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欧美日韩自慰* 用力挺进好大好深视频

更新时间:2020-11-16 10:12:10

我看着现场直播,听着那甜美优雅动听的歌声,仿佛激起千层浪,开始自我陶醉着。


看着屏幕,我竟然产生了恨意,真想对王生大吼一声,放开那个女人,让我来。


时间一分分地过去,王生也到了最后关头,瘫软地爬在了刘翠的娇躯上。


刘翠双手环抱着王生,竟然皱起了眉,我知道她还没有满足。


同时,我也处在不上不下之间,十分地煎熬。


“今天怎么回事,这么快?”刘翠一脸娇嗔埋怨着。


“我这两天忙,太累了,而且明天还要去外地,这次要走三个月。”王生懒懒地窝在女人的胸口,有些疲倦。

“滚滚滚,天天出差,你想过我们娘俩吗?”


刘翠推开了男人,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好了,别生气了,我这不是为了给你们更好的生活吗?别闹了,我先睡了,明天还要起早赶飞机。”


说完,王生不再理会刘翠,站起身向着卧室走去。


刘翠愤怒地抓起沙发上的靠枕丢了出去。


 文学

我有些懊恼,正打算重新回到被窝里,接着睡。


扫了一眼电脑屏幕,我又退了回来,刘翠看见王生进了卧室之后,她竟然自我安慰。


随着刘翠的动作,我来回地拉伸着视频距离,寻找着最佳欣赏位置。


终于,刘翠保持住了一个状态,再次拉近视频。


我感觉自己的眼睛已经不够用了,抓起旁边的眼镜戴了起来,顿时更清晰。


她压着声音,阵阵低沉的歌声从嗓子里挤出,可能是怕王生听见。


在一声鸣叫后,她如懈气地皮球,无力地平躺在沙发上。


我也随着她优美的歌声终于解决。


过了一会,刘翠无力地站了起来,走向了卫生间。


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的房间,感到有些累,便直接躺在床上就睡了。


熟睡中被一阵吵架声吵醒。


我拿起手机一看,已经上午十点多了,我揉着脑袋慢慢地坐了起来。


“出差,出差!你就不会推了吗,你不知道家里什么情况吗?”刘翠哭着叫喊着。


我戴上耳机,把画面调整好后,听了起来。


刘翠的意思是让他不要去,家里孩子小,自己照顾不过来,而王生却不同意,说什么,这是一次机会,加薪升职就看这次了。


最后,刘翠依然没能留下王生。


我看见王生提着行李箱走了之后,拍着手从床上跳了起来,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我跑到卫生间,冲洗了一下身体,连内裤也没穿,找了个大裤衩套了起来,上身随便穿了件背心,就奔着刘翠家冲了过去。


她现在伤心,我怎么也得去安慰下不是吗?


“刘翠,我是老杨!”我敲着她家门,大声地叫着。


“老杨,快请进!”


刘翠眼睛通红地打开门,脸上还挂着泪珠。


“怎么,吵架了。他人呢?”我明知故问。


“走了,又出差了!”


刘翠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了我。


“这刚回来又走了?怎么想的,不行,我给王生打个电话,问问他。”说着,我拿起电话就要拔出去。


“不用了,老杨,随他去吧,他也是为了这个家。”


我能听得出刘翠的无奈。


“那行,你如果有任何需求跟老杨说一声,那我就先回了!”


我故意在任何需求上加重了语气,暗示着她,怕她听不明白,临走时,又说了一遍。


我想她应该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可能想起那夜的事情,她的脸红了起来,轻轻地从嗓子里挤出一声嗯后,慌张地低下了头。


我的心里就有数了,不过温水煮青蛙的道理我还是懂得,不急。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我每天没事去店转一圈,再不就约几个老家伙下棋,钓钓鱼,反正也没有什么事。


刘翠这一个星期,除了照顾孩子,什么事也没有做,因为,她大姨妈来了。


同样,我也得到了休息。


我不断地用中药调整着身体,保持最佳状态。


今天,我哪里也没有去,推了几个朋友的相约。


因为算算时间,刘翠应该完事了,想到这,我就激动的不行。


点开电脑上的监控系统,画面里竟然没看到刘翠,但孩子还在婴儿床里,客厅的电视机还在放着。


心里不由地犯起了嘀咕,她会去哪呢?


通过客厅的监控,我发现刘翠从孩子的房间走了出来,竟然什么都没有穿。


她的脸有些红晕,我拉近距离,在她的腿间发现了一丝异样,我一下子明白,她干什么去了。


我的眼睛盯着屏幕看着,随着她的一举一动在转动着。


我感觉我爱上了这个女人,可心里却知道,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刘翠看了眼熟睡的孩子后,躺在沙发上,上下齐手,显得异常兴奋。


还真是个不满足的女人。


她的感觉很强烈,我想一般的男人是不可能让她满足的,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


她毫无顾虑地放开嗓子,傲人的身子随着急促地呼吸不停地抖动着。


我静静地坐在屏幕前,默默地欣赏着刘翠华美的舞姿,就好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展示着魅力。


她的节奏越来越快,声音不断地变幻着音调,舞姿也停了下来。


我知道她已经达到了顶处。


过了一会,房门传来了敲门声。


我打开门看见刘翠站在门前。


只见她穿着一件吊带真丝睡衣,脸上的潮红并没有完全退去。


“老杨!”她说道。


“刘翠,有事吗?”


“我就是看看你回来了没有。”刘翠看着我的目光有些异样,低着头脸色红润。


我笑道:“你这是怎么了?。”


“没,没怎么,那我回去了,老杨,我就是看看你回没回来。”她羞涩地说道。


我一想起那天晚上的事,不由地有些失落,急忙转移了话题,“王生,来电话了吗?”


当听到王生的名字时,她的脸阴了下来,随即又换回了笑容,“到现在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不说这些了,这一个星期都没看见叔,诊所很忙吧?”

“不忙,约了几个朋友钓钓鱼,下下棋,家里就我一个人,没办法。”我笑着说道。


“呵呵,这样吧,叔,晚上到我家吃饭吧,要不我一个人也没什么意思,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吃好吃的了,今天开开荤。”刘翠说道。


我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小翠,你先回家,我去市场买点菜。”我拿过鞋柜上的皮包,就准备往电梯走。


“说好了,我请你吃饭,怎么能你去呢!”刘翠拉着我连忙说着。


我在她的头上摸了摸,亲切地说道:“傻丫头,跟叔客气什么,再说了,我是外人吗?”


刘翠听我这么一说,顿时脸红。


“叔,谢谢你!”刘翠说道。


“好了,我去买菜,晚上等着你给我这个老家伙做好吃的。”


我松开她,在她的小脸蛋上轻轻地捏了下,感觉有些不妥连忙松开手。


“嗯!”刘翠羞涩地看了我一眼,转身跑回家里。


我下楼后,开车在菜市场转了一圈,买了很多的东西。


当我走进电梯时,还沉寂在喜悦中。


我拎着菜走进了刘翠的家。


“叔,你快坐,我去做饭。”


刘翠接过我手菜,招呼了一下,就奔着厨房跑去。


我逗了一下小家伙,坐在沙发看着电视,可心里却在想着以后怎么办,还要像以前那样做吗?想着想着,我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叔,起来吃饭!”刘翠轻轻地推着我。


“老了,好,尝尝我们刘翠的手艺。”我坐了起来。


突然,刘翠如小女孩一般,靠在我的身上,挽着胳膊,甜美地说道:“哪老呀,您看着才四十岁,以后不许这么说。”


我不由一愣,随即哈哈地大笑起来,搂着她的肩膀站了起来。


刘翠任由我这样搂着她,一起走到餐桌前。


她还准备了一瓶茅台,并且为我倒满。


“叔,谢谢您这段时间的对我的关心与照顾。”


她坐在椅子上,端起面前的饮料,向我敬着,露着幸福地笑容,眼角却又一次落下了泪水。


我站起身走到她的身边,搂着她,手轻轻在抚摸着她的头,“傻丫头,叔不照顾你,谁照顾你,以后我还会好好疼爱你的。”


突然,我想起她那美妙的身体,肾上腺素再次有了苏醒地节奏。


我急忙松开她,坐了回去,拿起酒杯跟她碰撞一下,猛地喝了一大口。


这顿饭吃很久,我也喝了很多,最后都不知道怎么下的饭桌都不知道。


“叔!该起床了!”


睡梦中,刘翠那甜美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我睁开眼睛后,朦胧地看见了她的笑容,我一把搂住她,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感觉身下的娇躯,我低下头猛亲了过去。


“叔,不要!”刘翠焦急地叫喊着。


我一下惊醒过来,急忙从她的身上滚了下来,用力地拍打着自己的脑袋,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小翠,我以为在做梦呢?”


刘翠看了看我,红着脸坐了起来,“我不怪你,昨晚不让你喝那么多,非要喝,现在知道难受了。”


她爬过来在我的头上按了起来。


她的香味扑鼻,我刚刚平静的火焰再次被她点燃。


刘翠的动作猛地一顿,随即又按起来,我偷偷地观察她的神情,她的眼睛已经开始迷茫,盯着我的身体看着。


这时,我才发现,昨晚竟然是睡在她家的,真恨自己昨晚喝那么多干什么。


“好了,谢谢你。”我轻轻地握着她的手说道。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


这一个星期里,我和她的感情突飞猛进,之前,因为上次吸奶,她就对我有了防备。


不过现在,她在我的面前防备基本上没有了,反而开放了许多。


同时,这一个星期,她再也没有安慰过自已,或许是我给了她心灵上的满足,致使她在躯体上的需要便没有那么强烈了。


进入七月中旬,对面的大学城基本跟放假没有什么区别,不少学生提前回家,没有回家的也在市里找工作,打着短期工。


“老杨,店里没什么事,你在家休息就行!”


张倩见我走进店,扭着她那丰腴的翘臀走了过来,接过我的手里的皮包,微笑地看着我。


“老了,在家呆不住,明知道没什么事,就想过来转转。”我笑着说道。


李丽跑了过来,里面穿着一套红色的内衣,透着白大褂若隐若现。


不过,我却看见了她脖子上的吻痕。


于是,我打趣道:“我们李丽同志长大了,男朋友是干什么的?”


听我这么一说,李红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扭捏地说道:“老杨,你为老不尊!”说完,转头跑掉。


我和许红互相看了看后,哈哈地笑了起来。


“许红,这样吧,现在看病的人也不多,咱们组织一下出去玩!”我边走边说着。


“那可以带家属吗?”许红不好意思地问道。


“哈哈,可以,当然可以,不过只限老公和孩子。”


我明白她的意思,毕竟店里就我们三个人,如果不带家属的话还真没什么意思。


突然,我想到了刘翠,随即这个念头让我挥之而去。


“那咱们去哪?”许红说道。


“你和李丽你们俩个定,我个老家伙哪知道去哪里,最好找个能玩能住,咱们去个三五天。”我说道。


“那行,老杨,一会我问问李丽,哪里好玩?”许红回答着。


我点了点头,在店里转了一圈后便离开了诊所。


出了电梯,刘翠的家里竟然传出美妙的歌声。


王生回来了?


我急忙打开手机,点开手机上的监控软件,寻找着她们的身影,没在客厅。


我悄悄地打开她的防盗门,顺着声音摸到卫生间,没想到刘翠竟然没有锁门。


刘翠总喜欢丢三落四,有两次差点把钥匙锁房里。


于是,我就向她要了一把,理由就是怕她把钥匙锁里面,同时,我家的钥匙也给了她一把。


我透过门缝,看见她坐在地上,歌声伴随着水声飘荡而出。

她脸色潮红,不时地咬着下唇,诱人心眩。


已经半个月了,再次的看到她的样子,我无比激动和兴奋。


现在的我把一切全抛到了脑后,什么伦理道理,让他们TMD统统滚蛋,见鬼去吧。


刘翠变换了姿势,跪在地上,隐秘之处正好面对我。


伴随着刘翠继续,我也在努力着。


随着刘翠最后一步,她瘫软地趴在了地上。


同时,我也攀上了高峰。


我全然忘记了现在场景,舒服地喊叫了一声。


“谁?”


我的声音让刘翠立刻爬了起来,向外望来。


我真的是忘乎所以,慌张地收拾好拉上裤链,跑掉。


“啊,是我,你在哪呢?”我尽量地平复着慌张地心情,故做平静地回答着。


可是心脏却砰砰直跳,老脸不由自主地滚烫起来,边跑边回着头,恐怕刘翠直接冲出来。


当我跑到婴儿床前时,发现刘翠并有出来,而是依然在卫生间里对我说着话。


“我在洗澡,马上洗完。”刘翠在卫生间喊道。


过了一会,刘翠穿着一件粉色的连衣睡裙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头发还滴着水。


而我却当做什么事都有发生一般,站在婴儿床边上看着小家伙。


她在卫生间门口停留了一会,低着头看着什么。


我顺着她的眼光看去,脸顷刻间滚烫。


“叔,我给你拿喝的!”刘翠抬头望了我一眼,脸色红晕地跑向冰箱。


看着她跑动时,扭动的翘臀,我肯定她里面是真空的。


想起刚才那一幕,再次有了反应。


在刘翠打开冰箱时,我不知道怎么地就走向她,从后面紧紧地抱住,正好触碰到她的身体。


“叔!”刘翠娇气地叫了声。


我静静地抱着她,也不说话。


刘翠的脸很红,眼睛里充满了迷离,娇躯开始颤抖着。


我向着她的脖子亲去,紧紧地拥抱着。


她松软地靠在我的身上,转过头来,两唇相碰。


当我伸进她的裙下,准备探索时,她制止住了我。


“叔,不要这样,好吗?”


刘翠突然推开了我,眼含泪水地看着我。


我从她的眼里看到期盼,震惊,更多的却是失望,对就是失望,那种对一个长辈的失望。


看着她的样子,我默默地转身向着自己家走去。


回家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干,就连看视频的想法竟然都没了。


不知道过多久,我始终盯着屋顶看着。


这时,我的手机响起。


“喂,老头,干什么呢,想我了吗?”活泼开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我听到后,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死丫头,你怎么想起给爸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这个爸了!”


原本是我女儿张秋宜打来的。


她现在国外留学,算算时间已经二年半了,再有一年半就回来了。


“赶紧说,我没在家,你有没出去勾搭老太太?”女儿严肃地问道。


我一愣,心里便想起了刘翠,不过嘴上却说道:“就你爸我这样谁要呀,倒是你什么时候领回来一个让我瞧瞧。”


女儿在电话那头大声地笑了起来,“老头子,我告诉你,要是让我知道你勾搭老太太,你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好了,不说了,我同学叫我呢。”


挂电话就跟她的性格一样,雷厉风行。


我看着电话一阵无语,重新躺在床上,或许真的老了,脑海中竟然回想起女儿小时候的样子。


嘟!


手机中的微信声响起。


我一看竟然是刘翠发来的。


“叔,我知道你的心思,我能理解,我不能对不起王生,谢谢您这段时间对我的帮助。”


我的心不由地有些失落,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真是把脸丢到姥姥家了。


我没有回复刘翠,不过随后,她的信息又发了过来。


“叔,我知道这几年你挺不容易,别的忙我帮不上你,我在楼道放了点东西,希望能帮助你。”接着一个羞涩的笑脸。


我一下坐了起来,连鞋都没穿,快速地跑向楼道。


在她家的门口,放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我正准备打开的时候,刘翠的消息又发来了过来。


“叔,回家再打开!”


我看了下她家的房门,我知道她一定在门镜里观察着我。


我的心不由地澎湃起来,她是在乎我的。


回到家中,我暴力地扯开袋子,一套粉色的内衣从里面掉了出来。


望着地上的内衣,我欣喜若狂,飞快地捡起,放在鼻间味了起来。


很香,而且还存留着温度,我猜想一定是她刚脱下的。


当看见小裤裤时,我更加兴奋激动。


微信再一次地想起,我知道一定是刘翠发来的。


“叔,希望能帮助到你。”随后,一个捂着脸的笑脸。


我快速地回复过去“谢谢你,小翠!刚才是叔冲动了,对不起!”


我跑到电脑前,打开电脑寻找着刘翠的身影。


只见她躺在沙发上,拿着手机不知道想着什么,衣服也没有穿。


过了许久,她的信息才发了过来。


“叔,你在用吗?”


屏幕中,她开始安慰着自己,眼睛却盯着手机,我知道她在等我的回复。

我褪掉衣裤,坐在电脑前,将她的小裤裤拿了出来,“嗯,感觉很好,如果……”剩下的话我没有说,我想她应该能够猜到我想说什么?


“叔,你有点得寸进尺了哟!”


“我错了,不过,谁让我的小翠这么迷人呢。”


随着我俩地交流,感情不断地升温,话说的越来越露骨。


屏幕中,她的身体不停地左右扭动着,耳机里不断地传来她的低语声。


我的热血沸腾着。


“叔,我想看看你,可以吗?”刘翠突然发来一条信息。


我停下了动作,拿着手机照了张发了过去。


“小翠,我也想看看你,行吗?”我怯怯地问道。


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拒绝,会不会生气,万一以后再不理我,那我所有的努力就白费了。


屏幕中,她也停了下来,注视手机迟迟没有动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身体已经慢慢没有反应。


嘟!手机又响了起来。


点开图片后,热血再一次的沸腾起来,再次有了强烈的反应。


“谢谢,很美!”我回复到。


我又开始动作,看着图片,我细细地品味着。


屏幕中的她也如我一样,拿着手机在慢慢地动作。


高亢声后,我们同时迎接着喜悦。


她拿起手机,发来了条信息,“我是不是很贱?”


“不是!”


“我这样算不算出轨,我感觉对不起王生。”


“不属于,只要你心里还爱他,那你所做的一切都不算,包括身体。”我昧着良心回复着,同时也在暗示着她。


“叔,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在外面有人了!”


刘翠突然转变了说话方式。


我看向电脑,她坐了起来,靠在了沙发上,眼角还流着泪。


“不会吧?你还好吗?不会在哭吧?”


“我很好,你怎么知道我在哭,你会透视吗?”她发了个俏皮的笑脸。


“我会算,而且我算出你正在笑。”我看着电脑屏幕。


“你不会在我家安摄像头了吧?”她发了个疑问的笑脸。


我看到后,心虚了起来,这个女人不会发现什么了吧?正想怎么回答她的时候。


她的信息又发了过来,“叔,我心里难受,你能过来陪陪我吗?”


我一看,立马跳了起来,向着门口跑去。


到了门口才发现自己没有穿衣服,又返了回去,当看到衣服时,又犯起难,我应该穿什么过去呢。


寻了一圈,最终我选择了大裤衩子,光着膀子向她家跑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把门打开了,留着一条缝。


拉开门的那瞬间,我的呼吸急促,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此时心情激动的无比形容。


刘翠靠在沙发上,毛毯盖在身上,不过她的上身却露在外面,见我进来后,她的脸更加地红晕。


我傻傻地站在门口看着她。


“傻样,站在那干什么?”刘翠扑哧地笑了起来。


我抓了抓头发,慢慢地向沙发移去。


“叔,你能抱着我吗?”


我坐在沙发上后,刘翠抬头瞅着我,眼角含泪。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的那份占有欲,一下子消失地无影无踪,看向她的时候,眼睛充满地却是长辈对晚辈的关怀。


我轻轻地点了下头,紧紧地搂着她。


“叔,抱我进卧室好吗?”刘翠说道。


我站起身,抱着她走向了卧室,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


她把身体向里移动,让我上床。


我冲着她笑了笑爬了上去,把刘翠抱了过来,两只手搂着我的腰,把头依偎在我的胸前。


“叔,我的直觉一向很准,这次王生恐怕是不会回来了。”


“不会的,你想多了。就算他不回来,不是还有叔吗,叔会照顾你和孩子的。”我摸着她的秀发轻声地说着。


“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刘翠说完这句话后,再没有了动静。


房间陷入了宁静。


她在哭,我的胸口已经沾上她的泪水。


她的双手紧紧地抱着我,恐怕我消失一般。


刘翠的胸前紧紧地贴在我的大腿。


刘翠低了下头,破涕为笑,坐了起来,水旺旺地眼睛看着我。


我的老脸感觉很热,热的窒息。


“是不是很难受?”刘翠没有看我,低着头说道。


“我,我,我先回去了!”我语无伦次地说着,急忙起身准备逃走。


当我站起来的时候,刘翠从后面抱住了我,身体紧紧地贴在了我后背。


她的手慢慢地向下滑去。


“我帮你吧,下不为例!你不能转过身。”刘翠抓住后对我说道。


我没有回答她,闭着眼睛享受着她的服务。


突然,她拉下了我的裤子,抱着我靠着她坐在了床边。


“婶子一定很幸福吧!”刘翠继续着。


“嗯,每次她的声音都很满足。”我回想着和老伴恩爱的过程。


“真羡慕她!”她的声音竟然夹带着醋意。


我想回头看看她,却被她的手挡了回来。


“说好了,不许看的。”她娇气地说着。


听着我的心里这个痒,不过随着她的温柔,感觉全身的毛孔都舒展开了,这种感觉已经五年没有体会到了。


我的手偷偷地伸了过去。


当触碰到对方时,她的动作不由地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着。


我知道她这是默许我了的意思,心里激动无比。


哇……哇……


孩子的哭泣声响起。


她连忙松开我,迷恋地看了我一眼后,快速地跑向客厅。


看着她的身影,我知道今天又泡汤了。


我提起裤子,不上不下的滋味还真的难受,不过我也比较满足,必竟我和刘翠的关系又进了一步,推倒她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走出卧室,她正在喂着孩子。

我拿起沙发上的浴巾盖在了她的身上,坐了她的身旁,“我们准备出去玩几天,你跟我一起去吧!”


刘翠抬头盯着我,眼睛不停地转着,“我去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再说许红和李丽你也都认识。不行,我就说你是我的干女儿,当她们的面你叫我爹,私下里,你就叫我老杨吧!叫叔有些太老了。”我微笑着说道。


“可……”


她刚准备说话,我连忙打断,关键我怕她不去,“就这么说定了,可能要去三五天,你一会收拾下衣服,我先回去了。”


“嗯!”刘翠低下头看着孩子,没有再看我一眼。


我回家后,关上门后,我欣喜若狂地握着拳头用力地向下一顿,两只脚随着我的兴奋左右乱踢。


唉哟!


还真是乐极生悲,没注意一下踢到了床角上,疼的我直掉眼泪,不过心里还是感觉很值。


我从床的这头爬到那头,点开监控,看着刘翠。


她放下孩子后,开始整理起了衣服,而且还往行李箱装了两套情趣内衣。


看到这里,我的心更加不能平静,更加地期待明天的游玩。


我拿起电话给许红打了过去。


“喂,许红,地方定好了吗?”


“老杨,定好了,郊区外有个农家乐,有山有水有树林,环境非常好。”许红高兴地说道。


“行,你定个中巴车,刘翠跟咱们一起去。”我解释着。


“好了,老杨,我现在就打电话定车。”


许红的声音很有诱惑力,还真是个小妖精。


我挂掉电话后,竟然想起她的身子。


想起许红的样子时,我的身体竟然又起了反应,虽然她长的比较大众,可却总有那么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勾引你。


第二天一清早,许红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告诉我车已经到楼下,让我们赶快下去。


我从床上爬起来,简单地洗漱后,敲响刘翠的房门。


“叔,你先吃饭吧!我给孩子穿衣服。”


进屋后,刘翠穿着一身运动装,显得十分活泼可爱。


饭后,我提着两个行李箱跟在刘翠的后面向电梯走去。


“老杨,我把鱼杆都带来了!”


刚到楼下,许红的老公赵凯跑了过来,接过了行李箱,显得很兴奋。


“好,这几天,咱爷俩好好钓钓鱼。”


我大笑地从刘翠的怀里接过了孩子,率先登上了中巴车。


许红走过来挽着刘翠,笑着说:“恭喜了,小翠!你认老杨做干爹,你就偷着乐吧,他没有儿女,所有他更珍惜这种父女感情。王丹都让他宠上天了,你也快了。”


刘翠望着我的背影,脸色羞涩,在许红的身上拍了下,“红姐!你又打趣我。”


“好了,不说了行吧。走,上车,这几天咱们姐妹好好玩。”


说着,许红拉着刘翠登上了车。


中午十一左右,我们达到了许红她所说的村庄。


村子不大,依山畔水。


中巴车停在了村庄的外面,约定好回去的时间,中巴车便驶离了这里。


我抱着小家伙,踏上了进村唯一的小木桥上。


站在桥上望着远处的风景,令人心旷神怡。


“叔,孩子给我吧!你休息一会。”刘翠走过来,并臂站在我的身边。


我微笑地看着她,说心里话还真挺累,把孩子递到她的怀里。


小家伙到了妈妈的怀里后,竟然转头看着我,表情出一种不舍的神态。


“哈哈,爷爷累了,让妈妈先抱着你,一会爷爷再抱你好不好?”我逗着小家伙。


听我说完,小家伙竟然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见他的腿脖露在外面,伸手去拉了下他的裤子,手却鬼使神差地摸了刘翠的胸前。


顿时,我俩大眼瞪小眼,尴尬不已。


“我去那边看看!”


我急忙走掉,把手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真香。


许红给定好的农家打了电话,很快他们带着我们来到这个乡土气息深厚的小院。


木板围墙,三间砖瓦房,院子里放养着几只鸡和鸭,左边的那间房子的烟筒上飘扬着缕缕青烟。


阵阵饭香传来。


“老杨,我们一家睡左边的那间,李丽和她对象住右边的那间,中间那个最大的,你和小翠带着孩子住。”许红说道。


“行,现在你是大总管,一切都听你的。哈哈。”我玩笑着。


许红拿眼睛白了一下我,“没正形!”左右看了一眼后,飞快地打了我一下,转头跑进左边的那间房子。


我愣愣地看着她的身影,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老杨,吃饭了!”李丽站在左边房子的门口大声地喊着我。


饭菜很香,全是纯正地农家菜,或许是感觉到饿了,我吃了很多。


饭后,我们大家围着桌子坐着,我张嘴问:“下午怎么安排的?”


许红正好洗完碗,走了过来,“中午这一顿是老板请的,以后几天,咱们的饭菜就要自己做了。”


“老板不在这里住,也就是说,这几天,这里是咱们的家。所以,想去哪都行。我看不如大家自由活动吧,免得大家玩不到一起去。”


李丽拍着手跳了起来,“我同意,我同意。”


她的鼓舞,连带着许红的两个孩子也跟着蹦跳起来。


“我没意见,不过我要睡觉去,老了,跟你们年轻人比不起。”


说着,我站起身,向中间的房子走去。


很干净的两间屋,进屋后是厨房,厨房旁边是住人的地方。


东西两个大火炕,这东西我有三十几年没住过了。


炕上已经铺好了被褥,换上背心和大被衩后,倒头就睡了起来。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给我盖被子。


“把你弄醒了,叔!”刘翠跪坐在炕上,手里还拿着被子。


我温柔地看着她,“没事,你叫我什么?”


“老,老杨!”刘翠轻声地叫着。


我笑着说:“她们呢?”


刘翠放下被子,侧坐在我的身旁,“她们都出去玩了,走了好一会。”


“哦,那你怎么没去?”我向她的身边靠了靠。


她感觉到我的动作,脸红了起来,白了我一眼,用手支撑着身体,“孩子才睡,明天去也一样,反正还有好几天时间呢。”

她俏皮的样子,让我为之一动,两只手搂在她的腰间,侧身看去。


刘翠低头看了眼,躺了下来,向着我的怀里娓娓,枕在我的胳膊上。


“老杨,你会永远都对我好吗?”她把头深深地埋在我的胸膛。


我非常使劲抱着她,恨不得把她融入我的身体里,“会的,永远都会。”


我微微抬起头,向着她的唇间探寻着。


嘤!


她轻轻地发着娇声。


这次她没有阻止我,任由我亲吻着她,我的手逐渐不老实起来,在她的身上摸索着。


刘翠闭眼睛,一脸的柔情,身体不断地前靠着。


距离上次的感受,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今天再次的感受到身体的美好,感觉却是完全不同。


“嗯……”


刘翠受到刺激,不断地轻吟着。


强烈的刺激,加上炎热的天气,我们俩个已经大汗淋漓。


我把背心脱掉后,又扑了上去。


刘翠随着的我的动作,不停在扭动着身子。


我猛地拉扯下她的运动裤。


“小翠,我没想到你会穿这件小裤。”


看着那只有两条小细绳连接的里裤,我激动地看着刘翠。


“喜欢吗?我猜你一定喜欢,所就穿了。”刘翠羞涩地说道。


“嗯,喜欢。非常喜欢。”


或许是我的话刺激到了刘翠,她的反应比以往还要厉害,不过却压着嗓子,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为什么不出声,压着不舒服!”我坏笑地看着她。


刘翠抬手打了我一下,瞪着我说道:“坏死了,如果她们回来听到了怎么办?你就没安好心。”


“呵呵,我不是怕你压着难受吗?叫出来舒服,放心吧,她们不会回来那么早的。”我吻着她说道。


“嗯……,我不,万一让她们知道,我还怎么活。再说,咱们还是在大白天。”刘翠往窗外看去。


“小翠,叔要开始了!”我说道。


“嗯,快点吧!要不一会,她们就回来了。”刘翠担忧地说道。


哇……


此时,我正准备开始,却被突来的防空警报惊扰。


关键时刻,又被小家伙打断了。


刘翠急忙推开我,迷情地看着我,而双手却快速地整理着衣服。


看着我的糗样,她竟然大笑地笑了起来,她靠在我的耳边轻声道:“憋死你!”


然后,她跳下炕向着孩子跑去。


我TMD招谁惹谁了,竟然这样对我,每次关键时候,小家伙都会哭闹。


我有些懵圈,傻傻地看着她们娘俩,身下的反应依旧强烈。


“老杨,穿起来吧,她们应该快回来了,晚上陪我出去走走。”


刘翠把孩子放回对面的炕上,帮我提起裤子,嘴里的热气不停地吹着我的耳朵。


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并没有过多地强求。


我将她抱在怀里,不断地向她索吻着。


“老杨,停下,快停下。”刘翠用力地拍着我的后背,猛地推开我,说道:“别,别这样,我快受不了了,晚上,好吗?”说完,她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向着屋外跑了出去。


我无奈地躺回炕上,平复着自己的火焰。


不多时,院子里便传来了嘻哈的打闹声,我知道是许红她们回来了,可我却一点也不想起来。


昏昏沉沉中,我又睡着了。


傍晚时分,刘翠叫醒了我。


晚饭后,大家围着桌子说了一会话,便各自游玩起来。


“老杨,孩子没人看着,怎么办?”


回到屋子后,刘翠搂着我的胳膊看着独自玩耍小家伙,皱起眉头。


“老杨,小翠?”


这时,外面传来许红的声音。


刘翠急忙松开我,连声答道:“唉,怎么了,红姐?”


我装着没事人一样,逗着孩子。


许红和她老公走了进来,她拉着刘翠的手说道:“没事,下午你和老杨也没出去,晚上我和我老公留下看家,你们出去走走。孩子交给我就行。”


“这多不好呀!”刘翠心里挺激动的,可嘴上却不敢表达出来。


我回头看着许红和她老公,瞬间明白,原来想把我们支出去,和她老公过二人世界。


“那行吧,下午太热,正好晚上凉爽,走吧,小翠,和叔出去走走。”说完,我率先向屋外走去。


刘翠看着我的背影,尴尬地对着许红笑了笑,“那就麻烦红姐和姐夫了。”


“外道了不是,快去吧,扶着点老杨,必竟年龄大了。”许红拉着刘翠的手说着。


刘翠的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年龄大,可本钱不小,想着想着,脸红了起来。


“那我就走了,谢谢红姐。”刘翠客气道。


“去吧!”许红感觉很着急,向外推着刘翠。


也就是刘翠这种涉世不深的女人,换成其他人早就跑的没影了。


许红见刘翠跑出屋子,并追上了我,看着我们出了院子,扑向了她的老公赵凯。


我漫不经心地回头看了眼关掉的灯后,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刘翠挽着我,也不说话,把头靠在我的胳膊上,和我向着村外走着。


我俩出了村子,沿着村前的小河走着。


我的手却始终在享受中,而刘翠整个人都挂在我的身上。


“老杨,你好坏,再这样,我回去了。”刘翠喃声喃语地说着。


听着她的声音,我故意又加大了不少力量。


“咱们去那里怎么样?”


我看见一片树林,借着月光,感觉这一片树林很大,而且很隐蔽。


刘翠抬头望去,有些担心地问道:“安全吗?别有什么老虎、蛇那些东西。”


“哈哈,你想多了,都什么年代了,没有的!”


我兴奋地拉着她向着树林走去。


为了不被人发现,我拉着刘翠不断地向树林深处走去,在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我们停了下来。


我一把搂过她,疯狂地吻了上去,她也热情地回应着。


我的手伸过去。


她轻轻地哼着。


嗯……啊……


在我准备下一步时,树林里传来了阵阵令人沉醉的声音。

我和刘翠被突来的声音,吓的停止动作。


我俩不约而同地顺着声音望去,拉着刘翠顺着声音找去。


借着月光,我发现竟然是李丽和她男朋友陈康。


只见李丽扶着树,陈康站在她的身后运动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