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玩弄成熟的肉体*在洞口蹭蹭

更新时间:2020-11-14 16:38:30

刘洋洋这个时候坐在自己的床上,有点蒙圈,虽然自己经常看很多美女,但是自己的兄弟的媳妇可就不一样。


这种事情在外面搞一搞没有问题,但是金花可是自己兄弟的媳妇,要是回家大家知道了,自己可是没有办法回家了。


接着刘洋洋打开手机,准备找点乐子玩玩,好忘记刚刚的暧昧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房门却响了起来,接着弟媳金花妩媚的声音就从门外传了进来“洋洋,你在房间里面吗?”


刘洋洋听到金花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连忙回应道:“怎么了金花,有什么事情呀?”

金花接着走了进来,看着她穿着那宽大透明的白色T恤,胸前的特别之处开始摩擦着T恤的布料。


金花这是想要干什么呀…..

文学


刘洋洋感觉自己还不能清醒过来,脑子一片空白。


“洋洋,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呀?我们一起去客厅看看电视吧?”看着刘洋洋的目光,金花有点不合适,接着想到自己主动的行为更是羞红了脸,赶紧做到旁边的沙发上面。


刘洋洋看到金花那撩人的背影和勾勒出来的曲线,不自觉的咽口水。


刘海超看着弟媳背影那若隐若现的诱人曲线,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金花虽然身材和长相不如萧美和乔微两个美艳少妇一样成熟有魅力,但是金花年纪小,有一种不同于她们的青春俏皮的活力,就像她的年龄一样。


但是刘洋洋没有想要把这件事情勇敢的尝试起来,因为刘洋洋在生活里面是很胆小的,他觉得他这辈子最大胆的事情,就是强上了美艳少妇萧美。


刘洋洋捏了捏自己的大腿,让自己努力从梦境里面恢复回来,接着才和金花去看电视。


金花和刘洋洋靠的很近,然而刘洋洋中间放了一个小靠枕,隔着了两个人,两个人怀着心里的小九九看着电视。


过来一会会,金花打破了沉默,接着开口说道:“洋洋,你做这个工作已经这么久了,你来我们家已经很多个月了吧?”


“对,已经有八九个月了。”刘洋洋有点紧张的看向金花,观察起她的样子,不知道她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东西,生怕她把自己赶走。

 


“那我想得没错”金花微微一笑,一边用遥控器换了个台一边说,“一个人在大城市也无依无靠,幸好有我们铁柱可以照应一下,洋洋你要和我们铁柱好好的想处,现在好好在我们家住着。”


刘洋洋开心的点了点头。


金花笑着点点头,说道:“之前是我对你的态度不够好,主要我的工作压力有点大,我这个人又是一个急性子,而且说话不是很好听的,但是我是真心的,你不要想多了。”


刘洋洋感觉自己的性感金花的态度和之前比简直大转弯,心里不免有点吃惊。


刘洋洋开始在心里琢磨金花态度转换的原因,想不清楚的他,于是把金花从头到尾的夸奖一一遍,什么可爱,侮辱,干净全部往她身上形容过去。


开始只是说性格好,后面接着说道长相和身材好的时候,金花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大哥你可别夸我了,你说这才结婚没多久,王刚对我就有点爱答不理的……天天吵吵吵,夫妻之间哪能这么吵,再好的感情都得吵没了。”


金花边说边摇头,接着不惊异的问道。


“不说我了,还是说说大哥你吧,大哥这么久了,都没有想到找一个老伴吗?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


刘洋洋笑着摇了摇头,“我也没什么的,又没钱又长的丑,在这个大城市根本没有人看得上我,我还是赚钱之后回乡下找一个,大城市的女人不好找。”


“是这样的”金花一对迷人的眼睛在刘洋洋身上大圈圈,接着不经意的说了这个话题:“大哥,你这个样子不太好呀,我之前看到你在厕所,我感觉你已经憋坏了。”


刘洋洋已经看到金花的迷惑的眼神,瞬间感觉自己有点眼花,可是接着来金花竟然还提出一个暧昧的话题,不免让她的心开始激动起来了。


一男一女,在房间里面聊这种暧昧的话题,接着还脱掉了内衣,这暧昧的气息不知道暗示这什么?


他之前不敢将错就错地推了弟媳,主要还是怕坏了自己的名声,不过这件事只要发展成你情我愿的成为共同的秘密,那就跟之前自己单方面用强是两回事了。


心里面想好之后,刘洋洋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对的,我感觉还是需要一个女人的,要不然大晚上睡觉也孤独寂寞呀。”


“不过这种事情和你一个小姑娘说也不太好意思,我还是不说了。”


金花感觉有点故事赶紧接道:“这又没什么的,我都结婚了,这种事情很正常的,再说我们上班还经常和同事开这种玩笑。”


“洋洋,你不要想那么多,现在大家都很放得开,再说我们都很关心你,你就把我当成你的朋友说说吧,你说是吧?”


刘洋洋说着,屁股悄悄往刘洋洋这边挪了挪,接着坐到离着刘洋洋很近的地方,两条大腿不自然的摆动着。


这个话题已经说到这里了,刘洋洋接着看向弟媳的修长的白嫩大腿,接着忍不住的咽了口气。


“既然你这样子问了,我就实话告诉你,我确实挺想女人的,尤其是最近,寂寞难耐,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已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告诉别人,你一定要给我保守秘密。”


刘洋洋按照自己还没有和萧美弄到一起的事情说,想到这里不免有点紧张。


想了想,金花只能顺着他的话头接了下去:“其实憋太久确实对身体不好,哥你这样其实对身体有好处的。”


但是金花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和老公的朋友说这种话题,而且还有点露骨,马上身体上面有了反应。

接着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感觉,接着马上假装自己认真的在看电视中。


然而话题已经说到这个头上了,刘洋洋不可能不把这件事情给埋下去了,接着说道:“有的时候是有点难以忍受,尤其是上一次,你和铁柱在房间里面发出那样的声音,我有点受不了的自己解决了。”


“金花,我偷偷告诉你一件事情,你不要告诉别人,我只告诉了你,你知道了吗?”


刘洋洋说着,接着用赤裸裸的目光往金花身上扫了扫去,就仿佛金花什么都没有穿的样子,金花有点紧张起来。


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在金花面前这么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渴望,而且光明正大的!


金花看着刘洋洋的目光,感觉呼吸不上来,尤其是感觉到刘洋洋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来回打转,接着她有点受不了的夹紧双眼,接着摆出一个暧昧的姿势。


“什么事情,你告诉我,我一定给你保守秘密,你不要担心。”金花感觉自己的呼吸逐渐加快,忍不住挺直腰板,让自己傲人的身材显得更加诱惑。


刘洋洋也没有多说话,只是摆了一个姿势,让那处的东西更加明显起来,暴露在自己和金花中间。


金花原本不懂刘洋洋的意思,可是在看到块帐篷的瞬间直接愣住了,脸上一烧,但是马上转头,去看电影。


这个时候电影正好播放到高潮点,就看见男女主角暧昧的亲吻起来,金花看着脸红起来,接着换了一个电影。


刘洋洋看着弟媳有些害羞的脸庞,知道这女人一定是欲求不满的,毕竟上回看她和兄弟铁柱弄的那会,他已经知道铁柱因为身体不适的原因,越来越不行了,尤其是在那方面。


但是这种事情不必要那么着急。


刘洋洋左右看了看,干脆起身往饮水机去:“金花,你要喝水吗?”


金花愣了一愣,应了一声。


刘洋洋马上点了头,接着拿起两杯水过来,接着把水放到自己和金花面前,接着靠近金花的身边,坐下来,两个人离得很近,就只剩一个拳头大小的距离。


看向穿着一件白T恤的金花,刘洋洋感觉到一股热气往下面有反应的地方过去了:“金花,我现在想和你好好说说?”


“你也知道,我这窝囊样子,一辈子耶没见过几个像你这么美的妹子,加上住在一起,看到你的时候多,我自己弄的时候,都是想着你弄得……”


“而且有很多时候都挺过分的,我告诉你,你也不要告诉别人,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心里面怎么想的,但是我也控制不住呀。”


刘洋洋直白露骨的话题,立即灼烧了原本就干柴烈火的一对男女。


金花听到刘洋洋的混帐话,感觉到身体的气息越来越不通畅了,胸前的柔软也开始抖动起来,呼吸声越来越强烈。


半是害羞半是责怪地白了这个过于大胆地表哥一眼,金花充满魅力的眼睛似乎带上一些勾引的含义。


但是她的目光看到有反应的那处,瞬间想起厕所的暧昧故事。


从她嫁给铁柱,就从很多人追求,到现在两个人的平平淡淡,她已经很久没有和一个男人聊起这种话题,但是她越发感觉到焦躁不安的感觉。


但是做为一个妻子的基本的脸面还是要有的,金花接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按捺住自己的心跳声音:“洋洋,我可是你兄弟铁柱的妻子,你怎么可以这样想?”


“我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是我的心控制不了,”刘洋洋看向金花面前的柔软,幻想起摸上去的感觉,“而且,想到你是我兄弟的老婆,是我的弟媳……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是去想这一点,幻想就越刺激。”


“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是在梦里面还是醒来的……”


刘洋洋心里面捏了一把汗,不由的想到,如果自己现在向金花伸出手来,她会是什么反应呀?


禁忌的刺激让金花也听得面红耳赤,她忍不住问:“洋洋,你在梦里面怎么幻想我们两个人的呀?”


刘洋洋呆住了,但是小心翼翼的靠近,两个人的大腿紧紧的靠近,彼此感受到对方的大腿的肉感,刘洋洋甚至感觉到了金花夹得紧紧的大腿肌肉,不知道亲上去那是什么滋味。


金花知道这很暧昧,可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向自己的身体涌来,接着还开始想象如果真的全部占有是什么感觉,想到这里……

“我有时候会幻想,我在半夜三更进入你的房间,然后你抓紧房门……,但是你很享受,还会呻吟,但是你害怕把铁柱给吵醒,可是我弄了你下半身几下,你就舒服了。”


“然后我们就趁着铁柱不在家的时候,在家里的每个地方弄过……包括那天的浴室,还有现在的沙发,还有厨房。”


甚至有时候,我还会幻想我们抵在你们房间的门上弄了几回,你喊我老公……然后第二天铁柱醒了,你又去喊他老公。”


“你不要多想呀,我只是在心里面想一想。”刘洋洋现在说出自己的幻想,但是身体上面控制不住要把金花推倒的欲望,但是还是有点紧张。


他密切观察着弟媳的每一个反应,尤其说道叫老公,浴室的时候,金花有了反应,双腿夹得很紧很紧的样子。


看到金花满意的反应,心痒难耐的刘洋洋终于伸出自己粗糙的手,轻轻放在弟媳金花的大腿上,轻轻摩擦了几下。


“阿……”


金花感受到下半身的紧张,瞬间夹紧双腿,发出轻吟的声音。


但是她忽然想到自己现在下半身可是什么都没穿!真空!


她什么都没有做,但是感觉到刘洋洋的抚摸的金花,下面有了反应,有一些东西出来了。


刘洋洋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往上面游走起来,顿时客厅变得安安静静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金花的年纪很小,皮肤就像嫩豆腐一样,有点在刘洋洋那满是老茧的手上摩擦着,没有多久,整个身体都开始颤颤巍巍了,整个人开始倒在刘洋洋的身体上面。


“洋洋,你要干什么呀?”金花嫩滑的小手轻轻搭在了刘洋洋的手上,但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下半身的帐篷,整个人充满了欲拒还迎的感觉。


在刘洋洋的双手往金花两腿中间游走过去,金花出于本能的打掉了那只满是老茧的手。


幻想和说说话都没有关系,但是要她真的和除老公以外的男人发生一点什么事情,她不免有点害怕和紧张。


刘洋洋的心情就好像做过山车一样,有点被金花拒绝之后,整个人的心情跌入谷底了。


尤其是看弟媳双腿并拢,眼神闪躲的样子,显然是还没有彻底准备好。原本刘洋洋就是奔着你情我愿去的,如果现在强迫她了,就不太好了。


刘洋洋还是看着金花的反应。


看到刘洋洋没有再行动了,但是金花的心情有点放松,但是接着有一些失望……其实她已经想好了,只是过不去心理这道坎。如果洋洋一定要做那事,她也不是不可以同意的……


刘洋洋观察着弟媳金花的反应,尤其看着她夹紧的双腿和放在大腿根处摩擦的双手,还有羞怯的表情,一下子开了窍。


如果金花真的不想,那她应该早就抛下自己回房了,怎么还会穿着这么暴露的在这里给自己可乘之机?


想清楚的刘洋洋马上抱着了金花性感的腰肢,在金花惊慌失措之下开始吻上她的小嘴。


金花开始拒绝了一下下,接着开始配合起来,还抚摸起来。


接着两个人交互的嘴巴里面发现淡淡的水声。


感觉到金花的配合,刘洋洋心中很开心,一手直接隔着衣服捏上了王芳胸前的那处柔软,一手则揉了几下弟媳挺翘的臀部。


接着刘洋洋这次发现金花只穿了一件T在这里和自己说话,下面是真空的!


“洋洋,你在干什么呀?”


“我知道你是我好兄弟的媳妇,但是我控制不住,就这一次,就这一次,我们不要告诉任何人,不就可以了。”


“你就帮帮我好吗!”


被吻的一塌糊涂的金花早就没有了思考的主意,只能感受到表哥的双手在自己的敏感地区来回摩擦着,但是他身体那处的东西已经从裤子里面出来了,接着在他两腿之间摩擦起来!


“不可以,不可以,洋洋这样不好……”


充满禁忌意味的快意在脑子里炸开,金花已经感觉到自己上瘾了。


虽然嘴巴上面说着不可以,但是身体却是诚实地涌出一股细流,弄湿了两人不断摩擦的那里。


刘洋洋已经上头了,开始疯狂的亲吻起金花修长的身体,金花感觉自己就像触电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接着紧紧的搂住刘洋洋那强壮的身体。


空气中火热的气氛开始包围着彼此的身体,两个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接着刘洋洋感觉已经可以进入主题的时候,金花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将两个人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接着两个人对视一笑,接着刘洋洋笑了一下,接着抱住金花的敏感地区,说道:“接呀,没什么影响的呀。”


“哎呦…..怎么可能不影响呀!”金花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可是不可否认,表哥的这个举动让她也觉得相当刺激,并没有阻止他的动作。


就在这时候她才看清楚电话上面的人民,“老公”这两个大字闪烁着,她的心都感觉到冰凉凉的了!

金花马上推开刘洋洋,紧张的说道:“刘洋洋的电话,你乖巧一点点!”


本来就有点紧张的刘洋洋听到是铁柱的名字,也变得紧张起来,马上收回瞎胡闹的手,两个人开始紧张的看向那个电话。


刘洋洋深呼吸了两下,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常,这才接起电话:“喂?老公,怎么了?”


铁柱的声音开始出现在电话那端:“老婆你怎么样了,身体好了吗?有没有想我呀,我刚好买来一些吃的回来,我马上就到家了。”


金花和刘洋洋听到铁柱马上就到家的消息都是一惊,刘洋洋马上穿好了裤子,接着开始恢复沙发的原来的样子。


金花看着刘洋洋紧张狼狈的样子,有一些开心,接着也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衣服,接着慢慢的回复道:“真的是麻烦老公了,其实我不要紧的,倒是你开车的时候要小心一点点,不要把车子给撞了。


“嗨!你老公的车技你还不知道吗?我会好好开车的,这你就不要多担心了!”


两人正说着,铁柱就已经提着几个打包袋进了门。


今天正好拉一个客户,没想到刚好是自己的小区,又买来妻子喜欢吃的东西,就回家了一趟。


但是刚刚进门的时候,她就感觉到房间里面的异样。


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某种细微的暧昧味道,然而她的妻子穿着性感的T,看着妻子有些潮红的脸颊,有一丝丝欢愉的样子。


更重要地是,妻子地眼神似乎有些闪躲,并不敢跟自己对视?


这一刻,铁柱是心再大,也忍不住有些狐疑起来。


金花心里面十分心虚,因为刚刚才和兄弟的暧昧着,就差点进去了,没想到这一刻,老公就在自己的眼前。


金花以前从没做过对不起老公的事,这样过于刺激的场景确实让她有些紧张。


看着老公紧张的看着自己,金花有点不安,但是还是看了回去说道:“你看什么看呀,我的脸上难不成有什么花吗?“


看着金花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铁柱也不在怀疑起来,接着压低声音说道:“老婆,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润呀?”


金花还是有点紧张,但是还是咬牙说道:“还不是你,昨天晚上把我弄的不舒服了,我现在浑身上下还不舒服着,脑子也有点模糊,气也感觉喘不上来气了。”


想到自己昨天晚上的所作所为,铁柱马上就不再怀疑金花了。


结婚以来,他的确对这个美貌老婆很不错,就连外人也夸他是个模范老公,可是他心里还是时常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个极品美女老婆,总觉得被人家惦记着自己的宝贝。这下被老婆这么一说,他立马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铁柱马上换上一副讨好的微笑,接着连哄着让妻子把自己带的吃的东西给吃掉,接着还亲自按摩起来。


夫妻又暧昧了一下下,接着过来一会,铁柱就离开了房间。


看了看时间,铁柱赶紧交代道:“我马上要走了,你先睡一觉,之后要是有哪里不舒服,你和我说,我去给你买药回来。”


“还有,等下换一件简单的衣服,不要穿着这么性感!虽然表哥人是不坏,可是单身那么久没有女人,你又这么性感……要是发生了什么,我们可就没地方哭了。”


铁柱只是提醒金花,毕竟一男一女不安全,但是没想到正好打中了金花的要害,接着金花红着脸骂道:“乱说什么呢你!”


看着妻子生气的样子,刘洋洋赶紧道歉。


但是他全然不知道,自己这句无意中说的话,差一点点要变成真的。


金花不想在呆在房间里面,想了想,赶紧问道:“你过一会会准备去哪里呀?”


铁柱站在床头抽了一根烟,接着说道:“应该还是车站吧,待会儿五点过六点再去办公区那边看看。”


“那就好,你等我一下下,我马上换好衣服,去和柳柳去逛一下姐就好了。”


铁柱接着抽着烟看着自己老婆曼妙的背影,默默点了点头。


这个柳柳和金花是大学同学,常常在一起玩,所以金花说要和她一起出去的时候,铁柱也没有起疑心。


不一会儿,金花接着换上了刚才穿过的短T恤热裤,跟着铁柱出了门。


听到金花和铁柱离开的声音,躺在卧室的刘洋洋这才放心下来。


天知道刚才电光火石之间知道铁柱回来的消息,她到底有多害怕呀。


可是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压抑的欲望马上又出来了,哥哥金花故意找机会离开家里面的事情让她紧张,看来想要和金花在一块的事情只能退后了,而且他们的关系有一点点紧张。


不过看起来金花应该也有点渴望这种事情,要不然刚刚和自己没有一点点反抗,反而有一丝丝渴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