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暴露女友乡下柴房*和退休的女人发生

更新时间:2020-11-16 11:59:57

王强抬起头来,下巴还沾着些江泥泞的痕迹,跪在孙琴琴身后的王强加快了手部的动作,随着妻子越来越兴奋,王强的表情也愈发的扭曲。


“你是不是在幻想其他威猛的男人狠狠的占有你?”


“老公,我没有,是你弄的很舒服,我兴奋受不了。”


“是吗?那要是给你找个能力强大的男人狠狠的满足你,当着你老公的面满足你,你会不会更兴奋?”


“啊,老公,别说了,快,快点,我快受不了啦?”


“你是不是在幻想别的男人狠狠的玩弄你,享受真正男人彻底享受你身体的美妙滋味?


你幻想过被强爆吧?幻想过自己的学生把你按在课桌上玩你吗?幻想过陌生男人对你的放纵?说,你现在幻想的是谁?”


“我在幻想小区的门卫,幻想他把我按在冰冷的地面上,抓扯我的头发,狠狠的打我,还猛烈的干我。老公,我快受不了啦?”


“那明天让那个粗俗的门卫来咱们家,就在咱们卧室,就在这张床,当着你老公的面狠狠的玩你。”


“好,太好了,老公,我都听你的。让那个丑男人当你面狠狠的玩我。”

现在的王强双眼赤红,看着跪趴在面前,身上穿着一件情趣撩人的睡裙,一只手绕前把孙琴琴的柔软捏的夸张变型,似乎要捏爆了。

 文学


另只手深入在孙琴琴的臀缝深处,大拇指毫不顾忌的深入在孙琴琴的后面,中指食指两个手指已经狠狠的深入前门,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在孙琴琴体内搅动撩拨着。


王强很敏感,刚才在用口舌和手的时候,妻子的兴奋突然之间变得强烈,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手指突然间被紧箍的力度。


稍微一想王强就知道自己妻子在脑子里幻想着兴奋和刺激的情形,所以他在妻子即将达到快乐巅峰的临界点时,一边加速的动作,一边开口询问着妻子说着羞耻的话语。


?这时候的孙琴琴早已经迷失在欲望与放纵的快乐感觉中,下意识的顺着王强的话语幻想,心里话也随口就说了出来。


当孙琴琴接连两次都达到了美妙巅峰之后,身体彻底瘫软在了床上,至于王强,看着自己的妻子,眯着眼睛侧头躺在那里喘着,孙建看着自己的手掌,手指上边泥泞的全都是妻子的痕迹。


王强脸色在纠结,忍不住伸出嘴巴把自己手指放进了嘴巴里,品尝着妻子的味道,王强的眼睛带着别样的神采。


自己的妻子不但是优雅高贵的初中教师,别人看来充满了魅力,就算是在亲热的时候,也是搔的让王强感觉她特别的欲求不满。


王强的脸庞带着痛苦和喜悦并存,因为在刚才,说着让别的男人玩弄自己妻子的时候,那种揪心揪肺的扭曲感,竟然让王强感觉身体有了些要反映的苗头,这种感觉让王强欣喜若狂。


可是一想到竟然要用这样的办法来刺激自己的身体,王强立刻变得心酸苦涩。


这时候要是孙琴琴回头的话,一定会看到会为此刻的老公变得无比陌生。


王强重新躺下,孙琴琴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瘫软的身体才慢慢的爬起来去清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痕迹。


“老公,好舒服啊,今晚我感觉特别刺激,以后咱们就这样用角色幻想的情趣游戏来调节咱们的生活,我感觉很不错。


老公,刚才我舒服完了,现在来伺候伺候你。”孙琴琴说着话的时候,已经扭动着性感的身体来到了王强的身边。


看着王强双手交叉枕在脑后没有动作,孙琴琴熟练无比的把老公的睡衣解开,然后退下了内裤,一只握住小巧又软塌的毛毛虫,孙琴琴把短发撩到耳根后。


孙琴琴轻轻用手动作着,带着撩人的笑容,风情万种的跟自己老公对视一眼,然后低下头,张口就含住了毛毛虫。


毛毛虫是那么的短小,甚至在孙琴琴全部含在嘴里的时候,还感觉到了口腔中的那种空荡。


孙琴琴很卖力气,在不断的吹拉弹唱中,各种技巧都用上了,可惜那毛毛虫依旧保持着原样。


孙琴琴把口腔收住,这样显得紧很多,里边的小舌在不断的撩拨扫动着,想用这样的办法带给老公王强一些刺激的滋味。


可惜这么刺激的口技在以前时候,他老公早就受不了的快要爆发了,但是现在依旧毫无反应。


当孙琴琴快速吞吐的时候,王强只是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妻子在卖力吞吐,身体根本没有任何感觉。


当孙琴琴吐出那沾满了她口水的小东西之后,又侧头低下去,用舌尖开始撩拨王强柔软的囊袋,可惜的是依旧毫无反应。


对于这样的情况孙琴琴依旧见怪不怪,只是在努力的弄着。


“老婆,别弄了,挺累的,我真是没用。你也休息会儿吧。”这时候,王强摇头,烦躁的叹息一声,然后伸手把孙琴琴从腿间拉起来。


当王强抱着妻子孙琴琴的时候,心里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跟自己的妻子说。


就是在刚才说找别的男人去玩她的时候,那种疼痛的揪心感觉,虐心中竟然带着异样的兴奋,让王强心中更是难受。


“没关系,医生不都说已经进入恢复期了嘛,这段时间只要咱们找准了方法,医生说是可以唤醒你的身体能力的。


不用担心这个。而且你现在不能弄我,可是用别的办法也很容易就能让我满足的。所以不用太有压力。”孙琴琴趴在老公王强的怀里,温柔的说了一句之后,就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孙琴琴被弄了两次快乐巅峰,所以很满足很舒服的睡着了,只留下王强抱着自己性感火辣的妻子发呆。


这时候准备入睡的老李也是发呆了很久,因为在孙琴琴跟他微信上说了那些话之后,就不再理他了,这让他愈发的忐忑。


这件事情搞不好是要被戳脊梁骨的,容不得老李不担心。


到了很晚之后,老李最后又看了手机一眼,没有江雪的信息,也没有那个孙琴琴的信息,无奈的闭上眼睛不再去想其他。


第二天一早老李起来洗漱,正刷牙的时候正看到弟媳吴雅也起床准备洗漱,两人对视之间,吴雅的俏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瞬间想起了昨晚闯入浴室的尴尬事情,羞臊的同时,老李那个可怕的大东西不断的在吴雅脑子里出现。


“哥,早上好啊,准备上班去啊?”平时的时候吴雅不喜欢老李,话都少说,可今天一大早吴雅像是转了性,竟然主动跟老李打招呼。


“是啊,一会儿上班去了。”老李漱口之后赶紧回答了一句。


两个人默默的洗漱没说话,老李看着身旁的吴雅,依旧是穿着性感的热裤和紧身T恤,把苗条性感的身段勾勒的曲线毕露。


老李倒不是故意去看,可眼睛总是忍不住的瞥一眼,这应该是所有男人的共同点吧。


弯腰在那刷牙,吴雅从面前的镜子可以很轻易的看到大哥老李那双带着异样目光的眼神,不断的从自己的长腿和被热裤紧紧包裹着的臀部上瞄。


老不正经的色狼!


吴雅在心里骂了一句,她都没注意到自己竟然又把蛮腰弯了一些,让自己的翘臀看起来更加的迷人诱惑。

老李匆匆洗漱之后就离开了义弟家。


吴雅开始洗脸的时候,在心里琢磨老公这个结拜大哥,这么多年了也没娶上媳妇,估计也憋坏了吧?


那他会不会自己动手解决身体问题?


吴雅想到这里,暗骂了自己一句,又赶紧不再乱想这些去洗脸。


走出小区的老李在路上吃了几个包子和一杯豆浆,这才溜达着来到了门外室。


开早会,听那个三十多岁,总是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女强人的物业经理讲话,之后老李和同样做门卫的老黄才回到了他们的门房。


老黄比老李大不少,也是城市人,只是退休没事做,来这里做个门卫。


两人天天在一起关系倒不错,经常会聊很多私事,正聊着的时候,老李看到江雪躲闪似的从自己门房前经过。


“江小姐……”


老李话还没说完,便看见江雪掏出手机,装作打电话,走的更匆忙了。


但江雪没有想到的是,在她掏手机的时候,却将口袋的钥匙一并带了出来。


钥匙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可江雪走的急,根本就没有听进耳中。


老李目送着江雪离开,弯腰将钥匙捡起,看着江雪家里未关的窗,脸上浮现出一丝淫荡的笑容。


?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谋,他今晚就要进入江雪家里,趁着江雪熟睡的时候,狠狠的将江雪压在身后,猛烈的撞击着她娇嫩的身躯。


?为了实现自己的期望,老李坐在门卫室等到了凌晨十二点钟。


这期间他一直都直勾勾盯着江雪未关的窗户,现在已经十二点钟,江雪家里已经开始熄灯。


为了可以让今晚的计谋得以实施,他没有立刻行动,而是依旧等待,他要等到江雪睡熟之后在行动。


老李今晚异常亢奋,一想到自己将要撞击江雪娇躯的时候,他所有的睡意便一扫而光。


等到凌晨三点钟,老李这才趁着夜色开始行动了。


这个时候正常人都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即便江雪再怎么夜猫子,那也不可能一宿不睡。


老李如同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来到了三楼,激动的从口袋摸出江雪掉的那把钥匙,他摸索了很久,才将房门钥匙拿了出来。


小心翼翼把房门打开,老李溜了进去锁上房门。


月光昏暗,客厅内虽然没有开灯,但他还是可以模糊的看到客厅的布局。加上昨天他不止一次的来过,更加可以确定江雪的卧室在什么地方。


穿过客厅,老李很快来到了卧室门口,卧室房门并没有上锁,而是虚掩着。


老李兴奋异常,慢慢将房门推开,接着昏暗的小夜灯,他看到江雪正躺在床上熟睡,在床边还放着一张婴儿床,江雪的孩子正在婴儿床里面熟睡。


老李知道今晚这个机会自己绝对不能错过,他蹑手蹑脚来到了房间里面,站在床位看着只穿着一件薄纱睡衣的江雪贪婪的舔着嘴唇。


江雪睡衣下面穿着一条黑色内裤,因为晚上睡觉,所以她的身上并没有佩戴胸罩,而是光着膀子,两只硕大的柔软垂在床上。


虽然昨天不但摸过而且还吃过,可是此刻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让老李格外兴奋,他的老伙计已经昂首挺立,正挤压在裤子里面让老李非常难受。


他扭动了一下身体,直接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最后这才把裤子连同内裤一并脱下。


老李身下高高翘起,都快要触碰到了肚皮,随着他的走路一晃一晃。


慢慢来到熟睡的江雪身边,老李贪婪的盯着这具美酮看了很长时间,最终将粗糙的大手探向了江雪的脚踝部位。


江雪已经熟睡,而且一直都在照顾小孩,早就疲惫不堪,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有人正在触摸着自己的身体。


老李一边轻抚一边瞄着江雪的内裤,他将熊腰朝江雪的后臀慢慢顶了过去,当顶端触碰到薄纱睡衣的时候,老李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声。


粗糙的手掌顺着江雪的小腿慢慢向上滑过,触摸着雪白的大腿,又慢慢朝被内裤包裹的那里试探了过去。


江雪没有察觉,不知是不是做梦,她扭动了一下身子,这一幕吓得老李稳住了自己的动作,他屏息盯着江雪,生怕她会突然苏醒过来。


好在江雪没有醒过来,而是将双腿分开,这样可以让老李的手掌全部覆盖在身下那里。


老李心跳加速,当指尖触碰到内裤的时候,江雪敏感的身体突然剧烈一颤,从鼻孔发出了一缕舒爽的呻吟声。


老李的手掌颤抖着将江雪的内裤扒开,露出一片柔嫩。


老李一边用手掌覆盖在上面,一边将另外一只手朝江雪的柔软摸索了过去。


隔着轻薄的睡衣抚摸了一阵子,老李将睡衣解开,用手抓住了没有任何遮挡的硕大柔软。


江雪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嗯’了一声皱起了柳眉。


老李做梦都不会想到,江雪此刻已经陷入了梦境之中,在梦里面,她看到了老李紧紧的抱住她,此刻正一边抚摸着自己的娇躯,一边不断跟自己说着甜言蜜语。


江雪的这种回应让老李更加肆无忌惮的按起了柔软,江雪的身体也跟着回应,轻微扭动,说着梦话喊道:“李叔,不要弄了,快进来。”


老李被刺激的差点就一泄如注,他舔着发干的嘴唇,江雪果然够饥渴,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江雪竟然会说出这样放荡的话来。


老李一不做二不休,低声说道:“既然你这么求我了,我就让你知道和我在一起到底幸不幸福。”


他说完之后,直接就把江雪的内裤给脱了下来。


将自己的老伙计夹在江雪的双腿之中,轻轻动了起来。


虽然伙计没有进入身体,可老李还是卖力的做着运动,江雪的翘臀非常丰满,夹着老李的伙计非常舒服,强壮的伙计在江雪的丰臀中一进一出,也像极了在真正的插入身体的感觉。


随着江雪的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烫,老李的动作也越来越猛。


因为老李知道,这是江雪在回应着自己,这让他非常兴奋。


老李的武器就这么夹在江雪的双腿之间来回运动,随着每一次的进出,老李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伙计时不时的顶在了一阵柔嫩上面,老李逐渐加快动作,润滑程度也越来越好。


“雪儿,我现在就进来!”


随着他的用力抽动,江雪那里越来越润滑,老李的伙计在江雪两腿之间的臀缝里抽动了两下,突然身子往上顶了一下,噗嗤一声,强壮的伙计直接没入了江雪的身体里面。

近乎是在同时,老李和熟睡的江雪同时发出了一声大喊。


江雪的声音中透着明显的兴奋和呻吟,而老李则终于梦寐以求的刺入了他心目中女神的身体里面。


生怕江雪会突然间苏醒过来,老李没有敢继续抽动,而是警惕的感受着江雪的一举一动。


江雪在梦中已经被老李进入了身体,正享受着鱼水之欢,坐在她老李的身上肆意驰骋。


许久后,江雪开始扭动后面配合着老李的动作,老李也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朝前挪了挪身子,直接就将发热的老伙计刺入的更深。


老李从后面紧紧抱着江雪,江雪的下面一阵一阵的蠕动着,如同小嘴一样正拼命的吮吸着老李的伙计。


老李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开始快速扭动着腰部,每一次都直捣里面,释放着自己的压抑。


江雪的下面挤压着老李的伙计,在不断运动中分泌出了大量的滑腻,因为长久未曾得到丈夫的恋爱,江雪的下面非常紧致,老李的伙计在里面动的非常舒畅。


梦中的江雪也异常的兴奋,两只柔软在老李的手中不断挤压磨蹭着,呻吟声一层盖过一层。


撞击的声音在房间内如同世界上最为美妙的音乐一样响起,老李奋力的在身后撞击着江雪的翘臀,卖力的做着可以让江雪舒爽的事情。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快感席卷着老李全身,他只感觉自己好像浸泡在温泉之中,四周又被柔嫩包裹的紧紧的,他慢慢将伙计从江雪的身体内抽了出来,趴在江雪身上用熊腰将江雪的两腿分开,对准了下面,直接刺了进去。


“啊,李叔,再快点。”江雪依旧做着香艳的美梦,她一边喊叫着,一边挺臀迎合着老李的抽送,抬起双腿将老李的虎背熊腰牢牢的勾住。


随着江雪丰满的翘臀左右摇摆,老李的伙计刺入的更深,江雪的下面紧紧的夹着老李的伙计,两只手在老李的后背上不断狂抓,口中不断身影哼道:“李叔,你真厉害。”


强烈的言语刺激让老李猛烈动了十几下,老李很快就感觉到江雪的全身都在颤动,滑润的下面紧紧的咬住了老李的伙计。


突然间,一股热浪从最深处席卷而来,直接将老李进入下面的伙计浸泡在其中。


老李知道江雪已经到了,他也控制不住这种强烈而又敏感的刺激,用力的朝最深处再次快速动了起来。


随着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强烈感觉,老李第一次将自己所有的子弟全都喷涌在了江雪的最深处。


子弟喷涌而出,刚才的刺激感很快便消失无踪。


老李依旧将自己壮实的身体压在江雪的娇嫩的身上,快感过后,老李迅速冷静了下来。


他这是算作私闯民宅,而且还在江雪熟睡之中将他占为己有。如果江雪此刻突然清醒过来,那么他肯定没有脸面继续呆在这里了。


他快速将衣服穿戴整齐,又用纸巾把江雪的下面擦拭干净,等做完这些后,他这才小心翼翼帮江雪穿上了内裤,在离开之时,老李无比留恋的看了眼江雪,长叹一声,摇头退了出去。


回到门房已经四点多钟,不知不觉,他竟然弄了江雪一个多钟头。


躺在床上,他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从江雪家中偷出来的蕾丝黑边内裤一阵猛嗅,回味着刚才和江雪的美好时光。内裤上面虽然有自己的味道,但更多的则是江雪下面的味道。


不知不觉,老李的伙计再次苏醒了起来。


老李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但精力却异常充沛,即便距离上次的发泄紧紧相隔了不到半个钟头,但他还是有了强烈的发泄欲望。


本想重新潜入江雪家里,再一次痛痛快快的将江雪弄一番。但现在已经接近五点钟,天色一会儿就要亮堂起来,到时候要是让江雪发现了自己,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最终,老李将蕾丝黑边内裤套在了自己刚才已经发泄过的伙计上面,开始一边幻想进入江雪体内的快感,一边疯狂动起来。


天色慢慢亮堂,老李顶着黑眼圈从宿舍出来,回忆着之前的刺激,刚走到卫门室就见旁边物业楼门口走出来一个女人的身影。


个头娇小玲珑,打扮的时尚性感,短发,戴着眼镜,漂亮的脸庞看起来斯文优雅,有种知性的味道。


见到了老李,孙琴琴没有向往常一样随便,甚至脸上都带着复杂与纠结的表情。


两人对视了一眼,老李躲避不过去了,还想着昨晚这个女人发的信息,知道了他跟江雪的奸情,所以老李有些害怕这个女人。


?“那个,琴姐,有什么事吗?”老李挤出僵硬的笑容打了个招呼。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