏晓彤也有这种想法,那老陈自然也不会介意。


随后他就给赵媚打了个电话,好在这会儿赵媚开机了,老陈将情况大概说了下。


“你做主。”


这还没说具体情况呢,赵媚就把电话给挂了。


知道赵媚心情不好,老陈也就不再多打电话,告诉夏晓彤现在就可以上岗。


夏晓彤挺高兴,立刻放下背包下手就干,干活还挺利索细致的,连楼梯栏杆都不放过。


老陈在下面抬起头看了眼,擦的还真挺干净。


可就在这个时候,夏晓彤从楼上端着水盆下来了。


这本来没什么问题,问题就在于老陈在楼下,夏晓彤在楼梯上,还穿着短裙。


老陈眼神又好点,于是一眼就看到了那双雪白的长腿,还有最里面那条粉色小裤。


可能因为有点紧的缘故,以至于勾勒出了曼妙的诱人轮廓……

昨晚被赵媚诱惑到不行,最终也没有‘撒火’,这会儿又看到了夏晓彤裙内风景,老陈当时就有些绷不住了,这点他那被撑起的裤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夏晓彤长的挺白净,小脸蛋儿也特别好看,皮肤嫩嫩的让人看着就稀罕。


可她在老陈眼里终究是个孩子呀,刚才问过了才19岁,再流氓也不能惦记人家小孩。


于是老陈赶紧低头,装作找东西不看下楼的夏晓彤。


多会儿夏晓彤来到楼下,问老陈在找什么,老陈随口敷衍了过去,然后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倒不是他想装出大叔范儿,主要是当着人小姑娘的面撅着真不得劲儿。


夏晓彤已经忙活完了,倒掉水后洗洗手,坐在了老陈的旁边。


“大叔,我没别的意思啊,就是问问,你看起来都40多岁了,还能打的动羽毛球吗?”


原本老陈还有些不自在,但听到这话后当时就自在多了,甚至超有底气。


“开玩笑,我以前在国家队打过,后来退役了在省队当羽毛球教练!”


老陈可不是吹牛,伸手指了指墙上的照片,夏晓彤顺着他的手指看了眼,还真是,好些张都是跟奥运冠军一起拍的,如今有个超有名的冠军还被他给按着脑袋呢!


看到这些照片,夏晓彤对老陈充满敬佩,可还有些好奇,好奇老陈为什么来这当教练。


当她问起这些后,老陈无奈的叹息一声,“没关系又不懂得孝敬领导呗!”


夏晓彤挺聪明的,听懂这话后当时就攥起了小拳头,“黑暗,腐败,肯定没有好下场!”


小拳头挥动的还挺带劲,连带着身前都晃动着,晃的老陈心都有点乱了。


现在的小年轻穿衣服有点透啊,都能看到里面的粉色胸杯了……


夏晓彤还得上课,所以聊了几句后就起身离开了。


老陈没留她,再留裤子拉链不定什么时候又撑开了。


只不过就在夏晓彤离开后不多会儿,外面就响起吵吵嚷嚷的叫骂声,隐隐还有夏晓彤的喝斥。


老陈带着好奇出门看了眼,刚好看到夏晓彤被几个小流氓围住。


本以为是小流氓调戏小女生,但听两句好像并不是,大概意思是说夏晓彤的父亲借了他们公司高利贷还不上了,所以让夏晓彤去当小姐还钱。


这种手段老陈经历的多了,就是以骚扰吓唬夏晓彤为目的,去逼迫夏晓彤的父亲还钱。


但不管怎么说欺负小女生可不对,于是老陈当时就出门了,喝斥那群小混混赶紧滚蛋。


可是那群小混混根本不听,其中有个脾气暴躁的更是边骂着老混蛋边挥舞拳头。


年轻时跟同样在一个大院里训练的散打队混的不错,老陈也没少学工夫,所以打着几个小混混还真不在话下,三拳两脚的就给收拾利索了。


都懒得搭理被打翻的小混混,老陈就招呼夏晓彤回店里。


只不过就在这时候有个小混混不死心,掏出刀子来就扎,纵是老陈反应迅速也被在大腿里子上拉了一下子,刀背凉飕飕的,差点把家里老二给清除了。


老陈当即暴怒,噼里啪啦把人给暴揍一顿,要不是夏晓彤拦着,他能把人给活活打死。


回到店里后,夏晓彤取来医药箱,边向老陈表示感谢,边要替他处理伤势。


老陈怎么好意思,刀拉的地方在大腿里子,靠近家里老二的地方,实在不合适让夏晓彤动手。


“我都不害羞大叔你害什么羞呀,你别忘了我还是医科大的学生呢,赶紧把手拿开!”


在夏晓彤的催促下,老陈只好把手拿开,但随后夏晓彤又要求他把裤子脱了。


“赶紧的呀大叔,你不脱裤子我怎么给你上药扎纱布,难道连裤子一起包扎?”


没办法,老陈只能把裤子也给脱了,坐在椅子上,夏晓彤蹲在前面包他验伤。


老陈都顾不上这个了,他这会儿就看到夏晓彤被双膝顶起的身前,好大呀!


尤其是中间的深沟沟,直让他有种把那儿放进去,让夏晓彤帮他挤压挤压的冲动。

不怪老陈流氓,实在是夏晓彤那儿实在太诱惑人了。


透过领口望着那旖旎的豪景,老陈忍不住的吞了口唾沫,但他忍不住的又岂止是这点。


夏晓彤正在帮他检查大腿深处的刀口呢,见过眼角余光就发现有什么东西在动。


她斜眼看了下,当时就羞到脸色通红通红的,小心脏更是扑腾扑腾乱跳。


她是医科大的学生,怎么可能不知道老陈那撅起的底裤是什么,但完全没想到那么强劲,给她一种好凶的感觉。想想室友自述第一次做那种事时会有些痛,再想想自己那儿,夏晓彤就觉得室友在放屁,这能是痛吗?这是会死人的好吗?会撕裂的吧!


连羞带吓的,夏晓彤赶紧低下头,不敢再看老陈那里。


夏晓彤的举动被老陈看在眼里,也有些尴尬,于是他做出解释。


“晓彤,大叔不是故意的,我打了个好几年光棍,所以你稍稍一碰我身子,就这样了……”


夏晓彤羞羞的‘嗯’了一声,她也相信老陈不是故意的,毕竟老陈刚才那样保护她,一个动机不纯的人怎么可能愿意主动帮助她,所以她愿意相信老陈。


只是愿意归愿意,在帮老陈收拾伤口的时候总会不经意注意到那儿,这让她好羞。而且不光是羞,这对于老陈也不好,“你不能老这样,会加速血液循环,让伤口出血更多的。”


老陈很无奈,“我也不想的,我要是能控制的话,它也就起不来了不是吗?”


也对,于是夏晓彤想了想,响起了室友说自己男朋友,一完事就软了,半小时也扶不起来。


总让老陈这么撅着引的伤口出血多也不好,于是她羞羞的起身去到了旁边更衣室。


不多会儿后,夏晓彤从更衣室内出来了,手上更是拿着那件粉色的胸杯。


“大、大叔,男人都有恋物癖,你用我的这个解决一下吧,解决完了我再帮你处理伤口。”


丢下胸杯,夏晓彤就羞急的跑开了,都不给老陈拒绝的机会。


关键是老陈也没法拒绝,夏晓彤丢的太准了,刚好盖在他那儿上面。


总撅着也确实挺难受的,于是他动手拿了起来,忍不住的凑在鼻子前面闻了闻,有种淡淡的清香,显然就是从没被碰过的那种,很是迷人。


以至于老陈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动手拿那件带着夏晓彤体温的胸杯,在那儿忙活起来。


大约五分钟后,夏晓彤从更衣室里探出了脑袋。


她记得室友说男朋友才五分钟,那么老陈年纪大了,应该不用五分钟就结束了吧?


可是当她看到实际情况后,却是惊的小嘴儿都变成了O形,好凶呀……


躲回更衣室,夏晓彤羞的双手捂住小脸儿,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为了帮助老陈止血,她把自己胸杯给了老陈这事还说的过去,可是看人老陈那儿就说不过去了,所以此刻她娇羞的内心就跟小兔在乱撞似的。


又过了十几分钟后,她再一次探头往外面去看,我的天,竟然还在搞,铁的啊?


夏晓彤都不敢相信,老陈竟然可以维系这么长时间,她都怀疑老陈是不是趁她不注意又搞了一次,所以这会儿她哪怕害羞也紧盯着,等老陈搞完这次就赶紧出去直至下一次。


哪成想,这一等竟又等了近二十分钟,老陈这才搞完。


看看老陈伤口,都结痂了,我的天,她都觉得自己这预备医生当的太失败了。


给人病人提出建议方案,结果人那方案长到病人伤口都自愈了。


不过终究是好事,不流血就是好事,所以在老陈收拾完后,她羞羞的走了出去。


俩人谁也不好意思说话,夏晓彤接过胸杯,老陈则示意她好像快到上课时间了。


夏晓彤看了眼时间还真是,于是赶紧往门外跑。


老陈善意提醒,“前面凸起来了……”


夏晓彤大羞,忘记没穿胸杯了,赶紧又跑回更衣室把胸杯穿上。


可是这胸杯穿的好别扭呀,杯里面湿漉漉的,很明显是老陈的那些东西。


哎呀,羞死了,来搞个兼职,怎么还让人弄了一胸杯的那个,这会儿还戴身上了……

虽然不是那么真枪实弹的,可老陈也总算解决出来了,身体舒坦许多。


就是想起夏晓彤时心里有些负罪感,毕竟人家是个小女生,他却给人敬了个满杯……


只不过根本不容得他想太多,已经有顾客相约上门,于是一天的忙碌也就开始了。


羽毛球馆的生意不错,现代人都注重身体健康,消费观念也有所提升,所以生意红火。


这一忙就是整天,直到晚上九点最后两名客人离店。


整天时间里赵媚没有来过,相信这个点更不会来了,老陈还真有些惦记她。


正准备着收店关门看看她的时候,有人进门了。


老陈身在二楼,冲楼下喊道:“不好意思,打烊了,请明天再来。”


他刚喊完,楼梯口处就洋溢起了夏晓彤的笑脸,“是我呀大叔,我来打扫卫生啦!”


把这事儿给忘了,清洁工的工作时间就是每晚九点到九点半,今早夏晓彤属于试工。


跟夏晓彤打了声招呼,老陈就忙碌起自己的事情。


不得不说,年轻人做事就是利索,不到九点半夏晓彤就忙完了,打扫的还挺干净。


老陈正准备招呼她走的时候,夏晓彤却忽然做出提议,“大叔,我能不能打会儿球啊?”


看她脸上写满了不好意思,显然是怕这个要求有些过分。


老陈却不觉得有什么,示意夏晓彤尽管上去玩。


夏晓彤挺高兴的,连声道谢后就去了更衣室,不多会儿便穿着超短裙运动背心出来了。那傲人的身材,那雪白的大长腿,直看的老陈心里头冒火。哪怕明知道是个小姑娘不合适,可也忍不住的有种将她抵在墙上,扛起大长腿一通啪叽的冲动。


只是冲动归冲动,他终究还是忍住了,毕竟是个小女生。


在夏晓彤上楼打球后不多会儿,老陈也拿羽毛球拍上楼了。


“我陪你打会儿,腿上有伤,太剧烈的运动是不敢了,但简单的走两步还是没问题的。”


老陈的话让夏晓彤特别高兴,她正瞅着自己一个人打训练球打的无聊呢,道谢过后就跟老陈打了起来,而且她已经想好了,坚决不能欺负老陈有腿伤,要让着老陈。


然而打起来后她才发现,自己真的是想多了,老陈那球技溜她就跟溜狗似的,让她往东她不能往昔,让她往前她不会靠后,老陈仅是小范围挪动着,就把她给溜的汗流浃背。


不愧是曾入选国家队的专业选手,不愧是省队的教练,夏晓彤真心佩服。


只不过就在她分心赞叹老陈的球技时,却因为脚下不稳直接一个屁墩跌坐在了地上。


在坐地的瞬间,两条雪白大长腿各自叉开,将原本就不遮光的小短裙彻底撑起。


那一瞬间,粉色的性感小裤都紧贴在了她那儿,甚至都勒进去了一部分。


老陈本就被夏晓彤诱惑到不行,毕竟穿着运动背心的夏晓彤身前太有料了,每次起跳落地身前都颤啊颤的,这会儿又看到了她那性感的小轮廓,他当时就暴躁了。


如果可以的话,老陈真想冲上前去,拿嘴巴好好尝尝夏晓彤的没经过开发的那里,到底是种怎样的性感滋味,又会不会给她弄的春泉烂漫。


强忍住心里对夏晓彤的惦记,老陈对她作出了善意的提醒,“晓彤,下次打球的时候记得穿上安全裤,女孩子要好好保护自己,尤其是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夏晓彤这才注意到身下两条大长腿的洞开,顿时羞到不行不行的,赶紧下意识的拿小手捂住。


可这一捂,却因为用力过大的缘故,手指直接戳向了那敏感的地方。


第一时间,就有种触电般的感觉缭绕夏晓彤的身子,让她忍不住的发出了醉人的娇声……

夏晓彤那醉人的声音,那哆嗦着的小身子,直把老陈勾到不行不行的,那儿都快爆了。


他尽可能的不让夏晓彤发现这点,但夏晓彤还是不经意的看到了,脑海中更是回想起上午亲眼见到过的那种暴躁跟凶猛,所以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扭捏羞涩感。


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夏晓彤连忙解释,表示自己是临时起意,所以没穿安全裤。


老陈倒也没再多什么,主要是也怕自己忍不住对这小女生做些什么,于是就提议继续打球。


打球仍在继续,但是渐渐的夏晓彤就意识到了异样,她看到老陈裤子上见红了。


“老陈,要不我们还是先别打了吧,你裤子上都渗出血来了。”


老陈仅是觉得有些疼,但还真没注意到出血,低头看了眼,可不是怎么的。


想来是因为运动太剧烈的缘故,导致伤口给挣开了。


随后夏晓彤就赶紧跑过来,扶着老陈下楼坐在了椅子上。


当她再次提来医药箱时,都不用她开口,看到她红着的小脸儿老陈就知道她想干嘛。


“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来好了。”


“那怎么能行,上午就是因为没处理,所以伤口才会挣开的,不然会长的很好……”


随后的时间里夏晓彤就给老陈讲了一堆的道理,老陈拗不过夏晓彤,只好再次脱掉裤子。


近在咫尺的夏晓彤让老陈看在眼里心中就冒火,大长腿那么白,运动背心就紧紧贴在了她身上,将她身前那完美的两蓬娇媚给勾勒出来,甚至因为夏晓彤蹲着短裙太短的缘故,都能近距离看到她那性感的粉色小裤,甚至隐隐都能看透里面的色彩。


老陈当时就暴躁到不要不要的,更是蹭地一下子就撅了。


更要命的是,连底裤都被挑到了一边,就那么狰狞的绽放在夏晓彤的视线中。


夏晓彤当时就羞的捂住了眼睛,可鼻子里依旧能够嗅到那种让她心乱的味道。


她都羞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捂着眼睛娇声向老陈抱怨,“你怎么次次都这样啊!”


老陈很尴尬,“我也不想的,可一见到你它就这样了,我也控制不住。”


一见到就这样了,当然是因为夏晓彤太过漂亮,太过性感,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赞美,可是夏晓彤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为这种赞美而高兴,反正这会儿心里还是好羞。


她放下小手,尽量不看老陈那里,红着脸羞声说道:“我现在也没有胸杯给你用了,上午、上午那件还没有洗……”


岂止是还没洗,她连身前都还没洗呢,上面还沾染着老陈敬她满杯里的味道。


老陈倒也不想再拿人贴身衣服解决那方面事情了,所以表示自己忍一忍就行。


随后的时间里,夏晓彤强忍着那种剧烈的羞意,帮老陈处理完了伤口。


在处理完伤口的第一时间她站起身来就要跑,可是却忽略了长时间蹲着脚麻的问题。


脚麻的她根本站不住,身体不受控制的就扑向了老陈。


也是巧了,老陈正扒拉着底裤准备把那凶猛的东西给收回去呢,结果夏晓彤就扑了上来,而且还扑的特别准,就跟早就瞄准好了似的。


夏晓彤的运动小背心,刚好从下往上把老陈那儿给套了进去,钻进了那两蓬宝贝儿的中间。


那种肉嫩充盈的温暖,那种来自丰盈饱满的挤压,顿时刺激到老陈双眼冒火。


这一刻的他,真的好想把夏晓彤那两条大长腿给端起来,然后噗哧一下子就给攮进去!

起初的时候夏晓彤还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妥,就是趴在老陈身上有些不得劲。


可随后当她感受到身前被滚烫的东西钻进去后,顿时意识到了不妙。


低头看看,果然是老陈的那个!


当意识到这点后,夏晓彤羞到要死要活的,自己怎么可以用身前夹住老陈的那个!


羞死了,夏晓彤赶紧挣扎着想要起身。


可是她这会儿腿麻了,怎么挣扎也起不来,反倒时那两蓬娇媚在老陈那儿不停的反复磨蹭着,就像是在用那里帮老陈解决问题似的。


“大叔,大叔你快想办法帮帮我,我不是故意的大叔,快帮帮我呀!”


夏晓彤羞急眼了,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腿麻的她根本动不了。


老陈虽然被夏晓彤用那儿弄的很舒服,可也不好真的赚人家小女生便宜,于是连忙伸手去抱她,想要将她给抱起来站稳。哪成想手位置没放对,一把扣在了夏晓彤的身后,偏偏他手指还长,戳在了人家夏晓彤的当中间儿。


那一下子,直戳的夏晓彤娇躯直颤,“不要,不要抠,不要!!!”


夏晓彤以为老陈是故意的,但老陈还真不是。


他连忙作出解释,“晓彤,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是想抱你起来不小心碰到的,对不起对不起。”


夏晓彤这会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尽管老陈已经把手从她那松开,但她还是想要挣扎着起身。


只是腿麻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好的,于是她来回挣扎的举动,让身前弄的老陈更舒服了。不光老陈舒服,她也被烫的有种特别奇妙的冲动,感觉对老陈那里越来越渴望了……


但她终究是个没接触过男人的小女生,羞涩感还是挺严重的,足够压倒一切本能。


而老陈也不好意思真的让小女生帮自己解决问题,所以随后的时间里,两人没再发生别的旖旎,就这样一直待着,待的夏晓彤俏脸都通红通红的。


老陈打量着她那张俏丽羞红的小脸儿,“晓彤,以前你没跟男人发生过关系吗?”


夏晓彤好害羞,红着脸摇摇头,“没有。”


果然跟自己判断的一样,夏晓彤还是鲜嫩鲜嫩的,这让老陈愈发的冲动。


他忍不住的对夏晓彤说道:“真好。”


夏晓彤大羞,心想老陈怎么这样,占了自己的便宜还说真好,也太过分了。


老陈也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不对劲儿,赶紧对夏晓彤说道:“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真是个好女孩,现在女孩子都很放得开,你没跟男生发生过关系,足以表明你是好女孩。”


一通掩饰,这才好不容易把刚才自己不经意出口的旖旎心思给掩饰过去。


这时候夏晓彤的腿麻也已经好了,赶紧从老陈身上离开。


可是在起身的时候,那火烫的东西又在她身前烫了一次,灼烫的她好难受。


老陈也特难受,被夏晓彤身前那两蓬娇媚给伺候过后,他真是舍不得那种迷人的感觉。


于是纵然心里觉得不得劲儿,可他嘴巴上还是不由自主的开了口。


“晓彤,你能不能用那里再帮我弄弄,大叔真的很难受,好像要爆炸了似的……”


夏晓彤大羞,怎么可以这样呀,她都从来没有接触过男生,老陈怎么可以提这样的要求。


可是当她转身准备走人时,无意间看到了老陈腿上冒血的伤口。


假如老陈这么一直激动下去,血会流很多的,而且老陈又是为她受的伤,之前老陈也没有伤害过她,反倒是她不小心主动扑上去的,把人老陈给弄成了这样。


如果这会儿自己一拍屁股走人的话,那是不是对待老陈太残忍了?


思来想去的,内心善良的夏晓彤终究还是没走,羞羞的回过身来,重新弯下了身子。


“大叔,就、就一次啊,就这一次,以后绝不能这样了……”

夏晓彤了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掀开了运动背心的下摆,准备将老陈那儿套进去。


尽管心里觉得有些对不住夏晓彤,欺负人家小女生,可是老陈真的忍不住了。


毕竟那地方实在太舒适、太过诱惑人了,他真的好像让夏晓彤用那里再帮帮他,不光是发泄自己的欲望,更是想要感受下属于夏晓彤无限的娇媚。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突然谈话声由远及近,是俩醉汉要打球。


听到有人要进门,夏晓彤赶紧把衣服穿好,羞急的跑回了更衣室。


老陈横不能就这样挑着身子出现在别人视线中,因而也只能提上可裤子。


刚才声音听的没错,那俩就是醉汉,倒也没闹事,听说已经打烊后嘟哝几句就走了。


老陈很不爽,好不容易让夏晓彤答应帮他弄弄,结果这俩货就来打断了,真是的。


而这时候夏晓彤也已经从更衣室里出来了,脸上带着羞人的红润。


“大、大叔,我先回去了!”


关于刚才的事情夏晓彤可不好羞羞的再进去,那一时间的冲动也在理智归来后被压制了。


老陈连忙拦住了她,不让她走,这让夏晓彤有些莫名的害怕,以为老陈要强行对她做什么。


但事实显然不是这个样子的,随后老陈就对她说道:“时间太晚了,你一个女孩子独自回学校我不放心,我送你回去好了。”


夏晓彤长长松了口气,显然老陈拦她的意思跟她想的不一样。


但她还是想要拒绝,毕竟刚才发生了那么旖旎的事情,再在一起真的不太合适。


可就在话要出口的时候,她又想到之前被老陈揍的那些社会青年,如果再来怎么办?


所以最终她还是答应下来,再锁上店门后,老陈骑着电瓶车把她给送了回去。


送到学校门口老陈就走了,夏晓彤自己回到了宿舍内。


回到宿舍后,室友们正在激烈的讨论着哪个男明星的那东西更大些。


每天都是这种话题,夏晓彤以前还羞羞的挺有好奇心,但是今天真没了。


她已经对这种事情不再好奇,哪个大明星的那个大,能有老陈的那个大?


她可不单是亲眼见过,更是用身前感受过了,老陈的那个是真的好大。


大家聊了会儿,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的大家就关注到了夏晓彤的身上。


“晓彤,你今天怎么不说话啦,你以前不是特别爱偷偷的问这些事情吗?”


当室友问起的时候,夏晓彤羞到俏脸微红,“你瞎说什么,我哪有。”


一看到夏晓彤的脸这么红,大家就纷纷好奇,“说,你是不是背着我们做什么了,不然的话为什么一提起这个话题,你脸红的这么厉害?”


当大家说起这点后,夏晓彤连忙否认,表示自己并没有。


但是她根本不擅长说谎,一说谎就磕磕巴巴的,室友们早就摸透了她这毛病,顿时严刑逼供,一窝蜂的冲了上去,有摸她大腿的,有伸手抓她身前那两蓬娇媚的,更有过分的直接掏她裙底,在她那儿使劲的磨蹭着。


这群女室友一窝蜂的上来折腾,直弄的夏晓彤死去活来的,“不要,不要!”


要不要的,哪还是她夏晓彤说了算的,大家一通狂摸,直摸的她本能反应超级强烈。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负责掏裙底的女生忽然瞪大了眼睛,将手从夏晓彤那掏了出来。


“我的天,晓彤竟然出来了,大家块看呐,她被我们弄的水汪汪的了!”


“还真是,快来快来,咱们一起把晓彤的裙子和小裤扒拉,看看她那儿现在是什么样的!”


夏晓彤当即羞到不行不行的,“不要啊,不要!!!”

要不要这种事情,可不是夏晓彤说了算的。


下一刻,女室友们就一窝蜂冲上前,将她的裙子给扒了,还要扒开她的小裤。


夏晓彤吓坏了,连忙告饶,“我说我说,我都说,我的确是有事情瞒着大家……”


听到夏晓彤的确有事情,大家这才停手。


随后的时间里,夏晓彤就把今天经历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大家,没有丁点隐瞒。


当大家得知所有的事情后,顿时兴奋到不行不行的。


她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夏晓彤同学竟然会在今天遇到这么旖旎的事情。


她们很兴奋,兴奋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尤其是得知老陈竟然还是身下有个巨无霸的存在后,就更加的亢奋了。


有同学甚至提议,“我们明天要一起去看看!”


下一瞬,这个提议就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纷纷表明有好东西必要分享。


夏晓彤都羞急眼了,“我这个怎么跟人老陈说啊,难不成告诉他,让大家看他的巨无霸?”


大家可不管这些,只管要求夏晓彤必须答应,如不答应的话就继续搞她。


大家可不只是说说而已,更是再度下手,有个女同学的手指都钻进她小裤里去了,近距离的抚摸着,直弄出啪叽啪叽的水声,还威胁着要戳进去。


夏晓彤害怕真的被同学给戳进去,毕竟第一次还在,所以赶紧答应下来。


在夏晓彤答应过后,同学们这才放过她。


只是随后夏晓彤就愁人了,明天怎么跟老陈说呀……


关于夏晓彤在宿舍内的事情,老陈当然不知道了,他现在正在骑着电瓶车往赵媚那赶去。


一天都没见赵媚了,也不知赵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说实话她有些担心。


毕竟赵媚昨晚说过要杀了丈夫,今早又说希望来个贼杀了她,她的情绪让老陈不放心。


电瓶车最终来到赵媚家楼下,老陈锁上车子就上楼了。


只是刚刚来到门前后,刚好听到里面传出气呼呼的叫骂声,“去尼玛的,我就跟那个女人过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明天早上要是不去离婚,咱们就打官司!”


这是赵媚丈夫的声音,老陈以前跟他打过交道不多,但也能够分辨出来。


判断他要出门后,老陈就赶紧躲到楼梯间。


果然,随后赵媚的丈夫就出门了,连门都不屑于闭,关门就往外走。


在他离开后,老陈从楼梯间出来,然后进入了赵媚家中,随手把门给带上。


下一刻,他就在客厅里见到了赵媚。


这个时候的赵媚穿着宽松T恤,正窝腿坐在沙发上,那是那双修长的玉腿上仅套着黑色丝袜,除了丝袜跟里面的白色小裤外,再也没有其他衣服,看起来特别的性感,性感到老陈第一时间就想把脑袋趴进她当中间,用舌头好好感受下属于赵媚的迷人与性感。


端着红酒杯,赵媚扭头看了眼老陈,随即又回转过头,根本不再看他。


她现在根本没有心情搭理老陈,老陈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事她甚至都不介意告诉老陈。


“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把我丝袜再抠破,然后把你的大XX塞进我的小XX里面,我会很配合你的,你想我怎么叫我就怎么叫,保证伺候的你舒舒服服的。”


为表示自己不是开玩笑,赵媚甚至还故意岔开双腿,伸手指了指身下。


“对,就是这,用力弄进来就好。”


赵媚的话让老陈觉得过瘾,赵媚的那个地方更是让老陈眼睛通红通红的。


他忍不住的往赵媚那走去,来到近前后更是不自禁的趴了下去。


下一刻,他凑了嘴巴,往赵媚那娇媚迷人的地方凑了过去……

凑到赵媚那性感的地方,老陈深深的吸了一鼻子。


我的天,真香,慢慢的都是属于赵媚迷人的味道。


偏偏在这时候,赵媚还抬起了她那双修长的玉腿,直接搭在了老陈肩膀上。


看起来她并不介意老陈现在对她所做的事情,她甚至反倒很还欢迎。


只是老陈终究也没有伤口亲吻她,因为在最终关头他看到了赵媚的脸蛋儿。


在那张迷人的脸蛋儿上,此刻充盈着酒醉的红润,那是喝酒喝多了的征兆。


老陈并不想缠着酒醉欺负赵媚,所以他终究也只是在恋恋不舍的又闻了一鼻子后,就卸下赵媚那双裹在黑色丝袜里的玉腿,然后望向了赵媚,“你喝了多少?”


赵媚撇嘴,根本不搭理她,只管继续喝酒,哪怕丝袜玉腿在老陈手里抚摸她也不在乎。


老陈深吸口气,强忍住对赵媚的冲动对她说道:“我扶你进屋睡觉。”


赵媚不想进屋睡觉,第一时间就把老陈给推开,“一边去,不要打扰我喝酒!”


老陈怎么可能真的不管赵媚,他干脆也不走了,一屁股坐在了赵媚的身旁。


赵媚也不反感,看来此刻只要不耽误她喝酒,老陈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包括跟她干那个。


老陈阻止赵媚喝酒了,也不要让她去睡觉了,仅是在旁注视着她。


“老板娘,我喜欢你很久了,我打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你,我……”


趁着赵媚酒醉的状态,老陈跟她告白,只是告白刚开口呢,赵媚就接话了。


“你打第一眼见到我的时候就想上我?老陈,你真是个流氓!”


老陈很无语,“我是喜欢上你!”


赵媚嗤笑,“想上我和喜欢上我还不是一回事啊,还喜欢上我,好像你上过我似的。”


老陈不说了,跟醉酒的人没法讲道理,有这讲道的工夫,还不如研究研究赵媚的身子呢,黑丝袜大长腿,小裤低下优美动人的轮廓,看着多性感,多带劲!


可就在他低着头打量赵媚那性感地方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了异样。


因为他渐渐发现,那条雪白的小裤竟然见湿了,他都没动赵媚,赵媚怎么会这样呢?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怀疑赵媚是不是尿了,可随后就发现赵媚并不是尿了,而是红了。


那条原本雪白的小裤,渐渐有了红润的迹象,最终渗出了血丝。


老陈当时就给吓坏了,“老板娘,你别喝了,你都喝的尿血了!”


“啊?”赵媚愣愣的低头看了眼,随即在醉酒中咯咯娇笑,“你傻不傻呀你,大姨妈!”


“死样儿,这么大年纪了连女人会来大姨妈都不知道,你以为都跟你们男人似的,一辈子都不放血,跟个活王八似的呀,你可真有意……”


话正说着呢,赵媚就发现老陈裤子上也粘着血,于是她就诧异了,“你也来大姨妈了?!”


老陈相当相当的无语,我那是伤好不好,不是来女人的那个了!!!


不再搭理赵媚,老陈直接把她酒杯夺下,然后强行将她抱起带回了屋内。


赵媚酒红着小脸儿各种抗拒,但就是挣脱不了老陈的怀抱。


她都急了,“老陈你是不是人,我都来大姨妈了你还要跟我做,你是畜生!”


被骂的老陈直接把赵媚给丢到了大床上,都懒得搭理她。


“我告诉你,我老陈是正儿八经的男人,你别以为我跟你丈夫似的,他才是畜生!”


严重抗议郑重声明过后,老陈就弯腰扒拉起了赵媚的丝袜。


这时候赵媚也不反抗了,尽管让老陈给她拽下丝袜后又脱小裤。


“男人啊男人,一个个都是口是心非的狗东西,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狗东西,畜生!”

赵媚骂赵媚的,老陈干老陈的,对于赵媚说什么他充耳不闻。


在把赵媚的小裤扒掉后,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那性感的旖旎处。


真的好诱惑人,他不知多少次想要进去这里面,去感受属于赵媚的温柔与娇媚,如果换做平常他可能也就忍不住的脱裤子往里闯了,但是今天他并没有,毕竟他不是真的畜生。


看了眼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一副任人鱼肉的赵媚,老陈直接转身往衣柜走去。


各种翻弄各种找,最终还是在赵媚的包里找到了姨妈巾,当然,还有之前那条白色小裤。


看来赵媚挺喜欢白色小裤的,刚刚脱下那条也是白色的,只不过那条见红了,这条见湿了。


重新回到赵媚屋内,老陈来到床前,然后就低着头研究姨妈巾。


这玩意儿他又没用过,当然得研究了。


醉醺醺的赵媚却在这时候睁开了眼睛,望着老陈忙碌的身影。


随后,她就见到老陈把姨妈巾上的贴纸给撕开了,随即更是在她身下比划了比划,然后给贴了上去,看起来还怕贴的不平整,又拿手给按了按,捋平了。


赵媚很是无语,“老陈,你是傻吗?”


老陈刚贴完呢,就听到了赵媚的评价,他很郁闷,“我怕你弄脏了床单,你应该谢谢我!”


赵媚直接伸手捂住了眼睛,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老陈了。


但事实情况还是要告诉老陈的,于是她对老陈说道:“姨妈巾是贴在小裤上的,不是贴在我那里,你这样给我贴上,我撕下来的时候不会痛吗?你难道没有拿胶带纸粘过腿毛?”


老陈还真没拿胶带纸粘过腿毛,不过想想好像的确是挺有道理的。


给赵媚贴在那个地方,到时候狠狠用力一撕,那胶带上面会不会有些东西啊……


做错事情就得赶紧改,想着还没粘紧,于是老陈又伸手给赵媚‘哧啦’一下子撕了一半下来。


赵媚当时就痛的夹紧了双腿,“老陈,你混蛋!!!”


呃呃……这事就尴尬了,虽然上面的确沾了些东西,可才撕了一半呢,剩下的撕不撕啊?


当老陈问起赵媚的时候,赵媚没有回答。


只是在稍稍沉默过后一把抓住姨妈巾,用力将另一半也给撕落下来。


下一刻,那姨妈巾就被她挥手摔在了老陈脸上。


还挺痛,老陈抹了把脸,“卧槽,姨妈巾这么重,都给我打出血来了?!”


赵媚又好气又好气,但酒醉上头的她实在睁不开眼睛了,只是迷糊着嘟哝,“我的。”


老陈这才回过神来,好像是赵媚的。


他就说嘛,姨妈巾又不是什么杀伤性武器,怎么还能打出血来呢……


随后的时间里,老陈就给赵媚找了条新小裤,还真都是白的。


把姨妈巾贴好,然后帮赵媚穿在了身上,又把原本褪到一半的黑丝袜给赵媚提了上去。


一切都收拾利索后,老陈这才站起身来,准备去卫生间洗个手。


可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有只小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下一刻,赵媚含糊不清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老陈,别走,我要你留下来陪我。”


回转过身,看到赵媚酒醉的模样老陈有些心疼。


他所稀罕的女人,在人家那却弃之如敝履,把人给伤成这样,真是……


所以最终他也没走,仅是脱光衣服,然后就将赵媚搂在了怀里。


他没有什么旖旎的心思,就是想单纯的搂着赵媚,给予她温暖。


可是温暖的好像有些过了,赵媚似乎嫌弃太温暖,直接把T恤脱了,连胸杯都被甩飞。


随后,她就重新扎如老陈的怀抱,紧紧的拥抱着老陈沉沉睡去。


她是睡的香了,可老陈睡不着了,那两蓬娇媚在他身前零隔阂的贴着,好难受。


而这种难受也反应在了身下,不由自主的就崛起了,更是顶在了赵媚那儿……

这一晚上了是把老陈给熬坏了,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


直至过了两个多小时,这还好容易睡着,原因是他双腿夹住了赵媚那条裹在黑色丝袜里的美腿,蹭了几下还挺舒服的,虽然没有弄出来,可至少也算是聊以宽慰……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老陈正睡的舒服,突然有嗷的一声尖叫把他给吓醒。


下一刻,他就看到赵媚坐在床上,双手捂住胸前,惊慌又带着羞愤的注视着老陈。


“你怎么进来的,你为什么跟我睡在一个床上,臭混蛋,大流氓!”


老陈被骂的好冤枉,“老板娘,昨晚的事情你一点都不记得了?”


赵媚还真不记得,不过好在在随后老陈的提醒下,她这才隐隐约约回忆起来。


尤其是看到自己小裤上的卫生巾后,就彻底回想起来了,的确是老陈说的那么回事。


想到自己冤枉了老陈,赵媚有些不好意思。


只不过就在这时候,她无意中看大了老陈腿上包扎的伤口,于是她很诧异,“你腿怎么了,难道是在昨天晚上我弄的?”


赵媚都有些不敢相信,不敢相信酒醉后的自己竟然那么狂暴,把人老陈腿都给弄伤了。


老陈本想打趣她一下借机承认,但想想赵媚已经这么倒霉了,再打趣她有些不合适,于是就对她说出了实情,表明是为了救那个新来的夏晓彤被混混给扎伤的。


赵媚看了眼伤口,还挺吓人的,但想想老陈都伤成这样了还惦记着自己,心里又暖暖的。


想想自家丈夫那个畜生,再对比下老陈,赵媚觉得老陈真是个好人。


可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老陈却伸手摸向了她的身前,“老板娘,你真美,哪都美。”


老陈也不是故意的,可就是忍不住,毕竟赵媚刚才松开手了,任那儿绽放出来,他实在受不了那唯美的诱惑,因此也就伸手摸了上去。


赵媚好羞,虽然不是第一次被老陈摸了,可毕竟也没到多么熟悉的地步。


所以只让老陈摸了几把,她就羞羞的将老陈手给打开,“别摸了,怪难受的,我来大姨妈了。”


老陈明白赵媚的意思,她是说大姨妈来了,万一摸的她上火了也不方便解决。


可是明白是一回事,能不能这样做就是另外一回事。


将被子彻底掀开,老陈将自己的暴躁展现出来,“你看,我昨晚怎么过的。”


哪还用老陈说,赵媚第一眼就看到了,老陈那好凶,看起来老陈昨晚也是憋闷到不行。


想想自己不让老陈走,老陈被憋闷成这个样子,赵媚心里就觉得有些对不起老陈。


“那、那我用手帮你吧,你看着我的身子就好,别动了,我难受……”


接下来的事情,那自然就是顺理成章了,老陈在赵媚的小手伺候下,好好享受了一番。


但赵媚何尝又不享受,足足半个多小时呢,还没给老陈弄出来,手脖子都酸了,而且说好的只看看,老陈根本不干,对她身前又吃又抹的,让她难受的要死要活的。


最终更是旖旎的央求着老陈,让老陈别再动了,不然她就要死了。


终究老陈也没再继续动下去,而赵媚也没有继续动下去。


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赵媚又接到了小三的电话,小三让她赶紧死过去离婚,别当癞皮狗。


这是小三的原话,让赵媚很是生气。


但她终究还是决定离婚,对于一个出轨又无能的丈夫,她没什么可眷恋的,连赌气都不想!


只是就在赵媚起身准备下床的时候,老陈却猛地一把将她给扑倒,随即又在她身前吃了起来。


赵媚都急了,“哎呀老陈,你别弄了,我好难受,好难受……”

老陈终究也没能在赵媚那获取到更多,毕竟赵媚有大姨妈保护着。


在穿好衣服一同下口后,老陈骑上了电动车,而赵媚则打开车门准备上车。


不过在上车前,赵媚思来想去还是留给了老陈一句话——


“我们之间的事情,就当是对于那天晚上在你家的结束,以后不会再有这方面关系的。”


话说完,赵媚就开车走人了。


她知道老陈是个好人,也记起来老陈昨晚说喜欢她的事情,可她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哪怕晚上独自一人的时候她会动手自我解决,但那毕竟是她自己的隐私,不涉及到道德层面上。


深吸口气,赵媚不再多想,收敛心情开车前往民政局。


老陈坐在电动车上,心中也琢磨不透赵媚到底在想什么。


但既然他还是羽毛球馆的教练,那么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跟赵媚的关系绝不会到此结束。


门都打开了,贼会不进去?怎么可能……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里,老陈就在羽毛球馆各种忙碌着。


这一忙碌就是一整天,连吃饭都是叫外卖,没有多少空闲。


这还是腿伤着的了缘故,不然的话还得陪练,会更累。


而这整整一天的时间里,赵媚也没有过来,料想应该是离婚的事情让她心情不爽。


到了晚上的时候,老陈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然后又叽叽喳喳的一群人过来了。


老远看都是些女孩,穿的挺青春靓丽,到近前后才发现竟然是夏晓彤个她的女同学。


“大叔好!”


一群漂亮女生跟老陈打过招呼后,夏晓彤就对老陈说道:“大叔,我想请你帮个忙。”


这忙还用说呀,老陈当时就猜到了,“打羽毛球是吧,没关系的,上去吧!”


不就是晚关会儿门吗?无所谓的事情,反正也不消耗些什么,毕竟夏晓彤在这工作呢,相信就是赵媚在这里,也会痛快答应下来的,他们俩都是很热情的人。


但夏晓彤却是选择摇头,而且看起来脸上还有些羞赧。


“不是的大叔,我想请你帮的忙,不是这个。”


老陈很诧异,不知道夏晓彤带着好几个漂亮女孩过来,让自己帮的忙会是什么。


随后他猜测着是不是夏晓彤需要请客了,但是身上没钱,但夏晓彤继续摇头否认,却也不说具体帮忙的事情是什么。


老陈猜不透了,转身就要离开,“你不说我可回家了,忙活一天挺累的。”


见老陈要走,夏晓彤当时就急眼了,老陈真要是走了,那今晚她回宿舍还不被室友们给活活折腾死,她当然不愿意接受这种事情了。


因而在下一刻,夏晓彤就强忍着心头羞意,对老陈说道:“大叔,我想、我想……”


“我想让你脱下裤子来让我的室友们看看你的伤口,我们都是外科的学生,这会让我们增加很多实践性的知识,所以请大叔你帮帮吧,拜托了!”


说着,夏晓彤就把脑袋低下去,羞红着脸不敢看老陈。


老陈也是懵了,六个女学生,个个年轻又漂亮,其中三个还小丝袜大长腿的,看着特别的性感,他这要当着六个女学生的面把裤子给脱了,夏晓彤跟她们还要研究他,这……


“大叔,你就让我们看看嘛,我们考试快要不及格了,会被开除的。”


“大叔,您不要害羞啦,我们都不害羞,您还害什么羞呀!”


“快点吧大叔,您快脱下裤子来给我们看看,我们都迫不及待了……”


推推搡搡的,老陈都没有反抗的机会,就被几个女学生给连摇带晃的弄进了屋子里,更有脸皮厚又好奇心重的,不等老陈说什么,就直接伸手摸向了他的腰带。


听夏晓彤说老陈有个巨无霸,她很好奇,到底巨无霸是有多大呢?

都不容老陈抗拒的,甚至都不用他自己动手,裤子就被人给扒掉了。


老陈很纳闷,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状况。


只是眼下的情形已经由不得他了,好些小姑娘在瞪大眼睛看着,直勾勾的盯着他。


虽然说的是看他伤口,可怎么看起来一个个都盯着他的底裤呢?


事实上,夏晓彤的那些室友还真是在盯着他的底裤。


可是这会儿老陈因为好奇的缘故并没有撅起,所以她们很失望,看起来那就那么回事嘛!


有个懂行的小女生,她故意装作掉了掉了东西,然后转身去捡。


然而就在她转身撅腚去捡起的时候,身下的好光景彻底暴露出来。


那黑色的蕾丝性感小裤,紧紧勾勒在她的身上,将那唯美而诱人的轮廓彻底勾勒出来。


小女生本来就长的漂亮,还穿着肉色透明吊带丝袜,那种性感简直太粗暴了!


老陈一时间看的眼睛都直了,要是能够把她的小裤给扒拉开,然后猛地一下子攮进去,那该有多爽啊,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让这个小女生,痛的跟消防车似的,一边叫着一边喷水。


心里惦记着这个,老陈吞了口唾沫,身下更是不由自主的有了反应。


这种反应很强烈,强烈到他的底裤第一时间就被高高撑了起来。


周围的小女生们都惊呆了,一个个暗暗感叹,实在太粗暴了,难怪夏晓彤会称之为巨无霸。


而这时候的夏晓彤则没有看这个,她的双眼紧盯着撅腚的那个女生。


昨天晚上,就是这个女生在各种摩挲她,摸的她昨晚睡觉时床单都湿了。


夏晓彤也是个不吃亏的女生,趁她低头从腿部缝隙里看老陈那儿的时候,直接一把推了过去。


被推的漂亮女生站不稳,不由自主的后退,结果身后就是老陈,所以一屁股直接坐了上去。


下一瞬,她就猛地一下瞪大了眼睛,更是痛到直捂嘴巴,眼泪都留了出来。


“快帮我,快帮我,我坐进去了……”


小女生没说谎,她是真的坐进去了,而且是连同小裤也一起。


老陈这时候却是享受到了意外之喜,他可没料到竟然还会有这么旖旎的故事发生。


他就是被欣赏下而已,哪成想这会儿竟然有小女生主动送了上来。


很是舒服啊,还是那儿得劲,是手根本比不了的,尤其是小女生还在他身上痛呼。


“你们快救我,到底了,真的到底了,好痛,快救我!”


小女生痛的身子直打哆嗦,眼泪都流下来了。


夏晓彤赶紧招呼其他女生上手,把她给扶了起来。


然后大家就见到老陈的底裤上见湿了,而小女生也顾不得什么羞不羞人了,赶紧将短裙抄起,把黑色的蕾丝小裤从里面拽出来,更是拿手紧紧捂住按摩,看起来是痛到极致了。


随后大家看向老陈时,或惊愕或艳羡,每个人的目光都不同。


显然她们此刻都任何了夏晓彤的话,老陈的确有个巨无霸。


而在这时候,夏晓彤那双灵动的眼睛中则充满了得意,她就知道老陈的巨无霸肯定不会让人失望的!


但就在大家纷纷盯视着老陈那里的时候,突然,有高跟鞋触地的嗒嗒声响起,由远及近。


随后,赵媚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店里。


她金店的第一时间,就见到被六个小女生围在中间的老陈。


与此同时,她也看到了老陈底裤处的景象。


见到这些后,赵媚脸上泛起了冷笑,“老陈,我不在店里的时候,你自己玩的挺嗨啊!”


“我是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是这种人,垃圾!”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