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花液的玉势扫著她的花缝*撕裂的疼不停哭泣求饶

更新时间:2020-11-16 13:38:40

柳媚媚早就吓得不敢开口了,她现在的心都是颤抖的,包括浑身都在抖,她不敢回张玉红的话,怕一开口,说话都不利索了。


得到了儿子的解释,张玉红这才反应过来,还是她叮嘱李大牛,让李大牛多帮帮柳媚媚的呢,咋关键时刻就反应不过来呢,她禁不住感觉,自己真是老了啊。


“原来是这样,别按了,外面下着大雨呢,地里庄稼都快被冲了,媚媚啊,你赶紧跟我走,去把雨棚给搭一下吧,否则接下来几个月都别想有收成了。”张玉红催促着,其实她也不想麻烦儿媳妇的,只是一个人实在搭不了,自己大儿子又瞎了,根本帮不到忙啊。


“好,妈,你去外面等会吧,我马上就来!”柳媚媚心有余悸的说道。


等张玉红出去后,柳媚媚就要赶紧扯下衣服来,可却被李大牛一把拦住,其实他心里挺不甘心的,自己好不容易创造出这么一个绝佳机会,都快要成功了,可却被张玉红给打扰了,他心中实在是不平衡啊。


被大哥拦住,不让衣服扯下来,柳媚媚急忙说:“大哥,你干嘛呀,妈喊我去地里庄稼呢。”


李大牛恋恋不舍的在柳媚媚那里按了几下,边按边说:“媚媚,我舍不得你,我们还有下次吗?”


被李大牛按了几下,柳媚媚刚才被张玉红吓得压下去的裕望,又再一次提了起来,嘴里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哼,她看向李大牛,内心又荡漾了起来。


 文学

其实不只是李大牛觉得可惜,柳媚媚又何尝不觉得可惜呢?都快到最关键的时刻了,却被人打扰了,她也很失望,但她想起刚才那种感觉,禁不住又在李大牛脸上亲了一下,亲完之后,她十分害羞的说:“大哥,下次再说吧,妈在外面急着呢。”


她的内心,其实是非常想答应的,可是她一个女人,哪里好意思说出那种话来啊,所以只好亲大哥一下,希望大哥能明白她的意思。


李大牛虽然没有女人,但他自从恢复眼睛后,就经常在池塘边偷看那些女人洗澡,那些女人谈话的内容,他自然也听到了,久而久之,他也懂些女人心,弟妹亲他一下之后,他就明白弟妹的意思了。


他内心又活络起来,心想着,女人果然还是禁不住诱惑啊,想到这次虽然不能做了,但下次还有机会,他就不觉得那么失望了,这才开口说:“媚媚,那你赶紧去吧,我就不耽搁你了。”


柳媚媚羞涩的点了点头,这才走出了屋子,但她脸都红了一大半,在大哥面前,她就是会不由自主的脸红,这种感觉是在丈夫身上体会不到的。


柳媚媚很快就跟着张玉红一起去地里干活了,李大牛躺在床上,忍不住内心舒适,想到自己给弟妹表白的场景,他也老脸一红,真没想到自己还能有机会对弟妹表达自己的心思。


不过这一切也都多亏了自己装瞎,不然的话,柳媚媚哪会那么轻松就放下对自己的警惕,更不可能这么快就拿下她了。


其实李大牛恨不得晚上就去找柳媚媚,和她真正的做一次,因为自从体验过那种感觉之后,才知道到底有多美妙,他真是半天都等不下去了。


不过晚上肯定不行,他妈在家,李大牛也没那么大胆子,看来得另找时间了。


不过很快,李大牛就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一回家,婆婆就去做饭了,而柳媚媚正准备去屋里换一身衣服,中途却遇见了李大牛,一见到大哥,柳媚媚就想起自己和大哥的那事儿,禁不住又脸红了,走得也更快了。


而李大牛望着浑身都湿漉漉的弟妹,衣服沾在了皮肤上,从外面看若隐若现的,整个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那高耸的地方更是晃眼,被湿透了的衣服画出一个完美的身材,这看得李大牛又口干舌燥的,不过他并没有喊住柳媚媚,因为这一喊,不就暴露了嘛。


这假瞎子身份这么好用,李大牛可不舍得被人发现,他还得利用这个,去做更多对自己有益的事情呢。


吃晚饭的时候,一家人坐在桌上,张玉红便问儿媳妇:“怎么样啊?你大哥给你按得咋样?有没有好受多了?”


见婆婆一脸笑意,柳媚媚看了正在吃饭的大哥一眼,稍微羞涩的说:“妈,大哥的按摩没有白学,他按得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涨乃了,明显要比前两天舒服多了。”


知道有效果了,张玉红也挺乐的,夸赞了李大牛几句,李大牛心中邪恶的想着,何止是不涨乃了啊,这大半年的空虚都被按没了。


一家人又聊了一会,聊的挺开心的,张玉红突然说:“对了,再过两天我得去城里找你老舅,媚媚啊,你跟我去吗?”


一听这话,李大牛心中顿时无比激动了起来,他妈再过两天就要去城里了,这中间路程比较远,来回都得半个上午呢,再办点事儿,最起码都得要一天功夫,那就意味着,这一天他妈都不在家,那到时候,自己岂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李大牛都快激动死了,他真的没想到,原本以为再和弟妹接触,不知道要等到啥时候去了,可是现在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李大牛激动的看了柳媚媚一眼,生怕柳媚媚答应他妈,跟她一起去城里,但李大牛又不好表达,只能伸腿在桌底下碰了碰柳媚媚的腿,向她示意。


一被触碰,一股异样的感觉传入柳媚媚内心,她心说大哥也太大胆了吧,在张玉红的眼皮底下都敢拨弄她,反应过来后,她脸稍微红了红,终于明白大哥是什么意思了!


妈走了之后,他们不就可以……


想到这里,柳媚媚脸色通红,她看了大哥一眼,心中更加害羞,大哥可真坏啊。


不过那种感觉,简直让人回味无穷,不只是李大牛心中想,柳媚媚自从被李大牛拨弄一番后,她也特别想尝尝那大半年都没尝过的滋味了。


而且李大牛带给她的感觉,可比自己丈夫的要强烈太多了。


她看向婆婆张玉红,摇头道:“妈,我就不去了,上个月才去过城里呢。”


张玉红点点头,也没说什么,收拾收拾碗筷,端着就走了。


他妈一走,这下李大牛可就按耐不住了,他连忙‘摸索着’走到了弟妹身边,然后小声的在她耳边说:“媚媚啊,过两天等咱妈去城里了,那你可别忘记了我们的事情啊……”


说这话的时候,李大牛也很激动,一想到他有一天充足的时间,能和弟妹做那些事情,他能不激动吗?到时候玩多久都没人来打扰。


李大牛说话的口气,吹得柳媚媚耳根子都红了,大哥太坏了,妈才刚走呢,他就迫不及待了,不过这也惹得柳媚媚花心乱颤,她红着脸开口:“过两天再说吧,妈走不走还不一定呢……”


李大牛嘿嘿笑了两声,他知道弟妹这是故意矜持呢,所以也没说什么,就回房间睡觉去了,他想着两天后,等妈一走,啥不还是他说的算吗?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饭后,李大牛就去村子里唯一的小卖部了,因为他想准备准备两天后要用的东西,他怕自己那里虽然大,但从来没真枪实弹的干过,所以也不知道有多厉害,他之前听河边的那些女人们讨论过,小卖部里有卖那种药,只要男人一吃,就能雄风大震。


所以,不管自己那里威力多大,李大牛都想买来试一下!


他拄着盲棍,在地上敲啊敲的,就来到了村里的小卖部。


一进门,他就看到了老板娘李梅正坐在店里,给怀中的娃儿喂乃呢

李梅见有人来了,连忙想把那里从娃儿的口中抽出来,用来遮掩一下,但当她看到是李大牛这个瞎子之后,她才松了口气,又从衣服里弄出来,继续塞进孩子,同时懒散的问道:“大牛啊,平时你妈不是都不让你出来买东西吗?”


李大牛的目光落在李梅那半露出来的丰满上,又大又白,看得他有些火大,同时又暗爽起来,装瞎的好处还真是多啊,谁都不避讳自己,自己想看就看,而且还能光明正大的看,别人根本就不会说自己是色狼,因为村里的女人都知道李大牛看不见。


谁要是说李大牛偷窥她,那传出去大家都得笑话她!


“梅姐,我随便看……”李大牛刚想说随便看看,可立刻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可是瞎子啊,所以又赶紧改口了,说:“梅姐,我不是来你这买东西的,我是来给你聊天的。”


要买那种药,李大牛可不敢直接说出来,不然像李梅这样的女人肯定会查根问底,问这药是用在哪家姑娘身上的,所以李大牛不敢开口,只能通过别的办法来循循善诱。


李梅心中好笑,这家伙咋想到跟自己聊天了?不过她也是闲得慌,咯咯笑着说:“聊啥啊,给姐聊搔啊?”


李大牛心中大骂,连瞎子你都调戏,真不要脸,不过李大牛自然也不拒绝,他假装尴尬,嘿嘿笑了两声道:“梅姐,我听那些女人说,你这进了啥治疗男人肾的药啊?大夫说我可能肾脏方面不好,所以我想来问问,你这药效果好不好啊?”


一听这话,李梅噗嗤一笑,她心道这瞎子真是天真啊,要不,逗他一下?正好自己在这店里也闲得慌。


这么一想,李梅就开口道:“大牛啊,我这里的确有那方面的药,效果好着呢,要不姐先拿给你试一下,要是觉得好了,你再买,咋样?”


李大牛一愣,难不成她这里还真有治疗肾脏的药?李大牛哭笑不得,自己肾脏好着呢,根本不需要吃药,可是话都说出口了,这回算是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李大牛只能苦着脸说:“那好吧,梅姐,你拿来给我试一下吧,要是效果不好,我可不买。”


李梅的眼神在李大牛身上滴溜溜的转了几下,她表面正经,可心中却偷着乐呢,这傻小子居然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这小卖部怎么会有药卖呢,不过她也乐得其中,笑眯眯的对李大牛说:“大牛,放心吧,效果好着呢,姐这就给你拿去。”


说着,李梅就抱着还在吃乃的孩子,走到柜台边,从抽屉里拿出一包颗粒状的药物,她望着那包药,心中就想笑,待会给这瞎子吃完之后,他的表情会是什么样的呢。


李梅十分期待了起来!


她拿着那包药,就用杯子泡开了,然后把那杯水递到了李大牛面前,想着李大牛喝下去的场景,李梅情不自禁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大牛啊,你喝一下试试吧,梅姐不会骗你的!”


此刻的李梅,十分靠近自己,她还在给孩子喂乃呢,这时候的李大牛,简直是把李梅那里给看了个一清二楚,特别是李梅笑得发颤的时候,那胸口也跟着一起发颤,就跟个水蜜桃似的,特别的诱人,让李大牛恨不得狠狠的咬一口。


不过李大牛可没那胆子,最多也就是心里想想罢了。


他端起那杯水,有些纳闷,想到这是治疗肾脏的,他脸色发苦,迟迟都喝不下去。


但李梅却眼巴巴的看着呢,见到李大牛还没喝,她的心脏忽然砰砰跳了起来,有种干坏事的刺激感,这傻小子咋还不喝啊,她还等着看笑话呢

她开口说:“大牛,咋啦?你快喝啊,姐都帮你泡好了,喝下去就知道效果好不好了。”


李梅的催促,让李大牛一咬牙,便把那杯水一股脑的喝了下去。


“咕咚……咕咚。”


看着李大牛全部喝了下去,李梅心情大好,她咯咯的笑了起来,这傻小子,待会就让你出洋相。


“怎么样啊,这药的味道不错吧,十分钟内见效,大牛你就在这里等一会儿吧。”李梅轻笑起来,脸上露出怪怪的表情。


李大牛见李梅那么奇怪,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不过也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劲,没过几分钟,李大牛就感觉从腹部突然冒出一团火,一直往脑袋上冲,冲得他脑袋晕晕的,他情不自禁的问道:“梅姐,这药是肾药吗?怎么脑袋怪晕的。”


啥肾药啊,这是增强那啥的药呢,脑袋不晕才怪,李梅痴痴的笑了起来,看向李大牛的裤裆,她发现已经有一点成长的趋势了,这惹得她更加想笑了。


“大牛啊,这不是肾药这是啥啊,难道姐还会害你不成?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都发热?”李梅稀奇的问道。


真是奇了怪了,还真就是这样,李大牛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热,甚至额头上都开始冒出细密的汗水了,这回他望着李梅那地方,竟然产生了一股极其强烈的邪念,让他想要伸手就抓过去。


而且这种想法,越来越浓烈,李大牛完全控制不住。


这下,李大牛纳闷了,这到底是啥啊,怎么喝完之后,就浑身发热呢。


见李大牛那一副难受的表情,李梅憋着笑,又看了李大牛的裤裆一眼,发现那里越来越大了,都支撑起一个小帐篷了,看着那变化,饶是李梅的脸都有些红了,这小子的本钱还不小呢,估计比自己丈夫还要大一点。


而就在这时候,李大牛突然哎哟一声,一手拄着盲杖,一手在空中摸索,最后,好巧不巧的碰在了李梅的两团上。


李大牛这是故意的,不知道为啥,他现在看到李梅那雪白的前面,就特别想伸手过去试试看,所以就假装看不见,一手直接碰到了李梅。


那简直让李大牛浑身一颤,那种想要的感觉来的更加强烈了。


放在平时,李大牛是不敢这么猖狂的,因为李梅的老公是村里出了名的壮汉,这要是被他看到,非得扒了李大牛的皮不可,可李大牛喝了那药之后,就啥也不想管了,满脑子都是李梅的身子。


放上去后,他又碰了碰。


李大牛装作一副疑惑的模样,说:“梅姐,我这是抓到你们店的面包了吧?咋软乎乎的,跟个馒头似的啊?”


李梅耳根子都红了,但那种舒适的感觉却是让她呼吸一促,又听到李大牛说这是面包馒头,她忍不住想,这傻小子,长到二十多岁估计还没碰过女人吧,这东西是啥都不知道,自己那里,能是馒头和面包能比的吗?


不过,被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一碰,那种感觉还挺刺激的,出于女人的本能,李梅是应该后退一步,赶紧遮住的,可一想到这小子是个瞎子,啥都看不到,既然他想要把这当做面包馒头,那就让他这么以为呗,正好自己也能借着他舒服舒服。


反正他也不知道这是啥,更不会说出去。


“怎么样,这面包香不香啊?要不要买一个回去?”李梅脸色微红,暗道自己真是羞耻啊,连一个瞎子的便宜都占

李大牛可是看了个通透,一见到李梅居然没闪躲,反而还用面包馒头来骗自己,他内心偷偷的笑,这回可不是你占我便宜,而是我占你便宜了。


他早就知道李梅在村里水性杨花了,可村里谁都没占到她的便宜,反倒是自己领先了,李大牛心中能不偷着乐吗?原本只想抓一下的,可是见李梅这一副模样,李大牛哪会就此罢手啊。


他点了点头道:“好像是有一股香味啊,这面包咋卖啊?”


说着的功夫,李大牛又趁机碰了几下,同时露出惊讶道:“哎,这会儿咋变得跟豆腐似的,这东西能吃吗?”


听着李大牛的话,李梅脸都红透了,但被李大牛那样折腾几下后,一阵阵的舒服刺激着她的大脑,她心想着,这不仅能吃,而且还是多少男人都求不来的啊,这下全便宜你这小子了,还问自己这样的弱智问题。


“肯定能吃啊,这个面包可比一般的面包要好吃多了。”李梅回答道。


李大牛内心更是火热,这李梅表面挺正经的,没想到内心这么风搔,他望着李梅,因为药效的作用,他现在雄心大起,看见女人就想往身上扑,不过李大牛碰碰可以,如果真想直接扑李梅身上去,那他还没那个胆子。


但是能过过手瘾也不错啊,李大牛也装的一本正经,像是掂量物品似的,掂量着李梅那里,说:“还不轻呢,这面包估计挺贵的吧?”


李梅被他掂了几下,脸色愈发红润了,她甚至被刺激得都想要轻哼出声了,可是李大牛只是瞎,听力可好着呢,万一被他发现,她可咋做人啊,所以她只能强行硬憋着,默默的享受。


低头的一刹,李梅还想看看,这药物在李大牛身上发挥得咋样了,只不过,当她看向李大牛的裤裆,顿时就被惊讶到了,她连忙捂住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之前还没这么大呢,这么一小会儿功夫,就这么大了?药物的效果这么厉害吗?可是她不是没给自己老公用过,还是一样的大小啊。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性,这臭小子的,原本就有这么大。


李梅惊讶的合不拢嘴,她老公的虽然也不小,但完全满足不了她,她情不自禁在想,李大牛这玩意儿这么大,能不能让自己兴奋呢?


这个念想一出,李梅顿时觉得更加羞耻,但这个想法却愈演愈烈,她看着李大牛的裤裆,有些失神了。


“梅姐,你在干啥呢?怎么不回我话啊?”李大牛早就看到李梅那失神的模样了,但他却假装看不见,他想听听李梅到底会说啥。


而且这个时候,李大牛的药性也发展到了极致,导致他下面涨得特别厉害,望着李梅,他就老是有一种冲动。


“啊?没什么,那面包虽然挺贵的,但你可以尝尝,如果觉得好吃的话,你再买,怎么样?”


见识了李大牛的那里,李梅突然芳心大乱,越看李大牛越是觉得顺眼了,再加上那种舒适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就说出了这番话。


说完后,李梅就感觉自己好像在勾引男人似的,虽然很耻辱,但却令她激动,兴奋……


李大牛心中同样也火热无比,李梅那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想要他去尝尝啊……


也幸亏李梅的老公大壮不在家,否则自己哪有这样的好事啊。


大壮仗着自己高大威武,就经常瞧不起李大牛这个瞎子,见到李大牛总要嘲笑几句,这回,他老婆主动要给李大牛占便宜,李大牛能不答应?


他越想就越激动,但也不能表现得太快了,假装迟疑的说:“万一我待会尝了,你非要逼着我买咋办啊?”


“不会的,姐像是那种人吗?我都已经说过了,你可以尝尝,觉得好吃再买,你不买的话,我也不强求的。”见李大牛迟疑,李梅心中顿时急了起来,这臭小子,果真是没尝过女人味啊,摆在你面前的就是最好的东西,你居然还不想吃。


见李梅急切,李大牛心中愈发爽快,更加扭捏的说:“先说好了啊,你们不能强买强卖。”


李梅气得都想跺脚了,心底暗骂李大牛简直是个傻子,但却又对他无可奈何,只能平静下来,点头说:“好,这一点你放心吧,姐不是大壮,不会那样的。”


李大牛点头,勉为其难的说:“那好吧,那我就尝尝,看看这面包到底啥味的。”


眼见着就勾搭成功了,李梅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更是想到李大牛尝尝那里的样子,她更是羞愧欲死,不过却十分期待。


为了不露馅,李梅又做了许多准备措施,目的就是不想让李大牛发现,这不是面包,而是她……


准备好了后,李梅才开口说:“好了,你尝尝吧。”


望着面前那姣好的脸蛋,李大牛只觉得口干舌燥,他心想着,大壮啊大壮,你欺负我那么多次,没想到这回轮到我欺负你了吧?


大壮一直很疼爱李梅,要是他知道李梅居然背着他,给自己吃那个,大壮会是什么表情呢?真是想想就解恨啊。


李大牛把脸凑过去,李梅连忙迎合,生怕露出一丝纰漏。


“梅梅,我回来了。”


突然,小卖部外面传来一声粗狂的大叫。


李大牛和李梅心中,顿时异口同声的冒出一句。


不好!


李梅吓得连忙慌张的把李大牛给推开,然后说:“大牛啊,大壮回来了,这面包别尝了,不然他待会看见了,非得逼你买不可。”


李大牛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但能这样,他也已经满足了,听到大壮的脚步声,他也连忙后退几步,趁着李梅惊慌失措之际,他又往柜台抽屉里抓了一包药,赶紧放进口袋里,这才罢休。


李梅慌张的整理好衣服后,也正好看见了李大牛抓了一包药放进口袋,不过还没来得及多想,她老公大壮就进来了。


大壮一来,见到李大牛也在,他哟呵一声道:“瞎子,你现在认得清小卖部的路了?”


李大牛没敢和大壮正面冲突,但他心中却在冷笑,大壮你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得把你老婆给睡了。


“怎么说话的呢?大壮,你注意一点啊。”李梅维护李大牛,又赶紧给李大牛说:“大牛啊,你大壮哥就这样,别往心里去啊!”


“咋地?梅梅,你还给这瞎子说话啊?我今儿个还就跟这瞎子杠上了。”大壮见自己老婆不帮着自己说话,反而还偏向李大牛,顿时肚子里的火一下就上来了

一个瞎子而已,大壮还真没把他放在心上。


李梅和李大牛做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这时候也不敢跟大壮顶嘴,便嘟囔道:“我也不管了,你爱咋地那就咋地,不过你也别欺负人家看不见。”


说到底,李梅还是偏向于李大牛的。


自己丈夫有手有脚健健康康的,怎么就这么小气和李大牛杠上了,反观人家李大牛啥也没说,而且还弄得自己舒舒服服的,比大壮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你也不嫌丢人!”李梅继续说道。


大壮一听也是,自己跟这个瞎子计较什么,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了的话肯定会笑掉大牙,他哼了一声道:“算你小子走运,我回家喝口水就出门。”


李大牛从头到尾都没说话,他本来已经想离开小卖部,可听到大壮喝口水就走,便乐呵呵跟个傻子似的坐在小卖部门口。刚才他尝到了李梅的甜头,心想李梅也是个小骚浪蹄子,说不定待会真能把大壮老婆给办了。


果然,没过一会儿大壮就出门了,不过出门之前他还瞪了眼李大牛。


李大牛就像是个瞎子似的傻呵呵地坐在那儿笑,大壮见状也知道是自己想多了,李大牛还没有那个能耐欺负他呢。


“梅姐,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啊,不然待会大壮哥回来又要欺负人家。”李大牛假装起身要离开,心中却是期待着李梅能挽留自己。


可李梅刚才的确是被突然回来的大壮吓得不轻,她见李大牛要走不禁焦急起来,错过这次机会可就没有下次了,更何况李大牛那家伙是真的大,比大壮的要大上一个尺寸,要是能让李大牛干一回自己的话,肯定能舒服上天。


李大牛见李梅没有挽留自己,转身就要走,心中不免有许多遗憾,直到这时候他嘴里还回味着李梅‘大馒头’的美味,就在这时候李梅忽然出声道:“大牛,你还要不要吃馒头了,姐刚才还说要给你吃点更好的呢!”


说完这句话,李梅都羞红了脸。


她也就是欺负李大牛这瞎子没经历过男女之间的事情,要不然换做其他男人的话她还真没脸说出这种话来,一想到李大牛那个大家伙,李梅双腿之间就湿得不行,就连大腿都在发软。


李大牛面露喜色,转过身来之后脸上却是露出了惊疑不定之色,道:“梅姐,你该不会是要强买强卖吧,要是待会大壮哥还没走远的话,我不是要死定了?我身上可没啥钱!”


李梅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看来李大牛还是不知道自己给他吃的到底是啥玩意,不过这样也好,她压低声音道:“姐给你吃的这东西以后还有,不过你可不许跟其他人说起,要不然的话姐会生你的气,以后再也不许你吃了,明白了没有?”


“姐,我明白了,那……”李大牛心中隐隐有些期待。


虽说他早已经知道李梅那个更好吃的东西是什么,可他还没仔细观察过女人那里呢,那里就像是充满了魔力般深深吸引着李大牛。


李梅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之后才朝李大牛挥挥手道:“那你跟姐进里屋去,这玩意不能放在外面,不然的话容易坏。”


见李大牛没有露出怀疑之色,李梅心中窃喜,真是个傻子。


李大牛拄着盲杖跟随李梅走进了里屋,心跳也变得越来越快,也幸好里屋光线不足,要不然的话李梅肯定能看到李大牛因为激动而涨红了的脸颊。


李梅坐在床上解开了上衣的扣子,露出那对饱满的胸脯。


李大牛这下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虽然刚才早已经吃过这玩意,不过李大牛腹部的那团邪火都没有泄出来呢,此时恨不得把头埋进去,他稍显激动地说道:“梅姐,你准备好了吗,我还想吃刚才的馒头,好香好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