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他不顾她的挣扎一下子进去-女澡堂的男搓澡动画

更新时间:2020-11-16 08:21:44

最后是林墨白实在看不下去,用手掌架住了她身体的另外一侧,用力的往上一抬——

“啊——”

身体往上,完全站在篮球上的那一刻,阮情吓了一跳,惊呼出声,双手无处安放的在空中挥舞着,最后凭着身体的本能抱住了林墨白的肩膀,这才稳稳站住。

然而下一秒,林墨白双眼一沉,搂着她的腰肢一个挺身,阮情紧绷的双腿之间被插入了一个又粗又长又烫的东西。

文学

站在篮球上的阮情比林墨白还高一些,林墨白肉棒的高度恰好对着她的腿根处,紧挨着她闷热又潮湿的花穴,隔着湿漉漉的内裤就这样抽插了起来。

阮情的腿型很好,双腿笔直,小腿纤细修长,大腿却不干瘦,匀称的带着软肉,当穿着紧身牛仔裤并紧双腿的时候,中间有一条小小的缝隙,能透过阳光。

林墨白暗暗瞅过很多次,甚至在脑内幻想过将那条碍眼的牛仔裤脱下来,她光溜溜的露着两条白皙长腿的模样。

曾经黑暗中的贪念,成了现实,那双又长又白的腿,正被他的肉棒狠狠操干着。

阮情站在篮球上,本就颤颤悠悠的,双腿并紧找着重心,如今被林墨白这样凶狠的一撞,篮球来来回回的晃动,她的双腿变得更加紧绷,大腿根软肉都因为用力,自然而然的收紧着。

林墨白的肉棒,就在这样紧绷又细腻的肉缝里操干着,都不用他按住阮情的双腿,她自己就绷得紧紧的。

他的下身往前一撞,阮情脚下的篮球往前滚,撞到了后面的墙壁又弹回来,回到林墨白的脚边。

林墨白的双脚站成外八字形,将篮球牢牢地堵住,继续随着撞击送出去。

砰砰砰,篮球就这样一来一回的,发出轻微的碰撞声,在仓库里不断回响着,跟肉体的撞击声混合在一起,淫靡又响亮。

阮情的重心摇摇晃晃,前后移动,腰肢被撞得一颤一颤的,被弹回来的时候,就像是她挺着腰主动迎向林墨白一样,被撞出去的时候,又不舍得从林墨白的怀抱里离开。

她被这样的折腾着浑身轻颤,双臂虚软的抱着林墨白的肩膀,埋首在他的脖颈处,不住地喘息着。

更要命的是,林墨白的性器是上翘的弧度,肉棒大部分摩擦着是她腿根处,弯曲向上的硕大龟头却一下一下摩挲过她湿漉漉的花穴。

那里刚刚才被林墨白的手指玩弄过,跟嗷嗷待哺的小孩一样,张着嘴等着更激烈的爱抚。

可是如今林墨白这样一次次“过家门而不入”,小穴前面的花蕊都被撞得绽开了,也只能孤零零的摩擦着内裤,等着他的龟头什么时候再一次擦过。

看得到,却吃不到,这根本是非人的折磨!

阮情忍不住身体里的空虚,靠在林墨白的肩膀上,红着眼睛嘤嘤的呜咽了起来。

别的男人说“蹭蹭不进去”,那都是忽悠人的鬼话。

林墨白说了要给,却真的就蹭蹭不进去,就连蹭蹭,也只是轻轻地、时不时的摩挲,根本不给阮情一个痛快。

阮情就像是一个饥渴的人,看到了泉水,走近了却发现是海市蜃楼,又怎么能不失望伤心。

“呜呜……难受……林墨白……我好难受……”

她一边喘息,一边喃喃着,泛红的盈眸紧盯着林墨白的侧脸,瞧着那一寸利落俊朗的少年线条,还有他干净的耳垂,真恨不得上去咬一口,就跟林墨白咬她的奶头一样。

可是她不敢。

林墨白在听到她的声音后,撞击的速度突然的加快了,那精瘦平坦的小腹一下一下的拍打在阮情的腿根上,两处撞击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篮球滚动的速度也随之加快,两种碰撞声交织在一起。

 阮情心中一喜,还以为林墨白终于改变主意了。

只要不再是这样瘙痒难耐的轻撩,而是重重的撞击她的小穴和花蕾,让战栗的快感传遍的她全身,就算他的肉棒不进去也没关系,就算只是隔着内裤也没挂系。

“重一点……林墨白……重点……我要你……想要你……”

心底里那一点点小小的奢求,全都变成吴侬软语,轻轻的呻吟着。

然而阮情的期待再一次落空了。

林墨白的撞击声不断加大,可是他的肉棒抽擦的角度丝毫不变,依旧是从紧密的腿缝间进出,只用龟头偶尔触碰湿漉漉的小穴。

别人九浅一深。

他这是插十下,给一下,还是隔靴挠痒的那种!

“呜呜……唔唔……啊……”

阮情急促的喘着气,实在是忍耐不住了,扭着腰往下蹭了蹭。

既然林墨白不给,她就自己要。

上翘的龟头猛地一下抵在了阴蒂上,沉沉的碾压往前,紧接着粗大的肉棒重重地从小穴的两片肉缝中间摩擦而过。

“啊——”

刚一触碰,她立即发出了绵长又满足的长吟。

阮情一直被吊着,如今终于货真价实的感受到了林墨白的凶狠,无论是她的身体和灵魂都在轻颤。

再来一下……只要在来一下,她说不定就能高潮了。

舒服到睫毛都在颤抖的她,没有看到林墨白紧蹙的眉毛,还不等她期待第二下,林墨白搂在她腰上的手臂往上一提,将她又架回了原来的高度上。

“林墨白!你太过分了!”

阮情气恼的眼眶涨红,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奶凶奶凶的瞪着林墨白。

林墨白沉黑的眸子扫了她一眼,瞳孔上灰蒙蒙的,像是蒙着一层暗色,融入在体育仓库里的昏暗中。

这张面容,真的不像是一个肉棒紧绷,又沉浸在情欲中的人。

但是他身下撞击的动作依旧又快又用力,凶猛的像个饥渴的野兽,不断的加速着……直到,热烫的白灼爆发出来的那一刻。

他射了。

林墨白在射出来的那一瞬间,停下了抽插,单手撸动保持着快感,然后把龟头对准阮情的白色蕾丝内裤,一股一股的射了上去。

热烫粘稠的液体,就这样悬挂在湿漉漉的布料上。

因为量太多,灼液往下滑着,一滴一滴,有落在阮情大腿上的,也有落在篮球上的,空气中也多了一股淫靡的腥味。

发泄了后,林墨白黑眸微垂,看到肉棒上残留的精液,又往阮情洁白的大腿上蹭了蹭,擦干净了,将变软的肉棒收回内裤里,然后拉上拉链,扣上裤腰。

他的神情全程淡薄冷静,做的一丝不苟,浑身上下也没一丝淫靡气息。

阮情却看的傻眼了,心里就剩下一句话。

这样……就完了?

要不是她大腿两侧被插到火辣辣的发烫,内裤上还挂着林墨白射出来的精液,刚才的一切,仿佛是她的一场幻梦了。

林墨白最大的温柔,大概就是到现在都还让她抱着肩膀,并没有狠心地把她一把推开。

“可以下来了。”林墨白低沉道,声音倒是比往常嘶哑些。

阮情撑着发软的双腿踩在地上,看着沾有林墨白津液的篮球往角落里滚去,咕噜咕噜的声音是这个仓库里唯一的声响。

林墨白在这时理了理被阮情抓乱的衬衫领口,又看了一眼时间,说道,“距离上课还有五分钟,你要抓紧时间。”

这……又是什么意思。

阮情听到了林墨白的话,脑子里空荡荡的反映不过来,全程傻眼呆懵状态,就连身体里的渴求也在静默中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她的目光困惑又直愣,从始至终都追随着林墨白。

看着他打开仓库,把门锁挂在外面,然后欣长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向了外面的操场,一步一步的离开。

透过那打开的门,吹进来一阵风,刺激的阮情打了一个冷颤,她这才回神过来,而此时外面哪里还有林墨白的身影,就连最后五分钟的时间也快没了。

她这才手忙脚乱的开始整理狼狈不堪的自己。

扣上被解开的蕾丝内衣时,她看到柔软胸乳的顶端还闪着水光,那是林墨白沾上去的口水,周围一圈的牙印也还在。

可是前一刻还在她双腿之间剧烈抽插的男人,下一刻怎么能如此的拔屌无情。

这个问题她想不出答案,反倒是心里徒增了一阵委屈。

从远处传来的上课铃声,不断催促着阮情加快动作。

她忍着乳头上的不适调整好内衣,扣上衬衫的扣子,下摆扎进裙子里,滴落在大腿上的精液勉强擦了擦,可是沾在内裤上的湿漉漉、黏糊糊的一大滩,让她不知道如何解决,只能先回去再说。

阮情刚一到教室,等着她的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说教。

“阮情,你看看你,浑身上下哪里有一点高三学生的样子?你自己说说看,距离高考还有多少天了?就这么点日子里,你上课竟然还能迟到,是中午偷溜出去玩了,还是找地方睡觉去了?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这样懒散!你怎么不看看你上次月考的成绩,五十八分,全班排名倒数第二,就这样你还不知道多做练习题,大学是不想上了吗?”

这一节是数学课,数学老师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上课严厉,课后唠叨,管学生管很严,却也是真情实感的想教好学生。

阮情的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也最害怕数学老师,如今还被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曝光了考试成绩……

她低着头,窘迫的想找个地缝藏起来,垂在身侧的双手无助的抓着裙摆。

“老师,我才考了二十八分,比阮情还低了三十分呢。”全班同学都鸦雀无声的时候,秦风那玩世不恭的声音突然响亮的传来。

数学老师一下子被转移了注意力,对着嬉皮笑脸的秦风说道,“你还好意思说。二十八分!我教过的学生里从没考过这么低的。你不是逃课就上课睡觉,次次全班倒数第一……”

有了秦风当炮灰,数学老师也就忽略了阮情。

但是惩罚还是有的,让阮情站在教室后面,罚站一堂课。

这一段小插曲后,教室又恢复了正常的教学,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一遍一遍的讲述着数学公式和应试题目,同学们低着头抄写笔记。

谁也没注意到,一手托着下巴,一手转着笔的秦风,对着林墨白笑的十分暧昧,低低地说了句,“墨白,你可欠了我一个人情啊。”

刚才要不是有人暗暗的踢了他一脚,他才不会冒出来当炮灰呢。

秦风盯着林墨白,又说道,“你写什么呢?你可是奥数冠军,数学考试次次满分,这种简单的数学公式你有什么好记的?”

林墨白没理他,写着笔迹的笔也没停下来。

最后是数学老师一个愤怒的眼刀横过来,才堵住了秦风喋喋不休的嘴。

阮情站在教室的最后面,双眼认真的看着黑板上的数学公式,裙摆下的双腿不安地扭动着。

她的内裤上,粘稠的精液和湿哒哒的淫液混在一起,全都浸染在蕾丝内裤上,薄薄的布料涨满了水,湿漉漉的像是能滴下来。

一开始还好,只是觉得闷热潮湿。

可是时间久了,精液凝固,温度散去,变得凉嗖嗖的,裙摆下微风一过,更是清冷。

这就像,阮情不曾被林墨白满足的欲望,冰冷的,空虚的……

想着想着,原本看着黑板的视线,慢慢的移向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林墨白正低头写字,黑发低垂,露出后颈上理的平整的发际线,还有露在白色领口外的一截脖颈。

他浑身清朗,就连这种平常不被人注意到的地方,也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领口整洁挺立,还带着一股清爽的、淡淡的,像是肥皂的气味。

那是阮情之前趴在林墨白肩膀上喘息的时候,偷偷闻到的。

思及此,阮情急忙忍住呼吸,把视线转向窗外,看着湛蓝天空上被风吹动的白色云朵,在心里愤愤地想着。

哼!长得再白净、再好看又怎么样,还不是一肚子坏水。

她以后绝对不会再上当了。

晚上临睡前,阮情又把这句话想了一遍,发红的大腿软肉蹭了蹭被子,忍着寂寞难耐睡了过去。

可是当第二天中午,林墨白的短信再一次传过来……

一模一样的短信,连标点符号也没有任何变动,就跟复制粘贴过来的一样。

阮情还是来了……

依旧是那个阴暗的体育仓库,她被脱了长裤趴在跳箱上,屁股向上露出浑圆挺翘的线条,还有印着草莓图案的纯棉内裤。

而林墨白就站在她身后,深黑的眼眸紧盯着这一幕。

昨夜下了一场雨,天气变得微凉。

阮情换下了夏季的校服,换上了运动装的秋季校服,穿着长裤也正好遮住了她大腿内侧还没消下去的暧昧红痕。

再加上前夜欲求不满的做了一晚上春梦,她早上起晚了,匆忙之下随便穿了一条内裤就出了门,反正是长裤,也没放在心里。

怎么也没想到林墨白那样清清冷冷的禁欲模样,竟然会连着两天把她叫来体育仓库,甚至在一开始就被摆弄成了这副淫荡模样,就连这条过分可爱的内裤也一同被曝光了。

想到屁股正后方的那颗草莓正落在林墨白的眼里,阮情是满脸的羞恼涨红。

跳箱有一米高,为了能够双脚落地,阮情不得不伸长双腿,努力惦着脚尖,才能勉强分担身体的一部分重量。

她看着清瘦,但是浑身下上除了丰满的胸乳,就属屁股最有肉。

这样的姿势也让她臀部两边用力的绷紧上翘着,露出最圆润的模样,中间还有一条往下凹陷的臀缝,看着就跟一个胖乎乎的水蜜桃一样。

只可惜内裤上面的“商标”印着的是草莓。

这姿势几乎跟昨天林墨白让她踩在篮球上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不用林墨白动手,阮情已经做好了挨操的准备。

要不是林墨白一早上都没离开过教室,阮情都要以为这跳箱的高度是他提前来过,专门按照她的身高设定的。

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刚刚好是她双腿绷直的高度。

她趴在跳箱上有些久,听不到声音,也看不到林墨白的人,这感觉比站在篮球上还让她害怕。

“林………”

刚说了一个字,她屁股的软肉上贴上了一个热源。

长长的,粗粗的,硬硬的……除了林墨白那巨大的肉棒之外,还会是什么?

林墨白低着头,一手用力掐着阮情的腰,不让她乱动,另一手扶着肉棒的根部,将坚硬如铁般的肉棒往阮情的屁股肉上戳。

跟看到小孩子圆乎乎的脸颊,会忍不住伸出手指戳出个酒窝来一样。

他用硕大的龟头戳着浑圆臀部的两边,也忍不住戳出两个凹陷来,那就跟阮情后腰上的腰窝一样,成双成对的。

阮情在感受到林墨白身上的气息之后,下身就有些湿,连忙深呼吸了几次,强迫自己把欲望压下去。

要是在被弄成昨天那样,在高潮边缘吊着,上不上,下不下,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实在是不想再尝一遍了。

好在今天林墨白没有吸她的奶子,也没有摸下面的小穴,她暂时还忍得住。

正想着,林墨白的手掌放在了她圆翘的臀肉上,五根手指头带着掌心一起使劲,画着圈从左边捏到右边,又从右边捏到左边,圆乎乎的软肉都被他摸了个遍,还跟揉面团一样,一下捏紧一下松开着。

阮情这哪里忍得住,阴道里一抽一抽的,肉壁随着林墨白掌心用力的频率蠕动,一下子湿滑的淫液又流了出来。

内裤前端的白色布料上,多了一道暗色的水泽,还在不断的晕开,扩大着面积。

“唔唔……唔唔……”她的呼吸也越来越重。

跳箱的宽度只有四十厘米,她趴在上面,双手无助的不知道如何安放,反倒是不知不觉间放在了胸口,轻轻地揉着绵软的胸部。

她手指抓住松开的频率,也跟林墨白的手一模一样。

林墨白瞧见了,唇角偷笑,并没有阻拦阮情的动作,让她自我满足着。

等他停下手,阮情还闭着眼睛慢慢揉捏着呢。

真是一句淫荡的身体!

不知不觉间,林墨白将火烫的肉棒嵌入在连片臀肉之间,双手捧着两边的软肉往内挤压,随之他的小腹猛地往前一挺。

十八厘米长的肉棒就从后臀缝一路插到了前面的小穴,长度刚刚好抵在凸起的阴蒂上,不出意外的感觉到了布料上的湿热。

她果然湿了。

林墨白的眼底闪过一阵了然。

而阮情着染着满脸的红晕呻吟出声,“啊……啊……”

跟昨天一模一样,这种熟悉又该死的快感又来了。

一切就像历史的重演,林墨白在摸清楚了路劲和距离之后,开始加快速度,精实的腰腹不断的用力摆动,一下一下的猛烈撞击。

小腹拍打着浑圆的臀肉,发出比昨天更响亮的啪啪啪声响。

啪!啪!啪!

那响亮又淫靡的声音在密闭的体育仓库里不断的回响。

外面的天色暗沉,就连照进来的阳光也变得阴暗潮湿,宛如一个天然的屏障,将一切朦胧在昏暗的迷离之中。

林墨白机械,却又兴奋地维持着抽插的频率,从湿漉漉的肉棒到平坦的腹部,都紧绷着每一根神经,贪恋着阮情身上的柔软和温暖。

飞快的靠近,又快速的离开,快感在这其中不断的积累。

那双素来清亮的眼眸,失去了亮光,逐渐变得浓重而又阴暗,就连眼神也涣散……迷茫……

他眼底的欲望神色越来越重,脸庞上的戾气也随之增加,完全的融入在逼仄的黑暗中。

如果阮情能在这个时候回头看一眼,说不定会被这个满身凶狠气息的“野兽”吓到。

这个人不是平常的林墨白。

阮情陷入在情欲中回不了神,全身娇软,呻吟不断,像是随波逐流的浪花,在林墨白的撞击下一起一伏,在浪尖上打了个转,又滑落在茫茫大海中。

不断的来回,就是到不了欲望的顶峰,难耐的折磨一直在继续。

意乱情迷之中,她只觉得林墨白在她双腿之间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撞击她屁股的力量也越来越重,像是在抽动掌心挥过来的巴掌一样,屁股尖上火辣辣的发烫,混杂着丝丝的疼痛。

这种痛,不仅让人疼,又让人忍不住的兴奋和羞耻。

可是林墨白的失控并非只是如此,就连他掐在她腰上的手掌,也不断的收紧着,像是要烙印下深深的五指印。

阮情的腰肢柔软,纤细,没什么肉,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力道。

“疼……呜呜……林……墨白……我疼……”

她咬着下唇,口水沾的红艳艳的一片,最终还是忍不住的哀求出声,求男人在激烈的性爱中,给她一丝细微的怜惜。

轻颤的话语,勾动了林墨白失控的意识。

他双眼轻轻一颤,像是有亮光闪动,熟悉的眸光慢慢浮现,直至清晰明亮。

而这期间,林墨白视线的焦点一直落在阮情不断晃动的屁股上,好似这浑圆白皙的软肉,就是他映入瞳孔中的亮光,紧紧地追随着。

呼呼……呼呼……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肉体的拍打声和少女的呻吟中,混杂了一个沉重又急促的呼吸。

林墨白的脖颈和面庞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喉结不断滑动,颈侧边的经脉也用力地凸起着,额间发丝下沁着细小的汗水。

清冷的少年,被欲望所浸染,那出色的五官还是那样的迷人。

阮情努力侧着身,想知道林墨白刚才是怎么了,没想到一回头,视线迷离中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幕。

面色潮红,神色迷乱,激动又澎湃的少年。

熟悉又陌生,这是……林墨白?!

她眼神痴楞,身体却是紧张着,双腿情不自禁的夹了夹。

这一夹,刚好夹在林墨白敏感的龟头上,顶端的小孔猛地收缩,一阵强烈的快感让他忍不住眯了眯眼,睫毛往下一锤,遮住了双眼中的情动。

阮情在这一刻里失神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