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第一次摸到了女友的毛 一颗草莓缓缓推入

更新时间:2020-11-16 08:31:36

听到春杏被吴继成给关了起来高仇虎哪里还坐的住,赵小曼拉了几下也没拉住,高仇虎急急忙忙的跑到了春杏的家中。


此时吴继成正坐在院子里抽着旱烟,见高仇虎来了也没奇怪。而高仇虎一见吴继成就急忙问他:“叔,你咋把春杏给关起来了?”


“咋了?春杏是我闺女,我管教孩子还不行呀?”


“这是啥话?在咋也不能把春杏给关起来呀?”吴继成是不太同意高仇虎跟春杏的婚事,但从来没用这种口气跟高仇虎说过话。高仇虎见吴继成阴阳怪气的,一时还有些不习惯。


“闺女是我的,我想咋管就咋管,别说是你,就是天王老子也管不着。”


在鞋底上磕了磕烟灰,吴继成缓缓站起身来,背着手看着高仇虎,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叔,你真要把春杏许给冯大壮?”高仇虎目光咄咄的看着吴继成,而吴继成则毫不示弱。“没错,我就是要把闺女嫁给冯大壮,虎子,咱们乡里乡亲也不少年了,有些话今天我不得不跟你说清楚。我告诉你,你跟春杏的事情我不同意,你还是找别人家的闺女去吧。”


听到吴继成的话高仇虎不禁愣在了当场,这吴继成在村里是出了名的面瓜,没想到今天脾气这么冲,话也说的这么直接。

换成以前他根本就不敢跟高仇虎这么说话,虽然高仇虎是个小辈,但他那二杆子脾气连村长都惧他几分,就更别说是吴继成了。


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吴继成一改往日的沉默,跟高仇虎摊牌了。


“是不是那个姓梁的给你钱了?”


能让吴继成变成这样,高仇虎很明白,肯定是冯大壮给了钱了,而且还肯定不是个小数目。

 文学


“没错,冯大壮是给我钱了,而且是五万。”吴继成并不避讳这个话题,提高了嗓门对高仇虎说道。


“人家冯大壮说了,只要我闺女嫁过去,还会给三万彩礼,外加一台三轮车。高仇虎,你连自己都要养活不起了,拿什么养活春杏,难道让春杏跟着你吃苦吗?”


“爹,我不同意,就是死我也不嫁给那个姓梁的,她有老婆,我嫁过去算是怎么回事呀。”


被关在屋里的春杏听到高仇虎和他爹在院子里争吵,趴到窗户边上对吴继成喊道。而吴继成根本朝春杏哼了一声,说道:“冯大壮马上就离婚了,到时候你就嫁过去,这不是刚好吗。”


这吴继成已经被钱给迷住了眼睛,即使那个冯大壮还没离婚他都同意把自己的闺女嫁给他,真是疯了。


“叔,有些东西不是钱可以买到的,你就那么在乎钱吗?都不考虑春杏的感受?”


“不在乎钱?”吴继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斜着眼睛看了高仇虎一眼。“说的轻巧,没钱你吃啥?没钱你穿啥?你不在乎钱,那好啊,冯大壮不是给我五万块钱吗,你只要拿出两万我就把春杏嫁给你,你看行吧?”


吴继成和高仇虎的吵架声早就惊动了邻居,他家的门口都被人给围住了,都朝吴继成家的院子里看。


春杏妈见两个人炝出火了,急忙从屋里走了出来,拉了拉吴继成的衣服。“老头子,你这是干啥?你就不嫌丢人?”


“丢人?我丢啥人,你懂个屁,回屋里去。”


被吴继成一喊春杏妈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高仇虎一眼,轻轻摇了摇头,回了屋子。


“叔,你这跟卖闺女有啥区别?”高仇虎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心平气和。


“卖闺女?我就是把闺女卖了也比许给你强。少说废话,你要是能拿出两万块钱来,那我就把闺女许给你。”


两万块钱,不仅在农村是个大数字,对于普通的城里人来说,那也是个天文数字。别说两万,高仇虎连两千都拿不出来。


看着吴继成那势力的表情,高仇虎真想一拳就把他打到灶坑里去。不过他也只是想想,怎么说吴继成也是春杏的爹,不能这么干。


“叔,你给我一年时间,我肯定能给你拿两万块钱。”


好不容易压下心里的怒火,高仇虎长出了口气,缓缓的对吴继成说道。


“一年?等你把两万块钱赚够了,我估计我都要当爷爷了,这样吧。”吴继成朝高仇虎伸出了一根手指。


“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要是能拿出两万的彩礼钱,我就把冯大壮的彩礼退了,把春杏嫁给你,怎么样?”


“一个月挣两万块钱,那除非把乡里和县里的信用社给抢了。”


高仇虎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这吴继成是铁了心要把春杏嫁给那个冯大壮。从昨晚冯大壮叫那几个人来打自己高仇虎就能看的出来,那冯大壮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春杏要是嫁了他,也肯定过不上什么好日子。


轻轻抬起头,看了一眼被关在屋里的春杏,高仇虎不由得就是一阵心疼。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主意,既然吴继成这么为难他,实在不行他就带着春杏私奔。


“叔,我和春杏说两句话。”


吴继成以为高仇虎被自己给难住了,也没拦着他。高仇虎走到春杏房间的窗户前,看着已经憔悴无比的春杏,心里就更加不好受了。


“虎子哥,你这是咋了?谁把你给伤了?”


见到高仇虎脑袋上还缠着纱布,春杏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从窗户里伸出手,摸着高仇虎的脸颊,脸上写满了心疼。


“春杏,我要带你走。”


轻轻握住春杏的小手,高仇虎低声说道。春杏一愣,随即就狠狠的点了点头,“虎子哥,你带我走吧,不管是天涯海角,我都跟着你。”


见春杏同意私奔,高仇虎心里一阵高兴。不过他很聪明,知道最近这一阵子吴继成肯定是会把他看的很严。


“春杏,别着急,过了这阵在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带你走,你等着我。”


使劲的点了点头,春杏依依不舍的放开高仇虎的手。高仇虎转身看了一眼吴继成,随后慢慢走到了院门口,转过身来。


“叔,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今天的做法。”


吴继成只是哼了一声,也没搭理高仇虎,看着高仇虎远去的背影吴继成脸上扬起一丝得意的笑。


八万块钱的彩礼,还有一台三轮车。他忙活了大半辈子,连一台三轮车的钱都没有,而如今他不只会有三轮车,还会有那么多的钱,一想到这里吴继成的脸上就挂起笑容。


跟钱相比,高仇虎根本就不重要了。而且高仇虎不知道的是,吴继成已经和冯大壮都定好了日子,这周六就是春杏和冯大壮成亲的日子。

夜晚悄悄的降临,高仇虎躺在自己的小木床上,嘴里叼着根柳枝,眼睛直直的盯着天棚,心里想着该怎么在短时间内弄出两万块钱。


从春杏家回来以后高仇虎在家里待了三天都没出屋,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但即使他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看来也只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带着春杏私奔。


有些心烦的翻了个身,高仇虎嘴里的柳枝掉到了地上。看着地上的一截柳枝高仇虎脑袋里灵光一闪,眼睛也亮了起来。


“这柳枝倒可能是一条发财致富的路。”


前一阵子他去县里的时候听他同学葛旺说他家要成立个柳编厂,专收那些手工编织的小篮子什么的,一块钱一个。


村里的老娘们都闲的够呛,要是能把他们组织起来编东西,然后自己再收过来卖给葛旺挣个差价,这应该是个不错的路子。


高仇虎想了半天,觉得这件事情倒是十分靠谱。只是自己得先去趟县城,找葛旺谈谈这个事情,只要他那能通过那就可以着手干了。


想到这里高仇虎禁不住有些兴奋,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大巴的钞票进到自己兜里,也看到了春杏披着火红的盖头嫁给了自己。


虽然这事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但高仇虎却充满了希望,就算是一个月能挣不了两万块钱,但让春杏家知道自己有了致富路子,那吴继成肯定就不会反对自己和春杏的婚事了。


不过这也只是高仇虎一厢情愿的想法,他还不知道,此时的春杏家已经忙的是热火朝天了,正在准备酒席。


明天就是春杏出嫁的日子,按照村里边的习惯,在女儿出嫁的头一天是要摆酒请客的。此时的吴继成家里已经摆好了酒席,高仇虎这几天一直闷在家里,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事情。


而此时的高仇虎已经是进入了梦乡,他梦到自己的家里变成了喜堂,而春杏则是坐在床上一脸羞涩的看着他。


“虎子哥你醒醒,虎子哥你醒醒。”


就在高仇虎睡的十分香甜的时候感觉有人在摇晃他的手臂,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高仇虎看到春杏正坐在自己的床头。


“难道我还是在做梦。”


揉了揉眼睛,高仇虎定睛一看,面前坐的果然是春杏,随即高仇虎就咧开了嘴。春杏一直被他爹关着,现在却跑到了他家,肯定是吴继成想开了,特意让春杏来看他了。


“春杏,你可想死我了。”


一把将春杏抱进了怀里,高仇虎嗅着春杏身上的体香,感觉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抱着春杏更幸福的事情了。


“虎子哥你放手,咱们得赶紧走。”


脱离了高仇虎的怀抱,春杏一脸焦急的看着高仇虎。而高仇虎则被春杏说的有些迷糊,“走?要去哪呀?”


见高仇虎一脸的迷糊样春杏更加焦急,急忙说道:“虎子哥,我爹明天就把我嫁给冯大壮了,我是偷跑出来的,你赶紧带我走吧。”


“啥?你爹不是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吗?咋明天就要把你嫁给冯大壮呀?”


随即高仇虎便想到了什么,一拳砸在了他的小床上,差点把小木床给砸散了架。“狗日了吴继成,竟敢骗我。”


骂完之后高仇虎就觉得有些不妥,怎么说吴继成也是春杏的爹,骂他不是连春杏一块都给骂了吗。


“虎子哥,咱们赶紧走,等下要是被我爹发现了肯定得把咱们抓回去。”


看着春杏焦急的表情,高仇虎眉头微微皱起。依着他的脾气肯定是要找吴继成去说道说道的,不过眼下是不行了,要是现在去找吴继成那就等于是自投罗网。


胡大贵一直都帮衬了吴继成,要是他们联合起来把自己制住那春杏肯定就得被抓回去。


“好,那咱们就走。”


春杏已经来找自己私奔了,这个时候高仇虎根本就不能迟疑。随手抓起床上的衣服就拉着春杏往外走,刚出了大门就见一个人影往他家走来。


“春杏,是你吗?”


人影一看到高仇虎两人顿时就喊了一声,高仇虎一听是春杏娘的声音,心想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找来了,这事可有些不好办了。


“娘,你就成全我和虎子哥吧,我可不想嫁给那个冯大壮。”


见到自己的母亲走到面前春杏一下就跪到母亲的面前,抱着母亲的大腿哭着对她说道。而春杏娘则是叹了口气,说道:“春杏呀,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这一跑,可叫娘咋办呀。”


说着春杏娘也开始哭了起来,而高仇虎也走到春杏娘的跟前,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婶子,你就成全我和春杏吧,我发誓,这辈子一定会对春杏好,也要让她过上好日子。”


看着跪在自己身边的两个孩子,春杏娘叹了口气,从怀里拿出一个叠的十分整齐的手绢,塞到春杏手里。


“春杏,你也知道娘也反对把你嫁给那个冯大壮。不过毕竟你爹已经收了人家的彩礼,我也没办法。这钱你拿着路上用,赶紧走吧。”


“娘,你的意思是放我和虎子哥走?”


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春杏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而春杏娘则是微微一笑,自己的闺女她比谁都了解,要是真把她嫁给了冯大壮,以她的性格说不准她会寻死觅活,还不如让她跟着高仇虎走。


“去吧,等你和虎子混出点人样回来,那时候你爹就不会再反对你们的事情了。”


宠溺的摸了摸春杏的脸蛋,春杏娘转头看向高仇虎。“虎子啊,我把春杏交给你了,你可一定要对她好呀。”


“恩”。


郑重的点了点头,高仇虎暗暗在心中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对春杏好,要让她过上幸福的日子。


“秀珍,春杏,是不是你们?”


就在春杏娘还在嘱咐高仇虎的时候,几十米以外传来了吴继成的声音。春杏娘一听顿时就让他们赶紧走,而高仇虎毫不迟疑,拉起春杏就奔着村西头跑去。


“秀珍,你在这干啥呢?刚才跟你在一块的是不是春杏?”


没过多大一会儿,吴继成和胡大贵两人就出现在春杏娘的近前。那边已经准备开饭了,而冯大壮也来了,但吴继成却发现春杏和她娘不见了,急忙找了出来。


“唉!老头子,你干嘛非逼着春杏嫁给那个冯大壮呢。”


没有正面回答吴继成的问题,春杏娘只是一个劲的叹气。吴继成一看春杏娘的样子,哪里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顿时就对胡大贵说道:“村长,高仇虎那小子把我家春杏给拐跑了,咱找人去追。”


胡大贵答应了一声立刻转身朝吴继成家跑去,眼看着自己的媒人钱就要到手了,高仇虎在这个时候把春杏给拐跑了,胡大贵恨不得将他活活打死。

月亮高高挂在天空上,散发着淡淡的月光。此时的高仇虎和春杏已经精疲力尽,连续爬了几个小时的山,就算是铁人也吃不消。


出村子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东边那条路。不过春杏家就住在那边,肯定是不能走,所以高仇虎就带着春杏往西跑。


西边都是大山,高仇虎两人出了村子就一头扎进了山里。只要翻过山就能到国道上,到时候两个人再截辆车,就能彻底的离开这个村子。


“虎子哥,歇会儿吧,我走不动了。”


一屁股坐在松软的草地上,春杏再也不想起来。高仇虎也累的够呛,挨着春杏坐了下来。


“虎子哥,咱们去哪呀?”


转过头看着身边的爱人,春杏慢慢的将头靠在高仇虎的肩膀上。高仇虎微微一笑,说道:“先去县里我同学葛旺那,到时候让他给安排个出路。”


“虎子哥,要是我爹把咱们抓回去咋办呀?”


虽然已经逃了出来,但春杏还是十分担心。她爹受了冯大壮那么多的彩礼钱,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带人来抓他们两个。


“没事,你爹找不到我们的,你放心好了。”


爱昵的拍了拍春杏的小脑袋,高仇虎轻轻一笑。这山都已经爬了一半了,天亮之前肯定能到国道上。只要他们一坐上车那吴继成就彻底没办法了,再想找他们比大海捞针还要难。


“虎子哥,我还是有些担心,要不你要了我吧。”


说道这里春杏脸上浮起一丝红晕,毕竟她还是个姑娘,说出这样的话难免会有不好意思。


“虎子哥,只要你要了我那冯大壮就不会再娶我了,就算是我爹把我抓回去也没有办法。”说完春杏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心,也不等高仇虎回答,一张喷着香气的小嘴就贴在了高仇虎嘴上。


虽然跟春杏不是第一次亲嘴但高仇虎能明显的感觉到春杏和以前的不一样。回应着春杏的热吻,高仇虎的一只手也攀上了春杏的胸部。


对于这个他已经轻车驾熟,毕竟他已经和两个女人发生过关系,不在是什么都不懂的童子鸡。


被高仇虎的大手一握春杏顿时就是一个激灵,但却没有反抗,任凭高仇虎的大手在自己的胸前肆虐。


感受到春杏胸前的饱满高仇虎的手更加用力,在她的胸前不断揉搓,没一会的功夫春杏就开始娇喘吁吁。而高仇虎见春杏已经动情,一只手顺着她的身体滑到下边,伸进了她的裤子。


“虎子哥……”


感觉到高仇虎的手触碰到自己的敏感地带,春杏有些情不自禁,轻轻呼喊着高仇虎的名字,一只巧手不停的在高仇虎的身上抚摸。


“再往下点春杏,那里需要你的安慰。”


示意春杏手往下移,而春杏被高仇虎一说脸色顿时红的更加厉害。羞答答的看了高仇虎一眼,一只手抓在高仇虎已经暴怒的巨枪上。


“哦”。


大枪被春杏握在手中,高仇虎顿时就感觉一阵舒爽,舒服的哼了一声,一根灵动的手指也触摸到春杏的敏感部位,轻轻的摩擦起来。


“虎子哥,要了我吧……”


春杏的这句话就好像是冲锋的号角一般,高仇虎一听顿时就热血沸腾,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扒了个精光,随后把春杏的裤子也扒了下来。


“春杏,我要来了。”


看着美艳欲滴的春杏,高仇虎轻声说道。春杏轻轻“恩”了一声,随即双臂环绕在高仇虎的脖子上,等待着他的侵入。


“啊,虎子哥,疼。”


感觉到下身异物的闯入,春杏顿时惊呼了一声。高仇虎听到春杏喊疼,顿时就不敢动弹,等着春杏适应了自己的家伙,才慢慢的动了起来。


刚开始的疼痛慢慢演变成快感,在一段时间后,春杏动情的叫了起来。她感觉自己仿佛飞上了天,那种感觉真是无以伦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春杏欲仙欲死过几次之后高仇虎才彻底爆发了出来。在一阵猛冲之后,一股炙热的精华喷射进了春杏身体的深处。


激情过后,两个人都十分疲劳,也顾不得穿衣服,就这样赤裸着抱在一起,渐渐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睡了多久,高仇虎被一阵嘈杂声吵醒,接着便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继成呀,这天都快亮了,估计这高仇虎他们两个都已经爬过山了。”是村长胡大贵的声音,而且离高仇虎他们的距离并不远。


“那也得找,我就不信他们能一口气爬过这山,没准现在躲在哪歇气儿呢。等我找到那个高仇虎,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


吴继成的声音也传了过来,而紧接着便是冯大壮的声音。“叔,你放心,等找到了那个高仇虎我来教训他。”


“春杏,赶快醒醒,你爹他们找来了。”


急忙穿好衣服,高仇虎把春杏叫醒。而春杏一听说她爹找来了,顿时就紧张的不行。


“虎子哥,这可咋办呀?”


穿好了衣服,春杏拉着高仇虎的胳膊,低声问道。高仇虎目光咄咄的看着前方,见十几道手电筒的光芒不住的乱晃,看来这次上山的人倒是不少。


“没事,咱们藏起来,他们一时半会都找不到咱们。”


高仇虎知道现在不能乱动,胡大贵离他们不足五十米,要是自己现在带着春杏往山上跑一定会被他们发现。


只是自己还好说,带着春杏肯定得被他们追上,现在也只能找个地方躲起来,希望能躲的过去。

月亮渐渐消失在天空之上,天色也渐渐的亮了起来。高仇虎带着春杏,两人顿时一处一人多高的草丛,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只希望不被他们发现。


“找了一晚上了,都憋死老子了。”


胡大贵的声音从身边传来,高仇虎探头一看,见胡大贵正往他和春杏所在的草丛处走来,一边走一边还解着裤子。


“谁?”


裤子刚解到一半胡大贵就发现草丛里好像有人,接着他就看到了蹲在里面的高仇虎和春杏两人。


“继成,他们在这呢。”


也顾不得撒尿,胡大贵一见到他们就大声喊道。而听到他叫声的吴继成急忙跑了过来,冯大壮也跟了过来。


“好啊,高仇虎,你可真行,居然拐了我闺女逃跑。”


看到高仇虎和春杏从草丛里站了起来,吴继成指着高仇虎的鼻子说道。本来今天应该是春杏出嫁的日子,被高仇虎这么一搅合,日子肯定得拖后。


“爹,你就别为难我们了,我们是真心想在一起的。”


“真心?你知道个屁,冯大壮难道对你就不真心了,赶紧给我过来,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骂了春杏几句,吴继成便气呼呼的看着高仇虎。而高仇虎则看着吴继成,缓缓说道:“叔,我一定会对春杏好,还请你成全我们。”


“成全?你还有脸让我成全你们?高仇虎,你拐带我闺女逃婚,你知道这是犯法的吗,等回到村里,我就把你送去派出所,看你还敢不敢带我闺女跑。”


见吴继成如此说,高仇虎也知道不用跟他再废话了。冷冷的扫视了一圈站在自己身前的三个人,高仇虎最终把目光锁定在胡大贵的身上。


“村长,你敢抓我们?你信不信我回去弄死你全家?”高仇虎知道求饶已经没有用了,只能玩狠的。


而胡大贵一听到高仇虎的话,顿时脸色就变得铁青,怔怔的说不出话来。这高仇虎平时就是个二杆子,而且还没爹没娘,了无牵挂,胡大贵还真不敢把他给得罪死了。


“哟呵,你还挺有能耐的,你要杀胡村长全家,那也得看你能不能从这个山上下去。”


目光咄咄的看着眼前的高仇虎,冯大壮几乎想现在就弄死他。自己的聘礼已经给了吴继成,本来今天就该娶春杏进门的,没想到却被眼前这小子给坏了好事。


冯大壮话音刚落,就有几个人跑到了他跟前。高仇虎一看,就是那天打自己的几个家伙。


“江城,给我让这小子长长记性,打死也不要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